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不会说话(1 / 1)

83.

“那我今晚要吃三大桶冰淇淋作为……”

戴白手套的手猛地攥紧银发少年的领结。

“三桶?”

少年被扯得一个踉跄, 脸上不满,但还在不停叨叨的嘴老实闭上了。

“你还真不怕吃出胃病。”

说话的是一个带着金丝细边眼镜、黑发低束着的少年。他有一双上挑的凤眼,睫羽抬起时, 一缕幽幽的紫流泄而出, 神秘优雅。

“有反转术式你就能为所欲为吗?”低马尾少年不太习惯地推了下眼镜,金色的镜链摇晃, 反射出细碎的光。

本来正打算说「就能为所欲为」的五条悟顿时被晃到眼。

他沉默了一下,吐槽:“杰,你这一身真的很斯文败类耶。”

夏油杰给了他一个和善的微笑。

“这下更加衣冠禽兽咯~”

“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话。”夏油杰斜了他一眼,“麻烦你维护一下自己的帅哥形象。”

“不用维护~老子不管怎样都是最帅的~”

五条悟站在穿衣柜的镜子前“搔首弄姿”,不断凹出各种造型——展现S曲线的性感小白脸、深沉危险的神秘大佬、优雅的花花公子、冷酷的霸道总裁……

夏油杰在旁边看得嘴角抽搐。

他一脚揣在某人屁股上:“宴会快开始了, 你冷静一点。”

“嗷!”五条悟装模作样嚎叫一声, 顺着夏油杰踹人的力道, 几个蹦跳脱离了他的攻击范围。

两人打闹着一前一后走出员工更衣室,在即将踏入宴会场地时,一秒变成营业假笑脸, 顺利融入这热闹起来的、金碧辉煌的大厅。

虽然他们的长相都是很引人注目的top级别,但来参加活动的人注意力都放在合作对象身上, 除了一些被美色降低智商、上了头的富豪富婆,没人会特别在意那些服务自己的侍者长得好不好看。

所以五条悟夏油杰能很顺利地熟悉宴会厅布局,实时确定每个来宾的所在地,不用担心会被人过度关注……

“哥哥, 你这次又来打工吗?”

好吧,特殊情况下,还是有人关注的。

夏油杰无奈地扶了一下眼镜, 镜片反光, 遮挡住他温和的一面, 转眼间,他带上属于中二期不良少年的面具。

平光镜后的细长凤眼满是对周围人的不以为意,夏油杰带着营业笑容低下头,用高高在上的眼神看这个熟悉小男孩:“小弟弟,又见面了。”

工藤新一:……

啊,又是熟悉的被蔑视的感觉。

无视无视。要原谅这个年纪总会自视甚高的中二病。

他左看右看,岔开话题:“上次跟你一起的哥哥不在吗?”

果然,相比眼睛里时刻写着「人类都是杂修」的这家伙,他更喜欢另一位懒洋洋爱抽烟的少年。

夏油杰保持假笑:“硝也今天有其他工作,跟我一起来这里打工的同学是另一位。”

穿着西装长相帅气的小少年歪头,在宴会厅打量一番,然后看向一头银发闪闪发光的某人,问:“是那个哥哥?”

“嗯,猜对了呢。”

“不是全靠猜。是推理,推理。”工藤新一耳尖微红,挺直了脊背,气势满满道,“我叫工藤新一,是夏洛克·福尔摩斯的弟子,是一名侦探。”

然后他将自己的推理过程说了一下,确实有些真才实学。

夏油杰看着他自信又活力满满的样子,忍不住想起了某一个非常任性、像是傲娇猫咪一样的名侦探。

他突然说:“侦探的话,我更喜欢江户川乱步。乱步先生绝对是天下第一的名侦探。”

“?”工

藤新一感到不解,抓住他话里“漏洞”指正道,“江户川乱步是作者才对,我也非常喜欢他。要说侦探,应该是明智小五郎才对。”

夏油杰笑着并不反驳。

工藤新一敏锐地察觉到,说起江户川乱步时,夏油杰整个人都表现得不一样了。好像一直以来都以假面示人,却在这时流露出一点真实。

所有侦探都有着充沛的好奇心、求知欲,以及探索真相的毅力。即使这些特质偶尔使他们不那么受欢迎,有一点点讨人厌,但这依旧是优秀侦探必备素养。

工藤新一也不例外,或者说,他是其中佼佼者。

发现了夏油杰似乎不太对劲,他立马将这情况记在心里,就像是嗅到血腥味的鲨鱼,整个人因为这个谜题兴奋起来。

“我要继续工作了,你也回到你父母身边吧。”夏油杰低头看他,指了指那边望过来的一对年轻夫妻。

郎才女貌,正是知名家和前·知名女演员。

工藤新一乖巧点头,跟夏油杰挥手拜拜,向爸妈走去。

“新一,那个侍者有点眼熟。”有希子女士弯着腰和儿子咬耳朵。

“嗯。”工藤新一亮晶晶的眼神锁定着夏油杰的背影,整个人燃起来了。

工藤优作拍了拍儿子的头顶,只叮嘱他破案推理时不许给旁人添麻烦。

“放心吧。”

工藤新一坚信只要自己观察得够仔细,那些蛛丝马迹肯定能被他发现。

也确实如此。

主要一般人都不会防备10岁小孩,这是身为大人的傲慢。

孩子再聪明能聪明到哪去?——大多数人都这么想。

夏油杰虽然对这小孩的聪明程度有所领教,但他不太一样,他是懒得防备,没有必要。

上一次装,是为了不暴露自己被抓进局子。

刚才装,是不想这小侦探因为丁点儿异常,过度关注自己,毕竟一会儿还要干坏事呢。

谁想到对方提起侦探这个话题,引他回忆过去,一下子破功。

不装了,累了,摆烂吧。

反正要干的事很快就能做完,被盯个十几分钟不是事儿。

于是,工藤新一有幸观察到了夏油杰跟另外几人之间的奇妙互动,满足了自己强烈的好奇心。

首先是夏油杰银发的同学。

对方是个跳脱、不靠谱、且非常自恋的人!非常!

就工藤新一观察他的这会儿时间,银发少年已经四次对着落地窗玻璃整理发型了。他的跳脱则体现在调整领结这个举动中,他似乎想直接把领结扯掉、解开扣子,但夏油杰的出现最终使之打消了这个念头。

不过,在夏油杰说完话转身离开后,这个家伙对着同学的背影狠狠做了个鬼脸。

工藤新一:……幼稚。

小侦探刚在心中吐槽完,就发现银发少年突然朝这边看来,然后精准地锁定了他所在位置。

两双深浅不一的蓝眼睛对上了。

工藤新一清楚地看清了对方眼睛中的漠然。

他下意识转身躲到了有希子女士身后,手指微微颤抖,不知道自己为啥就这么被发现了。

再次小心探头去看,少年还望着这边,但这回却对他露出一个肆意张扬的笑容,似乎在发散自己的魅力?

工藤新一:……奇怪的人。

这样明显出身高贵的大少爷,居然也要来打工?他不信。

继续悄摸摸地观察,终于发现,这两个人也在观察别人。

刚开始没发现,因为眼神停留的时间很短,但后来注意到那里总是有相同的两人存在时,工藤新一来劲儿了。

看过去发现,是美国知名女演员跟她年轻

帅气的男伴。

那位女演员和妈妈也熟识,刚才还过来打了招呼,捏了他的脸哼!

夏油杰跟他同学为什么要关注莎朗·温亚德?变态狂热粉丝吗?

这个念头冒出来时,工藤新一自己都觉得无语又好笑。

那样肆意自我的人,绝不可能因旁人抛弃理智跟智商,自恋还差不多。

工藤新一看得越多,发现的细节越多。

夏油杰二人似乎一直在莎朗及其男伴的视觉死角活动着,似乎在避免被那两人发现……好怪,再看一眼还是很怪。

就在小侦探苦思冥想找原因时,主持人上台,举起话筒开始讲一些关于慈善晚会的套话。

大约说了三分钟,主办方,即一位出自制香世家、投身时尚界的优雅女士上台致辞。

她言辞简练幽默,逗得台下传出一阵阵笑声。

最后她说:“一会儿服务人员会熄掉大厅的水晶灯,大家看台上,我们要抽取这次的幸运客人了。请熄灯——”

这是慈善晚会一直以来的活动,抽取幸运客人,然后主办方以ta的名义向残疾人士捐赠一百万日元。

这也算是抛砖引玉,因为来参加的人都不差钱。一般幸运儿会顺水推舟再捐出去一部分,这样就能带动捐款气氛了。

工藤新一知道这个流程,所以没在意台上说什么,而是继续盯着那四个人。

他没错过事情发生改变的瞬间。

主办方说到「一会儿服务人员熄灯」时,莎朗就像无意中一样,往一个方向看了一眼。

然后瞳孔收缩,脑袋微微转动,应该是有点惊讶的,但情绪并不是很明显——她终于看见了一直主动躲人的夏油杰五条悟二人。

双方对视了一眼。

但双方都没有露出异常。

她像没惊讶过一样,平淡地移开视线,这导致先前做出的举动很平平无奇。如果不是一直观察的人,看不出破绽。

但更让工藤新一惊讶的还是两个高中生少年。

之前躲得天衣无缝,怎么这会儿不继续躲了?

是不需要了吗?

工藤新一看着二人思考,二人则给了他一个微笑。

大厅里的水晶灯骤然熄灭,而此时,舞台上的聚光灯还未亮起。

工藤新一的视线中突然出现了一抹荧光亮色。

看着那个方向,电光火石间,他突然回想起莎朗看的就是那个方向那个人……

不妙的预感让他下意识开口:“趴、”

“砰——!”

没等他说完,玻璃碎裂砸落的声音响起,重物倒地。

帅气的男伴。

那位女演员和妈妈也熟识,刚才还过来打了招呼,捏了他的脸哼!

夏油杰跟他同学为什么要关注莎朗·温亚德?变态狂热粉丝吗?

这个念头冒出来时,工藤新一自己都觉得无语又好笑。

那样肆意自我的人,绝不可能因旁人抛弃理智跟智商,自恋还差不多。

工藤新一看得越多,发现的细节越多。

夏油杰二人似乎一直在莎朗及其男伴的视觉死角活动着,似乎在避免被那两人发现……好怪,再看一眼还是很怪。

就在小侦探苦思冥想找原因时,主持人上台,举起话筒开始讲一些关于慈善晚会的套话。

大约说了三分钟,主办方,即一位出自制香世家、投身时尚界的优雅女士上台致辞。

她言辞简练幽默,逗得台下传出一阵阵笑声。

最后她说:“一会儿服务人员会熄掉大厅的水晶灯,大家看台上,我们要抽取这次的幸运客人了。请熄灯——”

这是慈善晚会一直以来的活动,抽取幸运客人,然后主办方以ta的名义向残疾人士捐赠一百万日元。

这也算是抛砖引玉,因为来参加的人都不差钱。一般幸运儿会顺水推舟再捐出去一部分,这样就能带动捐款气氛了。

工藤新一知道这个流程,所以没在意台上说什么,而是继续盯着那四个人。

他没错过事情发生改变的瞬间。

主办方说到「一会儿服务人员熄灯」时,莎朗就像无意中一样,往一个方向看了一眼。

然后瞳孔收缩,脑袋微微转动,应该是有点惊讶的,但情绪并不是很明显——她终于看见了一直主动躲人的夏油杰五条悟二人。

双方对视了一眼。

但双方都没有露出异常。

她像没惊讶过一样,平淡地移开视线,这导致先前做出的举动很平平无奇。如果不是一直观察的人,看不出破绽。

但更让工藤新一惊讶的还是两个高中生少年。

之前躲得天衣无缝,怎么这会儿不继续躲了?

是不需要了吗?

工藤新一看着二人思考,二人则给了他一个微笑。

大厅里的水晶灯骤然熄灭,而此时,舞台上的聚光灯还未亮起。

工藤新一的视线中突然出现了一抹荧光亮色。

看着那个方向,电光火石间,他突然回想起莎朗看的就是那个方向那个人……

不妙的预感让他下意识开口:“趴、”

“砰——!”

没等他说完,玻璃碎裂砸落的声音响起,重物倒地。

帅气的男伴。

那位女演员和妈妈也熟识,刚才还过来打了招呼,捏了他的脸哼!

夏油杰跟他同学为什么要关注莎朗·温亚德?变态狂热粉丝吗?

这个念头冒出来时,工藤新一自己都觉得无语又好笑。

那样肆意自我的人,绝不可能因旁人抛弃理智跟智商,自恋还差不多。

工藤新一看得越多,发现的细节越多。

夏油杰二人似乎一直在莎朗及其男伴的视觉死角活动着,似乎在避免被那两人发现……好怪,再看一眼还是很怪。

就在小侦探苦思冥想找原因时,主持人上台,举起话筒开始讲一些关于慈善晚会的套话。

大约说了三分钟,主办方,即一位出自制香世家、投身时尚界的优雅女士上台致辞。

她言辞简练幽默,逗得台下传出一阵阵笑声。

最后她说:“一会儿服务人员会熄掉大厅的水晶灯,大家看台上,我们要抽取这次的幸运客人了。请熄灯——”

这是慈善晚会一直以来的活动,抽取幸运客人,然后主办方以ta的名义向残疾人士捐赠一百万日元。

这也算是抛砖引玉,因为来参加的人都不差钱。一般幸运儿会顺水推舟再捐出去一部分,这样就能带动捐款气氛了。

工藤新一知道这个流程,所以没在意台上说什么,而是继续盯着那四个人。

他没错过事情发生改变的瞬间。

主办方说到「一会儿服务人员熄灯」时,莎朗就像无意中一样,往一个方向看了一眼。

然后瞳孔收缩,脑袋微微转动,应该是有点惊讶的,但情绪并不是很明显——她终于看见了一直主动躲人的夏油杰五条悟二人。

双方对视了一眼。

但双方都没有露出异常。

她像没惊讶过一样,平淡地移开视线,这导致先前做出的举动很平平无奇。如果不是一直观察的人,看不出破绽。

但更让工藤新一惊讶的还是两个高中生少年。

之前躲得天衣无缝,怎么这会儿不继续躲了?

是不需要了吗?

工藤新一看着二人思考,二人则给了他一个微笑。

大厅里的水晶灯骤然熄灭,而此时,舞台上的聚光灯还未亮起。

工藤新一的视线中突然出现了一抹荧光亮色。

看着那个方向,电光火石间,他突然回想起莎朗看的就是那个方向那个人……

不妙的预感让他下意识开口:“趴、”

“砰——!”

没等他说完,玻璃碎裂砸落的声音响起,重物倒地。

帅气的男伴。

那位女演员和妈妈也熟识,刚才还过来打了招呼,捏了他的脸哼!

夏油杰跟他同学为什么要关注莎朗·温亚德?变态狂热粉丝吗?

这个念头冒出来时,工藤新一自己都觉得无语又好笑。

那样肆意自我的人,绝不可能因旁人抛弃理智跟智商,自恋还差不多。

工藤新一看得越多,发现的细节越多。

夏油杰二人似乎一直在莎朗及其男伴的视觉死角活动着,似乎在避免被那两人发现……好怪,再看一眼还是很怪。

就在小侦探苦思冥想找原因时,主持人上台,举起话筒开始讲一些关于慈善晚会的套话。

大约说了三分钟,主办方,即一位出自制香世家、投身时尚界的优雅女士上台致辞。

她言辞简练幽默,逗得台下传出一阵阵笑声。

最后她说:“一会儿服务人员会熄掉大厅的水晶灯,大家看台上,我们要抽取这次的幸运客人了。请熄灯——”

这是慈善晚会一直以来的活动,抽取幸运客人,然后主办方以ta的名义向残疾人士捐赠一百万日元。

这也算是抛砖引玉,因为来参加的人都不差钱。一般幸运儿会顺水推舟再捐出去一部分,这样就能带动捐款气氛了。

工藤新一知道这个流程,所以没在意台上说什么,而是继续盯着那四个人。

他没错过事情发生改变的瞬间。

主办方说到「一会儿服务人员熄灯」时,莎朗就像无意中一样,往一个方向看了一眼。

然后瞳孔收缩,脑袋微微转动,应该是有点惊讶的,但情绪并不是很明显——她终于看见了一直主动躲人的夏油杰五条悟二人。

双方对视了一眼。

但双方都没有露出异常。

她像没惊讶过一样,平淡地移开视线,这导致先前做出的举动很平平无奇。如果不是一直观察的人,看不出破绽。

但更让工藤新一惊讶的还是两个高中生少年。

之前躲得天衣无缝,怎么这会儿不继续躲了?

是不需要了吗?

工藤新一看着二人思考,二人则给了他一个微笑。

大厅里的水晶灯骤然熄灭,而此时,舞台上的聚光灯还未亮起。

工藤新一的视线中突然出现了一抹荧光亮色。

看着那个方向,电光火石间,他突然回想起莎朗看的就是那个方向那个人……

不妙的预感让他下意识开口:“趴、”

“砰——!”

没等他说完,玻璃碎裂砸落的声音响起,重物倒地。

帅气的男伴。

那位女演员和妈妈也熟识,刚才还过来打了招呼,捏了他的脸哼!

夏油杰跟他同学为什么要关注莎朗·温亚德?变态狂热粉丝吗?

这个念头冒出来时,工藤新一自己都觉得无语又好笑。

那样肆意自我的人,绝不可能因旁人抛弃理智跟智商,自恋还差不多。

工藤新一看得越多,发现的细节越多。

夏油杰二人似乎一直在莎朗及其男伴的视觉死角活动着,似乎在避免被那两人发现……好怪,再看一眼还是很怪。

就在小侦探苦思冥想找原因时,主持人上台,举起话筒开始讲一些关于慈善晚会的套话。

大约说了三分钟,主办方,即一位出自制香世家、投身时尚界的优雅女士上台致辞。

她言辞简练幽默,逗得台下传出一阵阵笑声。

最后她说:“一会儿服务人员会熄掉大厅的水晶灯,大家看台上,我们要抽取这次的幸运客人了。请熄灯——”

这是慈善晚会一直以来的活动,抽取幸运客人,然后主办方以ta的名义向残疾人士捐赠一百万日元。

这也算是抛砖引玉,因为来参加的人都不差钱。一般幸运儿会顺水推舟再捐出去一部分,这样就能带动捐款气氛了。

工藤新一知道这个流程,所以没在意台上说什么,而是继续盯着那四个人。

他没错过事情发生改变的瞬间。

主办方说到「一会儿服务人员熄灯」时,莎朗就像无意中一样,往一个方向看了一眼。

然后瞳孔收缩,脑袋微微转动,应该是有点惊讶的,但情绪并不是很明显——她终于看见了一直主动躲人的夏油杰五条悟二人。

双方对视了一眼。

但双方都没有露出异常。

她像没惊讶过一样,平淡地移开视线,这导致先前做出的举动很平平无奇。如果不是一直观察的人,看不出破绽。

但更让工藤新一惊讶的还是两个高中生少年。

之前躲得天衣无缝,怎么这会儿不继续躲了?

是不需要了吗?

工藤新一看着二人思考,二人则给了他一个微笑。

大厅里的水晶灯骤然熄灭,而此时,舞台上的聚光灯还未亮起。

工藤新一的视线中突然出现了一抹荧光亮色。

看着那个方向,电光火石间,他突然回想起莎朗看的就是那个方向那个人……

不妙的预感让他下意识开口:“趴、”

“砰——!”

没等他说完,玻璃碎裂砸落的声音响起,重物倒地。

帅气的男伴。

那位女演员和妈妈也熟识,刚才还过来打了招呼,捏了他的脸哼!

夏油杰跟他同学为什么要关注莎朗·温亚德?变态狂热粉丝吗?

这个念头冒出来时,工藤新一自己都觉得无语又好笑。

那样肆意自我的人,绝不可能因旁人抛弃理智跟智商,自恋还差不多。

工藤新一看得越多,发现的细节越多。

夏油杰二人似乎一直在莎朗及其男伴的视觉死角活动着,似乎在避免被那两人发现……好怪,再看一眼还是很怪。

就在小侦探苦思冥想找原因时,主持人上台,举起话筒开始讲一些关于慈善晚会的套话。

大约说了三分钟,主办方,即一位出自制香世家、投身时尚界的优雅女士上台致辞。

她言辞简练幽默,逗得台下传出一阵阵笑声。

最后她说:“一会儿服务人员会熄掉大厅的水晶灯,大家看台上,我们要抽取这次的幸运客人了。请熄灯——”

这是慈善晚会一直以来的活动,抽取幸运客人,然后主办方以ta的名义向残疾人士捐赠一百万日元。

这也算是抛砖引玉,因为来参加的人都不差钱。一般幸运儿会顺水推舟再捐出去一部分,这样就能带动捐款气氛了。

工藤新一知道这个流程,所以没在意台上说什么,而是继续盯着那四个人。

他没错过事情发生改变的瞬间。

主办方说到「一会儿服务人员熄灯」时,莎朗就像无意中一样,往一个方向看了一眼。

然后瞳孔收缩,脑袋微微转动,应该是有点惊讶的,但情绪并不是很明显——她终于看见了一直主动躲人的夏油杰五条悟二人。

双方对视了一眼。

但双方都没有露出异常。

她像没惊讶过一样,平淡地移开视线,这导致先前做出的举动很平平无奇。如果不是一直观察的人,看不出破绽。

但更让工藤新一惊讶的还是两个高中生少年。

之前躲得天衣无缝,怎么这会儿不继续躲了?

是不需要了吗?

工藤新一看着二人思考,二人则给了他一个微笑。

大厅里的水晶灯骤然熄灭,而此时,舞台上的聚光灯还未亮起。

工藤新一的视线中突然出现了一抹荧光亮色。

看着那个方向,电光火石间,他突然回想起莎朗看的就是那个方向那个人……

不妙的预感让他下意识开口:“趴、”

“砰——!”

没等他说完,玻璃碎裂砸落的声音响起,重物倒地。

帅气的男伴。

那位女演员和妈妈也熟识,刚才还过来打了招呼,捏了他的脸哼!

夏油杰跟他同学为什么要关注莎朗·温亚德?变态狂热粉丝吗?

这个念头冒出来时,工藤新一自己都觉得无语又好笑。

那样肆意自我的人,绝不可能因旁人抛弃理智跟智商,自恋还差不多。

工藤新一看得越多,发现的细节越多。

夏油杰二人似乎一直在莎朗及其男伴的视觉死角活动着,似乎在避免被那两人发现……好怪,再看一眼还是很怪。

就在小侦探苦思冥想找原因时,主持人上台,举起话筒开始讲一些关于慈善晚会的套话。

大约说了三分钟,主办方,即一位出自制香世家、投身时尚界的优雅女士上台致辞。

她言辞简练幽默,逗得台下传出一阵阵笑声。

最后她说:“一会儿服务人员会熄掉大厅的水晶灯,大家看台上,我们要抽取这次的幸运客人了。请熄灯——”

这是慈善晚会一直以来的活动,抽取幸运客人,然后主办方以ta的名义向残疾人士捐赠一百万日元。

这也算是抛砖引玉,因为来参加的人都不差钱。一般幸运儿会顺水推舟再捐出去一部分,这样就能带动捐款气氛了。

工藤新一知道这个流程,所以没在意台上说什么,而是继续盯着那四个人。

他没错过事情发生改变的瞬间。

主办方说到「一会儿服务人员熄灯」时,莎朗就像无意中一样,往一个方向看了一眼。

然后瞳孔收缩,脑袋微微转动,应该是有点惊讶的,但情绪并不是很明显——她终于看见了一直主动躲人的夏油杰五条悟二人。

双方对视了一眼。

但双方都没有露出异常。

她像没惊讶过一样,平淡地移开视线,这导致先前做出的举动很平平无奇。如果不是一直观察的人,看不出破绽。

但更让工藤新一惊讶的还是两个高中生少年。

之前躲得天衣无缝,怎么这会儿不继续躲了?

是不需要了吗?

工藤新一看着二人思考,二人则给了他一个微笑。

大厅里的水晶灯骤然熄灭,而此时,舞台上的聚光灯还未亮起。

工藤新一的视线中突然出现了一抹荧光亮色。

看着那个方向,电光火石间,他突然回想起莎朗看的就是那个方向那个人……

不妙的预感让他下意识开口:“趴、”

“砰——!”

没等他说完,玻璃碎裂砸落的声音响起,重物倒地。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