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我又不是变态(1 / 1)

85.

确定那两个注孤生会记得给贝尔摩得加衣服, 家入硝也松一口气,跟卧底们说起正事。

“这个名单给你们。”他从口袋里摸出两张纸。

诸伏景光接过,打开一看,上面写着一串人名, 旁边还有工作地点。

“这个是?”他的心砰砰直跳, 有一种奇妙的预感, 手因为激动微微发抖。

家入硝也微笑着说出他想知道的答案:“黑衣组织成员名单。当然,不是全部,只是跟琴酒比较熟悉的那一部分。”

“没想到那么有名的商人跟政客都……”诸伏景光越看心情越沉痛。这些人中又有多少会被抓呢?

赤井秀一的表现没比他好多少。看着名单上熟悉的名字, 他面色更僵硬了。

家入硝也能理解赤井秀一复杂的心情。任谁知道自己熟悉的同事是敌方卧底, 都会接受不了的。

“名单我送到了, 那就先走一步。之后还有进展再联系。”

他挥挥手转身,却又突然回过头, 表情纠结。

诸伏景光上前一步:“怎么了?需要什么帮助吗?公安这边能做到的请尽管说。”

“确实是需要帮助,但不是你想的那种……”家入硝也伸出一只白净的手, “你们上来是坐电梯对吧?能借我一张电梯卡吗?”

“……”

“……”

就这?

假身份武器食物什么的你们都不要吗?

赤井秀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硬磁卡, 抛了过来。

硝也一把捞过, 塞进口袋里:“谢啦。”

他这次毫不犹豫地离开了, 脚步甚至还很轻快雀跃。

天台门开了又关上,只留下刚刚得知对方真实身份的卧底二人面面相觑。

诸伏景光忍不住再看一眼手里的名单。四十多号人呢, 就算不是代号成员,在酒厂里的地位也不低, 并非小喽啰。

“这么短的时间, 到底是怎么得到这份情报的。还是从琴酒那里。”诸伏景光纳闷地说。他没准备得到赤井秀一的回话,发出声音只是为了表达自己的疑惑。

一直憋着不说他得憋出内伤。

但没想到赤井秀一接话了:“总之, 先联系人验证一下真假。”

风送来了警笛声, 两位正义人士这才回神, 想起他们刚刚开枪,杀了个酒厂的任务目标。

现在不赶紧离开现场,一会儿警察顺着方向,排查到这栋大楼可就不好走了。

他们迅速背起枪盒,匆匆离去。

那份名单占据了二人全部心神,他们一齐忽视了耳麦对面很久没听见同伴声音的异常。

直到两个小时后,降谷零披着大衣回到他跟诸伏景光的临时居所。

“zero你怎么才回来?”诸伏景光高兴地把手里那张纸递来,“你看看这个。”

降谷零伸手去接,却猛地侧脸埋进手肘间,狠狠打了个喷嚏。

“你感冒了?”诸伏景光站起来,“先喝点热水,我去给你煮个姜汤。怎么会感冒呢?”

降谷零捏着那张纸一脸恹恹,声音沉闷道:“在室外地上躺了半个多小时。”

“你躺外面干嘛?”诸伏景光戴好围裙。

“不是我想啊,是被人打晕了放在外面的。”降谷零倒了热水,把杯子捧在脸边。

从冰箱里拿姜的诸伏景光一顿,扭过身来迟疑道:“五条悟跟夏油杰?”

降谷零重重地点头。

接着说了一遍自己被打晕醒来的全过程。

他是靠着远超常人的身体素质,自己醒过来然后走出灌木丛的,那会儿警察才刚要出来找他。

诸伏景光:“他们是没认出来你所以才动手的吧。”

“……”降谷零喝水不语。事实上他觉得夏油杰知道他是谁,不然对打的前期也不会放水。

“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关于组织的……”

“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关于组织的……”

两人异口同声道。

竹马二人相视而笑:“一起说吧。”

他们深吸一口气,面色严肃。

“贝尔摩得被那三个家伙绑架了。”

“你拿着的是组织部分成员名单。”

“……”

“什么?他们绑架贝尔摩得干什么?”

“名单?哪来的名单?!”

***

卧底那边鸡飞狗跳,三人组先后回了壁纸屋。

壁纸屋又换了个位置,这会儿所在地是某个昏暗后巷中。

离巷口几步路就是垃圾回收点,天热时味道不太好闻,但对城市流浪动物而言,这意味着丰富的食物。

有个流浪猫团体盘踞在这里,是此地一霸,人类平常是不敢往巷子里走的。

他们仨身为外来生物,也是靠猫里猫气的五条悟才得以进驻此地。

墨镜猫猫跟流浪猫老大互相威慑,气势碰撞,最终是五条猫猫更嚣张霸道,于是猫咪团体的领头咪自此易主。

五条悟到底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同期二人不得而知。但对峙视频确实好好躺在手机里,未来随时都能欣赏研究。

有猫咪护卫队存在,除他们之外不会有人发现小巷里多出一张似小屋的海报,和三辆重机车。

家入硝也推车回来时,黑黝黝的巷子接连亮起小灯泡。

长而瘆人的猫叫声过后,一只耳朵有缺口的黑猫悄无声息出现在一旁空调外机上。

家入硝也淡定地伸手摸了摸它小脑壳,然后从空间中取出小鱼干递过去。

酷酷的黑猫用侧脸蹭了下他手腕,这才叼着鱼干跳走。

家入硝也停好车回家。先进壁纸屋,再进入地下室。

走过能见度很低的走道,最终来到金属材质铸成的空间。

五条悟跟夏油杰背对他站着,他俩身前是被绑在椅子上的贝尔摩得。

“硝也,你回来啦~”五条悟转头开心挥手,接着脸色一变,质问,“你刚才是不是摸了别的猫?哪只手?!”

“……”家入硝也无奈地举起右手,“你到底是怎么发现的。”

“哼,这是猫咪之间的感应,你不懂的。”

夏油杰吐槽:“是,我们二脚兽是搞不懂四脚的毛孩子怎么想。”

二人说着俏皮话互怼,家入硝也站在他们身边,注视着被裹成蚕蛹的贝尔摩得。

对方先被羽绒服束缚住手跟腿,然后又被麻绳绑得严严实实,要这样都能逃掉,贝尔摩得是漫威寡姐那种级别的特工才行。

然而她不是。

所以……

“醒了就别装昏迷啦,你是逃不掉的。”

家入硝也拿出手术刀,刀刃贴在贝尔摩得脸上,冰冷,锋锐。

这位脸上带着岁月痕迹但依旧美丽的刺玫瑰猛地睁眼,呼吸一紧。

贝尔摩得的眼睛死死盯着家入硝也。

“不要用那种看变态的眼神看我啦……”棕发少年嘴上这么说着,贴在对方脸蛋的手术刀却轻巧又快速地一划。

在贝尔摩得的惊惧眼神中,少年继续动着刀。

他轻笑,语气慵懒自信:“安心安心,作为医生,我手很稳的。你自己也能感受到吧?脸上一点也不疼。”

切割完毕,他伸出白而修长的手。冰凉的指尖捏着太阳穴两边,将那层伪装用

的皮掀了起来。

他看看贝尔摩得光滑饱满的本来面目,再看看莎朗·温亚德面具上的皱纹,饶有兴趣的点评:“本来面貌偏向神秘危险,带着岁月感的皱纹则让同一张面孔更优雅华贵。都很漂亮哦,是我会喜欢的类型。”

“所以不要紧张,我们都没有恶意的。”

贝尔摩得:……你看我信不信吧:)

发现面前的女士不接他话茬,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被人冷落,家入硝也捏着那张假皮展现给好友二人看。

两人「技术真好」、「手稳不抖」等彩虹屁,成功地安慰了他。

五条悟拉来椅子坐下,冲贝尔摩得露出灿烂的笑容:“大姐姐,我们也不是什么魔鬼。这次请你过来呢,主要是想请你帮个忙。”

“……”贝尔摩得连一句反问都懒得给。

她闭紧嘴巴,态度没有丝毫松动。

而且她也看出来了,这三个人在审问方面完全是门外汉,不要搭理就是。

夏油杰同样坐下来,他就当自己眼瞎,看不见面前人的不合作。

他温和地说:“放心,我们不会问「组织boss是谁」、「现在在哪里」这种触碰你底线的问题。我们更不会问「组织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这让贝尔摩得有点惊讶了。

她眼睛扫过三人,满含嘲讽——不问这些干嘛绑她?这话说出来这三人自己信不信。

五条悟一脸诚恳:“真的,我们绝对不问……”

“因为我们根本不在乎组织的目的是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笑得好大声,夏油杰跟着笑起来,家入硝也勾着嘴角把玩手术刀。

这突如其来、毫无征兆的狂笑惊得贝尔摩得瞳孔地震,寒毛直竖。

这一刻,她完全看清了他们。

——这是三个疯子!

早在他们嚣张地背叛时就该察觉到的。

但组织是一艘巨轮,高高在上惯了,哪里会将独木舟放在眼里。

他们完全错估了这三个疯子的危险性。

“组织boss是谁我们也不会问,你猜为什么?”五条悟擦掉眼角笑出来的眼泪,继续问。

夏油杰翘着二郎腿,脚尖愉悦地一翘一翘,配合道:“为什么呢?”

“因为——”五条悟快乐地张开双臂,“因为我们早就知道他是谁~!”

“惊喜吗?意外吗?哈哈哈~”

“而且我们还知道他现在住哪里哦~”家入硝也歪着头微笑。

他的声线柔软清冷,说的贝尔摩得的心跟着冷了:“就像打游戏,大boss总在最后一关,吃草莓蛋糕也一样,草莓总要留到最后。”

“想必只要忍耐一下,最终boss就会跟草莓一样更加香甜吧?”

的皮掀了起来。

他看看贝尔摩得光滑饱满的本来面目,再看看莎朗·温亚德面具上的皱纹,饶有兴趣的点评:“本来面貌偏向神秘危险,带着岁月感的皱纹则让同一张面孔更优雅华贵。都很漂亮哦,是我会喜欢的类型。”

“所以不要紧张,我们都没有恶意的。”

贝尔摩得:……你看我信不信吧:)

发现面前的女士不接他话茬,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被人冷落,家入硝也捏着那张假皮展现给好友二人看。

两人「技术真好」、「手稳不抖」等彩虹屁,成功地安慰了他。

五条悟拉来椅子坐下,冲贝尔摩得露出灿烂的笑容:“大姐姐,我们也不是什么魔鬼。这次请你过来呢,主要是想请你帮个忙。”

“……”贝尔摩得连一句反问都懒得给。

她闭紧嘴巴,态度没有丝毫松动。

而且她也看出来了,这三个人在审问方面完全是门外汉,不要搭理就是。

夏油杰同样坐下来,他就当自己眼瞎,看不见面前人的不合作。

他温和地说:“放心,我们不会问「组织boss是谁」、「现在在哪里」这种触碰你底线的问题。我们更不会问「组织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这让贝尔摩得有点惊讶了。

她眼睛扫过三人,满含嘲讽——不问这些干嘛绑她?这话说出来这三人自己信不信。

五条悟一脸诚恳:“真的,我们绝对不问……”

“因为我们根本不在乎组织的目的是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笑得好大声,夏油杰跟着笑起来,家入硝也勾着嘴角把玩手术刀。

这突如其来、毫无征兆的狂笑惊得贝尔摩得瞳孔地震,寒毛直竖。

这一刻,她完全看清了他们。

——这是三个疯子!

早在他们嚣张地背叛时就该察觉到的。

但组织是一艘巨轮,高高在上惯了,哪里会将独木舟放在眼里。

他们完全错估了这三个疯子的危险性。

“组织boss是谁我们也不会问,你猜为什么?”五条悟擦掉眼角笑出来的眼泪,继续问。

夏油杰翘着二郎腿,脚尖愉悦地一翘一翘,配合道:“为什么呢?”

“因为——”五条悟快乐地张开双臂,“因为我们早就知道他是谁~!”

“惊喜吗?意外吗?哈哈哈~”

“而且我们还知道他现在住哪里哦~”家入硝也歪着头微笑。

他的声线柔软清冷,说的贝尔摩得的心跟着冷了:“就像打游戏,大boss总在最后一关,吃草莓蛋糕也一样,草莓总要留到最后。”

“想必只要忍耐一下,最终boss就会跟草莓一样更加香甜吧?”

的皮掀了起来。

他看看贝尔摩得光滑饱满的本来面目,再看看莎朗·温亚德面具上的皱纹,饶有兴趣的点评:“本来面貌偏向神秘危险,带着岁月感的皱纹则让同一张面孔更优雅华贵。都很漂亮哦,是我会喜欢的类型。”

“所以不要紧张,我们都没有恶意的。”

贝尔摩得:……你看我信不信吧:)

发现面前的女士不接他话茬,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被人冷落,家入硝也捏着那张假皮展现给好友二人看。

两人「技术真好」、「手稳不抖」等彩虹屁,成功地安慰了他。

五条悟拉来椅子坐下,冲贝尔摩得露出灿烂的笑容:“大姐姐,我们也不是什么魔鬼。这次请你过来呢,主要是想请你帮个忙。”

“……”贝尔摩得连一句反问都懒得给。

她闭紧嘴巴,态度没有丝毫松动。

而且她也看出来了,这三个人在审问方面完全是门外汉,不要搭理就是。

夏油杰同样坐下来,他就当自己眼瞎,看不见面前人的不合作。

他温和地说:“放心,我们不会问「组织boss是谁」、「现在在哪里」这种触碰你底线的问题。我们更不会问「组织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这让贝尔摩得有点惊讶了。

她眼睛扫过三人,满含嘲讽——不问这些干嘛绑她?这话说出来这三人自己信不信。

五条悟一脸诚恳:“真的,我们绝对不问……”

“因为我们根本不在乎组织的目的是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笑得好大声,夏油杰跟着笑起来,家入硝也勾着嘴角把玩手术刀。

这突如其来、毫无征兆的狂笑惊得贝尔摩得瞳孔地震,寒毛直竖。

这一刻,她完全看清了他们。

——这是三个疯子!

早在他们嚣张地背叛时就该察觉到的。

但组织是一艘巨轮,高高在上惯了,哪里会将独木舟放在眼里。

他们完全错估了这三个疯子的危险性。

“组织boss是谁我们也不会问,你猜为什么?”五条悟擦掉眼角笑出来的眼泪,继续问。

夏油杰翘着二郎腿,脚尖愉悦地一翘一翘,配合道:“为什么呢?”

“因为——”五条悟快乐地张开双臂,“因为我们早就知道他是谁~!”

“惊喜吗?意外吗?哈哈哈~”

“而且我们还知道他现在住哪里哦~”家入硝也歪着头微笑。

他的声线柔软清冷,说的贝尔摩得的心跟着冷了:“就像打游戏,大boss总在最后一关,吃草莓蛋糕也一样,草莓总要留到最后。”

“想必只要忍耐一下,最终boss就会跟草莓一样更加香甜吧?”

的皮掀了起来。

他看看贝尔摩得光滑饱满的本来面目,再看看莎朗·温亚德面具上的皱纹,饶有兴趣的点评:“本来面貌偏向神秘危险,带着岁月感的皱纹则让同一张面孔更优雅华贵。都很漂亮哦,是我会喜欢的类型。”

“所以不要紧张,我们都没有恶意的。”

贝尔摩得:……你看我信不信吧:)

发现面前的女士不接他话茬,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被人冷落,家入硝也捏着那张假皮展现给好友二人看。

两人「技术真好」、「手稳不抖」等彩虹屁,成功地安慰了他。

五条悟拉来椅子坐下,冲贝尔摩得露出灿烂的笑容:“大姐姐,我们也不是什么魔鬼。这次请你过来呢,主要是想请你帮个忙。”

“……”贝尔摩得连一句反问都懒得给。

她闭紧嘴巴,态度没有丝毫松动。

而且她也看出来了,这三个人在审问方面完全是门外汉,不要搭理就是。

夏油杰同样坐下来,他就当自己眼瞎,看不见面前人的不合作。

他温和地说:“放心,我们不会问「组织boss是谁」、「现在在哪里」这种触碰你底线的问题。我们更不会问「组织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这让贝尔摩得有点惊讶了。

她眼睛扫过三人,满含嘲讽——不问这些干嘛绑她?这话说出来这三人自己信不信。

五条悟一脸诚恳:“真的,我们绝对不问……”

“因为我们根本不在乎组织的目的是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笑得好大声,夏油杰跟着笑起来,家入硝也勾着嘴角把玩手术刀。

这突如其来、毫无征兆的狂笑惊得贝尔摩得瞳孔地震,寒毛直竖。

这一刻,她完全看清了他们。

——这是三个疯子!

早在他们嚣张地背叛时就该察觉到的。

但组织是一艘巨轮,高高在上惯了,哪里会将独木舟放在眼里。

他们完全错估了这三个疯子的危险性。

“组织boss是谁我们也不会问,你猜为什么?”五条悟擦掉眼角笑出来的眼泪,继续问。

夏油杰翘着二郎腿,脚尖愉悦地一翘一翘,配合道:“为什么呢?”

“因为——”五条悟快乐地张开双臂,“因为我们早就知道他是谁~!”

“惊喜吗?意外吗?哈哈哈~”

“而且我们还知道他现在住哪里哦~”家入硝也歪着头微笑。

他的声线柔软清冷,说的贝尔摩得的心跟着冷了:“就像打游戏,大boss总在最后一关,吃草莓蛋糕也一样,草莓总要留到最后。”

“想必只要忍耐一下,最终boss就会跟草莓一样更加香甜吧?”

的皮掀了起来。

他看看贝尔摩得光滑饱满的本来面目,再看看莎朗·温亚德面具上的皱纹,饶有兴趣的点评:“本来面貌偏向神秘危险,带着岁月感的皱纹则让同一张面孔更优雅华贵。都很漂亮哦,是我会喜欢的类型。”

“所以不要紧张,我们都没有恶意的。”

贝尔摩得:……你看我信不信吧:)

发现面前的女士不接他话茬,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被人冷落,家入硝也捏着那张假皮展现给好友二人看。

两人「技术真好」、「手稳不抖」等彩虹屁,成功地安慰了他。

五条悟拉来椅子坐下,冲贝尔摩得露出灿烂的笑容:“大姐姐,我们也不是什么魔鬼。这次请你过来呢,主要是想请你帮个忙。”

“……”贝尔摩得连一句反问都懒得给。

她闭紧嘴巴,态度没有丝毫松动。

而且她也看出来了,这三个人在审问方面完全是门外汉,不要搭理就是。

夏油杰同样坐下来,他就当自己眼瞎,看不见面前人的不合作。

他温和地说:“放心,我们不会问「组织boss是谁」、「现在在哪里」这种触碰你底线的问题。我们更不会问「组织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这让贝尔摩得有点惊讶了。

她眼睛扫过三人,满含嘲讽——不问这些干嘛绑她?这话说出来这三人自己信不信。

五条悟一脸诚恳:“真的,我们绝对不问……”

“因为我们根本不在乎组织的目的是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笑得好大声,夏油杰跟着笑起来,家入硝也勾着嘴角把玩手术刀。

这突如其来、毫无征兆的狂笑惊得贝尔摩得瞳孔地震,寒毛直竖。

这一刻,她完全看清了他们。

——这是三个疯子!

早在他们嚣张地背叛时就该察觉到的。

但组织是一艘巨轮,高高在上惯了,哪里会将独木舟放在眼里。

他们完全错估了这三个疯子的危险性。

“组织boss是谁我们也不会问,你猜为什么?”五条悟擦掉眼角笑出来的眼泪,继续问。

夏油杰翘着二郎腿,脚尖愉悦地一翘一翘,配合道:“为什么呢?”

“因为——”五条悟快乐地张开双臂,“因为我们早就知道他是谁~!”

“惊喜吗?意外吗?哈哈哈~”

“而且我们还知道他现在住哪里哦~”家入硝也歪着头微笑。

他的声线柔软清冷,说的贝尔摩得的心跟着冷了:“就像打游戏,大boss总在最后一关,吃草莓蛋糕也一样,草莓总要留到最后。”

“想必只要忍耐一下,最终boss就会跟草莓一样更加香甜吧?”

的皮掀了起来。

他看看贝尔摩得光滑饱满的本来面目,再看看莎朗·温亚德面具上的皱纹,饶有兴趣的点评:“本来面貌偏向神秘危险,带着岁月感的皱纹则让同一张面孔更优雅华贵。都很漂亮哦,是我会喜欢的类型。”

“所以不要紧张,我们都没有恶意的。”

贝尔摩得:……你看我信不信吧:)

发现面前的女士不接他话茬,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被人冷落,家入硝也捏着那张假皮展现给好友二人看。

两人「技术真好」、「手稳不抖」等彩虹屁,成功地安慰了他。

五条悟拉来椅子坐下,冲贝尔摩得露出灿烂的笑容:“大姐姐,我们也不是什么魔鬼。这次请你过来呢,主要是想请你帮个忙。”

“……”贝尔摩得连一句反问都懒得给。

她闭紧嘴巴,态度没有丝毫松动。

而且她也看出来了,这三个人在审问方面完全是门外汉,不要搭理就是。

夏油杰同样坐下来,他就当自己眼瞎,看不见面前人的不合作。

他温和地说:“放心,我们不会问「组织boss是谁」、「现在在哪里」这种触碰你底线的问题。我们更不会问「组织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这让贝尔摩得有点惊讶了。

她眼睛扫过三人,满含嘲讽——不问这些干嘛绑她?这话说出来这三人自己信不信。

五条悟一脸诚恳:“真的,我们绝对不问……”

“因为我们根本不在乎组织的目的是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笑得好大声,夏油杰跟着笑起来,家入硝也勾着嘴角把玩手术刀。

这突如其来、毫无征兆的狂笑惊得贝尔摩得瞳孔地震,寒毛直竖。

这一刻,她完全看清了他们。

——这是三个疯子!

早在他们嚣张地背叛时就该察觉到的。

但组织是一艘巨轮,高高在上惯了,哪里会将独木舟放在眼里。

他们完全错估了这三个疯子的危险性。

“组织boss是谁我们也不会问,你猜为什么?”五条悟擦掉眼角笑出来的眼泪,继续问。

夏油杰翘着二郎腿,脚尖愉悦地一翘一翘,配合道:“为什么呢?”

“因为——”五条悟快乐地张开双臂,“因为我们早就知道他是谁~!”

“惊喜吗?意外吗?哈哈哈~”

“而且我们还知道他现在住哪里哦~”家入硝也歪着头微笑。

他的声线柔软清冷,说的贝尔摩得的心跟着冷了:“就像打游戏,大boss总在最后一关,吃草莓蛋糕也一样,草莓总要留到最后。”

“想必只要忍耐一下,最终boss就会跟草莓一样更加香甜吧?”

的皮掀了起来。

他看看贝尔摩得光滑饱满的本来面目,再看看莎朗·温亚德面具上的皱纹,饶有兴趣的点评:“本来面貌偏向神秘危险,带着岁月感的皱纹则让同一张面孔更优雅华贵。都很漂亮哦,是我会喜欢的类型。”

“所以不要紧张,我们都没有恶意的。”

贝尔摩得:……你看我信不信吧:)

发现面前的女士不接他话茬,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被人冷落,家入硝也捏着那张假皮展现给好友二人看。

两人「技术真好」、「手稳不抖」等彩虹屁,成功地安慰了他。

五条悟拉来椅子坐下,冲贝尔摩得露出灿烂的笑容:“大姐姐,我们也不是什么魔鬼。这次请你过来呢,主要是想请你帮个忙。”

“……”贝尔摩得连一句反问都懒得给。

她闭紧嘴巴,态度没有丝毫松动。

而且她也看出来了,这三个人在审问方面完全是门外汉,不要搭理就是。

夏油杰同样坐下来,他就当自己眼瞎,看不见面前人的不合作。

他温和地说:“放心,我们不会问「组织boss是谁」、「现在在哪里」这种触碰你底线的问题。我们更不会问「组织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这让贝尔摩得有点惊讶了。

她眼睛扫过三人,满含嘲讽——不问这些干嘛绑她?这话说出来这三人自己信不信。

五条悟一脸诚恳:“真的,我们绝对不问……”

“因为我们根本不在乎组织的目的是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笑得好大声,夏油杰跟着笑起来,家入硝也勾着嘴角把玩手术刀。

这突如其来、毫无征兆的狂笑惊得贝尔摩得瞳孔地震,寒毛直竖。

这一刻,她完全看清了他们。

——这是三个疯子!

早在他们嚣张地背叛时就该察觉到的。

但组织是一艘巨轮,高高在上惯了,哪里会将独木舟放在眼里。

他们完全错估了这三个疯子的危险性。

“组织boss是谁我们也不会问,你猜为什么?”五条悟擦掉眼角笑出来的眼泪,继续问。

夏油杰翘着二郎腿,脚尖愉悦地一翘一翘,配合道:“为什么呢?”

“因为——”五条悟快乐地张开双臂,“因为我们早就知道他是谁~!”

“惊喜吗?意外吗?哈哈哈~”

“而且我们还知道他现在住哪里哦~”家入硝也歪着头微笑。

他的声线柔软清冷,说的贝尔摩得的心跟着冷了:“就像打游戏,大boss总在最后一关,吃草莓蛋糕也一样,草莓总要留到最后。”

“想必只要忍耐一下,最终boss就会跟草莓一样更加香甜吧?”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