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这狗好猛)(1 / 1)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宫决饭也不吃了, 咬牙切齿,起身就走。

跟班们你看看我, 我看看你, 觉得自己仿佛好像见证了决哥的示好滑铁卢。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宫少,您……您还没有结账。”前台怯怯地出声。

宫决顿住脚步, 回头飞快地在账单下签了自己的名字。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都这样,决哥还要付钱啊?

“这叫绅士风度, 你不懂。”有一个小弟低声说。

旁边的小弟心说我是不懂啊, 因为从来就没见决哥有过这玩意儿啊!

宫决付完钱转身就走, 眉心压得很低, 但凡是长了眼睛的都能看出来他很不高兴。

小弟跟上去,问:“决哥, 我们下面去哪儿吃啊?”

宫决:“不吃了。”

小弟傻了眼:“为什么啊?”

宫决:“……每天除了吃你还会干什么?”

小弟语塞。

虽然是会的东西不多, 但那也不能不吃饭吧?

目送着宫决往学校里走的背影。小弟喃喃道:“决哥是不是中毒了?”“还是上次霉运的后遗症?”

他们想不出来结果。

这一头。

江惜喂完了流浪小狗, 还给狗狗吃了两口饭, 然后才把狗狗放回了刚才发现它的巷子角落里。

等再回来, 班长已经呆坐在位置上, 震惊得说不出半句话了。

店员倒是见怪不怪,还重新上了水和米饭。

这家饭店开在津门高中附近,想也知道来吃饭的人主要是些什么身份。

这些大少爷大小姐们,一个个怪癖多得很。他们不像是父母那一辈那样, 凡事都要讲个规矩。富二代们揣着钱,什么混账事都做得出来。

今天江惜抱了一只小狗进门, 都算是小事了。

“吃饭吧。”江惜对班长说。

班长:“……啊。”她缓缓回过神:“你为什么要得罪宫决啊?他……不是个好得罪的人啊。明明你们……”

明明在传闻里,宫决对你还挺另眼相看啊。

江惜疑惑地看她:“是我得罪他吗?”

班长:?

不然呢?

江惜:“是他得罪我。”

班长直呼好家伙。

除了程冽, 你是第一个敢这么说的。

“他……他怎么得罪你了?”

江惜摸出手机,给班长看了看那个微信框页面。

班长:“哦,他把你拉黑了啊。”这不是常有的事吗?谁没被宫决拉黑过?连教导主任都是一样的结局。

班长:“其实就是一个小事啊……”

江惜反问:“为什么是小事?”

班长:“因为、因为他对很多人都这样做啊。”

江惜:“那是因为他们不敢生气,可我敢啊。”

班长一下呆住了。

对哈。

班长一下就转变了心理。

大家都不敢的事,江惜敢。

说起来,当初学校里还有人私底下悄悄嘲讽江惜。为什么嘲讽她呢?因为很多人都见过她和宫决表白。大家形容她是骗骗其他小男生也就算了,想攀宫决这根高枝,那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但他们为什么就不敢承认……这也是一种勇气呢!

班长看着江惜的目光,顿时充满了敬佩。

还有什么是江惜不敢做的事呢?

班长再也不觉得难以下咽了,她抓起筷子,跟着江惜一块儿吃了起来。

她的骄傲算什么骄傲呢?

还不如江惜胆子大呢。

江惜对别人的议论也都是满不在乎。

这样的人,是不是就是父亲口中的,能成大事的人?

班长越想越觉得是这样。

班长哪里知道,过去的原身根本就不知道别人私底下是怎么议论她,还以为自己装女神装得可好了。

她们吃完饭走下楼。

江惜就又遇见了那只流浪小狗。

狗狗的毛发是泥土一样的灰褐色。

它大概很久都没被人类抱过了,也很久没有吃饱饭了。所以再看见江惜之后,它很高兴地跑过来,蹭了蹭江惜的裤腿。

班长一张脸都快皱成橘子皮了:“它、它是不是去泥坑里打滚了啊?天啊,它把泥巴都蹭你腿上了!”

江惜:“没关系。”

她往前走了两步。

小狗也跟着挪了两步。

“完了,黏上你了。早知道不该喂它的。”班长皱着眉说。

这小狗太脏了。

也太丑了。

艾太太也养狗,还好几只呢。但都是品种名贵的狗。有一只叫巨贵。光听名字就能感觉到它的价值几何了。

江惜再往前走两步,小狗跟着走。

她不小心踩了一脚它的尾巴。

小狗“叽”地叫了一声。

江惜低头想了想,江家很穷,詹家也不太有钱。

她问班长:“我有一座商场,有一条街。我养得起它吗?”

班长:“……?”

她震惊地瞪大了眼:“等等你说什么?”她的关注点全在前面半句。

“你,你有商场?还有一条街?产权都在你名下吗?”

“嗯。”

“卧槽!比我妈妈都有钱啊!”艾太太是标准的豪门太太。出嫁前,家里的产业就不归她管。出嫁后更是只管到处旅游、购物,没事儿和太太们坐一起喝茶聊天。

江惜:?

这样就算有钱了?

“别说养一只狗了,你养十只都行了。”

好在这时候詹太太也来接人了。

江惜也不知道。

班长生怕引来宫决,赶紧把人挡开,一路护送着江惜往外走。

一边走,她都忍不住咋舌:“三班居然是以这种方式出名的……”

“不养十只。”

“江惜!你怎么把狗带学校了?!”有人尖叫了一声。

“没有,因为它是江惜的狗。”

江惜衣服里又揣得鼓鼓囊囊的,身上还带着泥,像是摔了一跤。

詹太太正在和詹老爷子说怎么回事。

除了程冽和他的小弟外。他们就不用说了。

“有条狗抢了宫决的饭吃。”

江茉走过去。

大概因为它特别笨吧。

因为学校组织的两次活动,三班的同学现在和江惜之间的关系有所缓和。

它都不知道什么是规矩。

他们看见江惜和班长一块儿回来。

屠维欲言又止。

班长的解说在传了不知道第多少手之后,它奇奇怪怪地变了味。

班长还有点恍惚。

江惜点点头,这才蹲下身把狗抱了起来。

詹老爷子马上起身迎了上去:“怎么回来这么晚?”

江茉重重地吐了口气,没勇气再开第二次口了。她只好点了点头。但却突然间,好像理解了为什么江惜会更喜欢詹太太了。詹太太这会儿在做什么呢?也许正陪着阿惜在动物医院里,处理那只脏兮兮的小狗吧。

程冽私底下手段厉害得很,所以能和宫决相抗。

所以大家都没想到,站出来第一个反抗的居然是只狗!

“没有被当场打死吗?”

谁会给还没成年的孩子,准备这么多的资产啊?

不知道为什么。江茉觉得特别孤寂。

江惜露出了衣服底下的小狗。

江惜想了想,摇了摇手指:“不可以哦,龙太大了。而且你没有毛,鳞片摸起来刮手。”

她们走到校门口,碰上了江茉。

在医院里打针的时候,它也是这样。

弄得三班的同学看这只狗都充满了敬佩,老想过来摸一摸,仿佛这样就能蹭点勇气在自己身上了。

其他人,净家里有点钱了,没几个脑子好到能和宫决公开打擂台的。

江茉也听说了江惜的狗。

而沙发上,三个大魔王仿佛三座大山。

等到了下午。

小狗马上伸出舌头舔着她的指尖。

他们也迎了上来。

“为什么?江惜的狗是比较特别吗?”

这是第一个会这样没有规矩地,亲近大巫的生物。

江惜拉开一点校服,给她看了看:“捡的。”

她摸摸小狗。

詹总:!

柔兆:“真遗憾。我本来想建议您,选择一只海底生物,也是不错的选择。”

她经常去逗它。后来那条小黄狗被偷狗贼抓去,再也没见过了。

阏逢嫉妒得眼珠子都金中泛着红,他舔了舔尖锐的牙齿:“我也可以做大巫的宠物啊……”

灯光落在他们的肩头,把看上去邪恶无比的男人都变得多了一点温馨的色彩。

等回到家,今天江太太罕见地也早早回来了。

桌上还放着燕窝粥和甜汤。

“哦哦,那就一只。一只够了,真的。”

少女脸上却没什么表情。

她转头看江惜。

詹老爷子:!

她轻轻叹了口气,想起来小时候镇上有一家副食店,店里也养了一只小黄狗。

“江惜你真牛啊。”

放学的时候,正准备离开并听见了如上对话的宫决:“……”

这是她回到这个家,第一次大着胆子提出自己的需求,她说:“妈妈,我想养只狗。”

詹总忍不住插声:“捡了只狗?”看不出来啊,大巫还挺孩子气。不对……以年纪来看,她本来就是个孩子。

大魔王的想法果然是无法揣摩的。

江茉哭笑不得:“阿惜你怎么能这么抱在怀里呢?小狗身上可能有蜱虫之类的……得先送医院检查一下,然后洗洗澡,驱驱虫,你才能抱。”

她好奇地问:“詹太太给你买的吗?”

江茉只好看着她们一块儿上车走了。

江惜拉开校服拉链,露出一颗狗头。

不过其他人多是兴奋。

“她怎么了?”有人问。

詹家灯火通明。

宫决在学校里的确很有威信,就和艾曼丹一样,大部分人都怕他。

说好的,因为亲女儿回来就不受宠的养女呢?说好的可怜兮兮的江惜呢?

不过江惜完全不在乎,她抬手抹了抹脸,就把小狗揣在校服里,这么带进学校里去了。

江茉独自坐上江家的车。

她笑着和江茉说:“没关系,我带阿惜去处理就好了。”

江惜捏了捏小狗的脑袋,说:“这是我的宠物。”

这一折腾,就折腾到晚上八点多钟,江惜才和詹太太一块儿回到了家。

“这狗好猛!”

算了。他更扎手。

她多问她爸要点钱,她爸还要耳提面命说不能败家,以后自个儿领家族基金过活呢。

屠维:“……好秃。”

其他班的就更好奇了,临放学的时候,还有人跑三班教室门外偷偷看。

柔兆:“比我还脏的东西。”

这是一只英勇牛-逼的狗啊!

狗头激动地往外拱了拱,露出湿漉漉的眼,和湿漉漉的鼻头。当然还有脸上脏兮兮的泥。

阏逢掩不住眼底的嫉妒:“这样脆弱的东西,轻轻咬一口就死掉了。有什么用?”

江太太皱起眉:“畜生多脏啊,茉茉,不要养这种东西。你爸爸会不喜欢的。”

“卧槽?!”

“这玩意儿带来,一会儿上课能玩吗?”

小狗很高兴,尾巴甩飞起来像螺旋桨,还拍了拍江惜的脸颊。

美容师坐在对面正在给江太太做指甲。

班长决定解说一下狗的来头。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