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番外:太空冒险(上)(1 / 1)

“小A, 帮我联系张问道,柳战刀, 嘟嘟三号。”

随着这个声音, 室内的灯光由护眼模式转变成了正常模式,智能辅助机械从桌上探头,从音响外形变成摄像头, 飘浮在空中,对准床上的杜研学。

“正在发起多人视频请求。检测到距离论文截稿日期还有十二个小时,您还尚未交稿,请问是否需要小A帮您获取延毕流程?”

杜研学一个鲤鱼打滚从床上坐了起来, 控诉小A的阴阳怪气:“我昨天通宵赶稿,才刚睡两个小时, 怎么就快进到延毕了?”

“什么?延毕?”

第一个视频窗口跳了出来,踩着飞剑的张问道一边在空中画符,一边道:“你论文赶不完了?!那咱们原本计划的太空冒险之旅还去不去了?”

第二个视频窗口跳了出来,柳战刀手持大刀, 大喝一声, 从腹部劈开了身前的巨大怪物, 紫色血液和蠕动的不明生物劈头盖脑的泼了她一脸。

她没当回事,大喝一声,震得头上、脸上的那些小腹蛇掉落满地,直奔下一个巨大怪物而去。

她似乎是在战场上, 巨大怪物随处可见,到处都是厮杀的身影,时不时伴随着“快哉”“来战”之类的话语。

柳战刀好不容易从其他人手上抢走了一个巨大怪物, 抽空问了一句:“那可不行。要是不去的话, 现在递交进入异世界磨炼的申请也晚了, 那我岂不是得好几个月没法挑战强者了?”

第三个视频窗口紧跟着跳了出来。

大约五六岁的人类幼崽埋首于比他脸还大的食盆里,吃着外观一言难尽的黏糊糊,奶声奶气的道:“不行,必须得去。我们有规定的,缔结同伴关系之后的一年内如果没有进行太空冒险,同伴双方都要接受审查,确认是否存在违规行为,而且还要扣分。”

他把碗边上的糊糊舔得一干二净,露出一张小花脸,语重心长的道:“你们忘记虫族营养液有多贵了吗?我们的积分本来就不够,再扣下去,我就要饿死了。”

杜研学翻了个白眼:“首先,我才不会延毕!虽然只剩十二个小时了!但我的论文就差最后的收尾了!我拿人格担保!我肯定能写完!所以你们不用担心外太空冒险的计划会推后!”

“然后!嘟嘟三号!什么叫我们的积分本来就不够?那明明是你吃得太多,结果导致我们的积分只剩下了个零头,只能凑合着买营养液吃!”

张问道从复杂的符篆中抽出部分注意力,跟杜研学一起控诉嘟嘟三号:“没错!虫族营养液明明是最便宜的,就因为你之前花超额了,才会差点连营养液都买不起。”

嘟嘟三号嘴一撇,说哭就哭:“你们嫌弃我能吃!你们是大坏蛋!我被你们骗了!明明之前邀请我成为同伴的时候,说好了我能想吃就吃的!结果我才吃了那么一点点,你们就嫌弃我能吃!”

杜研学深吸了口气,还是没忍住:“你假哭好歹掉点眼泪吧?干嚎半天,连滴眼泪也没有,太敷衍了!”

张问道幽幽的道:“你管敞开肚子直接吃掉了一本菜单,叫才吃那么一点点?”

柳斩刀擦了把脸上的血,从激烈的战斗中稍稍歇了口气,插了句话:“没事,他们赚不了积分,还有我呢,我这个月做了三十二个战场打扫任务,攒了一大笔积分,等会我把积分转你卡上,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嘟嘟三号眼睛一亮,瞬间收声,刚想说什么。杜研学一跃而起,制止柳斩刀的浪费行为:“之前不是说好了吗?积分绝对不能再放嘟嘟卡上!上次的前车之鉴还不够惨痛吗?他压根就没有见好就收的概念,只会一口气把积分全都给花光!你不许转!”

张问道完成了符篆,仰头看着巨大符篆在云雾上炸开一朵朵蘑菇云,摸出一块玉牌,输入灵气,收录这个符篆和释放效果,完成了这个新仙术的研究课题。

然后才接过话茬道:“不是给嘟嘟留了买营养液的积分吗?怎么可能饿到他?而且专家也说了,让我们跟虫族建立同伴关系,是为了帮助虫族进一步成长,你这么溺爱下去,嘟嘟的自控力怎么可能成长得起来?你这不是在为他好,你这是在扼杀一个自由的灵魂!”

看张问道如此熟练的拔高角度,杜研学发出了由衷的感慨:“你去修仙真是浪费了……”

张问道瞪了他一眼:“你到底哪边的?”

杜研学瞬间摆正位置,痛心疾首的对柳斩刀道:“我们马上就要去太空冒险了,这些积分的用处大了去了。探索装备得买全吧?目标星域的相关情报也得买吧?哪怕只是一分积分都有它的用途,怎么能随便浪费?实在不行,你从战场上捡点肉回来投喂嘟嘟都比给他积分让他乱花要好。”

柳斩刀主要是吃了正在生死搏斗的亏,压根没空反驳这两人,不然她铁定不能让他们在那逼逼这么半天。

柳斩刀没空接茬,张问道发问了:“从异世界带东西回来有限额,超出限额部分也要花积分,就为了带一堆尸体,是不是太不划算了?”

杜研学一挥手:“不亏,我刚才看过了,斩刀她现在所在的异世界是五号异世界,那些巨大怪物的学名叫做不灭之焰,在经过特殊处理后,能提取出极为珍贵的特殊物质,眼下市场价飙升,带回来绝对不亏。”

张问道对杜研学的判断没有质疑,他主要疑惑另一点:“那来这个异世界的冒险者岂不是很多?这么多不灭之焰大规模流入市场,价格还能一路飙升?”

杜研学:“来这个异世界的冒险者确实不少,不过主要由二号世界的武者组成。除了他们,也没人会疯狂到冒着这么高的死亡率来战场上捡尸体。”

张问道朝杜研学竖起大拇指:“虽然你这专业学的不这么样,但这些乱七八糟的知识你是真知道的不少啊,百科全书。”

“都说了别叫这个绰号了!太中二了!”杜研学跳脚:“什么叫做我这专业学的不怎么样?这些都是我的专业课程好吧?”

张问道:“你别仗着我没去普通大学上过学就蒙我,你一研究主播的专业怎么还要学异世界相关的内容?”

在激烈厮杀中,巨大怪物的这波进攻终于结束了。柳斩刀开始捡那些尸体,趁着尸体还没化作火焰之前,扛着它带去后勤,找修仙者收进储物袋。

柳斩刀一边扛着尸体来回跑,一边插入对话:“张问道,好歹你还是修仙者,起码要知道昆仑学院创始人的生平吧?”

杜研学为张问道解释了一句:“据我所知,昆仑学院的创始人有一大堆,主播不负责最主要的那部分,估计还真没怎么介绍。”

柳斩刀嗤之以鼻:“但凡他上网,就不可能不知道主播的具体生平。”

张问道为自己叫屈:“我也没说我不知道主播的生平啊,。

我奇怪的是,一个研究主播的专业为什么还要学那么多异世界相关的内容,而且还不是粗略涉及,是深入到一看怪物外貌就能锁定详细信息的地步。”

杜研学:“当然是因为主播跟异世界关系密切!张问道你老实交代,你知不知道我大小也算是个主播研究学的专家?我就靠这吃饭,能不把主播相关的资料研究得彻彻底底吗?”

张问道卡壳了两秒,反问杜研学:“那你知不知道我在一号世界也是个专家这事?”

杜研学理直气壮:“知道啊,我不仅知道你在一号世界混了个职称,还知道你在参与新仙法完善这个课题,要不你每个月那么多积分哪来的?不都是从这个课题里薅来的?”

张问道挠了挠头,发觉要想难住百科全书实在有些困难,干脆岔开话题:“你的论文都还没写完,不赶紧写论文,联系我们干嘛?”

“你不说我差点忘了,”杜研学再度呼唤小A:“小A,用投影模式打开社交平台,进入设置为特殊关注的个人空间。”

飘在杜研学面前的摄像头咔咔咔一顿变,组装出一个全息游戏舱的外放投屏,在杜研学对面投影出第三面大屏幕。

投影模式的社交平台跟全息游戏舱不同,它失去了全息特有的浸入式,变成了地球人熟悉的界面操作模式。

屏幕上浮现出社交平台上的各个分区,小A操纵着界面,进入个人主页,先浮现出来的是杜研学的个人界面,一长排的认证再加上五花八门的获奖经历,花里胡哨的。

小A没在这里停顿太久,直接从左上方的特殊关注栏跳转到了另一个个人空间。

相比杜研学过分充实的个人空间而言,这个新打开的个人空间实在有些过于干净,个人认证、获奖经历、年龄以及性别这些资料全都一片空白。

这足以证明这个个人空间确实有点东西——两百年前社交平台就规定了智慧生物的个人空间必须填写最基础的那部分资料。

如果这部分资料长期空缺的话,将会导致账号所有人无法正常使用社交平台。

跟过于干净的个人资料不同的是,对方发表了数百页的日常记录,大部分都是视频,偶尔会有文字补充。

柳斩刀在兢兢业业的搬运巨大怪物的尸体,抽空瞄了眼屏幕,瞬间了然:“你打开主播的个人空间干嘛?你的论文内容出问题了?”

杜研学:“没有的事,我论文写得可顺利了……”

张问道戳破了他的谎话:“一篇论文写了两三年,居然还说顺利?”

杜研学反驳:“你懂什么?学术论文嘛,写上两三年很正常,这又不是什么滥大街的东西,一拍脑袋就能写上一堆。”

张问道逐渐失去耐心:“既然论文没出问题,那你联系我们到底想干嘛?没看见我们正忙着吗?没事的话就挂了吧。”

杜研学:“我有正事找你们。我从主播的日常记录里挑出了几篇,你们看看,哪个适合用来当做我们这次太空冒险的目的地。”

柳斩刀将最后一具尸体摞到地上,怀疑杜研学脑子出问题了:“太空冒险的目的地不是一早就定下来了吗?什么叫‘哪个适合用来当做我们这次太空冒险的目的地’?”

见柳斩刀下意识的用手摩挲刀柄,杜研学就知道她真生气了,于是一股脑的道:“这事要从头说起,我这次论文的主要方向是主播的个人空间,准确来说,是还原主播探索外太空的具体路线。”

张问道跟柳斩刀对这些不感兴趣,虎视眈眈的盯着杜研学看,想看他到底能扯出个什么来。

杜研学被看得亚历山大。

他们这个冒险团队里的分工很明确,杜研学负责动脑子,张问道负责充当启动法宝、符篆以及阵法的工具人,而柳斩刀负责打架。

嘟嘟三号负责什么?负责卖萌……开玩笑的,嘟嘟三号负责给他们压阵,在遇到的情况超出他们能力范围后,确保所有人能安全撤退。

“别这么看着我,我跟你们说,咱们这次赚大发了!”杜研学:“我研究主播的个人空间研究了两三年,呕心沥血、废寝忘食,终于有了收获!我找到了几个疑似尚未被发现的主播接触点。”

主播接触点是概括性的说法,主要含义是主播曾在该处逗留过一段时间,并跟此处的某些存在进行了接触。

在已经被发现的接触点中,几乎都能找到富有研究价值的残留物——有些是文明遗迹,有些是罕见的天文现象,还有些是尚未被研究明白的特殊存在。

主播发布在个人空间的日常记录蕴含大量信息,所以从几百年前开始,就有一波又一波的冒险者试图依靠主播发布在个人空间的日记找出主播曾短暂停留的区域。

这极大的促进了智慧生物对外太空的探索。

还延伸出了藏宝图的说法,一些号称找到了主播接触点的智慧生物将它制作成藏宝图,高价贩卖给希望能一夜成名的冒险者。

当然,大部分时候,藏宝图完全能等同于骗局。

所以张问道对此反应平平:“你确定?你知道这几百年来有多少专家花了一辈子来研究主播的个人空间吗?那些指向性比较明显的接触点都早被发现了,剩下的那些接触点,我觉得不太可能一下子就被你找出来了,还找出来好几个。”

柳斩刀扛着大刀,坐上修仙者操纵的莲花台,无所谓的道:“我无所谓,去哪都行。”

杜研学:“所以我这不是找你们来了吗?我把那几个提到疑似接触点的日常记录都挑出来了,你们跟着看看,判断一下我的分析究竟正不正确。”

柳斩刀压根没在听:“嘟嘟,你把位置发我,我带着礼物去找你。”

嘟嘟三号躺在小床上玩自己的手,闻言立马支棱了起来,一边擦口水一边道:“我在地球的昆仑学院上课呢,你来地球找我吧。”

柳斩刀欣然应下,顺带关心了下嘟嘟三号的学习:“你开始学进阶课程了?学到哪了?”

嘟嘟三号愁眉苦脸的道:“文化课是进阶物理,正在学怎么建远距离定点传送仪。修仙课是炼器和阵法……好难。”

柳斩刀眼神迷茫了一瞬,又迅速振作了起来:“没事,到时候我去带你上活动课!”

张问道嘀咕:“说是活动课,其实就是打架吧……”

柳斩刀投来危险的视线,张问道淡定自若的挪开视线,恍若无事发生般,对杜研学道:“先看第一个日常记录。”

杜研学:“小A,播放编号为B784的视频内容。”

“收到,正在播放该视频。”

大屏幕上的画面动了起来。

“慢点,开慢一点!你是怎么把蓬莱开的这么快的?这合理吗?”最常出现在主播视频中的声音响起,拖拽着懒洋洋的语调,虽然说出口的内容很是急切,但语气里没有任何负面情绪。

主播没回答,而是调整了下视频画面的拍摄角度,原本局限在室内的角度骤然拔高,将整个画面收入其中。

金色大船在白色云雾间乘风破浪朝着远方疾驰而去,大船前方是熟悉的寂寥太空,身后是紧追不舍的白色云雾,两种不协调的存在借由大船拼接在一起,形成了神奇的一幕。

云雾不是云雾,而是某种白色的细小生物,它们数量繁多,乌泱泱的簇拥在一起,才形成了好似云雾般的错觉,甚至遮蔽了太空。

杜研学及时喊停:“停,在这里停下,小A往回倒放两秒……”

视频画面细微变换,定格在白色云雾跟寂寥太空借由金色大船拼接在一起的那一瞬间。

杜研学兴奋不已的对他们道:“看,这里出现了正常的太空画面,这是重点,记下来,等会要考。”

张问道翻了个白眼,刚想说话,杜研学已经让小A继续播放视频了,只好咽回了原本想说的话,继续盯着视频看。

视频画面在那一幕定格了几秒后,就将镜头转向了那些白色云雾,主播的声音响了起来。

“看见那些小家伙了吗?他们可真有活力,只是有点危险。我本来想顺手解决掉的,但这似乎是一种罕见生物,所以干脆开着船跑了。它们现在有点激动,因为我刚刚闯进了一个它们的……那要怎么形容,巢穴?”

“你又在录视频了?”易诺在一旁道:“准确来说,是一个特殊的天文构造,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估计谁也想不到,这个飞船来来往往的地方居然还藏着一片未探索的区域……”

杜研学再度暂停了视频:“这也是重点,这个接触点的位置一定不是在偏远星域,从这个日记发表的时间来看,说不定它离地球不远。”

张问道吐槽:“你没听见对方说这是一个特殊的天文构造?进入这个接触点需要符合特定要求,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进去的。”

杜研学也不放视频了,把后面的重点总结了一下:“视频后面还提到了这个特殊的天文构造跟构成这个白雾的生物有关,我翻了很多相关资料,有不少人研究过这个视频,针对这种生物提出了很多猜测。我们到时候可以一个个试过去,如果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误打误撞的进去呢?”

张问道:“你认真的?这可没你说的那么轻松,首先,我们没法确定我们找的位置对不对,其次这些尝试也不一定能成功,最后我觉得这就是在碰运气。”

杜研学理直气壮:“谁让我们出生的太晚了呢,不需要碰运气的那些接触点早就已经被发现了,剩下还没被找到的接触点各个都不简单,能靠碰运气找到的那都是简单难度,真正高难度的是后面这几个视频……小A,播放D985号视频。”

大屏幕上再度浮现出了画面,相比之前那个视频,D985号视频的拍摄手法已经非常成熟了。

毕竟该视频发布的时间比较晚,主播在此之前积攒了充足的拍摄经验。

视频一上来就是正在收缩的黑洞、迅速崩塌的星域以及星域中飘浮的无数黯淡微光。

任由谁看了这一幕,都能清晰的得出结论——这个星域正在毁灭。

主播的声音充当着画外音:“看到那些在发光的点了吗?它是活的。这片星域不是正在走向死亡,而是这个特殊文明的存在形式比较特殊导致了这片星域处于毁灭和存在的交界点上。”

“它可能下一秒就会被毁灭,也可能永远不会被毁灭,要想获得这个答案,必须走近那片微光,与这个文明产生接触——但我建议最好不要这么做。”

“我刚刚试过了,在接触的那一瞬间,那片星域泯灭了。这对我来说,算不上什么威胁,但对大部分智慧生物来说,这都是致命的。”

“顺便提醒一下所有不以物质形态存在的种族,不要朝这里投来视线,那也是一种接触。”

另一个声音响起:“你担心过头了,这里已经属于宇宙的未知区域了,看到宇宙地图了吗?”

视频上出现了一张版本较为落后的宇宙地图,对方点了点那张地图之外的区域:“这就是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压根不在地图上,对大部分智慧生物来说,这里甚至都超出他们认知中的宇宙尽头了。”

视频在这里结束,杜研学摊手:“看,这个视频直接连地点都给出来了,我们只需要去宇宙尽头之外的未知区域就能找到接触点了。”

张问道露出了一个十分虚伪的笑容:“照你这么说,那我也有好几个没被发现的接触点。全在宇宙尽头之外的未知区域……”

说道这,张问道骤然拔高声音:“你是不是傻?你以为那为什么会被称为宇宙尽头之外?又为什么叫做未知区域?当然是因为那里的危险程度超出了我们当前的探索水平!”

杜研学满怀雄心壮志:“你放心,我仔细研究了这几百年里专家们对宇宙尽头的研究,只要我们做好万全准备,完全是有可能……”

张问道听不下去了:“柳斩刀!杜研学他学傻了!你管不管啊?”

柳斩刀杀气腾腾:“杜研学!”

杜研学瞬间从心:“好吧,这确实有点危险,那我们再来看看下一个视频吧。”

视频才刚浮现,还没播放,张问道已经认出了它的真身,硬是给气笑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是主播刚更新的日常记录吧?你打算拿宇宙尽头当成我们此行冒险的目的地?”

他为杜研学的勇气鼓起了掌:“了不起,有志气,我建议咱们原地拆伙,免得我们这些后腿拖累了你的雄心壮志。”

杜研学看了眼视频,恍然大悟:“放错了!这是我论文最后那部分的研究内容……不过放都放了,咱们看完吧。这个视频太震撼了。”

张问道没否认这一点:“我觉得更震撼的是宇宙居然真的有尽头。”

视频画面上停顿在无光的黑暗中。

“差点忘了,我看到的画面摄像头拍不出来……”

伴随着主播的这句话,黑暗中忽而亮起一道微弱的光,照亮了前方——那是一片浓郁的黑。

在微光下,一只手伸进了黑暗中,纤细白皙的手所过之处,黑暗被划成两半,显露出黑暗后的真面目,一层厚厚的膜突兀出现。

那只手不紧不慢的在黑暗中“擦”了半天,擦出了一大片能被视频拍摄到的区域,那层厚厚的膜就像没有尽头的天幕,连绵不绝的包裹着世界。

主播语气平静:“这就是宇宙的尽头。在这层‘膜’外,是另一个世界。对除了我之外的智慧生物来说,这就是无法跨越的世界尽头。对了,我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小知识:时空接触点的本质就是在这层‘膜’上打了一个洞,如果这个洞的对面刚好也有一个稳定的洞口,那么时空接触点就形成了。”

只不过理论上而言,这种情况出现的概率几乎不存在,更不可能全都集中在一个星球上。

地球上的时空接触点本质上是异常事件导致的奇特想象,而非自然演变成型的。

视频就此结束,张问道跟杜研学都有些怅然——强大到超乎想象的力量、世界的本质以及宇宙尽头这些因素凑在一起,实在很难不让人心生感慨。

嘟嘟三号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他们开口,慢吞吞的在床上打了个滚:“我们这次冒险之旅的目的地到底是哪?”

这句话把他们拉回了现实,见过宇宙尽头这种大场面后,杜研学对剩下的一切都兴致缺缺:“就去第一个视频拍摄的位置吧。根据视频里的信息,我有几个猜测的地点,我们可以多尝试几次,如果没成功那也没必要失望了,如果成功了,那我们分分钟就能上教科书,简直赚翻了。”

柳斩刀回忆了下第一个视频里出现的白雾,对这个选择很满意:“很好!是值得挑战的强大对手!”

张问道更实际一点:“比起其它地点来,第一个视频确实是最好的选择,毕竟去那里,顶多就是我们碰运气失败,没找到接触点。不像是其他那几个视频,百分百的死亡率。”

杜研学斩钉截铁的道:“怕死就不做冒险者!做冒险者就不能怕死!”

张问道深吸了口气:“提醒你一下,这是跟虫族建立同伴关系后必须要履行的公民义务,跟冒险者这个职业一点关系都没有!而且我们三个人中就没人是冒险者!”

柳斩刀:“我赞同杜研学的话!只要能挑战强者,虽死而无憾!”

张问道拍了下脑袋,发出崩溃的呐喊:“一个学痴,一个武痴,我到底为什么要跟你们一起去冒险啊?”

嘟嘟三号歪了歪脑袋,兴奋的道:“我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交友不慎!”真身,硬是给气笑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是主播刚更新的日常记录吧?你打算拿宇宙尽头当成我们此行冒险的目的地?”

他为杜研学的勇气鼓起了掌:“了不起,有志气,我建议咱们原地拆伙,免得我们这些后腿拖累了你的雄心壮志。”

杜研学看了眼视频,恍然大悟:“放错了!这是我论文最后那部分的研究内容……不过放都放了,咱们看完吧。这个视频太震撼了。”

张问道没否认这一点:“我觉得更震撼的是宇宙居然真的有尽头。”

视频画面上停顿在无光的黑暗中。

“差点忘了,我看到的画面摄像头拍不出来……”

伴随着主播的这句话,黑暗中忽而亮起一道微弱的光,照亮了前方——那是一片浓郁的黑。

在微光下,一只手伸进了黑暗中,纤细白皙的手所过之处,黑暗被划成两半,显露出黑暗后的真面目,一层厚厚的膜突兀出现。

那只手不紧不慢的在黑暗中“擦”了半天,擦出了一大片能被视频拍摄到的区域,那层厚厚的膜就像没有尽头的天幕,连绵不绝的包裹着世界。

主播语气平静:“这就是宇宙的尽头。在这层‘膜’外,是另一个世界。对除了我之外的智慧生物来说,这就是无法跨越的世界尽头。对了,我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小知识:时空接触点的本质就是在这层‘膜’上打了一个洞,如果这个洞的对面刚好也有一个稳定的洞口,那么时空接触点就形成了。”

只不过理论上而言,这种情况出现的概率几乎不存在,更不可能全都集中在一个星球上。

地球上的时空接触点本质上是异常事件导致的奇特想象,而非自然演变成型的。

视频就此结束,张问道跟杜研学都有些怅然——强大到超乎想象的力量、世界的本质以及宇宙尽头这些因素凑在一起,实在很难不让人心生感慨。

嘟嘟三号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他们开口,慢吞吞的在床上打了个滚:“我们这次冒险之旅的目的地到底是哪?”

这句话把他们拉回了现实,见过宇宙尽头这种大场面后,杜研学对剩下的一切都兴致缺缺:“就去第一个视频拍摄的位置吧。根据视频里的信息,我有几个猜测的地点,我们可以多尝试几次,如果没成功那也没必要失望了,如果成功了,那我们分分钟就能上教科书,简直赚翻了。”

柳斩刀回忆了下第一个视频里出现的白雾,对这个选择很满意:“很好!是值得挑战的强大对手!”

张问道更实际一点:“比起其它地点来,第一个视频确实是最好的选择,毕竟去那里,顶多就是我们碰运气失败,没找到接触点。不像是其他那几个视频,百分百的死亡率。”

杜研学斩钉截铁的道:“怕死就不做冒险者!做冒险者就不能怕死!”

张问道深吸了口气:“提醒你一下,这是跟虫族建立同伴关系后必须要履行的公民义务,跟冒险者这个职业一点关系都没有!而且我们三个人中就没人是冒险者!”

柳斩刀:“我赞同杜研学的话!只要能挑战强者,虽死而无憾!”

张问道拍了下脑袋,发出崩溃的呐喊:“一个学痴,一个武痴,我到底为什么要跟你们一起去冒险啊?”

嘟嘟三号歪了歪脑袋,兴奋的道:“我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交友不慎!”真身,硬是给气笑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是主播刚更新的日常记录吧?你打算拿宇宙尽头当成我们此行冒险的目的地?”

他为杜研学的勇气鼓起了掌:“了不起,有志气,我建议咱们原地拆伙,免得我们这些后腿拖累了你的雄心壮志。”

杜研学看了眼视频,恍然大悟:“放错了!这是我论文最后那部分的研究内容……不过放都放了,咱们看完吧。这个视频太震撼了。”

张问道没否认这一点:“我觉得更震撼的是宇宙居然真的有尽头。”

视频画面上停顿在无光的黑暗中。

“差点忘了,我看到的画面摄像头拍不出来……”

伴随着主播的这句话,黑暗中忽而亮起一道微弱的光,照亮了前方——那是一片浓郁的黑。

在微光下,一只手伸进了黑暗中,纤细白皙的手所过之处,黑暗被划成两半,显露出黑暗后的真面目,一层厚厚的膜突兀出现。

那只手不紧不慢的在黑暗中“擦”了半天,擦出了一大片能被视频拍摄到的区域,那层厚厚的膜就像没有尽头的天幕,连绵不绝的包裹着世界。

主播语气平静:“这就是宇宙的尽头。在这层‘膜’外,是另一个世界。对除了我之外的智慧生物来说,这就是无法跨越的世界尽头。对了,我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小知识:时空接触点的本质就是在这层‘膜’上打了一个洞,如果这个洞的对面刚好也有一个稳定的洞口,那么时空接触点就形成了。”

只不过理论上而言,这种情况出现的概率几乎不存在,更不可能全都集中在一个星球上。

地球上的时空接触点本质上是异常事件导致的奇特想象,而非自然演变成型的。

视频就此结束,张问道跟杜研学都有些怅然——强大到超乎想象的力量、世界的本质以及宇宙尽头这些因素凑在一起,实在很难不让人心生感慨。

嘟嘟三号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他们开口,慢吞吞的在床上打了个滚:“我们这次冒险之旅的目的地到底是哪?”

这句话把他们拉回了现实,见过宇宙尽头这种大场面后,杜研学对剩下的一切都兴致缺缺:“就去第一个视频拍摄的位置吧。根据视频里的信息,我有几个猜测的地点,我们可以多尝试几次,如果没成功那也没必要失望了,如果成功了,那我们分分钟就能上教科书,简直赚翻了。”

柳斩刀回忆了下第一个视频里出现的白雾,对这个选择很满意:“很好!是值得挑战的强大对手!”

张问道更实际一点:“比起其它地点来,第一个视频确实是最好的选择,毕竟去那里,顶多就是我们碰运气失败,没找到接触点。不像是其他那几个视频,百分百的死亡率。”

杜研学斩钉截铁的道:“怕死就不做冒险者!做冒险者就不能怕死!”

张问道深吸了口气:“提醒你一下,这是跟虫族建立同伴关系后必须要履行的公民义务,跟冒险者这个职业一点关系都没有!而且我们三个人中就没人是冒险者!”

柳斩刀:“我赞同杜研学的话!只要能挑战强者,虽死而无憾!”

张问道拍了下脑袋,发出崩溃的呐喊:“一个学痴,一个武痴,我到底为什么要跟你们一起去冒险啊?”

嘟嘟三号歪了歪脑袋,兴奋的道:“我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交友不慎!”真身,硬是给气笑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是主播刚更新的日常记录吧?你打算拿宇宙尽头当成我们此行冒险的目的地?”

他为杜研学的勇气鼓起了掌:“了不起,有志气,我建议咱们原地拆伙,免得我们这些后腿拖累了你的雄心壮志。”

杜研学看了眼视频,恍然大悟:“放错了!这是我论文最后那部分的研究内容……不过放都放了,咱们看完吧。这个视频太震撼了。”

张问道没否认这一点:“我觉得更震撼的是宇宙居然真的有尽头。”

视频画面上停顿在无光的黑暗中。

“差点忘了,我看到的画面摄像头拍不出来……”

伴随着主播的这句话,黑暗中忽而亮起一道微弱的光,照亮了前方——那是一片浓郁的黑。

在微光下,一只手伸进了黑暗中,纤细白皙的手所过之处,黑暗被划成两半,显露出黑暗后的真面目,一层厚厚的膜突兀出现。

那只手不紧不慢的在黑暗中“擦”了半天,擦出了一大片能被视频拍摄到的区域,那层厚厚的膜就像没有尽头的天幕,连绵不绝的包裹着世界。

主播语气平静:“这就是宇宙的尽头。在这层‘膜’外,是另一个世界。对除了我之外的智慧生物来说,这就是无法跨越的世界尽头。对了,我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小知识:时空接触点的本质就是在这层‘膜’上打了一个洞,如果这个洞的对面刚好也有一个稳定的洞口,那么时空接触点就形成了。”

只不过理论上而言,这种情况出现的概率几乎不存在,更不可能全都集中在一个星球上。

地球上的时空接触点本质上是异常事件导致的奇特想象,而非自然演变成型的。

视频就此结束,张问道跟杜研学都有些怅然——强大到超乎想象的力量、世界的本质以及宇宙尽头这些因素凑在一起,实在很难不让人心生感慨。

嘟嘟三号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他们开口,慢吞吞的在床上打了个滚:“我们这次冒险之旅的目的地到底是哪?”

这句话把他们拉回了现实,见过宇宙尽头这种大场面后,杜研学对剩下的一切都兴致缺缺:“就去第一个视频拍摄的位置吧。根据视频里的信息,我有几个猜测的地点,我们可以多尝试几次,如果没成功那也没必要失望了,如果成功了,那我们分分钟就能上教科书,简直赚翻了。”

柳斩刀回忆了下第一个视频里出现的白雾,对这个选择很满意:“很好!是值得挑战的强大对手!”

张问道更实际一点:“比起其它地点来,第一个视频确实是最好的选择,毕竟去那里,顶多就是我们碰运气失败,没找到接触点。不像是其他那几个视频,百分百的死亡率。”

杜研学斩钉截铁的道:“怕死就不做冒险者!做冒险者就不能怕死!”

张问道深吸了口气:“提醒你一下,这是跟虫族建立同伴关系后必须要履行的公民义务,跟冒险者这个职业一点关系都没有!而且我们三个人中就没人是冒险者!”

柳斩刀:“我赞同杜研学的话!只要能挑战强者,虽死而无憾!”

张问道拍了下脑袋,发出崩溃的呐喊:“一个学痴,一个武痴,我到底为什么要跟你们一起去冒险啊?”

嘟嘟三号歪了歪脑袋,兴奋的道:“我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交友不慎!”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