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筑基,有手就行(1 / 1)

令荀回到家中, 将血灵芝分为三份,让老人分次服下,再以真气为韩婆婆疏通经脉, 催生药性。

初时韩婆婆并没无异样, 只觉异常困顿,等到翌日第三幅药服下, 韩老夫人先是剧烈地咳嗽,仿佛要把吃下去的药都咳出来, 接着又腹痛难忍, 最后更是高烧不止。

令荀衣不解带地照顾了老人一夜,半个时辰就要看一次脉象, 等到天色渐亮, 韩婆婆已然熟睡, 他疲惫地靠着躺椅, 不觉意识模糊,再一睁眼,却见床上无人。

令荀猛地起身,从身上掉下一条毯子, 鼻端又闻得一阵菜香。

他默然来到灶间,见韩老夫人不知何时下了地,正手脚麻利地在灶台忙碌,炉火旺盛, 饭香四溢, 一切如常, 宛如时光倒转。

老人回过头, 双目再不浑浊, 满面红光, 眼中尽是神采,慈爱地说:“阿荀醒了,快来吃饭。”

一瞬间,令荀仿佛又是那个十岁的幼童,与大雪地里九死一生,重回人间情暖。

令荀眼眶一酸,别过头去。

他的出身算不得光彩,自幼被批字寡情缘,薄六亲,颠沛流离,他人也许永远无法理解,韩老夫人这份萍水相逢的、没有血缘的“亲缘”对他意味着什么。

大夫说,韩婆婆脑中淤血已化去,灵药助她改善了体质,经脉和双眼损伤皆已恢复。村里人不知道阮青梅在这里面的功劳,只道令荀为韩老夫人寻来了灵药偏方,都夸赞他孝顺。

十年前,“韩夫人”一时心软,救下了无依无靠的小孩子;十年过去,长大成人的孩子又救了“韩老太”,这里面的因果缘分,真叫人感慨不已。

陌上,阮青梅一路小跑来到韩家的田边。

“二狗哥哥!二狗哥哥!”女孩子穿着一身鹅黄的小裙子,像一朵小蝴蝶一样从坡上步伐莽撞地飞下来,扑到田边,差点没刹住脚。

“狗哥,我找你有事!”

“噢,来了,”令荀站起身,一眼见阮青梅浅粉色的绣鞋沾了泥巴,忙道:“你别动,别下来,我过去。”

等他来到阮青梅面前,看到她手里的东西,脸上表情顿时有些微妙。

“狗哥你看,”阮青梅一脸献宝地举起手中的册子,“这是什么?”

只见阮青梅手上举着几本小册子,那册子上是令荀再熟悉不过的名字——《修仙——从这本书开始》、《一百个筑基小技巧》、《快速筑基你必须知道的五十件事》……

阮青梅也觉得很奇怪:“怎么样,这名字是不是绝了?不知道是谁取的。”

阮青梅今早一起床,就发现这几本书被包得好好的放在她窗台上,一开始还以为是谁的恶作剧。

她毕竟曾经饱览这个位面的修真心法,稍微一翻,就知道这绝不是哗众取宠的闲书——恰恰相反,这是九重天离寰宫的初级心法,是凡间难以寻觅的稀世奇书!

当初她在九重天筑基,渟渊那傻狗就是把这套心法丢给她,多的一句话都没多说。

那天书的语言晦涩难懂,就算她天资聪颖,也绕了很多弯路,受了很多挫折才小有所成。而这一套书里,有人把内容翻译成了通俗白话,还自带单句精读,难点讲解,说是教参书都不为过,也不知是何人如此有耐心。

她前几世入门时要是又这样的老师,何愁成不了大能!

但会是谁呢?

阮青梅最先想到的是渟渊,她叫系统查了一下面板,发现那傻狗还在回血,不能是他——何况他也起不出这种像是生怕引不起她兴趣的书名。

难道是蓝璞?阮青梅不能确定。

可惜,这套书虽好,但她已经筑基了。这就好比刚出考场就收到一套真题名师详解……再好也用不上了。

但她用不上,可以送给别人。

“二狗哥哥,你要不要也来学?”她突然道。

阮青梅的筑基功体中融合了九重天、琅华宗、魔宫,还有在【龙傲天】路线游历时吸取的各门各派之长,她是打定了注意走自己的路。

但是她也承认,在所学过的心法中,九重天这一部确实是最正统,最扎实,最适合凡人打基础的。而且这一套心法出自天界,就算被九大宗的人撞见,也不怕解释不清,被当做偷学之人。

原本她也是想等和二狗子关系更近一点,就劝说他一起修习的。

她早就观察过,二狗子气场清透,一看就是这块料,不说飞不飞升的,有点修为,跑毒也比别人快不是吗?

现在有人把她没抽空整理的东西都写好了,岂不美哉?

“二狗哥哥,我看过了,这真是好书,上面都是顶好的初级心法,零基础,包学包会,我这么笨都学会了,你要不要也试试?”

“而且筑基以后,我腰不酸了,背不痛了,还能帮我哥干农活,简直百利而无一害,你要信我呀。”

阮青梅殷勤得像个到学校卖教辅的书商,极力推销。

令荀语塞:“可是我已经——”

“就试试嘛!不会的我可以教你,反正练不好也练不坏的。”见令荀尚有犹豫,忙道,“这书名字虽然怪了些,但不是坏书,你不要有偏见。”

令荀脸上更烫了。

他当然知道这不是坏书,因为这就是他写的!

婆婆不再有行动之难后,他轻松了很多,就抽出几个大夜,抄写青冥这些年教他的心法。

之所以用了这么久时间,是因为他在原有心法基础上,把青冥这些年交给他的内容挑精要部分摘了出来,标上注释和重点,附上自己的心得体验,再修订三稿,直到觉得方方面面都趋近于完美,才装订成册,取了几个阮青梅会感兴趣的名字,趁着天没亮偷偷放在了阮青梅窗台上。

不直接相送,一是这心法的来历涉及到青冥,而青冥的来历他自己都说不清楚;

二来,这些他从婆婆病愈前就开始准备了,即便没有血灵芝的事,他也是打算给阮青梅的,他不想她误会自己是在报答什么。

令荀万万没想到,阮青梅会这么实心眼,居然不忘了拉上他分享,对比自己的隐瞒,他心中又暖又惭愧。

忽地,他反问阮青梅:“你刚才说,你已经‘学会’了?”

“是呀。”她早就会了。

“筑基了?”

“嗯!”早就筑了。

令荀不可思议,声音都有点变了调:“你早上才收到这书,中午就筑基了?”

明明上次青冥还说,阮青梅修为应该只有炼气二重左右。朝闻道,午时筑基,这是何等的天才?

“啊这……”

面对令荀的误会,阮青梅自然不能说出自己有三十五世经验积累,她怕令荀觉得修仙这事对凡人遥不可及,索性大言不惭信口胡诌。

“正是!看到吧,跟着这三本书一起练,修仙不再困难,筑基如此简单。”

“有手就行!”

听到了没?有手就行!

——你还在等什么?还不快加入我们!

令荀:???

……

拗不过阮青梅一片热情,令荀到底被拖到了榕树下。

彼时村里的小孩儿正在野地里玩耍,看到这两人面对打坐“练功”,不由好奇地围观,叽叽喳喳,吵闹不已,甚至有人模仿他俩席地而坐,装作在练盖世神功。

系统忍不住道:“这不是胡闹吗?哪有人这样修行的?”

修行讲究修心,忘我,融于天地,从未听说在这样吵闹的环境下练习的,若是再遇到心地不纯的人,在修行中生出邪念,走火入魔反而伤害自身。

阮青梅也是无奈:“我有什么办法,杏花村就这么大,过了田时,到处都是闲人。”

这些好歹都是小孩子,别的地方更吵。

天气逐渐炎热,大家都不愿意闷在家中,但凡有个阴凉的地方就会就会有人结伙磕牙或者打牌,留给她的选择本就不多。她总不能带令荀回家,去韩家也不合适。

“放心吧,有我在,不会让二狗子有差的。”她道。

大部分人第一天就是学理论学体系,能修出口气来那都是千年一遇的天才,普通人想入魔也没有那个条件,魔修分数线很高的。

阮青梅于是笑眯眯地翻开第一页心法,对一脸无措的令荀道:“二狗哥哥,不要怕,照着这个练。放心,我已经掌握非常纯熟了,凡事有我兜着,你大胆地练!”

“来,我先练一遍,你跟我学。气沉丹田,灵走百汇,啊丹田就是小肚子,灵是……”

她竟如此自信!

令荀从最开始的震惊到亲眼看见阮青梅轻车熟路地催动气海,发现她还真不是说说而已。

她的确完全掌握了筑基心法,发出的气稳健醇厚,和自己的又略有不同,蕴含力量似乎更为强劲,运行也更为灵活。

这绝不是生搬硬套他的经验,而是加入了自己的理解和创新。

不过一个上午而已,却做到了他用十几年才做到的事——这就是连大能都要提前十六年预定的佳徒吗?

令荀额头沁出汗珠,比起游走真气这种他扛着爆体之痛都运行过千百遍的事,他现在更担心的是——

救命,她好认真!

阮青梅做完一套,深深呼出一口气,她不想给令荀压力,故意云淡风轻地说:“怎么样,看懂了吗?你来一遍?”

面对这个眼神,原本打算“摆烂”的令荀陷入沉思。

要不是他辛辛苦苦攻克了这些年,他都要以为这是什么简单的事,学不会的都是废物。

“……我试试。”

令荀不想暴露,但是讲真,他也不想被当做废物。

要不,稍稍认真一点?就一点,应该没关系吧?

其实他当初学的时候也不是很困难,只是因为禁制多花了时间,一般人又没有禁制,所以这么简单的事,一定都能学会吧?

令荀气沉丹田,催动气海,在阮青梅的期待中,看似轻松实则小心翼翼地控制着力道,打出轻飘飘的一击。

一掌出,落叶翻飞,连叶子落地的角度都和阮青梅分毫不差。

令荀松了口气。

很好,没有破绽,万无一失。

他笑着转过头,刚想问他表现的怎么样,却看见阮青梅一脸怀疑人生。

令荀:?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