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要试一下么?)(1 / 1)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唐淼平时的表情太过平淡, 倒是很少有这样生动的时候。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就是在大排档的时候,你记不记得我跟林烨说, 我在音乐节入场的时候, 和几个女孩在野餐毯上玩儿UNO。”唐淼问。

这是在大排档一开始的时候。齐远和吉邦去点菜了, 留下了贺啸和林烨。林烨在给她倒了水后,和她闲聊了几句音乐节上的事情。

贺啸没有参与太多。虽然没有参与, 但他们的聊天内容他都听到了, 并且记得。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我当时和林烨说,我们在玩儿UNO的时候聊了一些乐队的事情,还聊到了林烨。林烨问我,我们聊的什么。”唐淼笑着说。

“我说我们聊他长得帅, 聊他的手好看。”

“其实不是。”唐淼说。她眼睛落在贺啸的身上,笑盈盈的,“我们当时是在聊贝斯手, 所以聊到了林烨。而之所以聊贝斯手,是我们中有一个女孩睡过很多乐手。”

“她说乐手里贝斯手的活儿是最好的。”唐淼说。

唐淼说完, 贺啸望着她的眸光一动未动。他并没有因为她突然的狂言而觉得惊奇, 倒像是预料到了她会如此大胆,反而在她说完后, 并没有什么表情变化。只是在她说着的时候, 眸色比先前更为深沉了些。

而聊到了这里, 唐淼望着沉静的贺啸, 把当时聊天的其他内容也告诉了贺啸。

“但是当时那个女孩说, 如果要睡呼啸而过的乐手的话, 她不睡林烨。”唐淼道。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然后不光那个女孩子,后来在野餐毯上的其他女孩子, 也说想睡你。”唐淼说。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而在她说完后,贺啸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灯光下,他的眼神依然沉静。他的眼睛,像是月夜下一望无垠又毫无波澜的海。

他看着她,看了一会儿后,问道。

“你呢?”

唐淼眼睛动了动。

“你想睡么?”贺啸问。

既然是野餐毯上的女孩子都想睡他,而当时唐淼也是在野餐毯上坐着的,她也是野餐毯上的女孩中的一员。

贺啸问完,唐淼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他。在贺啸问着她这个问题的时候,她脸上的笑容已经收敛。而在目不转睛地看着贺啸,看了那么一会儿后,唐淼又笑了起来。

“想。”唐淼说。

贺啸的目光没变。

唐淼在回答完了贺啸这个问题后,有了种豁出去的孤勇。她像是比刚才更大胆了些,她甚至坐在那里,抬眼打量起贺啸来。

没人不会想睡他。

他有着年轻强健的□□,有着俊美精致的五官,有着清澈低沉的嗓音,他像是件艺术品,而与这个艺术品的水乳交融,应该能让人达到前所未有的生理上的欲望的满足和高潮。

甚至说,就像现在这样,贺啸什么都不用做,他只需要坐在那里,只需要看着你,他的眼神就能与你的身体产生荷尔蒙反应。

唐淼没有经历过那样的事情。

但是虽然没有经历过,她却是知道并且能产生生理反应的。

这是男人女人成熟后,最基本的生理需求,就和吃饭喝水一样。虽然没有做过,但是唐淼会有这方面的向往。

而贺啸能让她产生这方面的向往。

不管是现在坐在她面前的贺啸,还是晚上在音乐节舞台上演出的贺啸,不管是那天在归途坐在她身边陪着她玩儿游戏的贺啸,还是说一开始她在惊慌失措中敲开门后看到的只穿了一条长裤的贺啸。

女人对男人的生理渴望是在目光所及之后产生的本能。

即使唐淼没有和贺啸这么熟悉,即使她没有搬到他家隔壁,只是偶尔在屏幕上或者哪里看到他的表演视频,或许她也会在无人的时候有所肖想。

但也只是肖想而已。

正是因为如此,唐淼才能在聊到这个话题,在贺啸问她的时候,这样说出来。甚至有些坦荡。

如果女人在男人没有问的时候,直接说出来,算是一种骚扰。但是如果是对方问出来,她做的回答的话,倒也还好。

而在她做出回答后,显然贺啸并没有认为被她冒犯到。他看着她,神情依然平静,问了她一句。

“那为什么不做?”

这下倒是让唐淼怔住了。

那个野性的,冰冷的,带着些警惕的贺啸。

就在唐淼刚才看向他的那一瞬间,她恍然像是看到了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她看到的那个贺啸。

她坐在被沙发和贺啸的气息包围的狭窄空间里,重新仰头看向了他。

因为看他看得过于出神,她的唇甚至都微微张开了些。

自由散漫,桀骜不羁,只是后来两人成为了邻居,在日常的交往中,他禁锢了他的兽性,让他看上去只是清冷了些,但是善良包容。

她只是回答了贺啸这个问题。

唐淼喉头一动。

贺啸望着她已经收敛了笑意的眼神,他安静地看着她,说。

“要试一下么?”贺啸问。

他本来就像是一头野兽。

唐淼在下意识间,收回了她的目光。

而在她说完这句话后,贺啸注视着她的目光依然没有离开。他就那样看着她,在听了她的回答后,道。

她的脑海里还回荡着贺啸刚才说的话。她原本就反应迟缓,但是也并不是不反应,而在她迟缓的反应完后,她的脑子里乱成了一团。

他甚至就着这个话题,问了她一个问题。

贺啸站了起来。

唐淼眼睫颤动的同时,被这句话震慑地眨了眨眼。

在他的目光朝着她拉近时,他已经从自己的沙发上站了起来。他身高很高,要想和她平视,他需要俯下身来。

唐淼不知道贺啸为什么会问出这个问题来。因为正常来说,不做才是正常的。就他们刚才谈的事情而言,就像是湖面上的雾一样,也只是短暂存在,不光摸不着,很快也会看不见。

那为什么不做?

在她看着他时,贺啸也在垂眸看着她。房间里的灯光很柔和,他的睫毛浓密而细长,在垂落目光时,睫毛形成了一道暗影,落在了他瞳色浅淡的眼睛里,让他的眼睛都变得漆黑,唐淼甚至能在他漆黑的瞳仁里看到她的倒影。

几乎是在一瞬间,唐淼就被他的气息包裹了。

“姐姐。”

而两人在这个问题的交流一开始,是从乐迷对乐手的角度出发,延展到普通的女性对男性。

而在她收回目光的同时,贺啸黏连在她视线中的目光却随着她目光的收回而追随,他的目光朝着她拉近,就那样又重新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

但是他好像又和平时不一样。

那股燥热先是在她的心口滋生,而后沿着她的血管在全身蔓延,甚至连她的皮肤都有些热得发烫,让她的心脏都跳得有些不规律了起来。

“你又没尝试过。”

而在俯下身来时,他的双手支撑在了她沙发扶手的两侧。他修长有力的手臂展开,袒露出他年轻结实的胸膛,他像是展开羽翼的鹰,就这样将她圈固在了他的怀里。

她像是真的被他震住了。她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更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坐在沙发上,在听完他说的这句话后,仰着头看着他。

在贺啸询问她这个问题之前,唐淼从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的答案。因为这个问题根本不需要答案,因为这个问题的意志并不在她这边,答案并不以她的意志来决定。

她原本就很热。

唐淼确实是被震住了。

“你怎么知道?”

而贺啸从来不是一个隐忍和被动的人。

大家都是成年人,简单这样聊两句,好像也没什么。这个话题结束后,笑笑也就过去了。但是在唐淼以为贺啸会让这个话题结束的时候,贺啸没有让这个话题结束。

贺啸的目光从她明润的双眼,沿着她的鼻梁,流落在了她的唇边。他看了一眼她微张的唇,而后收回了目光。

唐淼看着贺啸的眼睛又是一动。

刚才喝了一瓶冰镇矿泉水,好歹将那燥热压下去了些。而伴随着贺啸说的话,伴随着她脑子乱成一团,那被冰镇矿泉水压下去的燥热也一并重新翻涌了上来。

她今天喝了很多水。除去一开始喝的那瓶,后来拿的那瓶冰镇矿泉水也被她全都喝光了。喝了这么多水,让她的唇看上去比平时都更为湿润饱满了些。

贺啸问完这句话后,他的神情依然没什么变化。他低头望着怀里因为他的话而睁大双眸和他对视的唐淼,看了一会儿后,贺啸屈起双臂,身体朝着她拉近,贴在她的耳侧叫了一声。

或许不需要贺啸的话,她也足够乱成一团了。

唐淼在贺啸问完后,意识迟钝了那么半晌,原本今天这么晚,她的意识就是迟钝的,再加上这个问题,让她迟钝到脑子像是根本不会转了。

而在她这样着的时候,对面贺啸依然只是望着她。他的目光和往常一样,那么平静深邃,她甚至从他的目光中看不到任何他的情绪表露出来。

“因为你不愿意。”

所以这个话题从一开始像是她在循循善诱,但是到了现在,贺啸已经完全掌握了主动性。他一开始的隐忍和被动,像是猎豹在擒食猎物前的逗弄。他姿态高傲狂妄,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在他的掌心翻涌。

唐淼退无可退。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