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第 175 章(1 / 1)

“交易?”谢林晚有些古怪的看着张其鸣——

这人的口气, 就好像他已经胜券在握了似的。

事实上张其鸣可不就是这么想的?

眼下谢林晚周围除了一帮手无缚鸡之力的灵舞者以外,就是周迟这个纨绔了。以他眼下和谢林晚不过一米多的距离, 根本没有任何人可以拦得住他。

至于说周迟这个纨绔, 说他是个摆设都算高看了。

“对,交易。”张其鸣狼狈之中,明显依旧有些傲慢, “外面有车等着,你现在就和我离开。”

“这就是张军团长说的交易?”谢林晚险些给气乐了——

说是交易,根本是命令还差不多。

张其鸣脸色就有些不好:

“放心,不会亏待你, 包括谢家……我也就借用你一段时间,一段时间后, 不但保你安全,就是谢氏,也将站在一个你想象不到的高度……”

说话间,谢林晚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把手机给我, ”张其鸣颓废的神情之外是压抑不住的恨意——

猜的不错的话, 这会儿打过来电话的肯定是小叔张梓敖。

就在两个小时前, 张梓敖突然发难,拿出一份文件,指证张其鸣当年曾经出卖国家利益之外,更是当场把他打伤, 还口口声声要把他扭送军事法庭。

本来张其鸣还寄希望于他的那些得力属下,没想到除了有限几个还愿意追随他之外,其他人竟然全都投靠了张梓敖, 力量悬殊之下, 他的人很快被制服, 他虽然在亲信的掩护下拼命逃了出来,却是伤到了精神力海。

放眼整个华国,能帮着治愈精神力海的除了谢林晚之外,再不做他想。想要东山再起,谢林晚无疑成了他唯一的希望。张其鸣当机立断,就是要暂时离开,也一定要带上谢林晚此女。

好在他之前已经有了安排,即便周家和谢家那边动用了最强的安保力量,依旧没能阻止他靠近谢林晚的脚步。

“不好!”吴敏笙忽然道,“他精神力暴动了……”

身为灵舞者协会的会长,吴敏笙对精神力不是一般的敏感,随着张其鸣一瞬间的懈怠,敏感的察觉到张其鸣周身那丝狂暴气息,脸色顿时变得难看——

现场这么多人,真是不快些把张其鸣制服,或者在最短时间内送走这个瘟神,后果怕是不堪设想。

神情惶急的往周围看去,等瞧见西边角落里的崔景生,总算是舒了一口气:

“崔警官……”

那边崔景生还没有有所行动,张其鸣却已经冷笑一声,彻底放开压制——

之前张梓敖下手太狠,张其鸣精神力早就开始溃散,之前会强行压制,是担心会惊动崔景生,这会儿既然已经胜券在握,张其鸣也不再委屈自己。

“张军团长,”周文龙开口,脸色难看至极,“今天是小儿的订婚日,还请你看在我的薄面……”

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暴躁的张其鸣给打断:

“闭嘴!”

一个无聊的政客罢了,平常和他也就是虚以委蛇,真以为他自己有多重的分量吗?

还要再说,眼前忽然暗了一下,却是周迟上前一步,明明他一个字都没有说,张其鸣却忽然觉得有些不对:

“站住。”

声音中有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紧张。

“张其鸣,你们张家那些破事本来跟我没关系,可你不该,跑到我的订婚宴上。”周迟终于开口,明明声音不大,却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压迫感。

如果说张其鸣,给人的感觉是疯狂,那周迟带给旁人的感觉就是恐怖,极致的恐怖——

和晚晚的婚事,是周迟前世今生盼了两辈子的唯一心愿。

如果说曾经这个世界,对于周迟而言,是灰蒙蒙的,毫无任何亮色可言,那晚晚的出现,就让他的天空终于变得绚丽多姿。

即便身上被人捅几个窟窿,周迟都不见得会有什么多余的反应,张其鸣这么贸贸然冲到他的订婚宴上,还试图带走谢林晚,无疑触了周迟的逆鳞。

“我让你站住,你没听见吗!”眼瞧着他的命令根本没让对面的那个纨绔有丝毫动容,张其鸣那种心慌的感觉更浓。

随即咬牙,探手就要去抓周迟:

“周迟,是你逼我的!”

本来为了让谢林晚能彻底死心塌地为他所用,张其鸣并不准备伤害宴会上的两家亲属,尤其是周迟。

根据他这段时间的调查,谢林晚是一个非常看重感情的人,既然答应和周迟订婚,足见是真的爱上了那个纨绔。

即便再有其他想法,也要徐徐图之,毕竟,只要他的精神力海能彻底痊愈,从张梓敖手中拿回第一军团,想要做什么不行?

要知道这世上,想让一个人无声无息的消失,有的是法子。

真是周迟“意外”死亡,再用些手段,让谢林晚彻底成为他的人,还不是易如反掌?

怎么也没有想到周迟这么没眼力见,非要上赶着往自己手里送人头。

既然如此,那就成全他。

“阿迟你做什么,快回来!”周文龙顿时急了眼——

几个军团长的精神力可都是同类型精神力者中的佼佼者,即便张其鸣精神力海受创,可在场的人怕是依旧不见得有人能是他的对手,周迟这傻小子这么冲上去,怕是非死即伤。

旋即意识到自己的话,周迟平时都是根本不听的,忙又慌慌张张的看向崔毓笙和周奕:

“爸,妈,你们快让小迟回……”

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周迟已经正面迎上张其鸣,下一刻只听见“咔嚓”一声响,周文龙即将冲喉而出的惊叫声一下卡在了那里——

一定是他的眼睛花了吧,为什么周迟还好好的站在那里,反倒是刚才还不可一世的张其鸣,却老老实实跪在周迟面前?

张其鸣同样脑海里一片空白。要不是胳膊那里传来的剧痛,简直不敢相信,他经历了什么——

即便小叔张梓敖,也是在偷袭的情形下,周旋了足足半个多小时,才伤到他的精神力海。

结果周迟这里,他竟然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就跪在了地上,更恐怖的是精神力海那里,如果说之前是受创后的疼痛,眼下却是空空荡荡,白茫茫大地一片真干净。

“我的精神力,我的精神力呢?”张其鸣瞬时惊叫出声,等意识到什么,猛地抬头,挣扎着看着上方居高临下瞧着他的周迟,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快把我的精神力海还给我,不然……”

周迟却是直接踩住张其鸣的背,再次把人踩得趴在地上,又冲着已经冲到近前的崔景生招手:

“把他带到旁边关押,另外,给第一军团那边挂个电话……”

张其鸣听得脸都绿了——

所谓以己度人,当初张其鸣不但用阴谋设计了张梓敖,让他精神力彻底崩溃,这些年来更是明里暗里磋磨张梓敖。

要是把他扭送法律机关就算了,真是落到张梓敖手里,张其鸣简直不敢想,张梓敖会对他做些什么。

当下拼命的挣扎着:

“周迟,你放了我,只要你肯放我,你要什么我都答应,即便你想要继承周氏,我都可以帮你……”

一句话出口,旁人还没有什么,周深和周泽却是对视一眼,彼此都看出来对方眼里的隐忧——

即便是亲兄弟,可为了争夺继承人,兄弟俩这几年也很是有些龃龉,要是再加上个周迟……

当然,周迟本身倒没有什么,可谁让人家有本事娶了个好老婆呢。再有谢家对谢林晚爱若掌珠的劲头,真是周迟有了继承周家的心思……

“周少这样做,怕是不大妥当吧?”站在人群中的吕若也跟着发声,“张将军眼下还是第一军团的军团长,周少你不分青红皂白伤了军团长已经是大错特错,现在还要勾结其他人,想要害了军团长性命,是不是想着,有周家和谢家给你撑腰,就真可以为所欲为了?”

说着又看向走过来要拽张其鸣的崔景生:

“这么多人瞧着呢,你们身为执法大队的人,现在应该采取强制措施的不应该是这位周家少爷吗,怎么倒是想要沆瀣一气对付军团长阁下?”

其他人无疑也有这样想的,更有人疑惑刚才张其鸣的惨叫,好像是说因为周迟的缘故,他的精神力出问题了。

张其鸣胡乱闯入两家订婚现场确实不对,可正如吕若所说,无论如何,周迟都没有这样擅加制裁一个糖糖军团长的权利。

无奈周迟却和没听见似的,甚至还径直吩咐崔景生:

“把这位吕女士也给带走,她涉嫌泄露国家机密……”

打量他不知道吗,就在刚刚这短短的时间内,执法大队的队员已经调查出来,张其鸣就是藏在吕若的汽车后备箱里,由吕若掩护着进入订婚现场的。

“你胡说八道。”韩骁再也忍不住,也跟着站了出来,又冲着那些改革派人士嚷嚷道,“周迟不过是个纨绔罢了,会这样针对我们,背后肯定有人做推手,他们今天这么不择手段对付我妈,明天就有可能对付在座各位……”

那些改革派人士也明显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意外变故,一时也有些面面相觑,却也觉得,真是让崔景生按照周迟的说法,把人都给带走,确实有损他们一派的颜面,互相对视一眼,就想上前施压,只是还没等他们开口,周迟已经从衣兜里摸出总统亲自签发的证件举起来:

“执法大队办案,无关人等一律退后!”

“什么执法大队?”韩骁却明显不信,上前一步就想去抢周迟手里的东西——

上回舞林大会上,周迟就胡乱说什么他是警察,只是当时大家都被谢林晚给震惊到,不暇细看,没想到现在众目睽睽之下,又想故技重施。

只是刚上前一步,就被人从背后反剪双臂,薛真清亮的声音跟着响起:

“想要冒犯魈长官,就凭你,还不够格!”,要是再加上个周迟……

当然,周迟本身倒没有什么,可谁让人家有本事娶了个好老婆呢。再有谢家对谢林晚爱若掌珠的劲头,真是周迟有了继承周家的心思……

“周少这样做,怕是不大妥当吧?”站在人群中的吕若也跟着发声,“张将军眼下还是第一军团的军团长,周少你不分青红皂白伤了军团长已经是大错特错,现在还要勾结其他人,想要害了军团长性命,是不是想着,有周家和谢家给你撑腰,就真可以为所欲为了?”

说着又看向走过来要拽张其鸣的崔景生:

“这么多人瞧着呢,你们身为执法大队的人,现在应该采取强制措施的不应该是这位周家少爷吗,怎么倒是想要沆瀣一气对付军团长阁下?”

其他人无疑也有这样想的,更有人疑惑刚才张其鸣的惨叫,好像是说因为周迟的缘故,他的精神力出问题了。

张其鸣胡乱闯入两家订婚现场确实不对,可正如吕若所说,无论如何,周迟都没有这样擅加制裁一个糖糖军团长的权利。

无奈周迟却和没听见似的,甚至还径直吩咐崔景生:

“把这位吕女士也给带走,她涉嫌泄露国家机密……”

打量他不知道吗,就在刚刚这短短的时间内,执法大队的队员已经调查出来,张其鸣就是藏在吕若的汽车后备箱里,由吕若掩护着进入订婚现场的。

“你胡说八道。”韩骁再也忍不住,也跟着站了出来,又冲着那些改革派人士嚷嚷道,“周迟不过是个纨绔罢了,会这样针对我们,背后肯定有人做推手,他们今天这么不择手段对付我妈,明天就有可能对付在座各位……”

那些改革派人士也明显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意外变故,一时也有些面面相觑,却也觉得,真是让崔景生按照周迟的说法,把人都给带走,确实有损他们一派的颜面,互相对视一眼,就想上前施压,只是还没等他们开口,周迟已经从衣兜里摸出总统亲自签发的证件举起来:

“执法大队办案,无关人等一律退后!”

“什么执法大队?”韩骁却明显不信,上前一步就想去抢周迟手里的东西——

上回舞林大会上,周迟就胡乱说什么他是警察,只是当时大家都被谢林晚给震惊到,不暇细看,没想到现在众目睽睽之下,又想故技重施。

只是刚上前一步,就被人从背后反剪双臂,薛真清亮的声音跟着响起:

“想要冒犯魈长官,就凭你,还不够格!”,要是再加上个周迟……

当然,周迟本身倒没有什么,可谁让人家有本事娶了个好老婆呢。再有谢家对谢林晚爱若掌珠的劲头,真是周迟有了继承周家的心思……

“周少这样做,怕是不大妥当吧?”站在人群中的吕若也跟着发声,“张将军眼下还是第一军团的军团长,周少你不分青红皂白伤了军团长已经是大错特错,现在还要勾结其他人,想要害了军团长性命,是不是想着,有周家和谢家给你撑腰,就真可以为所欲为了?”

说着又看向走过来要拽张其鸣的崔景生:

“这么多人瞧着呢,你们身为执法大队的人,现在应该采取强制措施的不应该是这位周家少爷吗,怎么倒是想要沆瀣一气对付军团长阁下?”

其他人无疑也有这样想的,更有人疑惑刚才张其鸣的惨叫,好像是说因为周迟的缘故,他的精神力出问题了。

张其鸣胡乱闯入两家订婚现场确实不对,可正如吕若所说,无论如何,周迟都没有这样擅加制裁一个糖糖军团长的权利。

无奈周迟却和没听见似的,甚至还径直吩咐崔景生:

“把这位吕女士也给带走,她涉嫌泄露国家机密……”

打量他不知道吗,就在刚刚这短短的时间内,执法大队的队员已经调查出来,张其鸣就是藏在吕若的汽车后备箱里,由吕若掩护着进入订婚现场的。

“你胡说八道。”韩骁再也忍不住,也跟着站了出来,又冲着那些改革派人士嚷嚷道,“周迟不过是个纨绔罢了,会这样针对我们,背后肯定有人做推手,他们今天这么不择手段对付我妈,明天就有可能对付在座各位……”

那些改革派人士也明显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意外变故,一时也有些面面相觑,却也觉得,真是让崔景生按照周迟的说法,把人都给带走,确实有损他们一派的颜面,互相对视一眼,就想上前施压,只是还没等他们开口,周迟已经从衣兜里摸出总统亲自签发的证件举起来:

“执法大队办案,无关人等一律退后!”

“什么执法大队?”韩骁却明显不信,上前一步就想去抢周迟手里的东西——

上回舞林大会上,周迟就胡乱说什么他是警察,只是当时大家都被谢林晚给震惊到,不暇细看,没想到现在众目睽睽之下,又想故技重施。

只是刚上前一步,就被人从背后反剪双臂,薛真清亮的声音跟着响起:

“想要冒犯魈长官,就凭你,还不够格!”,要是再加上个周迟……

当然,周迟本身倒没有什么,可谁让人家有本事娶了个好老婆呢。再有谢家对谢林晚爱若掌珠的劲头,真是周迟有了继承周家的心思……

“周少这样做,怕是不大妥当吧?”站在人群中的吕若也跟着发声,“张将军眼下还是第一军团的军团长,周少你不分青红皂白伤了军团长已经是大错特错,现在还要勾结其他人,想要害了军团长性命,是不是想着,有周家和谢家给你撑腰,就真可以为所欲为了?”

说着又看向走过来要拽张其鸣的崔景生:

“这么多人瞧着呢,你们身为执法大队的人,现在应该采取强制措施的不应该是这位周家少爷吗,怎么倒是想要沆瀣一气对付军团长阁下?”

其他人无疑也有这样想的,更有人疑惑刚才张其鸣的惨叫,好像是说因为周迟的缘故,他的精神力出问题了。

张其鸣胡乱闯入两家订婚现场确实不对,可正如吕若所说,无论如何,周迟都没有这样擅加制裁一个糖糖军团长的权利。

无奈周迟却和没听见似的,甚至还径直吩咐崔景生:

“把这位吕女士也给带走,她涉嫌泄露国家机密……”

打量他不知道吗,就在刚刚这短短的时间内,执法大队的队员已经调查出来,张其鸣就是藏在吕若的汽车后备箱里,由吕若掩护着进入订婚现场的。

“你胡说八道。”韩骁再也忍不住,也跟着站了出来,又冲着那些改革派人士嚷嚷道,“周迟不过是个纨绔罢了,会这样针对我们,背后肯定有人做推手,他们今天这么不择手段对付我妈,明天就有可能对付在座各位……”

那些改革派人士也明显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意外变故,一时也有些面面相觑,却也觉得,真是让崔景生按照周迟的说法,把人都给带走,确实有损他们一派的颜面,互相对视一眼,就想上前施压,只是还没等他们开口,周迟已经从衣兜里摸出总统亲自签发的证件举起来:

“执法大队办案,无关人等一律退后!”

“什么执法大队?”韩骁却明显不信,上前一步就想去抢周迟手里的东西——

上回舞林大会上,周迟就胡乱说什么他是警察,只是当时大家都被谢林晚给震惊到,不暇细看,没想到现在众目睽睽之下,又想故技重施。

只是刚上前一步,就被人从背后反剪双臂,薛真清亮的声音跟着响起:

“想要冒犯魈长官,就凭你,还不够格!”,要是再加上个周迟……

当然,周迟本身倒没有什么,可谁让人家有本事娶了个好老婆呢。再有谢家对谢林晚爱若掌珠的劲头,真是周迟有了继承周家的心思……

“周少这样做,怕是不大妥当吧?”站在人群中的吕若也跟着发声,“张将军眼下还是第一军团的军团长,周少你不分青红皂白伤了军团长已经是大错特错,现在还要勾结其他人,想要害了军团长性命,是不是想着,有周家和谢家给你撑腰,就真可以为所欲为了?”

说着又看向走过来要拽张其鸣的崔景生:

“这么多人瞧着呢,你们身为执法大队的人,现在应该采取强制措施的不应该是这位周家少爷吗,怎么倒是想要沆瀣一气对付军团长阁下?”

其他人无疑也有这样想的,更有人疑惑刚才张其鸣的惨叫,好像是说因为周迟的缘故,他的精神力出问题了。

张其鸣胡乱闯入两家订婚现场确实不对,可正如吕若所说,无论如何,周迟都没有这样擅加制裁一个糖糖军团长的权利。

无奈周迟却和没听见似的,甚至还径直吩咐崔景生:

“把这位吕女士也给带走,她涉嫌泄露国家机密……”

打量他不知道吗,就在刚刚这短短的时间内,执法大队的队员已经调查出来,张其鸣就是藏在吕若的汽车后备箱里,由吕若掩护着进入订婚现场的。

“你胡说八道。”韩骁再也忍不住,也跟着站了出来,又冲着那些改革派人士嚷嚷道,“周迟不过是个纨绔罢了,会这样针对我们,背后肯定有人做推手,他们今天这么不择手段对付我妈,明天就有可能对付在座各位……”

那些改革派人士也明显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意外变故,一时也有些面面相觑,却也觉得,真是让崔景生按照周迟的说法,把人都给带走,确实有损他们一派的颜面,互相对视一眼,就想上前施压,只是还没等他们开口,周迟已经从衣兜里摸出总统亲自签发的证件举起来:

“执法大队办案,无关人等一律退后!”

“什么执法大队?”韩骁却明显不信,上前一步就想去抢周迟手里的东西——

上回舞林大会上,周迟就胡乱说什么他是警察,只是当时大家都被谢林晚给震惊到,不暇细看,没想到现在众目睽睽之下,又想故技重施。

只是刚上前一步,就被人从背后反剪双臂,薛真清亮的声音跟着响起:

“想要冒犯魈长官,就凭你,还不够格!”,要是再加上个周迟……

当然,周迟本身倒没有什么,可谁让人家有本事娶了个好老婆呢。再有谢家对谢林晚爱若掌珠的劲头,真是周迟有了继承周家的心思……

“周少这样做,怕是不大妥当吧?”站在人群中的吕若也跟着发声,“张将军眼下还是第一军团的军团长,周少你不分青红皂白伤了军团长已经是大错特错,现在还要勾结其他人,想要害了军团长性命,是不是想着,有周家和谢家给你撑腰,就真可以为所欲为了?”

说着又看向走过来要拽张其鸣的崔景生:

“这么多人瞧着呢,你们身为执法大队的人,现在应该采取强制措施的不应该是这位周家少爷吗,怎么倒是想要沆瀣一气对付军团长阁下?”

其他人无疑也有这样想的,更有人疑惑刚才张其鸣的惨叫,好像是说因为周迟的缘故,他的精神力出问题了。

张其鸣胡乱闯入两家订婚现场确实不对,可正如吕若所说,无论如何,周迟都没有这样擅加制裁一个糖糖军团长的权利。

无奈周迟却和没听见似的,甚至还径直吩咐崔景生:

“把这位吕女士也给带走,她涉嫌泄露国家机密……”

打量他不知道吗,就在刚刚这短短的时间内,执法大队的队员已经调查出来,张其鸣就是藏在吕若的汽车后备箱里,由吕若掩护着进入订婚现场的。

“你胡说八道。”韩骁再也忍不住,也跟着站了出来,又冲着那些改革派人士嚷嚷道,“周迟不过是个纨绔罢了,会这样针对我们,背后肯定有人做推手,他们今天这么不择手段对付我妈,明天就有可能对付在座各位……”

那些改革派人士也明显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意外变故,一时也有些面面相觑,却也觉得,真是让崔景生按照周迟的说法,把人都给带走,确实有损他们一派的颜面,互相对视一眼,就想上前施压,只是还没等他们开口,周迟已经从衣兜里摸出总统亲自签发的证件举起来:

“执法大队办案,无关人等一律退后!”

“什么执法大队?”韩骁却明显不信,上前一步就想去抢周迟手里的东西——

上回舞林大会上,周迟就胡乱说什么他是警察,只是当时大家都被谢林晚给震惊到,不暇细看,没想到现在众目睽睽之下,又想故技重施。

只是刚上前一步,就被人从背后反剪双臂,薛真清亮的声音跟着响起:

“想要冒犯魈长官,就凭你,还不够格!”,要是再加上个周迟……

当然,周迟本身倒没有什么,可谁让人家有本事娶了个好老婆呢。再有谢家对谢林晚爱若掌珠的劲头,真是周迟有了继承周家的心思……

“周少这样做,怕是不大妥当吧?”站在人群中的吕若也跟着发声,“张将军眼下还是第一军团的军团长,周少你不分青红皂白伤了军团长已经是大错特错,现在还要勾结其他人,想要害了军团长性命,是不是想着,有周家和谢家给你撑腰,就真可以为所欲为了?”

说着又看向走过来要拽张其鸣的崔景生:

“这么多人瞧着呢,你们身为执法大队的人,现在应该采取强制措施的不应该是这位周家少爷吗,怎么倒是想要沆瀣一气对付军团长阁下?”

其他人无疑也有这样想的,更有人疑惑刚才张其鸣的惨叫,好像是说因为周迟的缘故,他的精神力出问题了。

张其鸣胡乱闯入两家订婚现场确实不对,可正如吕若所说,无论如何,周迟都没有这样擅加制裁一个糖糖军团长的权利。

无奈周迟却和没听见似的,甚至还径直吩咐崔景生:

“把这位吕女士也给带走,她涉嫌泄露国家机密……”

打量他不知道吗,就在刚刚这短短的时间内,执法大队的队员已经调查出来,张其鸣就是藏在吕若的汽车后备箱里,由吕若掩护着进入订婚现场的。

“你胡说八道。”韩骁再也忍不住,也跟着站了出来,又冲着那些改革派人士嚷嚷道,“周迟不过是个纨绔罢了,会这样针对我们,背后肯定有人做推手,他们今天这么不择手段对付我妈,明天就有可能对付在座各位……”

那些改革派人士也明显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意外变故,一时也有些面面相觑,却也觉得,真是让崔景生按照周迟的说法,把人都给带走,确实有损他们一派的颜面,互相对视一眼,就想上前施压,只是还没等他们开口,周迟已经从衣兜里摸出总统亲自签发的证件举起来:

“执法大队办案,无关人等一律退后!”

“什么执法大队?”韩骁却明显不信,上前一步就想去抢周迟手里的东西——

上回舞林大会上,周迟就胡乱说什么他是警察,只是当时大家都被谢林晚给震惊到,不暇细看,没想到现在众目睽睽之下,又想故技重施。

只是刚上前一步,就被人从背后反剪双臂,薛真清亮的声音跟着响起:

“想要冒犯魈长官,就凭你,还不够格!”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