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第 52 章(1 / 1)

信封打开, 是个铂金材质的徽章,徽章上的图案是熟悉的牡丹纹路。

藤原优理刚拆完信封,就接到了来自佐藤美和子的电话。

“尤里老师,青山凉失踪了。”

越前家两兄弟眼看着藤原优理的神色变得严肃了一分。

“失踪多久了?”藤原优理问。

“大约一个小时前。”

藤原优理环视了一圈四周, 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 目光又移回了手中的徽章之上。

越狱的成功率微乎其微, 更何况青山凉的精神状态已经崩溃, 凭他自己要从监狱逃出来只能说是痴人说梦。

是徽章的主人出手了, 他这手长到能伸进监狱里,手段可真是不一般啊。

“佐藤小姐,方便的话,帮我确认一下他随身物品里有没有一枚徽章。”藤原优理道。

挂断电话后,藤原优理就对上盯着自己看的越前两兄弟。

就看藤原优理的表情变化,他们两个就知道肯定有什么麻烦事。向来什么事都能淡定应对的藤原优理都露出那样的表情,令人很难不上心。

“优理姐,这个徽章是有什么问题吗?”越前龙马问。

“是提醒, 是遗言,又或者是警告。”藤原优理手指翻动着徽章, 垂着眸子道。

这三个词, 听起来都不太美好,背后都潜藏着危机, 而对于越前兄弟, 那是他们触及不到的领域, 是对于他们而言比推理作家尤里更遥远的藤原优理。

冰帝学园高等部一年一度的运动会拉开了序幕,听说藤原优理要参加马拉松, 越前一家特别热情地来学校给她加油。

似乎是越前龙马在拒绝菊丸英二周六的邀请的时候说漏了嘴, 青学网球部的各位也听说了冰帝学园运动会的事。

“藤原学姐看起来不像是能跑马拉松的人啊, 感觉会跑得很辛苦。上次东京都预选赛,藤原学姐也来给我们加油了吧。”不二周助笑眯眯地道,“礼尚往来,越前你去的时候带上我,我也去给藤原学姐加油。”

“不二,藤原学姐当时没有给我们加油,她是冰帝那边的。”乾贞治推了推眼镜。

“是这样吗?那是我记错了。”

不二怎么可能会记错呢,不过就是“礼尚往来”,去看看藤原优理被马拉松折磨的样子罢了。

“我也去吧,藤原前辈以前当学生会长的时候,对我多有照顾。”手冢一本正经地加入对话。

“部长?优理姐真的照顾过你吗?”越前龙马怀疑地道。

“小不点不要在意这些细节,这种热闹也让我参加一下。”菊丸英二勾住越前龙马的脖子道。

于是除了越前一家以外,今天来围观藤原优理跑马拉松的还有青学网球部一半的正选。

藤原优理站在跑道的起点上,执行委的黄濑凉太还在她旁边尽情地嘲笑她。

“小优理,那里一大群人都是来给你加油的吗?没想到这么多人看好你啊。”

那应该跟看好没有什么关系,看热闹还差不多。

“黄濑,你之前不是还很担心我的吗?要不陪我一起跑完全程吧。”藤原优理微笑着扭过头,邀请道。

“小优理,我确实很担心你啊,如果可以的话,我一定陪你跑。可是你看,”黄濑凉太拉了拉自己胳膊上执行委的红袖章,“我还有任务在身呢,你一个人也要加油啊。”

黄濑凉太的关心真是有够短暂,她报名马拉松的时候他还替她担心了一下,这么快就幸灾乐祸了。

“黄濑桑让一让吧

,比赛快开始了。”藤原优理把人赶走了,免得他还在她这里说些不中听的话。

黄濑凉太刚被藤原优理从跑道旁赶走,手机就响了起来。

接起电话传来赤司征十郎温柔的声音,“凉太,你们学校今天运动会吗?”

这都毕业半年了,突然被赤司主动联系,黄濑凉太也真是猜不到他想说什么。

“小赤司是看见我在SNS上的照片了吗?”

“嗯。我正好因为一些事在东京,不邀请我去你们学校看看吗?”

“小赤司应该对这些不感兴趣吧?”光是继承人课程和篮球就够他忙得了。

“可是我对藤原感兴趣啊。”赤司并不掩饰自己的目的,直接道。

“小赤司,你又在开小优理的玩笑了。小优理可不是那么好惹的人,你总是这样的话,会栽倒在她手里的。”黄濑凉太可还没忘记他和黑子两个人在冰帝篮球馆是怎么把话说得九曲十八弯的。

“凉太,我不是爱开玩笑的人。”赤司的声音里哪有笑意。

如果说在国中时期的部门聚会上,他提藤原优理只是出于敌视,在冰帝篮球馆当着黄濑和黑子的面提藤原优理是出于玩笑,那么现在,却是认真的。

黄濑凉太在听到这句话时,走向比赛场地的脚步停下。

“对小优理感兴趣的人可太多了,就算是小赤司,也未必有什么优势。”

“正因为没有优势,才更该努力。”赤司低笑了一声,就连篮球他也没什么优势,不也做得很好吗。只是凉太这反应,真是不像他,一点也不坦率。

“我真是无法想象你们两个在一起的样子,互相假笑吗?”黄濑凉太嫌弃地道。

“也有可能是互相真心地笑。凉太,能配得上她的人不多,很多人即便拼命追赶都无法和她并肩,但是我可以。”

黄濑凉太对他这种说法回以不屑地嗤笑,换个女生在赤司这样的人面前都会被折服,但是藤原优理要什么有什么,根本不需要谁给她什么东西,赤司的优势在藤原优理这里恰恰就发挥不了作用。

“你想来就赶紧来,小优理在跑马拉松,估计一个小时左右,你要是来晚了她就比完了。”黄濑凉太往跑道的方向看了一眼,发令枪刚刚响,马拉松刚刚开始。

马拉松的路线从高等部的操场出发,要跑到隔壁的中等部校园绕着跑一圈,再回来绕着高等部的校园跑一圈,然后才在高等部的操场跑三圈后进行终点冲刺。

藤原优理国中时期,靠着学生会会长的身份,根本没参加过运动会,这还是第一次。

光是一想高等部和中等部两个校区的大小,她就想表演一个中暑原地昏倒。

但是不行,黄濑凉太一定会过来揭穿她的。

发令枪一响,一大群人就冲了出去,等大部分人都已经穿过高等部通往中等部的门的时候,藤原优理才跑出操场的范围。

“好慢啊,看得都要睡着了。”菊丸英二做出远眺的姿势,看着藤原优理的方向。

“有没有可能藤原学姐其实是在走路,只是做出了在跑步的样子呢?”不二周助笑眯眯地道。

其他人:“……”藤原学姐被黑得好惨。

“老爸老妈,我去给优理姐加油。”越前龙马戴好棒球帽,跑了出去。

“我去隔壁中等部看看冰帝的网球部有没有在训练。”手冢拿了一瓶水,也朝着马拉松队伍的方向走去。

“部长管得好宽哦,连冰帝训不训练都要管。”桃城武开玩笑道。

“手冢的意思是,藤原学姐国中的时候照顾过他,他现

在要去照顾藤原学姐了。”不二周助道。

不二周助的话一出,其余几人均是一脸惊悚地看着他,手冢照顾藤原优理?怎么个照顾法,让她不要大意地上吗?

不管手冢的说辞是什么,那两个人一看关系比陌生人都还不如,比起去给藤原优理加油,部员们还更相信他就是去看冰帝网球部的训练的。

冰帝中等部网球场,自从东京都大会败北以来,部员们都不甘心,自发地训练也更积极了。

迹部到网球场的时候,发现忍足慈郎他们都在,他这个部长竟然还是来得最晚的一个。

“今天高等部那边是在办运动会吗?一直有声音传过来。”凤长太郎朝高等部的方向看了一眼,没过一会儿就看到一大群穿着高等部校服的学生朝这边跑来。

“对,周六周日两天都是。第一天是普通项目,第二天是趣味项目。”忍足侑士也看到了朝中等部跑来的那些学生,道:“这应该是在跑马拉松。”

“高等部的这些家伙看起来都不怎么强啊,这速度还没有我们网球部的热身跑快。”迹部景吾评价道。

然后等大部队跑过后,他们看到慢悠悠地过来的藤原优理。

“她和刚刚那些人参加的是同一场比赛吗?”凤长太郎问。

忍足:“……”

“总之等下藤原过来的时候,为她加油吧。”迹部景吾没有嘲笑藤原优理,他是很讲义气的人。

藤原优理目前感觉状态良好,只要她跑得速度够慢,也不是不能坚持到最后,虽然体力比较差,但是坚持的美好品格她还是有的。

“优理姐,我陪你一起跑。”越前龙马追了上来,他说话时压着自己的棒球帽,说话的声音也小,直接表达好意他不是那么擅长。

手冢说来冰帝网球部就真的来了冰帝网球部,还等着藤原优理跑过来的迹部等人先等到的反而是手冢。

“你怎么来了?”虽然刚输给青学,但迹部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面对手冢的态度还算良好。

“和越前一起来的。”手冢在网球场的铁丝网外站定,转头看向马拉松的参加选手们三三两两跑来的方向。

迹部扫了一眼他手里拿着的还没有开的矿泉水,道:“正好本大爷渴了,手冢,你手里的这瓶水给本大爷吧。”

“这瓶不行。”手冢往旁边移了几步,离迹部远了一点。

迹部从铁丝网的另一边追上他的步子,“手冢,本大爷跟你买,市价十倍总行了吧。”

手冢继续退,也不跟迹部解释什么,扶了扶眼镜继续看着马拉松路线的方向。

“好吧手冢,我们来比一场,我要是赢了你你就把那瓶水给我。”

手冢抬手做出了拒绝的动作,“迹部,我今天不想和你比赛。”

迹部:“……”所以那一瓶破水就那么了不起吗,怎么着都不肯让给他。

“迹部,你想想手冢的水可能是给在跑马拉松的人留的呢?”忍足提醒道。

忍足的话刚说完,那边陪着藤原优理跑的越前龙马就已经注意到了手冢,他开口喊道:“部长,你站在这里干什么?”

越前龙马旁边的藤原优理节约力气不想说话,在看见手冢和迹部等人旁边的时候,只对他们微笑点头当做打招呼。

“我来看看冰帝的训练。”手冢一本正经地回答。

迹部、忍足:?

从刚刚开始,他的目光都没往他们冰帝网球部的人身上多看一眼好不好!

“手冢这什么时候也学会睁着眼说瞎话了?”国中三年,迹部和手冢多次交手,

对他也算有所了解。

“藤原前辈,如果觉得累的话,不要勉强。”手冢来之前是多少有些担心的,藤原优理看起来真的像是跑马拉松能跑掉半条命的人,不过就这第一段路程看起来,她的速度控制得很好,并没有出现什么问题。

当然来看冰帝网球部的训练也是真的,既然来了冰帝,也算是跟刚刚交过手的对手打个招呼。绝对不像迹部他们质疑的那样是睁眼说瞎话,只是事情做起来有先后。

“手冢,谢谢你的关心。”藤原优理回道。

“越前,接着。”手冢把瓶装水扔给了越前龙马,“如果藤原前辈出现脱水的情况的话,记得及时阻止她。”

“知道了部长。”越前龙马稳稳当当地接住了水,冲手冢点了点头。

“藤原,加油啊,要不要本大爷去终点给你送花?”迹部从手冢身上收回了注意力,看向了藤原优理。

藤原优理不想再有一次和签售会一样的回忆,拒绝了他,“好意心领了。”

“你的速度,和你说加油可能也没有什么意义。总之好好享受运动会吧,藤原。”忍足实在没从藤原优理身上看出什么干劲,对她说加油也不会让她变得快一点。

半个多月过去,校内的流言已经逐渐平息,藤原优理和忍足的关系也恢复成了小时候见过一面的熟人的程度。

“好的。”藤原优理应是应了,但是享受运动会大概是做不到了。

明年的运动会,早点报名吧,或许铁饼铅球之类的站在原地不动也能做到的运动更适合她一点。

藤原优理和越前龙马跑了过去,手冢留了下来继续看冰帝网球部的训练。

“手冢,你那瓶水怎么都不肯给我,就是为了留给越前吗?”送走了藤原优理,迹部继续水的话题。

越前龙马也不是参加马拉松,他就是个陪跑的,需要有人给他送水吗?

手冢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解释。

但是迹部感觉到他那一眼有质疑自己眼神的意思。

绕着中等部校园跑完,藤原优理感觉脚步很沉重,呼吸更是难受。而反观旁边的越前龙马,他显得非常轻松,呼吸均匀绵长,看起来没有半点痛苦。

越前龙马看了一眼周围,其他的选手早就已经跑回高等部去了,这里也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优理姐,我背你吧,等到了有人的地方你再自己跑。”越前龙马提议道。

“龙马真的很会照顾人,明明比我还小两岁。”藤原优理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虚弱,不过她还是跑得下去的。

“但是不用了,以这个速度还是能好好跑完的。”她也没有勉强自己,体力差有体力差的跑法。

“这和年龄没什么关系哦,就算优理姐比我大两岁,我也可以轻松地背着你跑到终点。”越前龙马纠正道。

“真可靠啊。这半年来,能和龙马、伦子阿姨、南次郎叔叔当邻居,真的很幸运啊我。”

“我才是幸运,优理姐能搬过来。”

越前龙马听着她这样的说法觉得有些奇怪,又不是只有半年,为什么他听出了一丝遗憾的意思呢。

藤原优理为了节约力气没有再说什么。

回到高等部校园后,藤原优理虽然跑得慢,但是速度倒是和最一开始没太大差别,跑到后半圈的时候她甚至还超过了几个已经放弃跑步在走路的学生。

“优理酱来了!”伦子太太老远就看到了自己儿子陪着跑过来的藤原优理,站起来给藤原优理喊加油。

越前龙雅托着下巴坐在伦子太太的旁边,目光顺着伦子太

太指的方向看过去。

越前龙马最近个子长得很快,已经比藤原优理高了,跑在藤原优理身旁的他时不时地转头去看藤原优理的情况,戴着棒球帽的少年和一身运动服的墨发少女并肩而来的模样,其实颇为般配。

龙马那小子,大概比他更适合藤原优理,越前龙雅心想。

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陪在藤原优理身边更多的总是龙马。

“快去给优理酱送毛巾啦,还愣着干什么。”伦子太太突然把毛巾塞了过来,催促道。

越前龙雅低头看了看手里多出的毛巾,不禁道:“伦子,送毛巾也太俗套了吧。”

“送水难道就不俗套了?”伦子太太飞快地回道。

越前龙雅:“……”你知道得可真多。

“算了,龙马会照顾好她的。”越前龙雅把毛巾还了回去,最终还是没有去。

如果小不点真的有那么喜欢他的优理姐的话,他是不会去捣乱的。最近弹窗厉害,可点击下载,避免弹窗 .w. 请牢记:,.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