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第 135 章(1 / 1)

宫理感觉他跛脚好像比以前更严重了一点, 这不是陈年旧伤吗?还能变得更恶化吗?

果然如宫理所想,要不然就是甘灯有着遮挡面部的权限, 很多人无法看到他的脸;要不然就是许多干员从来也不知道甘灯长什么样, 她扶着他胳膊走在人来人往的方体广场上,却没有多少人看向他。

宫理目光环视:“所以为什么要有这么多店铺,应该都是方体的自有品牌吧。”

甘灯:“我们之中有一位专门研究商业模式、应对几家资本的委员长, 是他开的这些店铺。其实外头也有很多连锁店都是他开的,主要是为了调查市场,或者是成为方体干员的掩护地。”

宫理推开了冰激凌店的门,最近降温外加还是上午, 冰激凌店里人很少,她挑了个靠深处一些的位置, 扶着甘灯坐下。

甘灯摘下帽子放在膝盖上,摘下手套,他看着电子菜单:“既然你有卡,那么——”

宫理:“你要是点五个然后还吃不完, 我可能会给你煮成汤让你带回家暖胃养生。”

甘灯一本正经的看着菜单, 像看书般。他有点纠结, 也有点看不懂菜单:“十三香听起来好像很香……红焖是什么味道,为什么会红?那要不就牛轧糖的吧,是……牛轧过的意思吗……”

果然,别人是看着描述联想到别的食物的口味, 但他根本就没吃过什么正常的食物。

宫理托着下巴,看甘灯像个古籍学究拿到一本满是网络用语的同人簧文一样困惑,他总是显得高深莫测的脸, 在背后冰淇凌店的广告与柔和的灯光下, 显得可亲了不少。

宫理干脆替他决定了, 对店员抬手道:“一个麻辣香锅的甜筒,一个红茶薄荷的杯装。”

甘灯:“……我可能吃不了辣的。”

宫理看他:“麻辣香锅的当然是我的,红茶那个是你的,你不也经常喝红茶,就先从茶口味的入手吧,下次再尝尝别的。”

很快店员拿过来,甘灯看着宫理的甜筒冰激凌淋了红油,上头还插着八角、鱼豆腐、魔芋丝和香菜……

甘灯皱眉:“这就是人吃的玩意儿?”

他则是一个小杯子装着红茶口味的冰激凌,看起来跟营养膏很像。他指尖捏着廉价的粉色塑料勺子,挖了一块。

尝起来却很不一样,凉凉的,融化在口腔里,甜的让他贫瘠的味蕾大受刺|激。

宫理看他吃一口,停了半天,道:“不喜欢?再不吃要化了哦。”

甘灯放下了:“也不是,只是很奇妙。”

宫理笑的不行:“你脸上就写着what the hell的表情,不喜欢就别吃,大家的味蕾都是被驯化出来的,越吃糖越贪甜,你下次可以从普通的料理开始试试。”

甘灯吃冰激凌也跟吃营养膏一样,从边边角角开始挖,挖的整整齐齐:“就是很奇妙,说不上来,根本不是红茶的味道,而且——”

几个干员也聊着天走进冰激凌店,他们级别比较高,看到甘灯,震惊的愣在原地,正犹豫着要不要上来行礼问好,就看到甘灯轻飘飘的眼神。

几人僵了一下,后退几步,直到退出这家冰激凌店。

甘灯道:“我说的任务,你没问题吗?”

宫理吐掉冰激凌里的花椒:“没问题吧。不过就是让我弄死柏霁之他爹而已。虽然你没跟我透露任何细节,但我知道,我只是个收尾的人。”

甘灯:“毕竟你跟柏霁之的关系——”

宫理拧眉,瞪眼看他:“不会吧,连我睡了谁你都知道?你是不是在我家安装了摄像头?”

甘灯一愣:“……?”

宫理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靠。”

甘灯眉头微蹙:“我是想说你们是关系很好的朋友,我还真不知道……”

他一直胜券在握的脸上出现了未曾意料的表情。

宫理翘着脚,涂着指甲油的手抠着桌子上的促销贴纸:“好吧,意外,你情我愿的意外。而且他还成年了的。”

甘灯没说话。

宫理干脆破罐子破摔了:“怎么了嘛,这种事不会影响任务的。你要真怕我跟他睡过的事儿,影响我杀他爹,那就让别人去也行,反正我也会去看门派大比——”

甘灯把冰激凌放下了,他端起旁边的水杯,喝了一口,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所以你就是喜欢年纪小的,没心眼的对吧。”

宫理:“……哈?”

这跟她对男人的口味有什么关系?

甘灯表情淡淡的,拿纸巾擦擦嘴角,道:“你要确保他必须死。我相信你有办法。”

宫理摊手:“如果你给我看过的记录是真的,我会做到的。”

甘灯戴上帽子,撑着桌子起身,拐杖撑在地面上,金属支架随着步子轻轻作响,起身往外走去:“嗯。”

宫理看着他没吃完的冰激凌:“呃……这就走了?”

甘灯撑着拐杖道:“突然想起有事要忙,我先走了。”

……

古栖派正式的门派大比在今日召开。

这在铺天盖地的宣传造势、联名合作下,已经变成了万城的一场盛典。

古栖派在万城靠外的山丘上,其实在万城的范围内,几乎所有的地都被向下挖空,在地面下建立复杂的交通与建筑群;所有的山丘都被夷平,石块成为建筑材料。

只有古栖派所在的山头买下来的早,保留了天然的形状,以木系修真者的灵力催发的植物覆盖山头,依山而建的高耸的建筑群外的茂密绿色,就是这个时代最奢侈的装饰。

青绿色、木制建筑、壁画与深灰屋瓦是古栖派最重要的标志,虽然不如定阙山的红与金、四象宫的黑与白显眼,但当人们登入山门,看着十几米影壁上凋敝却极尽精致的工笔重彩神仙画时,很难不生出对“古”的油然而生的敬意。

曾经的古栖派,静默、骄傲与古典,而如今——它简直就像个烟花满天,全球直播的世界杯比赛现场。

古栖派对外宣称,这场活动是联合了全社会,那么资本当然能把这里搞得“热热闹闹”。

竖条上绘有汉代青鸟纹的青绿色幡旗悬在空中飘扬,旁边就是炸开的迪土泥与寰球儿乐园里同款的绚丽烟花;御剑飞翔着许多巡逻的古栖派弟子,保护着各大直播平台与娱乐公司派来的转播无人机,甚至要忍受无人机里的网红们大放厥词讨论古栖派这片地儿多少一平米。

古栖派山脚下本来供求学者、香客与旅人休息的大型院落,现在半边给了庙会饮食公司,毕竟不论哪个大型活动旁边,没有几个卖狼牙土豆、吉事果与烤冷面的,这个活动都不完整。

甚至还有瑞亿集团赠送的超过三百台AI导游,悬浮的无人机屏幕上浮现着亲切的面庞,可以引导游客参观古栖派建筑群。听说瑞亿如今AI技术水平突破大关口,股票暴涨,用过他们AI产品的无不赞扬AI表现出的同理心、甜美与人性化。

而古栖派的另一合作对象就是方体,数座方体的随船也在附近悬停着,其中既有紧急救援与治疗相关的干员小组,也有些维持秩序的部门。甚至有近百位干员被派遣至古栖派会场内。

方体对外宣称这种合作方式是“秩序、保护与见证”。

而古栖派自己也显示出了过分的“包容”态度,打算一改门派过往的传统,誓要把门派大比打造成国风大典。

门派大比前的热场表演,不但请了各种歌舞表演家、古典乐器演奏家,而且还邀请了各方网红、演员、运动明星,线上直播观看表演还会有AR技术的特效。

为了迎接这些热场表演的嘉宾,还有一些特意邀请过来造势的明星,古栖派将其中一个入口设置成红毯。

相比于各个门派的魁首、掌门,一堆记者们更愿意去拍摄明星,红毯附近挤满了人。

而自从遇袭后首次露面的柏峙,竟然走到红毯区前来接人,更是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古栖派以结界隔开了一条窄道,柏峙从古栖派巍峨的大门走出,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对记者挥手示意。

不知道多少镜头对着他额头一阵猛拍,只是那里的“鸭”字已经看不见了。

还有人在狂拍他的耳朵,窃窃私语道:“柏峙的耳朵不是好好的吗?之前被割了耳朵是不是假消息。”

“不会吧。或者说已经长好了?”

“没有那么快的吧!哈哈哈我现在觉得他额头上缺了个鸭字都不完整了。”

柏峙一副自信昂头,风光霁月的样子,背着手站在台阶上等人。

“让他亲自来接的,估计是哪个重要门派的人吧。”

“是不是四象宫的人,我听说四象宫作为三大门派之一,还有一小支生活在春城之外——”

记者、各个小门派的围观者正讨论着,就瞧见一辆黑色的豪车缓缓驶来,柏峙立刻露出微笑,理了理衣袖走下台阶。

黑色豪车停在柏峙面前,司机走下来拉开后排车门:“小姐,到了。”

车门外,无数闪光灯对着豪车与台阶上的柏峙闪耀。

一只黑色高跟靴子踩在古香古色的青石砖上。

有人认出来了:“缪星!是缪星哎!”

宫理或者说缪星走出豪车,对柏峙露出微笑。她穿了件渐变色的交领窄袖上衣,缂丝刺绣的青绿色腰带交织出古栖派的代表色,下头是黑色阔腿长裤配靴子,披了件白底水墨花纹的外衣。

十分应景的装束。

缪星露出微笑。

柏峙伸手想要牵她,她却只是像谈公事一样,伸手短短握了一下他的手。

柏峙一怔。

宫理跟他走近,安慰道:“你的伤还好吗?”

柏峙也露出完美假笑:“都恢复得差不多了。”

宫理:那看来是打的还不够狠啊。

她太爽了,明明是她暴打柏峙,此刻还可以一脸温柔的众人面前伸手想要查看一下他耳朵。

宫理伸手摸上去,柏峙似乎想要在媒体面前展现自己毫发未损,故意让她看,但宫理一碰,就知道这是个假的耳朵,是易容出来的。他耳朵恐怕还没完全长好。

而与此同时,她听到耳边传来柏峙的声音:“配合我。”

哦,看来是传音入密。

“我知道,我现在名声不好,跟你表现的太亲密,会给你带来不便。算是帮个忙吧。”

柏峙终于意识到是他在有求于她了。

宫理露出微笑,跟他并肩朝楼梯上走去,用只有他俩能听到的声音道:“说这话多见外,要是想营销情侣人设,对我的公司而言是要明码标价的。不过如果你不刻意营销,作为感谢你帮我弄到一张门票,我还是愿意友好的作为朋友并肩而行。”

柏峙耸耸肩:“是我唐突了,我应该先跟你的公司谈合作的。”

缪星跟他走入古栖派的巍峨大门,将记者与闪光灯甩在身后,宫理背着包笑道:“我以为你最想在镜头前挽着的人不是我呢。哦抱歉,我听过一些小传闻,说是您跟栾芊芊——”

宫理记得剧情里,柏峙曾经带栾芊芊来过古栖派,还见了他母亲,然后被柏家各种七大姑八大姨羞辱,哭着跑出去,然后柏峙一怒之下替他打脸,脚踹十几个亲戚,打烂半个建筑,抱着她向万城而去……

具体也记不清了,宫理猜测,说不定缪星这个身份占了栾芊芊的剧情呢。

她却没想到,提到栾芊芊,柏峙表情一僵。

柏峙受伤之后,谢绝来客,但栾芊芊确实来见看望过他,而且是乔装打扮着赶来的。一听是栾芊芊来,柏峙立刻屏退他人请她进入了古栖派内。

柏峙之前听说过她被池昕牢牢看住,二人早已同居,她这样行动隐蔽,应该是为了躲避池昕,应该是心里有他的吧……

而他这样想着,却看到栾芊芊出示给他一张照片。一个穿着红色连衣裙,额头镶嵌着红色玉珠,带着夸张钻石项链的银发美丽女人。

柏峙从背景里认出,这是在数个月前万云台的春城会议时拍的。

栾芊芊没有问他的伤势能不能好,只问了他一个问题:“你打碎了小黄鸭的头盔,我在直播中看到了。但直播里拍的很不清晰,你能给我确认一下吗?小黄鸭是这个女人吗?”

这红裙银发女人自信狡黠的笑容,眉眼的模样,还有灰白色无机质的瞳孔与银缎般的头发,他立刻就点头:“我早就知道,小黄鸭就是池昕找来的,做你替身的那个女人。”

栾芊芊轻声道:“替身吗?可她跟我一点也不像了。”

柏峙当时握住她的手:“你讨厌她吗?如果我找到了她,我一定会杀了她,如果你想看看她尸体的照片,我可以发给你。”

栾芊芊只是看着他,什么也没说。柏峙忽然感觉她目光里有一种让他毛骨悚然的不在意。但下一秒,栾芊芊就低下头来亲亲他脸颊,柔声道:“柏峙,你还爱我吗?如果我有了危险,你还会保护我吗?”

柏峙也搞不明白,他太久没能见到栾芊芊,以为自己淡忘了,但见到栾芊芊时那种冲动,想保护她,想争夺她,想让她眼睛看着他的冲动。是因为他还爱着她吗?

他以为自己已经……

但在他头脑中还在犹豫之前就已经开了口:“当然。我爱你,芊芊。”

栾芊芊伸手轻柔的摩挲着他脸颊:“那就太好了。”

此刻,人声鼎沸的门派大比场外,缪星笑道:“抱歉,我不该八卦这些事。”

柏峙一下子回过神来,低头望着缪星,耸肩笑道:“都是些旧事。走吧,我带你去你的座位。”

……

左愫撑着围栏往上看古栖派向上延伸的建筑,吐了口气:“气派啊,我以前总觉得大门派旁边都一定要是青山绿水、仙云飘飘,但这里却能看见万城的高楼大厦,天幕广告,真是厉害。”

柏霁之立在围栏边,看向他们附近看台上的一些边远地区的门派。

古栖派对扩展地盘很感兴趣,曾经多次在所谓“建立分舵”的过程中,跟一些地方上的门派发生过冲突,方体担心这些门派前来参加门派大比会有报复之意,也担心古栖派知道其中有些门派中有实力不俗的弟子,会前来痛下杀手。

柏霁之穿着方体的制服,刚刚有些路过的古栖派的弟子都认出了他,有些愤怒或有些吃惊的看着他。

柏霁之只是两手插兜,发辫飞扬,无视他们,擦肩而过了。

左愫:“你以前住在哪里?”

柏霁之只是往上指了指:“再往上走的地方,没什么意思,你不会想去看的。说来,我记得这次门派大比的票很难拿到?”

左愫点头:“因为请了很多明星来表演,所以门票价格也高的离谱,而且古栖派一直造势,票更难抢。”

柏霁之摸了一下鼻子:“……哦。没事,就是今天宫理突然跟我说她会来看,但我也不知道她怎么搞到票的。”打烂半个建筑,抱着她向万城而去……

具体也记不清了,宫理猜测,说不定缪星这个身份占了栾芊芊的剧情呢。

她却没想到,提到栾芊芊,柏峙表情一僵。

柏峙受伤之后,谢绝来客,但栾芊芊确实来见看望过他,而且是乔装打扮着赶来的。一听是栾芊芊来,柏峙立刻屏退他人请她进入了古栖派内。

柏峙之前听说过她被池昕牢牢看住,二人早已同居,她这样行动隐蔽,应该是为了躲避池昕,应该是心里有他的吧……

而他这样想着,却看到栾芊芊出示给他一张照片。一个穿着红色连衣裙,额头镶嵌着红色玉珠,带着夸张钻石项链的银发美丽女人。

柏峙从背景里认出,这是在数个月前万云台的春城会议时拍的。

栾芊芊没有问他的伤势能不能好,只问了他一个问题:“你打碎了小黄鸭的头盔,我在直播中看到了。但直播里拍的很不清晰,你能给我确认一下吗?小黄鸭是这个女人吗?”

这红裙银发女人自信狡黠的笑容,眉眼的模样,还有灰白色无机质的瞳孔与银缎般的头发,他立刻就点头:“我早就知道,小黄鸭就是池昕找来的,做你替身的那个女人。”

栾芊芊轻声道:“替身吗?可她跟我一点也不像了。”

柏峙当时握住她的手:“你讨厌她吗?如果我找到了她,我一定会杀了她,如果你想看看她尸体的照片,我可以发给你。”

栾芊芊只是看着他,什么也没说。柏峙忽然感觉她目光里有一种让他毛骨悚然的不在意。但下一秒,栾芊芊就低下头来亲亲他脸颊,柔声道:“柏峙,你还爱我吗?如果我有了危险,你还会保护我吗?”

柏峙也搞不明白,他太久没能见到栾芊芊,以为自己淡忘了,但见到栾芊芊时那种冲动,想保护她,想争夺她,想让她眼睛看着他的冲动。是因为他还爱着她吗?

他以为自己已经……

但在他头脑中还在犹豫之前就已经开了口:“当然。我爱你,芊芊。”

栾芊芊伸手轻柔的摩挲着他脸颊:“那就太好了。”

此刻,人声鼎沸的门派大比场外,缪星笑道:“抱歉,我不该八卦这些事。”

柏峙一下子回过神来,低头望着缪星,耸肩笑道:“都是些旧事。走吧,我带你去你的座位。”

……

左愫撑着围栏往上看古栖派向上延伸的建筑,吐了口气:“气派啊,我以前总觉得大门派旁边都一定要是青山绿水、仙云飘飘,但这里却能看见万城的高楼大厦,天幕广告,真是厉害。”

柏霁之立在围栏边,看向他们附近看台上的一些边远地区的门派。

古栖派对扩展地盘很感兴趣,曾经多次在所谓“建立分舵”的过程中,跟一些地方上的门派发生过冲突,方体担心这些门派前来参加门派大比会有报复之意,也担心古栖派知道其中有些门派中有实力不俗的弟子,会前来痛下杀手。

柏霁之穿着方体的制服,刚刚有些路过的古栖派的弟子都认出了他,有些愤怒或有些吃惊的看着他。

柏霁之只是两手插兜,发辫飞扬,无视他们,擦肩而过了。

左愫:“你以前住在哪里?”

柏霁之只是往上指了指:“再往上走的地方,没什么意思,你不会想去看的。说来,我记得这次门派大比的票很难拿到?”

左愫点头:“因为请了很多明星来表演,所以门票价格也高的离谱,而且古栖派一直造势,票更难抢。”

柏霁之摸了一下鼻子:“……哦。没事,就是今天宫理突然跟我说她会来看,但我也不知道她怎么搞到票的。”打烂半个建筑,抱着她向万城而去……

具体也记不清了,宫理猜测,说不定缪星这个身份占了栾芊芊的剧情呢。

她却没想到,提到栾芊芊,柏峙表情一僵。

柏峙受伤之后,谢绝来客,但栾芊芊确实来见看望过他,而且是乔装打扮着赶来的。一听是栾芊芊来,柏峙立刻屏退他人请她进入了古栖派内。

柏峙之前听说过她被池昕牢牢看住,二人早已同居,她这样行动隐蔽,应该是为了躲避池昕,应该是心里有他的吧……

而他这样想着,却看到栾芊芊出示给他一张照片。一个穿着红色连衣裙,额头镶嵌着红色玉珠,带着夸张钻石项链的银发美丽女人。

柏峙从背景里认出,这是在数个月前万云台的春城会议时拍的。

栾芊芊没有问他的伤势能不能好,只问了他一个问题:“你打碎了小黄鸭的头盔,我在直播中看到了。但直播里拍的很不清晰,你能给我确认一下吗?小黄鸭是这个女人吗?”

这红裙银发女人自信狡黠的笑容,眉眼的模样,还有灰白色无机质的瞳孔与银缎般的头发,他立刻就点头:“我早就知道,小黄鸭就是池昕找来的,做你替身的那个女人。”

栾芊芊轻声道:“替身吗?可她跟我一点也不像了。”

柏峙当时握住她的手:“你讨厌她吗?如果我找到了她,我一定会杀了她,如果你想看看她尸体的照片,我可以发给你。”

栾芊芊只是看着他,什么也没说。柏峙忽然感觉她目光里有一种让他毛骨悚然的不在意。但下一秒,栾芊芊就低下头来亲亲他脸颊,柔声道:“柏峙,你还爱我吗?如果我有了危险,你还会保护我吗?”

柏峙也搞不明白,他太久没能见到栾芊芊,以为自己淡忘了,但见到栾芊芊时那种冲动,想保护她,想争夺她,想让她眼睛看着他的冲动。是因为他还爱着她吗?

他以为自己已经……

但在他头脑中还在犹豫之前就已经开了口:“当然。我爱你,芊芊。”

栾芊芊伸手轻柔的摩挲着他脸颊:“那就太好了。”

此刻,人声鼎沸的门派大比场外,缪星笑道:“抱歉,我不该八卦这些事。”

柏峙一下子回过神来,低头望着缪星,耸肩笑道:“都是些旧事。走吧,我带你去你的座位。”

……

左愫撑着围栏往上看古栖派向上延伸的建筑,吐了口气:“气派啊,我以前总觉得大门派旁边都一定要是青山绿水、仙云飘飘,但这里却能看见万城的高楼大厦,天幕广告,真是厉害。”

柏霁之立在围栏边,看向他们附近看台上的一些边远地区的门派。

古栖派对扩展地盘很感兴趣,曾经多次在所谓“建立分舵”的过程中,跟一些地方上的门派发生过冲突,方体担心这些门派前来参加门派大比会有报复之意,也担心古栖派知道其中有些门派中有实力不俗的弟子,会前来痛下杀手。

柏霁之穿着方体的制服,刚刚有些路过的古栖派的弟子都认出了他,有些愤怒或有些吃惊的看着他。

柏霁之只是两手插兜,发辫飞扬,无视他们,擦肩而过了。

左愫:“你以前住在哪里?”

柏霁之只是往上指了指:“再往上走的地方,没什么意思,你不会想去看的。说来,我记得这次门派大比的票很难拿到?”

左愫点头:“因为请了很多明星来表演,所以门票价格也高的离谱,而且古栖派一直造势,票更难抢。”

柏霁之摸了一下鼻子:“……哦。没事,就是今天宫理突然跟我说她会来看,但我也不知道她怎么搞到票的。”打烂半个建筑,抱着她向万城而去……

具体也记不清了,宫理猜测,说不定缪星这个身份占了栾芊芊的剧情呢。

她却没想到,提到栾芊芊,柏峙表情一僵。

柏峙受伤之后,谢绝来客,但栾芊芊确实来见看望过他,而且是乔装打扮着赶来的。一听是栾芊芊来,柏峙立刻屏退他人请她进入了古栖派内。

柏峙之前听说过她被池昕牢牢看住,二人早已同居,她这样行动隐蔽,应该是为了躲避池昕,应该是心里有他的吧……

而他这样想着,却看到栾芊芊出示给他一张照片。一个穿着红色连衣裙,额头镶嵌着红色玉珠,带着夸张钻石项链的银发美丽女人。

柏峙从背景里认出,这是在数个月前万云台的春城会议时拍的。

栾芊芊没有问他的伤势能不能好,只问了他一个问题:“你打碎了小黄鸭的头盔,我在直播中看到了。但直播里拍的很不清晰,你能给我确认一下吗?小黄鸭是这个女人吗?”

这红裙银发女人自信狡黠的笑容,眉眼的模样,还有灰白色无机质的瞳孔与银缎般的头发,他立刻就点头:“我早就知道,小黄鸭就是池昕找来的,做你替身的那个女人。”

栾芊芊轻声道:“替身吗?可她跟我一点也不像了。”

柏峙当时握住她的手:“你讨厌她吗?如果我找到了她,我一定会杀了她,如果你想看看她尸体的照片,我可以发给你。”

栾芊芊只是看着他,什么也没说。柏峙忽然感觉她目光里有一种让他毛骨悚然的不在意。但下一秒,栾芊芊就低下头来亲亲他脸颊,柔声道:“柏峙,你还爱我吗?如果我有了危险,你还会保护我吗?”

柏峙也搞不明白,他太久没能见到栾芊芊,以为自己淡忘了,但见到栾芊芊时那种冲动,想保护她,想争夺她,想让她眼睛看着他的冲动。是因为他还爱着她吗?

他以为自己已经……

但在他头脑中还在犹豫之前就已经开了口:“当然。我爱你,芊芊。”

栾芊芊伸手轻柔的摩挲着他脸颊:“那就太好了。”

此刻,人声鼎沸的门派大比场外,缪星笑道:“抱歉,我不该八卦这些事。”

柏峙一下子回过神来,低头望着缪星,耸肩笑道:“都是些旧事。走吧,我带你去你的座位。”

……

左愫撑着围栏往上看古栖派向上延伸的建筑,吐了口气:“气派啊,我以前总觉得大门派旁边都一定要是青山绿水、仙云飘飘,但这里却能看见万城的高楼大厦,天幕广告,真是厉害。”

柏霁之立在围栏边,看向他们附近看台上的一些边远地区的门派。

古栖派对扩展地盘很感兴趣,曾经多次在所谓“建立分舵”的过程中,跟一些地方上的门派发生过冲突,方体担心这些门派前来参加门派大比会有报复之意,也担心古栖派知道其中有些门派中有实力不俗的弟子,会前来痛下杀手。

柏霁之穿着方体的制服,刚刚有些路过的古栖派的弟子都认出了他,有些愤怒或有些吃惊的看着他。

柏霁之只是两手插兜,发辫飞扬,无视他们,擦肩而过了。

左愫:“你以前住在哪里?”

柏霁之只是往上指了指:“再往上走的地方,没什么意思,你不会想去看的。说来,我记得这次门派大比的票很难拿到?”

左愫点头:“因为请了很多明星来表演,所以门票价格也高的离谱,而且古栖派一直造势,票更难抢。”

柏霁之摸了一下鼻子:“……哦。没事,就是今天宫理突然跟我说她会来看,但我也不知道她怎么搞到票的。”打烂半个建筑,抱着她向万城而去……

具体也记不清了,宫理猜测,说不定缪星这个身份占了栾芊芊的剧情呢。

她却没想到,提到栾芊芊,柏峙表情一僵。

柏峙受伤之后,谢绝来客,但栾芊芊确实来见看望过他,而且是乔装打扮着赶来的。一听是栾芊芊来,柏峙立刻屏退他人请她进入了古栖派内。

柏峙之前听说过她被池昕牢牢看住,二人早已同居,她这样行动隐蔽,应该是为了躲避池昕,应该是心里有他的吧……

而他这样想着,却看到栾芊芊出示给他一张照片。一个穿着红色连衣裙,额头镶嵌着红色玉珠,带着夸张钻石项链的银发美丽女人。

柏峙从背景里认出,这是在数个月前万云台的春城会议时拍的。

栾芊芊没有问他的伤势能不能好,只问了他一个问题:“你打碎了小黄鸭的头盔,我在直播中看到了。但直播里拍的很不清晰,你能给我确认一下吗?小黄鸭是这个女人吗?”

这红裙银发女人自信狡黠的笑容,眉眼的模样,还有灰白色无机质的瞳孔与银缎般的头发,他立刻就点头:“我早就知道,小黄鸭就是池昕找来的,做你替身的那个女人。”

栾芊芊轻声道:“替身吗?可她跟我一点也不像了。”

柏峙当时握住她的手:“你讨厌她吗?如果我找到了她,我一定会杀了她,如果你想看看她尸体的照片,我可以发给你。”

栾芊芊只是看着他,什么也没说。柏峙忽然感觉她目光里有一种让他毛骨悚然的不在意。但下一秒,栾芊芊就低下头来亲亲他脸颊,柔声道:“柏峙,你还爱我吗?如果我有了危险,你还会保护我吗?”

柏峙也搞不明白,他太久没能见到栾芊芊,以为自己淡忘了,但见到栾芊芊时那种冲动,想保护她,想争夺她,想让她眼睛看着他的冲动。是因为他还爱着她吗?

他以为自己已经……

但在他头脑中还在犹豫之前就已经开了口:“当然。我爱你,芊芊。”

栾芊芊伸手轻柔的摩挲着他脸颊:“那就太好了。”

此刻,人声鼎沸的门派大比场外,缪星笑道:“抱歉,我不该八卦这些事。”

柏峙一下子回过神来,低头望着缪星,耸肩笑道:“都是些旧事。走吧,我带你去你的座位。”

……

左愫撑着围栏往上看古栖派向上延伸的建筑,吐了口气:“气派啊,我以前总觉得大门派旁边都一定要是青山绿水、仙云飘飘,但这里却能看见万城的高楼大厦,天幕广告,真是厉害。”

柏霁之立在围栏边,看向他们附近看台上的一些边远地区的门派。

古栖派对扩展地盘很感兴趣,曾经多次在所谓“建立分舵”的过程中,跟一些地方上的门派发生过冲突,方体担心这些门派前来参加门派大比会有报复之意,也担心古栖派知道其中有些门派中有实力不俗的弟子,会前来痛下杀手。

柏霁之穿着方体的制服,刚刚有些路过的古栖派的弟子都认出了他,有些愤怒或有些吃惊的看着他。

柏霁之只是两手插兜,发辫飞扬,无视他们,擦肩而过了。

左愫:“你以前住在哪里?”

柏霁之只是往上指了指:“再往上走的地方,没什么意思,你不会想去看的。说来,我记得这次门派大比的票很难拿到?”

左愫点头:“因为请了很多明星来表演,所以门票价格也高的离谱,而且古栖派一直造势,票更难抢。”

柏霁之摸了一下鼻子:“……哦。没事,就是今天宫理突然跟我说她会来看,但我也不知道她怎么搞到票的。”打烂半个建筑,抱着她向万城而去……

具体也记不清了,宫理猜测,说不定缪星这个身份占了栾芊芊的剧情呢。

她却没想到,提到栾芊芊,柏峙表情一僵。

柏峙受伤之后,谢绝来客,但栾芊芊确实来见看望过他,而且是乔装打扮着赶来的。一听是栾芊芊来,柏峙立刻屏退他人请她进入了古栖派内。

柏峙之前听说过她被池昕牢牢看住,二人早已同居,她这样行动隐蔽,应该是为了躲避池昕,应该是心里有他的吧……

而他这样想着,却看到栾芊芊出示给他一张照片。一个穿着红色连衣裙,额头镶嵌着红色玉珠,带着夸张钻石项链的银发美丽女人。

柏峙从背景里认出,这是在数个月前万云台的春城会议时拍的。

栾芊芊没有问他的伤势能不能好,只问了他一个问题:“你打碎了小黄鸭的头盔,我在直播中看到了。但直播里拍的很不清晰,你能给我确认一下吗?小黄鸭是这个女人吗?”

这红裙银发女人自信狡黠的笑容,眉眼的模样,还有灰白色无机质的瞳孔与银缎般的头发,他立刻就点头:“我早就知道,小黄鸭就是池昕找来的,做你替身的那个女人。”

栾芊芊轻声道:“替身吗?可她跟我一点也不像了。”

柏峙当时握住她的手:“你讨厌她吗?如果我找到了她,我一定会杀了她,如果你想看看她尸体的照片,我可以发给你。”

栾芊芊只是看着他,什么也没说。柏峙忽然感觉她目光里有一种让他毛骨悚然的不在意。但下一秒,栾芊芊就低下头来亲亲他脸颊,柔声道:“柏峙,你还爱我吗?如果我有了危险,你还会保护我吗?”

柏峙也搞不明白,他太久没能见到栾芊芊,以为自己淡忘了,但见到栾芊芊时那种冲动,想保护她,想争夺她,想让她眼睛看着他的冲动。是因为他还爱着她吗?

他以为自己已经……

但在他头脑中还在犹豫之前就已经开了口:“当然。我爱你,芊芊。”

栾芊芊伸手轻柔的摩挲着他脸颊:“那就太好了。”

此刻,人声鼎沸的门派大比场外,缪星笑道:“抱歉,我不该八卦这些事。”

柏峙一下子回过神来,低头望着缪星,耸肩笑道:“都是些旧事。走吧,我带你去你的座位。”

……

左愫撑着围栏往上看古栖派向上延伸的建筑,吐了口气:“气派啊,我以前总觉得大门派旁边都一定要是青山绿水、仙云飘飘,但这里却能看见万城的高楼大厦,天幕广告,真是厉害。”

柏霁之立在围栏边,看向他们附近看台上的一些边远地区的门派。

古栖派对扩展地盘很感兴趣,曾经多次在所谓“建立分舵”的过程中,跟一些地方上的门派发生过冲突,方体担心这些门派前来参加门派大比会有报复之意,也担心古栖派知道其中有些门派中有实力不俗的弟子,会前来痛下杀手。

柏霁之穿着方体的制服,刚刚有些路过的古栖派的弟子都认出了他,有些愤怒或有些吃惊的看着他。

柏霁之只是两手插兜,发辫飞扬,无视他们,擦肩而过了。

左愫:“你以前住在哪里?”

柏霁之只是往上指了指:“再往上走的地方,没什么意思,你不会想去看的。说来,我记得这次门派大比的票很难拿到?”

左愫点头:“因为请了很多明星来表演,所以门票价格也高的离谱,而且古栖派一直造势,票更难抢。”

柏霁之摸了一下鼻子:“……哦。没事,就是今天宫理突然跟我说她会来看,但我也不知道她怎么搞到票的。”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