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黄金玉米珍宝蟹(1 / 1)

哪来的珍珠?

叶久久弯腰捡起粉色的珍珠, 入手触感光滑饱满,还有一丝冰凉,摸着很舒服, 正当她困惑是哪来时,又听见小人鱼嚎啕的的哭声。

叶久久没心思琢磨是哪来的珍珠,急忙朝小人鱼跑去,小鱼来这里也小一周了,还是第一次听见她哭,“小鱼, 怎么了?”

揉着眼睛的小鱼哭得更凶了,“呜呜!!”

“怎么了?”叶久久拉下她的手询问什么情况,结果下一瞬就看到小鱼眼眶里流出来的眼泪瞬间变成了粉色的珍珠, 一颗一颗的往下掉。

“什么情况?”叶久久下意识伸手去接, 一个两个三个,很快多得她的手都接不住了,眼看着又有珍珠往地上掉,她鬼使神差的拿起一个干净的盆子来接珍珠。

啪嗒啪嗒——

珍珠砸在盆子里,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叶久久听得又开心又心疼,“小鱼, 怎么了?为什么哭?”

小人鱼仰起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痛~~~~”

“哪里痛?”叶久久检查着小人鱼的身体, “是碰到哪里了吗?”

“眼睛......”小人鱼呜呜的哭着,又抬手去摸眼睛, 摸到后她哭得厉害了, “好痛好痛~~~”

“眼睛怎么了?”叶久久想凑近看看, 刚靠近就闻到了一股洋葱味,她看了看水槽里变成一片一片的洋葱,她又看了看她揉眼睛的手,在她的手上也有一股浓浓的洋葱味。

“难怪你会喊痛。”叶久久将盆子放到水槽里,另外一只手抱起小人鱼,然后放水给她洗眼睛,“我给你洗一洗眼睛。”

等洗了几遍后,叶久久问她:“还痛不痛?”

小人鱼难受的还在哭:“还痛。”

“再洗一洗。”叶久久再帮她重复洗了四五遍,然后抽出一张吸油纸给她擦了擦脸,“好一点了吗?”

小人鱼抽抽搭搭的嗯了一声。

“不要用手去揉眼睛,这样就不会疼了。”叶久久看着她红彤彤的蓝汪汪的眼睛,里面还有许多眼泪往外滚,“小鱼,咱们不哭了好不好?”

小人鱼吸了吸鼻子,很努力的控制着自己,可是没什么效果:“阔系窝憋不住。”

“没事,那就再哭两分钟。”叶久久默默的端起盆子接在下面,“你哭到这里面,不然等下不好捡。”

小人鱼嗯嗯两声,捧着盆子又伤伤心心的哭了起来,似乎要把前些天的害怕、恐慌、想家都一并哭出来。

叶久久看得心都揪了起来,她还只是一个相识几天的人,如果是她的家人看到她哭得这么伤心,不知该有多难过。

此时此刻,在一片未知的幽暗海域里,一道人影从密密麻麻的鱼群下游过,速度极快,只依稀看到他如海藻一般散开的黑色长发随波而动。

他似是感应到了什么,蓦地停下转了过来,波涛涌动,长发遮住了他瑰丽容貌,只露出一双雾霾蓝深邃眼睛盯着前方。

找到了。

小人鱼已经停止了哭泣,只是跨坐在叶久久的双腿上,趴在她的怀里抽抽搭搭着。

叶久久轻轻的抚着她的后背,给她足够的安全感,等她愿意停下来说话时再出声。

小人鱼不是爱哭的小孩儿,她抽抽搭搭了一会儿后就慢慢的停下了,她轻轻揉了揉红得像小兔子的眼睛:“窝好丢银。”

叶久久抱紧她:“不丢人,小鱼是最棒的崽崽。”

小人鱼害吸了吸鼻子:“阔系窝哭袅,不阔以哭,不勇敢......”

“怎么会呢?你已经很勇敢了,比很多小朋友都更勇敢。”叶久久指着恰好路过的一个小孩,正哭哭啼啼的跟在大人后面,“你看那个小朋友,比你大一两岁,还一直哭呢。”

小人鱼立即扭头看向窗外,果然看到一个哭包小朋友,“他为什么哭?”

叶久久胡诌了一个理由:“可能是因为没有吃到好吃的就哭吧。”

“他好爱哭。”小人鱼立即找到了自信,“我没有吃到好次的都没有哭。”

“所以说你已经很棒了。”叶久久顿了顿,“而且你之所以哭是因为眼睛被洋葱辣到了,不是因为你想哭的,对不对?”

小人鱼嗯嗯的点头,急急忙忙的解释:“布吉岛肿么了,眼睛就痛痛袅,窝都忍不住......”

“因为那个洋葱会熏眼睛,我不小心熏到了也想哭的。”叶久久拉着小人鱼奶白的小手,“我不是让你拿着放那儿吗?你怎么全都剥出来了?”

“帮你。”小人鱼奶声奶气的说道:“你做完就阔以做章鱼袅。”

“原来是想帮我啊。”叶久久揉了揉她汗哒哒的头发,“谢谢小鱼帮我,让我节省了不少功夫呢。”

“嘿嘿。”被认同后的小人鱼觉得很有成就感,“窝还阔以帮你抓大章鱼。”

“好,等下咱们就去抓,我们先重新扎个头发。”叶久久给小家伙理了理汗哒哒的头发,重新扎了个漂亮的小揪揪。

小人鱼把手上红彤彤的草莓发饰递给她,“戴介个。”

“好,我给你戴上。”叶久久给她收拾好,再把红彤彤的草莓挪到就前面,看起来很鲜艳又洋气,“真好看。”

小人鱼嗯呐两声:“窝好看。”

“对,你非常的好看。”叶久久将她抱着放到地上,“走吧,我们进去做大章鱼。”

小人鱼‘昂’了一声:“走。”

“你走前面。”叶久久将收拾好的餐盘碗筷搬着跟在后面,进去后她看着地上闪耀着粉色光芒的珍珠,“叶小鱼,把你掉的眼泪捡起来?”

叶小鱼茫然的眨了眨眼:“啊?”

叶久久提醒道:“这些个珍珠捡起来。”

叶小鱼财大气粗的说:“不要袅。”

“知道你财大气粗能哭珍珠,但也不能说不要就不要啊。”叶久久蹲下把掉在地上的珍珠全都捡了起来,个个光滑圆润,漂亮得不像话。

叶小鱼搞不懂,“捡来做什么啊?”

叶久久解释:“这个可以拿去换钱,换了钱就可以买棒棒糖。”

叶小鱼还是不敢相信,“真的可以换棒棒糖?”

叶久久嗯了一声“真的可以。”

小人鱼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珍珠这么有用,“都没有银和我说。”

“可能你们那儿遍地都是,就不值钱了吧。”叶久久给小人鱼竖起大拇指,“小鱼是超厉害的。”

小人鱼害羞的嘿嘿笑了笑,她很厉害的哦!

叶久久将盆里的珍珠清点了一下,足有一百六十颗,个头均匀,每一个直径都接近一厘米,而且每一个都泛着柔和得粉色光芒,尤为的漂亮。

“这也太漂亮了。”叶久久觉得自己捡了狗屎运了,在线求问网友:假如我捡到了一个一哭就掉珍珠的奶娃娃,该上交国家还是该养起来?

网友还没回答。

叶久久直接就选择了养起来,以后天天让小家伙剥洋葱。

一想到小家伙边哭边掉珍珠的样儿,叶久久想想都好笑,不过也只是开玩笑的想想,她可舍不得这么可爱的崽儿天天哭,顶多一个月哭一次,一次哭一个月。

叶久久忍着笑看着小可爱:“小鱼,你真的太厉害了,姐姐这就给你做章鱼烧、葱爆章鱼丝,还想不想吃螃蟹?想吃的话我也给你做。”

叶小鱼点点头,“想。”

“等着啊。”叶久久将装着珍珠的盆子放到旁边,起身去收拾章鱼,处理干净后一部分切成丝,一部分留着做章鱼丸子,然后再把配菜切一切,切好后直接就开始炒葱爆章鱼丝。

炒好后再做了一份黄金玉米珍宝蟹,把码好味道的螃蟹块放入咸蛋黄淀粉糊里,均匀上糊后放进油锅里炸,炸到半熟后再将剩下的沾满糊糊的玉米粒倒进去,一边炸一边搅动,以免全部粘连在一起。

等炸到金黄起沙、酥香浓郁后就捞出,控干油水后就放到盘子里。叶久久准备端出去时,小人鱼又拿着一朵紫色杨兰花递给她:“摆一朵花花。”

“好。”叶久久端着盘子弯下腰:“你来摆。”

“放在这里。”叶小鱼仔细的放在放在餐盘空白区域,“可以吗?”

叶久久笑着说了一声可以,“去吃饭了。”

叶小鱼扭身朝外跑去,然后利落的爬上桌,跪坐在铺着软垫的板凳上,“哇,好香。”

“可是只有两个。”小家伙记得久久说要做三个。

“还有一个一会儿做,做了下午你玩的时候可以吃。”叶久久把米饭递给小人鱼,“先吃饭,吃完后我再去做。”

叶小鱼很认真的叮嘱叶久久,“不骗鱼哦。”

“不骗鱼。”叶久久那勺子给小家伙舀了一大勺小孩子都喜欢的黄金玉米粒放到她碗里,“吃吧。”

叶小鱼嗷呜一大口外表金黄、里面软糯的玉米粒,香香软软,好吃得翘jio,“好吃。”

叶久久笑着给她夹了点芹菜和章鱼丝,“多吃点蔬菜。”

叶小鱼乖巧的嗯了一声,一点儿都不挑食。

吃完饭,叶久久又拿出两个草莓红珊瑚果冻,果冻晶莹透亮,颜色就像红玫瑰,非常漂亮,吃起来也没什么腥味,只有草莓酸酸甜甜的香味,还挺好吃的。

叶小鱼这个贪吃鱼吃完一个又拿了一个,但怕她吃撑,叶久久没再让她继续吃下去。

两人吃好午饭,小人鱼又去泡尾巴,叶久久则继续收拾餐厅,等全部收拾干净后再做章鱼丸子,不过小家伙确是睡着了,没办法吃到第一批章鱼丸了。

叶久久装了两盒章鱼丸,又拿了四个草莓血珊瑚果冻去隔壁刘奶奶家,“刘奶奶,就你一个人在家?”

“对,我孙子他们去游泳馆了,亲家母他们去医院检查身体,现在还没回来。”刘奶奶说道。

“原来是这样。”叶久久将东西放下,然后问刘奶奶要银行账号,她刚才算了算账,目前存款刚好够还给刘奶奶。

刘奶奶诧异的看向她,“你攒够钱啦?”

叶久久嗯了一声:“刚好攒够,怕你着急用钱,就赶紧先还上。”

刘奶奶想到餐厅的定价,这么快攒起来也很正常,“你都给我了进货怎么办?还是先留着用吧。”

“货款月结呢,不着急的。”叶久久心虚的笑了笑。

刘奶奶也没多问:“那行吧,你缺钱了再来找我。”

“好。”叶久久直接给刘奶奶转了账还了钱,还完后她一身轻松,也穷得很轻松,不过想到晚上还能赚,她也就没那么忧愁了。

两人聊了一会儿,叶久久就先回去了,回到房间看了眼小人鱼四仰八叉的睡得正香,她轻手轻脚的拿着小家伙流的眼泪珍珠走到旁边的客厅,一颗一颗的擦干净放到铺着绸布的盒子里存着,以后给小人鱼做首饰。

放好后,她靠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儿后,然后算着小人鱼醒来的时间,提前去做了一批章鱼丸。

做好后她把小人鱼叫醒了,睡眼朦胧的小家伙时不时的揉一下惺忪的眼睛,还想再倒回去睡一会儿。

“不能再睡了,不然晚上睡不着。”叶久久将做好的章鱼丸端到她眼前,“看看这是什么?”

小人鱼眨了眨眼,待看清撒满了酸甜酱和肉松的章鱼丸后,整条鱼都清醒了,“是章鱼丸?”

“对哦,快起来吃。”叶久久盘子放到旁边的桌子,给小家伙穿上鞋子,然后把她抱着放到地上。

“我坐在门口吃。”小人鱼端着盘子坐到门槛上,拿起一个洒满了肉松的章鱼丸就朝嘴里塞,一口接一口,吃得停不下来。

“吃完了再来厨房拿。”叶久久穿好围裙去厨房,又切了一些配菜,再重新炒了蒜蓉酱、泡了新鲜的米线,然后去餐厅里再检查了一番就营业了。

傍晚六点左右,中午来过的老太太又来了,她身边还跟着两男两女走了过来,几人脸色都不太好,看着像是找茬的。

老太太笑呵呵的和叶久久打招呼:“老板,我们来吃饭。”

虽然赚钱好,但叶久久还是好心提醒道:“张奶奶,您中午不是来过了吗?海鲜偏凉性,一天吃太多不太好。”

“我带我儿子儿媳妇、女儿女婿过来尝尝,他们还没吃过呢。”张老太太说着带着几人往里面走,“这次咱们人多,可以多点几个,我一个人过来,老板顶多让我点两个菜,我实在是太想吃石狗公、珍宝蟹了。”

几个晚辈脸色都不大好,但也没有发作,只是看到菜单后的脸又黑了一点点。

“咱们五个人,要不都要了吧。”张老太太中午就点了一个凉拌海带丝、香辣海螺片,现在还想吃其他的菜。

老太太儿子:“妈,这么多哪里吃得完?”

最重要是太贵了,加起来差不多要五千多。

老太太女婿说:“五个人就点六个吧。”

“那行吧。”张老太太看了看菜单,“那就要糖醋三牙鱼、鳗鱼丼、午鱼豆腐煲、 海胆蒸蛋、清蒸石狗公、避风塘珍宝蟹。”

她想到中午其他顾客说草莓血珊瑚果冻很好吃,于是又点了一份甜品,“就要这么多了。”

叶久久一一记下后就去了厨房。

等她一走,张老太太就看向儿子女儿:“你们稍微收敛一点,丧着个脸做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老婆子我死了呢。”

老太太女儿连忙说:“妈,你别这么说自己啊。”

“那你们哭丧着个脸做什么?我就花点自己的养老金来吃几次海鲜,又不是去干什么坏事。”张老太太不满的看着几个不孝子,越看越生气,拿着跳舞的扇子使劲给自己扇扇风,“这里的海鲜真的很好吃,你们待会儿就知道了。”

“妈你别生气。”老太太儿媳妇添了点茶,“还别说,这里的茶还挺好喝的。”

“而且近来这里后就觉得特别宁静舒适,一点都不觉得浮躁了。”

“我也是这么觉得。”张老太太喝了口茶,然后拉着儿媳妇的手说:“我每次来了之后都觉得脑袋特清醒,吃着海鲜也舒服,然后我觉得我高血压也降低了。”

老太太儿子说:“那是吃药的结果。”

“不是,我自己身体情况自己清楚。”张老太太把其他食客各种痔疮好了、肠胃好了、皮肤好了的事情说了一遍,“还有一起跳舞的刘老太太,人家去医院检查高血压都恢复正常了,现在不吃药都没事了。”

“......又不神仙。”老太太儿子还是觉得自己母亲被洗脑了,“您好歹也是退休教师,怎么还上这种当?”

“和你说不通,你爱信不信吧。”张老太太转过身看着厨房的方向,“反正我还有一点退休金,不会找你们要钱的。”

“妈,我们不是舍不得钱,就是怕你被骗。”老太太的女儿看着固执的亲妈,真不知道这家店到底怎么给老太太洗脑,才让老太太深信不疑这里的海鲜可以调理身体。

“就是。”老太太儿子捂着脸颊,自己牙疼都还专门过来,还不是为了亲妈你啊。

叶久久隐约听到外面的动静,大概也能猜到老太太的儿子女儿为什么来,不过她一点都不担心,只要吃过自家海鲜的顾客都说好。

她先把一斤多重的大海胆拿起来,然后小心翼翼的在上面剪开一个口子,然后将海胆黄舀出来,去除内脏后海胆黄都有小半斤。

把海胆壳冲洗干净,擦干里面的水份,再将打好的蛋液倒进去,然后放入蒸箱蒸五分钟,蛋液略略凝固后把海胆黄放进去,满满的铺上一层再蒸八分钟就行了,这样蒸出来的海胆蒸蛋鲜嫩爽滑。

叶久久做完海胆蒸蛋,又继续做清蒸石狗公,石狗公长得麻麻赖赖的,背鳍上还有一排刺,这个刺是有毒的,做的时候需要剪掉。

处理干净后按照正常蒸鱼的流程划花刀、码味、上蒸箱蒸就行,做法非常简单家常。

但再简单家常的做法,也遮掩不住海鲜的鲜,叶久久猜想小人鱼生长的地方一定是一片非常纯净的海域,否则养不出这么鲜美的海鲜。

叶久久又继续做鳗鱼丼,放入烤箱后继续做糖醋三牙鱼、午鱼豆腐煲以及黄金玉米珍宝蟹。

等几个菜做好后,蒸箱里的鱼也蒸好了,她直接一起送上桌,鱼的品种比较多,送上去后顺道介绍了每一个菜名,以免大家分不清楚。

老太太女婿说道:“三牙鱼?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鱼。”

叶久久点头:“海城那边比较常见,咱们鹿城是几乎看不到的,这个鱼因为只有三颗牙而得名,学名又叫三齿鱼。”

老太太女儿看了看三牙鱼的嘴巴,“还真的只有三颗牙齿。”

她又指着旁边的石狗公:“老板,这个为什么又叫石狗公?”

叶久久解释:“因为它的花纹像岩石,安安静静待在那儿就像一块石头,但捕捉食物时又挺凶的,所以就被称为了石狗公,石狗公还有很多品种,今天你们吃的是白条纹石狗公,又叫褐菖鲉。”

老太太女儿哦了一声:“这海里的鱼长得真是奇形怪状,什么样子的都有。”

“是的海域很多更奇怪的呢,不过今天这里暂时没有了,有机会再给大家看看。你们慢慢用,我去招待其他客人。”叶久久说完后转身离开继续去招待新进来的客人。

“我尝尝。”老太太儿子拿起筷子尝了尝三牙鱼,入口是浓浓的糖醋酱汁的味道,正当他心底不爽时,三牙鱼本身的鲜甜味儿就散了出来,鱼的味道和嘴里酱汁的味道充分融合,意外的变得更好吃了。

老太太女儿问:“怎么样?”

“还可以。”老太太儿子又试了试旁边的石狗公,“这个好嫩,比三牙鱼更鲜更嫩。”

“确实挺好吃的,和我们自己买的海鲜鱼味道不一样。”老太太女婿又尝了尝海带丝,“这个海带丝吃起来带着回甜,不是放了糖的那种甜,好像是纯天然带着的。”

“我就说很好吃。”张老太太满意的笑了笑,“来吃过的人没有一个说不好吃的,有个小伙子想来打脸老板,后来连续三天都过来吃海鲜了。”

老太太儿子:“好吃是好吃,但这么贵还来三次,上瘾了吧?都没人怀疑有什么问题?”

“能有什么问题,我看你脑袋才有问题,不会说话就别说话。”张老太太不满的瞪了眼儿子,然后继续吃着海鲜。

吃完后她又端着甜品果冻吃了起来,酸酸甜甜,入口即化,而且冰冰凉凉的吃着很凉爽,很适合炎炎这个夏日,“这个果冻也好吃。”

“能不好吃吗?这么贵的东西。”老太太儿子嘴上虽然嫌弃,但身体非常诚实,不停的扒拉着果冻往嘴里塞。

老太太儿媳妇看婆婆今晚吃了小两碗米饭,又吃了一份甜品,忍不住感慨:“妈,之前你不是说入夏了胃口不好,现在好像好了很多?”

张老太太嗯了一声:“这里的菜好吃下饭还治病,我们跳舞那儿的老太太老大爷来吃过的胃口都好了很多。”

老太太儿子觉得哪有什么神奇,都被洗脑了,但过了一会儿他就被打脸了。

吃完饭后,一家子离开餐厅。

张老太太看向儿子:“你不是牙疼吗?去对面那一间还没关门的牙科诊所看看?”

“好。”老太太儿子抿了抿嘴,忽然发现自己的牙不疼了,“咦?我的牙好像不疼了。”

老太太儿媳妇诧异的看着她,“不疼了?”

老太太儿子点了点头,“一点都不疼了,真是奇怪了。”

“老板不是说三牙鱼可以治牙痛吗?是不是起效了?”张老太太笑呵呵的看着儿子,“我就说有效果吧。”

老太太女儿完全不敢置信:“这么快?”

张老太:“肯定是因为老大你只有一点点疼,所以效果就好,如果你疼得都肿了,效果就慢,就和我的多年高血压一样,还得多来吃几次。”

老太太儿子心底坚信的科学高塔开始摇摇欲坠,但嘴巴依旧逞强:“说不定是这里的饭菜加了什么,我去医院检查检查,要是有问题我举报她。”

“要是有问题老板这个店早就开不下了,还轮得到你举报,少惹事,不然我收拾你。”张老太太懒得搭理蠢儿子,摇着粉红色的扇子去公园里跳舞了,只留下儿女们站在原地面面相觑。

叶久久开业十几天,经常遇见这类客人,一开始还想辩解澄清,但现在只要规规矩矩付钱了她就什么都不说了,反正喜欢吃的依旧会继续来的。

她又招待了两桌熟客,忙完差不多七点,太阳渐渐落下,餐厅外面路过的人也渐渐增多。

小人鱼站在绿植后面、趴在玻璃窗上望着外面的路人,小声喊着:“快进来吃饭,不吃饭会饿肚肚,我们会没钱买棒棒糖。”

路过的叶久久恰好听到她小声嘀咕,“你不用喊,如果他们想吃会自己进来的。”

小人鱼回头看向她,“他们忘记进来怎么办?”

叶久久笑着rua了下她的头,“不会的,没人会忘记吃饭的,就像你忘记什么都不会忘记吃东西是一样的。”

小人鱼糯糯的讲:“嘿嘿,东西好吃的呀。”

“我也这么觉得。”叶久久话音刚落,看到门外有两个女人朝里面走来,其中一个是昨天还见过的女人。

周珊推门进来后就和叶久久打起了招呼,“老板,我又来了。”

叶久久看了眼她拉着的一个脸色蜡黄、浑身郁气的女人,笑着嗯了一声:“欢迎光临。”

小人鱼也跑出来,拍拍自己的同款小围裙,“欢迎光临。”

周珊哇了一声,“好可爱。”

小人鱼开心的歪歪头,“我超阔爱!”

旁边浑身郁气的女人在看到可爱软萌的小人鱼后,眼睛里多了一抹温柔,如果她能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宝宝就好了。

“请坐吧。”叶久久领两人坐在里面的四人桌,并将菜单递给两人。

来之前,周珊就早有准备,但在看到价格后还是吸了口凉气。

同行的女人也吓得脸色变了变,和周珊使了个眼色,这也太贵了,我们还是走吧。

叶久久知道又吓到人了,低声提醒:“海鲜比较鲜,价格呢也比较贵,如果觉得太贵可以坐着休息一会儿。”

“我知道。”周珊住的地方有一些爱跳舞的老太太,老太太都比较八卦,所以她是知道这个餐厅和价格的,只是乍得一下看到还是觉得很有冲击感,“没有前天那个汤吗?”

叶久久嗯了一声,“今天没有。”

“应该海鲜的功效都差不多吧。”周珊小声嘀咕了一句,然后对叶久久说:“那我们要凉拌海带丝、香辣海螺片、糖醋三牙鱼吧,如果不够我们再加。”

“好,有什么事叫我。”叶久久给两人添了茶,然后转身去厨房忙了起来。

“珊珊,我一直给你使眼色,你怎么还点了?”同行的女人拉着周珊的手,“价格也太贵了,一盘海带丝就88?菜市场一卷海带丝才几块钱,买一卷能吃一个星期。”

周珊拉着自家表姐王云的手,“姐,你难得来我这里一次,我请你吃一顿饭还不行了?”

“随便吃一碗面都行。”王云满脸忧愁,“小陆今天还在加班呢,而且你怀着孕需要花钱的地方也多,能省一点是一点吧。”

“他赚钱不就是给我和孩子花的嘛。”周珊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而且你难得来一次,咱们就奢侈一下也没关系。”

她压低了声音,“表姐,我和你说哦,这间店的海鲜有保胎效果,小陆也让我多来几次。”

“保胎效果?”王云不太明白,这里又不是医院,怎么能保胎。

“姐,我和你说啊,就是前天晚上我下班回家就觉得肚子疼,还流血了......”周珊的话还没说完,王云就被吓得脸色惨白,“什么?没事吧?现在怎么样?”

“你别担心,都好了。”周珊看了眼另外两桌客人,然后压低声音继续说:“就是当时小陆加完班还没到家,我自己一个人想走去医院,走到这家店门口时就疼得想倒下了。”

“老板看我很难受,没有怕我讹人,反而是请我进来坐着等小陆,当时老板正在吃晚饭,看我不舒服就给我舀了一碗小黄鱼的鱼汤给我喝,喝了之后我肚子很快就不痛了,去医院检查也没有任何问题。”

王云愣了愣,“真的?”

“真的,我还会骗你吗?”周珊小声说:“当天晚上我就自己买了小黄鱼,昨天空运到家熬了汤,但味道和那天喝的完全不一样,还带着一个腥味儿,我是一口都没有喝下去。”

王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么神奇?”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什么原因。反正就是觉得挺好喝的。”周珊拉着王云的手,“姐,你不是经常习惯性流产吗?我想着叫你过来吃几次试一试,到时候回家再养养看看,说不定就能成了。”

“哪有那么容易的。”王云轻轻叹了口气,她今年三十四岁,和大学男朋友结婚至今已经七年了,第一次怀孕时还在念书,第二次觉得自己还年轻,加上工作忙,也就没要孩子。

当时去的社区医院做的,加上没调理好身体,等过了两年工作稳定后想要孩子,就发现怀孕很艰难,好不容易怀上了又没了。

这几年他们看了很多医生,想了很多办法,但最终都没保住,现在她年纪越来越大,婆婆也越来越看她不顺眼,至于丈夫......

王云长长的叹了口气,眉宇间的郁气又浓了一些。

周珊听到表姐的叹气声,她心底也不好受,几年前表姐漂亮且自信,但这两年越来越沉默,身体也被折腾得越来越差。

她很想安慰表姐不要管其他人的想法,但也知道每个人想要的东西不同,表姐看不开她也劝不了什么。

前天晚上她喝了小黄鱼汤后,就忽然有了一个想法,一定要带表姐过来试一试,如果可以保住她的孩子,那肯定也可以帮表姐保住以后的孩子,“姐,我也和院里的老太太打听了,说是有个老太太吃了高血压都降了。”

王云还是不太相信,“不会是托吧。”

“珊珊,咱们要相信科学。”

“我知道相信科学,但科学的尽头是玄学。”周珊顿了顿,“反正待会儿你试一试就知道了,肯定能感受出它的不一样的。”

王云终究还是有点怀疑。

厨房里,叶久久已经再做最后的香辣海螺片了,焯过水的海螺片爆炒几十秒就出锅,保证又脆又嫩。

装好盘,她稍微擦了擦盘子边缘,稍微摆弄得艺术感一点后才和凉拌海带丝、刚出锅的糖醋三牙鱼一起送出去,“你们的菜上齐了。”

周珊哇了一声,“谢谢老板,好香呀。”

“请慢用。”叶久久放下后就去给其他顾客结账,然后收拾桌子碗筷,刚收拾干净又去招待其他客人。

周珊拿起筷子分给表姐,“姐,快尝尝。”

王云闻到味道也觉得很香,不是调料的香,而是食材本身的香气,好像还不错。

周珊先吃了海带丝,立即激动得说指着海带丝,“姐,这个海带好好吃。”

“真有那么好吃?”王云试探性的夹起海带丝放进嘴里,尝到第一口后就被惊艳到了,很脆很嫩,咬下去的刹那能听到清脆的咔嚓声,等吃完后还有淡淡的回甜,不是白糖的甜,而是海带本身透着的鲜甜。

周珊:“怎么样?”

王云点头:“很好吃。”

周珊笑眯眯的问着:“是不是比路边上买的海带做的海带丝好吃?”

王云又点点头,“确实比买的干海带好很。”

“她这个是哪里的海带?什么品种的?我以前都没有吃到过这么鲜甜的海带。”

“老板肯定不会告诉你的,这是商业机密。”周珊顿了顿,“表姐,你吃这个螺片,也非常好吃。”

王云尝了尝香辣海螺片,爽脆鲜嫩,“这个海螺也好新鲜。”

“这个鱼也很好吃,酸酸甜甜的是我想的口味。”周珊一边吃边竖起大拇指,“太好吃了,我都吃得停不下来。”

“老板的手艺很好,菜都挺好吃的。”王云以前曾有幸和老板一起去一个高端私厨见客户,里面一道菜的价格最便宜也是四位数,但吃着还不如这里的好吃。

“我就说很好吃吧。”周珊喝了口水,润了润喉咙又说:“而且我吃着觉得很轻松很舒服,像有轻柔的风迎面吹过,舒服得让人有点犯困了。”

王云也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就觉得心上厚重的枷锁被撬松了一点点,让人没那么喘不上气了,她没同表妹多说,只是附和了一声:“确实挺好吃的,就是太贵了。”

“好像之前也有很多人说,还有人说迟早倒闭,但好像过来吃饭的顾客还是很多。”周珊看了眼新来的一桌客人用熟稔的语气和老板打招呼,“不过也能理解,大部分人来吃过之后都觉得挺值的,愿意花钱的还会继续来。”

王云赞同的点了下头,确实如此。

“我之前都没什么胃口,但现在觉得自己胃口真好。”周珊一口接一口的吃个不停,还加了一碗饭,“感觉我要吃成胖子了。”

“你现在两个人,多吃一点对身体好。”王云羡慕的看了眼周珊的肚子,又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心情很是复杂,如果她能有个宝宝该多好啊。

忽然之间,她觉得肚子暖暖,但仔细捕捉好像又察觉不到了,王云的抬起手,是自己的手太热了吗?

周珊也劝王云,“姐你也多吃一点,不够咱们再点。”

“我在吃。”王云拿着筷子继续吃菜。

两个秉持着不浪费的原则,将糖醋三牙鱼里的汤水都拿来拌了米饭,等吃完后两人都撑得打起了饱嗝。

付钱时两人都有点尴尬,但叶久久没有多说什么,礼貌的送走她们。

将他们送走后,其他客人也陆陆续续离开,叶久久送走大家后就关了门,今天海鲜已经售罄。

叶久久将餐厅打扫干净回到后院,看到小人鱼躺在沙发上看动画,“饿不饿?想吃什么?”

小人鱼立即坐了起来,欢喜的望着她:“想吃昨天吃的好吃的。”

“今天不吃行不行?所以今天吃点吃蔬菜吧。”叶久久下午刚从刘奶奶那儿拿回来一些黄瓜、茄子、丝瓜等,可以大补一下维生素。

小人鱼立即问道:“为什么不吃啊?是不是没钱?”

叶久久没有否认,顺着说道:“是呀,没钱去吃会被打的,你怕不怕呀?”

“有钱的。”小人鱼穿好鞋子朝仓库房跑去,捡起一个洋葱说:“你说我哭的珠珠可以换钱,那我现在哭,哭完了你再拿珠珠换成钱给我买好吃的。”

叶久久看着她手里的洋葱:哦豁,这条小美人鱼不好骗了。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