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第 115 章(1 / 1)

真女人只会拔剑 存宁 5231 字 2个月前

属于女人的手掌雪白细滑, 长指甲上蔻丹颜色之鲜艳,仿佛以血染就。

这样的一双手,似是抚摸花瓣柔柔地碰到了濯霜面颊, 女萝不觉握紧了拳头,藤剑蓄势待发, 一旦此人动手伤害濯霜,她会在对方行动前斩断她的头颅。

好在老板并没有,她仔细检查了濯霜后,惊喜道:“竟真是活人!姑娘, 你开个价吧, 要多少咱们都好商量。”

说着,又去摸叶罗,见叶罗哆哆嗦嗦, 娇滴滴地笑:“怎地吓成这样,难道姐姐我还会吃人?”

——难道不会?

濯霜在心里反问了这么一句,同时不着痕迹地向女萝看去, 女萝笑吟吟道:“我对人魔肉不感兴趣, 老板看我这样应该也知道, 我什么都不缺, 惟独只想要一样东西。”

“哦?”老板意味深长地看过来,“是什么?”

女萝走到她面前, 她比老板高出许多, 在回答问题之前,她缓缓俯身,与老板四目相对, 一字一句道:“地位。”

语毕, 女萝站直了身体, 倚着旁边的柱子,似笑非笑:“咱们虽然堕魔,归根究底,人类习性终究占上风。人往高处走,魔也不例外,我可不想再露宿荒野,每日跟那些蠢货互相争抢,就为了多啃几口肉。”

她随意拍了拍濯霜的肩膀:“听说这次有个很隆重的宴会,不知老板可否帮忙引荐?这两张皮子,应当抵得上报酬吧?”

人魔界与修仙界很像,壁垒分明阶级悬殊,人魔王勒令人魔们必须穿上人皮,像人一样生活,可魔界与人间的通道被关闭,普通人魔们弄不到人皮,就得割肉去换,偏偏这些换来的人皮又不经穿。

虽说割多少肉都能重新长出来,但那需要时间,往往没等肉长全乎,人皮就坏了,长此以往,低等人魔愈发虚弱,越低等的魔越需要通过吞噬同类来增强力量,人魔身为只比烦恼魔高一等级的魔,自然也不例外。

那些人魔肉,必然成了高等人魔的盘中餐,至于他们为何不选择直接互相残杀吞吃,女萝与濯霜都认为,可能是“人性”在作怪,她们不觉得人魔王对此一无所知,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对方知晓,并且默认,甚至于授意手下这样做。

地下极乐城的大能们也是如此,又要恶事做尽,又要维持好名声,扯块遮羞布自以为能掩饰一切。

老板笑了笑,对女萝说:“姑娘本事这样大,难道还愁没有肉吃?”

女萝回答道:“有肉吃归有肉吃,只是猪狗匍匐于地乞食,怎抵得上玉宇宫阙美人在旁?”

她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与贪念,老板眼底精光一闪而过:“既然如此,姑娘若不嫌弃,待到鬼枭啼叫,便随我一起,将这二张皮子作为投名状,送与大人吧。”

濯霜与叶罗由此被带走,女萝按捺住暴躁的情绪,继续与店老板虚以委蛇,老板似是很喜欢她的皮,时不时凑过来在她身上嗅一嗅,有些遗憾地说:“姑娘真是糟蹋了这张好皮子,从前我也是这样,这女人皮呀,须得小心呵护,我花了不少时间才适应呢!这过程里,没少穿坏几身。”

女萝眸光微动:“店里怎地不见漂亮的男人皮?我这身穿得也有些腻了。”

老板咯咯娇笑:“那些个低贱的皮子,只有不入流的店才卖呢!”

和那位男老板相比,她显然知道更多,女萝决定大胆试探一回,她状似随意地伸手去摸老板的脸皮,赞美道:“你的这身皮子,肤质可真好,与那家做过手脚的不一样,我看他家的男人皮尤其粗制滥造,怕不是从修罗道弄回来糊弄人的。”

从女萝口中听闻“修罗道”三字,老板先是惊讶,随后了然,这在人魔界并不算秘密,毕竟不能一条活路都不留给低等人魔,她笑着说:“可不

是,男人皮腥气重,又不好保存,而且质量参差不齐,好的全叫上头挑走了,剩下那些个,白送我都不要。”

上头。

女萝失落道:“我倒是挺想弄张漂亮的男人皮子穿穿,你知道的,女人皮穿久了,难免想换换口味。”

老板笑嘻嘻道:“谁不是呢,我这张皮子也刚换没多久呢,好的男人皮难找,以后要是有机会我手头有,就给你留着。”

这边一人一魔说着话,那头濯霜与叶罗被带下去里里外外洗了个干净,又让她们换上华丽长裙,描眉画眼梳妆打扮,这些人魔都是女子,看着濯霜与叶罗恐惧的模样,还止不住笑话人类女性没见识。

濯霜从未穿过这种暴露的衣服,布料柔软飘逸,却少得可怜,走起路来环佩叮咚,最奇怪的是,人魔们一遍又一遍,给两人身上抹一种无色无味的膏体。

就这样,直到鬼枭啼叫,人魔界进食时间开始,濯霜才再度与女萝相见,两人隔着魔群遥遥相望,她握了握叶罗的手,低声道:“别怕,我们不会让你出事的。”

叶罗苍白着脸,逼迫自己点头。

她早已走投无路,不跟她们走就是个死,倒不如相信这两人,说不定还能寻得一线生机。

魔界将魔族们按照不同种类划分阶层,同时这些阶层又再度将同类划分,尤其是人魔界,完全复刻了人类世界的权力体系,女萝被老板引荐给了今晚的宴会主办人,一位名叫哈侧的高等人魔。

据说他是人魔王的心腹,要是能跟他攀上关系,在人魔界就能横着走。

哈侧是个高大魁梧的男人模样,只有头顶的一双红色尖角证明着他非人的身份。

女萝早已从老板口中得知,虽然女人皮比男人皮干净金贵,可这些处于人魔界权力中心的高等人魔,他们会想方设法穿上男人皮。而能被高等人魔穿用的,自然不会是来自修罗道的低贱皮子,比如哈侧这一身,身材强壮气势威武,女萝出现在他面前时,他身边左右正围绕着数名美人。

哈侧已从手下口中得知女萝的存在,他眯着眼睛上下打量女萝一番:“这皮子不错,就是不够女人味。”

人魔界没有道德与法律可言。无论生前性别,堕魔后,乱|交便成了人魔天性,哈侧喜欢纤细娇小的女人,比如女萝与濯霜便勾不起他的性趣,反倒是紧张胆小的叶罗,被他一眼看中。

他舔了舔嘴唇,目光灼热,朝叶罗勾勾手指头,叶罗下意识往濯霜身边靠,哈侧皱眉:“怎么这么不懂事?”

女萝一手一个,将濯霜叶罗扯到自己身后,淡淡地说:“事情都没谈成,就想要我的人,哈侧大人,这说不过去吧?”

哈侧没怎么把她放在眼里,他抬起手,那只手臂顿时无限延长,疾如闪电,瞬间朝叶罗抓去!

下一秒只听惨叫声起,原来是女萝用只拔出三分之一的秋尘剑斩断了他的一只手!

叶罗捂住了嘴,怕自己大叫出声,女萝无视周围其他人魔的震惊表情,收剑后再次重复:“事情没谈成,请不要碰我的人。”

哈侧的手臂迅速缩了回去,紧接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砍掉手的切面处,又慢慢血肉集结,长出一只新的来!

他是这一片的主事者,心里也清楚自己的实力,这一身铜皮铁骨,同等级的人魔也无法斩断,这下总算不敢再小瞧女萝,面上甚至堆出笑意:“当然,当然,请坐,请坐。”

女萝毫不客气地坐了下来,同时示意濯霜叶罗待在自己身后,哈侧为表诚意,拍了拍手,紧接着便有数个皮肤雪白的美男子鱼贯而入,在场中跳舞,为首的两名跳着跳着,靠近女萝身边,抬手斟酒想要喂她。

这可不是凡间美酒,而是人血酒,面前桌上摆的也不是人类食物,哈侧笑眯眯地说:“

姑娘怎么了,难道是不肯赏这个脸?”

说着对两名美男子瞬间变脸:“让你们伺候贵客都伺候不好,穿上这身皮子又有什么用?还不如死了干净!”

紧接着,美男子们发出激烈惨叫,浑身骨骼诡异地咔嚓咔嚓响,简直就像是被人当成了一条刚洗过的毯子拧干水分,漂亮的脸皮一块一块龟裂脱落,露出人魔原本血肉模糊的模样。

叶罗死死闭上眼,她双手攀在女萝背上,不敢去看这恐怖场景。濯霜轻轻拍了下她的背,又戳戳女萝,示意她小心。

两团烂肉在面前炸开,女萝掀翻面前桌案挡住飞溅脏污,朝哈侧看去。

哈侧虽笑着同她说话,方才被下了面子,却是怀恨在心,此时假笑道:“姑娘,我这也是为你出气,这两个混账东西,劝酒都不会,难道不该杀了干净?”

说着,他又抬手指向叶罗,“这个美人我瞧着喜欢,不如姑娘割爱,将她蒸了来吃。”

谈笑风生间决定叶罗生死,叶罗止不住全身颤抖,她死死贴在女萝背上,连一句话都不敢说。

“不。”

哈侧的笑容渐渐淡去,“姑娘,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他看着叶罗,又舔了下嘴唇说:“你从前混迹于低等人魔之中,怕是不知道活人吃起来滋味多美。这两人身上抹了特质香膏,早已入了味,放到蒸笼蒸熟,啧啧,届时容貌不变,妆容不损,栩栩如生,一口下去,满嘴生香!”

濯霜胳膊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没想到那抹了好几次的无色无味膏体竟是为了将她们蒸来吃,哈侧那明明是人类,却又止不住贪婪、丑态百出的模样,令她对魔界愈发毛骨悚然。

如果说修仙界的男修们,还愿意扯一层遮羞布掩饰吃人的本质,那么人魔就是最真实的、彻底脱下画皮的他们。

女萝平静地说:“我现在很生气,想杀了你。”

哈侧愣了下,随即哈哈大笑,杀了他?

他一拳将面前桌案捶得粉碎,随即怒吼一声,握拳向女萝砸去!

他讨厌这种自以为是,一点都不像女人的女人!既然穿上了女人皮,就要老老实实有女人的模样,她怎敢如此大声同他说话?

女萝将背上的叶罗拉下来,轻轻拍了拍她的头,随着一声快响,她拔出秋尘剑,正面迎向哈侧,不闪不避。

哈侧见她如此大胆,更是愤恨,谁敢下他哈侧大人的面子,谁就得死!

秋尘剑寒光微动,哈侧并未放在眼中,高等人魔的身体能够迅速再生,即便这张皮子会损坏,那么再换一张也是就了!他要把这个贱女人身上的肉通撕咬吞个干净!

叶罗不敢去看接下来会发生的事,她抱住头闭上眼,没想到头顶很快就传来濯霜的声音:“没事了,你别怕。”

她心有余悸地透过指缝去看,却见哈侧整个人被劈成两半,一左一右倒在地上,正在惊慌大喊:“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我的身体……我的身体怎么不听使唤了!你对我做了什么?”

女萝以剑尖挑起他身上的衣服,刺啦一声撕下一块,漫不经心地把剑刃上的血迹擦拭干净,“只是让你不能再生而已,你别慌,反正你马上就要死了。”

哈侧眼珠瞪如铜铃,女萝第一次斩断他手腕时,没有使用生息,但当哈侧第二次攻击于她,她以凤凰神火镀于剑刃之上,将其劈成两半,神火会慢慢将其烧成灰烬,自然不可能给他重生的机会。

哈侧哀嚎着消失在了众人魔面前,先前带女萝进来的老板此时才算真正明白这位的厉害,当下识时务跪下大呼:“人魔大人!人魔大人!”

人魔素来如此,彼此之间没有忠诚与信任可言,谁强谁就是王,多一个少一个根本没所谓。

所以被杀的男老板无端

消失无人问津,掌管这片区域的哈侧死了,其他人魔也会立刻改认女萝为主。

女萝并不想看穿着人皮的人魔们跳舞,她也不可能接手哈侧的活去继续贩卖人皮,事实上她一点多余的时间都不想在这里浪费,如果真要她做选择,她不会去改造这些人魔,她只想一把火将人魔界烧个干干净净。

换了人做主子,老板对女萝的态度毕恭毕敬,她可是亲眼瞧见前任哈侧大人是如何死的,于是女萝终于不必再旁敲侧击,老板便已将自己所知的说了个干净。

换了衣服的濯霜走出来,老板震惊不已:“你、你……你身上的人味没了!”

下一秒,她的脑袋已被女萝斩下,整个魔化为一团灰。

之所以哈侧没有怀疑女萝,就是因为她隐藏了人味,濯霜问:“怎么样了?”

“问清楚了,天墙的那些缝隙是人魔王特意挖的,为的就是让低等人魔去寻人皮穿。”

濯霜皱眉:“他图什么?”

“想让驴子拉磨,总得在前头吊着根萝卜,沽名钓誉的伪君子不都这样?”

“魔王堕魔,怎么可能还会怀念人世间的生活?”濯霜摇摇头,“低等人魔们寻了皮,通过鬼枭啼叫互相残杀进食,强者会迫切想要换张更好的,想换好的,就要割肉,而弱者被啃了肉,则更要去弄张好皮……”

“皮”并不是为了让人魔们模仿活人,而是一种象征,穿上人皮才能被承认,越漂亮越好,越完整越好,为了得到皮,就得不停地割肉,自己没了肉,便要去吃别的魔,或是被别的魔吃。

而在这其中所获取到的人魔肉,则尽数落入各个区域高等人魔手中,再由高等人魔向人魔王献上。

“天墙是不可以随便打开的,在任何地方将其打破,后头都是由行魔看守的修罗道。”女萝告诉濯霜,“别的地方不晓得,人魔世界的出口,在人魔王居住的宫殿中。”

“那正好,现在你替代了哈侧,我们可以通过向人魔王送肉,潜入看看,寻找出口。”

女萝也是这样想的,两人对视一眼,濯霜又说:“我还是想不明白,这些活人他们是从哪里弄来的。”

叶罗听得一头雾水,根本不懂她俩在说什么,她越在魔界待便越害怕,整个人宛如惊弓之鸟,一点风吹草动都能把她吓个半死。

她这样柔弱,女萝也只能让她先把两份功法背下,能不能感悟生息要看叶罗自己,但背下郁垒心法,至少能够保护她不被魔吃掉。

还有一件事,也令女萝跟濯霜不解。

修罗道是何等恐怖之处,进入其中便不可能活着出来,那些低等人魔为何可以?而且,女萝在修罗道上,一个修罗都没有看见,只有行魔来回巡查。

“我总觉得此事与地下极乐城的修罗王脱不了干系。”

听了女萝的话,濯霜想了想,道:“很有可能,不过现在我们没有办法去查证,当务之急还是先找到离开人魔界的方法。这些高等人魔将人魔肉输送给人魔王,对方想必很难对付,咱们须得万事小心,最好不要泄露行踪。”

她抬手摸了摸女萝眉心:“不要总是皱眉啦,我们一定可以回去的。”

女萝朝她笑了笑,没再多说。

人魔王居住在位于人魔界中心位置的豪华宫殿,整个人魔界被分位七十二块区域,由七十二位高等人魔统筹,推行人皮制,像养蛊一般,不着痕迹地逼迫人魔们割肉。

人魔王从不在意这七十二位手下长什么模样,只要在固定时间内送来足够的肉,高等人魔之间的厮杀他通通不管。

女萝与濯霜装起人魔来毫无违和感,魔族凭借人味分辨对方是否是同类,叶罗的人味藏不住,女萝又不敢把她留下——这些人魔再怕她,恐怕也忍受不了活人的美

味,还是将叶罗带在身边较为安全。

除却日常外,人魔界还像人间那样有时间,人魔王将每四十天分为一个月,在这四十天里,每逢五与十,都可以送去人魔肉,其他时间则不允许靠近。

恰逢这日是初十,女萝与濯霜便以高等人魔的名义,成功带着数十车的人魔肉进了魔宫。

按理说她们应当送完肉立刻走人,可这番来是为了寻找出口,自然不能一走了之,可她们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魔宫这样大,怎地一个人魔都没有?

而且脚下的地面总给人一种很古怪的感觉,似乎有点软,有点湿润……

原本她们打算以“向人魔王大人献上活人”的噱头求见,可整个魔宫空无一人,连个通报的都没有。

不过这也省了她们费力混入,直接四处探查,叶罗跟在女萝身边,怕遇到陷阱,女萝让她抓着自己衣角。

“啊!”

伴随一声惊呼,叶罗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下,整个人脸朝地摔倒,好在女萝眼疾手快拉住她,才没让她磕掉几颗牙。

饶是如此,叶罗还是跪坐在地,女萝奇怪地看她一眼:“怎么了?”

叶罗嘴唇哆嗦,抬起那只扶地的手,只见上头遍布一些……奇怪的透明液体,滴滴拉拉的,似乎还冒着热气,看起来格外恶心。

叶罗差点吐出来,她想擦,又不知要往哪里擦,这魔宫真奇怪,除了外表金碧辉煌,里头是什么都没有。

此时濯霜的声音忽然传来:“阿萝!快躲开!”

女萝心念一动,脚下的地面似是有了生命,电光火石间,她一把用藤蔓缠住叶罗的腰腾空而起,紧接着,原本站立的位置,竟突然裂开,露出两排牙齿!

紧接着,魔宫内四面八方都出现了一张又一张血盆大口,这些牙口全是人类模样,只是嘴唇异常的鲜红厚实,牙齿则格外凸出雪白,上下牙咔嚓咔嚓地磕在一块,魔音灌耳,叫人头皮发麻!

叶罗只是个凡人姑娘,一入魔界便是险象环生,还没被吓疯,已经胆子足够大了。

女萝现在明白那沾了叶罗一手的液体是什么——口水。

秋尘剑已还给濯霜,这些嘴巴一开一合,上下牙打架,涎水四溅,此时想要再往外跑已是来不及,怪不得……怪不得她们都在想,那么多的肉,人魔王要怎么吃。

合着他有无数张嘴!

眼下,怕是要将她们也一起吃了!

“难怪高等人魔的死没人在意,其中不知多少是被人魔王给吃了!”

濯霜划破一张嘴,接住女萝丢来的藤蔓缠绕于手腕,三人停在空中,面对这些虎视眈眈等待进食的嘴,心知肚明怕是从一进魔宫,一切行动就都被对方看在眼中。

味,还是将叶罗带在身边较为安全。

除却日常外,人魔界还像人间那样有时间,人魔王将每四十天分为一个月,在这四十天里,每逢五与十,都可以送去人魔肉,其他时间则不允许靠近。

恰逢这日是初十,女萝与濯霜便以高等人魔的名义,成功带着数十车的人魔肉进了魔宫。

按理说她们应当送完肉立刻走人,可这番来是为了寻找出口,自然不能一走了之,可她们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魔宫这样大,怎地一个人魔都没有?

而且脚下的地面总给人一种很古怪的感觉,似乎有点软,有点湿润……

原本她们打算以“向人魔王大人献上活人”的噱头求见,可整个魔宫空无一人,连个通报的都没有。

不过这也省了她们费力混入,直接四处探查,叶罗跟在女萝身边,怕遇到陷阱,女萝让她抓着自己衣角。

“啊!”

伴随一声惊呼,叶罗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下,整个人脸朝地摔倒,好在女萝眼疾手快拉住她,才没让她磕掉几颗牙。

饶是如此,叶罗还是跪坐在地,女萝奇怪地看她一眼:“怎么了?”

叶罗嘴唇哆嗦,抬起那只扶地的手,只见上头遍布一些……奇怪的透明液体,滴滴拉拉的,似乎还冒着热气,看起来格外恶心。

叶罗差点吐出来,她想擦,又不知要往哪里擦,这魔宫真奇怪,除了外表金碧辉煌,里头是什么都没有。

此时濯霜的声音忽然传来:“阿萝!快躲开!”

女萝心念一动,脚下的地面似是有了生命,电光火石间,她一把用藤蔓缠住叶罗的腰腾空而起,紧接着,原本站立的位置,竟突然裂开,露出两排牙齿!

紧接着,魔宫内四面八方都出现了一张又一张血盆大口,这些牙口全是人类模样,只是嘴唇异常的鲜红厚实,牙齿则格外凸出雪白,上下牙咔嚓咔嚓地磕在一块,魔音灌耳,叫人头皮发麻!

叶罗只是个凡人姑娘,一入魔界便是险象环生,还没被吓疯,已经胆子足够大了。

女萝现在明白那沾了叶罗一手的液体是什么——口水。

秋尘剑已还给濯霜,这些嘴巴一开一合,上下牙打架,涎水四溅,此时想要再往外跑已是来不及,怪不得……怪不得她们都在想,那么多的肉,人魔王要怎么吃。

合着他有无数张嘴!

眼下,怕是要将她们也一起吃了!

“难怪高等人魔的死没人在意,其中不知多少是被人魔王给吃了!”

濯霜划破一张嘴,接住女萝丢来的藤蔓缠绕于手腕,三人停在空中,面对这些虎视眈眈等待进食的嘴,心知肚明怕是从一进魔宫,一切行动就都被对方看在眼中。

味,还是将叶罗带在身边较为安全。

除却日常外,人魔界还像人间那样有时间,人魔王将每四十天分为一个月,在这四十天里,每逢五与十,都可以送去人魔肉,其他时间则不允许靠近。

恰逢这日是初十,女萝与濯霜便以高等人魔的名义,成功带着数十车的人魔肉进了魔宫。

按理说她们应当送完肉立刻走人,可这番来是为了寻找出口,自然不能一走了之,可她们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魔宫这样大,怎地一个人魔都没有?

而且脚下的地面总给人一种很古怪的感觉,似乎有点软,有点湿润……

原本她们打算以“向人魔王大人献上活人”的噱头求见,可整个魔宫空无一人,连个通报的都没有。

不过这也省了她们费力混入,直接四处探查,叶罗跟在女萝身边,怕遇到陷阱,女萝让她抓着自己衣角。

“啊!”

伴随一声惊呼,叶罗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下,整个人脸朝地摔倒,好在女萝眼疾手快拉住她,才没让她磕掉几颗牙。

饶是如此,叶罗还是跪坐在地,女萝奇怪地看她一眼:“怎么了?”

叶罗嘴唇哆嗦,抬起那只扶地的手,只见上头遍布一些……奇怪的透明液体,滴滴拉拉的,似乎还冒着热气,看起来格外恶心。

叶罗差点吐出来,她想擦,又不知要往哪里擦,这魔宫真奇怪,除了外表金碧辉煌,里头是什么都没有。

此时濯霜的声音忽然传来:“阿萝!快躲开!”

女萝心念一动,脚下的地面似是有了生命,电光火石间,她一把用藤蔓缠住叶罗的腰腾空而起,紧接着,原本站立的位置,竟突然裂开,露出两排牙齿!

紧接着,魔宫内四面八方都出现了一张又一张血盆大口,这些牙口全是人类模样,只是嘴唇异常的鲜红厚实,牙齿则格外凸出雪白,上下牙咔嚓咔嚓地磕在一块,魔音灌耳,叫人头皮发麻!

叶罗只是个凡人姑娘,一入魔界便是险象环生,还没被吓疯,已经胆子足够大了。

女萝现在明白那沾了叶罗一手的液体是什么——口水。

秋尘剑已还给濯霜,这些嘴巴一开一合,上下牙打架,涎水四溅,此时想要再往外跑已是来不及,怪不得……怪不得她们都在想,那么多的肉,人魔王要怎么吃。

合着他有无数张嘴!

眼下,怕是要将她们也一起吃了!

“难怪高等人魔的死没人在意,其中不知多少是被人魔王给吃了!”

濯霜划破一张嘴,接住女萝丢来的藤蔓缠绕于手腕,三人停在空中,面对这些虎视眈眈等待进食的嘴,心知肚明怕是从一进魔宫,一切行动就都被对方看在眼中。

味,还是将叶罗带在身边较为安全。

除却日常外,人魔界还像人间那样有时间,人魔王将每四十天分为一个月,在这四十天里,每逢五与十,都可以送去人魔肉,其他时间则不允许靠近。

恰逢这日是初十,女萝与濯霜便以高等人魔的名义,成功带着数十车的人魔肉进了魔宫。

按理说她们应当送完肉立刻走人,可这番来是为了寻找出口,自然不能一走了之,可她们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魔宫这样大,怎地一个人魔都没有?

而且脚下的地面总给人一种很古怪的感觉,似乎有点软,有点湿润……

原本她们打算以“向人魔王大人献上活人”的噱头求见,可整个魔宫空无一人,连个通报的都没有。

不过这也省了她们费力混入,直接四处探查,叶罗跟在女萝身边,怕遇到陷阱,女萝让她抓着自己衣角。

“啊!”

伴随一声惊呼,叶罗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下,整个人脸朝地摔倒,好在女萝眼疾手快拉住她,才没让她磕掉几颗牙。

饶是如此,叶罗还是跪坐在地,女萝奇怪地看她一眼:“怎么了?”

叶罗嘴唇哆嗦,抬起那只扶地的手,只见上头遍布一些……奇怪的透明液体,滴滴拉拉的,似乎还冒着热气,看起来格外恶心。

叶罗差点吐出来,她想擦,又不知要往哪里擦,这魔宫真奇怪,除了外表金碧辉煌,里头是什么都没有。

此时濯霜的声音忽然传来:“阿萝!快躲开!”

女萝心念一动,脚下的地面似是有了生命,电光火石间,她一把用藤蔓缠住叶罗的腰腾空而起,紧接着,原本站立的位置,竟突然裂开,露出两排牙齿!

紧接着,魔宫内四面八方都出现了一张又一张血盆大口,这些牙口全是人类模样,只是嘴唇异常的鲜红厚实,牙齿则格外凸出雪白,上下牙咔嚓咔嚓地磕在一块,魔音灌耳,叫人头皮发麻!

叶罗只是个凡人姑娘,一入魔界便是险象环生,还没被吓疯,已经胆子足够大了。

女萝现在明白那沾了叶罗一手的液体是什么——口水。

秋尘剑已还给濯霜,这些嘴巴一开一合,上下牙打架,涎水四溅,此时想要再往外跑已是来不及,怪不得……怪不得她们都在想,那么多的肉,人魔王要怎么吃。

合着他有无数张嘴!

眼下,怕是要将她们也一起吃了!

“难怪高等人魔的死没人在意,其中不知多少是被人魔王给吃了!”

濯霜划破一张嘴,接住女萝丢来的藤蔓缠绕于手腕,三人停在空中,面对这些虎视眈眈等待进食的嘴,心知肚明怕是从一进魔宫,一切行动就都被对方看在眼中。

味,还是将叶罗带在身边较为安全。

除却日常外,人魔界还像人间那样有时间,人魔王将每四十天分为一个月,在这四十天里,每逢五与十,都可以送去人魔肉,其他时间则不允许靠近。

恰逢这日是初十,女萝与濯霜便以高等人魔的名义,成功带着数十车的人魔肉进了魔宫。

按理说她们应当送完肉立刻走人,可这番来是为了寻找出口,自然不能一走了之,可她们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魔宫这样大,怎地一个人魔都没有?

而且脚下的地面总给人一种很古怪的感觉,似乎有点软,有点湿润……

原本她们打算以“向人魔王大人献上活人”的噱头求见,可整个魔宫空无一人,连个通报的都没有。

不过这也省了她们费力混入,直接四处探查,叶罗跟在女萝身边,怕遇到陷阱,女萝让她抓着自己衣角。

“啊!”

伴随一声惊呼,叶罗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下,整个人脸朝地摔倒,好在女萝眼疾手快拉住她,才没让她磕掉几颗牙。

饶是如此,叶罗还是跪坐在地,女萝奇怪地看她一眼:“怎么了?”

叶罗嘴唇哆嗦,抬起那只扶地的手,只见上头遍布一些……奇怪的透明液体,滴滴拉拉的,似乎还冒着热气,看起来格外恶心。

叶罗差点吐出来,她想擦,又不知要往哪里擦,这魔宫真奇怪,除了外表金碧辉煌,里头是什么都没有。

此时濯霜的声音忽然传来:“阿萝!快躲开!”

女萝心念一动,脚下的地面似是有了生命,电光火石间,她一把用藤蔓缠住叶罗的腰腾空而起,紧接着,原本站立的位置,竟突然裂开,露出两排牙齿!

紧接着,魔宫内四面八方都出现了一张又一张血盆大口,这些牙口全是人类模样,只是嘴唇异常的鲜红厚实,牙齿则格外凸出雪白,上下牙咔嚓咔嚓地磕在一块,魔音灌耳,叫人头皮发麻!

叶罗只是个凡人姑娘,一入魔界便是险象环生,还没被吓疯,已经胆子足够大了。

女萝现在明白那沾了叶罗一手的液体是什么——口水。

秋尘剑已还给濯霜,这些嘴巴一开一合,上下牙打架,涎水四溅,此时想要再往外跑已是来不及,怪不得……怪不得她们都在想,那么多的肉,人魔王要怎么吃。

合着他有无数张嘴!

眼下,怕是要将她们也一起吃了!

“难怪高等人魔的死没人在意,其中不知多少是被人魔王给吃了!”

濯霜划破一张嘴,接住女萝丢来的藤蔓缠绕于手腕,三人停在空中,面对这些虎视眈眈等待进食的嘴,心知肚明怕是从一进魔宫,一切行动就都被对方看在眼中。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