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番外誐鱫鉨(1 / 1)

网恋吗,我超甜 风十一 4925 字 2个月前

不管如何, 活动开始之后,JIANG还是收到了最多的关注度。

直到被主持人念到名字,他站到台上之后, 江执还是那样一副不冷不热的模样。

直到上台的前一秒他都还在看手机。

主持人热情的暖场:“说起来我也蛮惊讶的,这还是江神第一次在公开场合露面吧?”

江执点点头:“因为一般来说也没有这个需求, 技术流主播不需要看脸。”

主持人:“那为什么这次就有需求了?哈哈哈,是水友们太过热情的缘故吗?”

江执淡淡道:“和他们没什么关系。女朋友在直播时出了点事故,陪她开的。”

「哈哈哈笑中带泪,不愧是你啊江狗」

「骗我们两句会死吗!呜呜呜但是你果然好爱我们鹿老板」

「突然有点唏嘘, 去年AST他俩闹掰了, 今年AST他俩就在一起了,真好」

主持人:“...好的呢,看得出江神和女朋友感情很好!”

很多主播都会忌讳提到自己的感情问题, 主持人怕惹麻烦,打了圆场后也没多说。

“那对于这次能拿第一,江神有没有什么想和水友们说的?”

江执微微抬眼。

所有机位都落在他身上, 镜头几乎贴脸。

直播间千万水友都看着他, 深蓝色的弹幕汇聚成一片深海。

江执思考片刻。

那张清俊好看的脸上仍旧没有过多的表情, 只是放松的翘了翘唇角。

“说什么...”他顿了下, 然后才简单道,“谢谢你们能来看我的直播吧。”

365的主播和水友们之间从来不言谢。

所以这一刻, 就连弹幕也有一瞬间的凝滞。

没等直播间有所反应, 江执又点点头:

“不过既然时机合适,也借此机会挂个通告。接下来一个多月开播都不定时,主播要休息。”

「...草!狗主播!你还我的感动!QAQ」

「刚拿第一就挂请假条, 你这个主播是不是有点飘啊」

「又要休息!生产队的驴都不敢像你这么歇!你能不能长点心!」

「事实证明, 江狗也不是会走煽情挂的人, 他说不出口哈哈哈哈」

但是。

仔细一想,其实又不怎么意外。

那些拿着话筒,煽情的表白小作文,从来都不是江执会有的。

他这个人就是这样,哪怕不得已的流露出一点点真心,也要用懒散的表象掩盖过去。

这才是他们熟悉的那个狗主播啊:D

江执并没有在意弹幕的各种反应。

他说完了要说的话,也微微颔首,从台上又施施然的走了下去。

这次活动对他来说的意义也就仅仅在此了。

除了江执,这次参加活动的还有很多其他主播。

他发言是很少,不过其他主播们和他不一样,还是有不少念小作文的。

等到一切都结束,也已经快到下午五六点了。

相思意撞了下她肩膀:

“你是先去交接工作还是和我们一起走?无关风月开了车,七座的,坐得下。”

哪怕在现场认识了,几个人也还是习惯用彼此的“ID”称呼。

裴鹿低头看了眼手机,点点头:

“我和你们一起去吧,我和同事说好了,后续的工作不由我处理。”

她提前和沈梦打好招呼,对方也拍着胸脯帮她把事情担了下来。

相思意也没多问什么,一行人很低调的从观众席上出去。

他们直播间的老板都不

是博爱的性子,对现场那些其他直播间的主播也兴趣不大。

裴鹿正和相思意聊着路过的主播,就感觉自己身后有人靠了过来。

正和她说着话的相思意微微一顿。

女人的表情变得正经了点,和无关风月他们一起,都看向她身后。

裴鹿微微偏头,就听到身后清淡的声音:“你们好,我是江执,365的主播。”

收到女朋友消息的江主播推掉活动后续,匆匆赶来,却仍旧气不喘脸不红。

“早就听说老板们要聚会了,”江执礼貌道,“没有主播怎么行?”

江主播态度很好:“都是直播间的老板,一起吃顿饭还是应该的,不用有压力。”

“......”

你是觉得我们这些人会有压力吗?

半晌,无关风月默默来了一句:“草。”

还是熟悉的口吻,熟悉的味道。

尽管他们此前从未见过狗主播,但是一点都不陌生。

总有人有一种本事,无论在什么地位的人面前,都能坦坦荡荡的做自己。

连自认为脸皮很厚的经纪人相思意都顿了顿,才开口:

“江神说得对,我们...当然不会有压力。江神能来就太好了,之前都只是在直播间认识。”

相思意微妙的停顿片刻:“确实是我们的荣幸。”

站在他们面前的年轻男人微微颔首,正欲说什么,就被人隐蔽却快速的撞了下手肘。

裴鹿呵呵笑着打圆场:“先走吧?我也有点饿了,今天忙了一天。”

相思意看向裴鹿。她注意到鹿宝开口后,JIANG就没再说什么了。

一物降一物,两个人确实相处的还不错。

相思意一边想着,一边露出笑:

“是,我也有点饿了。麻烦风月老板开个车?看看具体吃点什么。”

都是人精,无论是相思意还是无关风月。

哪怕是话最少甚至显得有些高冷的学生都不是笨蛋,当然也会把尺度拿捏的很好。

晚餐的气氛还算是愉快。

都是线上认识挺久的老板,也都是聪明人。

更何况他们既然会选择当365的老板,也证明了江主播确实是有那么点儿滤镜在的。

所以就算脾气一如既往的狗,还是可以忍的。

吃过饭,裴鹿一边咬着吸管喝酸梅汁消食,一边摸鱼在手机上勾勾画画。

好不容易有这样真正的线下聚会,很多之前只是想象的365直播间相处日常,都化为了现实。

裴鹿灵感爆棚,觉得自己转头回去还能再画个十来话又可爱又日常的条漫。

心情非常之好。

对面正在看手机的相思意突然一顿。

相思意抬头又低头,最后才不确定道:

“鹿宝老板,有件事不知道当问不当问。你去年...是不是也参加过AST?”

裴鹿喝了一点酒,脑子转的比较慢,有点发懵:“啊?是,怎么了?”

她是工作人员的身份,刚才坐在一起时就说了。

裴鹿倒是也没觉得有什么,都是相熟的朋友,她懒得编谎言瞒着。

相思意的表情更复杂了一点:

“我一猜就是你。去年的AST,确实印象很深刻...”

这话说的不明不白,在裴鹿反应过来之前,反而是她身侧的江执抬眼看了看相思意。

清俊的男人注视了她几秒,就伸手去拿手机。

他没多说一个字,但是相思意是何等精明,当然瞧得出他是在意这事的。

相思意唇边的笑意深了点,不过还是道:

“有水友考古了去年的AST现场视频,发现了一个长得很好看,却哭的一塌糊涂的工作人员。”

裴鹿一顿。

死去的记忆开始攻击她,她模模糊糊想起什么。

相思意的语气也有点复杂:

“衣服一模一样,外表就比较好辨认了,镜头的清晰度也够。所以...”

那个哭成表情包的人真的是他们的鹿宝老板吧?

“......”

裴鹿从江执手上拿过手机,一眼就看到了超话热烈的讨论。

【庐江恋yyds:】这个人真的不是鹿宝吗?从衣服到外貌感觉都能对上!

「草,还真的很像,鹿老板哭的可惨可惨了」

「我现在心情很复杂,这段表情包我还用了几个月,这是鹿老板的社死历史吧」

「我有个大胆的想法,有没有人觉得那个挪走镜头的小哥很像是JIANG...真的好帅!」

最后那条评论一出,下面就是几十条回复。

活动一结束江主播就走人了,甚至没参加星火官方给主播们准备的晚宴。

水友们闲得无聊,只能自己从夹缝里扒点糖吃。

有水友想起鹿宝老板白天的表现,去重温了去年的AST视频,结果就扒出了惊天大瓜。

裴鹿:“......”

她喝了酒,思维转的有点慢,暂时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手机被人抽走,江主播站起身:

“也不早了,鹿宝喝的有点多,我送她回去。你们是...?”

问的倒是很有礼貌,但是相思意他们也不是笨蛋。

“我们自己离开就行,”相思意干脆道,“你们先回吧,时候确实也不早了。”

江执客气道:“谢谢。”

看着两个人走远,相思意才低头扫了眼手机。

她也在逛超话,超话正讨论的热烈,她还是超话的主持人。

相思意想了想,还是发出一条帖子。

【相思意:】是不是不知道,但是晚上在一起吃饭,他们感情确实很好。

【相思意:】直播间管理都认证的那种好[/笑脸]

这边,裴鹿一直到被人放到副驾驶位置上,才慢半拍的醒过神。

“所以...”裴鹿慢吞吞的说,“现在超话的水友都知道我那个社死现场了?”

江执点开路线导航,顺便往她怀里塞了个小号的吾皇抱枕,还少见安抚的拍了拍。

裴鹿被塞了软乎乎的抱枕,却毫不领情。

她只是思维有点慢,又不是彻底变成傻子,思路还是清楚的。

“我哭成表情包,但是你后面调整摄像头的时候还是很帅,所以说这就是我一个人的社死现场是吗?”

她抱怨的声音越来越低,江执抬眼看她。

裴鹿嘀嘀咕咕,声音越来越小,染着酒意的眸子湿漉漉的,还带着恼意。

气呼呼的。

没注意到他的目光,裴鹿越想越觉得可气:

“从我们认识就是,反正每次都是我社死呗?发到豆瓣社死小组都足以让人默哀的程度...”

她嘀嘀咕咕念念叨叨,脸颊却突然被人捏了捏。

始作俑者收回手,语气自然:

“听起来老板确实很吃亏。那你不如想想怎么让主播社死,算是补偿?”

车平稳的行驶。

裴鹿慢慢眨眼,有点迟疑:“让主播...社死?”

“是。”江主播语气轻松道,“这样大家都有社死现场,也算是扯平。”

指腹还残留着软乎乎的温度。

他目不斜视

,语气里却藏着慵懒纵容的笑意。

江主播认真建议:“不然你现在上我的微博号,写个五百字的表白小作文怎么样?我就说是我自己写的。”

裴鹿有点发懵:“表白...小作文?”

江执嗯了一声,思索片刻:

“或者拍点我的私照?能通过微博审核就行,随便你想发哪里发哪里。”

“要不就用我的微信发朋友圈?我微信加了不少人,应该也能保证互动数量。”

江主播的提议一个比一个狠,半点都没对自己手下留情。

听上去确实很容易让人心动起来。

裴鹿一直都没说话,拧着眉头认真在想。

一直到车驶进小区的停车场,她才从各种极其有诱惑力的建议中找到思路。

“你说的那些都没用,”裴鹿重重叹气,“毕竟人和人的脸皮厚度是不一样的。”

这才是她为什么经常陷入社死现场的原因。

同样是在一个现场,江执就是有本事把这变成别人的社死现场。

这么一想,裴鹿也觉得可以消气了:

“算了,顶多就是两三天,他们会忘记的。我们到家了吗?”

她扒着车窗,眼巴巴的看向外面。

被无情拒绝,江主播只能遗憾的放弃这些建议。

只是看到裴鹿如此迫切的想回家,他还是扬了扬眉梢。

“这么急着回去?下车吧,上楼回家。”

裴鹿点点头,非常坦诚:“我确实很急。”

江执喃喃道:“没看出来,喝多了的鹿老板这么开放...”

一直到护着人回家。

一直到他眼看着裴鹿一溜烟跑进书房,摸出IPAD。

裴鹿低着头,专心致志的在IPAD上写写画画。

她是喝了点酒,但是手却很稳,两三笔就能画出一个简洁生动的Q版大头。

江执神色平静的站在她身侧。

江执好奇的开口发问:“你急着回来...就是因为这个?”

和什么乱七八糟的废料一点关系都没有。

喝多了的鹿宝老板非常热爱自己的事业,满心满眼里都是自己的绘画大计。

裴鹿稳稳地画出一条线:“是呀,我怕自己灵感跑了。你没事先回去吧,我...”

下一刻,她的手一抖。

刚才还稳稳地那条线,立刻就拐了个弯。

“画画有什么好玩的,”江主播面无愧色,“来玩点有意思的。”

“能有什么比画画有意思,你把我的灵感都赶跑了...唔!”

她顽强的盯着IPAD,伸手想去拿却被人搁远了。

那天更晚的时候。

在星火TV刚刚拿下第一的江主播终于发了微博。

很简洁,就一句话。

【JIANG:】誐鱫鉨⑴貹⑴ㄝ庢死丆渝_﹏ゥ@鹿宝

,语气里却藏着慵懒纵容的笑意。

江主播认真建议:“不然你现在上我的微博号,写个五百字的表白小作文怎么样?我就说是我自己写的。”

裴鹿有点发懵:“表白...小作文?”

江执嗯了一声,思索片刻:

“或者拍点我的私照?能通过微博审核就行,随便你想发哪里发哪里。”

“要不就用我的微信发朋友圈?我微信加了不少人,应该也能保证互动数量。”

江主播的提议一个比一个狠,半点都没对自己手下留情。

听上去确实很容易让人心动起来。

裴鹿一直都没说话,拧着眉头认真在想。

一直到车驶进小区的停车场,她才从各种极其有诱惑力的建议中找到思路。

“你说的那些都没用,”裴鹿重重叹气,“毕竟人和人的脸皮厚度是不一样的。”

这才是她为什么经常陷入社死现场的原因。

同样是在一个现场,江执就是有本事把这变成别人的社死现场。

这么一想,裴鹿也觉得可以消气了:

“算了,顶多就是两三天,他们会忘记的。我们到家了吗?”

她扒着车窗,眼巴巴的看向外面。

被无情拒绝,江主播只能遗憾的放弃这些建议。

只是看到裴鹿如此迫切的想回家,他还是扬了扬眉梢。

“这么急着回去?下车吧,上楼回家。”

裴鹿点点头,非常坦诚:“我确实很急。”

江执喃喃道:“没看出来,喝多了的鹿老板这么开放...”

一直到护着人回家。

一直到他眼看着裴鹿一溜烟跑进书房,摸出IPAD。

裴鹿低着头,专心致志的在IPAD上写写画画。

她是喝了点酒,但是手却很稳,两三笔就能画出一个简洁生动的Q版大头。

江执神色平静的站在她身侧。

江执好奇的开口发问:“你急着回来...就是因为这个?”

和什么乱七八糟的废料一点关系都没有。

喝多了的鹿宝老板非常热爱自己的事业,满心满眼里都是自己的绘画大计。

裴鹿稳稳地画出一条线:“是呀,我怕自己灵感跑了。你没事先回去吧,我...”

下一刻,她的手一抖。

刚才还稳稳地那条线,立刻就拐了个弯。

“画画有什么好玩的,”江主播面无愧色,“来玩点有意思的。”

“能有什么比画画有意思,你把我的灵感都赶跑了...唔!”

她顽强的盯着IPAD,伸手想去拿却被人搁远了。

那天更晚的时候。

在星火TV刚刚拿下第一的江主播终于发了微博。

很简洁,就一句话。

【JIANG:】誐鱫鉨⑴貹⑴ㄝ庢死丆渝_﹏ゥ@鹿宝

,语气里却藏着慵懒纵容的笑意。

江主播认真建议:“不然你现在上我的微博号,写个五百字的表白小作文怎么样?我就说是我自己写的。”

裴鹿有点发懵:“表白...小作文?”

江执嗯了一声,思索片刻:

“或者拍点我的私照?能通过微博审核就行,随便你想发哪里发哪里。”

“要不就用我的微信发朋友圈?我微信加了不少人,应该也能保证互动数量。”

江主播的提议一个比一个狠,半点都没对自己手下留情。

听上去确实很容易让人心动起来。

裴鹿一直都没说话,拧着眉头认真在想。

一直到车驶进小区的停车场,她才从各种极其有诱惑力的建议中找到思路。

“你说的那些都没用,”裴鹿重重叹气,“毕竟人和人的脸皮厚度是不一样的。”

这才是她为什么经常陷入社死现场的原因。

同样是在一个现场,江执就是有本事把这变成别人的社死现场。

这么一想,裴鹿也觉得可以消气了:

“算了,顶多就是两三天,他们会忘记的。我们到家了吗?”

她扒着车窗,眼巴巴的看向外面。

被无情拒绝,江主播只能遗憾的放弃这些建议。

只是看到裴鹿如此迫切的想回家,他还是扬了扬眉梢。

“这么急着回去?下车吧,上楼回家。”

裴鹿点点头,非常坦诚:“我确实很急。”

江执喃喃道:“没看出来,喝多了的鹿老板这么开放...”

一直到护着人回家。

一直到他眼看着裴鹿一溜烟跑进书房,摸出IPAD。

裴鹿低着头,专心致志的在IPAD上写写画画。

她是喝了点酒,但是手却很稳,两三笔就能画出一个简洁生动的Q版大头。

江执神色平静的站在她身侧。

江执好奇的开口发问:“你急着回来...就是因为这个?”

和什么乱七八糟的废料一点关系都没有。

喝多了的鹿宝老板非常热爱自己的事业,满心满眼里都是自己的绘画大计。

裴鹿稳稳地画出一条线:“是呀,我怕自己灵感跑了。你没事先回去吧,我...”

下一刻,她的手一抖。

刚才还稳稳地那条线,立刻就拐了个弯。

“画画有什么好玩的,”江主播面无愧色,“来玩点有意思的。”

“能有什么比画画有意思,你把我的灵感都赶跑了...唔!”

她顽强的盯着IPAD,伸手想去拿却被人搁远了。

那天更晚的时候。

在星火TV刚刚拿下第一的江主播终于发了微博。

很简洁,就一句话。

【JIANG:】誐鱫鉨⑴貹⑴ㄝ庢死丆渝_﹏ゥ@鹿宝

,语气里却藏着慵懒纵容的笑意。

江主播认真建议:“不然你现在上我的微博号,写个五百字的表白小作文怎么样?我就说是我自己写的。”

裴鹿有点发懵:“表白...小作文?”

江执嗯了一声,思索片刻:

“或者拍点我的私照?能通过微博审核就行,随便你想发哪里发哪里。”

“要不就用我的微信发朋友圈?我微信加了不少人,应该也能保证互动数量。”

江主播的提议一个比一个狠,半点都没对自己手下留情。

听上去确实很容易让人心动起来。

裴鹿一直都没说话,拧着眉头认真在想。

一直到车驶进小区的停车场,她才从各种极其有诱惑力的建议中找到思路。

“你说的那些都没用,”裴鹿重重叹气,“毕竟人和人的脸皮厚度是不一样的。”

这才是她为什么经常陷入社死现场的原因。

同样是在一个现场,江执就是有本事把这变成别人的社死现场。

这么一想,裴鹿也觉得可以消气了:

“算了,顶多就是两三天,他们会忘记的。我们到家了吗?”

她扒着车窗,眼巴巴的看向外面。

被无情拒绝,江主播只能遗憾的放弃这些建议。

只是看到裴鹿如此迫切的想回家,他还是扬了扬眉梢。

“这么急着回去?下车吧,上楼回家。”

裴鹿点点头,非常坦诚:“我确实很急。”

江执喃喃道:“没看出来,喝多了的鹿老板这么开放...”

一直到护着人回家。

一直到他眼看着裴鹿一溜烟跑进书房,摸出IPAD。

裴鹿低着头,专心致志的在IPAD上写写画画。

她是喝了点酒,但是手却很稳,两三笔就能画出一个简洁生动的Q版大头。

江执神色平静的站在她身侧。

江执好奇的开口发问:“你急着回来...就是因为这个?”

和什么乱七八糟的废料一点关系都没有。

喝多了的鹿宝老板非常热爱自己的事业,满心满眼里都是自己的绘画大计。

裴鹿稳稳地画出一条线:“是呀,我怕自己灵感跑了。你没事先回去吧,我...”

下一刻,她的手一抖。

刚才还稳稳地那条线,立刻就拐了个弯。

“画画有什么好玩的,”江主播面无愧色,“来玩点有意思的。”

“能有什么比画画有意思,你把我的灵感都赶跑了...唔!”

她顽强的盯着IPAD,伸手想去拿却被人搁远了。

那天更晚的时候。

在星火TV刚刚拿下第一的江主播终于发了微博。

很简洁,就一句话。

【JIANG:】誐鱫鉨⑴貹⑴ㄝ庢死丆渝_﹏ゥ@鹿宝

,语气里却藏着慵懒纵容的笑意。

江主播认真建议:“不然你现在上我的微博号,写个五百字的表白小作文怎么样?我就说是我自己写的。”

裴鹿有点发懵:“表白...小作文?”

江执嗯了一声,思索片刻:

“或者拍点我的私照?能通过微博审核就行,随便你想发哪里发哪里。”

“要不就用我的微信发朋友圈?我微信加了不少人,应该也能保证互动数量。”

江主播的提议一个比一个狠,半点都没对自己手下留情。

听上去确实很容易让人心动起来。

裴鹿一直都没说话,拧着眉头认真在想。

一直到车驶进小区的停车场,她才从各种极其有诱惑力的建议中找到思路。

“你说的那些都没用,”裴鹿重重叹气,“毕竟人和人的脸皮厚度是不一样的。”

这才是她为什么经常陷入社死现场的原因。

同样是在一个现场,江执就是有本事把这变成别人的社死现场。

这么一想,裴鹿也觉得可以消气了:

“算了,顶多就是两三天,他们会忘记的。我们到家了吗?”

她扒着车窗,眼巴巴的看向外面。

被无情拒绝,江主播只能遗憾的放弃这些建议。

只是看到裴鹿如此迫切的想回家,他还是扬了扬眉梢。

“这么急着回去?下车吧,上楼回家。”

裴鹿点点头,非常坦诚:“我确实很急。”

江执喃喃道:“没看出来,喝多了的鹿老板这么开放...”

一直到护着人回家。

一直到他眼看着裴鹿一溜烟跑进书房,摸出IPAD。

裴鹿低着头,专心致志的在IPAD上写写画画。

她是喝了点酒,但是手却很稳,两三笔就能画出一个简洁生动的Q版大头。

江执神色平静的站在她身侧。

江执好奇的开口发问:“你急着回来...就是因为这个?”

和什么乱七八糟的废料一点关系都没有。

喝多了的鹿宝老板非常热爱自己的事业,满心满眼里都是自己的绘画大计。

裴鹿稳稳地画出一条线:“是呀,我怕自己灵感跑了。你没事先回去吧,我...”

下一刻,她的手一抖。

刚才还稳稳地那条线,立刻就拐了个弯。

“画画有什么好玩的,”江主播面无愧色,“来玩点有意思的。”

“能有什么比画画有意思,你把我的灵感都赶跑了...唔!”

她顽强的盯着IPAD,伸手想去拿却被人搁远了。

那天更晚的时候。

在星火TV刚刚拿下第一的江主播终于发了微博。

很简洁,就一句话。

【JIANG:】誐鱫鉨⑴貹⑴ㄝ庢死丆渝_﹏ゥ@鹿宝

,语气里却藏着慵懒纵容的笑意。

江主播认真建议:“不然你现在上我的微博号,写个五百字的表白小作文怎么样?我就说是我自己写的。”

裴鹿有点发懵:“表白...小作文?”

江执嗯了一声,思索片刻:

“或者拍点我的私照?能通过微博审核就行,随便你想发哪里发哪里。”

“要不就用我的微信发朋友圈?我微信加了不少人,应该也能保证互动数量。”

江主播的提议一个比一个狠,半点都没对自己手下留情。

听上去确实很容易让人心动起来。

裴鹿一直都没说话,拧着眉头认真在想。

一直到车驶进小区的停车场,她才从各种极其有诱惑力的建议中找到思路。

“你说的那些都没用,”裴鹿重重叹气,“毕竟人和人的脸皮厚度是不一样的。”

这才是她为什么经常陷入社死现场的原因。

同样是在一个现场,江执就是有本事把这变成别人的社死现场。

这么一想,裴鹿也觉得可以消气了:

“算了,顶多就是两三天,他们会忘记的。我们到家了吗?”

她扒着车窗,眼巴巴的看向外面。

被无情拒绝,江主播只能遗憾的放弃这些建议。

只是看到裴鹿如此迫切的想回家,他还是扬了扬眉梢。

“这么急着回去?下车吧,上楼回家。”

裴鹿点点头,非常坦诚:“我确实很急。”

江执喃喃道:“没看出来,喝多了的鹿老板这么开放...”

一直到护着人回家。

一直到他眼看着裴鹿一溜烟跑进书房,摸出IPAD。

裴鹿低着头,专心致志的在IPAD上写写画画。

她是喝了点酒,但是手却很稳,两三笔就能画出一个简洁生动的Q版大头。

江执神色平静的站在她身侧。

江执好奇的开口发问:“你急着回来...就是因为这个?”

和什么乱七八糟的废料一点关系都没有。

喝多了的鹿宝老板非常热爱自己的事业,满心满眼里都是自己的绘画大计。

裴鹿稳稳地画出一条线:“是呀,我怕自己灵感跑了。你没事先回去吧,我...”

下一刻,她的手一抖。

刚才还稳稳地那条线,立刻就拐了个弯。

“画画有什么好玩的,”江主播面无愧色,“来玩点有意思的。”

“能有什么比画画有意思,你把我的灵感都赶跑了...唔!”

她顽强的盯着IPAD,伸手想去拿却被人搁远了。

那天更晚的时候。

在星火TV刚刚拿下第一的江主播终于发了微博。

很简洁,就一句话。

【JIANG:】誐鱫鉨⑴貹⑴ㄝ庢死丆渝_﹏ゥ@鹿宝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