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璃月(1 / 1)

「我现在也一直在想着, 要是那天没有到达望舒客栈,一切会不会有所不同呢?

嗯?不,我不是在后悔, 只是对现在的幸福感有种泡在蜜糖罐里的虚幻感。

是立刻去死掉都不会有遗憾的满足。」

……

时年,雪灾侵袭璃月, 护法夜叉听从帝君指引,于暴雪中引导百姓撤离。

待万事具备,夜叉忽闻风雪中夹杂着孩童啼哭, 遂只身前往调查。

然风雪肆虐, 视线受阻,夜叉寻得声源时, 孩童早已冻昏, 四肢僵劲, 气若游丝。

不敢彳亍, 夜叉抱起孩童奔驰

盏茶之后便安稳到达驻地。

幸,送往即及时,性命无忧。

问此孩童?

那便是名满天下, “杏林金桂、游医圣手”——谷雨是也!

说起这位杏林金桂, 那可说的便多了,你们可知……

——田铁嘴《说夜叉·外传》

……

记忆恢复的奇奇怪怪,又令人羞赧。

为什么会突然恢复呢?

可能是因为一踏入客栈, 便被一股温暖的气息所包裹着的原因吧。

心里的泡泡带着各种片段咕嘟咕嘟就冒了出来。

仰起头,谷雨觉得自己仿佛透过天花板与人对视了。

夜开始消退了。

空和派蒙早早睡下, 谷雨却辗转反侧毫无睡意。

坐起来, 拿起床头早已凉透的茶水一饮而尽, 苦涩由喉头沁入脾胃。

终于, 谷雨下定决心, 起身循着那道气息上了楼。

顶楼有个露台,眺望着可以仿佛可以看到大半个璃月,遗憾的是现在天的黑色还未褪去,什么也看不见。

叮啷——

身后传来金石玉佩与甲胄碰撞摩擦的声音。

尖锐的虎牙贴上嘴唇,带着露水的凉意与痛感让他生了些勇气。

缓缓回过头,那是一双背着光依旧明亮的暗金色瞳孔。

谷雨与那人隔着有四五人只远。

原本心里七上八下的他瞬间有些委屈,“不要离我那么远啊……”

暗金色瞳孔的主人有着少年的模样,绿色的短发底部挑染一抹亮色,面若皎月桃花灼灼,眼尾的红晕让整个人都昳丽起来,身姿绰约挺立健劲,贴身的劲装使他带上了凌厉的气势。

“魈?”少年没有说话,谷雨试探着喊出他的姓名。

“……你还好好活着,我很开心。”魈看着没有什么表情,说话的语调也低沉乏味,但内里的关心却未因此而减少分毫。

话音刚落,谷雨直接扑了上去。

他很难过,很害怕,很委屈,很无措,也很想很想很想眼前的这个人。

在记忆未恢复之前,他便一直在思念着。

当实物出现,那种翻涌的情绪就再也无法抑制隐藏。

魈没有动,任由谷雨拦腰抱住自己。谷雨也不知适可而止为何物,半跪着把脸贴到了魈的肚子上。

腰间的布料伴着青年的呜咽声渐渐湿润,渐渐的哭声没了,只有泪水。

“……父亲。”

谷雨骤然短促的低喊打破着晨光乍现的宁静,魈僵了一下,忍住逃离的念头,迟疑着摸上谷雨的头发,没有揉搓,就那么静静地放着。

反而是谷雨感受到之后有些欣喜地往魈的掌心里拱拱蹭蹭。

把头抬起来,谷雨鼻尖和脸颊都泛着红意,眉眼弯弯地说道:“有种回到了小时候的感觉。”

“……你的记忆,还残存多少。”魈没有在意被弄脏的衣服,毕竟只是一个小法术的事情,他在意的是明明记忆丢失还在自己面前故作无事的青年。

小时候我与你从未亲近。

谷雨愣了一下,知道瞒不过去,便说一半藏一半,不全说也不说假。

“很快就能想起来。”

“……”魈知道谷雨没有全盘拖出,他一直都是这样,报喜不报忧,喜也是好事,忧也是喜事。

“罢了,你心中有决断便好。”魈闭了闭眼,问道:“此次归来,要待几日。”

虽然问句说成了陈述句,但一点也不阻碍谷雨回话,“不知道!但会很久!”

“是吗……”魈动了动,谷雨会意松开站了起来。

青年高大的身躯挡住了射来的晨曦,再次将少年夜叉笼罩在了阴影之中。

“父…魈,我想在这陪你。”谷雨弯下腰,揪住了魈的袖子,垂着脑袋宛如一只淋雨的大狗。

魈没有回话,因为这个视角他稍微一低头便能看到谷雨腰间若隐若现的纹身,“何时纹的这紫色的桂花?”

话音让人听不出喜怒,平淡地像是路人在问“今天吃的什么?”

谷雨顺着魈的视线看了两眼,磨着嘴唇没有回答。

他的第六感告诉他,这不会是一个好话题,但谷雨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转开话题。

魈没有在意,抓住谷雨的左手,作势便要扯下他的袖套。

见状,谷雨有些惊恐地甩开了对方的手,啪地一声让两人都愣住了。

“原来如此,这就是你一直不愿来见我的原因。”魈语气淡淡地,仿佛在说什么微不足道的事情。

察觉到不妙的谷雨往左臂看去,果然,几道风割的破洞让被掩盖的肌肤袒露。

透白的皮肤上遍布着黑色诡异的纹路与纵横的伤疤,那些伤疤大多是圆形的小点,间或交错几条极细的刀痕。

谷雨呆呆地,看着暴露的伤疤,大厦将倾的恐惧席卷了他的全身。

他不记得这是什么造成的,但他明白自己要掩藏好它们。

可现在,一切都完了。

“我……”谷雨想为自己辩解,却无法从脑子里搜刮到任何词句。

魈看着血色全无浑身颤抖的青年,抿了下嘴说道:“帝君寻你,回璃月港吧。”

说完,魈从原地消失。

谷雨浑身的力气像是跟着魈一起消失了,他瘫坐到地上,背倚栏杆,苦笑出声。

搞砸了啊,糟糕。

……

天已大亮,休息足的空赖了赖床,最后因为肚饿不得不起。

晃晃睡在一边,还打着鼻涕泡的派蒙,空开始期待璃月的美食。

昨夜来的晚,能住进来就谢天谢地了,所以吃的还是自带的干粮,没好意思再麻烦客栈开火。

拖着懵醒的派蒙,空敲响了隔壁谷雨的房门。

咚咚咚——

无人回应。

“已经起来了吗?”空嘀咕着,准备四处找找。

寻至客栈前台时,被老板娘叫住,“那边那位金发小哥。”

空停下脚步,左右看看没有其他金发的人,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是在叫我吗?”

“对,就在叫你。”老板娘点点头,“你是在找与你同行的人吗?”

“是的,”空应着话走了过去,“您知道他在哪里吗?”

老板娘摇摇头,“不知道,但他今早退了房,在我这留了一张字条,托我转交予你。”

“谷雨离开了?”空愣住了。

他虽早就预料到二人不会一直同行,但却没有预料到分别得如此突然。

连道别都没有,一如蒙德他们离开时。

接过字条,空没有立刻打开,派蒙难得的安静,看着不再犯困但也没什么精神。

回到房间,空坐在床上沉默着。

与旁人不同,谷雨是自来到提瓦特之后,陪伴自己的时间仅次于派蒙的人,感情的深厚自是无法忽视。

“旅行者,”派蒙凑到空的脑袋边,“我们打开看看吧,字条。”

“……嗯。”

字条上有两句话:一句“我找到他了。”一句“重逢不会太远。”

最后是落款的谷雨二字,还画了个笑脸。

字体有些飘逸,看起来像是匆忙之下写成,但内容并不算敷衍。

空心想:留言也很有谷雨的风格呢。

“嗯,会期待的。”忽的笑起来,空感觉自己并没有必要难过于谷雨的离开。

在蒙德,一直都是谷雨在等自己回家,现在换过来,也是种新鲜的体验。

“派蒙,饿了吗?”空拍拍派蒙的小脑瓜,“走,我们去尝尝璃月有什么好吃的吧?”

派蒙晃晃脑袋,见空真的没有不开心的样子,自己也感觉好多了,跳起来说道:“好耶!好吃的,好吃的!派蒙来啦~”

“哈哈哈哈哈派蒙猪来啦~”

“喂!谁是猪啊!”

“嗯……谁应谁是?”

“旅行者!”

离别从来不应是悲伤的,因为它注定会为你带来重逢的喜悦,无论经历多少时光,真正互相思念的人永远不会在意是否一直在一起。

未来,很美好。

未来会再次相遇,更美好。

……

“为什么不离开?”

“因为…关爱大龄空巢劳模?”

“……”

“诶诶诶!我错了我错了!不要出枪啊!”

“哼,无用!”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