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领结飞飞(1 / 1)

84.

夜色已深, 天空中堆积着厚厚的云。

家入硝也机械性地爬着楼梯。

他再次问系统:“你真不能入侵下大楼系统,打开权限让我乘电梯上顶楼吗?”这家公司二十多层呢……早知道是这个情况,他应该偷一张员工卡才对。

系统甩来一张达咩表情包。

花钱买相关道具可以, 但白嫖它的劳动力就别想了。

帮忙搜索监控所在位置,已经是它白给的极限。

“行, 那我继续爬。”

花冤枉钱是不可能的。不就是爬楼吗?腿酸这种问题反转术式可以解决。

走消防通道一直冲上顶楼,再开一扇门即是天台。

家入硝也调整了一下微微凌乱的呼吸,体内咒力涌动着,伸手扭开了没上锁的门。

门被打开一瞬间, 高空中的风跟子弹一同呼啸而来。

家入硝也一脸淡定地侧身避了过去, 然后扬声道:“两位,我们谈一谈吧。”

看着那两人脸上复杂的表情,棕发少年微微一笑:“明明看到我很高兴, 就不用装出警惕的样子了吧?”

“毕竟你们是同类,没人会向身为敌人的琴酒告发。”

“对吧?诸伏君跟赤井君?”

诸伏景光:??!

赤井秀一:?!!

他们瞳孔骤缩。

先是对视一眼,然后下意识捂住耳麦。

“安心安心。”少年摆摆手, “对面听不到的。”

系统暗自点头:【对, 他们白嫖了我的能力。】

也因为这, 系统觉得再为DK们付出更多就有违它奸商的原则, 所以绝对不给家入硝也偷懒的机会。

爬楼也是运动,它这是帮助宿主长高!

两位狙击手仔细听耳麦对面的声音。

贝尔摩得还在跟人寒暄碰杯, 没有别的动静。安室透也同样跟没听见他们这边多了个人一样。

两人顿时放松下来, 收起手/枪。

家入硝也见状,自在地走到两位狙击手身边,随意靠在天台边缘的女儿墙上。

“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诸伏景光问。

“嗯……”家入硝也坏心眼冒头, “因为琴酒哦。”

卧底们:???

什么意思?

是说你们仨的叛变是假的?

……还是说琴酒是个叛徒?!

两种可能性一个比一个惊悚, 即使是心理素质贼好的官方特工也惊了。

“哈哈~”家入硝也愉快地笑了, “没那么恐怖。只是在临走前给琴酒留了点小礼物,所以查到很多东西而已。这次来找你们……算是心血来潮吧,没想到三位卧底前辈都来一起出任务,就顺便聊聊,给你们一些礼物。”

赤井秀一:三位卧底?!

诸伏景光(扶额):别什么都往外说……

而且他都快不敢正视礼物这个词了,心慌慌的。

“具体是什么一会儿说。”家入硝也吊人胃口道。

他看了一眼手机:“我这边计划执行的时间快到了,你们呢?”

“等你们的任务完成后再讲吧。”

“免得太过震惊,手抖握不住枪。”

***

“杰,目标看到我们啦~”

五条悟语气欢快。明明暴露在黑衣组织成员眼中是件极度危险的事情,说不定贝尔摩得马上就摇来琴酒,让这位酒厂暴躁一哥上门清理叛徒。

“没事,反正时间到了。”夏油杰听着耳边主办方的声音,表情不变。

“好耶!领结飞飞~”

在熄灯的那一刻,五条悟开心轻呼。他丢掉领结,扯开衬衫扣子,动作迅猛像一只矫健的猎豹般奔出。

仅仅一秒,他擦过无数宾客身边,准确地冲到贝尔摩得身前。

这个身经百战、狡猾如狐的女人在看到二人那一刻就做好转移准备。

但她唯独算漏了咒术师的行动速度。

于是只能错愕地瞪大眼睛,感受着一阵冷风落到后脖颈处。

技巧十足的一击,让她的意识瞬间沉了下去。

大脑无法再指挥身体,这位奥奖得主软绵绵地向地面滑去。膝盖才弯曲,就被一只手揽住腰身。

五条悟很不怜香惜玉地,像扛麻袋一样将贝尔摩得抗在肩上。

他向着最近的落地窗冲去,一拳捶出。

玻璃噼里啪啦砸下的同一时间,600码外狙击手打出的子弹穿过玻璃,钻进了酒厂任务目标的脑袋。

事情发生得太快了,快到安室透来不及为组织任务的完成松一口气,就发现贝尔摩得消失了。

也是他大脑接受与处理信息的速度够快,这才反应过来,玻璃碎裂跟子弹射来的不是同一个方向。

几乎是瞬间就做出判断:贝尔摩得被人绑架了,绑架她的人从窗户逃了出去。

——但是!

这他妈是四楼啊?人类从四楼、十多米的高度往下跳,下面还是水泥地,绝对会摔出残疾好吧!

别说能用钩索,这场宴会检查严格,那种东西根本带不进来,不然他们也不会安排狙击手蹲在高处了,直接带着小手/枪趁熄灯解决任务就了事。

安室透心里震惊归震惊,脑子还在转。

当他发现又有一人轻巧地跑过他身边,要往被撞破的玻璃窗那里去时,身体反应更快一步。

他冲过去,握拳袭向那个黑影。

对方反应很快,一个侧身就挡住他攻击。

两人快速过了几招,绑架犯的力气大得惊人,安室透的胳膊被那股力道撞得发麻。

但他也明显能感觉到对方有手下留情,疯狂放水。

只以逃跑为目的,并不想伤害他。

“你到底是谁?”他压低声音问。

“既然你诚心诚意的发问了!”那个黑影几乎是瞬间接话。

安室透:???

不要以为他小时候没看过神奇宝贝,他也是知道武藏小次郎跟喵喵的。

安室透脸色陡然复杂起来。这个沙雕的感觉、这个有点点耳熟的声音……

“啧。”对方懊恼地咋舌。

此时,舞台上的聚光灯打开了。

安室透微微眯了下眼睛,看清了眼前人反光的镜片跟耳边摇晃的镜链。

还没睁开看清正脸确定猜想,对方就抓住了他眯眼这个小小的破绽,力道再度加重撞开了他防御的手臂,一掌劈向他脖颈。

安室透强撑着精神,感觉到眼镜男把他一扛,跳出落地窗。

背后是宾客们发现死人了的恐惧惊呼,身前是因降落吹拂着的凛冽的风。

“抱歉,本来不想打你的……”

听着这毫无诚意的道歉声,安室透陷入昏迷。

最后只有一个想法——这家伙真的是不用钩索直接往下跳啊!自己不会被摔死吧?

夏油杰扛着意料之外的收获,轻巧地落到了水泥地面上。

这也是他们咒术师的基操了。只要有足够咒力保护,别说四层,就是从更高的楼上毫无防备大头朝下摔都不会出事,何况现在他们还有意识地精细操作着咒力。

从十多米高度落地,不会比上一节台阶难。

夏油杰带着安室透拐进了停放摩托车的角落,五条悟早带着

他们的目标等在那里,这会儿已经在戴头盔了。

“杰你动作好慢。”五条悟扭头看他,“怎么把他也带上了?”

“你以为因为谁?”

夏油杰从口袋里抛出一样东西,五条悟伸手一捞——原来是他的领结。

“上面残留了你的皮屑,能提取出DNA。”

“可是我们不会在这边官方的人面前露头啊,暴露就暴露呗。”五条悟相当硬气地叉腰,“再说了,绑架贝尔摩得也是为了对抗组织。别说通缉了,他们更应该奖励我们。”

夏油杰:“……你说的也对。但谨慎点不是错,万一之后还要来这边世界玩呢?你不希望一露脸,没人欣赏反而在打报警电话吧?”

“嗯……好吧。”五条悟把那让他嫌弃的领结塞进口袋。

这时,夏油杰也把安室透藏到了草丛里,坐上摩托车。

“不带走?”

“带走也没用啊。”

这是个红方卧底,带上只能增加摩托车载重,还不如就放在这呢。

当时把人打晕了带着跳下来,也只是不想被安室透再阻拦耽误时间。

“万一别人一直没找到安室透,他不会被冻死吧?”五条悟发动摩托。

“不至于……吧?”夏油杰迟疑了下。

“看我的。”五条悟一只腿蹬地,一只腿伸长,将藏得严严实实的安室透一只脚踢出草丛,“这样就可以了,很显眼。”

“嗯。走?”

“走起!”

两辆摩托车呼啦啦发动,像风一样窜出去。

另一边天台上,一直有通过网球「同调」听这两人对话的家入硝也有点无奈。

警察就算来,第一时间处理的也是富豪被枪杀的事情,可能要在疏理人群时才能发现现场少了人。

再等他们找到楼下草丛,少说半小时过去。

安室透这一躺,即使身体素质再好,一场感冒也是躲不掉的。

而且,还有一个问题……

这两个货能想到安室透会被冻,怎么就不想想被放在机车上吹风的贝尔摩得会不会生病死翘翘?

这位女士今晚穿着吊带礼裙,夜晚温度降到零下,而机车的速度是150km/h。

被这种强度的冷风一吹……贝尔摩得不会被这两个家伙的直男操作冻死吧?

家入硝也生怕在异世界有众多人喜爱的「贝姐」被他们折腾得原地去世,趁着机车没跑出同调联系范围,赶紧使用心灵传话,让他们立马停车给人穿一件羽绒服。

绑贝尔摩得不正是因为这位跟琴酒一样,身上有愿力存在不好直接开干吗?如果因为这种乌龙让人死掉倒扣他们愿力点,家入硝也是真的会谢。

还好还好,两个注孤生的直男身边还能有他跟着查缺补漏。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