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暴力网球(1 / 1)

虽然这局比赛让奈奈子很意外, 但她最后还是很认真地接受了比赛,老实说,她也很好奇和切原比赛会是什么感觉。

“谁先发球?”

奈奈子抓着球拍, 拉伸了一下。她都没热身,一放学就被切原拉到网球部的球场打比赛, 怎么着也得活动两下吧,幸好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不然她还要穿着校服打球。

切原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网球扔过去, 被奈奈子一把接住:

“你先发球好了, 让我看看,能被当成陪练的你到底是什么水平。”

Fine, 切原赤也君。

“一局定胜负, 神无奈奈子发球。”

不知什么时候爬到裁判椅上的仁王声音听着懒洋洋的, 奈奈子瞪他一眼, 然后开始了拉球热身。

切原看到平平无奇的斜线球,表情有些失望:“什么啊,就这种水平吗?”

一记高速球打回去, 却发现奈奈子已经站到了接球点。

“哦?好像还不错嘛。”

切原有点兴趣了, 等着奈奈子把球打回来,却发现好像还是在平平无奇地拉球,只要跑过去就能接到。

“你是在看不起我吗?”

切原情绪有点激动, 一记抽击,却发现奈奈子再次等在了接球点, 并迅速把球击回, 但依旧是直球, 切原只能被迫来回跑动拉球, 就这么打了十几球, 切原在濒临爆发的边界,眼睛已经开始充血。

“不要一直打这种球!”

又一记抽击球,然而还是被奈奈子击回,但这次,是切原没想到的擦网球。

球撞上球网弹起,然后落到切原的半场。

“15-0。”

“热身完毕。”奈奈子苍蓝色的眼睛看起来分外凉薄,就那么面无表情地看着切原,“网球比赛前需要热身,这是常识,你不知道吗?”

“诶?!”刚刚热血上头的切原突然被泼了盆凉水,“热、热身?”

切原赤也感受着自己因为刚刚来回跑动拉球而变得有些热,活动开的身体,慢半拍反应过来,“刚刚是在热身?”

“那不然呢?因为没有热身而抽筋或者受伤的运动员,是傻瓜吧?”

差点没热身的傻瓜切原:“……”

就,有点尴尬,感觉刚刚的一腔愤怒全部在浪费感情。

但奈奈子倒不这么认为,她眉头微蹙,盯着切原的眼睛,很严肃:“你有注意到自己情绪一激动就会眼红吗?”

“啊?”切原愣了一下,“有、有吧,和我打网球的一些人是说过我有个红眼模式来着……”

“他们和你说?所以你自己不知道自己的红眼模式?你不记得?”好像更像是无我境界了,奈奈子看了球场外的幸村一眼,在得到幸村严肃脸的点头后,奈奈子继续试探,“那你每次出现那种模式之后会不会感觉特别累?”

“你怎么知道?”切原可能看过很多网球杂志,但真的要他都记住是不太可能的,而且他现在并不关心那些,“不要扯些乱七八糟的了,专心打球啊你!”

“OKOK,”自认很好说话的奈奈子上来就是一记ace得分。

“速度不错嘛……”

切原赤也开始期待,接下来又是一记高速发球,被切原打回去,出界。

“神无,40-0。”

仁王还吹了声口哨。

奈奈子:“……”

又是一记高速球,切原回球挂网,奈奈子1-0领先。

“很好,很好,”切原赤也兴奋起来了,刚刚冷静的情绪再次亢奋,眼部又一次开始充血,“那就让我来彻底击溃你吧。”

泛红的眼睛配上有些凶狠的表情,看上去有些吓人。

[胜负欲这么强吗?]奈奈子有些惊讶,眉头却是越皱越紧,[这样的状态,真的没问题吗?对身体会有损伤的吧?]

奈奈子就算医学常识再匮乏,也知道情绪一激动就眼部充血必然是存在健康问题——看来网球部的体检刻不容缓了。

再次发球,奈奈子感受到了不对劲——回球变重可以理解,但是角度不对了,球在往她的身体攻击。

[暴力网球?]

一球看不出什么,奈奈子一个死角球打过去,然后再次发球,回球依然朝着她的身体。

因为世界赛并不禁止暴力网球,所以奈奈子对这种类型的网球没有太多反感的情绪——存在即合理,只有能力不足的人才会被网球击中身体,奈奈子是这么想的。

这时的奈奈子是真的没想到这种想法和立海大网球部正选们不谋而合,后来无意中聊起切原这个暴力网球的改进方法时知道了大家想法一致,她也就只能感慨“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然后被摁着摸头,耳边全是仁王说着“对对对,我们立海大网球部是一家人”的声音。

不过现在奈奈子正在想着,是该彻底逼出切原之前跟真田打球时的状态,还是稍微控制一下,让他冷静下来。

然而奈奈子没得选,因为屡次丢球的切原眼睛已经通红了,整个人看起来透着股凶狠的气息:“绝对要,击溃你!”

球的角度更刁钻了,虽然还是朝着身体来,但力道更大了。

奈奈子倒不至于害怕,只是为切原击球的力道感到苦手——这样下去要被破发了,然而一时间又确实只能防守。

无可奈何的奈奈子只能放弃发球局,打算看看切原的不规则发球,然后……

这不是挺规则的吗?运行轨迹倒是因为每一次的旋转不同,回弹的角度不一样,但还是瞄准她身体啊,这不挺规则的?所以为什么要给这种发球起一个这么不合理的名字?

奈奈子还有心情吐槽,但在切原眼里,就是奈奈子像三巨头一样迅速击回了自己的得意发球。

切原更亢奋了:“我要把你染红!”

伴随着一声怒吼,奈奈子看到切原跳了起来——这是一记瞄准她脑袋的扣杀。

嗯,不知道五条奈奈和五条悟一样最讨厌瞄准脑袋的攻击吗?

有点不高兴的奈奈子侧向移动,两手握拍,把这记扣杀打了回去,甚至刚刚好压线,落地之后的切原根本追不到球。

“所以不要跳那么高,虽然力气很大,但是一旦被回球了就来不及救球了。”

奈奈子自认好声好气,然而切原赤也并没有因此感到开心。

彻底开启红眼恶魔化——或者说陷入无我境界的切原屏蔽了奈奈子的声音,但也是这样亢奋的切原赤也让奈奈子感到了棘手,因为他模仿的是世界赛上知名暴力网球选手的球路,奈奈子不得不选择躲避。

“Game,切原,3-3。”

[不能这么被动。]

奈奈子感受着体力的消耗,大脑飞速思考。

无我境界对体力消耗非常大,在体力方面她和切原应该算半斤八两,现在要做的是压制住切原的无我,要不就技巧取胜,回球的时候偷偷加点旋转,把球弹起的角度改掉怎么样?

没这么试过的奈奈子舔了舔唇,有点好奇成功之后会是什么样子,然而还是有点难了,尝试没成功,又输了一场,比分4-3了。

奈奈子抓抓球拍网线,并不急,刚刚最后一球她抓到窍门了。

切原又一记重炮发球,瞄准奈奈子的肩膀,然而奈奈子丝毫不慌,她稍微抖了下手腕,让球拍有一个抖动的惯性,在回击时给球加上一点点,甚至称得上微不足道的旋转,然后在来回拉球的过程中加大这一点点旋转。

当切原再次想要凌空抽射得分的时候,球像是有了意识,球路发生变化,飞到了奈奈子方便回击的位置。

“那是——”旁观的真田难得有些激动,“手冢领域?!”

就像是应和真田的话,奈奈子接下来的几球都出现了这种“球往顺手的位置飞”的情况。

领域不领域的奈奈子不知道,就觉得这种球还挺省力的,可以少跑两步。

被压制的切原体力逐渐耗尽,再不能维持无我状态,击球的力度明显削弱,奈奈子几次压线球,切原救球不及,失分落败。

“Game won by神无奈奈子,6-4。”

“呼——”

奈奈子松了口气,感觉这场打得也是相当的累,心累。

拖着沉重的腿,奈奈子走到网前,和勉强维持站立姿势的切原握手:“不错的比赛,对吧?”

“当然,”切原虽然输了比赛,但并非没有气度,“不愧是网球部的陪练!”

“神无同学,我一定会打败你的!”

“好,我希望那一天早点到来。”奈奈子笑了笑,又是平时那副眯着眼睛像只懒洋洋的猫的模样,“不过在这之前,你可能要先应付一下真田哥的怒火。”

“啊?”

切原赤也还在疑惑,转头就看到一步一步走向他的真田弦一郎,帽檐在脸上打下阴影,看不清面色如何,但从他沉重的脚步和握紧的双手来看,应当不是什么好心情。

果然,刚走到切原面前,他就敲了切原脑壳一拳,并在切原赤也的怒瞪下呵斥到:“看什么看!未经安排私下比赛,加罚对打训练!”

“……知道了,副部长。”第一次这么叫真田的切原有点害羞,转身就朝球场外正在训练的非正选跑去,“我先去训练了!”

真田被切原的改口给惊讶的愣了一下,旋即又有些开心,虽然他面上没有表现出来,但能得到一个自己看好的学弟的承认,这本身就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当然,真田没说的是,他本来想训练翻倍的,但想起奈奈子严肃叮嘱“不能私自加训”的表情,他及时改了口。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