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第 69 章(1 / 1)

“顾锦芝, 起床吃饭。”门口响起一阵敲门声,是顾起的声音。

“噢,知道了哥。”来自顾锦芝的声音像是蒙在被子里发出的, 倒应该是清醒的样子。

顾起挑挑眉下楼了。

而顾锦芝额头沁着汗,正以一种怪异又令人为难的姿势给自己上药。

他性子急,迟迟抹不好就一股脑想把药扔了算了,反正本来也没伤,无非是有点红而已。

昨天阿栩就已经细致地给他擦过一遍药了,当时也只是一点点红肿而已, 那点痛感比他随便摔一跤还不值一提,阿栩又清理好他和房间才走的。

不过想到那人走前一而再再而三的认真叮嘱,顾锦芝心里高兴, 红着脸继续费劲抹药, 然后才懒洋洋去浴室洗漱。

他浑身上下除了一些吻痕和浅浅的腰部往下的指痕,就没有别的痕迹了,阿栩很爱惜他,亲吻都控制着不留下牙印,这种对待让平时粗枝大叶的顾锦芝也时时忍不住回味。

倒是他……不仅把男朋友的肩咬破了,后来做完了发现阿栩背上也都是血红的挠痕……

顾锦芝一边羞耻一边愧疚,但是脸色却更红的不对劲了, 这世上也终于有一个爱他包容他的人了。

顾锦芝下楼梯的时候,姿势微微有点不对劲,因为胀感还残留着, 不过工作日上班也是可以完全控制的程度,毕竟好面子的他肯定不能让公司员工看出来。

而顾起看到自己一脸幸福的弟弟, 还有那怪异的姿势, 愣着放下了筷子, 沉思了片刻。

“大早上吃这么油……”顾锦芝托腮抱怨,娇气地拿筷子在盘子里戳了戳,叹着气。

顾起这才实在受不了这倒霉弟弟,以前这小子可是大早上能吃一整只烧鸡的人,作给谁看?

不过想到顾锦芝居然是……顾起虽有点不甘,还是沉声唤来了阿姨。

“阿姨,再去煮个粥。”

“好的。”

算了,也算扯平了,不然林家那孩子太小了,他还有罪恶感。

被伺候的顾锦芝心安理得地伸筷去夹菜,被他哥一掌猛地拍开了。

“你干啥啊哥?你居然打我?”顾锦芝摸摸手,对顾起怒目而视,心头冒了火气。

“你不是吃不了这么油吗,身体受得住吗。”顾起淡淡回击。

“我男朋友从来都不这么对我,一点苦不让我吃的,你怎么敢对你弟弟动粗……”顾锦芝嘟嘟囔囔冷哼,自知理亏,还是缩回了手,不敢馋了。

毕竟阿栩走的时候,也让他吃两天清淡的,那他还是听话吧。

瞥一眼淡然的顾起,顾锦芝心里又不平衡,他可是阿栩捧在手心的宝贝,要是阿栩知道他还在受哥哥的委屈,肯定可心疼了。

“够了啊顾锦芝,你皮糙肉厚就算了,我看脸皮也厚,你男朋友宠着你你哥可不会。”顾起看他倒霉弟弟还在生气委屈的样子,实在见不得,这家伙是不是得意过头了。

怎么这家伙二十好几了,和对象睡一次就分不清东西南北了,不记得自己是什么粗人了吗。

“哦……”顾锦芝被说的脑子一懵,倒是没着急反驳他哥了。他挠挠头,发觉手背的泛红没几秒就消失了,毫无感觉。

忽地又抿唇笑了,阿栩不觉得他皮糙肉厚,可珍爱他了,差点他都这样以为了。当然男朋友不在,还是正常点好了……

“明天请个假吧。”顾起还是关心弟弟的,他是无法想象男人被压的痛苦,因此要是顾锦芝想请两天假他是不会介意的。

“用不着,反正明天阿栩有课,请假一个人呆着也闲得慌。”顾锦芝无所谓地拒绝,反正工作积压着还得他来干。

顾起被哽住了,合着这家伙请假还想着出去玩,看来是真的不需要,身体好着呢,他弟弟在下面对于双方来讲可能也是有好处的。

顾锦芝完成工作后就开始躺在椅子里摸鱼,主要是逛论坛,还特意换了小号,不然很丢脸。

因为刚刚开了荤,他觉得有很多东西自己应该看得懂了,而且他对于他和阿栩的xsh这方面也有些疑惑的事情。

又不知道找谁问,只好在论坛里看看有没有解答。

直到他看到一个楼,标题有一个关键词,处男,好像有用。

顾锦芝心下激动,啪地就点进去了。

主楼是在问,是不是处男都比较快?他对象好像有点早泄的问题。

楼下也都是有xsh的基,纷纷说明自己的经历。

“没错!而且技术也不太好,和处男做很难受,除了干净一无是处。”

“我还是比较喜欢有经验的,轻重很得当,能体会到爽。”

“我对象和我交往的时候就是处,第一次他进来就泄了……毫无体验感,还毫无章法很疼。”

看到这些,顾锦芝眼眸都亮了,因为他也有相同的困扰,原来居然不是个例。虽然他意见不一样,他最喜欢干干净净的阿栩了,都是初恋最好了。

“我第一次也有点快,我还以为是我的问题呢,看来大家都这样我就放心了,请问这是不是不好,要怎么改善啊?吃什么药?”他难得语气很软萌地讨教经验。

因为他确实有点太快了,完全控制不住,舒服到脑子发懵。差不多阿栩一次,他都要三四次……到后面都有点害羞了。是不是身体不好的体现?是不是他虚啊?顾锦芝挺慌的,他当时就感觉好像还是没让阿栩尽兴,所以才一直挂在心里。

“当然不好,1号那啥太快了让人很失望啊,你的小0对你没意见吗?”

“啊?”顾锦芝挠挠头,意识到有什么不对。他们是在说1吗,可他不是啊……

“我、我……我是0来着……我和男朋友是初恋。”顾锦芝讷讷道,是不是哪里不对。

“???”

“都是初恋居然会舒服吗?不痛吗?你男朋友技术这么好?”

顾锦芝不明白:“可是随随便便就很舒服啊……”每次都好像会碰到很舒服的点,好像前xi的时候就有碰到,所以他就又emmm了……稍微快点就更不行,会舒服到晕,泪腺都控制不住,哭得让他害怕,所以他才会有自己柔弱的错觉……

所以最后是以顾锦芝完全不行了作为结束。

“服了……是故意来炫的吧?只能祝你男朋友不是初恋了,处男技术都很烂的。”论坛里多的是0,都是千年的狐狸玩什么聊斋,没想到顾锦芝是认真的担心身体。

这话就是无稽之谈了,顾锦芝毫不在意,毕竟自己可是从阿栩高中就开始蹲的。

所以他这到底有没有问题?

顾锦芝又烦恼了一个下午。

而林栩正在学院里某个小教室参加讨论会,除了他以外都是院长带的学生,一开始师兄师姐们也不理解怎么会加一个本科生进来,还是大一新生,后来讨论会上林栩的发言居然是最多的。

很显然,院长对他很满意,且早就说希望以后林栩硕博跟着他学习。

讨论会结束后,院长才找林栩讲话。

“小栩,过一段时间大三年级会有一个野外实习,你周末可以跟着去参加。”他觉得林栩的水平绰绰有余,野外实验也是很重要的,毕竟实验室的条件不是十全十美。

“嗯,好。”林栩点点头。

院长说完后就离开了,只剩几个师哥师姐,他们现在对于林栩也是很有好感的,毕竟学习不拉垮,长相又优越,谁不喜欢呢。

“晚上我们聚餐,师弟一起吗?没有特别的理由可不能拒绝哦。”他们约林栩,已经把林栩当成了自己人。

林栩抿唇摇摇头,还真说了特别的理由:“我每晚都得跟男朋友视频,不能鸽他。”况且现在他们才刚做过,芝芝好黏他。

对于性取向这个事,林栩一直没避讳过,反正以后要是看到了也免不了要迎来疑惑的目光,所以每次和熟人说起对象,他就直接表示是男朋友了。

况且他自己也更乐意听芝芝念念叨叨,他想大一结束他会选择搬出去和芝芝一起住的,虽然上学有点麻烦,但是他乐意。

“哦~”大家起哄看着他,然后纷纷自嘲他们这些年长者都还是单身狗,还是学弟的规划好,爱情学业两手抓。

既然是如此特别的理由,那的确不能强迫了。

只是没想到,看着清清冷冷的师弟,居然还是一粒情种,一天不视频都不行吗。

大秋天的,回宿舍第二天,老二已经冲了两个冷水澡了,而且每次都长达半小时,每次从浴室出来都一身冷气。

并且偶尔还会盯着自己的手指看,然后从耳根开始红。

在林栩又从浴室出来后,舍友们才没忍住打趣:“栩哥你这是怎么回事,不是才刚出去找对象吗?”这是和对象呆在一起时他巍然不动,现在倒独自冲冷水澡,明明是还有火气。

“别胡说。”林栩不爱闲聊自己和芝芝的亲密的事,害羞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觉得有点不尊重人,不想他一出门找顾锦芝旁人就要联系到做,虽然大部分男生对此都大大咧咧。

擦干头发,林栩才上床学习。因为知道芝芝会给他视频,所以才不坐在下面。

怎么可能没有冲击,林栩完全不像表面这么平静,他也是真的第一次和喜欢的人那样。

说起来不好意思,那些画面他时不时会回想到,尤其对芝芝的身体印象深刻,自己手冲时才敢粗鲁,结束后尴尬却释然,他就是会想,对芝芝有欲望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

很快,顾锦芝就给他发视频过来了,林栩心里等了很久,立刻戴上耳机按了接通。

“阿栩,你学你的,把我的话当背景音听就可以。”顾锦芝沐浴完躺在被子里笑眯眯地道。

这是他们的传统,不过林栩其实都忍不住分心。

“我今天也有认真擦药,不过我感觉可以不用了,完全好了。”顾锦芝嘟囔,关键每天要弯腰那样,真的很奇怪。

“不可以,认真一点。”林栩立刻回他,这是严肃的事情。

本来那就不是天生用来做的地方,真的要慢慢来才行,以后才会越来越适应。

“噢……那你来帮我。”顾锦芝半边脸埋在被子里,故意道。

说不上来怎么回事,好像那天之后,他们更加放开了些,顾锦芝也觉得自己好像更不帅气了,硬不起来呜。

林栩估摸了一下闭寝时间,好像跟阿姨说一下也可以:“好,明天我就过来,芝芝你早点起来。”他要趁早课前回来,晚上时间稍微宽裕点。

“我开玩笑!我会好好擦药的。”顾锦芝打了个滚,他怎么可能不讲理。

“对了阿栩,我……好像有点早泄,你发现没有?”顾锦芝酝酿了片刻,才口出惊人。

林栩没忍住咳嗽两声,脸有点红。

“嗯?”他垂眸,这种话题还是让人难为情。

顾锦芝很认真也很重视在说这个事情,他觉得这样不行,自己这样会让阿栩失望的。

“我要不要去看医生啊阿栩?感觉有点严重。”顾锦芝郁闷道,之前他还说阿栩比他幸福,他二十四岁才拥有的快乐,对方十八岁就有了。现在想想,明明只有他快乐。

“不用。”林栩硬邦邦回,都不知道怎么解释。

“可我真的有点快……”顾锦芝叹了口气,虽然他很爽就是了,但这是不行的!

房事也不能随随便便说,林栩只好打了几个字过去:“等以后阈值高了就好了。”

顾锦芝查了百度才知道阈值什么意思,还是有点懵,感觉有点专业。

林栩只好红着耳垂打字解释:“开始会觉得ci激所以比较快,以后习惯了就可以接受更ci激的了。”他到底在回什么。

为了给芝芝一个完美的体验,一开始他就找了很久的点,要让芝芝舒服,又不能让人受伤,没想到会让人有这样的担心。

“更刺激的……”顾锦芝红着脸想了想,感觉不行了自己又想了md。

“那阿栩你不也刺激吗?”他天真地问,怎么不和自己一样。

“我……”林栩被问的死死的。

随心所欲的笨蛋有一个就好了……

“所以我没病是不是?”他只是太爽了,顾锦芝又高兴了。

“那以后每周末都可以……帮我吗?不然好丢脸。”他想舒服他不说嘿嘿,其实顾锦芝很怀疑自己能有长进吗,毕竟他现在看着男朋友的脸就兴奋了,说实话最近一个人睡不太得劲。

“嗯……”这个频率应该是健康的,林栩颤着手指极力严谨地想。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