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蒙德&璃月(1 / 1)

没有道别, 没有踌躇。

谷雨和空离开的果断且干净。

蒙德西南角的那幢二层小屋里彻底没了人味,一切都被谷雨收拾干净,能送的送能卖的卖。

启程的时候, 谷雨回头看了眼新扎在门口信箱上都鲜红蝴蝶结, 毫无留恋地逐渐走远。

直到人们看不到平日里跑来跑去什么都管的金发少年,听不到夜里经常传来的奇怪又雅致的笛音, 这才惊觉, 那常年不见阳光的房子变得更加昏暗了。

凯亚来了几次,见真的一点没剩, 偷摸摘下了门口的蝴蝶结带走,顺道暗骂了几句没良心,无奈停下了上门家政的续订。

迪卢克还是一如既往白天经商买酒晚上英雄无归, 不过还是有件新鲜事的, 天使的馈赠新上了一款果汁饮品,材料是钩钩果树莓糖浆和小灯草。

饮品有个很不错的名字——云交雨合。*

温迪有了新的灵感,新作《游子》在蒙德掀起了璃月风格故事的浪潮。

芭芭拉收到了不明人士送的大批医书, 偶像活动都停了,如饥似渴地埋头苦读。

可莉的小背包里回来了一个暗紫色绣着桂花的荷包, 荷包里装的不再是黑黑的药粉, 而是嘟嘟可形状的糖果。不过糖果数量太少, 她不舍得吃。

安柏趁着巡逻间歇, 在猎鹿人餐厅大块朵颐,一点也不顾个人形象,大大咧咧让人生不出恶感。

雷泽对着好几包草药和上面标注的注意事项发愁,没办法只好找来班尼特帮自己理解, 师傅丽莎也自告奋勇帮忙, 毕竟是给蒙德的北风守护安德留斯的药, 马虎不得。

琴团长又接到了居民对行事恣意的罗莎莉亚修女的抱怨,有些头疼该如何对待这位跟迪卢克前辈一样默默守护蒙德的女士。

蒙德的凯瑟琳不再见总打断她说话的带着会飞的应急食品的金发少年,蒙德杂货店也少了一位真的买杂七杂八的东西的异国黑发男子。

所有人都按部就班的生活着,因为他们都清楚,总有一天,会再次重逢。

蒙德,再会。

——※——

谷雨角色PV——「月落山空」*

“你好啊,我叫谷雨,一名游医,很荣幸与你同行。希望你不会受伤,那可是很令人心疼的。”谷雨正面向前,虽笑着说话,但却无甚情感。

画面一转,他站到了蒙德的摘星崖上,手里捻着一朵塞西莉亚花,“我从来不会沉湎于过去,但也绝对不会放下过去,我的经历决定了我前行的目标,但我的目标绝不是为了弥补所悔之事。”

花朵随着话音,散落。

借着风,花瓣路过蒙德的风车、教堂,在晨曦酒庄上空打了个旋儿,晃悠悠地飘向了远方的崇山峻岭。

山脚下,谷雨吹着笛子路过,清冽的笛音直冲云霄,可于巨鹰的长啸对抗。

“失去的记忆不会抹消掉我曾经于七国的游历,而在一次次回想时,我会永远对他们保持赤诚。”

巨鹰被笛声惊扰,竟直直冲上云霄,划破天际,着陆在稻妻村落的旗杆上。

谷雨在村里的石板路上走过,抬头看去,旗杆上空荡荡的,“我对不起很多人,但这不会让我停下脚步,这是我自己选择的,也是我既定的命运。”

转过头来,谷雨轻笑着,“想和我一起冒险?呵呵,当然可以。”

他伸出手来,“来,请允许我带你看看,提瓦特的繁华与落幕。”

笛音再次响起,这次却不再高昂。

它是轻缓的,也是急促的,伴着笛音的起伏,我们仿佛看到了须弥学者在据理力争,枫丹的男女在花田中翩翩起舞,穆纳塔的勇士于汗水中锤炼自己,至冬的人民围着篝火唱起热烈的歌谣……

整个提瓦特像是一副画卷,逐渐展开着墨上色,全部都是那么的鲜活,令人向往。

“你有没有闻到?夜晚的桂花格外清香。”一切恍如隔世,最终收束在谷雨演奏的笛音之中,“请允许我吹奏一曲,惊梦摄魂,呵呵。”

“惟愿悲伤不再,吾爱吾念万世长安。”伴着一声低喃,谷雨身后的月亮渐渐隐入群山,显得四周是那么的空荡与沉寂。

而此刻,原本该渐渐平缓直至消失的笛音,却骤然飙升,在游响停云时戛然而止。

半明半暗中,视线拉远,人们再次看见了两山之间的月亮,和站在月亮前傲然挺立的谷雨。

——※——

路上歇脚,谷雨面无表情地看完了整个视频。

虽然他听不到声音,但仅仅是其中造作的姿态与奇快的运镜,就已经让谷雨有种想要死一死的欲望了。

“谷雨?你怎么了?”一旁快乐地飞来飞去的派蒙见谷雨突然有点脸色苍白,关切的问道。

谷雨缓缓抬起头,露出个僵硬的笑容,“没,没事,可能是坐得有些急了,一口气没上来,我缓缓就行。”

“哦,好吧。”派蒙忍下追问的念头,去看空在做什么好吃的了。

空听到动静,做饭的间隙也抬起头看了谷雨一眼,见人深呼吸几次明显好转后便不再关心。

顺好气的谷雨忍着羞耻继续往下看着论坛,他想看看能不能得到点璃月的信息,毕竟不能毫无所知的就进去不是吗?

「米忽悠藏着掖着的剩余国家的场景我竟然在角色的PV里看到了!」

「狂喜!!!!」

「谷雨好帅呜呜呜,老公我要给你一个648!」

「一个怎么够!我先来十个!先满命为止!(带墨镜的行秋.JPG)」

「这2.6我是一秒钟也待不下去了!」

「呜呜虽然谷雨如期了,但散兵又推我真的栓Q」

「谷雨不愧是魈宝的好大儿啊,不仅学魈宝纹身,右手上那串珠子不就是魈脖子上那串的缩小版嘛!」

「!传下去,谷雨最终活成了魈的样子!」

「传下去,谷雨已经是魈的形状了!」

「?是不是哪里不太对劲?」

「诶嘿,诶嘿嘿,魈谷狂喜!」

「谷雨演奏的完整版上线了,我已经下载并设成闹钟了,以后每天都有咕咕亲自吹小曲叫起床。」

「哈哈哈哈哈那楼上你以后会听到谷雨吹笛子就烦。(凯亚抱胸点头.JPG)」

「咕咕?为什么要叫咕咕?」

「啊本来是想叫谷谷来着,但是打错了,想着谷雨还养鸽子,就直接叫咕咕吧!」

「不错!朕赞同!」

「我也不想被吊诶,可是他伸手邀请我啊!(截图:谷雨对镜头伸手)」

「这个眼神!四舍五入,他在向我求婚!」

「谷雨强度怎么样啊?具体数据有了吗?」

「有了有了,怎么说呢,中规中矩吧。不过元素战技和大招蛮有意思的。」

「这个元素战技,在原地留一道虚影……似李!债务处理人!还有,这个二段,跟魈一样嘛!一样的加速,除了魈不留虚影。」

「怎么啦!跟**学几招怎么啦!」

「哈哈哈哈哈那大招呢?」

「大招就跟漫画里差不多了,吹笛子然后瞬间射出雷线,控制麻痹引雷,群体攻击,看着力度可以。」

「啊,跟神子有点像。」

「还是有差别的,大招消失前会跟重云的元素爆发一样来道从天而降的剑击,只要被标记了,都会被攻击。」

「卧槽,那想想还蛮爽的诶,御剑?!」

「有那么点意思诶。」

「谷雨的普攻怎么看着那么像枪的架势?蓄力攻击还是向前突刺。」

「因为他的**是钟离?」

“谷雨,开饭啦!”派蒙喊他吃饭了。

于是谷雨收起病例,走过去准备从空的美食中寻求安慰。

没有一句话有提到璃月嘛!还把别人跟我的关系给屏蔽掉!我是该谢谢你还给我留了名字吗?!

“魈……”想着想着,谷雨失神低语。

“魈?”派蒙靠得他进,刚好听见,“是谁呀?”

“哦!我想起来了!”派蒙恍然大悟道:“是不是你说的那个有着金色眼睛的人?”

谷雨闻言愣了愣,有些无措地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为什么明明是很重要的人,却偏偏什么都想不起来……有什么不能想起的原因吗?

看着谷雨有些失落的低下头,派蒙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话,不知道怎么补救的她直接把饭碗塞进谷雨手里。

“那,那就先吃饭吧!”派蒙震声掩盖自己的忐忑,“旅行者做了嘟嘟莲海鲜羹!可鲜美了!”

“呵呵,好。”谷雨轻笑着接受了派蒙笨拙的安慰。

空没有多言,只是静静地坐到了自己旁边。

看着自己这一左一右两大护法,谷雨意外地没了纠结的心态。

顺其自然吧!总能想起来!

天气正好,无风无雨,太阳不强温度适宜,正是赶路的最好时候。

匆匆解决完午饭,三人又上路了。

他们计划在天黑前赶到前方一个叫望舒客栈的地方。

因为在野外,一路上遇到了不少野怪挡人道路,不过幸好谷雨与空的武力都不错,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

派蒙躲在两人身后,为两人助威,要是遇见难缠的怪物,她就会避免为他们添麻烦划开一道空间裂缝躲进去。

谷雨第一次见这种方式,那种狂热的研究欲望吓得派蒙好久不敢靠近他。

虽然不能研究,但谷雨也没有很失望,毕竟他也不怎么了解魔法侧的东西。

比计划稍微晚了点,天黑透了他们才看到望舒客栈的影子。

“哇!那里就是望舒客栈了吧!”派蒙兴奋地指着不远处亮着的依托大树的建筑,“走吧走吧!我们快点过去吧!”

空点点头,加快了脚步。

谷雨也一样跟了上去,但很奇怪,越靠近望舒客栈他的胸口就越有一种发闷的感觉。

像是什么东西在心里积攒拥塞。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