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我要去接我太太,不方便)(1 / 1)

最深念想 慕义 4906 字 6天前

chapter 33

宴会厅门口, 谢祁琛等着檀茉。

一群大学同学也在,大家仿佛一顿饭吃得不尽兴,还在喋喋不休地聊天着。

聊着聊着, 刚忙完的司仪驼子走了过来,几个男生笑:“驼子,今天主持得不错啊!”

“非常专业,以后可以去当专门的司仪哈哈哈。”

驼子笑着踹了那男生一脚, “去你的,我今天累死了,再也不干了……”

大家闲聊着,驼子看向不远处的宋然夏,“那天同学聚会我没去,我今天才见到宋女神,女神还是好漂亮啊,现在是单身吗?”

“好像是, 咋的你感兴趣啊?”

“得了,我可有自知之明啊, 人家看不上我,”驼子看向男生中最为清冷矜贵的那一位,笑笑, “那至少得咱们谢神这样的才配得上嘛。”

驼子笑问祁琛,“谢神,你说对吧?”

谢祁琛掀起眼看向他,忽而反问:

“说够了么?”

谢祁琛冰冷的声音响起,气氛忽而凝固下来。

驼子呆住。

“刚才在婚礼上当着我太太在场说了一次, 你觉得很有意思,现在打算又来一次是么?”

周围几个人知道这是谢祁琛真生气了, 驼子瞬间怂了;“谢神,我就是开个玩笑……”

“我现在已婚,不适合开这样的玩笑。”

“再说一次,我和宋然夏只是普通同学。”

谢祁琛冰冷的眼光落在他身上:“如果下次我听到这种议论,就别怪我不顾往日的同学情分。”

驼子知道开玩笑真踩到谢祁琛的底线,连忙道歉,很快找个借口溜了,周围几个男生连忙笑哈哈打着圆场,转移话题。

过了会儿,另一头,檀茉也走了出来。

缓了缓情绪,她往门口走去,就看到宴会厅外头的谢祁琛。

刚才厕所那两个人的话再度浮现于耳边。

檀茉眼底刺痛,低低敛眸,按下心底的苦涩。

几秒后,她平复好情绪,抬步朝他们走去,到了面前,几人的话题稍稍停下,谢祁琛敛睫注意到小姑娘鼻尖红红的,眉关微锁:“怎么鼻子这么红,很冷?”

檀茉摇摇头,指腹蹭了蹭鼻尖,语调保持自然:“就鼻子有点痒,没什么事。”

谢祁琛脱下外套,给她披上,随后半揽着她,对身旁的陆子安等人道:

“我先带檀茉回去了。”

陆子安应,“好,那过几天我们再约啊,我和荀霍先去挑挑地方。”

“嗯,你们自己定。”

檀茉微迷茫,陆子安转眼笑看向檀茉:“刚才我们说过段时间找个周末一起出来玩玩,檀茉妹妹,你到时候和阿琛一起来哦。”

“好……”

这时,在远处聊天的宋然夏和几个女同学也说笑着走了过来,也准备离开。

宋然夏看向檀茉:“对了檀茉,我们加个微信吧,平时我们女的可以多约约,不用老和这帮男人在一起。”

檀茉点了下头,“好。”

荀霍:“哎女神,忘了前两天是谁给你接风洗尘的?”

“哈哈哈开个玩笑……”

最后檀茉和宋然夏加上好友,便跟着谢祁琛离开。

而此时此刻,不远处,酒店同层的一家西餐厅门口的靠窗餐桌前,这一幕被两个年轻女人收入眼中。

“诶,今天檀茉竟然有跟谢祁琛来耶,还以为谢祁琛不会带她来呢。”

见檀茉和谢祁琛消失在视线里,陈宁宁转过身,看向面前的女人,含笑揶揄:“婉婉,你说你妹妹看到谢祁琛和那个宋然夏久别重逢,心里是什么想法啊?”

檀之婉慵懒地靠在座椅上,继续切着餐盘里的牛排,“谁知道,管她呢。”

“我跟你说,肯定会!就冲着刚才我们看到谢祁琛和宋然夏在台上,底下人起哄的样子,换做我是谢祁琛的太太,听到别人说我老公和别的女人配,我就想上台把那司仪给拽下来!”

今天中午,檀之婉和陈宁宁来这家五星酒店新开的西餐厅尝尝鲜,刚刚俩人路过婚宴厅门口时,听到里头是场婚礼正在举办,随便往里看去,谁知恰好发现台上正站着谢祁琛和宋然夏。

大家都是上流圈子的,富家千金之间更是有所耳闻,俩人自然知道宋然夏这号人物。

陈宁宁好奇,拍下谢祁琛和宋然夏站在一起的照片,随手发到闺蜜群里,世界果然就是小,有个女生一下子就认了出来宋然夏,而且女生机缘巧合还认识当年谢祁琛的同班同学,就在群里说了宋然夏和谢祁琛当初在学校特别出名。

此刻,陈宁宁饶有兴趣和檀之婉分析:“要是大家说谢祁琛和其他女生般配也就算了,说的还是曾经所有人都看好和他在一起的宋然夏,这是不是有点像白月光的存在啊?”

檀之婉轻嗤:“可是当初谢祁琛和宋然夏没有在一起啊。”

“你不懂!正是因为没在一起,才更来得朦胧暧昧,更让人有危机感啊!檀茉可不得虎视眈眈收着谢太太的位置,生怕被人上位吗?”

檀之婉闻言,忽而感慨这谢太太的身份也不是那么好当,当初她要是嫁进来,估计耳边少不了这些风波。

她心里莫名痛快,笑了声,接陈宁宁的话:“就凭檀茉?她比得过宋然夏么?人家好歹是名门千金,檀茉就是我们家的养女,她跟宋然夏对比,是个人都知道选谁。”

“对啊,所以这事传得越开,檀茉肯定就越没面子。”

檀之婉眉梢微挑:“什么意思?”

陈宁宁凑到她耳边,“我跟你说……”

……

另一头,谢祁琛和檀茉下楼,上了劳斯莱斯。

两人坐在车后座,檀茉安静没说话,男人隐隐察觉到她情绪不太高涨,低声询问:

“怎么了?不高兴?”

檀茉摇摇头,“没有……”

“没有这么安静?今天就没说多少话。”

谢祁琛想到明明今早她在家里换衣服的时候情绪还可以。

她顿了顿语气,轻声道:“没有啦,主要是和你这帮同学都不熟,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男人知道檀茉不喜欢社交场合,性子在不熟的人面前会内敛许多,他倾身向她,抬手揉了揉她的头,“你以后要不想来这样的场合,我就不带你来了,嗯?”

檀茉低低应了声,谢祁琛手机响起,他接了说了几句后,转头看她:“集团要开个会,先送你回别墅休息吗?”

“嗯。”

谢祁琛去处理公事,檀茉转眼面向窗外,视线渐渐黯淡。

她努力想忘记,可是那两个女生的话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

她今天终于看破自己,原来时隔这么多年,她还是会敏感得轻易被出现在谢祁琛身边的女生所挑动心绪。

司仪的话是在开玩笑,那两个女生的话也是在说笑,换做是其他人都只当调侃听过,可她明明却那么敏感,那么在意,不敢表现出来,在所有人面前装出一副大方的样子。

曾经有人说,爱的本质是痛苦,唯一解药是对方也爱你。

大方的前提,是她有足够的底气。

她没有勇气去问谢祁琛到底喜不喜欢她,她害怕自己主动戳破那层窗户纸,看到的是自己不敢要的结果。

哪怕是那年十六岁,还是现在。

面对谢祁琛,她从来都不敢有胜算。

她后退,逃避,不得不跌入这种酸涩的情绪中。

她也讨厌这样胆小的自己。

可是,从小到大,她真的不知道怎么样做才值得被爱。

就连在父母面前,她也要每时每刻钻出一副乖巧的样子,因为她怕自己被再度抛弃,因为她害怕别人对她的爱是有条件的。

回别墅的一路上,檀茉安静闭着眼,车里只剩下谢祁琛和人交谈公事的声音。

到了嘉虞天城后,她下了车,走回别墅,回到卧室一个人准备着毕业设计,试图做点什么来分散注意力。

在过几天就开学了,这个学期会更忙一些,除了要准备毕业的事,校庆的最后筹划阶段也要提上日程,到时候应该会很忙。

下午,檀茉再度收到了d站工作人员的电话,和她最后确认了节目的拍摄时间,刚好也是在下周,如果学校有事到时候她还要请个假。

忙着忙着,室外日光逐渐黯淡,天空积压的云愈多。

今天有天气预报说会下雨,估计这场雨下完,荔城又要有好段时间才能入春。

傍晚四点多,檀茉接到檀母的电话,对方叫她今晚回来吃饭。

檀茉想着有好几天没回家,便应下。

把手头上的事情忙完,她独自乘车回到檀家别墅,路上谢祁琛发来信息,说今晚有个应酬,不能回去吃饭了。

檀茉垂下眼,回道:【好,我今晚回我爸妈家吃饭。】

谢祁琛:【好,忙完去接你。】

五点半,檀茉回到檀家。

走进玄关,张妈闻声迎了上来,“茉茉回来了。”

“张妈。”

檀茉穿好拖鞋进去,客厅里,檀母和檀父正在聊天,看到她回来,笑笑:“正等你回来,张妈,可以摆餐具了。”

檀茉走到客厅,把买的水果放到茶几上,“爸妈,不是让你们先吃吗,不用等我。”

“没事,饭也刚做好。”

檀母上前拉住她的手,“怎么回事,看过去有点瘦了?最近又在减肥?有没有生病啊?”

“没有……”

檀父笑着站起身,“你妈妈经常担心你,怕你吃不好睡不好。”

檀茉淡笑,“没事,可能是这两天没睡好吧。”

檀母面露担忧:“晚上要早点睡,知道吗?今晚家里炖了鸡汤,你多喝几碗,我还得交代祁琛多给你炖些滋补的汤药,祁琛呢,他今晚怎么没来?”

“他集团有事,所以没回来吃饭。”

“周末也这么忙啊?”

“最近年初,事情多吧……”

一旁的檀父拍了拍檀母的手,“行了,先吃饭吧,茉茉一定也饿了。”

“走吧。”

三人走去饭厅,这时檀之婉也从楼上下来,她看到单独一人的檀茉,眼底闪过丝笑意,在檀茉对面坐下,悠哉地盛起汤:

“今天的菜好丰盛,太有胃口了。”

檀父笑,“难得听到你说这话,每次都对饭菜挑三拣四的。”

“心情好嘛,所以吃饭也香。”

“怎么了这么开心?”

“最近和崇感科技的太子爷在接触,他一直在追我,人还挺不错的,可以考虑一下。”

檀父听到这话,感觉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我怎么跟你说来着?那个男孩子不错,家境人品各方面都好,你去接触接触,谈个恋爱自己也开心嘛。”

檀之婉莞尔:“是挺开心的,但是谈婚论嫁还早呢,结婚一定要有感情基础,两个人相爱才能迈入婚姻殿堂,否则遇到点什么人什么事,双方当中有一方不愿意再过了,那婚姻就是说塌就塌,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檀茉拿着筷子的手顿了下,长睫微颤。

檀之婉:“我反正一定要找一个爱我的人才结婚,爸妈,你们说对吧?”

“这也有道理,但是感情哪有那么完美,有的时候结了婚可以慢慢培养感情嘛,就比如你妹妹和祁琛,婚后他们感情也不错啊。”

檀茉怔然了下,抬头就对上檀之婉含笑的目光:

“确实,培养得好,婚后也是能长长久久在一起的,培养不好那就不一定了。”

檀父:“行了你,别操心别人,先把自己的恋爱谈好再说。”

“知道了……”

檀茉垂下眼看着碗中的米饭,了无胃口。

末了,一顿饭吃完,檀母让檀茉在家里坐坐,不着急回去,檀父和檀母去二楼客厅休息,檀茉便去自己的房间收拾几套衣服,还有上学期放在家里的学习资料。

檀之婉上楼,把切好的水果端上来,走进客厅,问檀父檀母:“檀茉呢?”

“她在房间收拾东西,你去叫她出来吃水果。”

檀之婉笑了笑:“爸妈,你们有没有感觉茉茉今天心情不太好啊?”

“什么意思?”

檀之婉担忧地轻啧一声:“我就是今天刚听说了一件事,是和谢祁琛有关的,不知道茉茉是不是因为这个不开心。”

“啊?什么事?”

五分钟后。

卧室里的檀茉收拾好东西,就听到敲门的声音。

她应了声,张妈打开门:“茉茉,先生太太让你出来一趟。”

“好。”

檀茉起身,把收拾好的小行李箱推了出去,走到客厅,檀父和檀母转头看到她,忙招呼她过来吃水果。

檀茉在侧边的贵妃椅坐下,吃了点橙子,檀父和檀母使了个眼色,檀母动了动唇,故作自然发问:“茉茉,你最近和祁琛怎么样啊?”

“什么?”

“妈就是随便问问,最近祁琛对你还好吧?有没有让你受委屈?”

她微愣了下,“没有,挺好的。”

“可妈怎么觉得,你今天回来心事重重的?”

檀母犹豫了下,道:“我今天,听说了一些关于祁琛的事。”

“什么事?”

檀母叹了声气:“就是听说祁琛似乎和一个女孩子走得比较近?那个女孩子好像是他大学同学,我担心你是因为这样的事和他闹别扭。”

刚刚檀之婉把中午的事添油加醋地告诉了檀父檀母,说最近外头关于谢祁琛和宋然夏的谣言颇多,说不定檀茉和谢祁琛的感情出现了危机。

檀茉忽而呆住:“爸妈,你们从哪里听说来的?”

“哎呀你别管嘛,我们就是想知道,祁琛对那个女孩子应该没有意思吧?”

檀父心头悬起,在一旁道:“那个……茉茉,祁琛那么优秀的人,有女孩子对他有想法是很正常的。”

檀茉脑中空了两秒,抬头看向他们,“爸妈,你们想说什么?”

“我们不是担心你受委屈吗?你刚结婚,可能不太懂,你作为妻子一定要牢牢把握住祁琛的心,只有你是名正言顺的谢太太,咱们和谢家这门亲事……”

话如针刺进檀茉耳膜,她喉间发涩,忽而打断檀父的话:

“爸,你是担心我受委屈,还是更担心我和谢祁琛的婚姻破裂,会影响两家集团的发展?”

被说中心思的檀父脸色一僵,“爸是为你考虑……”

“为我考虑是要让我把握住谢祁琛的心吗?为什么你就没有考虑过我的喜怒哀乐?!”

檀父没想到檀茉会这么说,情绪也激动起来:“茉茉,你平时性子挺温和的,你现在是什么态度?!”

檀茉眼眶泛红,攥紧手心:“什么叫温和?我需要当个木偶才叫温和吗?”

檀母慌着解释:“茉茉,你爸不是这个意思,你别生气……”

“难道我说错了吗?在爸爸眼里,我是两家人联姻的纽带,我必须要和谢祁琛好好的,才能稳固谢家和檀家的合作,而在外人眼中,我就是一个挂名的谢太太,一个随时可能会被谢祁琛抛弃的工具,怎么,我应该要表现得很开心吗?”

檀父和檀母闻言,忽而间说不出话。

几秒后,檀茉轻声开口:

“谢祁琛和其他女生怎么样我不知道,我和他也不会因为这个争吵,因为……我们的婚约只有两年。

两年后我和他的夫妻关系不会再存在,他怎么样都和我没关系。”

“什么?!”檀父瞳孔一震,“你们只结婚两年?!”

“这是我和谢祁琛一开始就约定好的,只结婚两年,完成两家集团的合作后就分开,这样彼此自由,集团的利益也能最大化,这不是正满足爸您的心意吗?”

檀茉苦笑弯唇:“你们不会以为我和谢祁琛真的有感情吧?那些在你们面前都是伪装出来的。”

完全不知道此事的檀父脑中空白,“胡闹!简直就是胡闹!茉茉,我一开始想促成你和谢祁琛联姻,是希望你们在联姻之外真的能相爱!亏我还以为祁琛对你那么好,是因为你们婚后处出了感情!原来一切都是假的!”

檀茉鼻尖泛酸,喃喃自语:

“是啊……一切都是假的。”

几秒后,她站起身,看向檀父和檀母:“爸妈,对不起,今天是我心情不好,不应该发泄在你们身上。我先回去了,你们也别找谢祁琛,等会儿事情变得难堪也不好。”

檀茉转身离开,檀母眼睛红了:“茉茉……”

檀茉步伐没停,走下楼时,就看到檀之琬站在一楼楼梯口。

以他们刚才的音量,估计檀之琬已经全部听到了。

檀茉压下眼底的情绪,继续往前走,经过檀之琬身边,就听到对方叹了声气:

“檀茉,我好心疼你啊,没想到你和谢祁琛之间是这样的。”

檀茉步伐顿住,转眼看她,眸光微颤:

“今天的事,是你和爸妈讲的?”

檀之琬无辜地眨眨眼睛,“爸妈只是察觉出来你今天心情不好,我出于担心才告诉他们的,毕竟谢祁琛和宋然夏的事情当初在大学就传得沸沸扬扬。只是我没想到,你和谢祁琛之间竟然有个两年的婚约呢。”

原来当初谢祁琛在他们面前维护檀茉都是装出来的,亏她还真的以为谢祁琛钟情檀茉多年,真是天大的笑话!

檀之婉感慨:“檀茉,我突然觉得你好可悲,你不会指望以谢祁琛那样冷血薄情的人对你会有真心吧?如果他喜欢你,又怎么会答应只和你结婚两年?对于谢祁琛来说,两年后两家集团合作成功,你也就彻底没有了利用价值,被他甩开。”

檀之婉看着檀茉,笑意浮在脸上:

“不过也不一定,说不定你们之间还撑不到两年呢。”

檀之婉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递到檀茉面前。

檀茉视线落了上去,看到是张照片,里头的背景似乎是千山水会所,谢祁琛和宋然夏出现在一起,两人正在交谈着什么,后者的脸上带着温婉笑意。

“这是我朋友今晚刚好在千山水拍到的,谢祁琛没陪你回来吃饭,原来正和宋然夏在一起呢。”

檀之婉笑了笑,“你觉得你和宋然夏相比,他会选择谁?”

檀茉看着照片,红唇紧抿成一条线,眼底如被针刺透,彻底哑然。

檀之婉哼着歌,转身往楼上走去。

檀茉垂下眼,几秒后走去玄关。

末了她走出别墅,推着行李独自一人走在空旷的别墅区里。

前方视线昏暗,像是电影院的黑色幕布,回忆如电影开始缓缓倒放在脑海中。

她记得十八岁那年盛夏,那天檀茉在网上看到了F大的录取线,第一件事就是想告诉谢祁琛。

她终于考上了他在的学校,她一直在努力追随和他之间的差距。

她忽而有了底气可以同龄人的身份,站在他面前,不用再被他当成小孩。

或许那天是她这辈子最有勇气的时候,就像是一个小朋友来到娃娃机前,她手里只有一枚硬币,唯独想要机器里那只她看中了很久很久、最难夹到的娃娃,她想要赌一次,哪怕最后只是一场空。

那天下午,檀茉特意换上了最喜欢的裙子,把给他写好的信和录取通知书都放在包里,去他家里敲门,发现里头没人,给他打电话,那头没接,她又去学校,可也没有在他上课的班级找到他,也没有在他常去的篮球馆看到他。

檀茉跑遍了F大,大汗淋漓,满眼苦涩,却始终找不到他的身影。

最后她给檀远舟打电话,那头沉默了下,哑声道:

“茉茉,阿琛下午三点的飞机,他今年读完研究生,要去国外了。”

檀茉怔在原地,所有美好的念想一瞬间化为泡影。

她慢慢走出教学楼,手机忽而进来几条语音。

点开,那头传来熟悉的低哑温柔的男声:

“茉茉,哥哥今天下午要飞去美国了,接下来的几年打算在国外发展。抱歉,安排太匆忙,所以没有提前和你说。”

“我知道你肯定能考上F大,所以接下来的大学也要继续努力,但是不要太累,多去认识新的朋友,要是想谈恋爱……得让你小叔把把关,知道么?”

那头的谢祁琛轻笑一声:“以后不能经常见到你了,茉茉要好好照顾自己,别让我担心,好么?”

檀茉站在原地,反复听着谢祁琛发来的语音,一遍又一遍。

像是在不断确认,这是真实的,不是她的噩梦。

头顶的阳光太过热烈,刺得她眼底酸痛,不知过了多久,等到反应过来时,才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她蹲在树下,哭得泣不成声,不顾周围人投来的诧异目光。

他走了……

在她鼓起勇气想和他告白的时候,他却拿走了她最后一点的希望……

所以从那天开始,她克制自己尽可能地不去联系他,哪怕几年后重逢,她也告诉自己,绝对不可以再动心。

她试图幻想过谢祁琛会在婚后慢慢喜欢上她,可上天仿佛在用各样的人提醒她——

一切和当初一样,都只是她虚无缥缈的幻想。

檀之婉说得没错,她对于谢祁琛来说,或许只有两年的利用价值。

只有她一个人再次深陷泥沼,再次犯傻去期望不可能的结果……

檀茉独自往前走着,眼前视野一点点变得模糊不清。

头顶传来几声闷雷,很快,几滴雨扎在头顶。

瞬息之间,雨滴砸落的频率迅速加快,最后倾盆般倾倒而下。

檀茉带来的伞还落在檀家别墅,雨从她头顶灌下,瞬间打湿了她的衣服,透进刺骨的冰冷。

檀茉走到稍稍把雨水遮挡的树下,忽而手机震动。

拿出来一看,是檀远舟。

她接起,那头还不知发生了何事,拖腔的嗓音含着笑意:“茉茉,在干嘛呢?最近好久都来找我吃饭了,什么时候咱们约个饭?”

檀茉听到檀远舟的声音,忍不住哽咽:

“小叔……”

夜色沉重如黑暗旋涡,瓢泼大雨将荔城笼罩上压抑的氛围。

半个小时后,一辆布加迪威龙快速驶回利暻大厦的地下车库。

停好车,檀远舟下来,把副驾驶的车门打开,拉着檀茉下了车,温柔道:“来,慢点。”

檀茉被檀远舟拉着,最后上到了顶层公寓。

走进玄关,檀茉换好了鞋,檀远舟领着她去到客房,给她拿了干净的浴巾,又去衣柜给她拿衣服,稍显加快的语气满了担忧:“先把身上的雨水擦干净,不然湿漉漉的要感冒,然后赶紧把头发吹干。”

“嗯……谢谢小叔。”

檀远舟叹了声气,揉揉她的脑袋,“谢个屁,再这么客气我揍你。”

檀茉接过衣服走去浴室,檀远舟看着她的背影,眉眼沉重,随后走出客房,把门带上。

往客厅走去,檀远舟拿出手机,拨去个电话。

几秒后那头接起,传来谢祁琛的磁沉男嗓:“什么事。”

“你现在在哪儿?你老婆被雨淋成落汤鸡了。”

电话那头,办公室里,正在处理公事的男人眉眼顿时沉下:“被雨淋了?”

“刚刚我给她打电话,恰好遇到她在外头,下雨没带伞,现在我接她来我这边了,而且……她似乎心情不太好,你过来看看吧。”

谢祁琛眸底渐深,“我这边过去十分钟就到,你先给她熬点姜汤。”

挂了电话,谢祁琛起身,当即停下手中的工作,立刻对温诚道:“备车。”

“是。”

温诚跟在他身后走出办公室,犹豫道:“那谢总,等会儿张总说来会所找您……”

“推了,没空。”

男人往千山水门口走去,中途,刚应酬完从包厢走出来的宋然夏看到他,“诶,祁琛,你忙完了?”

傍晚男人从集团忙完,来千山水处理点事,恰逢今晚宋然夏在这里和别人应酬,两人碰上面聊了几句,随后便各自去忙了。

“今晚谢谢你啊,原来这是你开的会所,那以后我多来这儿,也照顾照顾你生意了。”

宋然夏含笑打趣。

谢祁琛目视前方走着,并未回应,心思早已不在此。

宋然夏和他一同往外走,视线落在外头,“外面竟然下雨了?!”

她转眼问身旁的男人:“祁琛,你等会儿往哪条路走啊?”

“怎么了。”

“你有路过金港街吗,要是有能不能蹭下你的车,我公寓就在那附近,这样我就不用打车了。”

谢祁琛闻言,薄唇吐出不失礼却格外疏冷的几字,眼底无波无澜:

“抱歉,我着急去接我太太,不方便,你可以让门口的服务生帮你叫辆出租车。”

宋然夏看到他微锁的眉头,愣了下,忙道:“这样啊,没关系,我一个人也方便。”

谢祁琛没回应,加快步伐超过她,走出会所,上了劳斯莱斯,他沉声开口:“去利暻大厦。”

……

车子在大雨中驶过。

天边闷雷滚滚,头顶的天也变成了暗红和黑色交织。

十分钟后,顶层别墅里,檀远舟刚和檀母打完电话,把煮好了的姜汤倒了出来,用杯子装好,端着走去了房间。

他轻敲了下门,里头传来声音,檀远舟推门进去,看到檀茉背对着门坐在床边。

小姑娘身子微蜷,背影落寞孑然,被心事重重笼罩着。

檀远舟虚掩上房门,走到她面前,抬手摸了下她头发,确认是干的才放心。

“来,把姜汤喝了。”

檀茉接过,就听到他问:“怎么样,有没有感觉不舒服?要不要给你再冲包感冒灵?”

他轻笑一声,“我个大老爷们几乎不生病,这半块姜还是我前两天自己做菜留下的,凑合煮一下。”

“没事小叔,”檀茉垂着头,声音很低,“我现在不冷了,好多了。”

“你这蔫儿吧唧的,还叫好多了?”

檀茉苦涩地握紧杯子,几秒后听檀远舟道:“刚才我和你妈打过电话,知道出什么事了。”

檀茉怔了下,檀远舟不解:“你和谢祁琛还定了个两年的婚约?!我也是才知道,这是他提的还是你提的?”

几秒后檀茉开口,喉间发干:

“谁提的都不重要,反正挺合我们的心意。”

檀远舟闭了闭眼,压下心底的话:“你觉得和谢祁琛之间,什么都没有么?”

“除了利益交换,还要有什么?”

檀远舟语噎:“我以为你会对他产生点感情,难道你们之间……”

檀茉鼻尖泛酸,轻笑一声:

“联姻谈什么感情?我怎么可能跟他结婚,会觉得这个感情是真的。小叔,我不傻,联姻就是联姻。”

檀茉话落,檀远舟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去给你拿包药吧。”

檀远舟往外走,拉开房门,谢祁琛的面容突然映入眼帘。

男人站在门后,深眉冷目,一张脸氤氲在沉沉水汽中,大衣沾染着水珠,手里拿着几袋药。

檀远舟看到谢祁琛,忽而呆住:

“谢祁琛,你什么时候来的……”

檀茉闻声,倏地转头,下一刻就撞进谢祁琛那如墨般翻滚的黑眸里。

男人视线直直落在檀茉身上,黑眸里没有一丝情绪。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