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运动(二合一,算是(1 / 1)

熊达等人齐齐怒瞪向来者, 却又齐齐哑声。

卧槽,惹不起惹不起。

场内躁动后寂静, 特博有些惊讶看着詹箬手机上的被击杀画面, 再看向公告大屏上的画面,意识到了什么,挑眉。

“我欠你一个道歉。”

“没事。”

詹箬收了手机, 拿了牛奶喝,胃里舒服了些,却见举办方来人,把两人请走了。

他们一走, 场内顿时沸腾起来,有人揣测特博身份, 以及詹箬的身份,但举办方在打出熊达等两边参赛者的玩家公屏后,把詹箬跟对面阵营的那个枪手头像都给遮住了,免得被媒体播出去。

但关于那个枪手, 无人知道其身份。

直到詹箬进了顶楼会议厅后, 见到了李绪, 姜承以及一个正在玩手机的金发碧眼懒散男子,后者不修边幅,在国家上却十分有名。

休恩。

暴风公司创始人,也是国际上另一家顶级网络公司的老板, 身家仅次于姜承,不过原本他的身家应该是高于后者的,因为他开发的软件很多都创造了市值不低的大型公司, 只是这人后来厌倦了管理公司的一堆破事, 更愿意当一个技术负责人, 转让了不少股份,无法像姜承那样以统治者的身份占据最大利益。

詹箬还记得自己从入游戏这个行业开始,就一直不如对方。

从大学时的一些竞赛就屡屡被此人压在老二的位置。

天之骄子,无人出其右。

她呕心沥血才能办到的事,对方轻轻松松就可以做到,还可以轻轻松松放弃。

这类人,天生让人嫉妒。

对了,刚刚爆她头的就是这人。

——————

与会的不止他们几个,只是主要的是他们,很快王蔷等人也来了,还有其他资本的负责人,都坐下来后,李旭开门见山。

他想组建网络同盟,联合进入欧美市场,分割摩恩财团等老牌财团们占据的蛋糕。

后者太霸道,凭着时间优势掌握了实业跟工业命脉后还想垄断网络,这触犯到了不少人的利益。

所以才有这个会议的形成。

因为不正式,所以很隐秘,所谓游戏大会也不过是噱头,真正的目的是这个会议。

而在座的要么是有心进军这个产业的资本,要么是新兴且强大的网络科技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后者多为白手起家的人物。

比如休恩,比如姜承,比如詹箬。

休恩好像不是很上心,摸摸脑袋头发,说:“我是无所谓啊,反正我可以出钱出技术,但问题是这两位好像都快刨对方祖坟了吧,李先生,你确定这个合作能达成?”

虽然姜承跟特博彼此为敌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可像最近这么撕破脸还是少有的,最重要的是没什么人愿意揭破这件事,也就休恩这种没心没肺的刺头不客气。

姜承瞥了休恩一眼,推了下眼镜,对特博似笑非笑道:“只要是有利益的事,特博先生都愿意屈就的不是吗?”

这人长相斯文,戴着眼镜的样子十分温文尔雅,但因为多年身居高位,加上这些年的孤寡行径,乍一看颇有斯文败类的样子。

不太像当年那个纯良温润的华裔少年人了。

而特博倒是始终高傲且冷漠,像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似的,只淡淡道;“一般看人,恰好我看的不是你。”

姜承:“挺巧,我也是。”

他转过脸,对休恩说:“你听到了,我们两个都不介意,所以你可以闭嘴了。”

休恩:“呵,这么凶啊,看来在记恨我天天赢某人这件事上,你们还是能和平共处的嘛。”

都是世界级大资本,这种撕逼的瓜,王蔷看得很上头,就差抱一袋瓜子啃了。

但别人不爱吃。

“能说正事吗?”

詹箬一句,李绪就轻咳了下,笑着糊弄了这个话题,说:“大家都是做生意的,偶尔有冲突不奇怪,就好像前段时间我还抢了王蔷女士一个项目,你看人家也没生气啊。”

闭嘴吧你,老娘气死了!

王蔷微笑:“当然啊,毕竟后来我又抢了你家其他项目嘛,有来有往,大家还是好朋友。”

众人顿时表示理解,一副不伤和气的社交场面。

很有道理嘛,抢归抢,还是好朋友。

这里随便抽出两个都可能在生意上有过冲突,都是小事。

反正相比前段时间某些人的厮杀,他们之间简直太和谐了。

中途有人问到H国某财团的事,“我听说他们家跟摩恩也不太和气,要不要拉进来?那边的半导体毕竟...姜先生,你不是要跟他们家的大小姐金玉善订婚了吗?”

那人大大咧咧问,但李绪等少数人眉目微静,齐齐看向姜承。

姜承泛着资料书,头都没抬,只说:“詹姆斯先生,少看八卦多做事,这样会减少你犯错的次数。”

哦豁!

众人恍然,没这回事?

看着是不错的联姻买卖啊。

其实这个会议本来就是有七八成把握成功的,因为作为举办方的姜承能同意,说明他有意向,也不满足当前现状,而其余人更不必说。

宁父这类掌握大量现金流的土大款就很热情。

一场会议谈得磕磕绊绊阴阳怪气的,但起码有了雏形。

毕竟某些老板打着高尔夫就能敲定几百亿的项目,他们这个算很正式的了。

——————

场内,熊达几人丢了几十万数百万的奖励,宛若新婚宴上老婆跟着兄弟跑了,简直痛不欲生,在特博走后还默默诅咒了下对方影响了自家老板拔刀的速度。

不过最后倒是都认认真真看起来了各家公司的纪录片。

任何一个白手起家的公司其实都有它的历史,心酸苦辣只有自己知道,也是它的文化养成。

但很快其他企业公司跟游戏爱好者们看着这些纪录片,觉得特么太不对味了。

这是什么变态文化?

完全不符合主流。

从老三暴风游戏公司的纪录片开始播放,创造《巨斧》的过程不可谓不艰辛,但不缺钱不缺资源,主要问题是——主创始人休恩那老狗不做人,同时搞好几个项目,动辄翘班划水,要么就带着超模度假玩水,随随便便上国际热搜马赛克图,让麾下技术成员跟公关部心力交瘁。

太难了,太特么难了。

最后一个画面是这些人几乎都暴躁着要放弃的时候,砰,监控里一扇门打开,提着汉堡跟披萨外卖袋子的休恩老狗朝着他们兴奋喊:“朋友们,我回来了!”

“你为什么回来?”

“我的女朋友怀孕了,但孩子不是我的,所以我回来了,工作才是我的最爱。”

“...”

你有毒吧!

等轮到了荒野的纪录片...没有外界期待已久的那位技术第一大佬1313身影,也没有詹箬,倒是看见了这样的画面。

加班,发奖金,加班,再发奖金,再加班,再...

起起伏伏起起伏伏,枯燥乏味毫无新意。

不少社畜几乎酸得嘴角流脓。

MMP,荒野里面都是暴富加班狗,果不其然。

“这一行本来就吃青春饭,如果熬几年赚到养老钱,谁又在乎秃头呢。”

“反正不加班也会秃的不是吗?”评价得很到位了,老铁。

比起上面两个毒瘤,蓝光的游戏部反而规规矩矩很多。

创业艰辛,充满人情,比如在他们成立半年赚到第一桶金后,白手起家的姜承把二十人数的初始团队带到了挪威。

挪威很美,它的夜晚也极美,雪花飘飘中,灯带迷蒙,璀璨无限,众人正在开阔的场地跟别墅中来回玩耍吃喝。

有成员记录下了这一切,镜头不断换过一个个人。

直到一闪而过,捕捉到了年轻的姜承忽然快跑出去...他跑到了最开阔的空地,外侧是河流,也是高悬仿佛压顶的巨大苍穹。

毕竟是自家老板,摄像师自然跟着拍。

只见当时样貌还纯粹斯文的姜承朝一处摆了摆手,而后指了下后面。

他摆了三次手势。

1,2,3。

忽然,他举起双手,往内摆,点着脑袋,这个手势所有人类都看得懂。

他在笑。

可爱又天真,眼眸弯弯。

身后本寂蓝的北极圈星穹飘逸了长长的极光,自他身后贯穿而出,粲然且纯净。

摄像顺着他对面的方向看,正是一个年轻女子,窈窕身姿裹在羽绒服里面,明艳的脸庞上似乎有些呆滞,但后来还是没忍住,朝他笑了。

温柔又娇艳。

眼里却有泪光。

全程两人之间都有没有半点声音,只有周遭喧嚣的热闹,寂静的极光。

相视的两人。

好像天地间只剩下他们两个。

无言是一种默契。

何尝不是一种落寞。

无人知,似烟花,似极光,结束后便了无痕迹。

——————

会议结束,王蔷本想找詹箬说点事,知道这人要去找熊达等人,就从后面追上去,正巧见这个人站在会场顶层的栏杆后面,双手插风衣兜,看着对面那巨大屏幕,背影尤其落寞。

并未逗留多久,她转身了,重新走进漆黑的甬道中。

王蔷错愕,但很快她察觉到了不正常的动静,因为蓝光那边有些躁动,一听,好像这不是他们定好的纪录片,纪录片被换了。

“怎么可能是我们选的!”

“关于她的所有...我们都消除了阿,这绝不可能是我们公司内部发布的记录片!”

“我...”

着急的蓝光高层忽然都窒息了一般,因为不远处的姜承面无表情,此时,屏幕也关闭漆黑了。

他看了几个老总一眼,转身走出了会场。

会场外是大厅,此刻没什么人,但有一个打扮时尚高贵的黑发女子金玉善跟几个保镖,看样子好像是H国人,正在跟别人打电话,说的H语,但听到后面脚步声,她转过头来,挂了电话,朝姜承笑了笑,正要说话,只见姜承拉扯了下领带,一手伸出,拽住了她的手腕,将她直接甩到了沙发上,而后在保镖反应过来时夺了一人腰上的枪。

砰!

子弹射在女子脑袋边侧。

沙发被打破,喷起一些内绒棉花。

保镖们吃惊,但各自的保镖对保镖,也没人能靠近姜承。

记录片的事是谁搞鬼显而易见,而这种本该销毁的录像是怎么拿来的,姜承也心知肚明,他没打算在这里跟她掰扯什么,只是警告她,而后就要离开。

但金玉善在惊恐之后却分外愤怒,起来后怒道:“你是气我动你的东西,还是因为被我戳到了软肋?”

“姜承,何必摆出这一副情深意切的样子,是谁在秦枢威胁后就联合董事会逼她退出,又是谁逼得她走投无路不得不去求那个特博?”

“特博又凭什么帮她离开M国?是个傻子也知道那晚他们之间有见不得人的交易,不是区区5亿美金的交易可以解释的。”

“而你升官发财,独占蓝光,如今春风得意,又何必再为一个死人拒绝我能带给你的利益。”

虽是控诉,实则也是在残忍撕开那见不得人的过往。

也让刚出会场的王蔷等人知道了特博跟姜承恩怨的真正缘由。

挺狗血的,也挺残酷的。

姜承没有太大的波动,只是推了下眼镜,冷冷道:“既然你都知道,就应该明白我连她都能舍弃,何况你?”

金玉善一时噎住。

他走了,跟站在不远处的特博擦肩而过。

两人连目光都懒得对视,厌恶极了对方。

宁父捏了下自己的胖手,忧郁问王蔷,“这联盟还能成?”

王蔷:“...”

我也觉得会崩。

李绪是脑子进水了吗?为什么要拉姜承?

此时的李绪也抑郁了:他只知道两人不和,还以为是生意上的,或者是草根跟贵族的原生阶级不和而已,谁知道背后藏着这么大的锅。

很多人觉得只是一个女人而已?

但李绪隐隐觉得这两人的仇怨永远也不能和解。

再看看不远处拿着手机吃瓜还录像的休恩,李绪脑仁抽疼得很。

他选人的眼光好像真的不行啊。

——————

姜承当天就飞回M国了,好像是去处理跟某财团的合作,金玉善也被自己的父亲跟哥哥急召回国,估计要挨骂受罚。

走了好啊,个死人渣!

宁檬在背后没少骂姜承,本来就看不爽嘛。

蓝光的人撤了,新游的发布倒是照常进行,热度不错,但荒野这边应对也得当,把新资料片发了。

生意上暗戳戳较高下,私底下该吃吃该喝喝,起码晚上的庆功宴众人都给面子来了。

詹箬还见到了萧韵,她是李家的贵宾,但很多大佬都认识她,对她特别客气,竟然特博都与她有几分交情,也在他们这一桌。

但另一边,她也见到了司蔓,后者有些怕她,远远瞧着,有几次想过来,但最后还是回避了,跟那些明星坐在一起。

李家还是挺传统的,不惯着洋风,中式美食,一大圆桌,公筷到位有什么不能吃的?

你就是大贵族也得吃。

不过这李家底子深,也不知道从哪挖出来的宫廷御厨传人,菜肴是真的到位。

但詹箬身体没恢复,胃口不好,只清淡吃了一点,但瞧见边上的王蔷如今模样,再看她挑挑拣拣,想吃又不敢吃,一看别人吃,一双眼都绿得流油了,对面坐着的宁父有点受不住了。

大妹子,你这干啥啊,跟荒原孤狼似的,我这还吃得下?

还好詹箬给他解围,“你多吃点,不要随便减肥,不健康。”

她是真的觉得王蔷瘦太快了,担心她身体扛不住。

王蔷再一次笃定詹箬对自己有十万分的好感,这厮不会有什么“姐控”的内在吧?

于是她笑眯眯道:“没事,我有运动呢。”

边上的王老头愣了下,“什么运动?没见你健身跑步啊。”

王蔷:“在这里解释不合适,回去告诉你。”

阿这,有什么不好解释的?

古板老头没想明白,但餐桌上好几个人都呛住了,不住咳嗽。

詹箬倒是淡定,只缓缓喝着暖胃的羹汤,但过了一会,新菜上桌了。

造型挺别致,一个精致且繁琐的小球。

王蔷一看,愣了下,还未有什么反应,就听到边上出了动静。

詹箬呛住了,且尴尬低头,脸都红了。

本来也没什么,众人只惊讶,以为她不舒服,但好死不死,王蔷本能发出了声音,“咦?”

这一声“咦”可太灵性了,加上她狐疑的表情,来回在钢丝球跟詹箬之间闪躲的眼神,很快有人回味了过来。

萧韵低低笑了下。

她这一低笑看起来美色动人,但简直火上浇油,很快指点了众人醒悟过来,看詹箬的眼神也不对劲了。

咦,詹箬怎么...

詹箬:“...”

李绪也很快反应了过来,表情一言难尽,不好意思看詹箬,只看向王蔷。

个毒瘤。

王蔷:?看我做什么,又不是我带坏了!

在这样的古怪气氛下,王蔷索性坐实了毒瘤的身份,于是厚着脸皮问詹箬。

“这球,你吃吗?”

詹箬:“...”

吃你个大头鬼!

——————

特博不是很明白,但他意识到这一桌不少人都领会到了这个秘密,气氛怪怪的,只有他不解。

这不行。

但他表面不露声色,只在中途去厕所的时候特地搜了下手机,输入关键词很明确——钢丝球。

这还没看下面一整页的内容呢,搜索栏上面下拉就自然跳出了一系列的指向搜索。

前缀两个字——富婆。

特博:“...”

——————

詹箬没吃多少就去了沙发区休息,没多久,司蔓还是过来了,还从小助理那拿到了一个袋子。

说是谢礼。

“我加了砂楚姐的号,但她最近还在国外工作,我等她回国再给她谢礼,但詹老板您这,我今天不给就没机会了。”

“上次真的万分感谢。”

今日盛装打扮的首指明星们,司蔓更是艳光四射,冠绝全场,眼角还特地点了装饰性的泪痣,越显得楚楚动人。

詹箬捧着热水杯,抬眸看向拎着礼物的她,给了回应。

司蔓看着詹箬递过来的手机,愣了下,马上拿出自己的手机刷了二维码加上手机,又把礼物放在边上,顺势坐下来。

她兴奋的时候,詹箬看她的眼神却有些怜悯——系统刚刚忽然通知了,下一次任务在后天晚上。

后天是除夕夜,难道这人又面临生死危机?

现在当明星危险度有这么高了?

为了任务,詹箬特地加了这人的微信,聊了几句,打听她的行踪。

“除夕那天还出国?”

“没办法,国外剧组那边有工作。”

国外的剧组,自然不会遵循国内的春节习俗,其实她可以请假,但她又不肯。

本来科班出身,却愣是混成了顶流,够不到主流演技圈,司蔓深知虽然这样来钱快,但并不长久,美貌的好处不能吃一辈子。

因此,她得努力再努力。

詹箬看她如此坚定,也不好劝什么,毕竟她也不确定司蔓是不是任务对象。

不过大概率跟她有关,这次任务难道在她拍戏的M国铁城?

————————

两日后,除夕晚上,整个中国乃至海外华人区都陷入一年一度最大的节庆当中,就连剧组都高高兴兴弄了年夜饭,这让司蔓这边的人跟其他华人十分高兴。

大鼻子导演喜滋滋说自己这拍的是灾难性电影,但绝对很有人情味,该吃吃,该喝喝,让他们不要客气。

“所以你能教我们包饺子吗?”

司蔓:“...”

大爷你这是为难我胖虎。

还好司蔓的小助理是个有才的,厨艺不俗,带着这些明星包起了饺子,司蔓一边包饺子,一边想着昨天出国前詹箬特地让陈权给她送的东西。

说是国外不安全,让她千万留着防身。

里面东西奇奇怪怪的,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但司蔓想着最好不要用上。

她总不会这么倒霉吧。

一群人在前院闹腾的时候,后院一个员工正开车过来搬运东西,但搬着搬着,他觉得胃部一阵恶心,跑到洗手间吐了两下,发现吐出来的东西带着一股子腥臭。

他皱眉了,抬头看向镜子里的自己,突然发现自己的眼睛里有醒目的血丝,他愣了下,心里莫名恐慌。

生病了?

突然,一扇隔间的门推开,一个高大魁梧的男子走了出来,看了他一眼。

“洛克,你怎么了?”

“没,没事,可能昨晚熬夜了。”

“注意休息。”

男子平常比较冷酷,也只是看洛克脸色不好才关切了一句,后就洗手出去了,他没留意到身后的洛克后来又在洗手间呕了好几下。饺子,司蔓一边包饺子,一边想着昨天出国前詹箬特地让陈权给她送的东西。

说是国外不安全,让她千万留着防身。

里面东西奇奇怪怪的,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但司蔓想着最好不要用上。

她总不会这么倒霉吧。

一群人在前院闹腾的时候,后院一个员工正开车过来搬运东西,但搬着搬着,他觉得胃部一阵恶心,跑到洗手间吐了两下,发现吐出来的东西带着一股子腥臭。

他皱眉了,抬头看向镜子里的自己,突然发现自己的眼睛里有醒目的血丝,他愣了下,心里莫名恐慌。

生病了?

突然,一扇隔间的门推开,一个高大魁梧的男子走了出来,看了他一眼。

“洛克,你怎么了?”

“没,没事,可能昨晚熬夜了。”

“注意休息。”

男子平常比较冷酷,也只是看洛克脸色不好才关切了一句,后就洗手出去了,他没留意到身后的洛克后来又在洗手间呕了好几下。饺子,司蔓一边包饺子,一边想着昨天出国前詹箬特地让陈权给她送的东西。

说是国外不安全,让她千万留着防身。

里面东西奇奇怪怪的,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但司蔓想着最好不要用上。

她总不会这么倒霉吧。

一群人在前院闹腾的时候,后院一个员工正开车过来搬运东西,但搬着搬着,他觉得胃部一阵恶心,跑到洗手间吐了两下,发现吐出来的东西带着一股子腥臭。

他皱眉了,抬头看向镜子里的自己,突然发现自己的眼睛里有醒目的血丝,他愣了下,心里莫名恐慌。

生病了?

突然,一扇隔间的门推开,一个高大魁梧的男子走了出来,看了他一眼。

“洛克,你怎么了?”

“没,没事,可能昨晚熬夜了。”

“注意休息。”

男子平常比较冷酷,也只是看洛克脸色不好才关切了一句,后就洗手出去了,他没留意到身后的洛克后来又在洗手间呕了好几下。饺子,司蔓一边包饺子,一边想着昨天出国前詹箬特地让陈权给她送的东西。

说是国外不安全,让她千万留着防身。

里面东西奇奇怪怪的,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但司蔓想着最好不要用上。

她总不会这么倒霉吧。

一群人在前院闹腾的时候,后院一个员工正开车过来搬运东西,但搬着搬着,他觉得胃部一阵恶心,跑到洗手间吐了两下,发现吐出来的东西带着一股子腥臭。

他皱眉了,抬头看向镜子里的自己,突然发现自己的眼睛里有醒目的血丝,他愣了下,心里莫名恐慌。

生病了?

突然,一扇隔间的门推开,一个高大魁梧的男子走了出来,看了他一眼。

“洛克,你怎么了?”

“没,没事,可能昨晚熬夜了。”

“注意休息。”

男子平常比较冷酷,也只是看洛克脸色不好才关切了一句,后就洗手出去了,他没留意到身后的洛克后来又在洗手间呕了好几下。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