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灭世魔头转职为社畜5(苏烟微我有两个爹???)(1 / 1)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苏烟微大气不敢吭一声, 虽然她并不觉得自己有错,但是面对如此模样的元一道尊,她总觉得心虚。想想也是, 当初她双修大典的时候,所有亲朋都来了, 唯独元一道尊因为在沉眠中未苏醒,从而错过……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坐在她面前的元一道尊, 许久未说话。但即便他不开口, 苏烟微也能察觉到他身上冰冷如寒霜的气息以及……不快。

苏烟微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 却最终闭上,不知该说什么好。这种时候,说什么都不合适……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罢了。”元一道尊叹了口气,“总归是我的错。”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苏烟微抿了抿唇, 说道:“下次,让师兄给爹敬茶。”

闻言,元一道尊挑眉看她,“你不心疼?”

“我更心疼爹!”苏烟微立马狗腿说道。

元一道尊闻言不禁笑了, “也罢,下次你便带他来吧。”

见他终于笑了, 苏烟微心下也不由松了口气,这关算是过了吧。虽然牺牲了师兄,但是, 良心一点都不痛呢!

讲道理哦,就算这回苏烟微不主动提及让林星河去陪元一道尊喝茶, 以后总归是要去的。常言道,逃得过初一逃不过十五。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这样想着的苏烟微顿时理直气壮起来了,卖起师兄/道侣来,丝毫不心虚。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父女二人又恢复了一派平和,继续用着午膳。

过了一阵。

“叩叩!”庭院外响起了敲门声音。

咦!

苏烟微奇怪,暗道这个时候有谁会来?

准确的说是居然有人来敲门!?

这段时间苏烟微也算是看明白了,元一道尊虽然身在红尘,心却还是高居仙台。他孤身一人独住小院,不同人往来。

更别提是访客了。

所以这突如其来的敲门声,引起了苏烟微的好奇和疑惑。她当即便放下筷子起身,想出去看看是何人。

“你坐下。”她对面的元一道尊开口道,“我去开门。”

说罢,他便站起了身。

离座走出去了。

苏烟微看着他走出去的身影,眨了眨眼睛。

有古怪!

庭院。

元一道尊来到庭院门前,将门打开,一脸冰冷的表情看着门外的来人。

来人的赫然是凤皇。

一袭朱红锦袍的凤皇无惧他的冷脸,俊美华贵的脸庞上露出一个熟稔的笑容,“怎么?老友前来拜访,不欢迎吗?”

“既然知道,那便离开。”元一道尊丝毫不给他面子冷冷说道。

“这可不行。”凤凰说道,“我今日不是来找你的,我是来找我闺女的。”

闻言,元一道尊的眉头皱起,神色有不悦。

却并未反驳他的说法。

苏烟微如今身具凤凰之身,虽然是强买强卖,但是从血脉而言,她确实能够称得上是眼前这位羽族凤皇的血脉子嗣。从法理上而言,凤皇比元一道尊更名正言顺。

“你不会拦着不让我见我闺女吧?”凤皇看着他,一脸不会吧不会吧的表情。

元一道尊冷冷道:“你的嘴若是不想要了,本尊不介意帮你。”

凤皇:……

睡了这么多年前,脾气一点都没变好。

不如说变的更坏了。

“你别多想,我没其他意思,我就是来看看我闺女。”凤皇不得不出言解释道,“好歹是我闺女,这两千年没见了,总算是回来了,我这做父亲的来看看她,也是人之常情吧?”

“……”

元一道尊没有说话,眉头却始终是皱着的。

凤皇看着他这幅模样,心道不妙。元一道尊这看着可是比从前更加偏执啊!原以为他苏醒之后,并未回归修界,而是无声无息来到这凡尘人间,可见是放下了。

但这看着,不像是放下的样子啊!

凤皇心下咯噔了下,觉得自己此行还是贸然了。

“爹,谁啊!”

就在这时,传来了苏烟微的声音。

苏烟微因为见元一道尊迟迟未回来,心下好奇便走出来看看情况。

“哟!”

听见苏烟微的声音,凤皇顿时精神一振,抬头朝着她看去,打招呼道:“我儿,父皇来看你了!”

苏烟微:????

她看着前方一袭绛红锦袍面容俊美笑得很是风流纨绔的凤皇,满脸问号,谁是你女儿?

别乱认女儿好吗?

凤皇看着她这个样子,笑眯眯说道:“从血脉而言,你确是本皇之子。”

苏烟微:……

这还不是你们强买强卖的!

根本没有拒绝机会虽然确实是得了便宜但不知道为什么很是不爽的苏烟微翻了个白眼,“陛下别乱说,我可与你无关系。”

“你若是想要孩子,那去找人生一个。”

苏烟微可没给自己找爹的爱好,爹多了,管教也多。

她现在已经够多人管他了!

而且——

师兄的茶也喝不过来。

苏烟微自觉还是心疼道侣的,所以就不要再给师兄增添负担了。

凤皇:……

他要是想生还用得着等现在?

那不就是不想生吗?

有个聪明能干又厉害的成年闺女等着,他还去生什么蛋啊!

养雏鸟,可是耗心耗力。

会短寿的。

被苏烟微如此毫不遮掩的嫌弃,凤皇心下有些郁闷。

与之相反元一道尊的心情愉快了起来,他勾起唇,看着面前一脸郁闷的凤皇说道,“听见了,就离开吧。”

凤皇:????

我不!

偏不。

被元一道尊和苏烟微这对父女同时嫌弃的凤皇顿时起了逆反心理,冷笑一声,说道:“便是多年未见的好友上门拜访,你也不该拒之门外。”

“堂堂道尊,莫不是连一杯茶都没有?”

苏烟微:……

她闻言不由抽了抽嘴角,暗道你还真是执着呢!真不会看脸色,没看到元一道尊一脸不悦的神色吗?他不但不想请你喝茶,还想赶你走。

凤皇看着元一道尊,笑吟吟道:“今日就算我离开了,下次来得便是其他人。”

闻言,元一道尊眉头皱了皱。

随即,他转身走了进去。

凤皇见状立马跟了上去。

苏烟微:……

行吧。

看来今日这事情没完。

——

凤皇跟着元一道尊进了厅堂,一进去,就看见了饭桌上那六盘一模一样的竹笋炒肉。

噗!

顿时笑喷了。

“哈哈哈哈哈!”他捧腹大笑,“元一啊元一,这么多年过去,你还是这么损!”

太损了!也就只有元一这种闷骚到极致的家伙,才会干出这种滑稽事情。

苏烟微:……

身为当事人,她就很想打他。

这一刻,苏烟微的拳头握紧了。

“再废话,滚出去!”

元一道尊冷冷道。

凤皇立马不笑了。

这种时候还是别惹恼他,否则他真会干出这等事情。

最后,这顿午膳是用不成了。

元一道尊、凤皇转而去了旁边的茶室,苏烟微自觉去煮了一壶茶,端过去。

然后极其自然的在元一道尊的身旁坐下,光明正大偷听。

凤皇今日来意,她很是好奇。

总不会是真的因为她而来。

“茶不错。”

凤皇端起了茶杯喝了口道。

“你不用给我面子。”苏烟微说道,“这茶叶可比不上陛下珍藏的灵茶。”

凤皇笑道:“茶的好坏,端看煮茶的人。”

他目光含笑看着前方苏烟微,意有所指说道:“你的茶,可不是谁人都能够喝到的。”

苏烟微:这确实。

“除了你还有谁?”

许久之后。

她捧着手里的小白鸟,抽了抽嘴角对元一道尊说道,“我看它快被你气死了。”

恬淡的睡颜,仿佛沉浸在某个美好的梦境中。

在前往远方的道途中。

怎么突然,就变得这么……梦幻,童话?

凤皇的脸色大变,“原来如此,原是这般!”

“……它看上去好像很生气的样子。”苏烟微抽了抽嘴角,看着面前炸毛冲着元一道尊一通乱叫的小白鸟,说道。

方才元一道尊所言……

苏烟微迟疑问道,她抬眸看向身旁元一道尊。

遮挡头顶一切,风与雨。

见她执着追问。

“难道……”苏烟微瞬间睁大了眼睛,“这里是,你当初沉眠的地方?”

元一道尊在她难以置信的目光下缓缓点头,肯定了她的猜测。

苏烟微疑惑道,目光看向他。

苏烟微转头问下身旁元一道尊。

“你来过的。”元一道尊说道。

一只小小的巴掌大胖乎乎的雪白雀鸟,一直跟在他们身边。

凤皇想,那个时候,或许无人能够再阻止他了吧。

仿佛是进入了另一个空间维度,身体穿越重重空间,无数的光和影交迭,又分开。

“他?”

苏烟微:……

他们一直疑惑本该永远沉眠下去的元一道尊,为何会突然醒来,其中有何变故。他们猜测了无数种情况,独独没想到这个!竟然是这样!

“既然如此,随我去个地方吧。”

怎么变成这幅模样了?

苏烟微依言,闭上了眼睛。

凤皇抬眸看向他,说道:“我们所有人。”

世界:不想说话。

时不时的飞过她的肩膀,一副很想落下去,踩上她肩膀的样子。

凤皇看着他,语气不知是惊还惧,“你好狠!”

“你随我来。”

苏烟微:“……它在说什么?”

但却不敢。

满脸惊愕。

“你当真下得了手!”

青年的那张脸——

这是什么!

元一道尊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对她说道,“他也一直在等待你。”

苏烟微:?????

“不得不思虑。”凤皇意有所指道,“当年的事情,谁也不想再发生第二次。”

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个奇异梦幻的世界,高大茂盛的直达天际的数目,巨大的蘑菇,以及艳丽的花朵。

被骂作废物的天道鸟:……

凤皇闻言不解其意看着他。

最终,来到了一个奇异的空间。

凤皇叹了口气,发生如此重大的变故,他需得回去告知其他人。

虽然满肚子的疑问,但苏烟微按捺住心下的疑惑,跟着他朝前走去。

“这只鸟是?”

“这是他的梦境。”

谁?

“这里是?”

一个黑发年轻的青年,闭着眼睛,安静的睡在那里。

元一道尊没有回答她的话。

如道观里的神像。

沿着铺满绿色青苔的小道,经过巨大艳丽的蘑菇,绕过高大的树木,朝着梦幻空间的尽头走去。

顿时一阵天旋地转。

苏烟微:……

卧槽!

“你们所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

看着凤皇这匆忙离去的背影,她的眉头也不由皱起。

元一道尊目光瞥了哪只胖乎乎的雪白雀鸟,语气淡淡说道:“是天道的一具化身。”

“……”

上一次苏烟微尚且能够将他拉回来,那下一次呢?谁人又能够阻止他?

说罢也不等苏烟微回应,转身急匆匆离开了。

元一道尊看着他,说道:“不必担心。”

只见前方——

“你和他说了什么?”

凤皇起身匆匆告辞,临走前不忘对苏烟微说道,“有闲暇回羽族一趟,族中的孩子都很想见你这位少主。”

而是抬起眼眸看向前方,语气平静说道,“到了。”

不为所动。

但这些都不是令苏烟微震惊的,她震惊的是……

苏烟微看着身旁元一道尊问道,“有什么是我不能知道的吗?”

元一道尊说道。

苏烟微眼疾手快伸手接住了它,“……爹,你少说两句。”

天道鸟:元一,我日你个大爷!

你说什么!?

元一道尊眉头蹙起,冷笑了声,“你们倒是多思虑。”

他站在苏烟微面前,朝她伸出了手。

苏烟微转头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这只跟在她身旁飞了一路的胖乎乎雪白雀鸟,语气难以置信道:“这是……天道化身?”

那颗巨大的树,茂盛的树叶像是一把巨大的伞。

顿时睁大了眼眸。

苏烟微感受到双脚踩在地面上的坚实触感,鼻尖闻到了淡淡的花香,还有欢快的雀鸟啼鸣声。

苏烟微看着他,在他温柔广阔的目光下,朝他伸出了手。

起初苏烟微没在意,以为这只是一只寻常的鸟儿。

元一道尊叹了口气,“本不想这么早让你知道。”

元一道尊抓住她的手,说道:“闭眼。”

“……”

气得直接僵硬摔下去了。

一直安静坐在旁边的元一道尊声音冷沉开口道。

真的没问题吗?世界。

闻言,苏烟微抬起头看向前方。

元一道尊淡淡道:“习惯就好。”

似乎是在忌惮什么。

空间变幻。

元一道尊也任由他打量。

这是一个奇异的令人见之便觉……虚假的空间。

凤皇闻言先是疑惑,然后是明悟,紧接着是震惊。

“你们不好奇本座是如何苏醒的吗?”元一道尊看着他,俊美冰冷的脸庞上罕见的露出了一个笑容,“本座早该明白的,既是无用累赘便该舍弃。”

“一些无意义的废话。”元一道尊冷冷道。

“它一直都是如此废物。”

准确的说是跟在苏烟微身边。

倒不是不妙,而是……奇异。

隐隐生出一种奇怪的预感。

因此,才会有他出现在这里。

她睁开了眼睛。

“本皇就不打扰二位了!”

而在树下,一个人……

元一道尊只是坐在那里,眉目冰冷端庄。

“既然如此,我也没有必要再留下来。”

缥缈,冷漠,残酷,慈悲。

对于这个突然出现在元一道尊口中的他,苏烟微疑惑极了。

这是——

她没记错的话,当初那个空间可是苍白冰冷,空无一物的。

赫然和身旁的元一道尊一模一样!

元一道尊说道,然后站起了身。

苏烟微:????

这个世界的天道就是这幅模样?

哪只小白鸟被元一道尊一下揭掉马甲,顿时不悦冲着他叽叽喳喳叫了一通。

后来发现它一直跟着他们,便察觉到它的与众不同。

他惊疑不定的看着面前元一道尊,打量他的变化。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_学_官_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