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第三十二章(1 / 1)

听见堂屋传来杨老汉怒骂杨继北的声音时, 刘香莲用手撑着木板床坐起身,她歪着头仔细听了听,才知道杨继北把杨老婆子气昏了!

刘香莲捂住心口, 有些慌张,不会是因为她的关系吧?

杨继北此时跪在地上,旁边放着的是那盏豆油灯, 杨老汉站在他面前指着他的鼻子骂,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他也是气狠了,想先是老三不听话,现在自己挺喜欢的老四居然也这个样子。

“我们生你养你还把你造成了祸害是不是!那可是你亲娘!就算她晕倒了,你没手没眼睛啊!不会知道搀扶一下吗!”

杨继北垂着头, 双手放在身侧紧握成拳, 虽然没瞧见脸色, 可杨老汉也从他不断收紧的拳头上看出了他的不服气。

顿时也觉得心口疼了。

他赶紧扶着桌子坐下,杨继东见此忙给他端来一碗温水, “爹,喝口水,老四你也是,什么事儿不能好好说,非要把娘气昏了呢。”

杨继北闷声道,“家里就两盏豆油灯, 大哥大嫂以两个侄子为由, 一直占着一盏, 爹娘年纪大了,那盏也就不说了,我们和三哥他们的房间本来就很小,晚上再没有豆油灯, 一不小心就磕磕碰碰。”

“以前我一个人就算了,香莲身体不好,晚上起夜多,我就想着搞一盏油灯回来,二娘家有闲着的,我就借了,跟娘要点豆油,她直接把我一顿骂,我就回了一句下次我自己去买豆油,这次算借她的,结果她就晕了。”

杨继北甚至怀疑对方还是装晕的,他不觉得自己哪里有说错。

可听在杨老汉耳里,一切都是因为刘香莲。

“老四啊,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杨老汉叹气道,“你这话说得委屈,可你二哥二嫂他们呢?这么多年,有了大花也还是摸黑过日子,人家也过来了。”

角落里存在感很低的杨继南一家三口:......

他们倒是想抱怨,这不是没有大嫂那个好肚子,没儿子吗?

说话也不硬气。

杨继东也清咳一声,“主要是毛蛋小,晚上哭闹时有豆油灯方便,等他再大些,我们也不拿回房里了。”

“狗蛋小时候,大哥也是这么对二哥他们这么说的。”

杨继北这话让杨继东有些下不了台。

杨老汉是听出来了,老四钻牛角尖,他就是觉得自己没有错,于是让杨继东拿着杨继北的豆油灯去装了豆油,再递给他。

“等你娘醒了后,你好生服软,她不是计较这么点豆油,而是想着你不应该时不时就去你二娘那借东西,她们本来就不对付,明白了吗?”

杨继北拿着油灯,果然神情软和了下来。

“我知道了。”

“爹,娘怎么了?”

杨继西和孙桂芳一脸关心地走进堂屋。

杨继北立马站起身,拿着油灯垂着头就准备回房,结果走到杨继西身旁时,被杨继西一把抓住手臂,他盯着杨继北的左脸颊,那有个巴掌印,打得还挺用力,瞧着脸都有些肿了。

“怎么还挨打了?”

杨老汉清咳一声,他气极甩了杨继北一巴掌,又让人跪下的,“你们娘好得很,没事儿就回房睡吧。”

他一点都不想和杨继西两口子多说话。

杨继西松开手,扫了一眼堂屋里的几人后,拉着孙桂芳回房了,一边走还一边说,“我就说关心也是错吧,人家压根不想让我们知道家里发生了什么事,也是我们都是被断了粮的人了,还把自己当一家人啧。”

这话又把杨老汉给气着了,他拿起桌上刚才喝了水的碗就想扔过去,被杨继东一把拦住。

“爹!爹啊,这可是家里没有豁口的碗啊!”

杨老汉:.....

杨继南忍着笑,带着妻女回了房。

这边拿着豆油灯回到房里的杨继北,正被刘香莲一脸心疼地触碰着被打的脸。

“怎么还打人了。”

“没关系,我们有豆油灯了,”杨继北笑道。

刘香莲心里欢喜,靠到他怀里低声问道,“不是因为豆油灯娘才晕的吧?”

“不是,和这个没关系,”杨继北忙道。

刘香莲放下心,“明儿我回门,我们什么时候走?”

杨继北:......忘了回门的事儿了,这刚把娘气昏,怕是回门也没啥好东西给他们。

“中、中午后吧,我们还能住一晚。”

他干巴巴地道。

刘香莲闻言更高兴,晚上睡得也香,就杨继北睁着眼发愁。

杨继西二人也不自在,因为隔壁说的话,他们听了个大概。

二人躲在被子里说悄悄话。

“一点都不方便。”

孙桂芳几乎是用气音说话。

“得早点分出去,”杨继西也道。

接着二人便相拥睡去,第二天早上神清气爽的去杨二奶奶那边洗漱了。

杨二奶奶比他们早起来,此时锅里已经在煮土豆丁咸菜杂粮粥了。

“二娘,我们自己做饭就是了,您和二爷多睡一会儿。”孙桂芳洗漱好了后,赶紧过来帮忙。

“这有啥,我现在也不上工,总想干点活心里才踏实,看着你们吃上热乎乎的饭菜,我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杨二奶奶浑身充满了干劲,接着又拿出四个蛋煮上,“一人一个。”

家里的两只母鸡争气,天天都生蛋,杨二奶奶又是个舍得的,时不时就拿出来吃。

这边的杨继北为了讨好杨老婆子,一大早就拉着刘香莲做早饭,刘香莲想到今儿要回娘家,心情也不错,跟着起来干活儿。

因为杨老婆子的房间就挨着灶房,自然也听见这小两口的动静。

她半夜就醒来了,醒来后对着杨老汉一阵哭,说不知道造了什么孽,先是老三,现在是老三,一个两个都不听话。

“倒是听话,知道干点活。”

杨老汉也听见动静了,他有些满意道。

“呵,”杨老婆子白眼一翻,“怕不是为了回门礼。”

杨老汉一想今儿确实是老四媳妇回门的日子,一想他们带着目的干活,不是因为孝顺后,顿时也不满意了。

沈凤仙早就听见动静了,她翻了个身继续睡,何明秀听了一会儿后,也想起老四两口子殷勤的原因,气闷了一会儿也躺下了。

结果就是饭菜都端上桌了,家里除了杨老婆子外,其余人一一起来,没有一个人夸赞刘香莲二人一大早就起来做饭。

刘香莲扫了一眼众人的脸色,忽然觉得很烦躁,就吃了小半碗剩下的给了杨继北。

杨老汉见此道,“该吃多少就吃多少,可别再饿昏,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刻待儿媳呢。”

刘香莲的脸立马涨红,“我、我胃口就是这样,没有故意不吃的。”

“是啊,香莲身体不好,吃得也不多,”杨继北赶紧维护道。

眼看着杨老汉脸色发黑,就是不怎么护着媳妇儿的杨继东,都觉得老四是个傻的,这哪里是护着刘香莲,根本就是给刘香莲拉仇恨嘛。

杨继南更是在心里骂杨继北蠢得和猪一样。

接收到丈夫的眼色后,何明秀起身去灶房拿了新的碗筷回来,舀了碗粥,又夹了点青菜,便去杨老婆子房间了。

杨继北这才反应过来,他赶紧丢下碗筷跟了上去,“二嫂、二嫂,我来吧!”

可何明秀已经在床前了,杨老婆子坐在床上,见他进来,便让何明秀去吃饭。

“是啊二嫂你去吃饭,我来照顾娘。”

杨继北笑眯眯地接过碗筷。

何明秀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也不和他抢,“行,那我吃饭去了,喝了粥后,灶台上还放着一碗开水,待会儿记得给娘喝。”

“欸,”杨继北有些心虚,他怎么没想到这些。

看出他心虚的杨老婆子抿了抿唇,一想到老四是为了媳妇回门礼的事儿才来照顾自己,顿时觉得老二两口子顺眼多了。

“你媳妇儿吃了吗?可别再饿着了。”

听她关心刘香莲,杨继北这才觉得自己昨天不应该那么说话,气着她了,“吃了。”

为了让杨老婆子有个好印象,他还“添油加醋”了一番,“吃了好多呢,胃口很好,身体比昨天好多了。”

杨老婆子:.....老四媳妇果然是个搅事精,自己一病,她倒是身体好了!怕不是幸灾乐祸!

顿时对刘香莲非常不喜。

本来杨继西他们都要出门了,结果下起了大雨,于是杨继西便带着孙桂芳回了家,特意端着凳子坐在堂屋门口,就想看热闹。

杨老汉眼不见为净,吃了饭就回房去了。

其他人也不帮刘香莲收拾碗筷,杨继南还跟杨继西他们一样,端着长凳坐在他们对面,“这雨说来就来。”

“是啊,”杨继西点头,孙桂芳扫了一眼垂头收拾的刘香莲,没有去帮忙。

他们已经“分”出去了,家里的事儿不掺和。

此时杨继北正等着杨老婆子喝那碗温水,见她喝完后,杨老汉也进来了,他便说起回门的事儿。

“今儿下雨,左右也上不了工,我想和香莲回刘家看看。”

这天气简直是老天爷都在帮他们。

杨继北十分自信,一定能回门,而且还能拿丰富的回门礼。

杨老婆子抬了抬眼皮子,“那就回去吧。”

杨继北一喜,刚要说回门礼的事儿,就听杨老婆子又道。

“你们结婚那天收了二十八块钱的礼钱,还给你大舅娘二十块,还有八块,之前补给老三他们的那六块抵了,还有两块作为家里的开支,没什么回礼,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杨继北:.....

就在杨继西他们说说笑笑的时候,就听见杨老婆子房里传来杨继北有些激动的争论声。

刚收拾好从灶房出来的刘香莲,站在杨老婆子的房门口,听得清清楚楚。

“老三他们都知道农忙的时候不回门,你们还不如老三他们了!”

这是杨老汉的声音。

“可今天下雨啊!不说别的,给点鸡蛋那也行啊,二舅娘不就拿了二十个鸡蛋过来吗?”

杨继北激动道。

“你只想着拿回你媳妇儿娘家,没想过你两个侄儿和一个侄女吗?他们不吃啊?咳咳,反正回门礼没有,刘家要了六十六块钱的彩礼,还想要什么回门礼?去菜地找点青菜送过去就行了。”

听到杨老婆子这么说,刘香莲的脸色煞白,接着一跺脚就跑回房间,杨继西等人对视一眼。

“娘说得也没错啊,六十六块钱的彩礼呢,咱们生产队也没一个,”沈凤仙轻哼一声,十分不满。

六十六彩礼的孙桂芳:.....

只想给她最好的杨继西对她笑了笑,孙桂芳耳根一红。

那边房里还在为了回门礼争执,这边的刘香莲抱着小包袱,伞都没打直接冲出了院门。

“四弟妹!”

何明秀大声唤着,“这么大的雨你去哪啊!”

听见这话的杨继北赶紧跑出来,得知刘香莲拿着包袱走了,他也顾不得什么回门礼,跟着追了过去。

“.....四弟妹的气性还挺大,”杨继东忍不住道,“家里要是宽裕,那肯定是要给回门礼的。”

“是啊,我和桂芳回门的时候,啥也没有给我们带,”杨继西非常大声的附和。

“可不,”杨继南不嫌事儿大,也特别大声道,“我们去年过年还没回去呢!娘说大嫂回娘家了,怕没人做饭,非要我们留下。”

何明秀生怕这话被杨老婆子听见不高兴,折腾她,于是瞪了杨继南一眼,有些得意忘形的杨继南心虚地摸了摸鼻子。

可惜杨老婆子已经听见了。

“你要是不满意,现在就带着你媳妇儿女儿去何家!我看你们能待多久!”杨老婆子骂道。

众人不再说话,杨继西看了热闹,又恶心了他们一番,心满意足地与孙桂芳回房睡回笼觉去了。

因为下雨,刘家也没有上工,刘母想着今儿女儿女婿回门,准备多做点饭菜,结果却见女儿浑身湿透了,走在雨里见到她就哭,“娘!”

刘母气炸了,对着她身后同样湿漉漉的杨继北就是一顿臭骂。 .w. 请牢记:,.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