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龙井孔雀鲍(1 / 1)

叶久久虽然很喜欢用盆接珍珠, 很喜欢听珍珠砸在盆子里叮叮当当的财源滚滚的声音,但不至于让小人鱼再被洋葱刺激一次。

她抢过小家伙手里的洋葱丢回袋子里,“刚才做菜赚钱了, 不用你哭珍珠。”

“有钱?”小人鱼拧起眉心看着叶久久, 巴掌大的漂亮小脸上写着‘你怎么骗鱼’?

“有钱。”叶久久心虚的笑了笑, “家里还有一些章鱼,我们还可以做一顿, 然后还要多吃蔬菜,不能整天吃外面的油炸食品,不然长不高。”

冰箱出品的海鲜比较纯天然,多吃对身体好, 但外面买的就不一定了,为了小人鱼的身体健康着想, 还是少出去吃, “咱们在家吃几天, 等下周末的时候再去那条街上吃, 怎么样?”

“到时候我们不吃晚饭去,从街道这一头到那一头,直到你吃得饱饱为止, 怎么样?”

小人鱼很是心动, 奶糯的说道:“算话算话。”

“说哈算话, 不骗鱼。”叶久久伸出小手指, “拉钩。”

小人鱼歪着脑袋, 茫然的眨眨眼,“拉钩?”

“对, 拉钩了就不能变, 否则就会变成小狗狗。”叶久久笑眯眯的看着小家伙, “你这几天不能闹着要出去吃哦。”

小人鱼嗯嗯的点头,勾住叶久久的手:“我乖乖的。”

“知道小鱼最乖了。”叶久久笑着和她盖了印章,“说话不算数就是小狗狗。”

“我才不是小狗狗。”小人鱼开心的晃悠着脑袋,“我是小鱼。”

“对,你是美丽的小人鱼。”叶久久抱起小家伙,“走,我们去做晚饭。”

晚上叶久久用剩下的章鱼做了个微辣口水章鱼片,配上一大把香菜,章鱼腿上圆圆的吸盘都变得清秀了许多,另外还做了糖醋蒜蓉茄子、黄瓜煎蛋汤。

两人坐在灯下吃着晚饭,小人鱼大口大口的吃着饭,时不时夸一句好吃。

叶久久看着不挑食的小家伙,她一直都觉得这个世界的菜都很稀奇,加上自己手艺好,她每次都能吃不少。

看她吃得津津有味,叶久久食欲也上来了,配着菜吃了一大碗米饭,吃完后再喝了一碗煎蛋汤,舒舒服服的打个饱嗝,完美的一天!

吃饱后两人洗澡睡觉,临睡前叶久久再次将漂流瓶放到冰箱里。

聪明的小鱼:“它又去不袅。”

“我知道,但该有的态度还是要有的。”叶久久抱起小家伙回到房间,“你说明天冰箱会送什么海鲜来?”

小人鱼爬到床里面躺好,然后掰着手指开始数自己想吃的海鲜:“想吃比这个床还大的大螃蟹,想吃可以当床的大贝壳,想吃比被子还宽的海带......”

叶久久挨着躺下:“别做梦了,哪有那么大的。”

小人鱼信誓旦旦的说:“有。”

叶久久问她:“你见过?”

小人鱼摇头,她没有见过,但是她听哥哥说过。

“没有见过你还瞎说?”叶久久给她盖好被子,“赶快睡觉,明天早上一起去冰箱里赶海。”

小人鱼笑嘻嘻的应着好,“要捡大螃蟹、大鱼儿。”

“嗯,捡你这么大的大美人鱼。”叶久久敷衍的应了一声,然后闭上眼睛轻轻的拍着小家伙的后背,“睡吧睡吧。”

窗外,微凉的夜风吹来了乌云,月亮被藏了起来。

渐渐熟睡的叶久久做了个梦,梦里的她沉入了一片幽深黑暗的海域里,一片黑色的海藻紧紧缠绕着她,作为厨子的她伸手想要摸一下品相,还没碰到的时黑色海藻瞬间躲开,下一刻拽着她往深渊里去。

她拼命挣脱开海藻的缠绕,奋力的往上游,可是大海太深,她怎么也游不上去,在她胸腔里最后一口气就要耗尽时,忽然一个大炸雷将她惊醒了。

叶久久满头是汗的坐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呼吸新鲜空气,刚才那个梦也太真实了,好像下一秒就要溺亡了,还好这个惊雷来得及时,不然她可能在梦里窒息了。

她吁了一口气,转头看向睡得很香的小人鱼,轻轻捏了捏她肉乎乎的脸颊,“都怪你,如果不是你睡前说海带,我也不会梦见海藻拉我入水。”

小人鱼翻了个身,背对着叶久久。

“你还不想听我说话?”叶久久轻轻戳了下小家伙肉嘟嘟的大腿,“哼,那我也不告诉你好像长胖了一点这个事情。”

叶久久重新躺好,听着窗外雷雨声继续睡觉。

之后没有再梦见奇奇怪怪的东西,一觉醒来已经天亮了,换好衣服洗漱一下就直接去了厨房,刚进厨房就听到冰箱里传来砰砰砰的声响,像是鱼尾重重拍在冰箱上的声音。

小人鱼兴奋的跑到冰箱面前,踮着脚去开冰箱门:“有大鱼!”

“真被你说中了?”叶久久伸手猛地打开冰箱,一只一米二长的马鲛鱼直接弹了出来,一尾巴拍在她毫无防备的脑门上,拍得她脑袋嗡嗡的响。

“它跑袅。”小人鱼看到马鲛鱼顺着地面朝厨房外面的院子溜去,连忙追上去抓鱼尾,“不要跑!”

叶久久捂着脑门追了上去,“你跑慢点。”

“它要跑袅。”小人鱼一下子扑了上去,直接扑在了三十多斤的大马鲛鱼的鱼肚上,咬牙切齿的喊着:“你憋跑!”

大马鲛鱼用力挣开,又朝前面窜去,一下子将小人鱼给拉翻了,直接让她摔进了旁边的积水坑里,而她的双腿瞬间变成了粉色的鱼尾。

跟出来的叶久久捂着额头看着一蓝一粉两条上下摇晃的鱼尾,莫名的觉得很喜感,“都让你别跑了,现在好了吧。”

“呜呜,我的新裙裙。”小人鱼委屈的扁起嘴巴,要哭不哭的拍着旁边的大马鲛鱼,“都怪你,弄脏我的新裙裙,还害我变成介个样儿。”

“你不追它不就好了吗?”叶久久扶着小人鱼的咯吱窝把她提起来带去卫生间,放水给她冲了冲身上的泥水,然后重新洗了个澡抱去房间里,“在这儿待着变回来。”

小人鱼甩着尾巴上的水,“不泡澡澡呀?”

叶久久擦了擦脸上的水,“不泡!”

“我马上打电话让老板送早饭,叫了你就吃不上了。”

“那不泡了。”小人鱼拍拍手,“让他送那个很多水水的包包。”

叶久久:“灌汤包啊?”

小人鱼嗯嗯的点头,“还有那个绿绿的。”

“那是小猪馒头。”叶久久打电话给小人鱼要了两个灌汤包和一小猪馒头,她自己则要了一份油条豆浆。

叫了早饭后,她穿好围裙、带上手套去试图逃跑的大马鲛鱼搬回厨房的一个大号洗菜塑料盆里,盆子也装不下去它,又怕它蹦出去,只能找了个黑塑料桶套住它的脑袋,看不到就不知道往哪跑,应该能老实很多。

叶久久转身继续看冰箱,今天里面有很多绿油油的藻类,是她以前没见过的品种,闻着特别清香,应该也是能吃的品种。

她将面上的藻类海草装进一个洗菜的篓子里,然后继续往下翻,翻了两下就翻出一些个头很大海螺、扇贝,比之前见过的都更大,一个海螺大约有三斤左右,扇贝也有两斤左右。

叶久久以为之前一斤重的扇贝已经够大了,没想到还有更大的,也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有更大的,她将这些海螺、扇贝都放到单独的一个盆里先放着,然后继续往外拿海鲜。

她又把一些海藻扒拉开,然后从下面拿出两只五斤重的大板蟹,之前见过□□斤重的帝王蟹了,再见到这么大的板蟹好像也觉得不是很稀奇。

叶久久将板蟹放进盆里,然后又从里面翻出不少基围虾,个头很大,每一个至少有三根手指那么宽,可见有多肥美。

除了虾、蟹、贝以外,今天的重头戏还是鱼,除了已经自己提前蹦出来的大马鲛鱼,里面还有十条金昌鱼,鱼身鱼尾都都是淡淡的金色,颜色颇为漂亮。

叶久久徒手拎着颠了颠,一条鱼小两斤的样子,不大不小,正好拿来做清蒸。

另外还有七条两斤左右的真鲷,身体呈淡红色,腹部为白色,看着非常的吉利,所以它们还叫加吉鱼、红加吉,中午到时候用这些真鲷做一个讨采头的菜,倒是卖贵一点。

之后她又从里面拿出一只多宝鱼,个头很大,估计也有十几斤,还好压在最底下,要是压在上面可能把她的金昌鱼、真鲷都给压死了。

拿完鱼后,叶久久将装着海水的底层抽屉搬了出来,准备将海水倒进水缸里方便养着金昌鱼和真鲷时,忽然发现底下有两个泥土色的东西,看着像是石头。

她摇晃了一下,发现根本不动,反而是紧紧的吸附在隔层上面,她连忙看了看,仔细确认后发现竟然是两个孔雀鲍。

鲍鱼的壳上有盘旋凸起的纹路,看着就像是孔雀开屏一般,就是颜色有点丑,灰扑扑的一点都不漂亮,如果运气好能捡到另一种蓝色的孔雀鲍就好了。

等她嫌弃完后就将海水倒进水缸里,然后将金昌鱼和真钓都放了进去,其他的暂时放在外面。

等吃过早饭后,叶久久就开始写菜单,写好后就开始定菜,然后开始处理马鲛鱼,她今天打算做一个马鲛鱼鱼丸汤,所以需要提前把鱼丸打出来。

她先在厨房地面上铺一层塑料膜,然后艰难的将大马鲛鱼拖到上面,然后再用口袋盖在它身上,她手脚并用的压住的马鲛鱼身体,另一只手拿起长长的刀。

小人鱼一手拿豆浆一手拿小猪馒头走进厨房,也伸出一只脚重重的踩在马鲛鱼的尾巴上,奶糯的朝她说:“久久,我帮你呀~”

叶久久余光看向她:“你退开一点点,别又被它甩翻。”

小人鱼摇摇头,“不会~我小心一点点。”

“行,你小心一点点。”叶久久摆好刀的位置,然后趁着大马鲛不备,用力的切下它的大脑袋。

大马鲛鱼临死之前还挣扎了一番,直接挣脱了叶久久的压制,也将小人鱼给推得往后一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哎哟。”

叶久久重新按住还没死透的马鲛鱼,然后看向还死死捏着馒头和豆浆的小家伙:“没摔疼吧?”

“屁屁痛。”小人鱼委屈巴巴的瞪着马鲛鱼,“你差点弄丢我的馒头,大坏鱼!”

马鲛鱼:有本事你被砍头试试?你能稳住不动弹?

小人鱼哪管那么多,扶着旁边的板凳撅着屁股爬起来,然后慢悠悠的绕回马鲛鱼身边,小心翼翼的偷踩了几下它的尾巴,奶凶奶凶的冲着马鲛鱼哼哼着:“让你摔我。”

叶久久将她夹带私仇的小动作看在眼里,嘴角压不住的往上翘,怎么会这么可爱?

等小鱼报仇后,叶久久将马鲛鱼抱到窗边水槽里洗干净,然后处理干净内脏后才搬到中间已经空出来的台面上,擦干净表面的水后直接切下最适合用来做香煎鱼的部分。

切出来后再分成两厘米厚的鱼块,一共分了十五份,拿保鲜膜将每一块都包好放进冰箱冷藏。

然后将剩下的部分剔除鱼骨鱼刺和鱼皮,拿不锈钢勺子将鱼肉全部刨下来,最后收集了大概八斤的鱼肉。

“是个大工程。”叶久久活动了一下胳膊,然后抽空将鱼头鱼骨洗干净,煎成两面金黄后放到大号瓦罐里去熬鱼汤,熬上后她继续来收做鱼丸。

先在鱼肉里加一点盐,然后顺着一个方向搅拌搅拌,然后抓一坨捏着朝盆壁上摔打,摔打一会儿后再加入蛋清继续搅打,连续加两次过后再加入刚才榨好的葱姜水继续打。

鱼肉越打越细腻,打了一个多小时后,鱼肉变成了细腻的鱼茸,颜色均匀透亮,看着就是一盆好鱼茸。

打好后就可以做鱼丸了,叶久久先准备一大锅冷水,然后带着手套开始挤鱼丸,每一个都挤得圆圆溜溜的,看着和机器做的一样好看。

“鱼丸。”小人鱼吃着棒棒糖凑近来,“又要吃火锅了吗?”

“想吃火锅?晚上剩得多的话咱们就吃。”叶久久将鱼丸全部做完后,就开火开始煮,煮到定型后就捞出放到冰水里,这样会更加Q弹,外表看起来也会更白嫩更细腻,更适合拿去售卖。

鱼丸做好后,叶久久的鱼骨汤也熬得差不多了,汤汁奶白,香气浓郁,闻着就特好喝。

她忍不住舀了一点放到小奶锅里,煮开后放入十个白白嫩嫩的鱼丸,煮着浮起来后就可以出锅。

鱼汤和鱼丸里都加了盐,不用再额外放调料,直接分成两碗放到梨树下刚摆出的小桌上。

昨夜刚下过一场雨,现在还很凉爽,一人一鱼坐在一边吃着鱼丸,手打鱼丸非常的滑嫩Q弹,比果冻还滑,比跳跳糖还跳,“好不好吃?”

“好次!”小人鱼埋头吃着鱼丸,没空理会叶久久。

“慢慢吃。”叶久久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一点了,她自己得加快速度了。

吃完鱼丸,叶久久满血复活,回到厨房开始处理早上送过来的菜,切好后就差不多十一点半了,她简简单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去开门。

刚走到门边就看到高远和朱朱两个人站在门口起了争执。

高远气急败坏的看着蛮不讲理的朱朱,“明明是我先到的,我先站在这儿的。”

朱朱不甘示弱的回怼:“我的手先碰到的,谁先碰到谁先到。”

高远叉腰:“你讲不讲道理?”

朱朱也叉腰:“我怎么不讲道理了,你站在旁边谁知道你是干什么的?我还以为你迎宾的呢。”

高远气笑了:“你眼瞎吗?我是这里老熟客,你才长得像迎宾的。”

“你赶紧撒手,我先到的,我要第一个进去。”

“不让。”朱朱挺起胸脯,“你有本事从我身上跨过去。”

高远想伸手推开她像座大山似的身躯,但犹豫过后还是没有伸手,只是咬着后槽牙说:“好男不和女斗。”

朱朱得意的扬起笑,“给你张长记性,让你抢我的鳐鱼。”

高远冷笑:“你这人怎么这么小心眼?”

朱朱怼着:“你才小心眼,你全家都是小心眼。”

高远:“......”

叶久久连忙打开门,“外面天热,进来降降火气?”

“老板,你可算开门了。”高远说着就朝餐厅里冲,但还没冲进去就被朱朱拉住,然后她嗖的一下挤了进去,一屁股坐在最近的餐桌上,“老板点菜。”

差点被甩出去的高远呆住了,这胖妹子力气怎么这么大?

叶久久也看呆了:真是个灵活的胖子。

小人鱼被一阵风刮得头发全部糊在了脸上,她默默的扒拉开头发,奶声奶气的对朱朱说:“好腻害,你会发风。”

朱朱:“???”

高远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哈哈哈哈。”

朱朱挑起凤眼等着他,笑个屁你。

高远乐不可支,还是小鱼会说话。

小人鱼茫然的看向高远,“你笑什么啊?”

朱朱:“他发疯。”

她说完后看向叶久久:“老板,我先到的,我可以先点菜吧。”

叶久久点了点头,去拿了菜单过来给朱朱点菜。

朱朱点菜的时候,高远一直张望着,希望今天老板这里没有特别独特的,希望这个胖妹子不要抢走他最喜欢吃的,不然他一定想掐死她。

朱朱发现了高远的小动作,故意念着菜名:“今天的菜品还挺丰盛的,有:

凉拌海藻/88

鲜虾蒸蛋/188

香辣基围虾/388

紫苏拌螺片/388

泡椒扇贝/388

麻辣水煮鱼片/488

香煎马鲛鱼/588

马鲛鱼鱼丸汤/588

清蒸金昌鱼/688

鸿运当头/888

香辣板蟹/2188

龙井孔雀鲍/2388

“光是看名字我就流口水了。”朱朱啧啧啧了几声,“孔雀鲍只有一份呀?那我要了。”

高远咬着牙关,努力装着没事的样子,只是孔雀鲍而已,又不是星空鲍,让给这个胖妹子也没关系。”

“板蟹竟然有两份。”朱朱有点失望,但也无可奈何,她也不能让老板不卖给那个死胖子,“老板,我朋友今天待会儿就过来,菜单上的全都要了。”

叶久久点头,转身走到高远身边:“这是菜单。”

高远都没看菜单,直接说:“李林他们也会过来,我也都要。”

“好。”叶久久确定好菜单后就往回走,小人鱼也跟着往里面跑去,“帮你呀~”

“这里面不用你帮我。”叶久久穿好围裙,也给小人鱼穿好同款定制漂亮的围裙,“你在外面帮我守着,让他们别吵架,如果有其他客人来,你就来叫我。”

“好。”小人鱼拉了拉杏色的干净围裙,然后朝外面跑去,跑到高远和朱朱跟前,奶糯的提醒:“你们不要吵架哦。”

刚瞪了一回合的朱朱说:“我们没有吵架。”

小人鱼看着一脸不爽的高远,“那也不要打架。”

高远撇了撇嘴角,努力挤出一抹笑:“没有打架,好好的呢。”

小人鱼又仔细看看,没看出什么后点了点头:“不要吵架打架,要当好朋友,我就坐在这里看着你们。”

高远不情愿的嗯了一声。

朱朱也不乐意,但小老板的面子还是要给的,之后两人没怎么争吵,各自玩起了手机。

叶久久也没管外面,专心致志的做着菜,所有的菜都要一起做两份。

把三指宽的基围虾拿出来处理干净,然后切成小丁,分别放到两个装着蛋液的碗里,搅拌均匀后直接蒸,同时拿出一只金昌鱼收拾好一起蒸上。

然后叶久久把凉拌海藻、紫苏拌螺片和香煎马鲛鱼做好,做好后再开始爆炒香辣基围虾。

一起取出六只分两份做香辣虾,一只比手掌还长,个头很大,一只相当于六只小基围虾了。

先放入葱姜蒜和干辣椒爆香,再放入自己炒的底料,炒出香味后放入提前切开的基围虾,爆炒到虾身变红后,加入调料和一点清水,小火焖两分钟就可以出锅。

秘制底料特别香,餐厅外街道上的人都闻到了香味,大家经常路过都知道价格,但实在是太香了,想进去吃!

远处的面馆老板看着又有人成群结队的朝里走,心底很是不爽,“到底有什么好吃的。”

“之前打电话联系搞视频的,后续怎么也没看到吐槽视频?”

他不知道的是,吐槽博主已经沦陷,今天带着家里人又过来吃饭了。

因为香辣基围虾太香了,一时间勾得原本准备出去聚餐的人也走了进来,另外周珊带着表姐王云以及丈夫小陆也再次过来了,中午吃过午饭后表姐就要回家了。

一涌而来了很多顾客,餐厅里九张桌子直接坐了满了八桌,是叶久久开餐厅以来最热闹的一天。

以至于叶久久一时间忙不过来了,好在大家为了吃到海鲜,不介意再等一会儿。

饶是如此,叶久久还是觉得亚历山大,要是天天这样她就必须请个人帮忙了,匆匆给大家写好菜单,然后又继续做菜。

回来后先将蒸蛋一次性放进去六份,然后再蒸两份金昌鱼,剩下的几份之后再蒸一次。

蒸上后她利落的重复着将刚才做的凉拌海藻和紫苏海螺片做好,然后继续开始做菜。

她已经给高远和朱朱这两桌上了六个菜,然后回来再继续做下饭的泡椒扇贝和麻辣水煮鱼,都是家常且开胃下饭的做法,水煮鱼再出锅后再洒上一层辣椒、花椒、蒜蓉,往上浇一层热油,烫得滋滋滋的响,香味瞬间被激发了出来,光是闻着就忍不住咽口水。

做好后洗干净锅,立即将鱼丸汤煮上,然后再将红烧真鲷做上才将菜全部端出去。

她一路走过的地方全是麻辣水煮鱼的香味,勾得后来的五桌客人全都情不自禁的咽了下口水,“好香啊。”

“爱了爱了。”李林是麻辣爱好者,第一时间就就筷子伸向了水煮鱼,一口烫,二口嫩,三口鲜,四口五口直接吃得停不下来,“我觉得今天最好吃的是这个。”

多宝鱼做的水煮鱼片非常的爽嫩,里面的鱼刺全是软刺,基本不用挑就可以直接吞下去,加上浓郁的麻辣鲜香味,李林吃得停不下来,“太下饭了。”

“确实好吃,这个鱼太嫩了。”另一桌的富婆姐姐们一边擦汗一边吃,麻辣水煮鱼片满大街都是,但让她们宁愿妆花也要吃的只有这一家,太上头了!

其他桌咽了咽口水,希望自己点的菜快点送上来。

叶久久回到厨房后开始处理板蟹和孔雀鲍,做好后马鲛鱼鱼丸汤、鸿运当头鲷鱼也做好了,送上去后回来就开始做香辣板蟹,香辣板蟹的做法和香辣基围虾是一样的,唯一的区别是板蟹特别大特别肥,也特别贵。

孔雀鲍个头不大,又只有两个,所以就只做一份,先将鲍鱼切成片,然后泡半壶龙井茶。

第一次的茶汤不要,直接用来泡了鲍鱼片和菜心,第二次泡的茶汤留一部分放在外面,剩下的装在玻璃杯里倒扣在一个凹形白色的餐盘里。

之后在将留下的茶水倒入餐盘里,之后再将在鱼汤里烫过的菜心围着玻璃杯摆一圈,再把鲍鱼绕着摆一圈,层层叠叠的还怪好看的。

整道菜都带着淡雅的龙井茶香,味道很好闻,等送上桌时,朱朱闻着淡淡的清香,感觉一股茶香直冲眉心,让人特别清醒,很想出去跑几圈,“很好闻诶。”

堆堆忍不住问:“老板,菜单上怎么没有那个螃蟹和鲍鱼?”

“螃蟹只有两份,鲍鱼只有一份,你们来晚了。”高远已经先替叶久久解释了一句,“我也差一点就能吃到那一份龙井孔雀鲍了。”

朱朱转头看向高远那一桌:“叫声姐姐,我分你一片尝尝。”

“呵。”高远打算明天自己早一点来,到时候让胖妹子叫自己哥哥,叫完还不给,气死她,哈哈哈哈!

朱朱看高远一脸奸笑,浑身都开始起鸡皮疙瘩,这人很恶心!

叶久久笑着转身让大家稍等一下,然后回去继续做菜,一次性做三份,两轮过后所有的客人都吃上了饭。

送上所有的菜后,叶久久回到厨房取下黑色口罩,放水洗了一把脸,刚凉快一点,小人鱼就跑进来抱住她的双腿。

她低头看着小家伙,“怎么了?”

小人鱼眼巴巴的望着她,“我也饿了。”

叶久久擦了一把脸:“想吃什么?”

小人鱼指着墙角的冰箱,“想吃里面的那个圆圆的鱼丸。”

“可以,我给你做个鱼丸大虾米线。”叶久久今天做的菜都非常下饭,加上来的每一桌客人都是六七八个人,几乎要掏空她蒸的米饭了。

她怕米饭不够,所以直接做米线,而且也更简单方便,她实在没力气再去炒一锅菜了。

小人鱼喜欢吃米饭,没有什么意见,唯一的一个小要求就是:“要放两只大虾。”

“好,给你放两只最胖的。”叶久久往小汤锅里盛了一点鱼汤,等鱼汤煮开后放入手工做的米线,煮软后夹到装了鱼汤的大碗里,另外再煮五个鱼丸、两只基围大虾和几片生菜叶,煮好后整整齐齐的码放在上面,再洒上几粒翠绿的葱花。

叶久久端着放到窗户边上的台子上,朝着正蹲在梨树下数蚂蚁的小人鱼喊:“做好了,快过来吃。”

“好了啊?”小人鱼起身往回跑,“我想去外面吃。”

“那走吧。”叶久久牵着小人鱼朝外走去,依旧坐在她的老位置里,等她爬上椅子后将筷子和勺子递给她,“慢点吃,小心烫。”

小人鱼嗯嗯的点头,舀起一个鱼丸轻轻的吹了吹,等晾凉一点才慢慢往嘴里送。

已经吃好的高远看到小鱼的鱼丸大虾海鲜米线,忽然觉得自己还能再吃一碗米线,“老板,这个海鲜米线看起来很好吃,为什么菜单上没有这个米线?”

不等叶久久回答,小人鱼已经自己护着米线:“是久久给我做的。”

高远逗她,“专门给你做的?分给我一点行不行?”

小人鱼摇头说不行:“我要吃的。”

高远说:“你不给我,我就抢。”

“抢?”小人鱼捏起小拳头,“那我就打你。”

高远笑着问道:“你打得赢我吗?”

小人鱼看着两人的身高,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就让哥哥打你。”

高远撸起袖子,露出粗壮的手臂:“你看看我的胳膊这么粗,你哥哥也打不赢我。”

小人鱼看着高远堪比瘦子大腿的胳膊,一时间哑然了,哥哥打不赢?

“欺负小孩你好意思吗?”朱朱一屁股撞开高远,“小鱼宝贝,姐姐力气大,可以帮你收拾他。”

小人鱼眼睛亮了亮,这个姐姐好。

高远不乐意了:“收拾谁呢你?”

“有本事单挑。”

“我还怕你不成。”朱朱哼了一声,略过高远走去餐厅门入口的位置付账,“老板结账。”

叶久久看了看单子,“一万,谢谢惠顾。”

朱朱付完钱就撑着伞朝外走了。

“你给我等着。”高远匆忙付了钱也跟了出去,“有本事别跑!”

叶久久觉得两人一定是八字不合,轻轻摇了摇头,以后安排位置一定把他们安排离得远一点。

等这两桌客人结账离开后,餐厅里就安静了许多,第一次来的两桌客人时不时发出感慨,“早知道这么好吃,之前路过的时候就该进来。”

“现在知道也不晚,以后经常过来就行。”其他熟客说。

“太贵了,一个月来一次还差不多。”

“你会忍不住的。”熟客们当初也这么说。

周珊笑眯眯的对丈夫说:“我们昨天也这么说来着,但今天又忍不住过来了。”

“确实好吃。”小陆吃着下饭的水煮鱼片,又麻又辣又鲜又嫩,嘴唇辣肿了都还舍不得停下。

“你多吃一点。”周珊又招呼表姐多吃一点,“姐,你要不多在我这边待几天?回去了可就吃不上这么好吃的海鲜了。”

“出来两天了,该回去了,而且明天还要上班。”家里除了争吵还是争吵,实在是太压抑了,王云实在没办法,所以昨天表妹叫她过来时没有多想就答应过来了。

这两天她过得很轻松,她也舍不得回去,但不得不回去了。

周珊说:“那你下周末再过来。”

“有时间再来看你。”王云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过来,但不想让表妹多想,只是敷衍的应了一句。

周珊看着表姐,心底轻轻叹了口气,没有再多说,只是劝她多吃点。

叶久久看了眼说话的客人又转头看向小人鱼,小家伙吃得正开心,完全没有因为刚才的事情受影响。

休息了一会儿,客人们吃好并陆陆续续的离开,等大家走后叶久久打扫卫生,收拾好后清点剩下的海鲜,还剩下两条金昌鱼、几只虾、马鲛鱼鱼丸、几块多宝鱼肉块以及一些鱼汤,这些只能勉强凑半桌菜。

只剩半桌菜是没办法营业的,叶久久当机立断决定晚上不营业,直接休息。

确认晚上不用开火后,叶久久将厨房彻彻底底的收拾了一遍,再将鱼缸清理干净,然后再将后院里里外外的大扫除了一番。

全部收拾好已经晚上六点多,她简单的做了一个鱼汤小火锅,将剩下的菜和生菜一起烫着吃掉,吃完后是晚上八点多。

收拾好已经将近九点,此时叶久久发现外面已经开始下雨,细密的雨点已经落了下来,还伴着阵阵雷声。

“又下雨啦。”小人鱼从厨房跑了出去,开心的望着外面磅礴的大雨,伸出手去接雨。

“你小心别弄湿双腿。”叶久久抓着她的衣领往外拽了一点点。

“不会的。”小人鱼又往外走了走,欢喜的望着细密的雨幕,“好大的雨呀,我们今晚上是不是走不回去睡觉了。”

“我们有伞。”叶久久关好门窗,从厨房门后拿出一把大雨伞,撑开后就带着她穿过雨院落,回到了房间的位置,“我们这不是过来了吗?”

“好腻害。”小人鱼看着自己的双腿,一点都没有淋湿。

“这就厉害了?”叶久久笑着rua了rua她的脑袋,“你乖乖待屋里,我去把垃圾整理好放到外面去。”

小人鱼嗯嗯的点头,坐在门口羡慕的看着久久撑着雨伞走进雨中的背影,想要去雨里玩的她歪着脑袋想了想,忽然想起前几天买衣服时老板有送一个东西,长得和久久撑的伞一模一样。

她灵机一动的站起身,转身跑去屋里,在袋子里翻了翻,很快翻出了一把可爱鸭小黄伞,伞上有两个鸭脚蹼,中间还印着扁扁的鸭子嘴,整体嫩黄的颜色也特别可爱。

小人鱼学着叶久久刚才那样撑开小黄伞,然后借着屋里昏黄的暖光大着胆子走进如瀑的雨中,雨水顺着伞沿往外流,她望着中间淋不到雨的地方,开心的蹦了起来,“没有雨。”

小人鱼兴奋的看着脚下湿漉漉的地面,小心翼翼的穿着鞋踩上去,没有变回尾巴呢。

越想越激动,她直接高兴的蹦了起来,很快就乐极生悲了。

一阵风猛地刮了过来,将伞刮得往后飞,雨水瞬间淋在了她的身上,双腿瞬间湿透,眨眼间变成了粉色的大尾巴。

没了双腿的小人鱼瞬间站不起来了,直接坐在了地上,她呆呆看着变回去的大尾巴:“哎呀,怎么变回来了?”

从外面折回来的叶久久刚好看到了这一幕,直接气笑了:“你说怎么变回来了?”

小人鱼摇晃着尾巴,装起了傻:“布吉岛呀。”

“你个小聪明蛋,怎么可能不知道。”叶久久弯腰把淋湿的小家伙抱起来去她的专属泡澡盆,“让你别去碰水你非不听,现在好了吧。”

小人鱼耷拉这脑袋:“我想去玩,就学你。”

“我这是大雨伞,你那个小雨伞在这种暴雨天顶什么用?”叶久久没好气的看着她,“而且又没有雨鞋保护,双腿涨水肯定会淋湿的,而且外面在打雷,你还敢往大雨里冲?你不怕被雷劈成烤鱼吗?”

小人鱼捕捉到一个讯息:“雨鞋?”

叶久久解释:“一种可以穿着踩水的鞋。”

小人鱼眼睛一亮,“买。”

“没有钱钱我就去哭。”

“......你对自己可真狠。”叶久久没好气的看着小家伙,“不用你哭,只要你乖一点,我们明天有时间就去买。”

小家伙开心的嗯嗯两声,“我乖。”

“你哪里乖了,偷偷跑去雨里,差点被你吓死了。”叶久久给小人鱼擦着头发,“赶快洗澡,洗完澡回去睡觉。”

小家伙哦了一声,“久久凶。”

“不凶你不长记性。”叶久久加快速度给小人鱼洗澡,等帮她洗干净吹干头发后才去洗澡,她刚才抱小人鱼时也淋湿了头发和身体,浑身湿漉漉的很不舒服。

等洗完澡出来,她又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叶久久揉了揉鼻子,看向趴在床上玩手机的小人鱼,小家伙也淋了雨,也不知道会不会着凉?鱼着凉怎么办?吃感冒药有用吗?

她正想着,忽然一道闪电在窗外亮起,跟着一个惊天大炸雷响起,轰隆的一声巨响,吓得她拿帕子的手抖了一下。

叶久久疑惑的看向窗外,院子里的水就像湍急的河流一般,浪花翻涌着朝暗渠里灌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怎么觉得今晚的雨和冰箱开始送海鲜的前一晚的雨一样大,就像是被人捅破了天,雨水倾盆而下,似要淹没整座城市。

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那天晚上下雨之前叶久久抹黑去冰箱拿东西,结果不小心划到了手,之后她就坐在窗边擦药来着,然后也是被一个大雷吓了她一跳。

“怕不怕这个打雷?”叶久久擦着头发问小人鱼。

“不怕。”小人鱼脆生生的答了一句后歪着头看向她,“你是不是害怕呀?我保护你。”

“好,让小鱼你保护我。”叶久久吹干头发后就要上床,刚坐上床沿后就听到后门口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

她看了看手机,已经快晚上十一点了。

三更半夜的,又是暴雨天,谁会来敲门?

叶久久仔细听了听,好像又没有听见有人喊她,她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正当她想不管时后门处又传来咚咚咚的敲击声。

“大半夜跑来敲门是出什么事了?”叶久久拧着眉心,穿好鞋撑着伞,冒着电闪雷鸣小心翼翼的走到后门口,“是谁呀?”

叶久久小心翼翼的打开门,透过半阖的门缝看向外面幽暗的巷子,外面空无一人。正当她困惑时,一道炽白电光恰好闪过,她恰好对上了一双雾霾蓝的深邃眼睛。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