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第 116 章(1 / 1)

真女人只会拔剑 存宁 2833 字 3个月前

这些四面八方的嘴灵巧迅捷, 叫嚣着要将在场三人吞吃入腹,且对方很是狡诈,知道三人中的叶罗最为弱小,因此只针对叶罗出手, 眼见一张血盆大口近在眼前, 叶罗止不住恐惧尖叫闭眼!

预期中的死亡并未出现, 她呼吸急促地睁开眼睛,发现是濯霜持剑挡在身前,与此同时, 缠绕在她腰部的藤蔓迅速闭合, 形成一个结结实实的茧, 将叶罗保护在里头。

女萝瞄准宫殿上方房梁,把藤茧挂了上去, 随后自房梁上生出下垂藤条,这样濯霜便能使用藤条在空中自由行动, 不会落到地面被巨口吞吃。

两人根本不用言语交流, 只消对视一眼便明白对方心中所想, 这些嘴不能凭空出现, 都长在墙壁与四周,而且只是看着过分恶心, 并不算厉害,只要叶罗不出事, 她们俩便能应付。

区区一个人魔王算得上什么?

秋尘剑寒光闪动, 所到之处的红唇尽数被撕裂开来,鲜血四溅, 这些嘴对濯霜简直恨之入骨, 不停张开试图啃咬, 女萝则以藤蔓击退那些腾空而起的生着嘴的物件,一时间两人联手,反倒是这些嘴落了下风。

濯霜觉得奇怪,女萝也觉得奇怪,这些嘴再怎么杀都不见减少,反倒越来越多,这说明她们没有伤其要害,而且再这样战下去,只会令她们耗尽体力,而对方却能以逸待劳。

到底是哪里奇怪?

濯霜略微走了下神,就被一张嘴咬住了鞋子,她一剑将其刺穿,这些大小不一却都嗜血如命的嘴,给她一种说不出的古怪感。电光火石间,她猛地明白,立刻扭头,同一时间女萝也看向濯霜,两人异口同声道:“舌头!”

这些嘴里没有舌头!

只是红唇白牙与黑漆漆的口腔,却不见舌头,两人话音刚落,自地上一张大嘴中闪电般甩出一条暗红色舌头,目标不是萝霜二人,而是那被吊在空中始终被保护着的藤茧!

可惜舌头还没来得及碰到藤茧,便被濯霜从中间斩断,随着舌头断裂,地上那张嘴也消失不见,两人明白了,真正的要害在于嘴里的舌头,于是她们改变方针,不再去砍嘴唇,而是趁着嘴巴大张时,将剑捅进去。

女萝一把握住濯霜剑身,从剑柄一路捋到剑尖,秋尘剑上燃起点点火焰,凤凰神火乃高洁之物,可灼烧世间污秽,正是这人魔克星!

随着一张又一张的嘴发出哀嚎,每一剑刺中舌头,那张嘴就会冒出黑烟随后消失,有几张嘴颇为聪慧,拼命躲闪,要不便是闭口不开,女萝拉住濯霜的手,悄声询问:“它是怎么看见咱们的?”

从进入魔宫到现在,她们的一举一动都在对方掌握之中,可四周无人,这一张张嘴难道还兼具眼睛的功效?

说时迟那时快,剩余残存的嘴不再攻击两人,而是飞快向一处聚合,大嘴吞吃小嘴,迅速膨胀变大,无数的嘴聚集在一起后,紧接着整座魔宫突然开始剧烈晃动,联想到脚下触感,两人齐声喊道:“快走!”

千钧一发之际,魔宫殿门紧闭前,两人一茧尽数逃脱,叶罗在藤茧里被晃悠的七荤八素,好不容易放出来,她瞪大眼睛:“这、这是什么?!”

原本金碧辉煌的魔宫鲜活无比,土地、墙壁一点点涌动融合,汇聚而成皮肤毛发,最终,整座魔宫就在她们面前,变成了一个身高足有三丈的人形怪物!

说它像人,是因它直立行走四肢健全,说它是怪物,则是因为它浑身上下长满了嘴,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原本应当是眉眼鼻耳所在的位置,全是一张一张大小不一的嘴,黑漆漆的口腔中,暗红色的舌头时不时像蛇信一样探出,涎水随着舌头滴落地面。

在恢复本体形态之后,这些涎水变得危险无比,落地即灼,将地面腐蚀出一个个小

洞。

女萝与濯霜分别伸出一只手把叶罗护在身后,紧接着人魔王脸上最大的那张嘴缓缓咧开,那是人类根本达不到的程度,上嘴唇一直外翻到后脑勺,紧接着“退”的一声,竟是对她们喷出一大包口水!

濯霜毫不犹豫松开手,女萝一手抱住叶罗,原地避开,她俩根本没有迟疑,对彼此完全信任,否则两人都想保护叶罗,怕是一人拽一边,叶罗只会被当场吐中腐蚀干净。

这人魔王比当初地下极乐城的魔界非天要矮许多,但整体也有五六个女萝高,没有要害,浑身遍布毒液,再加上个叶罗需要保护,一时间还真不是那么好对付。

女萝再度用藤茧把叶罗裹起来,她双手一拍,藤墙拔地而起,将藤茧隔绝在后,首要是保证叶罗的安全,这样她跟濯霜才能放心动手。

人魔王一张嘴,便是有无数声音发出,女的男的老的少的,每一张嘴都在说着同样的话,语调语气各有不同,无比诡异,令萝霜二人毛骨悚然。

“嘻嘻,竟敢冒充人魔,嘻嘻,嘻嘻。”

两人方才动手时调动生息,身上人气泄露,人魔王舔了舔身上的嘴,这一幕恶心至极,谁都不想跟它废话,直接动手!打得它服气了,自然会告知她们离开魔界的方法——如果它知道的话。

人魔王也不好惹,它在这魔界不知待了几万年,焉能让两个女修爬到自己头上耀武扬威?

它的身体平日以魔宫的形态存在,数不清的嘴则随时游走于魔宫各个角落进食,力量分开会显得薄弱,然而一旦合体,强得令人震惊。

濯霜天资卓绝,修行一日千里,再加上生息天克魔气,修为上的不足完全可以通过精妙的剑法弥补,在她生息跟不上剑招时,女萝便会立刻支援,因此人魔王竟是叫她们两个攻的连连退后,心里大骂见了鬼,这两个女修是怎么回事?明明境界差距颇大,剑招却是珠联璧合山鸣谷应,一人进攻,另一人必定防守,令它招架不得,还手也不得!

这是人魔王堕魔后首次遇到如此难缠的对手,它有心去针对藤茧,这二人却像知道它的意图,根本不给这个机会,舌头本比钢铁都要坚硬,可那两把剑也不知怎地回事,一剑就能斩断,斩断后火烧火燎剧痛不已,居然无法再生!

凤凰神火与生息结合后的威力,人魔王怎么可能与之抗衡,他倒也识时务,知晓在二人手中讨不到便宜,那藤茧中能拿来做人质的女人又无法靠近,干脆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眼看对方要变回魔宫模样,女萝及时用藤蔓将人魔王从头到脚死死缠住,连呼吸的缝隙都不给。先前那漫天遍地的嘴全部处理掉并不简单,决不能让它跑了。

随着藤蔓越裹越紧,充满腐蚀性的涎水却对藤蔓不起作用,人魔王愈发慌张,但经过凤凰神火淬炼的藤蔓它怎样都挣脱不开,可能是女萝勒得太紧,导致人魔王不断发出干呕声,不知道从哪张嘴里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张黏哒哒滑腻腻的人皮!

人皮啪嗒一声落地,这一吐可不得了,女萝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人魔王体内流出,她迅速收回藤蔓,被藤蔓上的生息刺入每一张嘴后,人魔王一开始还不想吐,它全身上下的嘴巴紧紧闭合,腮帮子因而撑得如□□般鼓胀,两只手拼命捣嘴,最后终究没能控制住,身上的每一张嘴都开始往外吐人皮,没一会儿周围便堆起了小山高!

女萝与濯霜寒毛直立,但随着人皮的吐出,人魔王的身形竟逐渐缩小,最后变得比女萝还要矮一个头——瘦弱、矮小、平庸,也就是身上长了无数张嘴,否则他看起来没有一丁点值得人记忆的地方。

原形被人瞧见,还是被两个女人瞧见,人魔王登时暴起,眨眼间所有口中的舌头宛如利刃,再度向女萝与濯霜袭来!

濯霜持剑斩断,却见那条卷起的舌头突然

张开,舌苔上竟生着一只黑咕隆咚的眼睛!

由于始料未及,谁也没想到人魔王的眼睛居然长在舌头上,濯霜倒抽了口凉气,女萝以藤剑挡在她面前,斥责道:“危急关头,你还发呆?”

“阿萝,这眼睛……”濯霜努力想要保持清醒,却觉一阵天旋地转,眼前似是被蒙了层阴翳,耳朵也跟着嗡鸣不止,“别看它的眼睛!”

舌头上的眼睛能够惑人心神,近距离冲击下夺魂摄魄都不在话下,人魔王得意至极,这才是它的杀手锏,但凡是有灵智之物,必定有魂,再厉害的修者也躲不过去!

可没等他得意多久,一道剑光袭来,脖颈处剧痛无比,它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就远远地瞧见了自己的身体——原来是脑袋被人斩断飞了出去。

女萝用藤蔓抓住它的脑袋提在半空,人魔王法力高强,即便被砍头也没有立刻死去,但身体受到重创,不如先前强悍,那些耀武扬威的舌头也纷纷耷拉回去,濯霜甩了甩头迅速清醒,人魔王则大叫:“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不怕人魔眼?!不可能,不可能!”

张开,舌苔上竟生着一只黑咕隆咚的眼睛!

由于始料未及,谁也没想到人魔王的眼睛居然长在舌头上,濯霜倒抽了口凉气,女萝以藤剑挡在她面前,斥责道:“危急关头,你还发呆?”

“阿萝,这眼睛……”濯霜努力想要保持清醒,却觉一阵天旋地转,眼前似是被蒙了层阴翳,耳朵也跟着嗡鸣不止,“别看它的眼睛!”

舌头上的眼睛能够惑人心神,近距离冲击下夺魂摄魄都不在话下,人魔王得意至极,这才是它的杀手锏,但凡是有灵智之物,必定有魂,再厉害的修者也躲不过去!

可没等他得意多久,一道剑光袭来,脖颈处剧痛无比,它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就远远地瞧见了自己的身体——原来是脑袋被人斩断飞了出去。

女萝用藤蔓抓住它的脑袋提在半空,人魔王法力高强,即便被砍头也没有立刻死去,但身体受到重创,不如先前强悍,那些耀武扬威的舌头也纷纷耷拉回去,濯霜甩了甩头迅速清醒,人魔王则大叫:“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不怕人魔眼?!不可能,不可能!”

张开,舌苔上竟生着一只黑咕隆咚的眼睛!

由于始料未及,谁也没想到人魔王的眼睛居然长在舌头上,濯霜倒抽了口凉气,女萝以藤剑挡在她面前,斥责道:“危急关头,你还发呆?”

“阿萝,这眼睛……”濯霜努力想要保持清醒,却觉一阵天旋地转,眼前似是被蒙了层阴翳,耳朵也跟着嗡鸣不止,“别看它的眼睛!”

舌头上的眼睛能够惑人心神,近距离冲击下夺魂摄魄都不在话下,人魔王得意至极,这才是它的杀手锏,但凡是有灵智之物,必定有魂,再厉害的修者也躲不过去!

可没等他得意多久,一道剑光袭来,脖颈处剧痛无比,它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就远远地瞧见了自己的身体——原来是脑袋被人斩断飞了出去。

女萝用藤蔓抓住它的脑袋提在半空,人魔王法力高强,即便被砍头也没有立刻死去,但身体受到重创,不如先前强悍,那些耀武扬威的舌头也纷纷耷拉回去,濯霜甩了甩头迅速清醒,人魔王则大叫:“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不怕人魔眼?!不可能,不可能!”

张开,舌苔上竟生着一只黑咕隆咚的眼睛!

由于始料未及,谁也没想到人魔王的眼睛居然长在舌头上,濯霜倒抽了口凉气,女萝以藤剑挡在她面前,斥责道:“危急关头,你还发呆?”

“阿萝,这眼睛……”濯霜努力想要保持清醒,却觉一阵天旋地转,眼前似是被蒙了层阴翳,耳朵也跟着嗡鸣不止,“别看它的眼睛!”

舌头上的眼睛能够惑人心神,近距离冲击下夺魂摄魄都不在话下,人魔王得意至极,这才是它的杀手锏,但凡是有灵智之物,必定有魂,再厉害的修者也躲不过去!

可没等他得意多久,一道剑光袭来,脖颈处剧痛无比,它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就远远地瞧见了自己的身体——原来是脑袋被人斩断飞了出去。

女萝用藤蔓抓住它的脑袋提在半空,人魔王法力高强,即便被砍头也没有立刻死去,但身体受到重创,不如先前强悍,那些耀武扬威的舌头也纷纷耷拉回去,濯霜甩了甩头迅速清醒,人魔王则大叫:“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不怕人魔眼?!不可能,不可能!”

张开,舌苔上竟生着一只黑咕隆咚的眼睛!

由于始料未及,谁也没想到人魔王的眼睛居然长在舌头上,濯霜倒抽了口凉气,女萝以藤剑挡在她面前,斥责道:“危急关头,你还发呆?”

“阿萝,这眼睛……”濯霜努力想要保持清醒,却觉一阵天旋地转,眼前似是被蒙了层阴翳,耳朵也跟着嗡鸣不止,“别看它的眼睛!”

舌头上的眼睛能够惑人心神,近距离冲击下夺魂摄魄都不在话下,人魔王得意至极,这才是它的杀手锏,但凡是有灵智之物,必定有魂,再厉害的修者也躲不过去!

可没等他得意多久,一道剑光袭来,脖颈处剧痛无比,它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就远远地瞧见了自己的身体——原来是脑袋被人斩断飞了出去。

女萝用藤蔓抓住它的脑袋提在半空,人魔王法力高强,即便被砍头也没有立刻死去,但身体受到重创,不如先前强悍,那些耀武扬威的舌头也纷纷耷拉回去,濯霜甩了甩头迅速清醒,人魔王则大叫:“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不怕人魔眼?!不可能,不可能!”

张开,舌苔上竟生着一只黑咕隆咚的眼睛!

由于始料未及,谁也没想到人魔王的眼睛居然长在舌头上,濯霜倒抽了口凉气,女萝以藤剑挡在她面前,斥责道:“危急关头,你还发呆?”

“阿萝,这眼睛……”濯霜努力想要保持清醒,却觉一阵天旋地转,眼前似是被蒙了层阴翳,耳朵也跟着嗡鸣不止,“别看它的眼睛!”

舌头上的眼睛能够惑人心神,近距离冲击下夺魂摄魄都不在话下,人魔王得意至极,这才是它的杀手锏,但凡是有灵智之物,必定有魂,再厉害的修者也躲不过去!

可没等他得意多久,一道剑光袭来,脖颈处剧痛无比,它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就远远地瞧见了自己的身体——原来是脑袋被人斩断飞了出去。

女萝用藤蔓抓住它的脑袋提在半空,人魔王法力高强,即便被砍头也没有立刻死去,但身体受到重创,不如先前强悍,那些耀武扬威的舌头也纷纷耷拉回去,濯霜甩了甩头迅速清醒,人魔王则大叫:“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不怕人魔眼?!不可能,不可能!”

张开,舌苔上竟生着一只黑咕隆咚的眼睛!

由于始料未及,谁也没想到人魔王的眼睛居然长在舌头上,濯霜倒抽了口凉气,女萝以藤剑挡在她面前,斥责道:“危急关头,你还发呆?”

“阿萝,这眼睛……”濯霜努力想要保持清醒,却觉一阵天旋地转,眼前似是被蒙了层阴翳,耳朵也跟着嗡鸣不止,“别看它的眼睛!”

舌头上的眼睛能够惑人心神,近距离冲击下夺魂摄魄都不在话下,人魔王得意至极,这才是它的杀手锏,但凡是有灵智之物,必定有魂,再厉害的修者也躲不过去!

可没等他得意多久,一道剑光袭来,脖颈处剧痛无比,它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就远远地瞧见了自己的身体——原来是脑袋被人斩断飞了出去。

女萝用藤蔓抓住它的脑袋提在半空,人魔王法力高强,即便被砍头也没有立刻死去,但身体受到重创,不如先前强悍,那些耀武扬威的舌头也纷纷耷拉回去,濯霜甩了甩头迅速清醒,人魔王则大叫:“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不怕人魔眼?!不可能,不可能!”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