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七零年代做极品7合一被知青骗婚拐卖)(1 / 1)

付爸付妈这回吓坏了, 急忙叫人拉着容萱不让她走,谁知容萱惊慌失措地大喊“救命”,把左邻右舍都给喊出来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容萱叫道:“他们不让我回家, 快救救我。”

两个老太太一把拉过容萱, 把人挡在后头,眉头皱得死紧质问付家人干啥。

付妈又尴尬又着急, “不是, 她跟付超吵架, 一个人买票就要走,那能让她走吗?这么老远多危险啊?咱邻里邻居的, 你们还不知道我吗?我能对她干啥?”

容萱从老太太身后冒出头道:“那可不一定,今天你还在背后骂我了呢,你家一帮人围着我跟批.斗大会似的,咋地我给付超求个表彰还求错了?合着他压根没想留村,全是骗我的?那他跟我处对象是不是就看上我爸是大队长了?想让我爸给他走后门啊?

我告诉你们做梦!我爸光明磊落绝对不给他走后门, 他算计这条路是算错了!”

付爸急得表情都变了, 忙说:“孩子你可误会了, 小超今天还说要留村里跟你结婚呢, 你看你咋总琢磨这些事呢?大伙儿就是跟你处不太好,说道说道, 一家人不就这样吗?咋还想歪了呢?”

容萱冷笑道:“我可没想歪, 付超他妈背地里告诉他以后别跟我过, 那不就是想利用玩我爸再把我抛弃了吗?都是女人, 我真没想到有这么恶毒的人, 想过我被他抛弃之后的下场吗?

还有大嫂、大姐, 口口声声说别人家儿媳妇咋好咋好,让我跟着学, 把家里活全包了还要做小活儿挣钱,真逗,她们自个儿做到了吗?大哥姐夫还说付超留村里就是倒插门,上门女婿。知青下乡是国家政策,他不想留也得留,谁能让他回城啊?你们还给他打听工作,咋地,有路子能把他弄回来啊?你们也不怕被人举报!”

这次连付妈脸色都白了,以前被人举报游街送农场改造的事多得很,她还都记着呢,可被容萱这厉害的嘴给吓死了,忙跟邻居解释:“你们别听她瞎说,她就是误会我们了,想太多了,成天寻思有人要害她呢,忒厉害。”

几个邻居互相看看,“见着这姑娘好几天了,还是头回看她这么厉害,那些话你们是说没说吧?说了还有啥好误会的?儿媳妇应该咋当这话也就唬弄唬弄新媳妇,谁还不是从媳妇过来的了?你们愿意天天伺候一大家子啊?这不欺负人吗?”

别的敏感话题,邻居都没说,但不说不代表他们心里不想。以后有人开始琢磨付家到底有什么门路了,感觉付家的思想作风也不太对头,要是去举报的话,能不能得啥好处之类的。

反正有邻居们帮忙,容萱顺利背着大包小包上了火车,临走还热情地和邻居笑着摆手,让邻居心里感慨这是多好一个姑娘啊,老付家不惜福。

付超天黑后回家,以为能看到容萱气势弱下来,老实一点,谁知一回家就见家里安安静静的,所有人表情都很难看,一问才知道,容萱竟然回村了!

付超顿时就急了,这不是把宋队长得罪了吗?直接就相当于把大溪村的人都得罪了啊!万一容萱在半路上再出点事,他真的这辈子都完了。

付超气得对着付家人一通数落,“你们这么多人拦不住一个小姑娘?还能让她啥都往外说,你们是不想我好了啊?你们就算不帮我,能不能别给我拖后腿?看你们把事儿弄成啥样了?”

付姐夫气道:“要不是你不见人影,能出这些事吗?你明知道宋容萱生气了也不去追,最后出事赖我们?”

付超横道:“你闭嘴吧,要不是你们昨天没托上人,我今天至于自己跑一天?我在外头求爷爷告奶奶地当孙子,就让你们看着点小姑娘你们都看不住,你们还能干啥?”

这话说得付大哥都不乐意了,“合着我昨天请假帮你忙前忙后,还帮出毛病来了?还遭你嫌弃了?对,我是没用,托不着人还看不住个小姑娘,你有本事别靠我,别用我挣的钱去打点!我是你哥,是老大,知道不?爹妈老了还要跟着我呢,要不是为了兄弟情,我至于跟你这么折腾?你一点不领情跟白眼狼有啥区别?”

付大嫂在旁边帮腔,“他就是个白眼狼,早知道还不如让他在乡下待着呢,就不该回来探亲弄这些事,瞅瞅咱家教他整的乌烟瘴气的,晦气!”

“你说谁呢!”几个人火气全冒上来,瞬间打到了一起,把桌上的水壶都砸了。积压这么多天的憋屈,此刻全都发泄了出来,只不过那个让他们憋屈的人早就走远了,他们将全部的怒气都发泄到了家人身上。

宋容萱一直看着容萱挤火车,请人帮忙放行李,坐下吃完了馅饼,才消除一点紧张,崇拜道:【你好厉害啊,一个人就敢走远门,看见谁都不害怕。】

容萱告诉她,【几十年后的社会安全很多,一个人出行是常态,一点都不可怕,像省会到老家这段距离,两个小时就能到。我从那个时候来,见过了那样的世界,知道了很多坏人做事的手段,知道了怎么防备,自然就不害怕。】

容萱扫了一眼车厢里,告诉宋容萱远处有两个人是一伙的,八成是小偷。又告诉她过来要饭的一个残疾人是装的,其实走路比正常人还快。

她去别的车厢买饭时,还看到一个小婴儿哭闹不久就沉睡了,很不正常,极有可能是人贩子。

容萱写了字条,神不知鬼不觉地塞到列车员口袋里,上面写清楚了几车厢几号座有什么可疑,半个小时后就听那边闹腾起来了,列车员和乘警成功抓到了好几个人!

宋容萱兴奋道:【抓住了!真的抓住了!你猜得好准啊,他们真是坏人!】她难以抑制激动的情绪,又有些后怕,【这些人看面相都很善良,要是他们来骗我,我肯定会上当,太吓人了,我以后也要举报他们!】

容萱说道:【我只是给你看看一个人在外,有时候不止不危险,还可以救别人。见义勇为、行侠仗义,也是一种活法。但不希望你这么做,一旦被人知道了是你举报的,很可能会有人来报复你,防不胜防。没有绝对的把握之前,安全最重要。】

宋容萱一愣,【我……像你在付家那样,我也学不来,我是不是很没用?】

【当然不是,本来就不是让你学的,只是想让你知道,遇到恶人比他更恶,就能压下他的气焰。当然也有可能遇到疯子,厉害点反而会刺激对方做出过激的事。最简单的做法就是,相信自己的直觉,觉得有一点点不对,就立刻远离,宁远猜错误会了对方,也要保证安全第一。】

宋容萱迟疑道:【上辈子,有好几次我都觉得付超不对劲,付家的人让我很不舒服,可我总是怀疑自己是乡下人,不懂他们城里人的生活,最后……】

【没错,所以我就想让你相信,怎么活都是你自己走的路,不要因为别人说三道四指指点点就怀疑自己,只要你觉得不舒服、不对劲,就离他们远点。人活一辈子,还不能活得痛快点了?】

系统悄悄给容萱传音,【萱姐,你这么教她不怕教歪了啊?那坏人坚持自己的路就更坏了。】

容萱好笑道:【因材施教,你看她的样子像能歪的样吗?七零年的这个小姑娘太单纯了,还受环境影响觉得女人低男人一头,觉得嫁人应该怎样怎样,就要这样教她,她才能活出自己真正的性格。】

宋容萱因为她这些话陷入沉思,很久之后才问了这几天一直困扰她的问题,【萱姐,付超嘴里一句真话都没有过吗?他总说在城里能过好日子,也是骗我的吗?那我、我想和家人进城还有意义吗?】

【这句不是骗人,你看到城里是什么样了,可能因为平时不怎么买东西,觉得城里那些好都和自己没关系,其实不是。生病在省会看病误诊概率小,容易治好。

想看电影有电影院,不用等很久才等来人在空地放个不清楚的电影。能干的话进工厂升职真的可能当厂长,还有当老师也比在村里更体面更稳定,更有机会升做主任校长。读书遇到的老师学问更高,教得更好,更有机会成材。想要什么东西在这里都能买到,还有特意建设的公园能让人放松心情。

这些所有的一切包围在你周围,就能让你更容易身心愉悦,意外地获得更多机会。当然也要看人的性格,有人在大城市想去哪半天到不了就烦躁,就喜欢小地方干什么都方便,也有人不喜欢大城市人与人之间冷漠,喜欢老家邻居亲如一家,还有人不喜欢城里的房子,喜欢老家宽敞的房子园子菜地。

好不好看谁过,也不是只看钱多钱少,你要自己体验过,对比过,才知道好不好。】

宋容萱第一次见容萱说这么多话,她有种直觉,觉得容萱平时一定是个干脆利落的人,是不爱说这么多话的,容萱说这么多只是因为她不懂,所以容萱像个大姐姐一样耐心地讲给她听。

宋容萱也是第一次好期盼见到几十年后的社会,那时候的女孩子是不是都像萱姐这么厉害、这么好?她有些羡慕那个时代的女孩,幸好她还有机会见到。

出了这个院子,关于付家的二三事已经传遍全村,知青点的知青们也听了一耳朵,都很惊讶又觉得理所当然。他们都是从城里来的,有的城里人就是看不起乡下人,没有理由,不管乡下人是个多优秀的人,他们有城里户口就觉得高高在上。可能容萱倒霉就遇上了这么一家人。

容萱就腼腆矜持地同人聊天,慢慢和周围一圈的人都搭上话了,只是关于她的个人信息一点没露,全是临时瞎编的,还和人聊得挺欢。

容萱突然感受到宋容萱那股变强的生命力,不禁笑了,她想她在因材施教这条路上,走得还不错。

不得不说,付超很有小聪明,也很会避重就轻,很会说话。但宋队长不管这些啊,他只在乎自家闺女,不管啥理由,付超让他闺女受了天大的委屈就是事实,他现在看付超一万个不顺眼,要是付超在跟前,他都能直接动手。

他们是想拿宋容萱当个垫脚石的,怎么宋容萱这边还出问题了?她现在只能期盼付超那边能抓住这次机会,把所有的事办好。在乡下的日子实在太苦了,她一天都不想多待,她想回城啊。

宋容萱小声说了句:【我感觉……要是你去行骗的话,肯定百试百灵。】

等容萱好好睡了一觉,“平复了情绪”,就开始给大家分她买的那些礼物,还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看见有几位老师,都是很好很好的人,落魄得只剩些课本试题了,我就用钱跟他们买了,想着帮帮他们。这个以后从我工分里扣吧,算我自己的。”

一家子人围在一起,听容萱讲她在省会的所见所闻,就连在火车上遇到的那些事也让他们听得津津有味。有时候快乐就是这么简单,就这样聊着,一家人嗑着瓜子,就能欢声笑语一整天。

容萱顺势笑道:“就当这次是长见识了,反正我跟付超也没处多久,黄了就黄了,以后不提他了。我跟你们说,省会真跟咱们这的镇上不一样,街上可好看了……”

“对!不能饶了他,这不就是欺负人吗?”乡亲们义愤填膺,还没见着付超的面,就已经完全偏向容萱这边了。

那边付超给宋队长紧急发了个电报,但想也知道没用,这已经晚上了,容萱天亮就会到家,而电报要等天亮去通知宋队长,说不定比容萱到家的时间还晚。只是他没办法,怕宋队长找他算账,还必须在电报里说清楚怎么误会了,字数那么多,又花了不少钱。

容萱挑了挑嘴角:【不稀罕,起码我认识的那几个正道之光,都只是道貌岸然的无耻之辈。还不如我和我爹爹光明磊落。】

付妈把五百块钱给他的时候,手都在抖,一直攥着钱问他:“能行吗?真能行啊?”

宋家院子里闹腾好半天才消停,大家各回各家还在议论容萱和付超的事。虽然也有个别人看笑话,笑容萱想攀城里婆家没攀上,但笑归笑,讨厌的还是付超那家人,谁让他们瞧不起乡下人了?

“可不是吗,不知道他咋回事,吹牛吹得厉害,把人带出去几天让人受了那么大委屈,看他回来咋跟宋队长解释。”

宋妈气坏了,“啥玩意?平时看着人模狗样的,咋能这么欺负人呢?闺女别怕,等他回来让你爸给你出气,他要敢不回来,直接把他送农场改造去!”

倒是他们都很惊讶付超怎么没有在村里那么靠谱了?之前看付超的样子,还以为付超的父母是那种知书达理很有教养的人,没想到也这么势利眼。

还有人抱怨:“一有知青干什么不好的事,就能影响咱所有知青。付超没事探什么亲啊?这往后老乡们看见咱们肯定都不热乎了。”

容萱下火车直接雇了一辆驴车把她送回村,才刚到村口呢,就有人看见她了,惊讶道:“这不宋家闺女吗?从省会回来啦?诶?付超呢?咋就你自己一个人呢?”

“不试试永远都不行!”付超一把抢过钱,黑着脸回屋,只不过这一晚又是个失眠夜。

所以宋队长直接把电报撕掉扔了,没好气地跟三个儿子说,“以后别让付超接近萱萱,他们家看不上萱萱,咱们还看不上他呢,啥玩意!”

容萱是肯定不会劝谁的,做任务归做任务,她分得清,只有自己选择的人生才能高兴地走下去。她只会做给她们看,让委托者看到人生还能怎样活,她们在意的那些执念一点都不重要,慢慢来,她们自然会在某一天发现她们想走的路。

容萱笑起来,她一个魔修,骗点人还真算不上什么事,但这些委托者都是生活在法治社会的小姑娘啊,当然不能教她们了。

系统怕她想起那些悲惨的事,连忙转移话题,和她讨论将来应该让宋容萱走什么路线,做些什么。是抓住经济的春风带大家暴富呢,还是熟门熟路当明星,又或者嫁入豪门当少奶奶。

宋容萱的三个哥哥自然立刻应了,他们比谁都生气,心里一股火憋着,就等付超回来呢。

宋大嫂第一个挥手道:“扣啥扣,多大点事,咱做好事是积德,正好你拿着教教几个孩子读书,挺好。”

宋容萱看到他们的反应,心道就算付超回来说她坏话,大家伙也不会信了,先入为主的印象,付超说出花来也不管用。

等容萱回到家,立马抱住宋妈,哽咽道:“我不跟付超处了,我从他家跑出去他都没来追我,我买完票回去收拾东西的时候,他都没在家,见同学都比我重要,我看错他了!”

容萱想都没想就说:【让她自己选择,这是她的人生。】

附近有人看见她在看书,搭话问她:“还是学生啊?”

“那叫气质,就是看着舒坦。”宋妈笑说了一句,搂住容萱夸她,“我闺女可长大了,出去一趟给咱买这么多好东西,大气!哎呦也是去过省会长过见识的人了,往后肯定错不了。”

宋二嫂也跟着表态,“咱家萱萱心地好,以后肯定有好报,你挣的自个儿留着买个头花啥的,平时没事就看看书,我看那些读书多的姑娘都可好看了。”

她告诉宋容萱,【防人之心不可无,不要觉得老幼孕妇就一定是好人,坏人看的是本质不是身份外形。至于我为什么要和他们搭话,人都好面子,我和他们聊了半天,要是之后他们看见我遇到什么事,大概率是会上来帮忙或者报警的,多一层保障。】

“就是,这么多知青结婚也就是给家里写信说一声,他还特意带回去探亲,这下黄了吧?说起来也是付超不对,宋容萱都回村一天了,他还没回来呢,太不应该了吧?”

一路上有人看见就凑上来,容萱就一直诉苦,听得乡亲们越来越气,就算在乡下家家户户的儿媳妇都干活,也不用干全家的活啊,老付家这么说,不就是看不起农村人,一家子欺负容萱一个吗?这和看不起他们大溪村有啥区别?一下子所有人都来火了!

后来宋队长收到了电报,皱眉看完付超发的电报,话里话外都是诚恳地道歉,说家里一心让他回城说话重了,他好兄弟出车祸喊他去救人才没来得及哄容萱,拜托家里人找半天也没找着人,最后容萱气得骂了他们一顿回村了云云。

这次下乡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还有机会再回来了,付家人办事又办不明白,付超气得要命,只觉得他们一个个就会拖后腿,干脆决定冒着得罪宋家的风险晚一天回村,抓紧时间再送送礼,托托人,那五百块准备买工作的钱都送出去,就不信回不来。只要能回城,工作还不是早晚的事吗?

曲婷听到他们的话,一直没吭声,心里却开始打鼓了。她才是付超真正的对象,只有她知道付超这次回去是为了托关系回城,等顺利调回档案当上工人,再想办法把她弄回去,他们的未来就妥了。

容萱委屈道:“别提了!他们家人全都欺负我,天天在我耳边念叨别人家媳妇干多少活、挣多少钱,是咋伺候一大家子人的,那是干啥呀,要把我当奴隶使唤啊?付超就会打马虎眼,我好不容易帮付超求到个区里的表彰,省会的区啊,比咱村都大,结果他家人把我好一顿骂,整了半天惦记让付超回城呢。他要是回城跟我处对象干啥?这不是骗人吗?”

围上来的人越来越多了,有两个婶子赶紧上前安慰容萱,又招呼人帮着把她的行李拿下来,一块儿送她回宋家。

系统打趣她说:【萱姐你做完所有任务之后,是不是就能脱离魔界,成为正道之光了?】

容萱在火车上也没睡,她教宋容萱怎么防备危险、辨别坏人,后来又翻出一本语文课本,和宋容萱一起背课文。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