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对方名叫夏梦,是上个月才)(1 / 1)

对方名叫夏梦, 是上个月才转过来的转校生。

因为性格腼腆不善交际,加上长得漂亮颇受班里男孩子瞩目,被申左拉为首的女生团体排挤。

之后因为一件小事, 原主伸出援手,两人逐渐熟悉起来, 在学校都没什么朋友的二人一拍即合,成为了朋友。

上周夏梦在餐厅不小心撞到钟沉, 餐盘里的残食弄脏了对方的衣服, 正值心情不好的对方火冒三丈,不依不饶。

原主见夏梦孤立无援,被吓得哭了出来,最终还是忍不住站出来对抗了钟沉。

事后原主吸引了全部集火, 而事件的起因夏梦倒是彻底隐身。

在全校的集体霸凌和四人的家族权势下, 夏梦也只得选择对原主视而不见。

果然, 沈迎一开口,夏梦脸上便显出了害怕和内疚。

下意识的就站了起来:“对,对不起!”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沈迎却坐了下来,开口道:“太心寒了,我以为就算全世界都对我避之不及,你也会坚定的站在我这边。”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夏梦缓缓回头,脸上的愧疚之色更浓了, 整个人显得越发楚楚可怜, 都快要哭出来一样。

她低声道:“对不起, 真的对不起,是我太软弱了, 我不敢,我害怕给家里惹麻烦。”

“我根本不配做你的朋友, 全是我的错,我,我——”

见对方快哭出来了,沈迎连忙道:“别啊,我不是来指责你的。”

“形势所迫,你的选择也无可厚非,不过我替你背了这么大的麻烦,要点物质补偿不过分吧?”

夏梦一愣,仿佛这不像是沈迎会说出的话,以她对沈迎的了解,对方绝不是个贪慕金钱的人。

可眼前的沈迎却一脸认真期待的看着自己,夏梦连忙道:“哦哦,你是遇到了什么困难吗?”

“尽管跟我说,只要我有的一定给你。”

沈迎摊了摊手,不打草稿道:“因为最近的事我损失了不少私人物品,但为了不让父母担心,我只能偷偷置换新的不引起他们注意。”

“所以现在是弹尽粮绝,手头拮据得很,你能借我点钱吗?”

夏梦赶紧拿出手机:“好的好的,不用说借,我给你,毕竟这本来也有我的责任。”

“十万够吗?我手机里暂时只有这么多,不够晚上我回去用卡转账。”

沈迎笑道:“够了,过一阵子还你。”

夏梦只听听,她不觉得对方一个普通学生有短时间筹措那么多钱的可能。

但就在她操作转账的时候,沈迎突然说了一句:“要不你现在加入反抗阵营吧?”

夏梦错愕,沈迎接着道:“你也看到了,那些家伙并不是那么难以应付的。”

“如果你只是担心家里,倒也不用担心,以钟沉的个性,对付一个学生还得动用家族力量制.裁,是他自尊不允许的事。”

沈迎凑近:“这些小少爷矛盾又幼稚的坚持和自尊心,真蠢得可爱不是吗?”

夏梦瞳孔有一瞬的收缩,接着低下头,单薄的肩膀有些瑟缩道:“算,算了,我不敢,我不想跟他们扯上关系。”

“是吗?”沈迎露出错愕的表情:“我还以为你挺乐意得到某人关注的。”

“现在试探结果出来了,不是正好的时机吗?”

夏梦猛的抬头,看着沈迎,那茫然无措的表情深处,涌现了强烈的震动与探究。

下一秒沈迎收到转账,当即眉开眼笑:“这可救了我一命,谢啦!”

那因为区区十万块打从心里开心的浅薄贪婪样,仿佛刚刚的话只是她的幻听。

夏梦点了点头,心情复杂的离开了。

沈迎也不在意,好歹她能吃上午饭了。

学校为了照顾特招生,有专门的套餐窗口,大部分家境富裕的学生是不会来的,他们有堪比五星酒店的用餐模式。

但有句说句,普通套餐窗口饮食质量并不差。

也是大厨古今中外菜系变着花样做的,食材新鲜丰富,并不含糊。每餐至少有七八个菜色选项,定价低廉,还有免费的鲜榨果汁或者汤品。

大多数拥有餐补的特招生完全可以覆盖饮食消费,就算没有补助的,也没有什么压力。

沈迎点了牛排套餐,窗口的厨师利索的给她装盘放上配菜,又放了杯今天的免费饮料葡萄汁,笑眯眯的将餐盘递给沈迎。

沈迎端了餐径直走到二楼下面的某张桌子坐下,开始享用午餐。

早上差点打起来的申左拉一行现在看起来已经消停了,只是那个男朋友跟另外两人都有染的齐刘海不在,看起来四人小团体已经分裂成了三人。

几人这会儿正眼神悻悻的盯着沈迎,偶尔落到她的饮料上。

沈迎冲几人笑了笑,把几人噎了个够呛。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申左拉骂道:“视线收回来,死盯着饮料看是生怕她察觉不到吗?”

“放心吧,她会喝的,那穷鬼吃饭连配菜都会全部吃完,不会浪费一杯果汁的。”

另外二人放下心来,她们买通厨师,但沈迎选什么套餐无法预料,免费饮料却只有一种。

于是便让厨师将加了料的那杯分给沈迎,以她的用餐习惯,只要到她手里基本就算稳了。

三人放下心来,正准备点餐,就看到钟沉他们四人走进了餐厅。

原本有序用餐的学生顿时骚动起来。

钟沉脸上还有昨天留下的伤,不过仍旧不损他的气派,走路带风的径直穿过餐厅,上了只有他们四人才能上去的二楼。

沈迎的位置正好就在过道,经过她的时候,钟沉居高临下的瞟了她一眼。

沈迎压根没有看他,反倒是在对方经过后,叫住走最后的刑嘉乐——

“刑嘉乐同学,方便占用一点时间吗?”

刑嘉乐停下来,一见是她,本就带笑的脸上意味更深:“是你啊?”

“你早上辛苦给阿沉送优质蛋白,他不懂事,我先替他跟你说声谢谢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沈迎笑了笑,将餐盘里没有插上吸管的葡萄汁递给刑嘉乐。

刑嘉乐看了眼下意识接过来的饮料,葡萄汁色泽暗沉浓烈,里面添点什么东西根本就看不出来。

他视线再度落到沈迎脸上:“送死蛇死老鼠就算了,反正阿沉再傻也不会真吃。”

“但别的东西,多少还是考虑一下后果吧?”

沈迎笑道:“你误会了,我不是想请你帮忙送水,而是请你帮忙扔下垃圾。”

“这杯饮料我不想喝,可以麻烦你扔二楼垃圾桶吗?”

刑嘉乐心中疑惑,不知道她唱的哪一出。

但出于看乐子的心态,他还是答应了沈迎的请求。

挑了挑眉便带着那杯葡萄汁上了楼。

看她起身,看她将餐盘放回去,看她大摇大摆的走出餐厅。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可怕的女人围攻看得肖允和宫朝夕默默的坐远了一些。

“那是学校食堂提供的饮料,我给出去的时候还密封着呢,就算出了问题,首先调查的肯定是食堂啊?”

他忍不住看了远处的垃圾桶一眼,心道给垃圾桶那叫喝?

打了一下午麻将,临近放学的时候突然说有大扫除。

但一想到家庭还没有脱贫,父母还在辛苦劳作,便压制住赌狗的翻盘欲望,打起了欢乐豆麻将。

两个穿着校服的陌生男生走了进来,见到沈迎便露出狎昵的笑容。

钟沉原本就不悦这几个女人疯疯癫癫的闯上来,听了刑嘉乐的话更是莫名其妙。

三人连忙往二楼跑,不过阻拦的跑到了钟沉面前,发现视线所及已经没有那杯饮料了。

咬牙切齿,不知道是在嘲讽沈迎还是安慰自己道:“呵呵!钟沉怎么可能喝只有你们穷鬼拿的免费饮料?”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好在分配任务的时候,她看起来并没有被针对的样子。

“不过你们这么紧张干什么?”他笑嘻嘻的看向三人:“就算是套餐区的免费饮料,餐厅也绝对保证干净卫生吧?”

他被沈迎叫住说话的事被其他三人看在眼里,因此一上来,迎接刑嘉乐的就是钟沉不悦的目光。

而楼下申左拉三人见状,脸上却露出扭曲茫然。

果然,在她收起手机没过多久,器材室的门锁就打开了。

三人回头,对这眉清目秀的死变态没有话说。

她们眼睁睁的看着刑嘉乐把饮料接过去,上了二楼。

说完不待沈迎回答便跑出去关上门。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最后钟沉悻悻的憋出一句:“以后不许跟她说话。”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又找了个地方坐下开始接着打麻将。

见沈迎抬头茫然的看着自己,申左拉收回差点脱口而出的话。

有了十万块,沈迎自觉暂时摆脱了经济危机,便又蠢蠢欲动的想要打开麻将软件。

沈迎有些无奈的走过去,压下门把手,果然已经被锁住了。

这一出太过莫名其妙,以至于他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两个女生道:“你把东西归位吧,我们去倒垃圾。”

“你别叫,我们也好快点完事。”

二楼四人将一切尽收眼底,最后宫朝夕忍不住道:“她可真有趣。”

刑嘉乐耸耸肩,将手里的葡萄汁扔进远处的垃圾桶:“她拜托我帮忙扔个垃圾。”

班里学生都有分工,沈迎就是再懒狗也躲不掉。

沈迎脸上带着笑意道:“以钟沉金贵的身子,首先肯定得把整个餐厅从供货来源到食材质检再到厨房人员全都筛一遍,我想一定能找到问题的。”

其他人哪里还有不明白的?八成是这几人在沈迎的果汁里加了料,结果早被人识破玩得团团转。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刑嘉乐笑得不成人样。

三人生怕钟沉出什么事,那她们甚至连家族都要遭殃,因此也顾不得害怕,拼命的推搡。

被安排和两个女生收拾体育器材。

沈迎:“我为早上的恶作剧感到抱歉,让刑嘉乐同学帮忙带饮料给钟沉,赔礼道歉。”

甚至跟沈迎极有默契的回答三人道:“饮料?沈迎同学让我交给谁,当然就已经被谁喝下去了。”

刑嘉乐:“你幼不幼稚——好好好!”

刑嘉乐连忙投降:“我冤枉啊,我就帮沈迎同学扔个垃圾,可一句关于你的话都没听,也没说。”

申左拉她们闻言,还挂着着急泪花的脸茫然了。

钟沉怄得要死,粗暴的将三人拨开:“滚!你们骂谁垃圾桶呢?”

还没说完,沈迎就打断道:“怎么能说是我的东西呢?”

申左拉右边的瓜子脸女生忍不住了:“你完了,要是钟沉因为喝你给的东西出了问题——”

见钟沉真生气了,刑嘉乐擦了擦眼角的泪花道:“只不过可能这三位同学误会了,误以为我是把饮料带给你的。”

可如果出问题的是钟沉——

但申左拉几人却跟天塌下来似的,立马围上来七手八脚道:“钟沉你真的喝了?”

二楼无事发生,几人也开始用餐。

钟沉这才意识到是这家伙搞的鬼,他站起身,推开申左拉,抓住刑嘉乐道:“你跟那女人一起搞的鬼?”

“你们那架势,好像阿沉喝了就命不久矣一样。”

申左拉闻言差点昏过去:“什么?你居然把饮料给钟沉?你——”

三人灰溜溜的被撵下二楼,恨恨的盯着吃完最后一口牛排的沈迎。

刑嘉乐脑子多灵活一人?一看三人架势,立马就明白怎么一回事了。

她也不着急,慢悠悠的掏出手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说得晚点回来。

“可惜我不喜欢同龄的,要是她再大个五岁十岁就好了。”

申左拉紧张道:“刑嘉乐,你带上来的饮料呢?”

充30块钱的欢乐豆也够她玩很久了。

因为面对的是无权无势的沈迎,所以她们有恃无恐,就算闹大,顶多花钱让厨师顶下来。

说着竟要伸手拉对方。

沈迎笑了笑道:“放心我不叫,专程等你们呢。”

沈迎脸上表示赞同:“确实,所以我让刑嘉乐代交,他给的东西钟沉肯定会喝的。”

钟沉嗤笑:“傻逼,别待在这里碍眼。”

从傍晚一直打到天黑,学校已经变得静悄悄,沈迎才收起了手机。

申左拉冷汗都下来了,收买厨师可是她们亲自出的手。

二楼她们不敢去,便也顾不得暴露,连忙杀到沈迎面前——

活儿不累,就是有些繁琐,等结束的时候外面天色已经晚了。

“那女人为什么偏偏叫住你?她跟你说了什么?”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