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第 70 章(1 / 1)

“啧, 没想到你也有今天……”看女孩拎着包婀娜多姿地离开后,顾锦芝才起身坐到徐洲对面,翘着二郎腿, 乐了。

“好久不见, 您现在看着倒是正经了不少。”徐洲也冷哼了声, 不甘示弱。

现在顾锦芝的头发是清清爽爽的黑色,也没做什么潮流发型, 真是难得。

“阿栩说经常漂染对发质不好,我养养再去。“顾锦芝摸摸头发笑笑, 聊天真是半个字都离不开林栩, 脸上还满是嘚瑟。

想当初他单身的时候,哪敢有这么威风的,徐洲无力吐槽。

“你女朋友分手了?”不然还来相亲, 虽说顾锦芝知道发小是什么德性,但是他可是坚决反对人渣行径,就算是一起长大的也不例外。

“早分了,我妈催婚催的我烦。”徐洲叹了口气,可能这就是他们这些人的宿命,哦, 不是顾锦芝的。

“幸亏我早就出柜了,家里根本不着急我的婚姻大事。”果然顾锦芝得意极了。

“那你也得结婚啊, 老大不小了。”有对象就这么胸有成竹?对象和夫妻身份可差远了。

说起这个, 顾锦芝愣了愣,抠抠指甲,才垂眸道:“阿栩他还小, 还没到年纪。”不过他是毫不怀疑他们是肯定会结婚的, 时间的问题而已, 他愿意多等几年。

“那你还要等他到毕业?”徐洲啧啧嘴,但也没办法,年龄差在这里摆着呢。

不过要四年的时间的话,不是他现实,爱情保质期哪有这么长。

“阿栩还要继续攻读硕博呢。”顾锦芝又紧接着解释。

虽然两者并没有直接冲突,但是徐洲倏地从顾锦芝的脸上看明白了他的意思。婚姻会耽误林栩的学业,所以顾锦芝也愿意等他专心完成学业。

徐洲在心底算了算还要几年,彻底一惊,随后佩服地鼓了鼓掌:“顾二少啊顾二少,徐某从前还不知道您是这么大度大气的人,是我心思狭隘了。”按他的想法,要找到一个互相喜欢又合适的同性恋人不容易,当然是早定下来早好,不然容易生变。

顾家再怎么宠爱顾锦芝,也不能护他也一辈子,更别提要解决他的情感问题了。等到他三四十岁,谁知道人会怎么变。要说林栩不着急结婚,那是肯定的,顾锦芝也不着急结婚,那才是奇怪。

不过不结婚本来也没关系,潇潇洒洒的挺好,徐洲就挺不乐意结婚。但是他觉得这种情况不适配顾锦芝,对方就不是游戏人间的那类人,不然就不会说出这种傻话了。

顾锦芝托腮,没有回他。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他从前经常听这句话,也深以为然,从来没想过自己以后也是要结婚的。并且他又不能生孩子,好像婚姻更可有可无。

但现在说实话,要是和阿栩结婚的话,他愿意的。

不过想到这些事,顾锦芝就会想到从前,阿栩告诉他一个合格的恋人是不会阻止另一方进步的,他牢牢地记住了。现在他也不会耽误阿栩的学业理想,不会把阿栩困在婚姻里。

而且,他信任林栩,他们之间不需要婚姻捆绑,现在他们也很好啊。

“反正我现在比你幸福,我可不用相亲。”顾锦芝最后开玩笑地结束了这个话题。

“好吧,那你的小男朋友在干什么?你今天不陪他?”徐洲问。

说起这个,顾锦芝又兴奋起来:“他们今天校运会,阿栩给他们班的方阵扛旗呢。他们院服贼丑,但是阿栩还是鹤立鸡群!等他们结束后我们就一起去吃饭。”

说着,顾锦芝把林栩发给他的视频给徐洲看,这是林栩班上同学拍的。

视频中,只见学院的方阵缓缓驶来,为首严肃着一张脸的正是林栩,院服也难以遮挡他的气质。

但是顾锦芝就知道,阿栩肯定特别不自在,不然不会这么绷着脸,想想就感觉好有意思。

而与此同时,看着视频中生机满满青春活力的学生们,两人又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刚才的年龄话题。

林栩他,确实是年轻的过分了。

看到阿栩的那刻,顾锦芝才收敛心思对他热情招招手,他穿着棕色风衣靠在车边。

最近天气有点冷了,虽然还没降雪,倒是风雨不断。

时间过得快也不快,从春季到初冬,他们也经历了四季,又在这四季中决定了一生。

顾锦芝虚岁又快长一岁,他自觉和从前的自己没什么不同,但是他的外表应该是有所变化的。

不过在男朋友向他走来那刻,心里所有的顾虑全都消失,被安心感充满。人在他身边,顾锦芝就总是高兴的。

“你没换衣服?”顾锦芝拽了拽林栩身上五颜六色的院服,心想他们学院还挺新潮,就是有点报看,但是穿阿栩身上就还可以啦。

“刚结束没多久,来不及换了。”林栩点点头,倒也没觉得什么不妥。

刚运动完,林栩浑身都热烘烘的,他抿唇牵住了顾锦芝的手,又软又凉,便不禁又搓了搓,耳根红着揣兜里。

从前他经常无视的行径,现在竟然主动做起。

芝芝虽然力气大,但是倒没从外表体现,手脚都不大。

顾锦芝睫毛颤颤,任其施与。更亲密的事情也常做,十指相扣的日子也不少,随意换个场景换个季节,却还是容易受触动。

“你们学院表现怎么样?”顾锦芝靠着他肩,问他。

“还可以,都中间排名。”不过林栩没说的是,他们方阵表演是第一,因此班上同学多有打趣是看在旗手的脸上。

要是换成顾锦芝,早就得意洋洋地炫耀一番,但林栩是绝对耻于吹嘘并不存在的事情。

饶是如此,顾锦芝并没有参与其中,也还是习惯性地在男朋友面前吹嘘自己一番。

“要是我在你们学院,肯定多少要拿几个冠军回来,然后奖牌都挂你脖子上!”金灿灿的多好看!阿栩皮肤白,肯定更好看。

“我知道芝芝肯定厉害。”林栩捧哏,对于顾锦芝,总之夸就对了。

“阿栩,你大学四年有没有什么计划?说给我听听呗。”顾锦芝好像真的有受影响,不自觉地就开始提起,尽管现在手心暖暖的。

林栩认真地说了一番学业规划,细致又专业,所以顾锦芝都听不懂。

认真的阿栩很好,顾锦芝没忍住抱住他亲了一口,总之他们现在什么都好。顾锦芝也不是个钻牛角尖的性子,便抛之脑后了,他手拉得紧紧的就好了。

吃过饭他们去逛商场,这还是第一次林栩主动提的,毕竟他可不是喜欢逛商场的性子,顾锦芝也都做好了准备放男朋友回去学习。

不过要他继续陪的话,他更乐意之至,顺便可以看看衣服,他觉得阿栩需要,那件院服着实以后还是不要担当大任了。

直到他感觉到阿栩在一家首饰店门外流连忘返。

顾锦芝抬头看了一眼招牌,愣了愣,又下意识看向林栩,眼眸瞪得圆圆的。

它以一生只能购买一次戒指作为广告。

“进去看看。”林栩略有些紧张地对他道,手心有点出汗。

这次不是因为社恐,而恰恰是他完全表达了自己的意思,且芝芝也瞬间意识到了。

“哦……”顾锦芝脑袋发懵地跟着进去了。

其实林栩早早选中了几个款式,不过他眼光也许不好,于是此刻便一一向顾锦芝询问。

倒不说要干什么之类的别的话,但顾锦芝很明白,总之不会要给别人的,就是给他的。

他也瞬间失去了审美,每一款都点头说好。这也好那也好,要结婚的话就都很好。

“嗯?”林栩疑惑地看着他。

而顾锦芝看到对方依旧青涩年轻的脸,此刻却显得无比稳重,鼻头有点酸。

阿栩为什么这样,一点乱想的机会都不给他,他是真的幼稚鬼,阿栩不是。

“钻大一点的那款好看。”顾锦芝感动的无以复加,也还是挑剔地指了指,虽然是男生,但结婚戴钻戒也是常事了。

“那我们订婚就订那款,等我到法定年龄就结婚,可以吗?”林栩问他。

“可以!”顾锦芝重重点头。

“可是这么早结婚会耽误你的学业的。”顾锦芝依旧担心,毕竟成立了小家的话会多出很多事。他没想这么早,现在阿栩这样想了,他也该劝劝,哪怕他一点也不想劝。

他二十四了,很想成家。

“一天有二十四小时。”林栩笑笑,又用这句话回他,芝芝值得其他为之让路。

毕竟他也是人类,也想奔向喜欢的生活,可持续发展才是正确的。

“揍你。”顾锦芝握住拳头虚虚地捶了锤他,眼尾的高兴却怎么也止不住,劝了一次劝不住那他也没办法了。

而且结婚实际也挺好的,那时候阿栩估计还差几个月才毕业,好像是能加学分哎,这天大的好事岂不是让阿栩撞上了!

当即兴高采烈跟徐洲发消息炫耀:“!!!阿栩他想和我订婚,还说毕业就结婚!现在只有单身狗你需要相亲了哈哈哈哈哈。”

徐洲:“……”明明刚刚还不在意的样子,这傻der。

再看一次品牌名,林栩觉得它的噱头商业性很强,无非认准了未婚夫妻对未来的唯美设想。

不过这一次,他也中招了。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