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值得纪念的一天)(1 / 1)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他是家族遗传的神经病,往上数几辈,也就他曾祖父开国皇帝还算英明……但也是以暴戾嗜血著称。

除了当皇帝的这一脉, 赵家也出了好几个荒唐王爷。

单就神经病而言,却没有人比得过赵宣美,喜怒无常,荒唐透顶。

如今他有意让陈留青远离是非尘嚣, 故作冷漠, 看起来就更欠收拾。

他的反抗也特别激烈, 咬, 打, 一巴掌一巴掌拍陈留青的脖子和脸。

陈留青的脸被他扇的通红, 但他此举却招致陈留青更猛烈的暴击。赵宣美身体的那根弦终于在最高点“砰”地一下崩断, 他的手变得无力, 终于完全抬不起来。暴君的口水和眼泪一起掉下来, 再没有比这更刺激的事了。

张导他们躲在摄像机后头,这段戏看的他们后背都湿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齐老师很懂,镜头对准了南清晏胳膊上的牙印, 这可不是化妆花出来的,这是真实的牙印,这个镜头播出去,不知道网友们会尖叫成什么样。

其实拍这种戏不一定非要拍过程, 光是夏煦身上的淤痕, 都够让人热血沸腾。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是一段充满暴力和美感的镜头, 从挣扎到鬼使神差地配合, 再到共赴爱河,情绪充沛而暴烈, 配上南清晏和夏煦这种极品男子的身材和脸蛋,从头到尾都是一种饕餮盛宴。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南清晏并没有十分入戏,一听见张导喊“咔”就立马停了下来,捞起被子盖住夏煦,自己则从他身上起来。

夏煦倒是有点入戏了,主要是他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就过来拍戏了,脑子好像比平时都迟钝,他可能真的像南清晏说的那样,“被艹傻了”,以至于南清晏一亲他,他迷迷糊糊就进入状态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夏煦立马坐了起来,松开被子摸了摸南清晏的脸:“没事吧?”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旁边张导说:“我们都是直男,看一眼要不了他的命。”

齐老师就笑了起来。

夏煦倒是不在乎被人看,他从小就大喇喇的跟个直男似的。他将衣衫套上,问张导:“还要换机位拍么?”

“没演够是不是?”张导问。

夏煦伸手捞起地上的僧袍,丢到了南清晏身上:“还愣着干什么,守不守男德?”

旁边齐老师他们笑着看向南清晏,南清晏只穿了短裤,弯腰套上裤子,身上都是汗。

他们本来还想给他们俩喷点水的,结果天热,他们俩出了一身汗,省了。

光头造型的南清晏看起来格外高洁,他的皮肤也白,宽肩窄腰,背影看起来漂亮极了。就是身上有点伤痕,刚夏煦演的很逼真,把他脖子都扇红了。

“你们要看回放么?”张导问。

夏煦摇头:“不看了。”

结果南清晏却过去看了一遍回放。

收工的时候,夏煦问南清晏:“你还敢看回放。拍的怎么样?”

“我看看有没有拍到什么特别过分的镜头。”南清晏说。

“有么?”夏煦问。“还好,你就只露出了肩膀以上,还有腿。”南清晏说:“拍的挺好看的。我觉得咱们俩以后有时间可以拍个录像带做纪念。”

夏煦:“……”

南神真的玩很大。

这一天夏煦真的筋疲力尽,换衣服的时候胳膊都快抬不起来了。

坐上摆渡车以后,不到两分钟,他就睡着了。

南清晏让他靠到自己肩膀上,然后抓住了他的手。

天空又下起零星小雨,偶尔会有雨滴被风吹到他们身上来,南清晏就从背包里掏出一件衣服,盖在了夏煦身上。

夏煦靠在他肩膀上,呼吸声沉重,听得出是真的累了。

南清晏忽然想起他们分手的那天,他回学校的时候,也是晚上,刚下过雨,他没开车,就坐了公交车,坐最后一排,默默地流了一路的眼泪。

他就侧过头,亲了一下夏煦的额头。

路灯下光线幽微,远处的城楼上,有两个人架着摄像机在那偷拍。

“卧槽卧槽卧槽,你拍到了么?亲了!”

“拍到了拍到了!”

“这下咱们俩要成名了!”

夏煦不睡觉还好,睡了一路,到宿舍楼下醒来的时候,只感觉浑身酸痛。

“好累。”他说,“我被你吸干了。”

南清晏问:“我扶着你?”

夏煦就往南清晏身上歪。

南清晏要扶他,他反倒躲开了,步履沉重地往宿舍楼走。才刚走到楼下,就看到柳奋叼着烟,手里还拿着牌,从之前丁一为住的宿舍跑出来。

“拍完啦?拍的顺利么?”柳奋问。

夏煦说:“拍完了。”

柳奋就冲着他挑眉毛:“我有个东西要给你看,你有时间么?”

夏煦怎么可能不知道柳奋想干什么,这十有八九就是个借口,柳奋估计快憋坏了。

这个爱八卦的小处男!

“你不是在打牌么?”他问。

柳奋立马合起手里的牌:“不打了不打了,你等我一会!”

柳奋叼着烟就跑宿舍里去了。

南清晏说:“那我先回房间洗个澡,等会见。”

不一会柳奋就从宿舍里出来了,见南清晏已经不在跟前了,他立马蹿到夏煦跟前,抓住了夏煦的胳膊。

夏煦摆摆手:“进房间再说。”

柳奋一步蹿上两个台阶,回头激动地说:“可憋死我了。我是不是很够义气,我忍一天都没给你打电话,怕打扰你!”

柳奋劲头太足了,以至于夏煦都被感染到,感觉没有那么疲惫了。

他们俩进入夏煦的房间,柳奋进去以后,左看看,右看看:“你们没在沙发上搞吧,能坐么?怎么看起来那么皱。”

说完又用鼻子嗅了嗅:“我怎么感觉这房间里有奇怪的味道?”

“奇怪个毛线,我们在他房间睡的。”

“睡?你们俩做了对不对!!”柳奋立马兴奋地说,“我下午看见南清晏,发现他在药店买了东西,我就猜到了!他晚上还买了梨汤,给你润嗓子的吧!”

夏煦很吃惊地看着柳奋:“你福尔摩斯转世吧。”

柳奋就绕着夏煦走了一圈。

夏煦:“干嘛?”

“我看小说里都说,一般受都起不来床啊,怎么做完了你还有力气拍一晚上戏,南神不行啊。”

他第一个反应也以为是在房间里被偷拍了。

带给他们的压力也最小。

柳奋见他神色不对,忙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否认是不可能了,蔡哥和红姐给出的方案就两个,一个是双方当事人都不回应,这也是大部分明星情侣被偷拍后的常见做法之一,还有一个方案就是公开承认恋情。

“好,我这就去他房间。”

夏煦:“……”

直到他看到视频那一刻,立马停了下来。

“视频现在在热搜上挂着呢,我问你一下,要不要撤,或者你问问南清晏,我等你们的决定。”祁红说。

“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他记得他和南清晏最多一天时间做了七次。

他拿着手机往外走,柳奋跟在他身后,打开热搜看了一眼,拉到第十八位,看到了【南清晏夏煦热吻】几个字。

也不知道夏煦和南清晏打算怎么回应,会不会回应。

他敲了好一会,南清晏才过来开门,头发湿漉漉的还滴着水,穿着白色的浴袍,看到他身后还站着柳奋,南清晏又提了一下领口:“怎么了?”

因为角度关系,看起来亲的还挺缠绵那种。

他心中热切而澎湃。

这俩人也太会秀了吧!!!

蔡哥语气也有些着急:“我给清晏打电话,没人接。他在你这儿么?”

看来没在害怕了,居然还能开玩笑。南清晏一愣,擦头发的手都停了下来:“你在哪看到的?”

“我们俩亲热被偷拍了。”夏煦说。

“他回他自己房间去了,估计在洗澡。”夏煦说。“有狗仔不知道怎么偷溜到墨城去了,偷拍到你们俩的视频,也没跟我们联系,就放到网上去了,现在都上上热搜了。你问问他打算怎么处理,热搜要不要撤。”蔡哥说。

“你真是欠收拾。”

“我也吓死了,看你脸色,我还以为你们俩在房间被偷拍了。”柳奋说。

夏煦顿时松了一口气:“卧槽,吓死我了。”

“十八岁是不是可以一天N次。”柳奋说,“我有个朋友最近交了个高中生男朋友,他说他都吃不消。”

“上热搜了。”夏煦语气缓慢,做凝重状说,“你有个心理准备。”

柳奋在旁边笑:“刚红姐和蔡哥都有电话过来,问你们俩的意见,你们赶紧开个电话会议吧,我先回避。”

柳奋看了看评论区,跟着心花怒放。

他只是和南清晏对视一眼,似乎就能明白南清晏的渴望。

祁红声音很激动:“你和南清晏怎么被偷拍了!”

“你去热搜上看看。有狗仔拍到你们俩的亲热视频了。”

如今娱乐圈最漂亮,人气最高的两个男偶像!!那真是内娱史上从未有过的现象级恋情了吧!

欺负网友看不懂是吧!

鉴于他们俩刚复合,未来不确定因素很多,蔡哥和红姐从经纪人的角度考虑,都认为第一种方案最好,恋爱默默地谈,不承认也不否认,将来真的有进一步发展的打算,再官宣也不晚。

一分钟后,南清晏看完热搜上的视频,看向夏煦。

他拍了一下夏煦的肩膀。夏煦一边走一边朝他手机上看。

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从兜里掏出手机,见是祁红打过来的。

他其实不是个低调安分的性格,他想谈轰轰烈烈世人皆知的恋爱。

柳奋退出,又看了看其他营销号转发的视频,都是同一个:“就这个。”

南清晏是想公开的,只是想尊重他的意见。

他打开热搜,热搜前几并没有他和南清晏的名字,他刚往下拉了一下,手机立马又响了起来。

“那咱们就公告天下。”南清晏的眼睛那样亮。

夏煦就点了一下头。

夏煦挂了电话,赶紧去看了一下热搜。

然后他就刷到了南清晏和夏煦的微博。

他比当事人还激动是怎么回事!

柳奋:“……!!”

关于他们俩的恋情,之前已经开过一次小型会议了,他们彼此达成共识,《暴君》杀青之前没有官宣的打算。现在突然被偷拍到,虽然他只是亲了夏煦的额头,可是从拍摄角度看,他们俩很像是在拥吻。

夏煦眯着眼说:“ 高中生的精力真的无穷无尽。”

夏煦抿着嘴唇:“怎么办,你的清白被我毁了。”

夏煦立马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红姐说我和南清晏亲热的时候被偷拍了。”

“你真的应该多出去见识见识,少看小说。”夏煦说着往沙发上一瘫:“不过我现在真的好累,真是不比十八岁了。”

柳奋一愣,憋住笑。

看到微博,他直接发出鸡叫。

视频热搜火速升到热一,后缀又很快变成了黑红色。

这一回是南清晏的经纪人蔡哥打过来的。

和南清晏一样。

只见南清晏和夏煦都发了同样的微博,并互相艾特了对方。

哦莫哦莫哦莫!

柳奋出去以后,他们就跟红姐和蔡哥一起开了个会。

他怎么不记得他有在摆渡车上和南清晏亲嘴??

下午见面一次,睡醒了一次,吃了晚饭又一次,半夜一次,早晨起来一次,上午又一次,中午出去吃饭,午睡完又一次。不过那次真是差点精尽人亡,别说他,南清晏说他回去的时候腿都有点发软。

真是非常青春的回忆。

夏煦以为是拍到了下午他们在房里的亲热视频,吓得脸色都白了。他努力回忆了一下,他们确实没有拉卧室的窗帘,因为南清晏卧室的窗户正对着青雾山方向,不是连绵的屋檐就是山,视野开阔。

可是他懂诶!!!

他躺在沙发上,眯着眼笑了一下。

那一刻他大脑都是空白的,走路的腿都是软的。

夏煦心跳剧烈,看着头发还湿漉漉的南清晏。南清晏的浴袍松垮,露出白皙的脖颈,五官年轻而俊美。

视频看到底,他问:“就这个?”

“你要公开么?”南清晏看向夏煦。

夏煦笑了一下,吁了口气,敲响了南清晏的房门。

视频上黑胧胧的,是一辆摆渡车,等到车子行驶到路灯底下的时候,镜头拉近,模糊的光影里,看到南清晏在亲他。

他们如果官宣,微博会瘫痪吧?

这真的是很锤的恋情证据了。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