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第 111 章(1 / 1)

事情还得从昨天发鱼后说起。

南花市不是个靠海的城市, 平时要吃到新鲜的海鱼,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这时候的运输条件比较恶劣。海鱼从沿海城市运输到他们这里的时候,很容易发生死亡。所以, 即使有海鱼, 那也不是一般人家吃得起的。

因着这个原因,昨天发到手上的鱼, 即使是死鱼,很多人还是拎回家去,一家老小当晚就煮了来吃。有些生活简朴舍不得的,则是把鱼拎回去后,抹了些盐, 晾了起来。

结果, 今天安华来上班, 就发现派单大厅跟公共办公室的人都少了好几个。

她一问,才知道,好几家吃了鱼的人家昨晚拉了一晚上肚子。今天去医院挂水去了。当然, 一通问下来后,也有人吃了啥事儿都没有的。

这种情况, 跟个人的免疫力有关。只是,罪魁祸首,无疑就是那两条海鱼了。

“幸好我昨天领到鱼后,知道了通知说鱼不好, 直接丢垃圾桶了。我婆婆还说我浪费粮食,一定要把鱼给捡回来。后来还是我男人给阻止了。不然,说不得我今天得请假陪我婆婆去挂水了。”金姐一边跟安华说着她知道的消息, 一边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

安华从大办公室打听得差不多后, 就走到派单大厅。

派单大厅的司机少了七八个, 听说都是拉肚子拉得腿软成面条。今天索性就请假了。这些人唯一幸运的地方是他们的身体比较壮实,没有严重到上医院挂水。

安华站在司机前面问道:“你们中昨晚有谁吃过那鱼吗?”

司机们大部分都是住在职工楼的。昨晚好多家闹得动静那么大,那些拉肚子的人直接把公共厕所的蹲坑都给霸占了。他们可都是看得清清楚楚的。就为这,他们连蹲坑的地方都没了。大半夜上厕所就得跑到外头的公厕。

现在,听到安华的问话后,立刻说道:“我吃了半条,不过没事。”

说话的是个铁塔身材的壮汉,他拍了拍自己肚皮,一副自己好幸运的笑容。

有了一个人带头后,其他人纷纷开口。当然,大部分都是在描述邻居家拉了几次的那种话。不过,安华也从这些司机中,知道有五六个吃了鱼没事的。

就因为这样,她觉得这事儿比较棘手了。

等她把人打发了去接任务后,她自己亲自跑到了运输公司办公楼。一路上,她特意拐弯去了趟公交车队的办公室,发现人是也是少了那么几个。等到了运输公司办公楼的时候,人都是没怎么少。

孙海的办公室里面,安华一进去,就看到王水口在那抱怨这次的过年福利问题。

“老孙,公司这次发的鱼是不是有毛病。弄得我手底下几个司机拉成了软脚蟹。晚点的班车司机都不够安排了。你说说,我该怎么办?年底了,底下公社到市里的班车,要加班次的。现在,你说说让我从哪里找司机出来开公交车?总不能我一个车队队长顶上吧!”

孙海听到这些抱怨,也是脑壳疼。这事儿他夹在中间才难受。他不能把鱼给压下不发,一发下去。现在看看,一晚上就出事了。

安华看着王水口在那喋喋不休的,直接越过了他,问道:“孙主任,这吃完鱼后拉肚子的,除了咱们公司外,外头的单位有发生这种情况吗?”

孙海:“你柳叶阿姨的单位也发了两条这鱼,看着跟我们这的差不多。我现在给她打个电话问问他们单位的情况。”

说着,孙海起身,给百货商店那边打了电话。

很快,在百货商店上班的柳叶给了回复。

百货商店的人普遍家庭条件都好,看到不新鲜的鱼,几乎都没人敢吃。最后,只有两家人吃了。但是听说只拉了肚子,没什么大问题。

安华问完

这个后,想到刚刚忘了问凌海洋纺织厂那边的情况。干脆起身用孙海办公室的电话,给自己相熟的那些工厂一一打电话问了个遍。

一通问下来后,安华发现,这次的福利鱼还真是有门道。

有些工厂的鱼发的时候鱼眼珠子还很清澈,虽然是死鱼,但吃了没啥毛病。有些工厂的则是一大半都是还能游动的活鱼。这种单位更加不会出问题了。而像他们运输公司这样,收到全都是死了很久的鱼的单位,也就那么三两家。

这种对比明显的数据,让安华不得不怀疑这些鱼是人为造成的。因为,她想到了山海市运输公司那帮人。假如这次福利鱼来源于山海市的话,那么负责运输的铁定就是山海市运输队。他们只要在运输过程中,拖上那么一拖。等鱼送到他们这里的时候,全死光也很正常。

这时候,运输单位可没有保鲜、保活、保时的义务。运输队只要把货物按照数量运送到目的地就是完成任务。他们这次遇上这事儿,那是说理也没地方说去的。

这就是运输公司能给人使绊子的机会。

想到这儿,安华又打了一个电话出去。这次是直接打到省里去。她先给伍队长那边打了电话,确定省运输队的鱼很正常。虽然不是活蹦乱跳,倒也没死。而等她给省进出口总公司的钟芳打了电话过后,她就真想揍人了。

省进口总公司那边收到的鱼,听说是加班加点连夜从山海市运输过来的,十分鲜活。

电话那头的钟芳说到这里,感叹道:“那山海市运输队现在规模做得很大。他们市本来有两家运输公司的。去年就合并成了一家。这家运输公司,旗下有一百多台大货车。这次给我们单位送鱼的时候,就直接出动了二十台货车的大车队。这样大的手笔,真是让人感到惊讶。我听说省里很多工厂,准备来年跟他们搞些合作。”

这下,安华不止确认了福利鱼的来源。同时,也确定了他们是真的被山海市运输公司给穿小鞋了。而这山海市运输公司,居然能让上头给他们批了那么多货车,实在是难以置信。

挂断电话后,安华看向孙海跟王水口,把自己打听到的消息全部都说了出来。

饶是王水口是个草包,这会儿也听明白了。

“感情咱们这是被这山海市运输公司给整了。”

王水口骂骂咧咧起来:“这些瘪犊子搞这种小动作。不行,孙海,你得跟上面的领导反应情况。”

孙海还没说话,安华就回道:“你要怎么反应?福利鱼送过来的时候全死掉了,我们公司的人吃了后拉肚子。”

说到这里,安华嘲讽道:“别说整个三花省了,就单单我们南花市,那么多单位,也就那么三两家的鱼有问题。这种情况,你上报的话,最终的结果也只能是运输困难导致的。人家三两句话就能把你给打发了。”

孙海点点头,大家都是出来社会那么久的老人了,没有一个天真的。只要这鱼吃不死人,他们就只能把这委屈往肚子咽。都要过年放假了,领导肯定是和稀泥的。

而且,运输途中发生的事情太过难以控制。山海市运输公司可以有一百种理由推脱。特别是在其他单位的衬托下。

王水口这辈子还真没被人这样整过,这下暴躁道:“难道我们就这么算了?”

安华冷笑:“怎么可能?”

这山海市运输队会这样整他们,有一部分原因在她这里。所以,她还真不会就这样放过他们。前几天老姜师傅他们遇到的二十人车队,现在看来就是那山海市运输队专门送鱼的。这种喜欢在背后搞小动作的,肯定全身都是小辫子。

她准备赶在过年前,给他们整整辫子。

这个后,想到刚刚忘了问凌海洋纺织厂那边的情况。干脆起身用孙海办公室的电话,给自己相熟的那些工厂一一打电话问了个遍。

一通问下来后,安华发现,这次的福利鱼还真是有门道。

有些工厂的鱼发的时候鱼眼珠子还很清澈,虽然是死鱼,但吃了没啥毛病。有些工厂的则是一大半都是还能游动的活鱼。这种单位更加不会出问题了。而像他们运输公司这样,收到全都是死了很久的鱼的单位,也就那么三两家。

这种对比明显的数据,让安华不得不怀疑这些鱼是人为造成的。因为,她想到了山海市运输公司那帮人。假如这次福利鱼来源于山海市的话,那么负责运输的铁定就是山海市运输队。他们只要在运输过程中,拖上那么一拖。等鱼送到他们这里的时候,全死光也很正常。

这时候,运输单位可没有保鲜、保活、保时的义务。运输队只要把货物按照数量运送到目的地就是完成任务。他们这次遇上这事儿,那是说理也没地方说去的。

这就是运输公司能给人使绊子的机会。

想到这儿,安华又打了一个电话出去。这次是直接打到省里去。她先给伍队长那边打了电话,确定省运输队的鱼很正常。虽然不是活蹦乱跳,倒也没死。而等她给省进出口总公司的钟芳打了电话过后,她就真想揍人了。

省进口总公司那边收到的鱼,听说是加班加点连夜从山海市运输过来的,十分鲜活。

电话那头的钟芳说到这里,感叹道:“那山海市运输队现在规模做得很大。他们市本来有两家运输公司的。去年就合并成了一家。这家运输公司,旗下有一百多台大货车。这次给我们单位送鱼的时候,就直接出动了二十台货车的大车队。这样大的手笔,真是让人感到惊讶。我听说省里很多工厂,准备来年跟他们搞些合作。”

这下,安华不止确认了福利鱼的来源。同时,也确定了他们是真的被山海市运输公司给穿小鞋了。而这山海市运输公司,居然能让上头给他们批了那么多货车,实在是难以置信。

挂断电话后,安华看向孙海跟王水口,把自己打听到的消息全部都说了出来。

饶是王水口是个草包,这会儿也听明白了。

“感情咱们这是被这山海市运输公司给整了。”

王水口骂骂咧咧起来:“这些瘪犊子搞这种小动作。不行,孙海,你得跟上面的领导反应情况。”

孙海还没说话,安华就回道:“你要怎么反应?福利鱼送过来的时候全死掉了,我们公司的人吃了后拉肚子。”

说到这里,安华嘲讽道:“别说整个三花省了,就单单我们南花市,那么多单位,也就那么三两家的鱼有问题。这种情况,你上报的话,最终的结果也只能是运输困难导致的。人家三两句话就能把你给打发了。”

孙海点点头,大家都是出来社会那么久的老人了,没有一个天真的。只要这鱼吃不死人,他们就只能把这委屈往肚子咽。都要过年放假了,领导肯定是和稀泥的。

而且,运输途中发生的事情太过难以控制。山海市运输公司可以有一百种理由推脱。特别是在其他单位的衬托下。

王水口这辈子还真没被人这样整过,这下暴躁道:“难道我们就这么算了?”

安华冷笑:“怎么可能?”

这山海市运输队会这样整他们,有一部分原因在她这里。所以,她还真不会就这样放过他们。前几天老姜师傅他们遇到的二十人车队,现在看来就是那山海市运输队专门送鱼的。这种喜欢在背后搞小动作的,肯定全身都是小辫子。

她准备赶在过年前,给他们整整辫子。

这个后,想到刚刚忘了问凌海洋纺织厂那边的情况。干脆起身用孙海办公室的电话,给自己相熟的那些工厂一一打电话问了个遍。

一通问下来后,安华发现,这次的福利鱼还真是有门道。

有些工厂的鱼发的时候鱼眼珠子还很清澈,虽然是死鱼,但吃了没啥毛病。有些工厂的则是一大半都是还能游动的活鱼。这种单位更加不会出问题了。而像他们运输公司这样,收到全都是死了很久的鱼的单位,也就那么三两家。

这种对比明显的数据,让安华不得不怀疑这些鱼是人为造成的。因为,她想到了山海市运输公司那帮人。假如这次福利鱼来源于山海市的话,那么负责运输的铁定就是山海市运输队。他们只要在运输过程中,拖上那么一拖。等鱼送到他们这里的时候,全死光也很正常。

这时候,运输单位可没有保鲜、保活、保时的义务。运输队只要把货物按照数量运送到目的地就是完成任务。他们这次遇上这事儿,那是说理也没地方说去的。

这就是运输公司能给人使绊子的机会。

想到这儿,安华又打了一个电话出去。这次是直接打到省里去。她先给伍队长那边打了电话,确定省运输队的鱼很正常。虽然不是活蹦乱跳,倒也没死。而等她给省进出口总公司的钟芳打了电话过后,她就真想揍人了。

省进口总公司那边收到的鱼,听说是加班加点连夜从山海市运输过来的,十分鲜活。

电话那头的钟芳说到这里,感叹道:“那山海市运输队现在规模做得很大。他们市本来有两家运输公司的。去年就合并成了一家。这家运输公司,旗下有一百多台大货车。这次给我们单位送鱼的时候,就直接出动了二十台货车的大车队。这样大的手笔,真是让人感到惊讶。我听说省里很多工厂,准备来年跟他们搞些合作。”

这下,安华不止确认了福利鱼的来源。同时,也确定了他们是真的被山海市运输公司给穿小鞋了。而这山海市运输公司,居然能让上头给他们批了那么多货车,实在是难以置信。

挂断电话后,安华看向孙海跟王水口,把自己打听到的消息全部都说了出来。

饶是王水口是个草包,这会儿也听明白了。

“感情咱们这是被这山海市运输公司给整了。”

王水口骂骂咧咧起来:“这些瘪犊子搞这种小动作。不行,孙海,你得跟上面的领导反应情况。”

孙海还没说话,安华就回道:“你要怎么反应?福利鱼送过来的时候全死掉了,我们公司的人吃了后拉肚子。”

说到这里,安华嘲讽道:“别说整个三花省了,就单单我们南花市,那么多单位,也就那么三两家的鱼有问题。这种情况,你上报的话,最终的结果也只能是运输困难导致的。人家三两句话就能把你给打发了。”

孙海点点头,大家都是出来社会那么久的老人了,没有一个天真的。只要这鱼吃不死人,他们就只能把这委屈往肚子咽。都要过年放假了,领导肯定是和稀泥的。

而且,运输途中发生的事情太过难以控制。山海市运输公司可以有一百种理由推脱。特别是在其他单位的衬托下。

王水口这辈子还真没被人这样整过,这下暴躁道:“难道我们就这么算了?”

安华冷笑:“怎么可能?”

这山海市运输队会这样整他们,有一部分原因在她这里。所以,她还真不会就这样放过他们。前几天老姜师傅他们遇到的二十人车队,现在看来就是那山海市运输队专门送鱼的。这种喜欢在背后搞小动作的,肯定全身都是小辫子。

她准备赶在过年前,给他们整整辫子。

这个后,想到刚刚忘了问凌海洋纺织厂那边的情况。干脆起身用孙海办公室的电话,给自己相熟的那些工厂一一打电话问了个遍。

一通问下来后,安华发现,这次的福利鱼还真是有门道。

有些工厂的鱼发的时候鱼眼珠子还很清澈,虽然是死鱼,但吃了没啥毛病。有些工厂的则是一大半都是还能游动的活鱼。这种单位更加不会出问题了。而像他们运输公司这样,收到全都是死了很久的鱼的单位,也就那么三两家。

这种对比明显的数据,让安华不得不怀疑这些鱼是人为造成的。因为,她想到了山海市运输公司那帮人。假如这次福利鱼来源于山海市的话,那么负责运输的铁定就是山海市运输队。他们只要在运输过程中,拖上那么一拖。等鱼送到他们这里的时候,全死光也很正常。

这时候,运输单位可没有保鲜、保活、保时的义务。运输队只要把货物按照数量运送到目的地就是完成任务。他们这次遇上这事儿,那是说理也没地方说去的。

这就是运输公司能给人使绊子的机会。

想到这儿,安华又打了一个电话出去。这次是直接打到省里去。她先给伍队长那边打了电话,确定省运输队的鱼很正常。虽然不是活蹦乱跳,倒也没死。而等她给省进出口总公司的钟芳打了电话过后,她就真想揍人了。

省进口总公司那边收到的鱼,听说是加班加点连夜从山海市运输过来的,十分鲜活。

电话那头的钟芳说到这里,感叹道:“那山海市运输队现在规模做得很大。他们市本来有两家运输公司的。去年就合并成了一家。这家运输公司,旗下有一百多台大货车。这次给我们单位送鱼的时候,就直接出动了二十台货车的大车队。这样大的手笔,真是让人感到惊讶。我听说省里很多工厂,准备来年跟他们搞些合作。”

这下,安华不止确认了福利鱼的来源。同时,也确定了他们是真的被山海市运输公司给穿小鞋了。而这山海市运输公司,居然能让上头给他们批了那么多货车,实在是难以置信。

挂断电话后,安华看向孙海跟王水口,把自己打听到的消息全部都说了出来。

饶是王水口是个草包,这会儿也听明白了。

“感情咱们这是被这山海市运输公司给整了。”

王水口骂骂咧咧起来:“这些瘪犊子搞这种小动作。不行,孙海,你得跟上面的领导反应情况。”

孙海还没说话,安华就回道:“你要怎么反应?福利鱼送过来的时候全死掉了,我们公司的人吃了后拉肚子。”

说到这里,安华嘲讽道:“别说整个三花省了,就单单我们南花市,那么多单位,也就那么三两家的鱼有问题。这种情况,你上报的话,最终的结果也只能是运输困难导致的。人家三两句话就能把你给打发了。”

孙海点点头,大家都是出来社会那么久的老人了,没有一个天真的。只要这鱼吃不死人,他们就只能把这委屈往肚子咽。都要过年放假了,领导肯定是和稀泥的。

而且,运输途中发生的事情太过难以控制。山海市运输公司可以有一百种理由推脱。特别是在其他单位的衬托下。

王水口这辈子还真没被人这样整过,这下暴躁道:“难道我们就这么算了?”

安华冷笑:“怎么可能?”

这山海市运输队会这样整他们,有一部分原因在她这里。所以,她还真不会就这样放过他们。前几天老姜师傅他们遇到的二十人车队,现在看来就是那山海市运输队专门送鱼的。这种喜欢在背后搞小动作的,肯定全身都是小辫子。

她准备赶在过年前,给他们整整辫子。

这个后,想到刚刚忘了问凌海洋纺织厂那边的情况。干脆起身用孙海办公室的电话,给自己相熟的那些工厂一一打电话问了个遍。

一通问下来后,安华发现,这次的福利鱼还真是有门道。

有些工厂的鱼发的时候鱼眼珠子还很清澈,虽然是死鱼,但吃了没啥毛病。有些工厂的则是一大半都是还能游动的活鱼。这种单位更加不会出问题了。而像他们运输公司这样,收到全都是死了很久的鱼的单位,也就那么三两家。

这种对比明显的数据,让安华不得不怀疑这些鱼是人为造成的。因为,她想到了山海市运输公司那帮人。假如这次福利鱼来源于山海市的话,那么负责运输的铁定就是山海市运输队。他们只要在运输过程中,拖上那么一拖。等鱼送到他们这里的时候,全死光也很正常。

这时候,运输单位可没有保鲜、保活、保时的义务。运输队只要把货物按照数量运送到目的地就是完成任务。他们这次遇上这事儿,那是说理也没地方说去的。

这就是运输公司能给人使绊子的机会。

想到这儿,安华又打了一个电话出去。这次是直接打到省里去。她先给伍队长那边打了电话,确定省运输队的鱼很正常。虽然不是活蹦乱跳,倒也没死。而等她给省进出口总公司的钟芳打了电话过后,她就真想揍人了。

省进口总公司那边收到的鱼,听说是加班加点连夜从山海市运输过来的,十分鲜活。

电话那头的钟芳说到这里,感叹道:“那山海市运输队现在规模做得很大。他们市本来有两家运输公司的。去年就合并成了一家。这家运输公司,旗下有一百多台大货车。这次给我们单位送鱼的时候,就直接出动了二十台货车的大车队。这样大的手笔,真是让人感到惊讶。我听说省里很多工厂,准备来年跟他们搞些合作。”

这下,安华不止确认了福利鱼的来源。同时,也确定了他们是真的被山海市运输公司给穿小鞋了。而这山海市运输公司,居然能让上头给他们批了那么多货车,实在是难以置信。

挂断电话后,安华看向孙海跟王水口,把自己打听到的消息全部都说了出来。

饶是王水口是个草包,这会儿也听明白了。

“感情咱们这是被这山海市运输公司给整了。”

王水口骂骂咧咧起来:“这些瘪犊子搞这种小动作。不行,孙海,你得跟上面的领导反应情况。”

孙海还没说话,安华就回道:“你要怎么反应?福利鱼送过来的时候全死掉了,我们公司的人吃了后拉肚子。”

说到这里,安华嘲讽道:“别说整个三花省了,就单单我们南花市,那么多单位,也就那么三两家的鱼有问题。这种情况,你上报的话,最终的结果也只能是运输困难导致的。人家三两句话就能把你给打发了。”

孙海点点头,大家都是出来社会那么久的老人了,没有一个天真的。只要这鱼吃不死人,他们就只能把这委屈往肚子咽。都要过年放假了,领导肯定是和稀泥的。

而且,运输途中发生的事情太过难以控制。山海市运输公司可以有一百种理由推脱。特别是在其他单位的衬托下。

王水口这辈子还真没被人这样整过,这下暴躁道:“难道我们就这么算了?”

安华冷笑:“怎么可能?”

这山海市运输队会这样整他们,有一部分原因在她这里。所以,她还真不会就这样放过他们。前几天老姜师傅他们遇到的二十人车队,现在看来就是那山海市运输队专门送鱼的。这种喜欢在背后搞小动作的,肯定全身都是小辫子。

她准备赶在过年前,给他们整整辫子。

这个后,想到刚刚忘了问凌海洋纺织厂那边的情况。干脆起身用孙海办公室的电话,给自己相熟的那些工厂一一打电话问了个遍。

一通问下来后,安华发现,这次的福利鱼还真是有门道。

有些工厂的鱼发的时候鱼眼珠子还很清澈,虽然是死鱼,但吃了没啥毛病。有些工厂的则是一大半都是还能游动的活鱼。这种单位更加不会出问题了。而像他们运输公司这样,收到全都是死了很久的鱼的单位,也就那么三两家。

这种对比明显的数据,让安华不得不怀疑这些鱼是人为造成的。因为,她想到了山海市运输公司那帮人。假如这次福利鱼来源于山海市的话,那么负责运输的铁定就是山海市运输队。他们只要在运输过程中,拖上那么一拖。等鱼送到他们这里的时候,全死光也很正常。

这时候,运输单位可没有保鲜、保活、保时的义务。运输队只要把货物按照数量运送到目的地就是完成任务。他们这次遇上这事儿,那是说理也没地方说去的。

这就是运输公司能给人使绊子的机会。

想到这儿,安华又打了一个电话出去。这次是直接打到省里去。她先给伍队长那边打了电话,确定省运输队的鱼很正常。虽然不是活蹦乱跳,倒也没死。而等她给省进出口总公司的钟芳打了电话过后,她就真想揍人了。

省进口总公司那边收到的鱼,听说是加班加点连夜从山海市运输过来的,十分鲜活。

电话那头的钟芳说到这里,感叹道:“那山海市运输队现在规模做得很大。他们市本来有两家运输公司的。去年就合并成了一家。这家运输公司,旗下有一百多台大货车。这次给我们单位送鱼的时候,就直接出动了二十台货车的大车队。这样大的手笔,真是让人感到惊讶。我听说省里很多工厂,准备来年跟他们搞些合作。”

这下,安华不止确认了福利鱼的来源。同时,也确定了他们是真的被山海市运输公司给穿小鞋了。而这山海市运输公司,居然能让上头给他们批了那么多货车,实在是难以置信。

挂断电话后,安华看向孙海跟王水口,把自己打听到的消息全部都说了出来。

饶是王水口是个草包,这会儿也听明白了。

“感情咱们这是被这山海市运输公司给整了。”

王水口骂骂咧咧起来:“这些瘪犊子搞这种小动作。不行,孙海,你得跟上面的领导反应情况。”

孙海还没说话,安华就回道:“你要怎么反应?福利鱼送过来的时候全死掉了,我们公司的人吃了后拉肚子。”

说到这里,安华嘲讽道:“别说整个三花省了,就单单我们南花市,那么多单位,也就那么三两家的鱼有问题。这种情况,你上报的话,最终的结果也只能是运输困难导致的。人家三两句话就能把你给打发了。”

孙海点点头,大家都是出来社会那么久的老人了,没有一个天真的。只要这鱼吃不死人,他们就只能把这委屈往肚子咽。都要过年放假了,领导肯定是和稀泥的。

而且,运输途中发生的事情太过难以控制。山海市运输公司可以有一百种理由推脱。特别是在其他单位的衬托下。

王水口这辈子还真没被人这样整过,这下暴躁道:“难道我们就这么算了?”

安华冷笑:“怎么可能?”

这山海市运输队会这样整他们,有一部分原因在她这里。所以,她还真不会就这样放过他们。前几天老姜师傅他们遇到的二十人车队,现在看来就是那山海市运输队专门送鱼的。这种喜欢在背后搞小动作的,肯定全身都是小辫子。

她准备赶在过年前,给他们整整辫子。

这个后,想到刚刚忘了问凌海洋纺织厂那边的情况。干脆起身用孙海办公室的电话,给自己相熟的那些工厂一一打电话问了个遍。

一通问下来后,安华发现,这次的福利鱼还真是有门道。

有些工厂的鱼发的时候鱼眼珠子还很清澈,虽然是死鱼,但吃了没啥毛病。有些工厂的则是一大半都是还能游动的活鱼。这种单位更加不会出问题了。而像他们运输公司这样,收到全都是死了很久的鱼的单位,也就那么三两家。

这种对比明显的数据,让安华不得不怀疑这些鱼是人为造成的。因为,她想到了山海市运输公司那帮人。假如这次福利鱼来源于山海市的话,那么负责运输的铁定就是山海市运输队。他们只要在运输过程中,拖上那么一拖。等鱼送到他们这里的时候,全死光也很正常。

这时候,运输单位可没有保鲜、保活、保时的义务。运输队只要把货物按照数量运送到目的地就是完成任务。他们这次遇上这事儿,那是说理也没地方说去的。

这就是运输公司能给人使绊子的机会。

想到这儿,安华又打了一个电话出去。这次是直接打到省里去。她先给伍队长那边打了电话,确定省运输队的鱼很正常。虽然不是活蹦乱跳,倒也没死。而等她给省进出口总公司的钟芳打了电话过后,她就真想揍人了。

省进口总公司那边收到的鱼,听说是加班加点连夜从山海市运输过来的,十分鲜活。

电话那头的钟芳说到这里,感叹道:“那山海市运输队现在规模做得很大。他们市本来有两家运输公司的。去年就合并成了一家。这家运输公司,旗下有一百多台大货车。这次给我们单位送鱼的时候,就直接出动了二十台货车的大车队。这样大的手笔,真是让人感到惊讶。我听说省里很多工厂,准备来年跟他们搞些合作。”

这下,安华不止确认了福利鱼的来源。同时,也确定了他们是真的被山海市运输公司给穿小鞋了。而这山海市运输公司,居然能让上头给他们批了那么多货车,实在是难以置信。

挂断电话后,安华看向孙海跟王水口,把自己打听到的消息全部都说了出来。

饶是王水口是个草包,这会儿也听明白了。

“感情咱们这是被这山海市运输公司给整了。”

王水口骂骂咧咧起来:“这些瘪犊子搞这种小动作。不行,孙海,你得跟上面的领导反应情况。”

孙海还没说话,安华就回道:“你要怎么反应?福利鱼送过来的时候全死掉了,我们公司的人吃了后拉肚子。”

说到这里,安华嘲讽道:“别说整个三花省了,就单单我们南花市,那么多单位,也就那么三两家的鱼有问题。这种情况,你上报的话,最终的结果也只能是运输困难导致的。人家三两句话就能把你给打发了。”

孙海点点头,大家都是出来社会那么久的老人了,没有一个天真的。只要这鱼吃不死人,他们就只能把这委屈往肚子咽。都要过年放假了,领导肯定是和稀泥的。

而且,运输途中发生的事情太过难以控制。山海市运输公司可以有一百种理由推脱。特别是在其他单位的衬托下。

王水口这辈子还真没被人这样整过,这下暴躁道:“难道我们就这么算了?”

安华冷笑:“怎么可能?”

这山海市运输队会这样整他们,有一部分原因在她这里。所以,她还真不会就这样放过他们。前几天老姜师傅他们遇到的二十人车队,现在看来就是那山海市运输队专门送鱼的。这种喜欢在背后搞小动作的,肯定全身都是小辫子。

她准备赶在过年前,给他们整整辫子。

这个后,想到刚刚忘了问凌海洋纺织厂那边的情况。干脆起身用孙海办公室的电话,给自己相熟的那些工厂一一打电话问了个遍。

一通问下来后,安华发现,这次的福利鱼还真是有门道。

有些工厂的鱼发的时候鱼眼珠子还很清澈,虽然是死鱼,但吃了没啥毛病。有些工厂的则是一大半都是还能游动的活鱼。这种单位更加不会出问题了。而像他们运输公司这样,收到全都是死了很久的鱼的单位,也就那么三两家。

这种对比明显的数据,让安华不得不怀疑这些鱼是人为造成的。因为,她想到了山海市运输公司那帮人。假如这次福利鱼来源于山海市的话,那么负责运输的铁定就是山海市运输队。他们只要在运输过程中,拖上那么一拖。等鱼送到他们这里的时候,全死光也很正常。

这时候,运输单位可没有保鲜、保活、保时的义务。运输队只要把货物按照数量运送到目的地就是完成任务。他们这次遇上这事儿,那是说理也没地方说去的。

这就是运输公司能给人使绊子的机会。

想到这儿,安华又打了一个电话出去。这次是直接打到省里去。她先给伍队长那边打了电话,确定省运输队的鱼很正常。虽然不是活蹦乱跳,倒也没死。而等她给省进出口总公司的钟芳打了电话过后,她就真想揍人了。

省进口总公司那边收到的鱼,听说是加班加点连夜从山海市运输过来的,十分鲜活。

电话那头的钟芳说到这里,感叹道:“那山海市运输队现在规模做得很大。他们市本来有两家运输公司的。去年就合并成了一家。这家运输公司,旗下有一百多台大货车。这次给我们单位送鱼的时候,就直接出动了二十台货车的大车队。这样大的手笔,真是让人感到惊讶。我听说省里很多工厂,准备来年跟他们搞些合作。”

这下,安华不止确认了福利鱼的来源。同时,也确定了他们是真的被山海市运输公司给穿小鞋了。而这山海市运输公司,居然能让上头给他们批了那么多货车,实在是难以置信。

挂断电话后,安华看向孙海跟王水口,把自己打听到的消息全部都说了出来。

饶是王水口是个草包,这会儿也听明白了。

“感情咱们这是被这山海市运输公司给整了。”

王水口骂骂咧咧起来:“这些瘪犊子搞这种小动作。不行,孙海,你得跟上面的领导反应情况。”

孙海还没说话,安华就回道:“你要怎么反应?福利鱼送过来的时候全死掉了,我们公司的人吃了后拉肚子。”

说到这里,安华嘲讽道:“别说整个三花省了,就单单我们南花市,那么多单位,也就那么三两家的鱼有问题。这种情况,你上报的话,最终的结果也只能是运输困难导致的。人家三两句话就能把你给打发了。”

孙海点点头,大家都是出来社会那么久的老人了,没有一个天真的。只要这鱼吃不死人,他们就只能把这委屈往肚子咽。都要过年放假了,领导肯定是和稀泥的。

而且,运输途中发生的事情太过难以控制。山海市运输公司可以有一百种理由推脱。特别是在其他单位的衬托下。

王水口这辈子还真没被人这样整过,这下暴躁道:“难道我们就这么算了?”

安华冷笑:“怎么可能?”

这山海市运输队会这样整他们,有一部分原因在她这里。所以,她还真不会就这样放过他们。前几天老姜师傅他们遇到的二十人车队,现在看来就是那山海市运输队专门送鱼的。这种喜欢在背后搞小动作的,肯定全身都是小辫子。

她准备赶在过年前,给他们整整辫子。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