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第二百八十三苏(1 / 1)

薄柔从监狱里出来的时候已经中午了, 她没吃饭选择直接去了公司,因为今天还有几个预约的病人, 所以她打算等处理了这些事情以后再回家。

白宇浩见她来了也没多废话, 直接问道:“吃饭了吗?”

“还没呢。”

薄柔说着,然后将包挂好,转头问他道:“下午几个人。”

“俩, 一个两点,一个三点半。”

“好,知道了。”薄柔说完以后就进屋脱下外套换了白大褂,扣子刚系好就听外面传来白宇浩的声音:“我给你定了份餐, 不知道你喜欢什么,点了三个家常小菜。”

薄柔听见他这话转头朝他看去, 见他依靠在门边看着她就说道:“不用,我要是想吃我自己可以买,不用麻烦你。”

“有什么麻烦的,不就是一顿饭。”他说着将下午的病人资料放在薄柔桌上, 接着道:“资料都整理好了, 一会你看看就行了。”

“多少钱, 我转给你。”薄柔转手去拿她放在桌上的手机,手刚摸到手机就被一下按住了。

“不用,我也没吃,正好一起。”

似乎是有些着急了, 他按着薄柔手的动作有点紧,薄柔抽了一下手没抽回来,垂眼朝着她被白宇浩按住的手没有说话。

白宇浩见此, 顺着目光朝下看去, 见到他扣在薄柔手上的动作时像是被烫到了一样抽回了手, “抱歉。”

他慌忙的说着,说完将视线微微压低,不看薄柔。

薄柔抽回手看了他一眼然后道:“没事。”

空气瞬间像是凝结一样,安静的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我去将文件整理一下。”

白宇浩说着,说完就低着头从薄柔旁边走过去了,背影带了点急匆匆的味道。

薄柔收回视线,转身坐在椅子上看着这两位病人的资料。

这两位病人都是经常来这的老人了,薄柔看了一眼就十分熟知他们的各种习惯,所以随便看了两眼就放下了。

不一会外卖到了,白宇浩拎着外卖走进薄柔的办公室,见她正在电脑上不停的敲着键盘也没有打扰她,站在一旁等着她忙完。

不一会等薄柔处理完了手上的事情伸了伸懒腰时,就听旁边传来声音道:“先吃饭吧。”

薄柔闻声望去,就见白宇浩拎着外卖站在一旁看着她,看样子站了一会了。

“什么时候进来的,怎么不说一声啊。”

薄柔将桌上的文件都拿走,然后道:“放这吧。”

白宇浩将外卖都拿出来,然后拆好筷子分好饭就自己找了个凳子搬进来坐在外边道:“快吃吧,一会凉了。”

他将菜都拆开,往薄柔那边推了推,然后埋头就开始吃起饭。

薄柔看着眼前的二荤一素,打量了一下发现都是她爱吃的,她抬眼看向埋头苦吃的少年动了动唇,最终还是没说话,默默地吃了起来。

宋淼没有受到惊吓请假之前都是大家一起吃饭,或者她拉着白宇浩一起吃饭,这么说起来,这还是她第一次在办公室单独跟白宇吃饭。

“宋淼怎么样了。”薄柔的思绪被打断,她抬眼看去,就见白宇浩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正瞧着她。

“听她说,明天就能回来工作了。”

最近薄柔也有问过她的情况,按照她本人的说法就是情绪已经稳定缓和很多了,明天就能正式上班。

“这样啊。”白宇浩顿了顿然后接着说道:“没事就行。”

说完他接着埋头吃了起来,薄柔则是夹了一筷子菜接着说道:“不用担心,她没事的,明天你就能见到了。”

白宇浩抬眼看了她一眼,含糊应道:“嗯。”

简单吃过饭了以后,白宇浩主动将剩下的东西都收拾好,然后就转身出去丢垃圾去了。

薄柔则是打开窗户将屋里饭菜的味道散了散,然后接着处理她的工作。

时间过的很快,忙忙碌碌的一下午很快就过去了,送走第二个病人以后她感觉整个人都要累瘫。

“累了吗,喝点奶茶。”

白宇浩走进来将一杯冲泡好的奶茶放在薄柔旁边,薄柔看了一眼还在冒热气的奶茶还没等说话就听他道:

“下午喝咖啡容易晚上睡不着,所以我换成了奶茶。”

“谢谢。”薄柔道了谢以后接过奶茶来喝,入口就感觉很醇香,本来她还以为是速溶来着,这一进嘴就感觉不像是速溶的味道。

“你自己做的?”薄柔抬眼看着白宇浩道。

“对,跟着学了一段时间,应该不难喝吧。”虽然白宇浩自己也倒出来点尝过味道,但也不免有紧张。

“挺好喝的。”糖度也不是特别的甜,刚好是薄柔很喜欢的甜度。

薄柔之前倒是没注意到这个男孩这么细心,眼下惊讶之余也感觉很贴心。

“不用为我做这些,我又不会亏待你。”

薄柔以为他是因为职场的一些原因想要讨好老板才这么做的,然而她这话一说本来还面色带着点笑意的男孩表情瞬间有点僵硬。

薄柔抿了一口以后就放下了杯子,看他这副神情询问道:“怎么了?”

“没事。”白宇浩掩饰的摇了摇头,然后低头问道:“没事的话我就先出去了。”

“好,出去吧,顺便把门带上。”

薄柔没太在意他的神色,见他出去后就继续接着办公了。

关上门以后白宇浩背靠着门深呼口气,然后有些垂丧的低下脑袋。

正好手机铃声响起,他随手接起就听电话对面道:“浩子,顺子他们几个组织今晚去ktv你去吗。”

白宇浩刚想张嘴说不去,然后就听电话传来声音道:“都要毕业了,再不聚一聚毕业以后我们就没时间聚了,你就来呗。”

毕竟也是四年的舍友了,白宇浩想了想就答应了。

“对嘛,这才是我的好兄弟。”电话里传来贱兮兮的笑声,然后说道:“好了不说了,我继续找别人了。”

说完这话以后电话就被挂断了,白宇浩看了眼挂断的手机然后就回到他前台的位置接着处理事情了。

因为宋淼请假的原因,所以白宇浩从办公室里搬出来到了前台工作,这样也方便接待上门的病人。

他正在整理资料记录一些数据的时候,一个低沉带有优雅磁性的声音从他面前响起道:“请问薄柔小姐在吗。”

这个称呼让白宇浩心里有些异样的感觉,来这里看病的人所有人对于薄柔的称呼都是薄医生,这一句薄柔小姐虽然不亲密,但是也显出了某种特殊。

他抬眼朝着对方看去,见对方带着鸭舌帽打扮的很潮流时尚,是个模样很年轻帅气的男生,看起来跟他差不多大小。

“请问有什么事吗?”

“嗯……病了。”拖了一会长音以后男生笑了笑说道。

白宇浩伸手递了个表过去,“预约薄医生咨询需要先填表,然后预约时间,薄医生不是每天都在的。”

“她现在应该在吧。”

说完以后他转过头看向薄柔的办公室道:“在那道门后面是吗?”

“可以帮我问问她现在是否能接待病人吗,我这病是心病很急的,拖不了。”

白宇浩定定的看了他一会,纵然心里觉得有些怪异,不过也压下了这丝怪异的错觉,开口道:“稍等。”

他敲了敲薄柔的门在听到许可以后推门进去简单讲述了一下外面病人的情况,薄柔听到以后开口道:“那你先让他进来让我看看,正好我手上的事情都处理完了,没什么事。”

听她这么说白宇浩只好出去对男生道:“你可以进去了,薄医生在里面等你。”

“好的,麻烦了。”男生很有礼貌的跟他道谢,然后朝着薄柔的办公室走去。

“不用客气,请坐。”

一进门男生就听到了温婉亲切的声音,他抬眼看去,就见坐在椅子上的女人穿着洁白的大褂,一副温柔亲切的样子。

他顺从的坐在凳子上,还没等对方问话他就率先说道:“医生,我感觉我病了。”

“你可以先简单说说自己情况,我听一下。”薄柔双手交握放在桌上,一副认真聆听的样子。

“最近我睡不着,整天整夜的睡不着,心脏很难受。”

“什么时候开始的。”薄柔在纸上记着他说的话,一边记一边问着。

“上周二上午九点。”

男生嘴里精准的数字让薄柔顿下了笔,她抬头看向男生发现他正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她,唇间带着弯弯的笑意,一副很随和的样子。

“那个时间发生了什么?”

“来了一个姑娘,她说话很好听,我心脏跳的很快。”

薄柔听到这放下笔无奈道:“这不是病。”

“那是什么?”

“这是爱情,你可能喜欢上那个姑娘了。”薄柔提点道。

“这样吗,可我想她想的整晚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她的声音,这不是心病吗。”

“爱情就是这样,这不是病。”薄柔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竟然连爱情都不知道是什么,她有些无奈的道:

“这个不是心理医生能负责的,我也帮不了什么忙。”

“不,你能的。”男生看着她,那双漆黑的眼眸带着一丝浅淡的认真。

“我的病,只有你能治。”

他的模样看起来太过认真,认真到薄柔都快相信他嘴里说的话了,她笑着摇摇头道:“解铃还须系铃人,你去找那个姑娘跟她坦白一下就什么病都没有了。”

“这样吗,那我应该怎么做呢。”

似乎觉得时间有点长了,男生又说道:“我会给钱的,不用担心时间的问题。”

两性话题也是薄柔经常会面临的,所以面对男生这样的问题她也没有多费功夫,开口道:“告诉她你看到她心就会跳,大概是喜欢上她了,问问她能不能当你女朋友。”

“这么说的话,她如果拒绝了怎么办。”

“如果拒绝了但你仍然很喜欢,那就锲而不舍的追,不过也要掌握一些方法,看她喜欢什么,根据她的喜好下手就可以了。”

“女孩子都是感性的,时间长了你对她好他会知道的,偶尔在送个小礼物什么的,都是可以的。”

“这样的礼物行吗?”男生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盒子,盒子打开以后是个向日葵的吊坠项链,看上去很精致,银闪闪的。

薄柔看了一眼说道:“可以的。”

没有女孩子能拒绝闪亮亮的东西。

男生听她这么说弯唇笑了笑,将小盒子放在桌上往薄柔方向推了推,然后道:“那薄柔小姐喜欢吗?”

薄柔以为他想问的是身为女性的她喜不喜欢这样的礼物,她笑了笑回答道:“挺喜欢的。”

“那送你了好不好。”

薄柔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抬眼看他就见他前伸着身体凑向桌面看着她道:“这还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跟薄柔小姐说话,虽然有些不太美妙的味道,但仍然让我身心愉悦。”

说着他微微闭着眼在空气中吸了口气,然后弯了弯唇道:

“甜的呢。”病人的情况,薄柔听到以后开口道:“那你先让他进来让我看看,正好我手上的事情都处理完了,没什么事。”

听她这么说白宇浩只好出去对男生道:“你可以进去了,薄医生在里面等你。”

“好的,麻烦了。”男生很有礼貌的跟他道谢,然后朝着薄柔的办公室走去。

“不用客气,请坐。”

一进门男生就听到了温婉亲切的声音,他抬眼看去,就见坐在椅子上的女人穿着洁白的大褂,一副温柔亲切的样子。

他顺从的坐在凳子上,还没等对方问话他就率先说道:“医生,我感觉我病了。”

“你可以先简单说说自己情况,我听一下。”薄柔双手交握放在桌上,一副认真聆听的样子。

“最近我睡不着,整天整夜的睡不着,心脏很难受。”

“什么时候开始的。”薄柔在纸上记着他说的话,一边记一边问着。

“上周二上午九点。”

男生嘴里精准的数字让薄柔顿下了笔,她抬头看向男生发现他正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她,唇间带着弯弯的笑意,一副很随和的样子。

“那个时间发生了什么?”

“来了一个姑娘,她说话很好听,我心脏跳的很快。”

薄柔听到这放下笔无奈道:“这不是病。”

“那是什么?”

“这是爱情,你可能喜欢上那个姑娘了。”薄柔提点道。

“这样吗,可我想她想的整晚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她的声音,这不是心病吗。”

“爱情就是这样,这不是病。”薄柔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竟然连爱情都不知道是什么,她有些无奈的道:

“这个不是心理医生能负责的,我也帮不了什么忙。”

“不,你能的。”男生看着她,那双漆黑的眼眸带着一丝浅淡的认真。

“我的病,只有你能治。”

他的模样看起来太过认真,认真到薄柔都快相信他嘴里说的话了,她笑着摇摇头道:“解铃还须系铃人,你去找那个姑娘跟她坦白一下就什么病都没有了。”

“这样吗,那我应该怎么做呢。”

似乎觉得时间有点长了,男生又说道:“我会给钱的,不用担心时间的问题。”

两性话题也是薄柔经常会面临的,所以面对男生这样的问题她也没有多费功夫,开口道:“告诉她你看到她心就会跳,大概是喜欢上她了,问问她能不能当你女朋友。”

“这么说的话,她如果拒绝了怎么办。”

“如果拒绝了但你仍然很喜欢,那就锲而不舍的追,不过也要掌握一些方法,看她喜欢什么,根据她的喜好下手就可以了。”

“女孩子都是感性的,时间长了你对她好他会知道的,偶尔在送个小礼物什么的,都是可以的。”

“这样的礼物行吗?”男生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盒子,盒子打开以后是个向日葵的吊坠项链,看上去很精致,银闪闪的。

薄柔看了一眼说道:“可以的。”

没有女孩子能拒绝闪亮亮的东西。

男生听她这么说弯唇笑了笑,将小盒子放在桌上往薄柔方向推了推,然后道:“那薄柔小姐喜欢吗?”

薄柔以为他想问的是身为女性的她喜不喜欢这样的礼物,她笑了笑回答道:“挺喜欢的。”

“那送你了好不好。”

薄柔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抬眼看他就见他前伸着身体凑向桌面看着她道:“这还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跟薄柔小姐说话,虽然有些不太美妙的味道,但仍然让我身心愉悦。”

说着他微微闭着眼在空气中吸了口气,然后弯了弯唇道:

“甜的呢。”病人的情况,薄柔听到以后开口道:“那你先让他进来让我看看,正好我手上的事情都处理完了,没什么事。”

听她这么说白宇浩只好出去对男生道:“你可以进去了,薄医生在里面等你。”

“好的,麻烦了。”男生很有礼貌的跟他道谢,然后朝着薄柔的办公室走去。

“不用客气,请坐。”

一进门男生就听到了温婉亲切的声音,他抬眼看去,就见坐在椅子上的女人穿着洁白的大褂,一副温柔亲切的样子。

他顺从的坐在凳子上,还没等对方问话他就率先说道:“医生,我感觉我病了。”

“你可以先简单说说自己情况,我听一下。”薄柔双手交握放在桌上,一副认真聆听的样子。

“最近我睡不着,整天整夜的睡不着,心脏很难受。”

“什么时候开始的。”薄柔在纸上记着他说的话,一边记一边问着。

“上周二上午九点。”

男生嘴里精准的数字让薄柔顿下了笔,她抬头看向男生发现他正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她,唇间带着弯弯的笑意,一副很随和的样子。

“那个时间发生了什么?”

“来了一个姑娘,她说话很好听,我心脏跳的很快。”

薄柔听到这放下笔无奈道:“这不是病。”

“那是什么?”

“这是爱情,你可能喜欢上那个姑娘了。”薄柔提点道。

“这样吗,可我想她想的整晚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她的声音,这不是心病吗。”

“爱情就是这样,这不是病。”薄柔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竟然连爱情都不知道是什么,她有些无奈的道:

“这个不是心理医生能负责的,我也帮不了什么忙。”

“不,你能的。”男生看着她,那双漆黑的眼眸带着一丝浅淡的认真。

“我的病,只有你能治。”

他的模样看起来太过认真,认真到薄柔都快相信他嘴里说的话了,她笑着摇摇头道:“解铃还须系铃人,你去找那个姑娘跟她坦白一下就什么病都没有了。”

“这样吗,那我应该怎么做呢。”

似乎觉得时间有点长了,男生又说道:“我会给钱的,不用担心时间的问题。”

两性话题也是薄柔经常会面临的,所以面对男生这样的问题她也没有多费功夫,开口道:“告诉她你看到她心就会跳,大概是喜欢上她了,问问她能不能当你女朋友。”

“这么说的话,她如果拒绝了怎么办。”

“如果拒绝了但你仍然很喜欢,那就锲而不舍的追,不过也要掌握一些方法,看她喜欢什么,根据她的喜好下手就可以了。”

“女孩子都是感性的,时间长了你对她好他会知道的,偶尔在送个小礼物什么的,都是可以的。”

“这样的礼物行吗?”男生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盒子,盒子打开以后是个向日葵的吊坠项链,看上去很精致,银闪闪的。

薄柔看了一眼说道:“可以的。”

没有女孩子能拒绝闪亮亮的东西。

男生听她这么说弯唇笑了笑,将小盒子放在桌上往薄柔方向推了推,然后道:“那薄柔小姐喜欢吗?”

薄柔以为他想问的是身为女性的她喜不喜欢这样的礼物,她笑了笑回答道:“挺喜欢的。”

“那送你了好不好。”

薄柔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抬眼看他就见他前伸着身体凑向桌面看着她道:“这还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跟薄柔小姐说话,虽然有些不太美妙的味道,但仍然让我身心愉悦。”

说着他微微闭着眼在空气中吸了口气,然后弯了弯唇道:

“甜的呢。”病人的情况,薄柔听到以后开口道:“那你先让他进来让我看看,正好我手上的事情都处理完了,没什么事。”

听她这么说白宇浩只好出去对男生道:“你可以进去了,薄医生在里面等你。”

“好的,麻烦了。”男生很有礼貌的跟他道谢,然后朝着薄柔的办公室走去。

“不用客气,请坐。”

一进门男生就听到了温婉亲切的声音,他抬眼看去,就见坐在椅子上的女人穿着洁白的大褂,一副温柔亲切的样子。

他顺从的坐在凳子上,还没等对方问话他就率先说道:“医生,我感觉我病了。”

“你可以先简单说说自己情况,我听一下。”薄柔双手交握放在桌上,一副认真聆听的样子。

“最近我睡不着,整天整夜的睡不着,心脏很难受。”

“什么时候开始的。”薄柔在纸上记着他说的话,一边记一边问着。

“上周二上午九点。”

男生嘴里精准的数字让薄柔顿下了笔,她抬头看向男生发现他正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她,唇间带着弯弯的笑意,一副很随和的样子。

“那个时间发生了什么?”

“来了一个姑娘,她说话很好听,我心脏跳的很快。”

薄柔听到这放下笔无奈道:“这不是病。”

“那是什么?”

“这是爱情,你可能喜欢上那个姑娘了。”薄柔提点道。

“这样吗,可我想她想的整晚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她的声音,这不是心病吗。”

“爱情就是这样,这不是病。”薄柔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竟然连爱情都不知道是什么,她有些无奈的道:

“这个不是心理医生能负责的,我也帮不了什么忙。”

“不,你能的。”男生看着她,那双漆黑的眼眸带着一丝浅淡的认真。

“我的病,只有你能治。”

他的模样看起来太过认真,认真到薄柔都快相信他嘴里说的话了,她笑着摇摇头道:“解铃还须系铃人,你去找那个姑娘跟她坦白一下就什么病都没有了。”

“这样吗,那我应该怎么做呢。”

似乎觉得时间有点长了,男生又说道:“我会给钱的,不用担心时间的问题。”

两性话题也是薄柔经常会面临的,所以面对男生这样的问题她也没有多费功夫,开口道:“告诉她你看到她心就会跳,大概是喜欢上她了,问问她能不能当你女朋友。”

“这么说的话,她如果拒绝了怎么办。”

“如果拒绝了但你仍然很喜欢,那就锲而不舍的追,不过也要掌握一些方法,看她喜欢什么,根据她的喜好下手就可以了。”

“女孩子都是感性的,时间长了你对她好他会知道的,偶尔在送个小礼物什么的,都是可以的。”

“这样的礼物行吗?”男生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盒子,盒子打开以后是个向日葵的吊坠项链,看上去很精致,银闪闪的。

薄柔看了一眼说道:“可以的。”

没有女孩子能拒绝闪亮亮的东西。

男生听她这么说弯唇笑了笑,将小盒子放在桌上往薄柔方向推了推,然后道:“那薄柔小姐喜欢吗?”

薄柔以为他想问的是身为女性的她喜不喜欢这样的礼物,她笑了笑回答道:“挺喜欢的。”

“那送你了好不好。”

薄柔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抬眼看他就见他前伸着身体凑向桌面看着她道:“这还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跟薄柔小姐说话,虽然有些不太美妙的味道,但仍然让我身心愉悦。”

说着他微微闭着眼在空气中吸了口气,然后弯了弯唇道:

“甜的呢。”病人的情况,薄柔听到以后开口道:“那你先让他进来让我看看,正好我手上的事情都处理完了,没什么事。”

听她这么说白宇浩只好出去对男生道:“你可以进去了,薄医生在里面等你。”

“好的,麻烦了。”男生很有礼貌的跟他道谢,然后朝着薄柔的办公室走去。

“不用客气,请坐。”

一进门男生就听到了温婉亲切的声音,他抬眼看去,就见坐在椅子上的女人穿着洁白的大褂,一副温柔亲切的样子。

他顺从的坐在凳子上,还没等对方问话他就率先说道:“医生,我感觉我病了。”

“你可以先简单说说自己情况,我听一下。”薄柔双手交握放在桌上,一副认真聆听的样子。

“最近我睡不着,整天整夜的睡不着,心脏很难受。”

“什么时候开始的。”薄柔在纸上记着他说的话,一边记一边问着。

“上周二上午九点。”

男生嘴里精准的数字让薄柔顿下了笔,她抬头看向男生发现他正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她,唇间带着弯弯的笑意,一副很随和的样子。

“那个时间发生了什么?”

“来了一个姑娘,她说话很好听,我心脏跳的很快。”

薄柔听到这放下笔无奈道:“这不是病。”

“那是什么?”

“这是爱情,你可能喜欢上那个姑娘了。”薄柔提点道。

“这样吗,可我想她想的整晚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她的声音,这不是心病吗。”

“爱情就是这样,这不是病。”薄柔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竟然连爱情都不知道是什么,她有些无奈的道:

“这个不是心理医生能负责的,我也帮不了什么忙。”

“不,你能的。”男生看着她,那双漆黑的眼眸带着一丝浅淡的认真。

“我的病,只有你能治。”

他的模样看起来太过认真,认真到薄柔都快相信他嘴里说的话了,她笑着摇摇头道:“解铃还须系铃人,你去找那个姑娘跟她坦白一下就什么病都没有了。”

“这样吗,那我应该怎么做呢。”

似乎觉得时间有点长了,男生又说道:“我会给钱的,不用担心时间的问题。”

两性话题也是薄柔经常会面临的,所以面对男生这样的问题她也没有多费功夫,开口道:“告诉她你看到她心就会跳,大概是喜欢上她了,问问她能不能当你女朋友。”

“这么说的话,她如果拒绝了怎么办。”

“如果拒绝了但你仍然很喜欢,那就锲而不舍的追,不过也要掌握一些方法,看她喜欢什么,根据她的喜好下手就可以了。”

“女孩子都是感性的,时间长了你对她好他会知道的,偶尔在送个小礼物什么的,都是可以的。”

“这样的礼物行吗?”男生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盒子,盒子打开以后是个向日葵的吊坠项链,看上去很精致,银闪闪的。

薄柔看了一眼说道:“可以的。”

没有女孩子能拒绝闪亮亮的东西。

男生听她这么说弯唇笑了笑,将小盒子放在桌上往薄柔方向推了推,然后道:“那薄柔小姐喜欢吗?”

薄柔以为他想问的是身为女性的她喜不喜欢这样的礼物,她笑了笑回答道:“挺喜欢的。”

“那送你了好不好。”

薄柔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抬眼看他就见他前伸着身体凑向桌面看着她道:“这还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跟薄柔小姐说话,虽然有些不太美妙的味道,但仍然让我身心愉悦。”

说着他微微闭着眼在空气中吸了口气,然后弯了弯唇道:

“甜的呢。”病人的情况,薄柔听到以后开口道:“那你先让他进来让我看看,正好我手上的事情都处理完了,没什么事。”

听她这么说白宇浩只好出去对男生道:“你可以进去了,薄医生在里面等你。”

“好的,麻烦了。”男生很有礼貌的跟他道谢,然后朝着薄柔的办公室走去。

“不用客气,请坐。”

一进门男生就听到了温婉亲切的声音,他抬眼看去,就见坐在椅子上的女人穿着洁白的大褂,一副温柔亲切的样子。

他顺从的坐在凳子上,还没等对方问话他就率先说道:“医生,我感觉我病了。”

“你可以先简单说说自己情况,我听一下。”薄柔双手交握放在桌上,一副认真聆听的样子。

“最近我睡不着,整天整夜的睡不着,心脏很难受。”

“什么时候开始的。”薄柔在纸上记着他说的话,一边记一边问着。

“上周二上午九点。”

男生嘴里精准的数字让薄柔顿下了笔,她抬头看向男生发现他正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她,唇间带着弯弯的笑意,一副很随和的样子。

“那个时间发生了什么?”

“来了一个姑娘,她说话很好听,我心脏跳的很快。”

薄柔听到这放下笔无奈道:“这不是病。”

“那是什么?”

“这是爱情,你可能喜欢上那个姑娘了。”薄柔提点道。

“这样吗,可我想她想的整晚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她的声音,这不是心病吗。”

“爱情就是这样,这不是病。”薄柔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竟然连爱情都不知道是什么,她有些无奈的道:

“这个不是心理医生能负责的,我也帮不了什么忙。”

“不,你能的。”男生看着她,那双漆黑的眼眸带着一丝浅淡的认真。

“我的病,只有你能治。”

他的模样看起来太过认真,认真到薄柔都快相信他嘴里说的话了,她笑着摇摇头道:“解铃还须系铃人,你去找那个姑娘跟她坦白一下就什么病都没有了。”

“这样吗,那我应该怎么做呢。”

似乎觉得时间有点长了,男生又说道:“我会给钱的,不用担心时间的问题。”

两性话题也是薄柔经常会面临的,所以面对男生这样的问题她也没有多费功夫,开口道:“告诉她你看到她心就会跳,大概是喜欢上她了,问问她能不能当你女朋友。”

“这么说的话,她如果拒绝了怎么办。”

“如果拒绝了但你仍然很喜欢,那就锲而不舍的追,不过也要掌握一些方法,看她喜欢什么,根据她的喜好下手就可以了。”

“女孩子都是感性的,时间长了你对她好他会知道的,偶尔在送个小礼物什么的,都是可以的。”

“这样的礼物行吗?”男生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盒子,盒子打开以后是个向日葵的吊坠项链,看上去很精致,银闪闪的。

薄柔看了一眼说道:“可以的。”

没有女孩子能拒绝闪亮亮的东西。

男生听她这么说弯唇笑了笑,将小盒子放在桌上往薄柔方向推了推,然后道:“那薄柔小姐喜欢吗?”

薄柔以为他想问的是身为女性的她喜不喜欢这样的礼物,她笑了笑回答道:“挺喜欢的。”

“那送你了好不好。”

薄柔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抬眼看他就见他前伸着身体凑向桌面看着她道:“这还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跟薄柔小姐说话,虽然有些不太美妙的味道,但仍然让我身心愉悦。”

说着他微微闭着眼在空气中吸了口气,然后弯了弯唇道:

“甜的呢。”病人的情况,薄柔听到以后开口道:“那你先让他进来让我看看,正好我手上的事情都处理完了,没什么事。”

听她这么说白宇浩只好出去对男生道:“你可以进去了,薄医生在里面等你。”

“好的,麻烦了。”男生很有礼貌的跟他道谢,然后朝着薄柔的办公室走去。

“不用客气,请坐。”

一进门男生就听到了温婉亲切的声音,他抬眼看去,就见坐在椅子上的女人穿着洁白的大褂,一副温柔亲切的样子。

他顺从的坐在凳子上,还没等对方问话他就率先说道:“医生,我感觉我病了。”

“你可以先简单说说自己情况,我听一下。”薄柔双手交握放在桌上,一副认真聆听的样子。

“最近我睡不着,整天整夜的睡不着,心脏很难受。”

“什么时候开始的。”薄柔在纸上记着他说的话,一边记一边问着。

“上周二上午九点。”

男生嘴里精准的数字让薄柔顿下了笔,她抬头看向男生发现他正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她,唇间带着弯弯的笑意,一副很随和的样子。

“那个时间发生了什么?”

“来了一个姑娘,她说话很好听,我心脏跳的很快。”

薄柔听到这放下笔无奈道:“这不是病。”

“那是什么?”

“这是爱情,你可能喜欢上那个姑娘了。”薄柔提点道。

“这样吗,可我想她想的整晚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她的声音,这不是心病吗。”

“爱情就是这样,这不是病。”薄柔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竟然连爱情都不知道是什么,她有些无奈的道:

“这个不是心理医生能负责的,我也帮不了什么忙。”

“不,你能的。”男生看着她,那双漆黑的眼眸带着一丝浅淡的认真。

“我的病,只有你能治。”

他的模样看起来太过认真,认真到薄柔都快相信他嘴里说的话了,她笑着摇摇头道:“解铃还须系铃人,你去找那个姑娘跟她坦白一下就什么病都没有了。”

“这样吗,那我应该怎么做呢。”

似乎觉得时间有点长了,男生又说道:“我会给钱的,不用担心时间的问题。”

两性话题也是薄柔经常会面临的,所以面对男生这样的问题她也没有多费功夫,开口道:“告诉她你看到她心就会跳,大概是喜欢上她了,问问她能不能当你女朋友。”

“这么说的话,她如果拒绝了怎么办。”

“如果拒绝了但你仍然很喜欢,那就锲而不舍的追,不过也要掌握一些方法,看她喜欢什么,根据她的喜好下手就可以了。”

“女孩子都是感性的,时间长了你对她好他会知道的,偶尔在送个小礼物什么的,都是可以的。”

“这样的礼物行吗?”男生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盒子,盒子打开以后是个向日葵的吊坠项链,看上去很精致,银闪闪的。

薄柔看了一眼说道:“可以的。”

没有女孩子能拒绝闪亮亮的东西。

男生听她这么说弯唇笑了笑,将小盒子放在桌上往薄柔方向推了推,然后道:“那薄柔小姐喜欢吗?”

薄柔以为他想问的是身为女性的她喜不喜欢这样的礼物,她笑了笑回答道:“挺喜欢的。”

“那送你了好不好。”

薄柔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抬眼看他就见他前伸着身体凑向桌面看着她道:“这还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跟薄柔小姐说话,虽然有些不太美妙的味道,但仍然让我身心愉悦。”

说着他微微闭着眼在空气中吸了口气,然后弯了弯唇道:

“甜的呢。”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