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第 114 章(1 / 1)

“老板, 你这生意做得可不地道。”

女萝松开人皮,面上笑意不变,“咱就是说做生意离不开一个诚字, 虽说大家不是人, 是魔,却也不能这样糊弄。你处理过的皮子, 柔韧度与保持时间必定会大大降低,坏得越快,来买的人就越多,老板,你可真是好算计。”

旁边一个人魔顿时发怒:“我就说刚穿了没多久的皮子怎么裂开那么快!”

“我上次来问你, 你说是皮子娇嫩, 所以坏得快, 原来是在骗我!”

“我可是割了四十斤的肉才买的新皮子!你还我的肉!”

……

一时间群情激愤,店老板额头冷汗涔涔,连忙解释:“诸位, 诸位!这只是她的片面之词,怎么能信?我卖皮子也卖了三千年——”

三千年。

这个熟悉的时间, 令女萝与濯霜顿觉其中有鬼,濯霜笑着捋起袖子露出胳膊。

她跟女萝一样,身形高挑修长,只是由于被关押一年, 身受重伤,虽在女儿城痊愈,体态较之从前却瘦弱纤细不少, 皮肤也因为不被允许到处跑捂得发白, 这袖子一捋上去, 顿时露出一截白里透红的手腕,皮肤下的青筋血管清晰可见。

“好皮子,好皮子啊!”

一个人魔忍不住咽了口口水,“真是好皮子!”

“哎哟,跟活人一模一样,我虽快千年不曾见过活人,可活人就该是这样啊!要是姑娘再有点人气,那肯定要被认成活人了!”

“你们看这皮子!血管里的血好像都在流动!”

濯霜任由众人观赏自己的鲜活人皮,笑着说:“大家现在知道,什么样才是好皮子了吧?我这张皮子可穿了许久,保养得宜,一直没有碎,这老板做生意不实诚啊!”

店老板冷汗越流越多,人魔世界虽模仿凡人,可他们不讲律法,更无道德,人魔们一拥而上把他弄死都是轻的!

当下求奶奶告爷爷,尤其是对女萝濯霜二人,还以为这俩是砸场子来的,对其他客人连连赔笑后,拉着脸低声威胁:“二位怕是不知道,我背后是谁!今日二位若是就此罢手,倒能算了,要是纠缠不休……我怕二位活不过下一次鬼枭啼叫!”

濯霜说:“瞧这话说的,方才来时,我们便已说过,是来买好皮子,老板要是不糊弄我二人,我二人又怎会煞风景?断人财路可是大忌。”

店老板眼珠子转了转,突然又转怒为喜:“那二位还请随我来。”

女萝濯霜二人一路跟随老板穿过店铺后院,进了一个房间,老板嘿嘿一笑:“实不相瞒啊二位,我这的确还有一张上好的皮子,但就一张,就一张!”

他竖起一根手指,再三强调这上好的皮子只有一张,随后拉开了挡在房间中央的屏风,女萝与濯霜双双瞳孔骤缩!

一个满面泪痕的年轻姑娘正充满恐惧地望着她们,当她看到店老板时,眼睛猛地睁大,开始疯狂挣扎,奈何她手脚被捆,嘴也被堵住。

“怎么样,二位,这可是上等的好皮子!这一批好货,已全叫贵客挑光了,惟独剩下这一个,我原本打算留着自己用,嘿嘿,身上这张皮子也快坏咯!”

店老板一边说,一边走到姑娘身边,迷恋地用手抚摸她的长发与脸颊,那姑娘吓得脸色惨白,几乎要疯了,店老板咽了口口水,冲两人讨好一笑:“这些人类女人哦,皮子好看,肉也好吃。”

说着,他抬手擦了下嘴,姑娘发出呜呜声,拼命挣扎拼命想要躲开店老板的手。

女萝问:“你们是从哪里弄来的好货?”

店老板又是嘿嘿一笑:“这二位就不必问了,我只能说,错过这村,可就没了这店,怎么样,二位能出多少价钱?”

濯霜问:“你想要多少?”

店老板的目光从两人身上转了一圈,“二位这身皮子不比这个差,这样吧,你们二位卖我一张,这皮子就当咱们交换了,公平交易,以后也能处个朋友。您二位要是觉着咱们能处得来,日后这不是能多多合作嘛!这位姑娘,方才我听你所言,似是对皮子保养很有研究,要是姑娘愿意多跟我说说,这张皮子,我送你们二位也无妨!”

女萝却不愿意:“你不过是个老板,我把我的好法子教给你,以后我们俩还怎么讨饭吃?若是你把我俩引荐上去,倒是还有的谈。”

店老板却不愿意,他打着哈哈,四两拨千斤的转移话题,看样子非常不想女萝跟濯霜接触到他后头的人,无论如何,这个姑娘她们一定要带走,没想到人魔世界还有活人,这可真奇怪,人类要怎样才能在人魔世界存活?这里根本没有可供人类呼吸的空气。

与此同时,濯霜问了一句:“老板,你确定你这没其他好货了?”

“没啦没啦。”店老板摆摆手,“二位不算外行,我也就直说了,咱们这卖得皮子,那全是从死尸身上扒下来的,谁不知道活人皮子好,可上哪儿去找活人呐!”

“这不就是么?”

店老板叹了口气:“唉,甭提了,甭提了甭提——不是,姑娘,你这是干什么?做生意要讲诚信,这话不是您二位将才说的么?”

女萝用藤剑抵住店老板咽喉,似笑非笑:“是啊,可你不讲诚信在先,我们自然也不客气了。”

店老板不傻,他感觉得到眼前这两位都是了不得的人物,修为远超自己,立刻识时务道:“二位想知道什么,小的一定知无不言,绝不敢有丝毫隐瞒!”

“那你不妨跟我们说说,要如何保证活人在魔界呼吸?”

濯霜与女萝两人一唱一和,配合无比默契,店老板试探道:“二位问这个,是想做什么?”

“这好像跟你没关系吧?”

藤剑刺入更深,店老板清楚感觉到自剑身传来的杀气,他赶紧找补:“是是是,跟小的没关系,小的多嘴,是小的多嘴!小的也不知要如何让活人呼吸,这批好货送来时,就已经是这样了!”

此魔油嘴滑舌,满嘴没一句实话,即便有,也是一句车轱辘话翻来覆去的说,想问出点什么难如登天,反正这些人魔最爱的便是自相残杀,女萝直接砍掉了店老板的头,濯霜则给那位姑娘松绑,“你还好吗,有没有哪里受了伤?”

姑娘被吓傻了,想也是,好端端在人间生活,突然来到魔界,没被吓疯已是万幸。

对于濯霜的问话,她呆呆地坐在原地,似乎不敢相信自己被救了,可随后她惊恐地看着关怀自己的濯霜,在她眼中,这两个看起来很是和善的女人同样是人魔,她知道的,她们要扒她的皮自己穿,还要吃她的肉喝她的血!

她一边尖叫一边疯狂推搡濯霜,濯霜还想安慰,却被女萝拽回身边,“别靠近,等她冷静下来再说。”

姑娘还在叫,女萝担心她会惹来其他人魔,干脆用藤蔓把她嘴巴堵住,再度将其捆起来,对濯霜说:“先离开这里,找个地方说话。”

濯霜点头,于是两人带着被捆成粽子的姑娘离开,她俩想要隐匿行踪易如反掌,若非担心闹出动静太大惹来魔尊,早就将这人魔世界一把火烧了!

终于到了安全之处,一松绑,那姑娘就抱紧了自己,火速钻到角落,依旧充满恐惧地盯着两人。

濯霜走到她身前蹲下,“妹妹,你别怕,我们不是魔,是人。”

人?

姑娘的脸上写满了不信任,濯霜想了想,慢慢伸出胳膊,“你要是不信,掐掐我?人魔穿的人皮可不能掐,容易坏。”

她渐渐取信了那位姑娘,过了许久,

对方试探着伸出手,捏了捏她的手臂,发现这手臂温热而真实,似乎真的是人,不是魔。

豆大的泪珠疯狂下落,她语无伦次地先是道歉又是解释,说了一大堆云里雾里连自己都听不明白的话,最后哭着求濯霜:“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我娘了,我娘还在家里等我……”

不知过去多久,她哭累了,在濯霜的安抚下靠着石头睡过去,濯霜走到女萝身边,叹了口气:“可怜的妹妹,家里就只有母女两人相依为命,她出门挖野菜,结果不知误入了什么地方,被抓了来。我问她是怎么能够呼吸的,她说她们那一批人里,女男老少都有,人人都被喂了一口奇怪的肉,吃了之后就能呼吸了。”

“对了。”濯霜忽然道,“她叫叶罗,虽然跟你不是同一个字,不过她家中阿娘也称呼她为阿罗,这可真是巧极了。”

女萝摇摇头:“若是要带着她一起走,咱们须得从长计议,现在还没有找到人魔世界的出口,若是从小人魔指出的缝隙离开,修罗道太恐怖了,会把她吓疯的。”

濯霜点了点头,轻叹一声,看向面带泪痕的叶罗:“是啊,可是又不能放任她不管,把她留下来的话,她身上人气那么重,恐怕活不了多久。”

正在两人低声说话时,突然传来一阵诡谲阴森的鸟叫,她们马上意识到这是小人魔所说的鬼枭啼叫。

人魔世界分为两个时间段,一个时间段是所有人魔穿上人皮像人类一样生活,另一个时间段,他们可以尽情展现人魔的本貌,由于魔界没有白天黑夜之分,所以便以鬼枭啼叫作为标记,此次啼叫,便是表明他们可以脱去人皮,做会人魔。

鬼枭的啼叫把刚睡了不久的叶罗吓醒,濯霜连忙哄她别怕,叶罗自幼跟母亲过,性格较为坚强,明明怕得浑身颤抖,却还努力逼迫自己冷静,不可尖叫,免得带来灾祸。

很快,这片没人的地方便出现了人魔。

他们全都脱去人皮,露出原本模样,然后像烦恼魔一般大打出手,下手极为狠毒致命,显然,彼此身上蕴含魔气的肉,就是增长修为的关键。

这样一出可怖闹剧,直到鬼枭再度啼叫才停止,原本还在拼杀的人魔们瞬间收手开始套人皮,女萝及时捂住了叶罗的眼睛,低声说:“别看。”

叶罗紧张地快速眨眼,睫毛在女萝掌心来回扫动,过了许久,女萝松开手,叶罗小心翼翼地道谢:“谢谢你。”

女萝摇了摇头,表示不客气,她对叶罗不算冷淡也不算亲近,常常在濯霜关怀对方,她只是静静地看。

想要离开人魔世界,原地坐以待毙是不行的,每个世界都有天墙,但天墙需要找到办法才能打开,烦恼魔世界是个例外,它们处于魔族食物链最底层,与人魔世界的交界处也比较薄弱。

现如今只有小人魔指出的那条缝隙是唯一的出路,可要是从那里走……

叶罗绝对、绝对撑不过去。

而且修罗道上还有行魔来回巡视,着实令人烦恼。

“要不这样。”女萝说,“我再去一次修罗道,这回我多走一走,说不定能找到出口,你觉得呢?”

濯霜不愿好友再去,她知道她不喜欢那里,“要去也是我去。”

修罗道是什么地方,两人都很清楚,最终还是选择打消这个念头,那种场景,看了一次,再不想看第二次,干脆谁也别去。

“濯霜,你记不记得老板说过,他背后有人?”

濯霜立刻点头:“记得。”

“要是我们把这人找出来,对方有没有可能知道的多一点?”

“有可能,但是,怎么找呢?”

女萝也在想这个问题,就在她俩一筹莫展之际,叶罗怯生生举起手:“那、那个……”

见两人同

时看向自己,她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说:“我、我被捆起来时,听、听客人说,要买一张最美的皮子,去参、参加宴会。”

“什么宴会?”

这叶罗就不知道了。

人魔世界无比巨大,想要找到人魔王无疑是比登天还难,她们现在只想找个厉害点的人魔,从对方口中询问,是否有离开魔界的方法,实在不行,告诉她们如何离开人魔世界也成,总不能被一直困在这里。

且不说外面的世界有伙伴在等待她们,甚至可能在想方设法救援她们,便是为了叶罗的命,也得快些离开。

“阿萝,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女萝用疑问的眼神看向濯霜,濯霜抿了抿唇,向她点了下头。

她的办法简单粗暴,既然叶罗说许多客人都想买最美的皮子去参加宴会,那么只要她们手里有“货”,就不愁没客人上门。城中卖皮子的店不少,之前她们去的那家规模只能算是中上,真要说排场,那还得属“冰肌玉骨”。

这家开在人魔世界的人皮店,招牌上便刻着这四个大字,据说他们家只卖女人皮,因为在人魔世界,男人皮不值钱,男人肉也不好吃。

原本她们打算找个隐蔽的地方先把叶罗藏起,等到事情办好再接她,可一来,叶罗害怕,二来,难免就有人魔出现,三来,叶罗也想要帮上忙。

只要能快些回家,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于是女萝用藤蔓将濯霜与叶罗捆了,连面容都蒙住不让人魔瞧见,在客流量较少时,牵着两人进了冰肌玉骨。

店里老板容貌极为美丽,一见女萝,目光便流连在她脸上,啧啧称奇,女萝轻笑:“别看了,我这身皮子可不卖。”

老板笑意盈盈:“姑娘这身皮子真是好,就是不够柔软娇嫩。”

女萝笑容加深,“那你看这两个呢?”

叶罗的恐惧不是装出来的,而面色惨白的濯霜则被老板以为是吓傻了,她有些惊奇,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好货!

时看向自己,她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说:“我、我被捆起来时,听、听客人说,要买一张最美的皮子,去参、参加宴会。”

“什么宴会?”

这叶罗就不知道了。

人魔世界无比巨大,想要找到人魔王无疑是比登天还难,她们现在只想找个厉害点的人魔,从对方口中询问,是否有离开魔界的方法,实在不行,告诉她们如何离开人魔世界也成,总不能被一直困在这里。

且不说外面的世界有伙伴在等待她们,甚至可能在想方设法救援她们,便是为了叶罗的命,也得快些离开。

“阿萝,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女萝用疑问的眼神看向濯霜,濯霜抿了抿唇,向她点了下头。

她的办法简单粗暴,既然叶罗说许多客人都想买最美的皮子去参加宴会,那么只要她们手里有“货”,就不愁没客人上门。城中卖皮子的店不少,之前她们去的那家规模只能算是中上,真要说排场,那还得属“冰肌玉骨”。

这家开在人魔世界的人皮店,招牌上便刻着这四个大字,据说他们家只卖女人皮,因为在人魔世界,男人皮不值钱,男人肉也不好吃。

原本她们打算找个隐蔽的地方先把叶罗藏起,等到事情办好再接她,可一来,叶罗害怕,二来,难免就有人魔出现,三来,叶罗也想要帮上忙。

只要能快些回家,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于是女萝用藤蔓将濯霜与叶罗捆了,连面容都蒙住不让人魔瞧见,在客流量较少时,牵着两人进了冰肌玉骨。

店里老板容貌极为美丽,一见女萝,目光便流连在她脸上,啧啧称奇,女萝轻笑:“别看了,我这身皮子可不卖。”

老板笑意盈盈:“姑娘这身皮子真是好,就是不够柔软娇嫩。”

女萝笑容加深,“那你看这两个呢?”

叶罗的恐惧不是装出来的,而面色惨白的濯霜则被老板以为是吓傻了,她有些惊奇,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好货!

时看向自己,她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说:“我、我被捆起来时,听、听客人说,要买一张最美的皮子,去参、参加宴会。”

“什么宴会?”

这叶罗就不知道了。

人魔世界无比巨大,想要找到人魔王无疑是比登天还难,她们现在只想找个厉害点的人魔,从对方口中询问,是否有离开魔界的方法,实在不行,告诉她们如何离开人魔世界也成,总不能被一直困在这里。

且不说外面的世界有伙伴在等待她们,甚至可能在想方设法救援她们,便是为了叶罗的命,也得快些离开。

“阿萝,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女萝用疑问的眼神看向濯霜,濯霜抿了抿唇,向她点了下头。

她的办法简单粗暴,既然叶罗说许多客人都想买最美的皮子去参加宴会,那么只要她们手里有“货”,就不愁没客人上门。城中卖皮子的店不少,之前她们去的那家规模只能算是中上,真要说排场,那还得属“冰肌玉骨”。

这家开在人魔世界的人皮店,招牌上便刻着这四个大字,据说他们家只卖女人皮,因为在人魔世界,男人皮不值钱,男人肉也不好吃。

原本她们打算找个隐蔽的地方先把叶罗藏起,等到事情办好再接她,可一来,叶罗害怕,二来,难免就有人魔出现,三来,叶罗也想要帮上忙。

只要能快些回家,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于是女萝用藤蔓将濯霜与叶罗捆了,连面容都蒙住不让人魔瞧见,在客流量较少时,牵着两人进了冰肌玉骨。

店里老板容貌极为美丽,一见女萝,目光便流连在她脸上,啧啧称奇,女萝轻笑:“别看了,我这身皮子可不卖。”

老板笑意盈盈:“姑娘这身皮子真是好,就是不够柔软娇嫩。”

女萝笑容加深,“那你看这两个呢?”

叶罗的恐惧不是装出来的,而面色惨白的濯霜则被老板以为是吓傻了,她有些惊奇,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好货!

时看向自己,她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说:“我、我被捆起来时,听、听客人说,要买一张最美的皮子,去参、参加宴会。”

“什么宴会?”

这叶罗就不知道了。

人魔世界无比巨大,想要找到人魔王无疑是比登天还难,她们现在只想找个厉害点的人魔,从对方口中询问,是否有离开魔界的方法,实在不行,告诉她们如何离开人魔世界也成,总不能被一直困在这里。

且不说外面的世界有伙伴在等待她们,甚至可能在想方设法救援她们,便是为了叶罗的命,也得快些离开。

“阿萝,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女萝用疑问的眼神看向濯霜,濯霜抿了抿唇,向她点了下头。

她的办法简单粗暴,既然叶罗说许多客人都想买最美的皮子去参加宴会,那么只要她们手里有“货”,就不愁没客人上门。城中卖皮子的店不少,之前她们去的那家规模只能算是中上,真要说排场,那还得属“冰肌玉骨”。

这家开在人魔世界的人皮店,招牌上便刻着这四个大字,据说他们家只卖女人皮,因为在人魔世界,男人皮不值钱,男人肉也不好吃。

原本她们打算找个隐蔽的地方先把叶罗藏起,等到事情办好再接她,可一来,叶罗害怕,二来,难免就有人魔出现,三来,叶罗也想要帮上忙。

只要能快些回家,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于是女萝用藤蔓将濯霜与叶罗捆了,连面容都蒙住不让人魔瞧见,在客流量较少时,牵着两人进了冰肌玉骨。

店里老板容貌极为美丽,一见女萝,目光便流连在她脸上,啧啧称奇,女萝轻笑:“别看了,我这身皮子可不卖。”

老板笑意盈盈:“姑娘这身皮子真是好,就是不够柔软娇嫩。”

女萝笑容加深,“那你看这两个呢?”

叶罗的恐惧不是装出来的,而面色惨白的濯霜则被老板以为是吓傻了,她有些惊奇,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好货!

时看向自己,她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说:“我、我被捆起来时,听、听客人说,要买一张最美的皮子,去参、参加宴会。”

“什么宴会?”

这叶罗就不知道了。

人魔世界无比巨大,想要找到人魔王无疑是比登天还难,她们现在只想找个厉害点的人魔,从对方口中询问,是否有离开魔界的方法,实在不行,告诉她们如何离开人魔世界也成,总不能被一直困在这里。

且不说外面的世界有伙伴在等待她们,甚至可能在想方设法救援她们,便是为了叶罗的命,也得快些离开。

“阿萝,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女萝用疑问的眼神看向濯霜,濯霜抿了抿唇,向她点了下头。

她的办法简单粗暴,既然叶罗说许多客人都想买最美的皮子去参加宴会,那么只要她们手里有“货”,就不愁没客人上门。城中卖皮子的店不少,之前她们去的那家规模只能算是中上,真要说排场,那还得属“冰肌玉骨”。

这家开在人魔世界的人皮店,招牌上便刻着这四个大字,据说他们家只卖女人皮,因为在人魔世界,男人皮不值钱,男人肉也不好吃。

原本她们打算找个隐蔽的地方先把叶罗藏起,等到事情办好再接她,可一来,叶罗害怕,二来,难免就有人魔出现,三来,叶罗也想要帮上忙。

只要能快些回家,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于是女萝用藤蔓将濯霜与叶罗捆了,连面容都蒙住不让人魔瞧见,在客流量较少时,牵着两人进了冰肌玉骨。

店里老板容貌极为美丽,一见女萝,目光便流连在她脸上,啧啧称奇,女萝轻笑:“别看了,我这身皮子可不卖。”

老板笑意盈盈:“姑娘这身皮子真是好,就是不够柔软娇嫩。”

女萝笑容加深,“那你看这两个呢?”

叶罗的恐惧不是装出来的,而面色惨白的濯霜则被老板以为是吓傻了,她有些惊奇,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好货!

时看向自己,她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说:“我、我被捆起来时,听、听客人说,要买一张最美的皮子,去参、参加宴会。”

“什么宴会?”

这叶罗就不知道了。

人魔世界无比巨大,想要找到人魔王无疑是比登天还难,她们现在只想找个厉害点的人魔,从对方口中询问,是否有离开魔界的方法,实在不行,告诉她们如何离开人魔世界也成,总不能被一直困在这里。

且不说外面的世界有伙伴在等待她们,甚至可能在想方设法救援她们,便是为了叶罗的命,也得快些离开。

“阿萝,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女萝用疑问的眼神看向濯霜,濯霜抿了抿唇,向她点了下头。

她的办法简单粗暴,既然叶罗说许多客人都想买最美的皮子去参加宴会,那么只要她们手里有“货”,就不愁没客人上门。城中卖皮子的店不少,之前她们去的那家规模只能算是中上,真要说排场,那还得属“冰肌玉骨”。

这家开在人魔世界的人皮店,招牌上便刻着这四个大字,据说他们家只卖女人皮,因为在人魔世界,男人皮不值钱,男人肉也不好吃。

原本她们打算找个隐蔽的地方先把叶罗藏起,等到事情办好再接她,可一来,叶罗害怕,二来,难免就有人魔出现,三来,叶罗也想要帮上忙。

只要能快些回家,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于是女萝用藤蔓将濯霜与叶罗捆了,连面容都蒙住不让人魔瞧见,在客流量较少时,牵着两人进了冰肌玉骨。

店里老板容貌极为美丽,一见女萝,目光便流连在她脸上,啧啧称奇,女萝轻笑:“别看了,我这身皮子可不卖。”

老板笑意盈盈:“姑娘这身皮子真是好,就是不够柔软娇嫩。”

女萝笑容加深,“那你看这两个呢?”

叶罗的恐惧不是装出来的,而面色惨白的濯霜则被老板以为是吓傻了,她有些惊奇,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好货!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