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我永远不可能跟你在一起)(1 / 1)

赶去医院见裴逐的路上, 司明月一直心不在焉的。

她很想冷静下来,可脑海里总不期然浮现出认识裴逐以来的点点滴滴。

第一次见到他时的心悸和惶恐,却在一次又一次的相处后慢慢放下心防。那天木柜倒塌前,裴逐毫不犹豫地冲向她, 用手臂帮她挡住所有危险的模样, 就像是一颗小石子被轻轻投进湖中。

也许湖面上仍旧一片平静, 但只有司明月知道, 内里已经掀起了怎样的涟漪。一如她挣扎煎熬的内心。

好在她还没有陷得太深,一切都还来得及。

这时,系统也在她脑海里煽风点火:“宿主,你要相信我是站在你这边的, 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见司明月沉默着不回应他,系统幽幽地叹了口气, 说:“本来有些事我是不能说的,但为了让你能够彻底清醒, 我就稍微透露一些吧。”

司明月眼神微动,顿时将心思放在了系统即将说出的“内幕”上。

“你还记得自己昨晚做的那个梦吧?其实那并不是空穴来风。”系统解释道,“某种意义上那算是你的前世吧。”

“上一世也就是原书的剧情中, 你因为跟男主有感情纠缠而死去了, 所以在这一世,我才会在一切还未开始前绑定你,拯救你的生命。”

司明月却觉得哪里不对劲,“你确定我梦里的事真实发生过吗?可我和裴逐为什么都穿着古装啊?这也太怪了, 总不可能是我们一起拍戏吧?”

系统顿了顿,才说:“古装?不会是你记错了吧?”

司明月刚想反驳, 系统就用无所谓的语气说:“不然就是你最近拍仙侠剧太上头了,不自觉就给梦里的自己换了身衣服。梦嘛, 什么都有可能发生的。”

系统的这个解释很牵强,但他却怎么都不肯再谈这个问题。于是司明月只能转而问道:“所以……上一世我到底为什么会死?是生病还是意外?”

系统沉默片刻,叹道:“嗯……算是跳楼了吧。”

“跳楼?”司明月悚然一惊,立刻反驳道,“不可能!我怎么可能会自杀呢?”

直到遇见裴逐之前,她的心理都很健康。虽说遭遇了家庭变故,但从来没有放弃过希望,而且她也不是自怨自艾的性格,怎么可能会选择自杀呢?

退一万步,就算是为了妈妈和弟弟,她也绝对不会做傻事的!

系统理所当然道:“现在你有了本系统,某些剧情线已经被改变了,所以才会觉得不可能。但在原来的世界里,没有本系统敦促你跟男主划清界限,一切就不一定了。”

想到她做的那个莫名其妙的梦,梦里裴逐阴沉凌厉的双眼和“她”绝望的泪,司明月一时间也犹豫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在司明月胡思乱想间,医院终于到了。她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定下心神,缓缓敲开了裴逐的病房门。

裴逐正坐在办公桌前处理公务,端方挺拔,英俊迫人。但他身上竟难得穿了医院的病号服,而且脸色也颇为苍白,看着很疲累的模样。

司明月本想开门见山,此时见了裴逐苍白的脸色,准备好的那些绝情的话顿时有些说不出口了。

司明月抿了抿唇,还是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了?”

裴逐以拳抵唇,轻咳两声,“没事,就是手臂的伤有些反复了。”

听到他说又是手伤的问题,司明月顿时更心虚了,一颗心像是落入了油锅,煎熬得难受。

但是……想到其中的种种利害,司明月还是狠了狠心,决定早点将事情解决。

她深吸一口气,眸光逐渐坚定,问道:“裴总,那几个代言都是您帮我牵的线吧?谢谢你的好意,但我不能收,你让品牌方联系其他人吧。”

裴逐缓缓放下手中的文件,幽深的双眸直直地望向她,“为什么?”

司明月鼓起勇气直视他的双眼,一字一句道:“无功不受禄。况且我们非亲非故,我本就不该收下这些代言。”

裴逐站起身来,施施然踱步到司明月面前站定,修长的身量带来熟悉的压迫感。

他低头看着司明月,目光落在她紧张得颤动的睫毛上,良久,沉声道:“非亲非故?”

他意味不明地嗤笑一声,眸光幽沉,一字一句慢声道:“我以为……我们之间已经不一样了。”

司明月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捏紧,抿着唇一时间没有说话。

裴逐微微倾身凑近她,看着司明月白瓷一样细腻的侧脸,他手指微动,不自觉轻抚了上去。

脸侧传来的温热触感将司明月吓了一跳,她像是受惊的小动物一般瞪大眼睛,立刻往旁边避开。

裴逐抬手一勾,揽着她的腰将人锁进了怀里。裴逐紧紧盯着她,沉声道:“我喜欢你,所以想对你好,你没必要总是拒绝我。”

裴逐低沉的轻语如炸雷一样响在司明月耳边,让她连挣扎都忘了,整个人呆呆地愣怔在裴逐炙热的怀里。

这好像是……裴逐第一次说喜欢她。

裴逐专注地凝着她,幽深的眸里带着股执拗与坚定:“我可以等到你喜欢我的那天。”

“但是……不再见面?你想都别想!”

冲动与害怕之下,司明月看着裴逐的脸,脱口而出道:“我们以后……不要再见面了!”

良久,他沉沉地叹息一声,妥协般缓缓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眼时已然恢复了平静。

司明月低着头不敢看他,下一秒,她就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攫住下巴,强硬地抬起了脸。

她的思绪有些混乱,满脑子都是赶紧跟裴逐划清界限,说话都语无伦次的,“我不想再见你了,我永远也不可能跟你在一起……”

“至于那几个代言,你收下就好。”裴逐漫不经心地说,“你是我公司旗下的艺人,给你什么资源都很正常,不需要有负担。”

但此时,裴逐终于忍不住撕碎了那张平和淡然的假面,满面寒霜地朝她逼近,强势又凌厉地将司明月压在了门板上。

不知为何,明明裴逐看上去依旧冷静,可司明月就是觉得他比刚才危险得多,犹如平静的湖面下暗藏漩涡。

这个时候,她竟诡异地希望裴逐能不讲理一些,也许那样她就可以更心安理得地拒绝他了。

裴逐看上去意外的冷静,他甚至克制地松开了箍住司明月细腰的手臂,还后退一步,平静地望着她:“好,我知道了。”

他居高临下地睨着司明月,眉眼含霜,颇有些咬牙切齿地说:“我看你就是嘴硬……”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他不像自己梦中那般粗暴蛮横,被拒绝了也克制而沉静,没有做出任何不尊重她的事,与梦里好像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司明月愣愣地看着裴逐沉静幽深的双眸,心脏仿佛被茫茫然的浪潮淹没,无措又慌乱。

司明月强压下心中异样,努力冷下声音,说道:“抱歉,裴总,我不喜欢你,也不会跟你在一起,所以不能接受你的好意。”

“司明月,我愿意给你时间,哪怕再久我都愿意等。”裴逐死死地盯着她,嗓音发哑。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从司明月来跟他“摊牌”的那一刻起,裴逐的心里便不断地滋生出暴戾,只是因为不想吓到她,才艰难压抑着。

司明月愣愣地抬头与他对视,裴逐清冷依旧,可那双眼睛里是对她独有的包容与执拗。

司明月低着头,眼前只有裴逐结实的胸口,可腰上那只强有力的手臂存在感如此强烈,箍得她甚至有些喘不过气来。她不抬头都能感受到裴逐炙热的眸光。

话音未落,裴逐嗤笑一声,唇角的弧度有些讽刺。

迎着裴逐阴沉强势的气场,司明月有些发抖但还是强撑着道:“我不喜欢你……”

司明月从未如此清晰地意识到,即便现在她拒绝了裴逐,可依照裴逐这个不依不饶的架势,他们以后总会有各种各样的接触。

为什么……为什么在她真正地拒绝了他之后,裴逐仍旧对她如此纵容,仿佛拥有无尽的耐心,又有着惊人的执着。

司明月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看到裴逐英俊冰冷的脸在她面前瞬间放大,然后她唇上一热,另一双柔软温热的唇贴上了她的。

淡淡的薄荷烟草味瞬间笼罩了司明月,隔着衣服她都能感受到那结实滚烫的身躯。

裴逐眸光沉冷,咬牙切齿地说出几个字。

裴逐微微一愣,而后平静地说:“不要说胡话了,我又不会逼你,你没必要这样。”

于是,司明月反应极大地连退几步,迅速拉开了与裴逐之间的距离。

如果他们再继续纠缠下去,那她可就保不住自己的命了!

司明月在面对裴逐时,向来有种小动物面对猛兽时的惊人直觉,这一刻,强烈的危机感席卷了她,她的大脑里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彻底断了跟裴逐的联系!

司明月莫名心头一激灵。她突然意识到,如果不是裴逐一直以来都对她尊重且温和,她恐怕也不会这么快地改变对他的印象,也不会这么快就动摇了初心。

久而久之……她真的还能像现在这般守住自己的心吗?

随着司明月话音落下,裴逐的面色骤沉,幽深的眸光中仿佛有风暴在汹涌酝酿。

梦境和现实的反差让司明月有种强烈的割裂感,心中更加茫然。

现实中裴逐的以退为进……的确是比梦境里的强取豪夺更有用一些。

司明月一边往门口处退去,一边紧张地盯着他,再次说道:“不,我是认真的。”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裴逐细细地体味着她的话,他面色骤寒,嗓音都仿佛淬了冰,“司明月,你觉得我脾气很好?”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