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许荧啊,打雷了杜霄)(1 / 1)

春风多几度 艾小图 2980 字 1个月前

窗外的风声如雷贯耳, 越演越烈。世界骤然漆黑一片,乌云在黑夜里不断翻滚,树枝缭乱飞舞,暴雨袭来。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八月天, 气象预报提前给所有人都传达了, 台风即将在傍晚降临的讯息, 全城都在做着应对的准备。杜霄那时在大学城开了一个工作室,专门为学校的各种活动提供跟拍录像和制作影片服务。许荧中午去找杜霄, 杜霄临时有活, 不在工作室里。许荧看时间不早了,准备回学校。杜霄让她在工作室等他, 顺便帮他把窗户都关上。

等了许久,杜霄还没回来, 许荧怕台风,就想先回学校。谁知台风将至,公交和地铁都停了。

狂风暴雨提前来临,黑夜白昼瞬间交替。暴风撩乱了许荧的头发, 她抬头看了一眼漫天的黑云, 开始有了一丝紧张。

街上已经几乎没人了, 车辆也都开得很快。就在她思考要不要重回工作室先躲一晚时,一辆飞驰的出租车拖着长长的刹车痕迹,停在了许荧不远处。

许荧回头, 就见杜霄匆忙从出租上下车,自她身后,奔跑而来。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他自然地牵起她的手,她的手被他的大手握在手中, 微凉的指尖瞬间感觉到了暖意。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

回不去学校,杜霄和许荧只能再重回工作室去。外面狂风大作,雨点打在窗户上噼啪作响,许荧想想眼下的情况,心有戚戚,不敢看杜霄的方向,只是用抽纸擦着自己的头发。

杜霄将待客的沙发拉开,变成了一床还算柔软的大床。

“我平时赶不完片子,都是这么睡的,这里还有一床被子,我去拿。”

杜霄路过许荧,在柜子里翻出了一床挤成一团的被子:“你盖这个。”

见许荧一脸防备,杜霄眼眸微垂,十分正直地说:“这沙发打开了也挺大,你睡你的,我睡我的。晚上不要偷袭我。”

许荧羞赧抢过杜霄手里的被子,走向沙发床:“我才不会!说好了,各睡各的。”

转头就到了自己的那一边坐下,合衣躺下,背对着杜霄的方向。

台风过境,暴雨越下越大,窗外可见路面已经有不浅的积水,水中飘着各种树枝和不明的漂浮物。

两个人各睡一边,中间隔着一道宽宽的距离,好像一条泾渭分明的河,谁也没有逾越。许荧侧躺着,一动不动,呼吸都不敢太大声,虽然和杜霄谈恋爱已经有一年,但是两个人并没有这种独处一室一夜的经验。

此刻,屋内的气氛尴尬又暧昧。年轻男女在这种情况下,都很难克制纷乱的想法。

“许荧啊,打雷了。”杜霄打破了屋内的沉默,他的尾音轻浅拉长:“你不怕吗?”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安静的屋子里,许荧和杜霄本来各睡各的。一道道雷电交加,房间里突然就黑了。

“应该是台风太大造成的断电。”杜霄的声音在黑暗中格外清晰,安抚着许荧的不安。

空调停止了运作,残留的凉意尚能支撑,下一刻,杜霄一个翻身,逼近许荧,许荧感受到自己这一边的海绵突然压低,她整个人随着坡度滑了进去,直接掉进了一个又宽阔又火热的怀抱里。

黑暗里,所有的感官感受被放大,许荧觉得背后好像有一团火,她不自在地挪了挪,杜霄长长的手臂穿过许荧的手臂,落在她腰间,他稍一用力,又将她捞了回来。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两人紧紧贴在一起,许荧觉得自己的心就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你不怕,我有点怕。”杜霄嘴上说着害怕,语气却是那么镇定。他的头在许荧肩头拱了拱,声音沾染了欲望,略带嘶哑,“我想抱着你睡。”

话音刚落,又是一道轰天一般的大雷,他用力抱紧了许荧,许荧怎么都推不开。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暴雨打在窗户上,声音越来越大,几乎淹没了两人有些急促的呼吸。

杜霄撑着胳膊,翻身压住许荧,一双如狼一般的眼睛亮着光,他轻轻动了动嘴唇,嘴里缓慢吐出三个字:“可以吗?”

许荧屏住了呼吸,羞涩让她几乎脱口而出。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雨太大了,噼啪打在窗户上的声音盖住了许荧的回答。

杜霄轻轻笑了起来。下一刻,他的嘴唇轻如羽毛落在她的唇上,然后逐渐加深,加重,在她呼吸节奏乱掉的一刻,他立刻攻城略地,吮碾探入,勾缠浅出。

许荧起先还挣扎,后来逐渐被他引领节奏,只能紧紧抱住他,最终还是被他得逞了……

现在回想起来,当初他根本是有预谋有计划,每个时间都算准了,不然怎么会那么巧呢?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我很难再相信你。”许荧说。

杜霄的视线固定在许荧身上,没有任何羞愧的表情,淡淡瞥了许荧一眼,始终是那么高傲的眼神。

“你怕啊?”

许荧抬头,就能看见杜霄线条流畅的下颌,修长的颈项,喉结随着他说话上下滚动。

“放心,不是心甘情愿的,我不要。我不是那种人。”

说着转身离开。

想到他坦荡的表情,许荧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错怪了他?

这么想着,许荧也有些内疚,跟着杜霄走了出去。

杜霄去了厨房,准备开始做饭,闷闷不做声,只是专注地在厨房里搜寻。

杜霄家是开放式厨房,不管是厨具还是台面都干净的过分,一看就是很少下厨的样子。他从冰箱拿出西红柿,肉沫,洋葱,以及意面酱,又从柜子里找出了意面,开始认真琢磨起来。

杜霄拿出食谱,开始认真研究起来。

许荧走进了,发现他在看手机上的食谱,有些担忧地问:“你会吗?”

杜霄收起了手机,表情笃定:“当然!”

洗净食材后,杜霄将西红柿和洋葱放在菜板上,他一手按着西红柿,一手拿着刀开始切。西红柿上都是水,杜霄第一刀就在西红柿上滑了一下,差点切到自己。

许荧被他下了一跳。

他干活的架势不错,就是看着刀和他的手实在令人担心。

许荧越看越紧张:“一会儿不会是吃红烧手指吧。”

“怎么会?”杜霄开始切西红柿,嘴上说着:“秦助理说,不会做饭的男人都要被火化。”

嘴上说得挺厉害,一看他干活,许荧就知道是真的厨艺小白。

许荧笑了一下:“给我吧。”

不给杜霄拒绝的机会,许荧直接将他手里的刀接了过来。

窗外是如同世界末日一般的狂风暴雨,屋内却是静谧而安然的温馨氛围。

杜霄专注地看着许荧熟练地拿着食材操作。

“为什么要在水里切洋葱?”杜霄看许荧的方法,有些好奇。

“干切会很辣。”

许荧说着,手上的洋葱已经切好了。速度快刀功也好,切得大小平均,放在一起都赏心悦目。不一会儿食材就准备就绪。

杜霄看着许荧的手速,脱口一句:“你以前只会炒青菜,番茄炒蛋。”

“穷则生技。”许荧随口说:“这几年都是自己做,自己做饭省钱多了,一天二十分钟就够了。”

许荧麻利地放意面下锅,锅内的水溅了几滴到她身上。许荧低头看了一眼胸前的水渍,没有太过在意。看好了时间,许荧找到漏勺洗了洗,准备将意面捞起来。

身后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许荧正要回头看看,突然,一道阴影就这么压了过来。杜霄拿来围裙,要给许荧穿上。大约一开始都没有想太多,等身体骤然接近时,两个人才发现这动作有多暧昧,不由都怔了一下。

许荧本来在专注地看着锅中的意面,此刻因为杜霄的动作,呼吸频率乱了,感觉到自己肩头有一缕温热的呼吸,浑身汗毛好像都要竖起来了。

杜霄的手停顿了一下,然后迅速把腰带往后一带,半躬身在她腰后打了个蝴蝶结。

隐隐约约,许荧感觉杜霄微凉的手指好像触到了许荧腰后最敏感的那块肉。竟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许荧像被踩了尾巴的猫,几乎是弹开一样走到一边。

“我……我去拿盘子。”

……

杜霄的手上似乎还留着那种细腻的触觉,好像唤醒了压抑很久很久的记忆。

世界倏然变得安静,清明的思绪好像被丢了火把的草堆,瞬间被燃烧殆尽。留下的,只有难以遏制的欲望。

杜霄不觉有些懊悔,刚才为什么说那种堵死后路的话?

他就是那种人,他装什么?

两人都属于挺拔有力的人,肤色也很接近,看上去很是般配。那男人的模样大约不是军人就是警察,那气质实在让人难以忽视。

“刮台风,来我家做什么?”

也不知道两人在吵什么,两个人脸色都不太好。突然,杜云一巴掌招呼到男人脸上,男人连脸都没有动一下,杜云不解气,又是一巴掌过去,男人始终不还手。杜云打了人却没有解气,瞪着那个男人,瞪着瞪着就哭了。

跟着指示牌找地铁入口,才发现地铁连接这个商圈的停车场。一下来,一股子热气扑面而来。没车真惨,萧露想:一定要存钱给自己买个车。

她小心翼翼地说:“那,我可以去坐地铁了吗?”

萧露被他吓到了,眼睛瞪大,开始挣扎。

苏一舟瞥她一眼:“要台风了,我送你吧。”

苏一舟率先反应过来,看了一眼杜霄家的餐桌:“准备搞烛光晚餐?”

“你知道长舌妇的下场吧?”

杜霄就这么看着许荧,好像眼神里蕴着星河,闪着璀璨的光芒,好像满心满眼满世界走只剩她一个人了。

三人坐在一起吃饭,苏一舟热情地给大家倒酒。

苏一舟手劲逐渐放开。

“你十年前就这么说。”

然后,前方高能了。那个又拽又酷的男人,直接把杜云拉了回来,放倒在柱子上,压着就……亲上了。

许荧眼皮越来越重,语气有些凝重:“你是不是因为我,放弃了保研,之后就不做你的本行业了?”

“杜霄!杜霄!”苏一舟一边进来一边大喊:“这台风真给劲,车开着感觉在飘!”

“嘘。”苏一舟低眉瞪了萧露一眼。

许荧是认识杜霄姐姐杜云的,以前大学的时候曾一起吃过几次饭。

大约是吵到瓶颈了,她转身要走。

走了好远,确定杜云和那个男的听不见自己说话了,萧露终于忍不住甩开了苏一舟。

萧露走过去,轻拍苏一舟的肩膀,正要打招呼,苏一舟一回头,眸光一沉。

杜霄安静地看着睡着的许荧。半晌,他伸出修长的手,将许荧面颊上粘着的一缕头发拂掉。

苏一舟瞪了萧露一眼,抓着萧露离开,萧露被连拖带拽,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杜霄鄙夷地看他:“暗恋也能失恋?”

萧露立刻夹住自己的嘴唇,点了点头。

杜霄意味深长地看了苏一舟一眼:“我明天就换密码,不,换锁。”

苏一舟一只手拿着一瓶酒,用脚顶着门。

还不等许荧开口问,苏一舟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

**

……

苏一舟:“我怕你害怕啊!”

空气中飘过一丝尴尬,三个人都有些不知所措。

再看看苏一舟的脸色,感觉快要进ICU了。

苏一舟白了杜霄一眼:“外面在刮台风!”

苏一舟笑得很灿烂:“失恋。”

“杜云姐回安城了?”

杜霄没有回答许荧。

许荧赶紧否认:“不是,就是一般的吃饭。”

“其实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许荧喝了酒以后,比平时更为大胆,她直勾勾与杜霄对视:“当初你搞传媒也小有起色了,为什么转行了?”

“四年前,苏一舟说要找我合作,一起做玩具。”杜霄微微低头,看着面前的桌面:“那时候,我想,如果全世界都是我做的玩具,是不是总会再遇见?”

杜霄凑近许荧说:“杜云。”

许荧陪着喝了两杯,也有些微醺,她看苏一舟这状态,突然问了一句:“你说,我这会儿要是问苏老师,他到底想要什么风格的设计,他会不会说?”

萧露也看出来了,苏一舟对那个女警有非分之想。

不等萧露反应,他整个人自后方贴了过来,一手死死扣住萧露的腰,另一只手捂住她的嘴。

许荧装点好意面,杜霄摆好了餐具,两人正准备转去餐桌,杜霄家的门突然开了。

萧露最近也不再跟之前一样犯浑了,冲动辞职以后,萧露进入了断档期,平时花钱大手大脚,失业以后才发现存款不多还是没有安全感。最近面试不断,天气又热,每天穿着职业装整个城里东西南北地跑,也很辛苦。

“喂!干嘛啊你?”

“嗯。”

“你还好吗?”萧露低声问。

苏一舟:“你拎着酒上我家的时候,我就应该用打狗棍把你赶走!”

苏一舟一杯一杯地喝,倒是不强迫许荧,不一会儿就喝得醉醺醺的了。

萧露被他凶狠的模样吓到,下意识缩了缩肩膀,双手护住自己的脖子

萧露头摇得像拨浪鼓:“不用不用!我还是喜欢上亿的豪车——地铁!”

萧露正走着,就看到前方站着一个她最近且算熟悉的身影——苏一舟。

许荧想到现在苏一舟是她直属上司,那是真不敢,赶紧自己倒了半杯酒,恭敬地说:“我陪苏老师喝,不过我酒量一般,我就浅酌了。”

收到短信,四小时后台风将登录安城。萧露此时还在离家比较远的一个商圈,刚面试的公司在商圈的写字楼里。HR没什么诚意,薪资差距很大。萧露没什么兴趣。

此刻她只着急要赶紧回家。

他个子算高,模样清秀,在人群里还算打眼。此刻,他直挺挺看着,好像一座雕像一样定定望着别处,眉头紧皱,和平时那不正经的模样判若两人。

许荧阻止二人再吵下去,她看了一眼外面的天气:“台风来了,开车不安全。”她看了一眼食材:“我再给你做一份。”

***

……

杜霄冷冷看了苏一舟一眼:“你应该有事,要回家了吧?”

苏一舟得意地看着杜霄:“你看,许荧现在听我的,你还没认清事实呢?”

许荧撅着嘴,遗憾地说:“啊,来不及了。”

苏一舟嗤之以鼻:“切,你不喝,许荧敢不跟我喝吗?”

苏一舟:“这次肯定放弃了。”

萧露顺着苏一舟刚才看的方向看去,这才发现不远处的人,她见过。是上次碰到的那个叫……好像叫杜云的女警,此刻,她正和一个又高大又健壮的男人吵架。

苏一舟面无表情,只眼白里能看到些许血丝,他睨视萧露,冷冷说道:“你这会儿要是多话,我就掐死你。”

杜霄看了他一眼:“又是遇到什么事了?”

许荧傻乎乎地问:“你一直看着我做什么?”

……

杜霄懒得理他,只是果断把他给许荧倒的酒倒回他的杯子里:“你自己喝,没人陪你。”

许荧的眼睛有些迷离,大约也是累了一天,她也有些疲惫了,整个人反应都有些慢。

许荧头晃晃悠悠,不一会儿就撑不住了,也趴在桌上睡了过去。

许荧听到这里,忍不住插嘴一句:“苏老师暗恋谁啊?”

杜霄:……

杜霄的手温柔抚着许荧的头顶:“然后,就真的遇见了。”

苏一舟几步走进来,和许荧杜霄正面相对。

苏一舟一口干掉了一杯酒:“这次是真的。”

“许荧?”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