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帝城遗迹(南嘉鱼迟早我会将你错过)(1 / 1)

第四十九章

数日后, 便到了南嘉鱼前去书法、琴道考核的时间。

南嘉鱼和苏砚一同前去试炼堂参与考核,等他们到的时候,便看见了等候在试炼堂外的留白。

“小师叔, 苏师弟。”留白看见他们二人, 笑着叫道。

南嘉鱼看着他, 好奇问道:“你和陈煜谈的如何了?”

“我们已经和好了。”留白脸上的笑容比起前几日更加明朗,没有之前的愁绪阴郁,看样子似乎心结开解了,“我将事情的真相告诉了他,陈煜在知道这一切之后决定尊重他师父的遗愿,暂且将琴道传承放在我这里,待到他满足条件有资格后再来取走它。在此之前,他会努力去打破自身的局限。”

南嘉鱼听后说道:“这也算是皆大欢喜吧!”

“所以那个幕后主使者, 你有头绪了吗?”她问道。

提及这个, 留白皱了皱眉头, “我和陈煜对此都毫无头绪。”

南嘉鱼:所以你两都是仇人太多, 不知道是谁干的?

“虽说我与陈煜结仇不少,但确实想不到会有谁如此深仇大恨, 做出这等事情。”留白叹气道, 修士间结仇有怨大都是打一场分个胜负,搞这些肮脏的隐瞒诡计陷害,他确实想不出有谁会这样做。

南嘉鱼看着他神色,说道:“想不出那就算了吧, 反正这事已经结束了。你也陈煜也解开了误会, 也算是一桩好事。”

“嗯。”留白应声道, 神色舒展,他看着面前南嘉鱼关切问道:“一会的考核, 小师叔可有把握。”

一提到这个,南嘉鱼脸上的笑容就凝固了几分,“把握这种东西,在成绩没出来之前,谁也说不好。”

留白一听就了然,他鼓励道:“小师叔加油!”

一旁苏砚看着她道:“你只要如常发挥,问题不大。”

“这不就是怕有意外吗,考试的事情谁说的准呢!”南嘉鱼叹气说道,这种恍若回到了当年高考时候的心情,真是……没想到,她都换了个世界还要再重新体会一把。

“不要害怕失败。”苏砚说道,“恐惧会使人软弱。”

南嘉鱼睨他一眼,“你根本不懂我的心情。”

“那确实不懂。”苏砚诚实回道,“我从未有过这方面的担忧。”

南嘉鱼:……

就好气哦!

这就是来自学神的鄙视吗?

“你也不必为此担忧。”苏砚看着她,说道:“你是我一手教出来的,你的能力我清楚,我从不做无意义的事情。”

“有被安慰到,谢谢你砚砚。”南嘉鱼说道,“那我去了。”

“去吧。”

苏砚目送她进去试炼堂。

试炼堂内。

主审书法的道君看见南嘉鱼顿时笑了,“这不是陆沉师叔说的书法绝艳世间难寻的南师妹吗?”

闻言南嘉鱼脸顿时红了,陆沉道君他瞎,还有谁不知道吗?

“那么便请南师妹写副字吧。”主审道君说道。

虽然先前有所紧张,但真正到了考试的时候反倒是冷静了下来,南嘉鱼手持笔,沉心静气,在雪白的宣纸上缓缓写道,“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

待笔墨干了之后,她呈上给诸位主审道君评审。

“南师妹这半年进步不少啊!”主审道君笑着说道,“看来是下了狠功夫,我的评价是,优秀!”

……

……

最没把握的书法过了,南嘉鱼整个人轻快极了,接下来的琴道她稳操胜券,倒没什么可担心的。

一盏茶的时间后,南嘉鱼从琴道的考核室内出来。

出来的时候,脸上洋溢着笑容。

等候在外面的苏砚一看见她脸上的笑容就知道了结果,“恭喜小师叔。”

南嘉鱼明明心下也高兴的不行,但嘴上还是假惺惺说道:“现在说这些还太早了,还有最后一门呢!”

“以小师叔的天资,这最后一门也不算什么。”一旁留白说道,他这话倒不是奉承,而是真心这么觉得,在他接手南嘉鱼的琴艺课的时候,她还是个对琴道一窍不通的初学者,结果如今的琴艺连陈煜都大为赞誉。

“我真是有些后悔了。”留白道。

南嘉鱼看着他,问道:“后悔什么?”

“后悔那日错过了小师叔的琴。”留白回道,“真想听一听。”那被陈煜赞不绝口称之为绝音的琴曲。

南嘉鱼闻言只是笑了下,什么也未说。

“对了。”留白忽地道,他看着南嘉鱼神色认真,郑重道:“日后小师叔莫要去妙音阁,遇见妙音阁的修士也离远些。”

南嘉鱼:????

“为何。”她奇怪问道。

然而留白却不肯多说半句,只是道:“总之,小师叔离他们远些就是!”

南嘉鱼:……

你这样话说一半留一半,会被人打的好吗!

一旁的苏砚闻言,脸上神色若有所思。

他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但他不说。

——

考核结束之后,留白与南嘉鱼、苏砚告辞。

南嘉鱼和苏砚朝白鹭峰走去,“接下来就只剩下最后的画道了。”她说道,“砚砚,我的画道请哪个老师来教呢?”

“我来教你吧。”苏砚说道。

闻言南嘉鱼目光惊奇看着他,“你不是说你不通画道吗?”

苏砚:那是骗你的。

“不算擅长,但教你应付门中考核的话还是足以的。”苏砚面不改色道。

南嘉鱼目光盯着他半响,“算了。”

就不和他计较他先前忽悠她的事情了。

“是什么让你改变了主意?”她比较好奇这个。

“不过是找个人来教你琴道,也能生出这般事端。”苏砚叹了口气道,“罢了,还是由我来教你吧。”

南嘉鱼听后看着他眨了眨眼睛,“也行。”

……

……

事实证明,南嘉鱼学画比学琴快多了。

“因为我从前学过画画吧。”她说道,“只是后来没学了,时隔多年再次拿起画笔,感觉还不赖!”

“小师叔或许可再学学其他,或许亦会发觉意外的天赋。”苏砚建议道。

“那还是算了吧!”南嘉鱼对此敬谢不敏,谁想给自己加课呢!嫌作业不够多吗?学分修够了就行了,坚决不给自己加课业。

学画比南嘉鱼想象的更为顺利,她只学了一个月就去参与画道考核了。

结果,顺利通过。

“感谢我爸妈!”从画道考核室出来之后,南嘉鱼对苏砚感慨说道:“小学的时候我妈就给我报了画画班,用她的话说就是万一我以后不会读书还能学个艺术考个大学,不至于没书读。我学了蛮多年的画,直到高中课业繁重才没再学的。”

苏砚看着她。

她脸上露出怀念神色,“其实我也挺喜欢画画的,不然不会学那么多年。”

这是南嘉鱼第一次提起她的过去,苏砚静静听着没有说话。

“算了,不提这些。”南嘉鱼脸上浮现笑容,对着苏砚说道:“砚砚还记得你的承诺吗?”

“说好的我通过了六艺考核,砚砚你就跳舞给我看!”她一脸兴致勃勃,眼神期待看着他。

苏砚原本想说,我没答应只是考虑。

但是想起她方才的表情,顿了顿,说道:“好。”

“那就去红枫苑吧,现在枫叶红了,正适合赏景呢!”南嘉鱼笑弯了眉眼。

苏砚对此没有意见。

红枫苑。

枫叶红似火,灼灼艳艳。

更艳的是枫叶树下的人。

少年郎,烈如骄阳,眉目灼灼。

一手舞剑,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应如是,美人如玉剑如虹。

南嘉鱼倚栏而坐,看着前方红枫下起舞的少年剑修,弯了弯唇角。

————

通过了宗门六艺考核后,南嘉鱼着实是轻松了好一阵子,悠哉悠哉好不快乐。

她甚至有闲心在落霞坡散步,落霞坡是白鹭峰知名经典,这里日落时分的晚霞灿烂绚丽美不胜收,不少弟子都喜欢前来追云。南嘉鱼最近也加入了追云一党,每日傍晚准时前去落霞坡追云观霞。

“小师叔!”

这日南嘉鱼和往常一样在落霞坡散步欣赏晚霞,忽地听到一声叫。

她回头看去,见是一位面生的青年。

“你是?”南嘉鱼看着他,疑惑道。

青年说道:“小师叔,我是灵龟峰弟子岫玉。”

岫玉?

这个名字有点熟,好像在哪里听过。

“原本裴师伯祖是想要让我教小师叔修行道法,后来苏师弟有事寻我,那日我没空去便让苏师弟替我去了。”岫玉提醒她道。

哦!

想起来了!

南嘉鱼一下就想起来他是谁了,原来是她和苏砚的介绍人啊!

“是岫玉师侄啊!”南嘉鱼打招呼道,顺口说了句,“你也是来落霞坡散步的吗?”

“只是路过而已。”岫玉说道。

他看着南嘉鱼笑了下,然后道:“那日失约之后,我一直心存愧疚,不过好在还有机会弥补。”

闻言,南嘉鱼一脸莫名,“机会,什么机会?”

“小师叔不知道吗?”岫玉看着比她还惊讶,“苏师弟没和你说吗?他即将前去仙盟赴任,驻守剑帝城百年。”

闻言,南嘉鱼顿时愣住。

岫玉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心下一时也迟疑了,“莫非苏师弟当真没和你说?”

南嘉鱼很快的掩饰住自己的情绪,问道:“剑帝城?”

岫玉知道她初入修界不久,许多事情不知晓,便与她说道:“剑帝城是修界三大剑道圣地之一,最有名的便是剑帝遗迹。”

“剑帝城的第一任城主享有剑帝之名,他在飞升之际在剑帝城的一座万丈峭壁上留下了一道剑迹,他将毕生剑道剑意倾注于这一道剑意,留给后人观赏。”

“并且还留下了十二道剑门,天下剑修凡是能够闯过十二道剑门证明自身的剑道造诣实力,便可前往剑帝遗迹留下他们的剑迹,此后天下剑修皆以在剑帝遗迹留下剑迹为荣,凡是天下剑修莫不想闯过十二道剑门剑帝崖留名。”

“迄今为止,剑帝崖已有三百余道有名无名剑修的剑迹,是为天下剑修向往的圣地。”岫玉提起剑帝崖不免面露向往眼神发亮,“能闯过十二道剑门剑帝崖留名的剑修屈指可数,即便是不能在剑帝崖留下剑迹,能够前往剑帝崖一观古往今来剑帝剑仙们所留下的剑迹剑意,亦是莫大荣幸和机缘!没有哪个剑修能够拒绝这个!”

南嘉鱼听后神色平静,她问道:“这和苏砚有什么关系?”

“小师叔你这就有所不知了!”岫玉说道,“既然是剑帝遗迹,那是寻常人能见到的吗?想要进入剑帝遗迹观看古往今来剑帝剑仙们留下的剑迹只有两个办法,一是通过十二道剑门试炼,二是经剑帝城城主的首肯前往剑帝遗迹。”

“但迄今为止,无论是哪一种,都极难!”岫玉叹气,“毕竟那可是剑帝剑仙们留下的剑迹,寻常人岂能轻易观看。”

“除这三种外还有一种。”他又道,“不过这个办法极为特殊,仙盟每百年会轮换前去剑帝城仙盟分坛驻守的修士,剑帝城那个地方比较特殊,凡是去剑帝城驻守的仙盟修士都要待满百年,极少有人愿意去。所以,剑帝城的城主便承诺,凡是前去剑帝城驻守的仙盟修士都可前去剑帝崖一观。”

“这个承诺一出,无数剑修便争先恐后抢着去,但剑帝城仙盟分坛每百年也就招三个人驻守,所以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岫玉道,“多少人抢破头,这次剑帝城仙盟百年轮换,其中有个名额给了苏砚师弟。”

“苏师弟无论是名望还是资历都足够,也该是他。”岫玉对此倒没什么想法,“算算时间,下个月他就刚出发前往剑帝城了。”

南嘉鱼听后沉默。

“我知道了。”

许久之后,她对岫玉说道:“多谢告知。”

岫玉看着她的脸色,没敢吱声。

心想,苏师弟这是想什么?居然瞒着小师叔没告诉她。

另一边。

“你想好了?”裴献问下方的苏砚说道。

苏砚说道:“我想好了。”

“不后悔?”

“不后悔。”

——————

次日。

道室内,南嘉鱼趴在桌上,她将下巴搁在桌子上,脸上表情走着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过了一会,苏砚从外走进来。

他一进来,就看见了南嘉鱼这幅无精打采散漫丧气的模样,顿时皱了皱眉。

“砚砚。”南嘉鱼抬眸看着他,立马坐直了身体,语气轻快说道:“我在知味楼订了一桌席,等会我们一起去吧!”

苏砚疑惑道:“是有什么好事吗?”

“唔……”

南嘉鱼沉吟了下,然后爽快道:“是好事吧!”

“虽然原本打算给砚砚践行的,不过确实是好事没错。”她说道,唇角弯起脸上露出笑容。

苏砚脸上神色怔了下。

“等会早课结束了,我们去灵龟峰叫上莲莲一起吧!”南嘉鱼继续说道,“或许应该把留白一起叫上?人越多越热闹。”

“等等……”苏砚打断她的话,有些头疼的说道:“是谁和你说的?”

“是谁和我说的不重要的,还是说……”

南嘉鱼看着他,扯了下嘴角,“你不想让我知道?”

“……”

“为什么不告诉我?”南嘉鱼看着他问道。

她目光盯着他,等着他回答。

苏砚苦笑一声,说道:“我不是有意瞒着你,只是我还未想清楚,所以索性不说。”

结果没想到南嘉鱼还是知道了。

“想清楚什么?”南嘉鱼看着他问道。

“想清楚孰轻孰重。”苏砚说道。

南嘉鱼闻言静默了一会,她问道:“所以你想清楚了吗?”

“想清楚了。”苏砚看着她,坦然说道:“有些机会没了还有,但有些时光错过了便不复存在。”

“我回绝了这次机会。”

在裴献问他,“你想清楚了?当真不后悔?”

苏砚是如此说道:“我想的很清楚,剑帝崖是天下所有剑修梦寐以求的圣地,我也不例外。但我所求是通过十二道剑门试炼,循着前辈们的足迹前往剑帝崖,一睹昔年剑帝剑仙遗迹风采,留下自身剑迹!”

“我相信我能够做到,若是无此魄力胆量,谈何剑修?”苏砚满脸的骄傲自信,眸中的光亮如剑光,锋芒毕露。

“所以这次机会容我拒绝,虽然可惜但并不遗憾。”

裴献看着他,那双眼睛恍若洞察一切,淡淡道:“说真话。”

“……”

苏砚心下苦笑一声,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他。

“前往剑帝遗迹的机会不止这一次,但错过了小师叔的百年,便没有下个百年。”苏砚老实说道,“我养了一朵花,每日浇水,耐心等待她成长。如今,花还没开,我若是走了,错过了花期实在是遗憾,抱憾终生!”

裴献闻言顿时气笑了,“这花是你的?”

“不过是个园丁而已。”

“就算是园丁也会爱护珍惜他养的花。”苏砚说道,倒不和他争。

“你可要想清楚,你如今年轻气盛以为错过这次还有下次,殊不知这也许是你人生中唯一一次机会,也许以后再无这个机会。”裴献看着他,说道:“到时候你能保证你不会后悔,不会怨恨吗?”

“我相信我自己。”苏砚毫不犹豫说道,“终有一日我会推开那十二道剑门,前往剑帝遗迹。”

闻言,裴献笑了,目光赞赏看着他,“吾辈剑修,合该如此!”

苏砚见他神情缓和了下来,试探问道:”所以,裴师伯祖可有秘诀传授?”

裴献当年不过元婴修为便闯过了剑帝城的十二道剑门,前往了剑帝崖留下独属于他的剑迹剑意,轰动一时,三界为之震动!

“你小子!”裴献笑骂了声,“既有魄力,便自个去领悟闯荡!”

……

……

南嘉鱼在听了他的话后,说道:“所以师父也知道?”

“嗯。”苏砚说道。

“所以你们都知道?就我不知道!?”南嘉鱼瞪着他说道,“你们所有人联合起来瞒着我?是我不配知道吗!”

苏砚:……

苏砚顿时心虚,他试图将这个锅甩给裴献。

跟着南嘉鱼混了这么久,别的没学会,甩锅倒是学的很溜,只可惜他想了想去也没想到该如何将这个锅甩到裴献身上去,事实上裴献还好心提醒过他,让他早日和南嘉鱼坦白呢!

只是那会苏砚自个心下都混乱着,犹豫不定,如何与她说?

别看苏砚现在说的这么轻松,这么信誓旦旦,但事情又岂有那般简单?在做出决定之前,他亦纠结犹豫了许久,方才下定决心。这也是他没有将此事告诉南嘉鱼的原因,他不想让南嘉鱼为此有什么歉疚愧对他的感觉,不管最后他的决定是什么,那都是他的事情,是他的决定,与南嘉鱼无关。

事实上,若不是这次南嘉鱼意外从岫玉那里得知了此事,苏砚原本都不打算和她说这件事情,一个人默默地承担下所有,既然决定已经做出不打算去了,那小师叔她知道与不知道都无区别。

这就是苏砚的想法。

裴献嘲笑他,“你还真是一人扛下所有。”

苏砚理所当然道,“这本就是我的事情。”

“就不想让她知道你都为了她做了什么?”裴献问他道。

“不想。”苏砚毫不犹豫说道,“做什么是我的事情,她不需要知道。”

裴献啧啧道,“这就是少年人的情感吗?”

“也罢,随你吧。”他看着面前神色坚决眸光清明的少年,笑着说道:“仙盟那边我会处理的。”

苏砚看着他,过了一会,说道:“这该不会也是在裴师伯祖你的预料之中吗?”

对此,裴献不置可否道:“我又非神,即便是神又岂能知晓一切?”

“……所以,都是裴师伯祖的错!”

最终还是被苏砚强行扣了口锅在裴献身上,找不出甩锅点那就强行拉扯一个,“裴师伯祖算计了一切!”

“这绝对在他的掌控之中!”

苏砚说的信誓旦旦。

南嘉鱼:……

虽然你很努力的甩锅,但这口锅真的太牵强了。

你这就就是诬陷啊!

算了。

看着面前努力甩锅给自己辩解的少年,南嘉鱼决定放过他,总归他也是……做了好的决定吧。

南嘉鱼看着面前苏砚,唇角上扬,脸上露出笑容,说道:“我有没有和说你过。”

“嗯?”苏砚看着他。

“我也不想你离开。”南嘉鱼说道,“百年啊,想想就很漫长,有一百年不能见砚砚的话,我会很想你的吧!”

苏砚闻言顿时愣住。

“不过,一百年后,也许我会忘掉你也不一定。”南嘉鱼想了想说道,“毕竟一百年很长呢!”

“说不定到时候你站在我面前,我还要问,噫你是谁?”她笑着玩笑道。

苏砚听后没好气道:“那你可真没良心!”

“不过区区百年而已,你就忘了我吗?”

“是啊!”南嘉鱼理所当然说道,“对我来说一百年就很长啊,可能不需要一百年,几十年我就忘记你了吧!”

苏砚简直快要被她气死。

“砚砚。”

许久之后,南嘉鱼说道:“一会早课结束之后,去吃席吗?”

吃什么吃,气都被你气饱了!

苏砚没好气说道:“不都说了不走了吗?”

“话虽如此,可是酒席都已经订好了,钱都付了。”南嘉鱼说道,“不吃不好吧,浪费钱哎,很贵的!”

苏砚瞥她一眼,“知道贵就省着点,别整天大手大脚的,花钱的时候爽快,缺钱了你就知道了。”

是谁之前穷的下海写话本赚钱?

南嘉鱼被他念叨的头疼,“知道了,知道了!”

真就是妈咪!

为了不被继续念叨,南嘉鱼选择转移注意力,她说道:“一会早课结束我们一起去灵龟峰叫上莲莲吧,说起来,也好久没见他了。”

算算时间,也有小半个月没见着莲泉老祖了,是时候去探望空巢孤寡老人莲莲了,否则又该闹脾气了。

这一个就够她头疼吃不消了,再来一个岂不是要她老命。

今天也是端水的一天呢!

苏砚听后对此倒没什么意见,或者说他已经习惯了和南嘉鱼、莲泉老祖的三人行动,对莲泉老祖的畏惧也在这一次次的相处同行中淡化,至少是能够平常心看待他了。

“行。”他说道。

“不过在此之前,先将今天的早课修行做了。”严肃不近人情的苏砚老师上线。

“好呢!”

南嘉鱼神清气爽应声道,开始上今日的修行早日。

一扫先前的忧郁惆怅。

虽然她早就决定在苏砚进来之后,就微笑的和他道别,恭喜他,并且给他践行,但其实哪能如此坦然的接受他离开。

毕竟这是她来到修界的第一个朋友。

良师益友。

但她知道她不能那么自私,不能阻碍苏砚的道。

苏砚和她一样,都是修行者。

他有他的道要走。

然而,在苏砚告诉她,他拒绝了。

他选择留下的时候。

那一刻,南嘉鱼涌现的欣喜,也许人都是自私的吧……

暂且就让她自私一回。

——

一个时辰后。

早课结束。

“那我们就去灵龟峰找莲莲吧!”南嘉鱼站起来说道。

苏砚点头,“行,我与你一道去。”

“走吧!”南嘉鱼说道。

二人便朝着灵龟峰走去。

灵龟峰,北斗道宫。

守门的道童看着前方走来的南嘉鱼和苏砚,脸上便露出了笑容,“南师妹!”

“你终于来了。”看着南嘉鱼,守门的道童脸上露出松了口气的笑容,“老祖见到你定然很高兴!”

南嘉鱼一看他这如释重负的表情就知道莲泉老祖这朵万年空巢孤寡黑心莲,最近又该脾气不好了。

“老祖如今在何处?”她问道。

“正在莲池呢!”道童说道,“南师妹直接随我来吧。”

莲池,南嘉鱼熟悉,她都去了好几次了。

只是先前去的时候都是夏日,夏日的莲池莲叶碧翠莲花清艳,美不胜收。

而如今,莲花早已经凋谢,莲叶也枯败了。

一池的枯败之景。

坐在莲池旁的莲泉老祖脸上的神色也是淡淡的,没什么表情。

“莲莲!”

南嘉鱼走过去,声音轻快愉悦叫道。

坐在池边盯着满池枯败之景的莲泉老祖闻言抬眸看去,漆黑深沉的眼眸里逐渐有了光,“你怎么又来了?”他看着南嘉鱼语气嫌弃说道,“这次又是为了什么?”

“哎!”

南嘉鱼一听顿时就不高兴了,“你这话说的,怎么好像每次我来都是有求于你?”

话一出口,她想了想,好像还真是……

面前的莲泉老祖目光嘲讽看着她,好像在说不是吗?

南嘉鱼:……

“这池子里的鱼儿好肥啊!”南嘉鱼选择转移话题,说道。

确实。

这莲池里的锦鲤远比一般的要肥上不少,富贵锦鲤。

“鱼肥了,可以吃了。”莲泉老祖声音淡淡说道。

南嘉鱼:……

“这不好吧?”她立马说道,“让它们继续生活在池子里不好吗?再说了,这鱼一看就不好吃!”

“你又没吃过,如何知晓不好吃?”莲泉老祖看着她,反问道。

南嘉鱼:“……这不需要吃吗?常识啊!”

“观赏鱼就是不好吃,刺多肉腥。”

“我倒是不曾知晓。”莲泉老祖声音淡淡说道,“既然如此,不如捞上一条宰了吃了,看看是否如你所言,不好吃。”

南嘉鱼:……

算了,她看出来了。

莲泉老祖今日心情不爽,拿她开刷呢!

南嘉鱼也就不和他再继续这个话题了,否则没完没了。

“莲莲。”她面不改色说道,“吃什么鱼,鱼有什么好吃的,我请你吃大餐啊!”

“我在知味楼订了一桌酒席。”

莲泉老祖闻言目光看着她,勾起了唇角问道:“哦?是发生了什么好事吗?”

“好事,确实。”南嘉鱼说道,苏砚不走了决定留下,是好事!

莲泉老祖看着她,没有再问。

“那走吧。”他站起了身说道。

南嘉鱼、莲泉老祖、苏砚三人前往知味楼。

知味楼。

“来,敬砚砚!”南嘉鱼举起手中的酒杯说道。

苏砚无奈摇头,举起了酒杯与她轻碰了下。

坐在一旁的莲泉老祖给面子的也举起了举杯,碰了下。

结果这一天,破天荒的苏砚喝醉了。

反倒是南嘉鱼和莲泉老祖两个人清醒的坐在酒桌旁,“这可如何是好?”南嘉鱼看着醉倒在桌上不省人事的苏砚,犯愁。

“总不能我背他回去吧?”她苦恼道。

莲泉老祖瞥了她一眼,冷笑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要不是南嘉鱼拼命灌他酒,苏砚能喝醉?

南嘉鱼顿时心虚,“那我不是,不是一时高兴吗?”

“高兴什么?”莲泉老祖盯着她,冷不丁问她。

“高兴……”

南嘉鱼刚想说立马反应过来闭嘴了,“总之,你别问啦!”

“反正我就是高兴。”她说道,“比起问这个,你还是和我想想怎么把苏砚送回去吧!”

莲泉老祖冷笑,“送什么送!”

“等他自己醒了,自个回去不就行了?”

南嘉鱼:……

也行吧。

结果就是这一夜,谁都没有回去。

一人,一醉鬼,一朵莲花。

都在知味楼度过了一宿。

次日。

天亮了。

屋外明亮金色的日光照耀在屋内,醉倒在酒桌上的苏砚睁开了眼睛,“啊!”

“天亮了,我怎么在这儿?”

“这是哪儿?我要去给小师叔上课!”

“快来不及了!”

苏砚猛地从椅子上蹦了起来。

南嘉鱼:……

莲泉老祖:……

这孩子得是有多敬业,在喝醉酒后神志不清的情况下醒过来第一件事情还是上课!

南嘉鱼不由心下反省,她是不是太压榨苏砚了?

还是免费白嫖的那种……

“咳咳。”南嘉鱼咳嗽了声,说道:“砚砚,别急!还早。”

“早什么早,快来不及了!”

苏砚想也不想回答。

南嘉鱼:……

没救了。

埋了吧。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