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亥猪(1 / 1)

不过, 诗千改上前去仔细观察时就发现自己想多了——擦拭粉末的那个人明显带着手套。

这或许能说明那人的习惯,或许能说明那人懂得隐藏指纹。

她的举动也引起了其他几人的注意, 纷纷上来看, 不过没有她的“余忆童稚时”,观察得比较艰难。

“这个痕迹,看起来像有什么东西砸在了桌子上, 然后里面装着的红色粉末撒了出来。”诗千改沉吟。

得到了这个线索让她心中泛起涟漪,立刻开始了回溯。

淡蓝色的灵光从她周身浮出,一圈一圈,如同水波纹一般笼罩了整个房间。

空间的边界被模糊了, 光线在几人眼中发生变化。回溯灵力标记的时间坐标并不一定按照顺序来,可能是错乱的, 修士们需要辨别那些光影的真实顺序。

诗千改定了定神,闭目沉浸其中——

……

“这卢家主的承受力也太差了,竟就这么死了。”

诗千改听到了一个声音,睁开眼, 只见环境已然改变。

她带的流光石自动开始工作, 记录下一切。

周围充斥着新鲜的血腥味, 卢元驹的尸体伏在桌面上。房间里还有两个人,都穿着黑袍。

一个身材五大三粗,十分强壮,戴着一张野猪的面具。

另一个身影抱手靠在墙上, 身形修长,肩膀很宽,应该是个青年男子——至少看起来是这样。他脸上带着判官面具, 微微低着头, 姿态随意。

但即便他如此放松, 那带着野猪面具的人也对他万分恭敬。再加上那判官面具,他的身份呼之欲出。

“……教主,这怎么整?”

野猪面具的称呼肯定了诗千改的判断。她在心里给他找了个代称:判官。

“他可是我们发展了十年的外门教徒!”粗犷的男声来自野猪面具,他语带抱怨,“要我说,咱们还是不要外门教徒了。”

诗千改:“……”

好家伙,一上来就捶死了,卢元驹不仅是魔教徒,还是一个十年资深二五仔。

判官抬手,做了个压低的手势,野猪面具便不抱怨了,只是嘀嘀咕咕:“他那个老婆倒是比他有潜质,我们当时还不如去邀请她……”

张婉君?

诗千改不禁有点好奇,他们所谓的“有潜质”是怎么判断的?

如果是用“没有才名”来衡量,那么张婉君确实符合要求。她是卢元驹的辑书客,外界并没有听说她有写过什么文章。

此时此刻,桌子上还只有斑斑血迹,血迹比后来她们在现场看到的多,但桌上并没有粉末。诗千改将视线投注到野猪面具身上。

——看第一次粉末被留下来的状态,它的主人大概率不知道自己的失误。

所以诗千改觉得,那个人不会是未文教的首领。未文教能隐藏在水面之下这么多年,可见其人生性异常谨慎,不会犯如此愚蠢的粗心错误。

但这个人的地位应该也不低,否则不会一路长驱直入进分舵的地宫,现在又出现在这里,一个元婴教徒的死亡现场。

野猪面具咕哝的时候,从袖子里面取出了个东西——一只机械青鸟。

诗千改微微扬了下眉,机械青鸟是当前是修界所有传讯或快递灵器中最昂贵的一种,由列星门研发。

说起来,之前何文宣提供的口供里,他来金陵也是有一只机械青鸟给他传讯的。

金陵的玄灵阁也从机械青鸟的售卖渠道里调查过买家,但没查出什么结果。所以他们怀疑,那青鸟的来源应当是百宝街这类的黑/市。

如今看野猪面具手里的那只青鸟,模样的确与常规青鸟不同。

他也将房间里的景象录进了流光石里,应当是在记录情报,之后装进机械青鸟的腹中。

“亥猪,那只青鸟有问题。”

判官突然抬起头,开口道。

他的声音语调平缓温和,音色带着金属的摩擦碰撞声,十分奇异,一听便知并非真声。

野猪面具想也不想,即刻就道:“是吗?那我赶紧毁掉它!”

手中直接一用力,就把那只青鸟捏碎了。

齿轮和各种小零件登时飞溅出来,噼里啪啦散了一地,半个鸟身砸到了桌面上,里面有一个零件破碎了,细腻的粉末泼洒而出,还有一部分和血混到了一起。

“……”

尽管隔着面具,但诗千改还是一瞬间从判官脸上读出了无语的神色。

他看了那狼藉的毁坏场面一眼,揉了下额头,道:“……算了。”

诗千改默默在心里跟了一句:这个野猪面具的智商果真不怎么高。

判官为什么要用他?也有点值得深思啊……是感性方面的原因,还是他没有别的人手可用?

判官起身走到桌子前——诗千改注意到,他走路时也有很细微的金属声,仿佛黑袍之下的不是人,而是一具傀儡。

野猪面具吵吵嚷嚷:“这是什么?咱们的青鸟里可没这东西!我被人暗算了?!”

判官冷淡地说:“你被暗算也不奇怪。”

他捻起一点粉末,凑到眼前看了看,似乎是觉得很有趣,笑了一下,“是叶持那个蠢货。”

诗千改微微睁大了眼睛,这句话里的信息量太大了!

首先,这表明叶持和未文教的高层有联系;其次,双方极有可能之前是合作关系,但是叶持并不信任未文教,所以在青鸟里做了手脚。

随即,诗千改又想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判官会让别人看到这些?

如果他毁掉所有的灵力痕迹,那么她能看见的也就只是一个面具人在处理现场,绝不可能获得现在这么多的信息量。

要么是他另有目的,要么是……他不在乎。

“居然是他!”野猪面具暴怒,“亏得我们帮他……”

他似乎想到什么,强行吞下后半句话,改问了一个问题,“这粉末是什么?毒药?”

诗千改侧耳细听——她也实在很好奇这个问题的答案。

“看不出来。不过,叶持的想法很好猜。”判官的语调有点散漫,“他不敢对我们下毒。这东西,应是薛兰持的颜料。”

“兰持”,这是先帝的字。

诗千改顺着他的视线端详,看到洒落在血液里的那部分粉末融化了,和血混出一种奇特的荧光色。

她依稀想起相关传闻,先帝作画时喜欢自己调配制作颜料,还会实验它们和不同液体混合时的效果。

……难怪玄灵阁没查出来,这是人家先帝自己画画用的。

野猪面具愤愤:“也是,那蠢货就只会围着皇帝转。”

判官双手都戴着黑色的手套,他拿了块布一丝不苟地将沾染了颜料的血迹擦干——这便是现场留下的血迹比后来少的原因。

诗千改不禁嘴角抽了抽,这邪|教头子还挺接地气,看着像经常打扫卫生的样子。

外面远远地传来了脚步和喧闹声,应是当时的卢家听到了族长闹出的动静,终于赶过来了。野猪面具压低声音焦急道:“教主,我们快走!……”

剩下的颜料来不及清理了,判官顿了下,似乎有点不满意的样子,但也只得伸手一抹,将肉眼能看到的颜料粉末扫进了抹布里。

诗千改:“……”

到这里,画面便开始不清晰了,诗千改知道这个时间碎片即将结束。

然而就在这时,那黑袍的判官却侧过头,朝门口看来,直直对上了诗千改的视线,让她刹那间甚至以为他在与她对视。

透过面具的缝隙,她看到判官双眼弯了弯,似乎在对她微笑。蓝色波纹在空气中震荡开来,画面出现了裂纹,诗千改脑海中警铃大作,下意识召唤出了命剑——

但这只是一个幻影而已。

下一刻,周遭的一切都像洇了水的水墨画一样模糊下去,判官黑袍的身影也消失不见。

……

回溯画面消失,诗千改回到了现实。

可判官那双褐色的眼睛却仿佛还悬在她眼前——他留下了这灵力标记,当然也知道卢霜月迟早会找化神修士来回溯图景,所以才会看向门口!

这的确是一个“对视”,他是在对着玄灵阁和修界众人宣告:他们来了。

“诗妹,你有没有看到关键画面?”

夜九阳第一个开口,诗千改将流光石交给他,沉声道:“我看到了未文教的教主。你们去告诉玄灵阁。”

“什么!”

几人顿时瞪大了眼睛,诗千改来不及详说,只是点了点头,再次选了一处灵力标记注入灵波。

接下来的几次回溯,她拼凑出了卢元驹死亡的过程。

这人的的确确是走火入魔而死的,认认真真画了未文阵法,想要请“神降”,也就是请天魔入他的身、让他修为大增,这样便可以对外界宣称闭关结束,突破了一个大境界。

诗千改叹为观止:头回看到有人这么认真地作死。

可惜,卢元驹在天魔入身后没能保持住神智,遭受反噬而死。判官和亥猪正是为此而来,诗千改看到判官手中燃起黑色的火焰,将那只天魔灼烧殆尽。

她略感微妙:看来这个未文教主对天魔也并非全然的尊重。

判官所说的“承受不住”也有了解释——卢元驹失败了,但他们教中有人能请天魔俯身却不影响神智。

整个书房里的信息几乎都被诗千改读完,按理说,到这里本案便已结束。可诗千改停顿了一下,转而继续向书房外走去。

在那些碎片里,只知道卢元驹修魔,可难道他一直只一个人光棍修炼吗?如果未文教不图发展人数,这么辛苦发展他干什么?不就是图他的地位可以拉到更多下线?

她想要试试能不能看到更多的线索。

园子内的灵力标记太多了,无法一一回溯,诗千改将神识完全铺开,笼罩这里的一草一木。她按住本命剑上的键帽,内府中的灵物一一出现,在空气中浮动游曳,这整座园林都像是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幻境。

园外的卢霜月愕然抬头,看着这梦幻而倒错的景象。

这便是化神修士的威能……

“去吧。”

诗千改抬手,让灵物们记住先前回溯阵中魔息的气味,对比着去寻找。

她飞到了园林最高处的屋檐上,随意坐下,看着灵物们忙忙碌碌,闻嗅抚摸着灵力标记的气味。风雪卷起了她的裙摆和长发,雪花倒映在她眼眸中。

随着灵物们的搜寻,巨大的信息量流淌到诗千改脑海里,她一一分辨,而后捏住其中一个,从颜色能判断,这个碎片时间跨度很久远,起码有十年。

诗千改垂下眼睫,神识浸入。

……

“婉婉。”

诗千改进入了时间碎片,朝着声源看去。

此时尚且人模人样的卢元驹正露出一个深情的神色,握住了张婉君的手。他道:“我有一法,可令你修为快速增长,婉婉可想要试一试?”袍的判官却侧过头,朝门口看来,直直对上了诗千改的视线,让她刹那间甚至以为他在与她对视。

透过面具的缝隙,她看到判官双眼弯了弯,似乎在对她微笑。蓝色波纹在空气中震荡开来,画面出现了裂纹,诗千改脑海中警铃大作,下意识召唤出了命剑——

但这只是一个幻影而已。

下一刻,周遭的一切都像洇了水的水墨画一样模糊下去,判官黑袍的身影也消失不见。

……

回溯画面消失,诗千改回到了现实。

可判官那双褐色的眼睛却仿佛还悬在她眼前——他留下了这灵力标记,当然也知道卢霜月迟早会找化神修士来回溯图景,所以才会看向门口!

这的确是一个“对视”,他是在对着玄灵阁和修界众人宣告:他们来了。

“诗妹,你有没有看到关键画面?”

夜九阳第一个开口,诗千改将流光石交给他,沉声道:“我看到了未文教的教主。你们去告诉玄灵阁。”

“什么!”

几人顿时瞪大了眼睛,诗千改来不及详说,只是点了点头,再次选了一处灵力标记注入灵波。

接下来的几次回溯,她拼凑出了卢元驹死亡的过程。

这人的的确确是走火入魔而死的,认认真真画了未文阵法,想要请“神降”,也就是请天魔入他的身、让他修为大增,这样便可以对外界宣称闭关结束,突破了一个大境界。

诗千改叹为观止:头回看到有人这么认真地作死。

可惜,卢元驹在天魔入身后没能保持住神智,遭受反噬而死。判官和亥猪正是为此而来,诗千改看到判官手中燃起黑色的火焰,将那只天魔灼烧殆尽。

她略感微妙:看来这个未文教主对天魔也并非全然的尊重。

判官所说的“承受不住”也有了解释——卢元驹失败了,但他们教中有人能请天魔俯身却不影响神智。

整个书房里的信息几乎都被诗千改读完,按理说,到这里本案便已结束。可诗千改停顿了一下,转而继续向书房外走去。

在那些碎片里,只知道卢元驹修魔,可难道他一直只一个人光棍修炼吗?如果未文教不图发展人数,这么辛苦发展他干什么?不就是图他的地位可以拉到更多下线?

她想要试试能不能看到更多的线索。

园子内的灵力标记太多了,无法一一回溯,诗千改将神识完全铺开,笼罩这里的一草一木。她按住本命剑上的键帽,内府中的灵物一一出现,在空气中浮动游曳,这整座园林都像是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幻境。

园外的卢霜月愕然抬头,看着这梦幻而倒错的景象。

这便是化神修士的威能……

“去吧。”

诗千改抬手,让灵物们记住先前回溯阵中魔息的气味,对比着去寻找。

她飞到了园林最高处的屋檐上,随意坐下,看着灵物们忙忙碌碌,闻嗅抚摸着灵力标记的气味。风雪卷起了她的裙摆和长发,雪花倒映在她眼眸中。

随着灵物们的搜寻,巨大的信息量流淌到诗千改脑海里,她一一分辨,而后捏住其中一个,从颜色能判断,这个碎片时间跨度很久远,起码有十年。

诗千改垂下眼睫,神识浸入。

……

“婉婉。”

诗千改进入了时间碎片,朝着声源看去。

此时尚且人模人样的卢元驹正露出一个深情的神色,握住了张婉君的手。他道:“我有一法,可令你修为快速增长,婉婉可想要试一试?”袍的判官却侧过头,朝门口看来,直直对上了诗千改的视线,让她刹那间甚至以为他在与她对视。

透过面具的缝隙,她看到判官双眼弯了弯,似乎在对她微笑。蓝色波纹在空气中震荡开来,画面出现了裂纹,诗千改脑海中警铃大作,下意识召唤出了命剑——

但这只是一个幻影而已。

下一刻,周遭的一切都像洇了水的水墨画一样模糊下去,判官黑袍的身影也消失不见。

……

回溯画面消失,诗千改回到了现实。

可判官那双褐色的眼睛却仿佛还悬在她眼前——他留下了这灵力标记,当然也知道卢霜月迟早会找化神修士来回溯图景,所以才会看向门口!

这的确是一个“对视”,他是在对着玄灵阁和修界众人宣告:他们来了。

“诗妹,你有没有看到关键画面?”

夜九阳第一个开口,诗千改将流光石交给他,沉声道:“我看到了未文教的教主。你们去告诉玄灵阁。”

“什么!”

几人顿时瞪大了眼睛,诗千改来不及详说,只是点了点头,再次选了一处灵力标记注入灵波。

接下来的几次回溯,她拼凑出了卢元驹死亡的过程。

这人的的确确是走火入魔而死的,认认真真画了未文阵法,想要请“神降”,也就是请天魔入他的身、让他修为大增,这样便可以对外界宣称闭关结束,突破了一个大境界。

诗千改叹为观止:头回看到有人这么认真地作死。

可惜,卢元驹在天魔入身后没能保持住神智,遭受反噬而死。判官和亥猪正是为此而来,诗千改看到判官手中燃起黑色的火焰,将那只天魔灼烧殆尽。

她略感微妙:看来这个未文教主对天魔也并非全然的尊重。

判官所说的“承受不住”也有了解释——卢元驹失败了,但他们教中有人能请天魔俯身却不影响神智。

整个书房里的信息几乎都被诗千改读完,按理说,到这里本案便已结束。可诗千改停顿了一下,转而继续向书房外走去。

在那些碎片里,只知道卢元驹修魔,可难道他一直只一个人光棍修炼吗?如果未文教不图发展人数,这么辛苦发展他干什么?不就是图他的地位可以拉到更多下线?

她想要试试能不能看到更多的线索。

园子内的灵力标记太多了,无法一一回溯,诗千改将神识完全铺开,笼罩这里的一草一木。她按住本命剑上的键帽,内府中的灵物一一出现,在空气中浮动游曳,这整座园林都像是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幻境。

园外的卢霜月愕然抬头,看着这梦幻而倒错的景象。

这便是化神修士的威能……

“去吧。”

诗千改抬手,让灵物们记住先前回溯阵中魔息的气味,对比着去寻找。

她飞到了园林最高处的屋檐上,随意坐下,看着灵物们忙忙碌碌,闻嗅抚摸着灵力标记的气味。风雪卷起了她的裙摆和长发,雪花倒映在她眼眸中。

随着灵物们的搜寻,巨大的信息量流淌到诗千改脑海里,她一一分辨,而后捏住其中一个,从颜色能判断,这个碎片时间跨度很久远,起码有十年。

诗千改垂下眼睫,神识浸入。

……

“婉婉。”

诗千改进入了时间碎片,朝着声源看去。

此时尚且人模人样的卢元驹正露出一个深情的神色,握住了张婉君的手。他道:“我有一法,可令你修为快速增长,婉婉可想要试一试?”袍的判官却侧过头,朝门口看来,直直对上了诗千改的视线,让她刹那间甚至以为他在与她对视。

透过面具的缝隙,她看到判官双眼弯了弯,似乎在对她微笑。蓝色波纹在空气中震荡开来,画面出现了裂纹,诗千改脑海中警铃大作,下意识召唤出了命剑——

但这只是一个幻影而已。

下一刻,周遭的一切都像洇了水的水墨画一样模糊下去,判官黑袍的身影也消失不见。

……

回溯画面消失,诗千改回到了现实。

可判官那双褐色的眼睛却仿佛还悬在她眼前——他留下了这灵力标记,当然也知道卢霜月迟早会找化神修士来回溯图景,所以才会看向门口!

这的确是一个“对视”,他是在对着玄灵阁和修界众人宣告:他们来了。

“诗妹,你有没有看到关键画面?”

夜九阳第一个开口,诗千改将流光石交给他,沉声道:“我看到了未文教的教主。你们去告诉玄灵阁。”

“什么!”

几人顿时瞪大了眼睛,诗千改来不及详说,只是点了点头,再次选了一处灵力标记注入灵波。

接下来的几次回溯,她拼凑出了卢元驹死亡的过程。

这人的的确确是走火入魔而死的,认认真真画了未文阵法,想要请“神降”,也就是请天魔入他的身、让他修为大增,这样便可以对外界宣称闭关结束,突破了一个大境界。

诗千改叹为观止:头回看到有人这么认真地作死。

可惜,卢元驹在天魔入身后没能保持住神智,遭受反噬而死。判官和亥猪正是为此而来,诗千改看到判官手中燃起黑色的火焰,将那只天魔灼烧殆尽。

她略感微妙:看来这个未文教主对天魔也并非全然的尊重。

判官所说的“承受不住”也有了解释——卢元驹失败了,但他们教中有人能请天魔俯身却不影响神智。

整个书房里的信息几乎都被诗千改读完,按理说,到这里本案便已结束。可诗千改停顿了一下,转而继续向书房外走去。

在那些碎片里,只知道卢元驹修魔,可难道他一直只一个人光棍修炼吗?如果未文教不图发展人数,这么辛苦发展他干什么?不就是图他的地位可以拉到更多下线?

她想要试试能不能看到更多的线索。

园子内的灵力标记太多了,无法一一回溯,诗千改将神识完全铺开,笼罩这里的一草一木。她按住本命剑上的键帽,内府中的灵物一一出现,在空气中浮动游曳,这整座园林都像是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幻境。

园外的卢霜月愕然抬头,看着这梦幻而倒错的景象。

这便是化神修士的威能……

“去吧。”

诗千改抬手,让灵物们记住先前回溯阵中魔息的气味,对比着去寻找。

她飞到了园林最高处的屋檐上,随意坐下,看着灵物们忙忙碌碌,闻嗅抚摸着灵力标记的气味。风雪卷起了她的裙摆和长发,雪花倒映在她眼眸中。

随着灵物们的搜寻,巨大的信息量流淌到诗千改脑海里,她一一分辨,而后捏住其中一个,从颜色能判断,这个碎片时间跨度很久远,起码有十年。

诗千改垂下眼睫,神识浸入。

……

“婉婉。”

诗千改进入了时间碎片,朝着声源看去。

此时尚且人模人样的卢元驹正露出一个深情的神色,握住了张婉君的手。他道:“我有一法,可令你修为快速增长,婉婉可想要试一试?”袍的判官却侧过头,朝门口看来,直直对上了诗千改的视线,让她刹那间甚至以为他在与她对视。

透过面具的缝隙,她看到判官双眼弯了弯,似乎在对她微笑。蓝色波纹在空气中震荡开来,画面出现了裂纹,诗千改脑海中警铃大作,下意识召唤出了命剑——

但这只是一个幻影而已。

下一刻,周遭的一切都像洇了水的水墨画一样模糊下去,判官黑袍的身影也消失不见。

……

回溯画面消失,诗千改回到了现实。

可判官那双褐色的眼睛却仿佛还悬在她眼前——他留下了这灵力标记,当然也知道卢霜月迟早会找化神修士来回溯图景,所以才会看向门口!

这的确是一个“对视”,他是在对着玄灵阁和修界众人宣告:他们来了。

“诗妹,你有没有看到关键画面?”

夜九阳第一个开口,诗千改将流光石交给他,沉声道:“我看到了未文教的教主。你们去告诉玄灵阁。”

“什么!”

几人顿时瞪大了眼睛,诗千改来不及详说,只是点了点头,再次选了一处灵力标记注入灵波。

接下来的几次回溯,她拼凑出了卢元驹死亡的过程。

这人的的确确是走火入魔而死的,认认真真画了未文阵法,想要请“神降”,也就是请天魔入他的身、让他修为大增,这样便可以对外界宣称闭关结束,突破了一个大境界。

诗千改叹为观止:头回看到有人这么认真地作死。

可惜,卢元驹在天魔入身后没能保持住神智,遭受反噬而死。判官和亥猪正是为此而来,诗千改看到判官手中燃起黑色的火焰,将那只天魔灼烧殆尽。

她略感微妙:看来这个未文教主对天魔也并非全然的尊重。

判官所说的“承受不住”也有了解释——卢元驹失败了,但他们教中有人能请天魔俯身却不影响神智。

整个书房里的信息几乎都被诗千改读完,按理说,到这里本案便已结束。可诗千改停顿了一下,转而继续向书房外走去。

在那些碎片里,只知道卢元驹修魔,可难道他一直只一个人光棍修炼吗?如果未文教不图发展人数,这么辛苦发展他干什么?不就是图他的地位可以拉到更多下线?

她想要试试能不能看到更多的线索。

园子内的灵力标记太多了,无法一一回溯,诗千改将神识完全铺开,笼罩这里的一草一木。她按住本命剑上的键帽,内府中的灵物一一出现,在空气中浮动游曳,这整座园林都像是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幻境。

园外的卢霜月愕然抬头,看着这梦幻而倒错的景象。

这便是化神修士的威能……

“去吧。”

诗千改抬手,让灵物们记住先前回溯阵中魔息的气味,对比着去寻找。

她飞到了园林最高处的屋檐上,随意坐下,看着灵物们忙忙碌碌,闻嗅抚摸着灵力标记的气味。风雪卷起了她的裙摆和长发,雪花倒映在她眼眸中。

随着灵物们的搜寻,巨大的信息量流淌到诗千改脑海里,她一一分辨,而后捏住其中一个,从颜色能判断,这个碎片时间跨度很久远,起码有十年。

诗千改垂下眼睫,神识浸入。

……

“婉婉。”

诗千改进入了时间碎片,朝着声源看去。

此时尚且人模人样的卢元驹正露出一个深情的神色,握住了张婉君的手。他道:“我有一法,可令你修为快速增长,婉婉可想要试一试?”袍的判官却侧过头,朝门口看来,直直对上了诗千改的视线,让她刹那间甚至以为他在与她对视。

透过面具的缝隙,她看到判官双眼弯了弯,似乎在对她微笑。蓝色波纹在空气中震荡开来,画面出现了裂纹,诗千改脑海中警铃大作,下意识召唤出了命剑——

但这只是一个幻影而已。

下一刻,周遭的一切都像洇了水的水墨画一样模糊下去,判官黑袍的身影也消失不见。

……

回溯画面消失,诗千改回到了现实。

可判官那双褐色的眼睛却仿佛还悬在她眼前——他留下了这灵力标记,当然也知道卢霜月迟早会找化神修士来回溯图景,所以才会看向门口!

这的确是一个“对视”,他是在对着玄灵阁和修界众人宣告:他们来了。

“诗妹,你有没有看到关键画面?”

夜九阳第一个开口,诗千改将流光石交给他,沉声道:“我看到了未文教的教主。你们去告诉玄灵阁。”

“什么!”

几人顿时瞪大了眼睛,诗千改来不及详说,只是点了点头,再次选了一处灵力标记注入灵波。

接下来的几次回溯,她拼凑出了卢元驹死亡的过程。

这人的的确确是走火入魔而死的,认认真真画了未文阵法,想要请“神降”,也就是请天魔入他的身、让他修为大增,这样便可以对外界宣称闭关结束,突破了一个大境界。

诗千改叹为观止:头回看到有人这么认真地作死。

可惜,卢元驹在天魔入身后没能保持住神智,遭受反噬而死。判官和亥猪正是为此而来,诗千改看到判官手中燃起黑色的火焰,将那只天魔灼烧殆尽。

她略感微妙:看来这个未文教主对天魔也并非全然的尊重。

判官所说的“承受不住”也有了解释——卢元驹失败了,但他们教中有人能请天魔俯身却不影响神智。

整个书房里的信息几乎都被诗千改读完,按理说,到这里本案便已结束。可诗千改停顿了一下,转而继续向书房外走去。

在那些碎片里,只知道卢元驹修魔,可难道他一直只一个人光棍修炼吗?如果未文教不图发展人数,这么辛苦发展他干什么?不就是图他的地位可以拉到更多下线?

她想要试试能不能看到更多的线索。

园子内的灵力标记太多了,无法一一回溯,诗千改将神识完全铺开,笼罩这里的一草一木。她按住本命剑上的键帽,内府中的灵物一一出现,在空气中浮动游曳,这整座园林都像是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幻境。

园外的卢霜月愕然抬头,看着这梦幻而倒错的景象。

这便是化神修士的威能……

“去吧。”

诗千改抬手,让灵物们记住先前回溯阵中魔息的气味,对比着去寻找。

她飞到了园林最高处的屋檐上,随意坐下,看着灵物们忙忙碌碌,闻嗅抚摸着灵力标记的气味。风雪卷起了她的裙摆和长发,雪花倒映在她眼眸中。

随着灵物们的搜寻,巨大的信息量流淌到诗千改脑海里,她一一分辨,而后捏住其中一个,从颜色能判断,这个碎片时间跨度很久远,起码有十年。

诗千改垂下眼睫,神识浸入。

……

“婉婉。”

诗千改进入了时间碎片,朝着声源看去。

此时尚且人模人样的卢元驹正露出一个深情的神色,握住了张婉君的手。他道:“我有一法,可令你修为快速增长,婉婉可想要试一试?”袍的判官却侧过头,朝门口看来,直直对上了诗千改的视线,让她刹那间甚至以为他在与她对视。

透过面具的缝隙,她看到判官双眼弯了弯,似乎在对她微笑。蓝色波纹在空气中震荡开来,画面出现了裂纹,诗千改脑海中警铃大作,下意识召唤出了命剑——

但这只是一个幻影而已。

下一刻,周遭的一切都像洇了水的水墨画一样模糊下去,判官黑袍的身影也消失不见。

……

回溯画面消失,诗千改回到了现实。

可判官那双褐色的眼睛却仿佛还悬在她眼前——他留下了这灵力标记,当然也知道卢霜月迟早会找化神修士来回溯图景,所以才会看向门口!

这的确是一个“对视”,他是在对着玄灵阁和修界众人宣告:他们来了。

“诗妹,你有没有看到关键画面?”

夜九阳第一个开口,诗千改将流光石交给他,沉声道:“我看到了未文教的教主。你们去告诉玄灵阁。”

“什么!”

几人顿时瞪大了眼睛,诗千改来不及详说,只是点了点头,再次选了一处灵力标记注入灵波。

接下来的几次回溯,她拼凑出了卢元驹死亡的过程。

这人的的确确是走火入魔而死的,认认真真画了未文阵法,想要请“神降”,也就是请天魔入他的身、让他修为大增,这样便可以对外界宣称闭关结束,突破了一个大境界。

诗千改叹为观止:头回看到有人这么认真地作死。

可惜,卢元驹在天魔入身后没能保持住神智,遭受反噬而死。判官和亥猪正是为此而来,诗千改看到判官手中燃起黑色的火焰,将那只天魔灼烧殆尽。

她略感微妙:看来这个未文教主对天魔也并非全然的尊重。

判官所说的“承受不住”也有了解释——卢元驹失败了,但他们教中有人能请天魔俯身却不影响神智。

整个书房里的信息几乎都被诗千改读完,按理说,到这里本案便已结束。可诗千改停顿了一下,转而继续向书房外走去。

在那些碎片里,只知道卢元驹修魔,可难道他一直只一个人光棍修炼吗?如果未文教不图发展人数,这么辛苦发展他干什么?不就是图他的地位可以拉到更多下线?

她想要试试能不能看到更多的线索。

园子内的灵力标记太多了,无法一一回溯,诗千改将神识完全铺开,笼罩这里的一草一木。她按住本命剑上的键帽,内府中的灵物一一出现,在空气中浮动游曳,这整座园林都像是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幻境。

园外的卢霜月愕然抬头,看着这梦幻而倒错的景象。

这便是化神修士的威能……

“去吧。”

诗千改抬手,让灵物们记住先前回溯阵中魔息的气味,对比着去寻找。

她飞到了园林最高处的屋檐上,随意坐下,看着灵物们忙忙碌碌,闻嗅抚摸着灵力标记的气味。风雪卷起了她的裙摆和长发,雪花倒映在她眼眸中。

随着灵物们的搜寻,巨大的信息量流淌到诗千改脑海里,她一一分辨,而后捏住其中一个,从颜色能判断,这个碎片时间跨度很久远,起码有十年。

诗千改垂下眼睫,神识浸入。

……

“婉婉。”

诗千改进入了时间碎片,朝着声源看去。

此时尚且人模人样的卢元驹正露出一个深情的神色,握住了张婉君的手。他道:“我有一法,可令你修为快速增长,婉婉可想要试一试?”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