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第 232 章(1 / 1)

通向宇宙的漆黑深渊之上, 头戴双重冠冕,一袭纯白蕾丝鱼尾长裙的绯金色少女与一身日冕般橙黄色火焰的公牛联手夹击伏行之混沌 。

就是神明也只能捕捉到一点光线残影的高速战斗持续了三分多钟后, 出现打破僵持的转机。

我和克图格亚没有错过在数百次交锋夹击之下奈亚终于出现一个小小的、微乎其微的动作僵直。

克图格亚当机立断一秒燃尽这个化身所有能量正面冲向这个可恶的死敌。

我在奈亚周围三百六十度无死角设下三十二个结界, 同时将混沌毁灭的力量压缩到极限砍向祂的后背。

这一次避无可避,两个必杀技必定至少吃上一击!

电光火石间,奈亚拉托提普选择神速侧过身, 避过身后一刀,承受克图格亚化身的自爆。

“轰轰轰!!!”

橙红色的火焰瞬间吞噬深肤色邪神,并像发出胜利呼唤般连连爆绽出巨大的火炎。吞噬了邪神的火焰球体急速膨胀,直至变成一颗直径四百米, 让方圆万里宛如白昼的人造太阳。

除非真神降临,否则就是最高级神明的化身也将被这颗恒星燃烧至灰烬。

然而问题就是奈亚拉托提普这次是真的用真身降临了。

巨大的阳炎火球被一刀两断, 如同烧到通红的烙铁的漆黑骷髅嘎嘎怪笑着,带着给他描边的火焰余光施施然地踩着模特步走过来。

我黑起一张脸,真他妈忍不住爆粗口了,“有没搞错, 跟我这个岁数连你的零头都没有的小婴儿打, 你上真身?!”

卑鄙无耻不要脸之最的邪神深情一笑, “这样才能显得我对莉莉酱的重视啊~”

翻了个天大的白眼,“滚犊子!”

换回一身西装的奈亚拉托提普拍拍肩膀上不存在的灰尘,“这下莉莉酱该认输了吧?聪明如你也该知道面对认真起来的我是没有任何胜算的哦。”

“好像是这样,”我收起赤星食月, 就算是最强神器也抗不住邪神真身的攻击,“刚刚那个僵直破绽也是你故意露出来引诱克图格亚的吧?”

“说对了~所以,莉莉丝是明知仍然故意咬饵还是后知后觉呢?”

“你猜, ”我拿出几瓶特调魔药水喝下, 就算具体药效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已经起不到作用了, 还是可以用酸甜可口的味觉提振一下精神,“所以现在怎么办?我杀不死你,你也杀不死我。”

“不,我会杀死你的,”奈亚拉托提普很确定地摇了摇食指,“现在我真身降临,就是犹格·索托斯也远水救不了近火,救不了你。”

步步逼近的奈亚拉托提普像手术室医生抬起双手,近五公分长的锋利黑指甲闪着寒光,“你以前被我杀掉的时候不是哭着让我给你解脱吗?现在就实现你的愿望,乖乖闭上眼睛,一秒钟都不用,未来永远再也不需要受苦受累了哦。”

“请恕我拒绝恶意的虚假推销。”模仿地球看过的战斗漫画招式,引导体内的混沌之力在双手手心中凝聚成球。

“我早就知道杀不死你,我从来没说过要杀死你。”在空岛用深渊视界看清楚这家伙正体的那一刻,我就知道自己永远无法杀死这个邪神。就像人无法杀死自然现象一般,我也无法想象自己能够消灭从万物之源诞生,作为宇宙现象一个象征的【伏行之混沌】。

所以在地球的克苏鲁神话传说里,地球古神也只是将克系神们封印起来。我没有封印的手段,能够使用的只有极端暴力。

“但是我可以打败你,只要我比你强,你也不过是一只打不死的蟑螂。”比天上红月更加妖冶的绯瞳愉悦地弯起,“一个任我百般折磨发泄却死不掉的玩具,不是很好玩嘛~”

亿万年神生以来第一次有人在认知到祂的正体和真正实力后还敢如此大放厥词,怒极而笑的邪神背后展开九个暗紫色咒术法阵,

“看来吾要认真给狂妄至极的小孩子一点惨痛教训。”

“你认真起来啦?真是太好了,你越认真,我就越容易弄哭你呢。”

压缩到临界点的混沌能量束与暗咒法阵激射出来的九道光束对撞在一起。

完全超过次元空间承受范围的庞大能量乱流击穿深渊底部与宇宙太空之间的最后一层障壁,来自宇宙洪荒的罡风呼啸而上。方圆万里撕裂出一道道次元裂隙,漆黑的空间开口如同疯狂大笑的恶魔之嘴为战斗送上讥笑的欢呼声。

蓄力一击的交锋是疯狂的绯色少女占上风,但这是邪神的故意为之。

消耗掉九成能量后,从后背伸出一条触手接住剩下的能量。

奈亚拉托提普看了一眼被彻底消灭了一小半、至少十年内无法再生回来的触手,眼中冰冷的杀意更加凌厉。

已经亲身验证过了,莉莉丝·桃乐斯现在使用的混沌之力就是阿撒托斯的力量。只有本源的毁灭之力才能对祂造成这种程度的伤害。

表面还维持着处变不惊的笑容从容跟扑过来的少女对打,心里的寒毛已经一根根竖起来了。

还只是半觉醒状态,真正接触混沌之力不过一个月就已经能做到这种程度。如果再给她一点时间,等她更加熟练掌握这份力量,她刚刚说的玩笑就会成真。

危险,太危险了,不能再让她成长下去了。

祂们的力量强弱视乎孕育祂们的母神/父神强弱,简单来说就是孩子的力量会比父母弱。

因此阿撒托斯直接孕育的伏行之混沌、无名之雾和黑暗才是一神之下万神之上的强大。

奈亚拉托提普本性是喜欢搞事,但祂不蠢。对跟祂同阶位的犹格·索托斯和莎布·尼古拉丝从来都是客客气气,因此祂才能愉快又自由地恶劣到现在。

所以祂现在才要誓死将莉莉丝·桃乐斯扼杀在萌芽状态!

奈亚拉托提普没失忆,祂清楚记得过去自己对少女做过什么事,而少女也从诺登斯那里取回记忆,知道得一清二楚。彼此之间用血海深仇来形容也完全不为过。

一旦让她完全觉醒成神,以她那个有仇百倍奉还的性格,奈亚用触手上的吸盘想想都知道自己未来绝对不会好过。

六万九千年的奴才生活?!开什么玩笑!

漫长无聊的神生第一次迎来真正紧张刺激到手心冒冷汗的危机感,奈亚拉托提普却一点都不想要。

“区区玩具也竟敢妄想染指万物之源的力量,别狂妄了!你这个疯子!”

一头绯金色长发肆意飞舞,无所畏惧的少女放声大笑,“啊哈,你急啦,急了急了~怎么样,这种胆颤心惊到浑身血液加速的感觉还不赖吧?!”

去掉肉做的双掌,直接让混沌的力量冲出来凝成拳击手套的形状击打过去!

上勾拳!左直拳!“呐呐,感觉到了吗?奈亚君可能因为太过陌生或者是生平第一次所以没有自觉,我就好心提醒你吧。”

下潜闪身!快速刺拳!“之所以会感到焦急是因为你察觉到自己受伤或是有受伤的可能性,出于保护自己的本能进入应激状态。”

“闭嘴!吾不需要你分析我的内心!”

格挡!“为什么会因为区区受伤可能性进入应激状态呢?”

虚晃佯攻后重拳攻击,“那是因为伏行之混沌大人您正在害怕啊~”

被彻底剖析内心,惊慌失措、恼羞成怒种种陌生的情感像恶性增殖的病毒一样狠狠撕咬着灵魂。

“畏惧!恐怖!绝望!你不是最喜欢这些感情吗?为无数世界和凡人带去这些礼物的你应该要亲自品尝一下才对啊!味道还不错吧?”

从无数磨难中锤炼忍受百般苦难之雄心、培育超越一切之疯狂本能的绯色少女朝脸容狰狞的邪神办了个鬼脸,“我现在已经不会再害怕了,你害怕了吗?”

“莉莉丝·桃乐斯!你已经彻底激怒我了。”

“哈!那又怎样!你给我听好了,我不光要让你生气,我还要让你跪下来痛哭流涕!”

“我告诉你,你就算现在向神祈祷也太迟了!”

“不需要!我就是自己的骑士、国王和神!我从来只向自己祈祷!”

单手一挥,从无数次元裂隙引动混沌之力凝成三十七把长剑从四面八方杀向白发红瞳的邪神。

我永不祈祷*。

在连死亡的痛苦也会沉没的疯狂深渊之中根本没有除自己以外的救赎。

我永不罢休。

面对本质都彻底坏死的邪神劣神根本没有议和、谈判、沟通、间接制衡的可能性。

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去掌握弑神灭魔的力量,将命运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你可以砍掉我的头颅,撕裂我的胸膛,但你永远也无法熄灭我的意志!

没有通向天堂的上升通道,那我就向堕落的深渊疯狂加速,将你们全部扯到地狱里去!

奈亚拉托提普咬牙切齿地陪这个疯子一招招你来我往地对打。就算是直接来源于阿撒托斯的力量,但还未完全觉醒的莉莉丝·桃乐斯能够动用的并不多。祂完全能够拼着自损一百杀敌一万,完全解放力量碾压过去。

之所以还没有这么做是因为机会仅此一次。奈亚拉托提普已经察觉到死亡的危机真是莉莉丝·桃乐斯蜕变的契机。

帝都的时候,没杀死她就让她一只脚跨进神阶的门槛。这一次要是再失败的话——必须要找到一个让尤格·索托斯也来不及庇护的时机!

最好是能直接接触、甚至穿过她躯壳!

为此奈亚拉托提普不停提高战斗的速度,想要以少女来不及回防的攻势制造机会。

然而已经习惯跟超阶强者战斗的莉莉丝·桃乐斯直觉和速度被磨练到顶峰,完全滴水不漏,没有空隙可钻。

还随着战斗时间延长,战斗经验和技巧直线飙升,越发能够得心应手地使用混沌之力。

该死的犹格·索托斯干嘛给她这么高的成长天赋!丝毫没有自己才是将人家送上祭坛的元凶自觉的奈亚在心里暗骂同胞。

还有莎布·尼古拉丝、诺登斯、阿特拉克·纳克亚、克苏鲁、克图格亚!明明祂才是跟你们有几年交情一脉相承的同胞啊!怎么大家都帮着这个凡人站在我的对立面?!

拟人态的邪神不禁流下一滴汗水,无法抑制焦急的情绪,再让这个人成长下去,就算还没有成神,自己也很难再左右她的生死了!

回身闪过一拳,身形转向的时候,奈亚眼角突然瞄到在深渊旁边的悬崖上抱成一团跪在地上惊恐看着这边瑟瑟发抖的凡人。

灵光一闪

看似不顾一切全力进攻、无所顾忌使用毁灭之力的少女弱点找到了!

意识到这点的奈亚咧开嘴角,“莉莉酱真强,但是莉莉酱是个温柔的人,还很珍惜这个世界呢~要不然就不会死了一次又一次也要屡屡破坏我的计划了。真是优良的品德啊,但这就是你的弱点哦。”

知道祂意思的莉莉丝咬牙将已经提到最高速的拳速再次突破极限,双拳的混沌之炎熊熊燃烧,带着身后七十八把漆黑长剑杀向邪神。

胜券在握而游刃有余的奈亚拉托提普吃下五剑,稍微拉开一点距离后在头顶上展开半径一百公里的巨大魔法阵,“选择吧,是吃下我一击,还是避开看着我毁灭这个世界?”

即使世界毁灭,已经是半神的少女也不会死。

但是这个问题要选哪一边根本不用犹豫,从一开始就决定好了。

绯金色的少女停下战斗的步伐,冷漠说道:“只有一击。”

邪神的嘴角咧开到耳根了,怎么可能只有一击,既然人质这招好用,那么祂就会用到你死。不过,“一击就够了。”

深肤色的手臂穿透少女胸膛,黑指甲的大手一把捏碎心脏,剩余的残壳也燃上紫黑色的火焰。

这些都是后面祂做的动作,躯壳部件怎样都好,确认桃乐斯不会抵抗后,奈亚拉托提普第一时间就是神力灭魂,之后这些多余的动作不过是在恶劣本性驱使下给正在看直播的凡人夸张表演一番,看看他们目击唯一希望熄灭后的绝望表情罢了。

成功了,因为没有灵魂,祂也是第一次消灭【思维】,所以好像没有实感。

但是奈亚拉托提普敢赌上祂全部自尊担保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在祂刚刚全速一击下逃脱得了。

轻蔑地看向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没了声息的少女躯壳,刚要将还留在胸腔内的手臂抽回来,顺带毁灭这个世界——

“噗嗤,哎,不好,忍不住笑场了,”跟祂近距离面对面的那双绯红色的眼眸重新注入金色的光芒,弯成两轮月牙与邪神错愕睁大的红瞳对视。

精致完美如人偶的脸蛋勾起嘴角,漾起两个可爱小酒窝,还露出一对小虎牙,“算了,我不装了。”

奈亚拉托提普认识这个眼神、这副笑容,因为每当祂称心如意让一切陷入恐惧与毁灭时,祂都能从镜子或类似的物体上看到露出这般愉悦表情的自己。

然而这一次笑的是对方。半神的少女也不会死。

但是这个问题要选哪一边根本不用犹豫,从一开始就决定好了。

绯金色的少女停下战斗的步伐,冷漠说道:“只有一击。”

邪神的嘴角咧开到耳根了,怎么可能只有一击,既然人质这招好用,那么祂就会用到你死。不过,“一击就够了。”

深肤色的手臂穿透少女胸膛,黑指甲的大手一把捏碎心脏,剩余的残壳也燃上紫黑色的火焰。

这些都是后面祂做的动作,躯壳部件怎样都好,确认桃乐斯不会抵抗后,奈亚拉托提普第一时间就是神力灭魂,之后这些多余的动作不过是在恶劣本性驱使下给正在看直播的凡人夸张表演一番,看看他们目击唯一希望熄灭后的绝望表情罢了。

成功了,因为没有灵魂,祂也是第一次消灭【思维】,所以好像没有实感。

但是奈亚拉托提普敢赌上祂全部自尊担保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在祂刚刚全速一击下逃脱得了。

轻蔑地看向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没了声息的少女躯壳,刚要将还留在胸腔内的手臂抽回来,顺带毁灭这个世界——

“噗嗤,哎,不好,忍不住笑场了,”跟祂近距离面对面的那双绯红色的眼眸重新注入金色的光芒,弯成两轮月牙与邪神错愕睁大的红瞳对视。

精致完美如人偶的脸蛋勾起嘴角,漾起两个可爱小酒窝,还露出一对小虎牙,“算了,我不装了。”

奈亚拉托提普认识这个眼神、这副笑容,因为每当祂称心如意让一切陷入恐惧与毁灭时,祂都能从镜子或类似的物体上看到露出这般愉悦表情的自己。

然而这一次笑的是对方。半神的少女也不会死。

但是这个问题要选哪一边根本不用犹豫,从一开始就决定好了。

绯金色的少女停下战斗的步伐,冷漠说道:“只有一击。”

邪神的嘴角咧开到耳根了,怎么可能只有一击,既然人质这招好用,那么祂就会用到你死。不过,“一击就够了。”

深肤色的手臂穿透少女胸膛,黑指甲的大手一把捏碎心脏,剩余的残壳也燃上紫黑色的火焰。

这些都是后面祂做的动作,躯壳部件怎样都好,确认桃乐斯不会抵抗后,奈亚拉托提普第一时间就是神力灭魂,之后这些多余的动作不过是在恶劣本性驱使下给正在看直播的凡人夸张表演一番,看看他们目击唯一希望熄灭后的绝望表情罢了。

成功了,因为没有灵魂,祂也是第一次消灭【思维】,所以好像没有实感。

但是奈亚拉托提普敢赌上祂全部自尊担保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在祂刚刚全速一击下逃脱得了。

轻蔑地看向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没了声息的少女躯壳,刚要将还留在胸腔内的手臂抽回来,顺带毁灭这个世界——

“噗嗤,哎,不好,忍不住笑场了,”跟祂近距离面对面的那双绯红色的眼眸重新注入金色的光芒,弯成两轮月牙与邪神错愕睁大的红瞳对视。

精致完美如人偶的脸蛋勾起嘴角,漾起两个可爱小酒窝,还露出一对小虎牙,“算了,我不装了。”

奈亚拉托提普认识这个眼神、这副笑容,因为每当祂称心如意让一切陷入恐惧与毁灭时,祂都能从镜子或类似的物体上看到露出这般愉悦表情的自己。

然而这一次笑的是对方。半神的少女也不会死。

但是这个问题要选哪一边根本不用犹豫,从一开始就决定好了。

绯金色的少女停下战斗的步伐,冷漠说道:“只有一击。”

邪神的嘴角咧开到耳根了,怎么可能只有一击,既然人质这招好用,那么祂就会用到你死。不过,“一击就够了。”

深肤色的手臂穿透少女胸膛,黑指甲的大手一把捏碎心脏,剩余的残壳也燃上紫黑色的火焰。

这些都是后面祂做的动作,躯壳部件怎样都好,确认桃乐斯不会抵抗后,奈亚拉托提普第一时间就是神力灭魂,之后这些多余的动作不过是在恶劣本性驱使下给正在看直播的凡人夸张表演一番,看看他们目击唯一希望熄灭后的绝望表情罢了。

成功了,因为没有灵魂,祂也是第一次消灭【思维】,所以好像没有实感。

但是奈亚拉托提普敢赌上祂全部自尊担保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在祂刚刚全速一击下逃脱得了。

轻蔑地看向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没了声息的少女躯壳,刚要将还留在胸腔内的手臂抽回来,顺带毁灭这个世界——

“噗嗤,哎,不好,忍不住笑场了,”跟祂近距离面对面的那双绯红色的眼眸重新注入金色的光芒,弯成两轮月牙与邪神错愕睁大的红瞳对视。

精致完美如人偶的脸蛋勾起嘴角,漾起两个可爱小酒窝,还露出一对小虎牙,“算了,我不装了。”

奈亚拉托提普认识这个眼神、这副笑容,因为每当祂称心如意让一切陷入恐惧与毁灭时,祂都能从镜子或类似的物体上看到露出这般愉悦表情的自己。

然而这一次笑的是对方。半神的少女也不会死。

但是这个问题要选哪一边根本不用犹豫,从一开始就决定好了。

绯金色的少女停下战斗的步伐,冷漠说道:“只有一击。”

邪神的嘴角咧开到耳根了,怎么可能只有一击,既然人质这招好用,那么祂就会用到你死。不过,“一击就够了。”

深肤色的手臂穿透少女胸膛,黑指甲的大手一把捏碎心脏,剩余的残壳也燃上紫黑色的火焰。

这些都是后面祂做的动作,躯壳部件怎样都好,确认桃乐斯不会抵抗后,奈亚拉托提普第一时间就是神力灭魂,之后这些多余的动作不过是在恶劣本性驱使下给正在看直播的凡人夸张表演一番,看看他们目击唯一希望熄灭后的绝望表情罢了。

成功了,因为没有灵魂,祂也是第一次消灭【思维】,所以好像没有实感。

但是奈亚拉托提普敢赌上祂全部自尊担保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在祂刚刚全速一击下逃脱得了。

轻蔑地看向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没了声息的少女躯壳,刚要将还留在胸腔内的手臂抽回来,顺带毁灭这个世界——

“噗嗤,哎,不好,忍不住笑场了,”跟祂近距离面对面的那双绯红色的眼眸重新注入金色的光芒,弯成两轮月牙与邪神错愕睁大的红瞳对视。

精致完美如人偶的脸蛋勾起嘴角,漾起两个可爱小酒窝,还露出一对小虎牙,“算了,我不装了。”

奈亚拉托提普认识这个眼神、这副笑容,因为每当祂称心如意让一切陷入恐惧与毁灭时,祂都能从镜子或类似的物体上看到露出这般愉悦表情的自己。

然而这一次笑的是对方。半神的少女也不会死。

但是这个问题要选哪一边根本不用犹豫,从一开始就决定好了。

绯金色的少女停下战斗的步伐,冷漠说道:“只有一击。”

邪神的嘴角咧开到耳根了,怎么可能只有一击,既然人质这招好用,那么祂就会用到你死。不过,“一击就够了。”

深肤色的手臂穿透少女胸膛,黑指甲的大手一把捏碎心脏,剩余的残壳也燃上紫黑色的火焰。

这些都是后面祂做的动作,躯壳部件怎样都好,确认桃乐斯不会抵抗后,奈亚拉托提普第一时间就是神力灭魂,之后这些多余的动作不过是在恶劣本性驱使下给正在看直播的凡人夸张表演一番,看看他们目击唯一希望熄灭后的绝望表情罢了。

成功了,因为没有灵魂,祂也是第一次消灭【思维】,所以好像没有实感。

但是奈亚拉托提普敢赌上祂全部自尊担保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在祂刚刚全速一击下逃脱得了。

轻蔑地看向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没了声息的少女躯壳,刚要将还留在胸腔内的手臂抽回来,顺带毁灭这个世界——

“噗嗤,哎,不好,忍不住笑场了,”跟祂近距离面对面的那双绯红色的眼眸重新注入金色的光芒,弯成两轮月牙与邪神错愕睁大的红瞳对视。

精致完美如人偶的脸蛋勾起嘴角,漾起两个可爱小酒窝,还露出一对小虎牙,“算了,我不装了。”

奈亚拉托提普认识这个眼神、这副笑容,因为每当祂称心如意让一切陷入恐惧与毁灭时,祂都能从镜子或类似的物体上看到露出这般愉悦表情的自己。

然而这一次笑的是对方。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