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进来的两个男生都不是C班)(1 / 1)

进来的两个男生都不是C班的, 原主在学校没什么朋友,对其他班级的人也比较脸生,所以沈迎也叫不上名字。

两人的长相也没啥辨识度, 只是一个体格高大,另个一中分头戴着眼镜的要矮小得多。

沈迎有些失望:“就你们两个人?”

二人被她这话整得有些懵, 随即中分眼镜露出笑容:“你嫌少?”

“可惜了,早知道你这么放得开, 就该多叫几个人的, 下次一定叫上其他兄弟。”

沈迎咧嘴笑了:“说好了,一言为定。”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见对方毫无畏惧之色,两人觉得自己受到了挑衅。

也不再跟沈迎废话,径直走了过来, 小个子绕到后面, 一前一后围住她。

正要动手, 沈迎突然开口道:“我的社交软件上有一条编辑好的动态,定时在半个小时后发送。”

两人以为她说的是曝光这件事,有恃无恐道:“你以为你是大明星吗?一条动态全世界都能看到?”

“今天就算你死在这间教室,也不会溅出水花。”

沈迎往旁挪了一步,对方抓了个空。

她灵活从容道:“倒不是关于我的事,而是一起骇人听闻的杀.婴事件。”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沈迎接着道:“多年前, 某公司老总和第二任妻子生的次子, 出生不足一年就意外摔死。”

“至今没有任何人怀疑过这起意外, 不过我想告诉所有人,这位老总当时跟前妻生的, 只有六岁的长子有很大嫌疑。”

中分小个子听她念叨只觉得莫名其妙,大个子却下意识反驳道:“你说出去又怎么样?你又没证据。”

沈迎无所谓道:“需要证据吗?以这位年轻人跟继母的关系, 还有现在越演越烈的争产危机,只有有这个可能,会有人查个底朝天的。”

她说的是真的,别说有这个可能,就算真的无辜,一旦他继母联想到这条思路,都会拿这事借题发挥,煽动他父亲对他产生怀疑。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沈迎接着道:“啊对,我虽然做不到一条动态举世皆知,不过现在关注我的人肯定不少的。”

她掏出手机点开账号,上面的关注数量赫然比一周前多了十倍不止,绝大部分都是学校的学生。

最近一条半年多前发的生活动态下,留言区全是不堪入目的文字。

沈迎现在就是发一个句号,估计马上就有人群起攻之。

她笑了笑:“这些人里面应该少不了知道你家情况的,就算不知道,以大伙儿现在对我的热情,也会将我的话逐字分析理解。”

“到时候就看能不能传到你继母耳朵里了。”

怎么可能传不到?他继母的侄女就在学校,如果沈迎指名道姓宣扬出去,对方立马就会知道。

到底只有十几岁,心理素质不过关,幼年的阴暗被拽出来,高个子直接吓得四肢发软。

连忙道:“不是我的主意,是他煽动我的。”

“我跟过来只是怕他真的干出傻事。”说着就反水把小个子控制起来。

小个子都傻了:“你他妈脑子进屎了?抓我干什么摁住她啊。”

“你该不会被说中了吧?六岁小孩儿怎么会知道杀人?”

话音刚落,沈迎担忧的声音就响起:“怎么办?现在有第三个人知道了。”

“我倒是能保持理智,这家伙一看就是个大嘴巴吧?”

大个子眼睛里满是漏洞扩大的惊恐,死死的捂住小个子:“你闭嘴!闭嘴!闭嘴啊!!!”

沈迎坐桌子上,掏了掏被对方咆哮吵得有些疼的耳朵。

懒洋洋道:“捂嘴有什么用,你除非让他一辈子闭嘴。”

“不过这位中分头同学跟我这种一穷二白的屁民肯定不一样,今天要是死在教室不至于像我似的,溅不起水花吧?”

大个子神色都绝望了,他现在就是后悔出现在这间教室,出现在沈迎面前。

否则他也不用面临可能失去一切的危机,他心里无比怨恨小个子的煽动。

发狂的喊道:“都怪你,你他妈搞的我,要不是你说C班的傻逼搞不掉的人被我们拿下,肯定让钟沉另眼相看,我也不会跟你过来。”

小个子被勒得翻白眼,拼命的挣扎。

那边沈迎才慢悠悠道:“也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我可以给你一个他的把柄。”

“只要你掌握了,就不用担心他出去乱说话。”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小个子终于有了喘息之机,对着沈迎就破口大骂道:“听你放屁,老子根本没有什么把柄。”

沈迎笑了笑:“没有?那就创造一个吧。”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两个男的均是浑身一抖,缓缓的看向对方,差点没被对方的脸给震吐。

沈迎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离自动发送还有23分钟。”

小个子咽下恶心感,跳脚道:“你他妈也就威胁这傻大个,威胁我?”

“咱两个人还制服不了她一个女的?到时候手机抢过来她发个屁。”

沈迎鼓了鼓掌:“不错不错,不愧是主谋,小脑袋是比那位灵活点。”

说着就把手里的手机往一旁还没倒的污水桶里一扔。

然后无奈道:“我这手机几百块,可没有防水的功能。”

“现在想要撤销自动发送,就得你们谁借手机给我,然后让我输入今天才更改的复杂账户名,密码,识别验证,才能登录。”

“当然你们也可以在二十多分钟内,通过暴力让我改变想法。”

说话间,沈迎手上多了个亮晶晶的东西,在她手上灵活的翻转,手指的速度和操纵度惊人。

仔细一看,那竟是一块刀片,纤薄的刀锋但凡触碰一丝,就会划伤皮肤,流出血液。

可沈迎看都没看手,却被她玩弄得飞起。

感觉到她视线落在自己的脖子,眼睛,太阳穴等方向。

二人才意识到,这女的虽然不是什么能直接跟异性对抗的格斗高手,但能三番两次打到钟沉,本身就说明了她有一套自己的东西的。

大个子顿时明白了,一旦鱼死网破,其他人如何不清楚,但他肯定全完了。

于是他目光一狠,猛地抓住小个子的头往墙上一撞,接着将晕乎乎的小个子压在了桌子上,然后扒对方的裤子,接着开始解自己的皮带。

小个子从眩晕中恢复神志的时候,整个人都吓麻了——

“喂喂喂你他妈干什么?住手,不要!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再也不惹你。”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惨叫的声音在夜晚的校园格外刺耳。

外面静悄悄的,唯独亮了等的器材室内,一场丑陋的交.媾正在上演。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她就是看.片都看不上这种外表条件的,为了顺势搞点钱也是艰苦。

十几分钟后,小个子凌乱的趴在桌子上,嘴唇煞白,脸上是疼出来的冷汗和嚎啕的鼻涕眼泪。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沈迎站起身,对他道:“刚刚的约定算数,下次找我记得多带几个兄弟。”

小个子浑身猛的颤抖了一下,被沈迎话里描绘的画面吓得面无人色。

高个子状况也不好到哪儿去,他强撑道:“动态呢?”

沈迎点头:“什么动态?”

大个子着急道:“我按你要求做了,你答应删的。”

沈迎:“可根本就没有什么动态啊。”

大个子神色空白,接着脸色狰狞得像野兽。

沈迎笑了笑:“不管怎么说,还是谢谢你这份心。”

毕竟肖允不是个喜欢看热闹的人。

他对沈迎道:“谢谢你这么高估我,居然会觉得我看到那种情况还能若无其事的离开。”

刑嘉乐:“虽然沈迎没事挺好的,但——”

钟沉明显是不甘就这么让那家伙嚣张下去的,可那两个蠢货的事还历历在目。

沈迎脸色并不奇怪,二十多分钟前她就透过门缝看到外面有人影了。

他道:“你也看见了,只要你表现对立,就会有源源不断的人为了讨好你想办法攻击她。”

但晚上明显有蠢货过了界,而让他没想到的是沈迎的反击更深沉。

“视频一旦泄露出去,就算你们再会操控舆论,也能造成足够恶劣的影响了,我想以这方面的利益出发钟家也不会允许自己掌控的学校沾上这种丑闻的。”

离开学校后,沈迎打了辆出租车,穷困了24小时候,她又摆脱了贫困的窘境,心情自然是不错的。

“不行!”

两人屁股尿流的逃跑,对于事件的离奇发展,钟沉三人仍旧没从无语中反应过来。

本以为要费一番功夫,但没想到沈迎一听就爽快答应了。

“不要!”

钟沉拎着对方的领子,沉声问:“那她人呢?你们到底做了什么?”

刑嘉乐拍了拍他的肩膀:“还得是你,轻易就理解了变态的思维。”

两人今天栽得彻底,支支吾吾哪里说得上来?

钟沉难以置信的看向刑嘉乐:“你觉得是我指使的?”

刑嘉乐将三个多小时前从沈迎面前逃走的二人扔到钟沉面前:“我的人说看到这两个家伙和沈迎同学一前一后出了学校。”

沈迎有些后悔开价低了,她琢磨这些家伙到底还是学生,所以要价砍了一半。

谎称是学校发的奖励,父母一听欢天喜地根本没有怀疑。

钟沉这急躁的暴脾气,正要动手,肖允从外面走了进来——

“那今晚这事,明天——”

他起身,正要放狠话,就听刑嘉乐突然想起来道:“对了,沈迎同学之前说过,别人对她干什么,她都会双倍施加在阿沉身上吧?”

宫朝夕捣了他一下:“也不知道沈迎同学这会儿精神状况怎么样,遇到这种神经病就算逃过一劫也吓得不轻吧?”

见沈迎要走,肖允叫住她道:“你会用刚刚的视频做什么?”

“五百万。”

看来她的担心是多余的。

肖允见她这么坦然,对她的感官一时间复杂到了极致。

肖允:“成交。”

她转了十万还给夏梦,又去商场买了全套自己惯用的电子设备。

然后一人一脚道:“滚!自己退学,别再出现我面前。”

而就在沈迎快睡的时候,钟家宅邸此时却到处通明。

说着指责钟沉道:“再怎么说,这也太过了吧?”

不过这些事他没打算告诉三人,而是严肃的对钟沉道:“这件事你得停止了。”

“再上前一步,你强X男同学的罪证我可就发出去了。”

他拿起手里的台球就砸了过去,二人痛得卷缩起来。

但刚刚发生的事确实让他备受刺激。

“就让人打听了一下,没想到他们干出这种事。”

刚刚的画面让他推翻了这些天以来的认知。

钟沉烦躁道:“不可能,这两天那家伙是怎么挑衅我的?”

即便对方的底色并不算完全的坏人,肖允也不愿单纯的钟沉跟她扯上关系。

吃完饭洗了澡,回到房间便开始上网追剧。

两人神色屎一样难看,狼狈的收拾裤子跌跌撞撞的逃走了。

“再玩下去事情会脱轨,收手吧。”

刑嘉乐见今晚失踪到现在的肖允,奇怪道:“你怎么知道?刚刚过来的时候,我问这两个家伙可都没开口。”

肖允皱眉:“谢什么?”

说着将手机扔了过来:“这里有视频。”

肖允嘴唇勾了勾,他很少做这种阴阳怪气的表情,所以显得有些违和。

拿着台球杆的钟沉转身,神色可怕道:“你说他们干了什么?”

沈迎点头:“你们明白就好,那还站在这里干什么?食髓知味还想来几次?”

下意识接住他手机的钟沉连忙跟接到了烧着的碳一样,头皮一麻的将手机扔了出去。

等二人离开了一会儿,沈迎才走出了器材室。

至少拿了五百万,笑容没从脸上消失过。

正要发狂,沈迎却先一步道:“别失望,现在有了。”

肖允沉声道:“我买,你不用去找他。”

四目相对,沈迎先开口道:“我还以为你看到人平安无事就会走开。”

“我想还在关注我的同学们看到肯定会彻夜不眠,这位中分同学的父母家族也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刑嘉乐倒不觉得钟沉会想出这么下作的招,但他摊了摊手,仍旧坚持有钟沉的责任在的。

沈迎全无隐瞒的意思:“卖给钟沉啊,事情是因他而起的,总得他来结账吧?”

尤其小个子,才受了大罪,这会儿更是疼得直不起腰。

宫朝夕:“可能他们本来就有暧昧关系,施暴过程中互相吃醋,以至于放弃目标,自己搞上了吧?”

一出门,就看到在一旁倚着的肖允。

对方白天之前的反抗,甚至对钟沉大打出手,都是他所欣赏的。

之前或许肖允对沈迎给钟沉一些小亏吃乐见其成,但现在却不行了。

“我一定要让她当着所有人的面认输。”

肖允:“我当时在场。”

肖允:“……她走的时候情绪还算正常。”

“这,怎么就突然发展成那样?”

三人看向钟沉,就见那本来狂妄阴沉的脸色突然爬上了一层猝不及防的赤红。

“最后高个子这个把矮个子强X了。”

说着又觉得不合适,强调道:“我在外面。”

二人同时开口,要是那丑态被流出去,今后不管是他们谁,在圈子里都没法待了,甚至继承权也别想了,毕竟两人家里都有别的兄弟。

“这两人本来打算对那家伙施暴,但中途发生了点意外导致他们产生冲突。”

钟沉气愤中掺杂了无法回避的一丝羞耻,看着瑟缩在眼前的两个人,顿时一肚子火。

“这次都有人想到□□了,下次呢?”

他看着灰头土脸的两个人,脸上的表情从可怖的愤怒变成难以形容的嫌恶。

沈迎:“谢你打算救我啊。”

那傻货明显对胜负已经上头了。

她根本不是聪明狡黠的普通女孩子,她的内里远比看到的要神秘幽暗得多。

“行了,她没事。”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