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以你的运气(1 / 1)

92.

哇哦。

家入硝也挑眉。

开始了吗?自己马上要死所以让组织也跟着难受。

不得不说, 这种拖人下水的操作, 他喜欢。

敌人倒霉自己获利的事情,又有谁能不喜欢呢?

于是家入硝也装出感兴趣的样子,蹲下来道:“说来听听。”

这主管不愧是实验室众人中不做人的top级选手,只要下了背叛的决心, 就毫不停顿跟倒豆子一样说了起来。

比如宫野志保上学的学校, 她的成绩,她姐姐的名字, 她姐姐在哪里上班……

家入硝也没有打断他的意思,任由他讲述。

他们从琴酒那里得到了宫野明美的资料, 但对宫野志保知之甚少。毕竟这个小孩从小被送到外国生活, 也没什么需要跟琴酒产生接触的地方。

或许按照既定时间线, 她回国后两人交集会变多,但那些都是未来不会再发生的事情了。

“我还……知道更多,救我出去。”主管说。

家入硝也在脑袋里过了一遍重点,看着主管一脸扭曲的可憎模样,用手术刀给了他一个痛快。

“十分感谢。”少年撑着膝盖站起来, 俯视那张充斥着怨毒跟不甘的脸庞。

他露出笑容,漂亮又恶劣。

“我们可没有达成什么约定不是吗?一切都是你自愿告知。”

“你说宫野志保的事情,就是想让组织boss感受到你此刻的绝望对不对?放心去吧, 我们会帮你实现的。”

主管的气管被一口血堵塞, 他无法喘息, 死不瞑目。

家入硝也遗憾轻叹:“真可惜, 本来还想告诉他那位先生很快就会在地下跟他团聚的。”

“没事。”夏油杰搂着好友肩膀, 笑着安慰道, “他们总有一天会在地下见面, 现在不说以后也能知道。”

五条悟:“哈哈哈哈哈哈, 硝也真善良呢。”

匪徒三人旁若无人地说笑着,楼下的动静、楼外的动静没对他们产生任何影响。

反倒是原本属于实验室的科学家研究员们,各个瑟瑟发抖,害怕得要死。

实验室的防御系统其实还是很强的。

只不过他们通过付费雇佣系统开挂进来,以至于现在所有招数都被组织成员享用了。

根据震动跟声音判断,琴酒的人还要一段时间才能上来。但也不可以拖太久,不然难保那些用来炸楼的武器会不会被精准投入这间办公室——从这个角度看,目前琴酒还没有凶到连同事一起杀。只是主管受刺激太多致使情绪崩溃,这才使他们白捡了情报。

总之,抓紧时间烧资料吧。

家入硝也跟五条悟放火烧纸。

夏油杰则把一直瘫坐在地上的木下松提溜过来。

他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木下君,我们有件小事需要你帮助。”

木下松怕到极致后,现在似乎破罐子破摔般冷静下来。

他没有回话,只是用灰暗不含任何希望的眼睛看他们。

“是关乎你们这些人中谁能活下去,谁会死的事情哦。”

死寂的眼神注入一抹生机,木下松嗓音沙哑道:“什么?”

“你仔细看蹲在这里的人。”

木下松顺着话语看向自己的同事们。

他们卧倒在地,没人关心这边在交流什么,只是害怕下一秒琴酒的耐心告罄,炮弹从窗外砸进来他们就会全部升天。

“现在这里还有……嗯,去掉悟杀死的两个,我一个,硝也杀掉两个,还有15人。”夏油杰故意掰着手指缓慢道,给了木下松充足的反应时间,“加上你的15个人

里,只有5个能活下去。就算是琴酒那边也杀不死你们,我保证。”

“你说真的?”木下松一脸惊讶地看他,眼神充满怀疑。

“当然,我们很讲信用的。”夏油杰拍拍他肩膀,“现在,我们把选择权交给你。”

“你觉得,哪些人有资格活下去呢?”

恶魔在木下松耳边低语,明明是带着热气的呼吸,却让他浑身一抖,如坠冰窟。

这可不是挑水果。

而是真的将他人性命掌控在手中。

他背负了别人的生死。

“……我怎么选你们都会认同?”

“当然。”

夏油杰摊手道:“你可以按照和自己的亲疏关系选择,比如……那位先生,你很喜欢他不是吗?可以选他哦。”

木下松看他精准指出来的那人,耳朵通红。

为什么这种事这些家伙也会知道?!

没给他羞恼的空闲,夏油杰笑眯眯继续道:“不过,做出选择也意味着你得为他们之后做下的事情负责。如果选了那种没有丝毫道德底线的研究员,他们以后恐怕会做出很恐怖的事情吧~”

“如果选了那种人,就算组织被消灭了,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精神也不会死亡。”

“我们能看出你是个还没被深渊染黑的好青年,所以把这个选择的机会给你。当然,你也可以完全按照心意来,我们永远信守诺言。”——嗯,将他们从这里安全带出去,然后等之后再杀光的那种信守诺言。

希望这小年轻不要让人失望。

烧纸烧了大半的家入硝也跟五条悟瞥来。

被他们关注的木下松陷入纠结中。

他抓挠着头发,不断看向每个同事,神情痛苦。

如果让他说,这些同事每个人包括他自己,都不算是好人。他们制作的药物维持着组织的资金链运转,偶尔行动人员还会给敌人用一些新研发的、功能不确定的药,并记录那些非自愿试药人的状态。

任哪个道德健全的人看来,他们都很可恶。

但是,即使是这样,这里也存在着还怀有善意的人。

如果说有哪些人应该活下去……

木下松脑海里不自觉闪过某几个之前替他过说话,认为不该直接就决定由他去拿警报器的同事的脸。

……如果有人可以活下去,那也应该是在这种死亡危机中,依旧认可公平原则的人。

而让人难过的是,他倾慕的男性并不在其中。

木下松那颗暗恋的心破碎了。

他很难过地对着身边匪徒报出了五个名字,还一一指了出来。

“没有你喜欢的人就算了,连你自己也不在里面哎。”夏油杰看着他,眼中微光闪烁。

“因为只有5个名额……他们都是走出泥沼后不会给社会添麻烦的人。”

夏油杰:“你自己也是。”

“所以才说名额不够啊!”木下松眼圈红了,声音有一瞬间压过了炮火声,让所有人的视线都投过来,“我的话,爸妈早死了,没有任何亲人在世。没有男朋友女朋友,更没有孩子。”

“名额是固定的话,让他们活下来比我自己活下去更好。”

“这是我认真思索后的想法。虽然自己会死很不甘,但又打不过你们,这样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

夏油杰看他看了很久,突然大笑起来,笑得直不起腰。

笑得木下松满头问号,心里害怕他要搞什么幺蛾子。

夏油杰用手指擦掉生理性泪水,说:“硝也,悟。这家伙很有意思哎。”

家入硝也:“嗯哼,所以呢?”

“我们要跟某些集团

合作,把酒厂技术变现赚钱的话,需要个懂行的负责人吧?”夏油杰开心地揽住好友二人,左拥右抱,“你们觉得他怎么样?”

“嗯……可以哎。”家入硝也摸出一张人才引进报名表,“你去解决他,我们解决其他人。”

“不要杀错人了啊。”

“怎么会。”五条悟晃了晃枪,“老子现在是吊打琴酒赤井的第一神枪手好吧。”

“yue了。”

夏油杰笑着,拉木下松出办公室门。

家入硝也拨拉了一下灰烬,确认最重要的这部分数据没有遗留、全部被销毁。

公安马上就到,跟组织成员交手也就是几分钟后的事情。

只需要再把那些没有底线的研究员处理掉就行了。

五条悟枪法很准,家入硝也的飞刀也很准。

他们俩一直默契地避免夏油杰手中沾上更多人命,毕竟只有他没有从小生活在咒术界这么扭曲的地方。

夏油杰本人知道挚友们的好意,但偶尔也通过某些举动诉说着,他其实并不介意。

比如现在。

夏油杰用枪点掉最后一个人,引得悟硝二人向他看来。

他若无其事笑道:“木下松的事情处理好了。”

夏油杰晃了下手上的纸。照片位置一个长相文弱的白大褂青年正一脸惊奇地看来看去。

“不过。”他话锋一转,“我们在这个世界杀心有点重,回去以后得调整一下。免得看到违法犯罪的非术师第一反应就是弄死对方,这样可不太好。”

“知道啦,夏油妈妈。”五条悟笑容轻佻,“在本世界就该耐心一点收集证据,送犯罪者进监狱,对吧?”

“其实这个世界也该这么做。”家入硝也说,“可惜时间不允许,组织规模又太大了。”

夏油杰:“以后的世界悠着点吧,杀心太重不好。”

家入硝也:“确实。只希望以后别给这种时间跨度特别大,想节省时间就得从根源解决问题的任务。”

五条悟手背在脑后,唱反调道:“绝对还有。以硝也的运气,希望的事情应该不可能成功吧?”

硝:“请你闭嘴。”

“哈哈哈哈哈哈!”

五条悟欠欠的笑声跟外面混乱的声音交织在一起。

这次是夏油杰拉开窗帘去看,发现外面两波人马已经交手,战斗非常激烈。

就连在实验室内部的人手也撤出去,增援同伴共同对抗闻声而来的公安警察。

“注意琴酒,别让他跑了。”说完这句五条悟又补充,“也别让他死了。”

小猫咪的报复心可是很重的。

他可以不跟调侃他的硝也计较,不代表不跟人设重复的白毛计较。

白毛酷哥只能有一个!就是他五条悟!

合作,把酒厂技术变现赚钱的话,需要个懂行的负责人吧?”夏油杰开心地揽住好友二人,左拥右抱,“你们觉得他怎么样?”

“嗯……可以哎。”家入硝也摸出一张人才引进报名表,“你去解决他,我们解决其他人。”

“不要杀错人了啊。”

“怎么会。”五条悟晃了晃枪,“老子现在是吊打琴酒赤井的第一神枪手好吧。”

“yue了。”

夏油杰笑着,拉木下松出办公室门。

家入硝也拨拉了一下灰烬,确认最重要的这部分数据没有遗留、全部被销毁。

公安马上就到,跟组织成员交手也就是几分钟后的事情。

只需要再把那些没有底线的研究员处理掉就行了。

五条悟枪法很准,家入硝也的飞刀也很准。

他们俩一直默契地避免夏油杰手中沾上更多人命,毕竟只有他没有从小生活在咒术界这么扭曲的地方。

夏油杰本人知道挚友们的好意,但偶尔也通过某些举动诉说着,他其实并不介意。

比如现在。

夏油杰用枪点掉最后一个人,引得悟硝二人向他看来。

他若无其事笑道:“木下松的事情处理好了。”

夏油杰晃了下手上的纸。照片位置一个长相文弱的白大褂青年正一脸惊奇地看来看去。

“不过。”他话锋一转,“我们在这个世界杀心有点重,回去以后得调整一下。免得看到违法犯罪的非术师第一反应就是弄死对方,这样可不太好。”

“知道啦,夏油妈妈。”五条悟笑容轻佻,“在本世界就该耐心一点收集证据,送犯罪者进监狱,对吧?”

“其实这个世界也该这么做。”家入硝也说,“可惜时间不允许,组织规模又太大了。”

夏油杰:“以后的世界悠着点吧,杀心太重不好。”

家入硝也:“确实。只希望以后别给这种时间跨度特别大,想节省时间就得从根源解决问题的任务。”

五条悟手背在脑后,唱反调道:“绝对还有。以硝也的运气,希望的事情应该不可能成功吧?”

硝:“请你闭嘴。”

“哈哈哈哈哈哈!”

五条悟欠欠的笑声跟外面混乱的声音交织在一起。

这次是夏油杰拉开窗帘去看,发现外面两波人马已经交手,战斗非常激烈。

就连在实验室内部的人手也撤出去,增援同伴共同对抗闻声而来的公安警察。

“注意琴酒,别让他跑了。”说完这句五条悟又补充,“也别让他死了。”

小猫咪的报复心可是很重的。

他可以不跟调侃他的硝也计较,不代表不跟人设重复的白毛计较。

白毛酷哥只能有一个!就是他五条悟!

合作,把酒厂技术变现赚钱的话,需要个懂行的负责人吧?”夏油杰开心地揽住好友二人,左拥右抱,“你们觉得他怎么样?”

“嗯……可以哎。”家入硝也摸出一张人才引进报名表,“你去解决他,我们解决其他人。”

“不要杀错人了啊。”

“怎么会。”五条悟晃了晃枪,“老子现在是吊打琴酒赤井的第一神枪手好吧。”

“yue了。”

夏油杰笑着,拉木下松出办公室门。

家入硝也拨拉了一下灰烬,确认最重要的这部分数据没有遗留、全部被销毁。

公安马上就到,跟组织成员交手也就是几分钟后的事情。

只需要再把那些没有底线的研究员处理掉就行了。

五条悟枪法很准,家入硝也的飞刀也很准。

他们俩一直默契地避免夏油杰手中沾上更多人命,毕竟只有他没有从小生活在咒术界这么扭曲的地方。

夏油杰本人知道挚友们的好意,但偶尔也通过某些举动诉说着,他其实并不介意。

比如现在。

夏油杰用枪点掉最后一个人,引得悟硝二人向他看来。

他若无其事笑道:“木下松的事情处理好了。”

夏油杰晃了下手上的纸。照片位置一个长相文弱的白大褂青年正一脸惊奇地看来看去。

“不过。”他话锋一转,“我们在这个世界杀心有点重,回去以后得调整一下。免得看到违法犯罪的非术师第一反应就是弄死对方,这样可不太好。”

“知道啦,夏油妈妈。”五条悟笑容轻佻,“在本世界就该耐心一点收集证据,送犯罪者进监狱,对吧?”

“其实这个世界也该这么做。”家入硝也说,“可惜时间不允许,组织规模又太大了。”

夏油杰:“以后的世界悠着点吧,杀心太重不好。”

家入硝也:“确实。只希望以后别给这种时间跨度特别大,想节省时间就得从根源解决问题的任务。”

五条悟手背在脑后,唱反调道:“绝对还有。以硝也的运气,希望的事情应该不可能成功吧?”

硝:“请你闭嘴。”

“哈哈哈哈哈哈!”

五条悟欠欠的笑声跟外面混乱的声音交织在一起。

这次是夏油杰拉开窗帘去看,发现外面两波人马已经交手,战斗非常激烈。

就连在实验室内部的人手也撤出去,增援同伴共同对抗闻声而来的公安警察。

“注意琴酒,别让他跑了。”说完这句五条悟又补充,“也别让他死了。”

小猫咪的报复心可是很重的。

他可以不跟调侃他的硝也计较,不代表不跟人设重复的白毛计较。

白毛酷哥只能有一个!就是他五条悟!

合作,把酒厂技术变现赚钱的话,需要个懂行的负责人吧?”夏油杰开心地揽住好友二人,左拥右抱,“你们觉得他怎么样?”

“嗯……可以哎。”家入硝也摸出一张人才引进报名表,“你去解决他,我们解决其他人。”

“不要杀错人了啊。”

“怎么会。”五条悟晃了晃枪,“老子现在是吊打琴酒赤井的第一神枪手好吧。”

“yue了。”

夏油杰笑着,拉木下松出办公室门。

家入硝也拨拉了一下灰烬,确认最重要的这部分数据没有遗留、全部被销毁。

公安马上就到,跟组织成员交手也就是几分钟后的事情。

只需要再把那些没有底线的研究员处理掉就行了。

五条悟枪法很准,家入硝也的飞刀也很准。

他们俩一直默契地避免夏油杰手中沾上更多人命,毕竟只有他没有从小生活在咒术界这么扭曲的地方。

夏油杰本人知道挚友们的好意,但偶尔也通过某些举动诉说着,他其实并不介意。

比如现在。

夏油杰用枪点掉最后一个人,引得悟硝二人向他看来。

他若无其事笑道:“木下松的事情处理好了。”

夏油杰晃了下手上的纸。照片位置一个长相文弱的白大褂青年正一脸惊奇地看来看去。

“不过。”他话锋一转,“我们在这个世界杀心有点重,回去以后得调整一下。免得看到违法犯罪的非术师第一反应就是弄死对方,这样可不太好。”

“知道啦,夏油妈妈。”五条悟笑容轻佻,“在本世界就该耐心一点收集证据,送犯罪者进监狱,对吧?”

“其实这个世界也该这么做。”家入硝也说,“可惜时间不允许,组织规模又太大了。”

夏油杰:“以后的世界悠着点吧,杀心太重不好。”

家入硝也:“确实。只希望以后别给这种时间跨度特别大,想节省时间就得从根源解决问题的任务。”

五条悟手背在脑后,唱反调道:“绝对还有。以硝也的运气,希望的事情应该不可能成功吧?”

硝:“请你闭嘴。”

“哈哈哈哈哈哈!”

五条悟欠欠的笑声跟外面混乱的声音交织在一起。

这次是夏油杰拉开窗帘去看,发现外面两波人马已经交手,战斗非常激烈。

就连在实验室内部的人手也撤出去,增援同伴共同对抗闻声而来的公安警察。

“注意琴酒,别让他跑了。”说完这句五条悟又补充,“也别让他死了。”

小猫咪的报复心可是很重的。

他可以不跟调侃他的硝也计较,不代表不跟人设重复的白毛计较。

白毛酷哥只能有一个!就是他五条悟!

合作,把酒厂技术变现赚钱的话,需要个懂行的负责人吧?”夏油杰开心地揽住好友二人,左拥右抱,“你们觉得他怎么样?”

“嗯……可以哎。”家入硝也摸出一张人才引进报名表,“你去解决他,我们解决其他人。”

“不要杀错人了啊。”

“怎么会。”五条悟晃了晃枪,“老子现在是吊打琴酒赤井的第一神枪手好吧。”

“yue了。”

夏油杰笑着,拉木下松出办公室门。

家入硝也拨拉了一下灰烬,确认最重要的这部分数据没有遗留、全部被销毁。

公安马上就到,跟组织成员交手也就是几分钟后的事情。

只需要再把那些没有底线的研究员处理掉就行了。

五条悟枪法很准,家入硝也的飞刀也很准。

他们俩一直默契地避免夏油杰手中沾上更多人命,毕竟只有他没有从小生活在咒术界这么扭曲的地方。

夏油杰本人知道挚友们的好意,但偶尔也通过某些举动诉说着,他其实并不介意。

比如现在。

夏油杰用枪点掉最后一个人,引得悟硝二人向他看来。

他若无其事笑道:“木下松的事情处理好了。”

夏油杰晃了下手上的纸。照片位置一个长相文弱的白大褂青年正一脸惊奇地看来看去。

“不过。”他话锋一转,“我们在这个世界杀心有点重,回去以后得调整一下。免得看到违法犯罪的非术师第一反应就是弄死对方,这样可不太好。”

“知道啦,夏油妈妈。”五条悟笑容轻佻,“在本世界就该耐心一点收集证据,送犯罪者进监狱,对吧?”

“其实这个世界也该这么做。”家入硝也说,“可惜时间不允许,组织规模又太大了。”

夏油杰:“以后的世界悠着点吧,杀心太重不好。”

家入硝也:“确实。只希望以后别给这种时间跨度特别大,想节省时间就得从根源解决问题的任务。”

五条悟手背在脑后,唱反调道:“绝对还有。以硝也的运气,希望的事情应该不可能成功吧?”

硝:“请你闭嘴。”

“哈哈哈哈哈哈!”

五条悟欠欠的笑声跟外面混乱的声音交织在一起。

这次是夏油杰拉开窗帘去看,发现外面两波人马已经交手,战斗非常激烈。

就连在实验室内部的人手也撤出去,增援同伴共同对抗闻声而来的公安警察。

“注意琴酒,别让他跑了。”说完这句五条悟又补充,“也别让他死了。”

小猫咪的报复心可是很重的。

他可以不跟调侃他的硝也计较,不代表不跟人设重复的白毛计较。

白毛酷哥只能有一个!就是他五条悟!

合作,把酒厂技术变现赚钱的话,需要个懂行的负责人吧?”夏油杰开心地揽住好友二人,左拥右抱,“你们觉得他怎么样?”

“嗯……可以哎。”家入硝也摸出一张人才引进报名表,“你去解决他,我们解决其他人。”

“不要杀错人了啊。”

“怎么会。”五条悟晃了晃枪,“老子现在是吊打琴酒赤井的第一神枪手好吧。”

“yue了。”

夏油杰笑着,拉木下松出办公室门。

家入硝也拨拉了一下灰烬,确认最重要的这部分数据没有遗留、全部被销毁。

公安马上就到,跟组织成员交手也就是几分钟后的事情。

只需要再把那些没有底线的研究员处理掉就行了。

五条悟枪法很准,家入硝也的飞刀也很准。

他们俩一直默契地避免夏油杰手中沾上更多人命,毕竟只有他没有从小生活在咒术界这么扭曲的地方。

夏油杰本人知道挚友们的好意,但偶尔也通过某些举动诉说着,他其实并不介意。

比如现在。

夏油杰用枪点掉最后一个人,引得悟硝二人向他看来。

他若无其事笑道:“木下松的事情处理好了。”

夏油杰晃了下手上的纸。照片位置一个长相文弱的白大褂青年正一脸惊奇地看来看去。

“不过。”他话锋一转,“我们在这个世界杀心有点重,回去以后得调整一下。免得看到违法犯罪的非术师第一反应就是弄死对方,这样可不太好。”

“知道啦,夏油妈妈。”五条悟笑容轻佻,“在本世界就该耐心一点收集证据,送犯罪者进监狱,对吧?”

“其实这个世界也该这么做。”家入硝也说,“可惜时间不允许,组织规模又太大了。”

夏油杰:“以后的世界悠着点吧,杀心太重不好。”

家入硝也:“确实。只希望以后别给这种时间跨度特别大,想节省时间就得从根源解决问题的任务。”

五条悟手背在脑后,唱反调道:“绝对还有。以硝也的运气,希望的事情应该不可能成功吧?”

硝:“请你闭嘴。”

“哈哈哈哈哈哈!”

五条悟欠欠的笑声跟外面混乱的声音交织在一起。

这次是夏油杰拉开窗帘去看,发现外面两波人马已经交手,战斗非常激烈。

就连在实验室内部的人手也撤出去,增援同伴共同对抗闻声而来的公安警察。

“注意琴酒,别让他跑了。”说完这句五条悟又补充,“也别让他死了。”

小猫咪的报复心可是很重的。

他可以不跟调侃他的硝也计较,不代表不跟人设重复的白毛计较。

白毛酷哥只能有一个!就是他五条悟!

合作,把酒厂技术变现赚钱的话,需要个懂行的负责人吧?”夏油杰开心地揽住好友二人,左拥右抱,“你们觉得他怎么样?”

“嗯……可以哎。”家入硝也摸出一张人才引进报名表,“你去解决他,我们解决其他人。”

“不要杀错人了啊。”

“怎么会。”五条悟晃了晃枪,“老子现在是吊打琴酒赤井的第一神枪手好吧。”

“yue了。”

夏油杰笑着,拉木下松出办公室门。

家入硝也拨拉了一下灰烬,确认最重要的这部分数据没有遗留、全部被销毁。

公安马上就到,跟组织成员交手也就是几分钟后的事情。

只需要再把那些没有底线的研究员处理掉就行了。

五条悟枪法很准,家入硝也的飞刀也很准。

他们俩一直默契地避免夏油杰手中沾上更多人命,毕竟只有他没有从小生活在咒术界这么扭曲的地方。

夏油杰本人知道挚友们的好意,但偶尔也通过某些举动诉说着,他其实并不介意。

比如现在。

夏油杰用枪点掉最后一个人,引得悟硝二人向他看来。

他若无其事笑道:“木下松的事情处理好了。”

夏油杰晃了下手上的纸。照片位置一个长相文弱的白大褂青年正一脸惊奇地看来看去。

“不过。”他话锋一转,“我们在这个世界杀心有点重,回去以后得调整一下。免得看到违法犯罪的非术师第一反应就是弄死对方,这样可不太好。”

“知道啦,夏油妈妈。”五条悟笑容轻佻,“在本世界就该耐心一点收集证据,送犯罪者进监狱,对吧?”

“其实这个世界也该这么做。”家入硝也说,“可惜时间不允许,组织规模又太大了。”

夏油杰:“以后的世界悠着点吧,杀心太重不好。”

家入硝也:“确实。只希望以后别给这种时间跨度特别大,想节省时间就得从根源解决问题的任务。”

五条悟手背在脑后,唱反调道:“绝对还有。以硝也的运气,希望的事情应该不可能成功吧?”

硝:“请你闭嘴。”

“哈哈哈哈哈哈!”

五条悟欠欠的笑声跟外面混乱的声音交织在一起。

这次是夏油杰拉开窗帘去看,发现外面两波人马已经交手,战斗非常激烈。

就连在实验室内部的人手也撤出去,增援同伴共同对抗闻声而来的公安警察。

“注意琴酒,别让他跑了。”说完这句五条悟又补充,“也别让他死了。”

小猫咪的报复心可是很重的。

他可以不跟调侃他的硝也计较,不代表不跟人设重复的白毛计较。

白毛酷哥只能有一个!就是他五条悟!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