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牛肉面)(1 / 1)

罗老太太把年前的这点儿时间规划得很细, 早上先打了冻包了豆包再去买衣服下午回来盛罗补课,他们老两口再炸点儿面鱼、刀鱼什么的,没成想一大早就有她老同事的孩子们上门拜早年, 不光带了砂糖橘和整箱的牛奶, 还有一只杀好洗净的大鹅。

鹅肉冻起来的味道当然不如新鲜下锅的好。

于是, 老太太干脆让盛老爷子骑着小三轮把大鹅连同熬冻的材料都带到了小饭馆。

陆序到了小饭馆就看见盛罗在厨房一手拿着刀“啪”地一声剁掉了鹅的脖子。

跟在陆序身后的宫原吓得忍不住脖子一缩。

宫原的父母今年过年都要留在凌城忙到大年初二,比起一个人回沈城爷爷家面对七大姑八大婶,宫原宁肯留在凌城和自己的爸妈一起过年, 一大早就借口找陆序写作业跑到了陆序家, 听说陆序要来小饭馆, 宫原顿时觉得自己身上长出了彩色的翅膀,要带着他飞往快乐星球。

他来的时候他爸妈是把他和一箱子芦柑、一大包零食一起放在陆序家门口的, 从陆序家里出来的时候他直接搬上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看着宫原一脸傻笑地跟定了自己, 陆序打了车把他连人带东西都带来了小饭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没有营业的小饭馆空空荡荡, 桌凳都靠着墙码放整齐, 中间空出来的地方那个烧煤球的路子被提了过来,上面支着一口黑铁锅,锅里咕嘟嘟在炖大鹅。

香气四散,剁完了鹅脖子扔回锅里,穿着围裙的盛罗转身看见了陆香香和他身后的仓鼠。

“刚出锅的粘豆包, 来来来,见者有份儿!”

宫原立刻化身成为世界上最快乐的仓鼠, 把手里的东西往角落一放就直奔后厨房,陆序抬手去抓, 却只抓住了一片虚影。

厨房里也是热气蒸腾, 灶上同样有一口大锅,在炖着焯过水的猪蹄、猪皮、鸡爪、鸡腿。

看见宫原也来了, 罗老太太把另一边的灶也打开。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宫原捧着撒了白砂糖的黄米粘豆包,眼睛不由自主地看向了地上。

塑料盆里一条一尺多长的鱼在甩尾巴。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嗯,年年有余,这就整了条三道鳞。*”

盛老爷子说着话从后院进来,弯下腰随手把要跟着他一起冲进来的毛老大又给撇了出去。

“有了条鱼这毛老大一早上着急忙慌的。小宫也跟着小陆一块儿来了呀?正好,我们一会儿下牛肉面吃,牛肉昨天晚上卤好了放冰箱的,那味儿可是绝了……”

宫原用筷子夹了一口粘豆包,吹了好一会儿放进嘴里,还是给烫得龇牙咧嘴。

盛罗从冰箱里拿出了牛肉,放在了熟食菜板子上,落了两刀,她回头,看见跟自己姥爷说完了话的陆香香正站在厨房门口。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看见盛罗对自己勾了下手指头,陆序走进了厨房。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陆序以为有什么工作要交给自己,正要转身,却看见盛罗抬起手,把一块切好的牛肉送到了他的嘴边。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少年微微张嘴,看着对方把肉放进了自己嘴里。

“筋头儿。”盛罗笑了笑,随手拈了一块儿也放在自己嘴里。

陆序觉得自己很正常,他很正常地走出了厨房,期间没有再看向盛罗的手指,也没有胡思乱想,更没有像往常一样脸红。

厨房外头,宫原守着那口在炖大鹅的锅一边吃粘豆包一边跟盛老爷子聊天。

盛老爷子的手上没闲着,手里拿着粗麻线,他把新买的扫帚梗子重新扎了一遍。

“扫帚呀,扁一点儿才好用,而且还不容易掉梗子,你看是不是?”

宫原没想到学校里用惯了的扫帚头居然还有这么多讲究,他上手试了一下,一脸崇拜地看着盛老爷子。

“陆校草,你快来看,爷爷的手也太巧了!我现在就梦想罗奶奶能替我家做年夜饭,盛爷爷能去我家看看我家哪儿不够好……”

说着这种臭不要脸的话,宫原就等着陆序嘲笑自己,没想到他等了几秒,陆序却没说话。

“陆校草?你咋了?”

他看向陆序。

陆序闭着嘴,仿佛嘴唇被焊死了一样。

宫原歪着头:“陆校草?你是不是嘴不舒服?还是嗓子难受?”

陆序看了他一眼,默默走到了一边。

盆里的鱼在鲤鱼摆尾。

关着的后院门上传来了窸窸窣窣的扒门声,偶尔夹杂着几声异常严厉的猫叫。

看着鱼,听着猫叫,陆序的心中一片宁静祥和。

罗老太太端着给陆序的那份儿粘豆包出来:

“小陆,怎么不来拿你的粘豆包?”

陆序接过来,有些腼腆地笑了下,可是等罗奶奶回了厨房,他却一直都没吃,只把粘豆包拿在了手里。

宫原舔着碗里的糖渣,又盯上了陆序手里的粘豆包:

陆序突然觉得自己的嗓子有些干涩。

要说盛罗他们家没有过年的习惯那当然是不可能的,连宫原都说他觉得盛狮子家让他感觉自己回到了小时候过年的气氛,热热闹闹,香气四溢。

宫原却越发不安了,当了这么多年的同学兼发小儿,陆校草的睚眦必报他可是知道的,自己从他手里拿了吃的,他居然不生气?

嘴里塞得满满当当,他一歪头,又看了陆校草拿着筷子,但是没吃面。

……

“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儿?”

“陆校草,你要是不吃,这个就先给我呗?”

男人却还是看着他:

这可是陆校草诶!不是陆神仙!怎么可能刚放了寒假陆校草就变得平易近人、宽容大度、和蔼可亲、善解人意?

老太太隔着厚衣服摩挲了下来自己外孙女仍然单薄的厚脊背:

吃完了饭,一行人按照预先说好的去买衣服,腊月二十九的大卖隆挤得人头皮发麻,他们忙忙碌碌地买了两个老人的衣服,罗老太太的外套是浅褐色的羽绒服,盛老爷子的外套是深褐色的羽绒服,乍一看还挺像情侣装的。老爷子想给老太太买新羊毛衫这件事儿也做成了,羊毛衫是盛罗挑的,淡淡的米色,老太太嫌弃不耐脏,但是一上身,所有人都觉得这件羊毛衫特别衬她,等她去换衣服的时候老爷子就把钱交了。

他看向了那些福字、财神和对联,脑海中有什么一闪而过。

陆序看了他一眼,拒绝说话。

宫原已经吃完了第二个粘豆包,看着这碗面却觉得自己的肚子是个深不可测的口袋,先喝一口汤,再吃一口肉,然后长出一口气,他开始用筷子往嘴里塞面条。

坐在陆序对面的女孩儿身上还穿着围裙,笑着教她:“陆香香,你对着饭参禅呢?”

“连人都不会叫了?”

一直以来摆在他眼前的事实,竟然就被他彻底地忽视了。

盛罗翻眼睛看了看天。

“慢慢穿着就习惯了。”

“这个呀……”盛永清老人看了一眼那些铺着、展着、挂着的红,仿佛叹了一口气似的说,“我们家不兴挂这个。”

刚打开大门,陆序停住了。

“牛肉面好了!吃饭啦!”

只是路过内衣店的时候,老太太看了看,打发了老爷子带着两个小年轻去看鞋子,自己则拽着盛罗走了进去。

陆序却皱了下眉头。

出来的时候,盛罗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纸袋子,在装她姥姥羊毛衫的那一袋里面多了个紫色的塑料袋。

陆序后退一步,让开了门前的位置。

跟着妈妈姓的女孩儿,一把年纪还要开店赚钱的老人还曾经一度缺钱,无论年节只有三个人的小小家庭,盛罗从不曾提起的父母……

“徐叔叔,我出去一趟,晚饭不用管我了。”

拿起外套,陆序快步走向门口。

就像盆里的鱼现在看着也有点可爱,外面的猫听起来也并不吵闹,摆放在墙角的桌凳非常有灵气,那一箱用红色塑料筐装的砂糖橘也具备了某种美学元素。

徐秘书转头看向比自己还要高的少年,笑着说:“小少爷,要么是这家人没有过年的习惯,要么……是不是他们家有人亲人过世了呀?”

在这个瞬间,陆序觉得自己像是把新一年所有的快乐都藏进了自己的身体。

陆序抬起眼看了看她。

不过,就算傻子也让人不讨厌。

那就只有另一种可能了。

一人一碗面,面是很有点儿浇头的宽面片,汤是牛肉汤,三个小孩儿的碗里还额外多了个煎荷包蛋,面上整整齐齐码放着切成了薄片的卤牛肉,还洒了点香菜提味儿。

盛罗的衣服几乎不用买,和之前一样,罗老太太早就托人从沈城给她买了新衣服回来。

另一边儿,宫原发现有人在街头现场写福字和对联,他探头看了好一会儿,说:

盛罗在厨房里呼喊了一声,陆序连忙走到厨房门口,从她的手里接过了装了面的汤碗。

终于把刚刚被她亲手塞到自己嘴里的牛肉嚼了嚼,咽了下去。

“陆校草,是不是还有超好吃的东西,你怕我抢,才把粘豆包让给我了?”

宫原“哦”了一声,语气有些可惜。

门外,一个高大的中年男人正要开门,他穿着一身黑色的名牌羊绒大衣,有一张和陆序七八成相似的脸。

陆序和他的身高几乎相当,他看向他的眼睛,轻声叫了一声:

“盛爷爷,咱们是不是还得买这个呀?”

一切都很美好。

“徐秘书,如果一家人过年的时候不贴福字,那大概是什么情况?”

他不知道自己想要干什么,可他真的很想去看看盛罗。

陆序沉默地把粘豆包递了过去。

看着宫原瞪大了眼睛一脸震惊地看着自己,陆序觉得他是个傻子。

晚上回到家,徐秘书正好带着人在他家里检查有没有什么过年的缺漏,看着自己家门上贴着的名家所写的福字,陆序说:

“父亲。”

宫原傻愣愣地接了过来,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