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建房和野菜(1 / 1)

121 建房

从白柳村庄回来后的第二天, 乔里就去找约瑟夫管事商量,说他家现在居住的木屋太小了, 他想在教堂附近建一间宽敞点的新屋。

“管事老爷, 你也知道我的哥哥和姐姐都快要结婚了,他们结婚分家后也想把木屋建在附近,所以我能不能请求你划块大一点的土地?”这年头, 哪怕是地广人稀,因为领地一切皆属领主的法律,所以不管是哪一个自由民想建新木屋,都得带着礼物去求老爷恩准批地, 尽管乔里现在是今时不同往日了,但他过去找约瑟夫管事商量的时候, 也是准备好了上缴新屋土地的恩钱和特意送给管事老爷的一坛豆瓣酱。

“乔里阁下,这当然没问题。”约瑟夫管事听了乔里的话,一口就答应了,然后又跟他说了几处合适建屋的地点。

第一个地点是在教堂的河对面, 这里虽然是属于村庄西面的平民区, 不过因为靠近教堂, 在那里居住的自由民家境也算可以。

第二个地点是在村庄东面,处于教堂的西北方向,很靠近分界河,距离管事家也很近, 就是地方比另外两个要小一些。

第三个地点位于教堂的东北方向,它距离教堂就隔了一座磨坊,这个地点是最大的, 缺点就是它离分界河有点远, 打水不太方便, 不过有几个村庄警役就居住在附近。

乔里听约瑟夫管事分别说了这几个地点的优缺点,仔细考虑再三,最后决定选择在第三个地点上面建四合院。

四合院的占地面积要比中世纪的木屋大很多,再加上那附近还居住着几位村庄警役,在安全上也有一定的保证,所以第三个地点无疑是最合适的,至于取河水不方便的问题,乔里根本就不觉得这是一个问题,他本来就准备在四合院里打一口水井,这样也能保证家人的用水安全。

乔里和约瑟夫管事商量好屋地的事情后,两人又一起去找书记员,然后三人一起去了第三块屋地,准备记录划分屋地的信息。

因为中世纪这里并没有纸张,所以书记员用羽毛笔在羊皮卷上涂画了几下,然后就让乔里和约瑟夫管事分别签字确认,这样屋地的划分和归属基本上就算完成了,没有纸张,羊皮纸又难得,这个房屋记录只能让书记员保管,并不没有中国古代那样,把地契和屋契做成一式两份,一份交给主人,一份交给官方保管的流程。

“可以了,”书记员把羊皮卷收好,“乔里阁下,你现在随时都可以安排人手在这上面建造屋子。”

“谢谢你们两位的帮忙。”乔里跟他们道谢。

约瑟夫管事这样说道“乔里阁下,你不需要跟我们客气。”说完,他看了看天空,“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也该去忙别的事情了,另外,祝贺你,乔里阁下。”

“是啊,我也要回去整理一下账务。”书记员也这样说道:“对了,乔里阁下,如果你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可以随时找我。”

屋地划分好之后,乔里就让达伦带着那18位护卫队员到屋地挖地基。

原本四月份是春耕的繁忙时候,并不是建造房屋的合适时间,不过卡伦家屋子盖得急,埃尼奥七月初就要结婚,四合院占地面积大,起码要在六月中旬之前盖好。

护卫队员们在屋地挖地基的时候,乔里又去了大荒地挑了十几个身体强壮的依附农和农奴在荒地上按着挖水渠的路线,开始挖土,摔土胚,混合着干草做泥砖。

等第一批泥砖做好了,已经风干定型,这时候护卫队员们也把地基挖好了,乔里就让他们把泥砖运到屋地里,开始砌土砖盖房子。至于盖房子用的粘着剂,乔里是让农奴们在荒地的分界河那里挖淤泥,再和干草碎混合了做砌墙的粘合剂。

乔里家的这块屋地,长大概是20米左右,宽有15米,而村里的木屋一般是宽3米,长8米,屋地这么大,乔里计划在这里建16间房,正房、南房和东西厢房各三间,另外靠着正房和南房的耳房各两间,一共是4间。

换而言之,乔里要盖的是一座单进四合院,院子接近正方形北面是三间正房,南面是三间南房,与正房相对。而正房和南房两端带有两个很小的房子,好像两只耳朵一样,也就是“耳房”。然后东、西各有三间厢房,也称为东厢房和西厢房,这种单进四合院放在古代东方只能说是规模小、但功能齐的小房子,但放在中世纪这里,绝对算是豪宅了,要知道,哪怕是管事老爷的屋子,也不过是三间连在一起的半石头半木板墙,外加茅草屋顶的房子而已。

现在在屋地盖房的人,除了达伦和18个护卫队员之外,埃尼奥和父亲奥尔也一起过来帮忙了,房子数量有点多,不过这21个人一起动手,顶多两个月的时间就能盖好了,如果实在盖不完,到时候再从大荒地那里挑一些人过来帮忙也行。

盖房的人手这么多,乔里干脆也让乔妮和珍妮过来屋地这里搭了个简易的火塘,帮忙给这21个人做饭。

珍妮在施工现场这里倒是很兴奋,一边摘菜一边好奇地问乔里:“乔里哥哥,那我住那里?”

“你和父亲母亲一起住北房。”北房也就是正房,乔里指着北房其中一个房间的地基对她说:“就是这间,中间那间是客厅,客厅隔壁就是父亲他们的房间。”

“西边的这三间房子是埃尼奥哥哥的,东边的三间是留着给乔妮姐姐结婚后住的,我就住在南房的其中一间房子。”

珍妮又问他:“那做饭的地方在那里?”

“厨房在你房间隔壁的耳房。”东北那间耳房就是厨房,西北耳房做粮仓。西南耳房做杂物房,西北耳房则是做厕所。

一边的乔妮听到乔里的话,也忍不住问了:“乔里,那畜牲棚在那里?”

“畜牲棚不在这里,我打算在大荒地那里建一个,到时候安排后勤队的人手帮忙照顾那些畜牲。”乔里这样对乔妮说道。

自从他当上了教士老爷之后,家里的畜牲也是越来越多了,十几只鸡、四只羊,外加一头耕牛,每天光是喂食和打扫畜牲棚就不是一间轻松的事情,而且畜牲棚基本天天打扫,该有的味道还是一样有,乔里可不想新建的四合院天天弥漫着一股子鸡屎和牛屎的臭味,反正大荒地里的七头耕牛都是后勤队帮忙照料的,他宁愿再给后勤队一些福利,让他们也帮忙照料自家的畜牲棚。

乔妮听了也觉得有道理,也就没再问些什么。

晚餐吃的是燕麦粥加黑面包碎,黑面包只有两条,如果切成面包片还不够,这20多个人一人一片的,干脆就把它剁成面包碎放在粥里一起煮了,另外乔妮还按乔里的吩咐,拿了后勤队送来的野菜,混进干豌豆里一起煮了野菜豌豆粥。

每年春夏交加之时,都是正缺粮食蔬菜的时候,粮食可以吃上一年晒干的麦子和豆子,但青菜就只能去田野里找野草充当青菜,鉴于安东尼的两个孩子因为吃野菜引起食物中毒的关系,现在乔里每天都会亲自看过后勤队摘回来的野草能不能吃,才来决定这些野菜能不能端上饭桌,今天后勤队的小农奴们摘的是马齿苋,还往这里送了两篮子过来。

马齿苋在四、五月份是最常见的,也是最好吃的野菜之一,不仅仅是因为它口感美味,自带浓郁香气,并且还能清热解毒,杀菌消炎,是一种食药两用的植物。

马齿苋也被称为五行草,这是因为它拥有黑种,黄花,绿叶,白根,红梗的特点,单单一种植物就拥有五种颜色,所以称之为五行草。其实马苋菜原产于南亚,因为传播能力强大,很快就传播到世界各地,在中国、欧洲、南美洲等地均有野生的马刺苋。

掀开锅盖,白色的蒸汽俊顿时弥漫在上空,乔妮、珍妮分别给二十多个木碗打满了燕麦粥,黑色的面包碎附在热气腾腾的麦粥上面。

护卫队员们很快就排成一个队伍,按照顺序各自拿了一个木碗和一个木勺,坐在空地上面吃麦粥,大家喝了一口麦粥后,才发觉今天的麦粥居然有黑面包!

就连曾经的警役头目安德烈吃到黑面包碎之后,也惊了一下,如果换了以前,这些黑面包碎对于他来说,当然不算是非常珍贵的食物,但自从他逃出了达尔塔村庄,变成了流民之后,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吃过黑面包了,更何况他们这群人最近不管是挖地基还是盖屋子,身体都很疲惫,胃口也比以前大了很多,而面包是最能填饱肚子的食物了。

不止是护卫队员们在大快朵颐,就是最近伙食好了很多的卡伦一家也吃得津津有味。

小珍妮以前几乎没有吃饱肚子的时候,也就是最近几个月,她才能吃饭吃到饱,时不时地还能吃上以前从来没有吃过的美味,而黑面包对她来说已经不是遥不可及的美味了,现在真正让她惊艳的是豆子里的野菜。

以前家里的青菜只有卷心菜和豆荚,偶尔也能吃点萝卜,要不就是春天时,母亲摘回来的野草,那些野草口感都不怎么样,也就是乔里哥哥去年经常摘一些野草回家,才让她改变了觉得“野草都是不好吃”的印象,而今天的野草好像要比以前的都要更好吃一点。

珍妮对木碗里的豌豆马齿苋吹了几口气,然后舀了一勺放进口中咀嚼起来,豆子的香味,马齿苋的香气顿时在嘴里散发出来,乔妮姐姐今天也在午饭里放了足够的盐巴,所以食物吃起来并不寡淡,珍妮珍惜地小口小口吃着碗里的马刺苋,看见其他人也跟她一样一脸满足地吃着碗里的食物。

坐在珍妮旁边的乔妮也是津津有味地嚼着嘴里的马齿苋,等她吃完碗里的食物,她才对乔里问道:“乔里,今天的野菜是在哪里摘的?味道好香,我也想摘一些回家煮给母亲吃。”

“这些野草在大荒地那边的绿果林里长了很多,不过母亲现在还不能吃这种野草,普通人吃了没关系,不过孕妇吃了,对身体不好。”马齿苋有清热解毒、消炎消肿的作用,不过孕妇吃了会有滑胎的可能性,母亲快到临产日期了,乔里当然不想她出现任何意外。

“这样啊,母亲的确是不能吃。”乔妮点了点头,心里也放弃了摘这种野菜回去煮的念头。

乔里想了想,又说:“不过乔妮姐姐,你可以先挖一些嫩苗种到菜园里,等它们长大了,那时候母亲应该就可以吃这种野草了。”顿了顿,他又说道:“我记得绿果林那里还有别的野菜,我下午让人去摘一些回来,今晚我们一家人包野菜饺子吃吧。”

油桐树林那边也长了不少荠菜,荠菜的药用价值很高,具有和脾、止血、明目的功效,常用于治疗产后出血、痢疾、水肿、感冒发热等病症。它原本起源于东欧和小亚细亚,后来在世界各地都变得很常见。

在这样青黄不接的春天里,去摘一篮子鲜美的荠菜,混着炒鸡蛋一起包进饺子,也是一道非常不错的菜色。

想到中世纪这里寥寥无几的青菜品种,乔里觉得,或许让乔妮姐姐摘些马齿苋和荠菜到菜园里进行人工栽培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好歹能给家里桌上的青菜添上两样选择。

于是乔里就对乔妮说了:“乔妮姐姐,你还是不用去摘嫩苗了,我下午让人帮忙把可以吃的、味道比较好的那几种野菜嫩苗都摘好送到家里。你过一会儿回家,就和珍妮一起先把菜园里的田垄翻好,等他们把野菜嫩苗送过来了,你们就把它们种在菜园里,等过上一段时间,我们的菜园就能多几种味道不错的野菜可以吃了。”

乔妮和珍妮听了,也一脸赞同地跟着点头应和。开锅盖,白色的蒸汽俊顿时弥漫在上空,乔妮、珍妮分别给二十多个木碗打满了燕麦粥,黑色的面包碎附在热气腾腾的麦粥上面。

护卫队员们很快就排成一个队伍,按照顺序各自拿了一个木碗和一个木勺,坐在空地上面吃麦粥,大家喝了一口麦粥后,才发觉今天的麦粥居然有黑面包!

就连曾经的警役头目安德烈吃到黑面包碎之后,也惊了一下,如果换了以前,这些黑面包碎对于他来说,当然不算是非常珍贵的食物,但自从他逃出了达尔塔村庄,变成了流民之后,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吃过黑面包了,更何况他们这群人最近不管是挖地基还是盖屋子,身体都很疲惫,胃口也比以前大了很多,而面包是最能填饱肚子的食物了。

不止是护卫队员们在大快朵颐,就是最近伙食好了很多的卡伦一家也吃得津津有味。

小珍妮以前几乎没有吃饱肚子的时候,也就是最近几个月,她才能吃饭吃到饱,时不时地还能吃上以前从来没有吃过的美味,而黑面包对她来说已经不是遥不可及的美味了,现在真正让她惊艳的是豆子里的野菜。

以前家里的青菜只有卷心菜和豆荚,偶尔也能吃点萝卜,要不就是春天时,母亲摘回来的野草,那些野草口感都不怎么样,也就是乔里哥哥去年经常摘一些野草回家,才让她改变了觉得“野草都是不好吃”的印象,而今天的野草好像要比以前的都要更好吃一点。

珍妮对木碗里的豌豆马齿苋吹了几口气,然后舀了一勺放进口中咀嚼起来,豆子的香味,马齿苋的香气顿时在嘴里散发出来,乔妮姐姐今天也在午饭里放了足够的盐巴,所以食物吃起来并不寡淡,珍妮珍惜地小口小口吃着碗里的马刺苋,看见其他人也跟她一样一脸满足地吃着碗里的食物。

坐在珍妮旁边的乔妮也是津津有味地嚼着嘴里的马齿苋,等她吃完碗里的食物,她才对乔里问道:“乔里,今天的野菜是在哪里摘的?味道好香,我也想摘一些回家煮给母亲吃。”

“这些野草在大荒地那边的绿果林里长了很多,不过母亲现在还不能吃这种野草,普通人吃了没关系,不过孕妇吃了,对身体不好。”马齿苋有清热解毒、消炎消肿的作用,不过孕妇吃了会有滑胎的可能性,母亲快到临产日期了,乔里当然不想她出现任何意外。

“这样啊,母亲的确是不能吃。”乔妮点了点头,心里也放弃了摘这种野菜回去煮的念头。

乔里想了想,又说:“不过乔妮姐姐,你可以先挖一些嫩苗种到菜园里,等它们长大了,那时候母亲应该就可以吃这种野草了。”顿了顿,他又说道:“我记得绿果林那里还有别的野菜,我下午让人去摘一些回来,今晚我们一家人包野菜饺子吃吧。”

油桐树林那边也长了不少荠菜,荠菜的药用价值很高,具有和脾、止血、明目的功效,常用于治疗产后出血、痢疾、水肿、感冒发热等病症。它原本起源于东欧和小亚细亚,后来在世界各地都变得很常见。

在这样青黄不接的春天里,去摘一篮子鲜美的荠菜,混着炒鸡蛋一起包进饺子,也是一道非常不错的菜色。

想到中世纪这里寥寥无几的青菜品种,乔里觉得,或许让乔妮姐姐摘些马齿苋和荠菜到菜园里进行人工栽培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好歹能给家里桌上的青菜添上两样选择。

于是乔里就对乔妮说了:“乔妮姐姐,你还是不用去摘嫩苗了,我下午让人帮忙把可以吃的、味道比较好的那几种野菜嫩苗都摘好送到家里。你过一会儿回家,就和珍妮一起先把菜园里的田垄翻好,等他们把野菜嫩苗送过来了,你们就把它们种在菜园里,等过上一段时间,我们的菜园就能多几种味道不错的野菜可以吃了。”

乔妮和珍妮听了,也一脸赞同地跟着点头应和。开锅盖,白色的蒸汽俊顿时弥漫在上空,乔妮、珍妮分别给二十多个木碗打满了燕麦粥,黑色的面包碎附在热气腾腾的麦粥上面。

护卫队员们很快就排成一个队伍,按照顺序各自拿了一个木碗和一个木勺,坐在空地上面吃麦粥,大家喝了一口麦粥后,才发觉今天的麦粥居然有黑面包!

就连曾经的警役头目安德烈吃到黑面包碎之后,也惊了一下,如果换了以前,这些黑面包碎对于他来说,当然不算是非常珍贵的食物,但自从他逃出了达尔塔村庄,变成了流民之后,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吃过黑面包了,更何况他们这群人最近不管是挖地基还是盖屋子,身体都很疲惫,胃口也比以前大了很多,而面包是最能填饱肚子的食物了。

不止是护卫队员们在大快朵颐,就是最近伙食好了很多的卡伦一家也吃得津津有味。

小珍妮以前几乎没有吃饱肚子的时候,也就是最近几个月,她才能吃饭吃到饱,时不时地还能吃上以前从来没有吃过的美味,而黑面包对她来说已经不是遥不可及的美味了,现在真正让她惊艳的是豆子里的野菜。

以前家里的青菜只有卷心菜和豆荚,偶尔也能吃点萝卜,要不就是春天时,母亲摘回来的野草,那些野草口感都不怎么样,也就是乔里哥哥去年经常摘一些野草回家,才让她改变了觉得“野草都是不好吃”的印象,而今天的野草好像要比以前的都要更好吃一点。

珍妮对木碗里的豌豆马齿苋吹了几口气,然后舀了一勺放进口中咀嚼起来,豆子的香味,马齿苋的香气顿时在嘴里散发出来,乔妮姐姐今天也在午饭里放了足够的盐巴,所以食物吃起来并不寡淡,珍妮珍惜地小口小口吃着碗里的马刺苋,看见其他人也跟她一样一脸满足地吃着碗里的食物。

坐在珍妮旁边的乔妮也是津津有味地嚼着嘴里的马齿苋,等她吃完碗里的食物,她才对乔里问道:“乔里,今天的野菜是在哪里摘的?味道好香,我也想摘一些回家煮给母亲吃。”

“这些野草在大荒地那边的绿果林里长了很多,不过母亲现在还不能吃这种野草,普通人吃了没关系,不过孕妇吃了,对身体不好。”马齿苋有清热解毒、消炎消肿的作用,不过孕妇吃了会有滑胎的可能性,母亲快到临产日期了,乔里当然不想她出现任何意外。

“这样啊,母亲的确是不能吃。”乔妮点了点头,心里也放弃了摘这种野菜回去煮的念头。

乔里想了想,又说:“不过乔妮姐姐,你可以先挖一些嫩苗种到菜园里,等它们长大了,那时候母亲应该就可以吃这种野草了。”顿了顿,他又说道:“我记得绿果林那里还有别的野菜,我下午让人去摘一些回来,今晚我们一家人包野菜饺子吃吧。”

油桐树林那边也长了不少荠菜,荠菜的药用价值很高,具有和脾、止血、明目的功效,常用于治疗产后出血、痢疾、水肿、感冒发热等病症。它原本起源于东欧和小亚细亚,后来在世界各地都变得很常见。

在这样青黄不接的春天里,去摘一篮子鲜美的荠菜,混着炒鸡蛋一起包进饺子,也是一道非常不错的菜色。

想到中世纪这里寥寥无几的青菜品种,乔里觉得,或许让乔妮姐姐摘些马齿苋和荠菜到菜园里进行人工栽培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好歹能给家里桌上的青菜添上两样选择。

于是乔里就对乔妮说了:“乔妮姐姐,你还是不用去摘嫩苗了,我下午让人帮忙把可以吃的、味道比较好的那几种野菜嫩苗都摘好送到家里。你过一会儿回家,就和珍妮一起先把菜园里的田垄翻好,等他们把野菜嫩苗送过来了,你们就把它们种在菜园里,等过上一段时间,我们的菜园就能多几种味道不错的野菜可以吃了。”

乔妮和珍妮听了,也一脸赞同地跟着点头应和。开锅盖,白色的蒸汽俊顿时弥漫在上空,乔妮、珍妮分别给二十多个木碗打满了燕麦粥,黑色的面包碎附在热气腾腾的麦粥上面。

护卫队员们很快就排成一个队伍,按照顺序各自拿了一个木碗和一个木勺,坐在空地上面吃麦粥,大家喝了一口麦粥后,才发觉今天的麦粥居然有黑面包!

就连曾经的警役头目安德烈吃到黑面包碎之后,也惊了一下,如果换了以前,这些黑面包碎对于他来说,当然不算是非常珍贵的食物,但自从他逃出了达尔塔村庄,变成了流民之后,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吃过黑面包了,更何况他们这群人最近不管是挖地基还是盖屋子,身体都很疲惫,胃口也比以前大了很多,而面包是最能填饱肚子的食物了。

不止是护卫队员们在大快朵颐,就是最近伙食好了很多的卡伦一家也吃得津津有味。

小珍妮以前几乎没有吃饱肚子的时候,也就是最近几个月,她才能吃饭吃到饱,时不时地还能吃上以前从来没有吃过的美味,而黑面包对她来说已经不是遥不可及的美味了,现在真正让她惊艳的是豆子里的野菜。

以前家里的青菜只有卷心菜和豆荚,偶尔也能吃点萝卜,要不就是春天时,母亲摘回来的野草,那些野草口感都不怎么样,也就是乔里哥哥去年经常摘一些野草回家,才让她改变了觉得“野草都是不好吃”的印象,而今天的野草好像要比以前的都要更好吃一点。

珍妮对木碗里的豌豆马齿苋吹了几口气,然后舀了一勺放进口中咀嚼起来,豆子的香味,马齿苋的香气顿时在嘴里散发出来,乔妮姐姐今天也在午饭里放了足够的盐巴,所以食物吃起来并不寡淡,珍妮珍惜地小口小口吃着碗里的马刺苋,看见其他人也跟她一样一脸满足地吃着碗里的食物。

坐在珍妮旁边的乔妮也是津津有味地嚼着嘴里的马齿苋,等她吃完碗里的食物,她才对乔里问道:“乔里,今天的野菜是在哪里摘的?味道好香,我也想摘一些回家煮给母亲吃。”

“这些野草在大荒地那边的绿果林里长了很多,不过母亲现在还不能吃这种野草,普通人吃了没关系,不过孕妇吃了,对身体不好。”马齿苋有清热解毒、消炎消肿的作用,不过孕妇吃了会有滑胎的可能性,母亲快到临产日期了,乔里当然不想她出现任何意外。

“这样啊,母亲的确是不能吃。”乔妮点了点头,心里也放弃了摘这种野菜回去煮的念头。

乔里想了想,又说:“不过乔妮姐姐,你可以先挖一些嫩苗种到菜园里,等它们长大了,那时候母亲应该就可以吃这种野草了。”顿了顿,他又说道:“我记得绿果林那里还有别的野菜,我下午让人去摘一些回来,今晚我们一家人包野菜饺子吃吧。”

油桐树林那边也长了不少荠菜,荠菜的药用价值很高,具有和脾、止血、明目的功效,常用于治疗产后出血、痢疾、水肿、感冒发热等病症。它原本起源于东欧和小亚细亚,后来在世界各地都变得很常见。

在这样青黄不接的春天里,去摘一篮子鲜美的荠菜,混着炒鸡蛋一起包进饺子,也是一道非常不错的菜色。

想到中世纪这里寥寥无几的青菜品种,乔里觉得,或许让乔妮姐姐摘些马齿苋和荠菜到菜园里进行人工栽培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好歹能给家里桌上的青菜添上两样选择。

于是乔里就对乔妮说了:“乔妮姐姐,你还是不用去摘嫩苗了,我下午让人帮忙把可以吃的、味道比较好的那几种野菜嫩苗都摘好送到家里。你过一会儿回家,就和珍妮一起先把菜园里的田垄翻好,等他们把野菜嫩苗送过来了,你们就把它们种在菜园里,等过上一段时间,我们的菜园就能多几种味道不错的野菜可以吃了。”

乔妮和珍妮听了,也一脸赞同地跟着点头应和。开锅盖,白色的蒸汽俊顿时弥漫在上空,乔妮、珍妮分别给二十多个木碗打满了燕麦粥,黑色的面包碎附在热气腾腾的麦粥上面。

护卫队员们很快就排成一个队伍,按照顺序各自拿了一个木碗和一个木勺,坐在空地上面吃麦粥,大家喝了一口麦粥后,才发觉今天的麦粥居然有黑面包!

就连曾经的警役头目安德烈吃到黑面包碎之后,也惊了一下,如果换了以前,这些黑面包碎对于他来说,当然不算是非常珍贵的食物,但自从他逃出了达尔塔村庄,变成了流民之后,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吃过黑面包了,更何况他们这群人最近不管是挖地基还是盖屋子,身体都很疲惫,胃口也比以前大了很多,而面包是最能填饱肚子的食物了。

不止是护卫队员们在大快朵颐,就是最近伙食好了很多的卡伦一家也吃得津津有味。

小珍妮以前几乎没有吃饱肚子的时候,也就是最近几个月,她才能吃饭吃到饱,时不时地还能吃上以前从来没有吃过的美味,而黑面包对她来说已经不是遥不可及的美味了,现在真正让她惊艳的是豆子里的野菜。

以前家里的青菜只有卷心菜和豆荚,偶尔也能吃点萝卜,要不就是春天时,母亲摘回来的野草,那些野草口感都不怎么样,也就是乔里哥哥去年经常摘一些野草回家,才让她改变了觉得“野草都是不好吃”的印象,而今天的野草好像要比以前的都要更好吃一点。

珍妮对木碗里的豌豆马齿苋吹了几口气,然后舀了一勺放进口中咀嚼起来,豆子的香味,马齿苋的香气顿时在嘴里散发出来,乔妮姐姐今天也在午饭里放了足够的盐巴,所以食物吃起来并不寡淡,珍妮珍惜地小口小口吃着碗里的马刺苋,看见其他人也跟她一样一脸满足地吃着碗里的食物。

坐在珍妮旁边的乔妮也是津津有味地嚼着嘴里的马齿苋,等她吃完碗里的食物,她才对乔里问道:“乔里,今天的野菜是在哪里摘的?味道好香,我也想摘一些回家煮给母亲吃。”

“这些野草在大荒地那边的绿果林里长了很多,不过母亲现在还不能吃这种野草,普通人吃了没关系,不过孕妇吃了,对身体不好。”马齿苋有清热解毒、消炎消肿的作用,不过孕妇吃了会有滑胎的可能性,母亲快到临产日期了,乔里当然不想她出现任何意外。

“这样啊,母亲的确是不能吃。”乔妮点了点头,心里也放弃了摘这种野菜回去煮的念头。

乔里想了想,又说:“不过乔妮姐姐,你可以先挖一些嫩苗种到菜园里,等它们长大了,那时候母亲应该就可以吃这种野草了。”顿了顿,他又说道:“我记得绿果林那里还有别的野菜,我下午让人去摘一些回来,今晚我们一家人包野菜饺子吃吧。”

油桐树林那边也长了不少荠菜,荠菜的药用价值很高,具有和脾、止血、明目的功效,常用于治疗产后出血、痢疾、水肿、感冒发热等病症。它原本起源于东欧和小亚细亚,后来在世界各地都变得很常见。

在这样青黄不接的春天里,去摘一篮子鲜美的荠菜,混着炒鸡蛋一起包进饺子,也是一道非常不错的菜色。

想到中世纪这里寥寥无几的青菜品种,乔里觉得,或许让乔妮姐姐摘些马齿苋和荠菜到菜园里进行人工栽培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好歹能给家里桌上的青菜添上两样选择。

于是乔里就对乔妮说了:“乔妮姐姐,你还是不用去摘嫩苗了,我下午让人帮忙把可以吃的、味道比较好的那几种野菜嫩苗都摘好送到家里。你过一会儿回家,就和珍妮一起先把菜园里的田垄翻好,等他们把野菜嫩苗送过来了,你们就把它们种在菜园里,等过上一段时间,我们的菜园就能多几种味道不错的野菜可以吃了。”

乔妮和珍妮听了,也一脸赞同地跟着点头应和。开锅盖,白色的蒸汽俊顿时弥漫在上空,乔妮、珍妮分别给二十多个木碗打满了燕麦粥,黑色的面包碎附在热气腾腾的麦粥上面。

护卫队员们很快就排成一个队伍,按照顺序各自拿了一个木碗和一个木勺,坐在空地上面吃麦粥,大家喝了一口麦粥后,才发觉今天的麦粥居然有黑面包!

就连曾经的警役头目安德烈吃到黑面包碎之后,也惊了一下,如果换了以前,这些黑面包碎对于他来说,当然不算是非常珍贵的食物,但自从他逃出了达尔塔村庄,变成了流民之后,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吃过黑面包了,更何况他们这群人最近不管是挖地基还是盖屋子,身体都很疲惫,胃口也比以前大了很多,而面包是最能填饱肚子的食物了。

不止是护卫队员们在大快朵颐,就是最近伙食好了很多的卡伦一家也吃得津津有味。

小珍妮以前几乎没有吃饱肚子的时候,也就是最近几个月,她才能吃饭吃到饱,时不时地还能吃上以前从来没有吃过的美味,而黑面包对她来说已经不是遥不可及的美味了,现在真正让她惊艳的是豆子里的野菜。

以前家里的青菜只有卷心菜和豆荚,偶尔也能吃点萝卜,要不就是春天时,母亲摘回来的野草,那些野草口感都不怎么样,也就是乔里哥哥去年经常摘一些野草回家,才让她改变了觉得“野草都是不好吃”的印象,而今天的野草好像要比以前的都要更好吃一点。

珍妮对木碗里的豌豆马齿苋吹了几口气,然后舀了一勺放进口中咀嚼起来,豆子的香味,马齿苋的香气顿时在嘴里散发出来,乔妮姐姐今天也在午饭里放了足够的盐巴,所以食物吃起来并不寡淡,珍妮珍惜地小口小口吃着碗里的马刺苋,看见其他人也跟她一样一脸满足地吃着碗里的食物。

坐在珍妮旁边的乔妮也是津津有味地嚼着嘴里的马齿苋,等她吃完碗里的食物,她才对乔里问道:“乔里,今天的野菜是在哪里摘的?味道好香,我也想摘一些回家煮给母亲吃。”

“这些野草在大荒地那边的绿果林里长了很多,不过母亲现在还不能吃这种野草,普通人吃了没关系,不过孕妇吃了,对身体不好。”马齿苋有清热解毒、消炎消肿的作用,不过孕妇吃了会有滑胎的可能性,母亲快到临产日期了,乔里当然不想她出现任何意外。

“这样啊,母亲的确是不能吃。”乔妮点了点头,心里也放弃了摘这种野菜回去煮的念头。

乔里想了想,又说:“不过乔妮姐姐,你可以先挖一些嫩苗种到菜园里,等它们长大了,那时候母亲应该就可以吃这种野草了。”顿了顿,他又说道:“我记得绿果林那里还有别的野菜,我下午让人去摘一些回来,今晚我们一家人包野菜饺子吃吧。”

油桐树林那边也长了不少荠菜,荠菜的药用价值很高,具有和脾、止血、明目的功效,常用于治疗产后出血、痢疾、水肿、感冒发热等病症。它原本起源于东欧和小亚细亚,后来在世界各地都变得很常见。

在这样青黄不接的春天里,去摘一篮子鲜美的荠菜,混着炒鸡蛋一起包进饺子,也是一道非常不错的菜色。

想到中世纪这里寥寥无几的青菜品种,乔里觉得,或许让乔妮姐姐摘些马齿苋和荠菜到菜园里进行人工栽培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好歹能给家里桌上的青菜添上两样选择。

于是乔里就对乔妮说了:“乔妮姐姐,你还是不用去摘嫩苗了,我下午让人帮忙把可以吃的、味道比较好的那几种野菜嫩苗都摘好送到家里。你过一会儿回家,就和珍妮一起先把菜园里的田垄翻好,等他们把野菜嫩苗送过来了,你们就把它们种在菜园里,等过上一段时间,我们的菜园就能多几种味道不错的野菜可以吃了。”

乔妮和珍妮听了,也一脸赞同地跟着点头应和。开锅盖,白色的蒸汽俊顿时弥漫在上空,乔妮、珍妮分别给二十多个木碗打满了燕麦粥,黑色的面包碎附在热气腾腾的麦粥上面。

护卫队员们很快就排成一个队伍,按照顺序各自拿了一个木碗和一个木勺,坐在空地上面吃麦粥,大家喝了一口麦粥后,才发觉今天的麦粥居然有黑面包!

就连曾经的警役头目安德烈吃到黑面包碎之后,也惊了一下,如果换了以前,这些黑面包碎对于他来说,当然不算是非常珍贵的食物,但自从他逃出了达尔塔村庄,变成了流民之后,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吃过黑面包了,更何况他们这群人最近不管是挖地基还是盖屋子,身体都很疲惫,胃口也比以前大了很多,而面包是最能填饱肚子的食物了。

不止是护卫队员们在大快朵颐,就是最近伙食好了很多的卡伦一家也吃得津津有味。

小珍妮以前几乎没有吃饱肚子的时候,也就是最近几个月,她才能吃饭吃到饱,时不时地还能吃上以前从来没有吃过的美味,而黑面包对她来说已经不是遥不可及的美味了,现在真正让她惊艳的是豆子里的野菜。

以前家里的青菜只有卷心菜和豆荚,偶尔也能吃点萝卜,要不就是春天时,母亲摘回来的野草,那些野草口感都不怎么样,也就是乔里哥哥去年经常摘一些野草回家,才让她改变了觉得“野草都是不好吃”的印象,而今天的野草好像要比以前的都要更好吃一点。

珍妮对木碗里的豌豆马齿苋吹了几口气,然后舀了一勺放进口中咀嚼起来,豆子的香味,马齿苋的香气顿时在嘴里散发出来,乔妮姐姐今天也在午饭里放了足够的盐巴,所以食物吃起来并不寡淡,珍妮珍惜地小口小口吃着碗里的马刺苋,看见其他人也跟她一样一脸满足地吃着碗里的食物。

坐在珍妮旁边的乔妮也是津津有味地嚼着嘴里的马齿苋,等她吃完碗里的食物,她才对乔里问道:“乔里,今天的野菜是在哪里摘的?味道好香,我也想摘一些回家煮给母亲吃。”

“这些野草在大荒地那边的绿果林里长了很多,不过母亲现在还不能吃这种野草,普通人吃了没关系,不过孕妇吃了,对身体不好。”马齿苋有清热解毒、消炎消肿的作用,不过孕妇吃了会有滑胎的可能性,母亲快到临产日期了,乔里当然不想她出现任何意外。

“这样啊,母亲的确是不能吃。”乔妮点了点头,心里也放弃了摘这种野菜回去煮的念头。

乔里想了想,又说:“不过乔妮姐姐,你可以先挖一些嫩苗种到菜园里,等它们长大了,那时候母亲应该就可以吃这种野草了。”顿了顿,他又说道:“我记得绿果林那里还有别的野菜,我下午让人去摘一些回来,今晚我们一家人包野菜饺子吃吧。”

油桐树林那边也长了不少荠菜,荠菜的药用价值很高,具有和脾、止血、明目的功效,常用于治疗产后出血、痢疾、水肿、感冒发热等病症。它原本起源于东欧和小亚细亚,后来在世界各地都变得很常见。

在这样青黄不接的春天里,去摘一篮子鲜美的荠菜,混着炒鸡蛋一起包进饺子,也是一道非常不错的菜色。

想到中世纪这里寥寥无几的青菜品种,乔里觉得,或许让乔妮姐姐摘些马齿苋和荠菜到菜园里进行人工栽培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好歹能给家里桌上的青菜添上两样选择。

于是乔里就对乔妮说了:“乔妮姐姐,你还是不用去摘嫩苗了,我下午让人帮忙把可以吃的、味道比较好的那几种野菜嫩苗都摘好送到家里。你过一会儿回家,就和珍妮一起先把菜园里的田垄翻好,等他们把野菜嫩苗送过来了,你们就把它们种在菜园里,等过上一段时间,我们的菜园就能多几种味道不错的野菜可以吃了。”

乔妮和珍妮听了,也一脸赞同地跟着点头应和。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