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网球部的变化(1 / 1)

从某方面来说, 奈奈子也是网球部的小boss,至少真田拿她没辙。

想罚她会顾及她女孩子的身份,外加真田从小受到的教育, 轻易不会对女孩子太粗鲁,而且奈奈子是陪练不是部员……

基于以上种种, 真田每次都只能放过奈奈子,但这一次,真田转头, 看着奈奈子略显稚嫩的脸庞, 目光灼灼。

奈奈子被真田的目光吓得后退半步,甚至还有点想要抱住自己。

“真田哥?”奈奈子小心试探, “你是因为我跟切原私下比赛生气了?那要不我也加罚对打训练?”

“没事的奈奈, ”幸村缓步走来, 右手搭住了真田的肩膀, “弦一郎只是看到你刚刚的招式有些激动。”

“招式?”奈奈子第一反应是术式,慢半拍才想起来真田不可能知道咒力有关的一切事情,所以只能是指网球招式, 也正是想到这一点, 奈奈子才满脸疑惑。

“我刚刚没用招式啊,就正常的打球……网球还能有招式?”

奈奈子从小到大打过比赛的网球选手,不是职业的就是柳莲二那样的, 他们都不是打着打着比赛就说自己网球招式名字的性格,顶多柳莲二会报回球概率。

而遇到女选手, 她们的水平也算参差不齐, 更是没有招式可言, 现在听到这个词……还挺新鲜。

但看真田和幸村一脸“这不是理所当然吗”的表情, 奈奈子好奇心上来了:

“所以大家都有招式这种东西?那幸村, 真田哥,你们的招式是什么,是可以说的吗?”

明明是挺常识的一件事——至少对这群网球少年来说“招式”这个事情很常识——但奈奈子表现的就如同真的完全没有接触过的样子,满脸好奇,倒是让想要解释的幸村突然感到了羞耻。

可解释绝招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为什么突然就感觉羞耻?

“咳咳,其实也没什么不可以说的,”幸村偏了偏头,努力不和奈奈子对视,“像真田的风林火山,就是他的网球招式。”

“我的话,YIPS网球,会称呼这种球为灭五感。”

“风林火山?灭五感?”

“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动如山,一种兵家策略,灭五感就是字面意思。”

幸村说的简单,但不妨碍奈奈子联想:“我好像有点明白了,就是给自己创造机会球,然后形成套路,让对方屡屡中套最后打不回来的那种球路吧?你们给这种球路起了名字?”

奈奈子理解的没错,但她越说脸上的表情越奇怪,现在就差在脸上写“原来你们都这么幼稚”几个字了。

但这种表情只短暂存在了一瞬间,然后她嘟囔了句什么,幸村和真田身子一僵,还没来得及反驳,奈奈子就拍了拍他俩的肩膀:

“我明白的我明白的,很不错哦,你们的招式名字听起来就超厉害的,但我今天还有训练,还有和正选二军的对打,以后有机会再和你们打一场领教一下吧。”

说完,走的特别潇洒干脆,只留下尴尬到面色沉郁的两人,互相静默,久久不能言。

因为他们都听清楚了奈奈子嘟囔的那句话——“不过大家都是中二的年纪,有这种爱好也很正常”——而且后续反应就仿佛他们真的是中二少年一样,她表示了理解和尊重。

最关键的问题是,他们仔细想了想,并回忆了一下那些招式打出来之后围观群众的反应——好像确实很中二?

就感觉,更羞耻了。

但部长大人和副部长大人什么时候这么耻度爆表过?

很好,既然这样的话,正选一起来对打练习吧,一定要让奈奈子旁观——至少也要让奈奈子知道,大家都打网球,大家也都起名字,所以大家都中二,不中二的奈奈子才是真的不对劲……吧?

于是到了下午,完成所有训练且打完了四场陪练赛并均以6-2结束的奈奈子受到了一场精神上的冲击。

啊,原来不只幸村和真田喜欢给招式起名字啊……

啊,难怪切原之前的发球也起了名字,这是大家的习惯啊……

啊,原来大家都这么中二吗?而且好像部里的所有部员都觉得理所当然的样子……

啊,算了,作为部里唯一一个不中二的人,奈奈子看着正选们的目光变得温柔又慈爱——哎呀,都是一群孩子呢,怪可爱的怪可爱的。

看的正选们齐齐打了个激灵,觉得奈奈子的眼神好像有点奇怪。

互相觉得对方奇怪的正选们和奈奈子度过了相当平淡而和谐的一周,毕竟又不是什么拯救世界的国中生,每天的日常也就是早训,上课,社团活动,然后放学回家。

只不过奈奈子每天的事情多了两项——教幸村控制咒力和拔除咒灵。

奈奈子本来还有点担心幸村学会控制咒力后会导致咒灵增加,没想到并没有,或许是因为幸村没有打算成为一名咒术师的缘故?奈奈子不确定地想。

奈奈子又送幸村回家了两次,在幸村表示真的已经习惯后,奈奈子终于不再当那个操心的老妈子,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奈奈子送了幸村一副银边眼镜。

镜片遮挡对避免和咒灵对视还是有一定作用,也因此,幸村倒是养成了在不打球时戴平光镜的习惯。

每当幸村戴眼镜出现,奈奈子就忍不住感叹,其实她还是没对幸村的颜值免疫,幸村真的太好看了。

除此之外,网球部的一切都进入了正轨——还又多了一名成员,柳生比吕士。

柳生属于破格加入网球部的人,他加入的时候已经招新结束了,但因为仁王强力推荐并且表示柳生在网球方面真的很有天赋,而且也表示柳生是最适合和他搭档的人,所以才让他加入了网球部,而他也确实展现了在网球方面的天赋——很难相信他之前是打高尔夫且几乎没接触过网球的人。

至于切原,虽然他之前和奈奈子的对打输了,但他的表现有目共睹,所以现在已经是准正选二军,甚至是准正选了,不过究竟能到什么地步还要等到这周末的排位赛结束。

在连续四天,每天都打三到四局比赛之后,奈奈子陪练的身份也得到了承认——不过原本118人的网球部现在只有56人了,一半多的部员因为承受不住那庞大的训练量而退部。

也有刚入部想偷懒的社员,把自己当成网球爱好者或初学者,但他们当初担心自己进不了网球部,所以入社申请表上球龄几年写的清清楚楚,根本无法混水摸鱼。

除此之外,也就是网球部的风气有了些变化。

以前的他们都是只要练不死,就往死里练,现在有了新的训练菜单,并且被部长副部长强制要求禁止私下加训后,他们多了更多的对打机会,尤其是和正选的对打机会,可以说非正选们都获益匪浅,外加还有陪练在,他们可是进步飞快。

而且对打也是一种交流,原本只觉得身边的部员大都是自己称为正选或正选二军的竞争对手,现在发现其实大家都是一起受压迫并且只能可怜巴巴当非正选的小伙伴,突然就友爱了不少。

还有就是,神无陪练长得那么好看,能力又强,有她在一旁看着,他们打球更有动力了。

也不得不承认,幸村部长当初的猜测成真了。

排位赛就是在这样积极又和谐的氛围中正式开始的。

网球部的排位赛采取积分制,一共A、B、C、D四组,每局比赛赢的人积一分,每组选积分最高的前四名,然后再进行比赛,最终选出七名正选,两名正选替补,以及七名正选二军。

正选替补会和正选二军一起参加地区预选赛累积经验。

而关于排位赛的结果,似乎也并不是那么出乎意料,只除了一匹黑马——柳生比吕士。

“很厉害啊,”奈奈子看着白板上积分已经到第十位的柳生,“再赢下一场,他就能超过山口阵,拿下第九位。”

“不过这个人……”奈奈子指着排在第十六位的玉川良雄,他的积分和第十七名也就差了两分,“我之前和他打过,他实力还可以,但好像在试验什么,打球时一直很收敛。”

站在奈奈子身后的还是三巨头,其他人都还在打排位赛没有结束,而对于奈奈子对玉川良雄的关注,他们倒是有些好奇。

他们对部员的了解也不少,这些日子也陆陆续续有过交手,而玉川良雄的实力……只能说尚可,并不算特别亮眼。

就如他的成绩,随时都有可能被超越。所以奈奈子的话就很有趣,透露出的信息量也算可观。

“奈奈子是觉得玉川在试验些什么呢?”幸村回忆了一下上次和玉川打比赛的情况,“之前的比赛结束的很快,我都没有发现。”

事实上和三巨头打比赛的部员都不太有什么碰到球的机会——没看到切原那么厉害都被打得那么惨,他们只会更束手无策。

“也不是发现什么,就是一种模糊的观察,”奈奈子皱了皱眉,不确定道,“我不确定他是在摸索自己的球风还是在试验某种球路,只是感觉他其实有潜力,大局意识不错,身体素质也可以,只是过于追求他正在摸索的东西,反而束手束脚。”

奈奈子说这些的时候,柳莲二也翻找了一下玉川良雄的资料,然后有些惊讶地发现,明明其他网球部部员他都有不少记录,这个玉川良雄,竟然没多少数据留存?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