第68章 第六十八8章(1 / 1)

叶嘉总有一种被套路的感觉,只是感觉还不算太差。上辈子也没遇到叫她动心的人,难得遇到一个就试试看。周憬琛除了身份家世有些麻烦,其实性子是委实不错。便是在后世也算得上好相处。最重要的是,余氏的性子当真很不错,跟她住一起很舒服。

他们谈话这一会儿,阿玖已经换好了衣裳赶过来。叶嘉听到外面的动静,看了周憬琛一眼便起身出去。

婚事叶嘉已经答应下来,后面一切的事情便也顺其自然。

叶嘉叫阿玖在堂屋坐下,就出行去西域相关事情详细谈清楚。例如阿玖这一去在外至少待上三个月,一个来回少不得小半年。吃穿住行的花费如何算,工钱又怎么论。阿玖此行是一个人过去,这边的妻子孩子又如何安排。

“姐,说实话,我若是要去,媛娘跟小七小八可能需要仰仗你的照顾。”

阿玖心里比谁清楚,自己如今能这般放心地来去各处,全仰仗叶嘉这边替他照看了家里。说句难听的话,他一家四口吃叶嘉的住叶嘉的,出去跑这一趟他都不好意思再说要酬劳,“姐能包了我此行的吃住,已然是够了的。毕竟能去西域一趟也是旁人求不来的锻炼机会,这般是给我长见识。”

“话不是这么说,此行出去一回人生地不熟,肯定并非那么简单。”

不管阿玖说这话是真心还是哄人,叶嘉听了心里是高兴的。自家收留四妹一家住下来,虽说叶嘉没想过要她们回报,却不代表阿玖可以不领情。

“吃住是应该要包,酬劳也得给。只是生意伊始肯定没那么多银两,只能说是挣个辛苦钱。”

漂亮话叶嘉也是会说,“毕竟也是有家室的人,定然还是要存些银两给家里人。我也不敢说多开,就按照程家镖师的工钱给你算。这回也不止你一个人过去,林泽宇也会跟你一道去。这小子的性子太弱了,之后跟着你去西域的这三个月,你且给他好生的别一别性子。”

阿玖跑这一趟就没打算要酬劳,叶嘉说给,他都有些喜出望外。

说到底,还是他运道好。娶了个温柔体贴的妻子,得了一对双胞胎,妻子家姐妹都是厚道人。阿玖有些感动,旁的虚话也不多说就只给叶嘉一句话:“姐你放心,这回做事我定然警醒,再不叫你失望。”

事情就这般敲定了,阿玖便也要提前准备好去西域的行李。

阿玖是老在外头跑的,收拾行囊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但去西域到底是头一回,一路上要如何准备怎么安排还得跟有经验的人打听。

叶嘉想起来王家村隔壁的王老太儿子就是镖师,跑的就是往西域这一条商路。实在不行,去问问程家人也行。正好叶四妹一直放心不下叶家的情况,叫阿玖过去李北镇看一趟。叶嘉看着天色不错,香胰子的价格还没跟程家人定,干脆也跟着一道过去。

“我跟你一道去吧。”周憬琛这几日闲在家中,见叶嘉要出门便跟上来。

叶嘉站在骡车旁边扭头看着他一身碧青长袍,脚蹬鹿皮靴,外罩狼皮大麾。一头墨发梳得一丝不苟,弄根红木簪子半挽长发……收拾得颇为风度翩翩的模样,有那么一瞬间是失语的。

顿了顿,她有些不解地问他:“……出去一趟,你把过年的新衣裳翻出来作甚?”

周憬琛:“……”

阿玖默默地把头偏向一边,假装没有听见。

周憬琛木着脸忽然伸手狠狠地捏了一下叶嘉的脸颊肉,捏的叶嘉脸一抽,瞪大了眼睛。他面上却一副温润如玉的模样:“既然是出门谈生意,自然得收拾的体面些。”

说着,那双眼睛斜向叶嘉:“人靠衣装马靠鞍,生意人都是先敬罗衫后敬人的。”

叶嘉转念一想,倒也是。

点点头,她一手扶着车椽子想爬上去。结果就发现自个儿腰肢被人握住,轻轻一举,将她给举上了车。叶嘉脚猜到车厢地板时回头看他,周憬琛扶着车厢轻轻一跨便上来了。她也不耽搁,立马弓腰走到里面坐下来,周憬琛便随后坐在了她的旁边。

阿玖没进来,有阿玖在,不必孙老汉赶车。

他马鞭一甩,骡车就走动起来。东乡镇离李北镇很近,因为雪地难走也走了半上午。他们到镇上时快巳时三刻。阿玖去程家门前叫了门,很快就有守门小童小跑着过来牵骡子。

再有几日就是除夕,程家热闹的很。许多天南海北被雪天困在此处不好走的人,就在程家大院住下来。他们来时,大院的前庭还有客人在谈话。张管事的早就在等着叶嘉过来,上回阿玖送货过来没谈价格这事儿一直悬而未决,张管事的老觉得一桩事儿未了,挂在心头难受。

这不听说叶嘉他们过来,忙叫人过来迎。

说来也是凑巧,程风在家里闲了快小半月无事可做。正好跟人打猎从外头回来,听见张管事这边说是叶老板过来了,顿时心一动:“别找人了,我去迎吧。”

说完,不等张管事的反应。他把手里的弓往地上一扔就往外跑。

程风的脚程快得很,一眨眼的功夫人就冲到了前院。老远看到一个穿着红色袄裙的窈窕女子从骡车上下来。刚要喊一声嘉儿,就看到骡车上那女子往风在三步远的地方停住了脚,心一下子泡进了冰雪里。

待到那人扶着叶嘉站稳,又仔细将她脸颊粘上的头发捋到耳后。两人相携着转过身,程风方才看清男子的面容。那一眼,像一根钢针扎进程风的心里。

事实上,他曾经在瓦市就见过一回周憬琛。那时周憬琛衣衫褴褛,还是个腿脚不便的残疾。彼时程风未曾将周憬琛这样的穷酸流放之人看在眼中。但如今却不同。

只见那人容颜如玉,身姿如松。衣裳并不是太金贵,只这人一举一动便如诗如画。偏生程家还不是那等消息闭塞的人家,因着他的心思,程家一直有人留意周家的动静。自然是清楚周憬琛如今摇身一变,成了驻地的司马,且还要往上升。

程风此时难免生出比较的心思,他上上下下打量周憬琛。

论起容色,他确实是有所不及。但自古以来男子不需要太俊,太俊的男子花心薄幸。男子强壮能干,有能力庇护妻儿才是首要。心里有了定性,程风双手抱臂走了过来。

双方人迎面遇上,程风冲着叶嘉勾唇一笑:“嘉儿,好久不见。”

叶嘉:“……”总觉得程风这唤人小名儿的方式总让人别扭。

叶嘉不知怎么回,旁边笑容可掬的周憬琛慢慢收敛了嘴角的笑意。眼睑缓缓翕动,如墨玉一般的眼眸转动,缓缓对上程风挑衅的眼神。这一个眼神,他面上的神情便显出了几分冷冽之色:“程二公子慎言,内子的闺名还请二公子莫要冒犯的好。”

程风嗤了一声,当即反刺一句:“我与嘉儿自幼相识,情分是非比寻常,周司马还是莫要小人之心。”

这话一落地,气氛顿时就紧张起来。

阿玖原本站在后头没说话,此时听着程风没分寸的话眉头也拧起来。往日他是跟程风打过交道的。彼时觉得此人性情豪爽,如今却也感觉到不合时宜。

周憬琛的面色渐渐不愉,眼神渐渐锐利起来。程家大门匆匆跑出来一个人。张管事的身边人一把拉住挑事儿的程风,拖拽到一边去。张管事立即上来冲着周憬琛鞠了一礼,客客气气道:“对不住,不知周司马前来。叫司马夫人久等了,二位请快些里面请。里面请。”

“走吧。”叶嘉伸手握住周憬琛的手腕,插了一句话道,“正事要紧。”

素来甚少动怒的周憬琛此时心中盘旋着一股说不出的恶气,竟然难得被一个不入流的挑衅给惹怒了。但也没有纠缠,瞥了一眼程风,随叶嘉一道进了程家。

香胰子的价格好谈,这半个月,张管事的内眷是拿了几块叶嘉这边送来的样品回去用的。张管事的女儿用了连声地夸赞了好几回,说是人都白净了不少。这事儿自然张管事记在心里了,如今更看重叶嘉送来的这批货。因着是个抽成的关系,双方谈价格便也方便。

张管事的没有隐瞒,将西域那边香胰子买卖的情况跟叶嘉说了清楚。

毕竟是合作,价格定得越高,他们抽成的收益自然就会越高。张管事也是希望这批货能卖得好且能有长足的发展,此番是特意给了建议。

“依照以往程家送去的货价格来定,这一块香胰子以三两五钱银子来定最好。”张管事为这事儿都琢磨好几日了,心里也打了好几遍的腹稿。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眼睛时不时会瞄向周憬琛,“当然,这是一开始。往后卖的更好,其实价格可以往上浮动。”

叶嘉思索了片刻,觉得可行。不过开口之前看了一眼周憬琛。

周憬琛对这些用品的价格了解不多,但考虑到双方的合作关系,张管事确实没有必要在这里面故意设坑使绊子。再来,阿玖是要跟着一块去的,有事也瞒不住:“就定这个价格吧。”

事情敲定起来很容易,双方都是诚信合作。

张管事的一看价格定下来,立即就高兴起来。想着难得周憬琛人过来,他作为东道主自然是要款待的。张管事刚要说请人进屋,主厅那边就来人了。程家老爷子亲自过来款待周憬琛夫妇。阿玖还有事要去叶家庄一趟,便先行离开。

周憬琛叶嘉推迟不过,自然是随程家老爷子去了主厅。

他们才坐下,屋外头忽然急匆匆地跑进来一个人。那人一身虬结的肌肉,壮实的像座小山。叶嘉还没反应呢,旁边周憬琛看到他的一瞬间笑容都淡漠了。

叶嘉眼角余光注意到他神情变化,不免好奇地看过去。

就看到一个长相挺凶狠的年轻男子立在程老爷子的身边,程老爷子拉着人给周憬琛引荐道:“周司马,这是老朽那不成器的长子,程毅。”

叶嘉眨了眨眼睛,有些不懂:程毅,怎么了? .w. 请牢记:,.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