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番外:女王的饕餮楼(下)(1 / 1)

“在别的地盘上装x正爽的时候被抓了个证照该怎么办?在线等,急!”

如果人的内心世界能变成一个可以公开交流的平台,这句话在正川平次的个人主页上大概会刷个百八十次的。

可惜没用,谁让他碰到的沈何夕呢?

黑豆蹲墙角自我反省去了,只剩了正川平次一个人在厨房里全员送别的目光中跟着沈何夕进了她的办公室。

办公室只有沙发上放了一个叠好的毯子,书柜里有几本洋文书还有几本线装的古籍,桌子上除了一个空荡荡的杯子之外什么都没有——这是一个没什么人气儿的办公室,相比较外面餐厅精致的装潢,这里甚至称得上是简陋了。

“我这个办公室也就够补觉的,平时也不来。”行政总厨说白了还是一个厨师,厨房才是她真正的工作场。

“还没恭喜你,拿了你们那年度美食大赏的冠军。”沈何夕找了个杯子给正川平次倒了一杯水。

看着那只依然纤细白嫩的手端着杯子到了自己的面前,正川平次不自在地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身子,连对方的恭贺都没有来得及回应。

没办法,当初这个小姑娘教裴板凳的时候正川平次是全程围观的,就是这只看起来像是艺术品的手,只要裴板凳犯了不该犯的错误,那简直……不,别再想了,再想下去就要从心虚变成胆颤了。

“你这次在华夏要呆多久?”

“半个月左右,我要看看爷爷还要……”

沈何夕敲了一下桌子打断了他的话:“半个月?正好,我们美食节正缺人手,你来一起做流觞冷席。”

“夕小姐,我……”要看爷爷要度假要去吃各种好吃的。

沈何夕的脸上带着轻笑,这几年在饕餮楼里的打拼将她琢磨的锋芒毕露又华光内敛,可以是一个大刀阔斧的管理者也可以成为一名专注又沉着的顶级厨师。现在她微微垂头看向坐在沙发上的正川平次,让这个开始在厨艺界声名鹊起的厨师几乎要汗毛炸裂:“要不你就当半个月洗碗工?反正是缺人,洗碗工的工作你也很熟练。”

要么就当一个正正经经的主厨参与到新宴的开发中,要么就卷起袖子滚到水槽边干老本行。

傻子都知道该选哪一个。

正川平次立刻举手表示自己非常乐于与华夏的名厨们一起讨论研究那个流什么席,能有这样的机会真是让他荣幸之至,哈哈哈哈。

“你不要脸的样子真的跟板凳很像啊。”

沈何夕抱着肩看着这位大爷爷的孙子,能屈能伸的这个技能点倒是比几年前高出了不少。

对于这种不知道是夸奖还是讽刺的话,正川平次已经学会了充耳不闻,说到裴板凳他想起了上次见到裴板凳的样子。

西服领带大头皮鞋,作为蜀地川菜交流团的成员出国考察,还打扮得人五人六的,就是这个正经的劲儿一看见老朋友就立刻化为乌有,抱着正川平次就开始哭自己一个人在蜀地打拼好艰辛,师姐把他从饕餮楼赶出来好冷酷,师兄有了女朋友就不管师弟死活好无情,川菜一系的老爷子们都把他当成能把川菜进一步发扬的后起之秀,这种想法真是太无理取闹了。

当年被自己的亲爷爷一脚踹回国继承家业的正川平次:“呵呵。”

想想抱怨别人冷酷无情无理取闹的裴板凳,正川平次此刻觉得心里有一点被安慰到。

只是那个无良的女暴君在他临走之前还往他的胸口插刀:“你得奖的的作品是满月孤船对吧?明天做给我尝尝。”

做给你尝尝!?被你尝过一次之后你就能做出来了好吗!?而且做出来的很可能比我原版的还好吃好吗!?这么多年你胸都长了怎么就不长良心呢!?朝君和沈爷爷攒下的节操都被你一个人挥霍光了吗!?

呵呵,好吧,我已经习惯了。

现在全世界不知道多少大厨想做菜给这个家伙吃,自己也是被她照顾才会被这样的要求。

正川平次深吸了一口气,每次遇到这家人都觉得自己的身心重新活了一次,只是朝君给人的永远是正能量,夕小姐给别人的永远是用憋屈包裹的正能量。

所谓流觞冷席的讲究是来自于兰亭序中的“流觞曲水”,古人以流水送酒觞,随心随性之意用一个“流”字就能表达的透彻了。

在这里,沈何夕他们用了流水的概念做的是类似回转寿司的上菜方式,精致玲珑的点心、剔透客人的冷肉、碧翠清新的小菜、轻薄新鲜的鱼生、可口开胃的酱菜全都放在漆器或者木器中,顺着活水蜿蜒而下,客人们坐在水边的台子上可以随意取用里面的菜肴。

原本想请沈抱云来提供一些指导性的意见,没想到正川平次自己跑来了,沈何夕在心里默念了一句得来全不费工夫,就心情舒畅地去见另一位在等候自己的“客人”。

宽大的高背椅摆放在台阶上,下面铺着淡金色花纹的地毯,这里才是饕餮楼的行政总厨“待客”的地方,她就在这里等着那些自以为能打败她的人来这里挑战她。

不过这一年来,随着网络的发展,沈何夕曾经在国外的“辉煌事迹”变成了海外党们发回国内的视频,越来越多的人的知道了她这个曾经闯入了外国厨艺界并且靠着自己的味觉打下了一片天下的女孩儿。

在某些美食论坛上人们甚至称她为女王,得知她现在是饕餮楼的行政总厨之后,“饕餮楼女王”的称呼更是不胫而走。

还有苏仟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把她品尝别的厨师菜肴的场面也录制了下来放在网上,还取名叫“女王的日常”,弄得饕餮楼里的客人除了老饕之外还有“慕名而来”的年轻人。

对于这样的情况,最乐见其成的人就是沈抱石了,一代名厨对自己的孙女说:“厨子的一辈子就两件事儿,一件是做对得起自己的菜,一件是做对得起自己的人。丫头你的天资和见识在这里,只有比别人站得更高做的更多才对得起自己。能让别人不再把厨子当成下九流,也是你的功德了。”

徐汉生也对沈何夕说:“现在这个世道就连戏子都能万人膜拜,你当个人尽皆知的厨子也没什么了不起。”

至于年过八旬的沈抱云,他乐呵呵地关注了那些美食论坛,每天看他家小夕的事儿,还拿小本子记下来跟老兄弟们分享。

#我家的老头儿一个比一个放得开#

悟了这一点之后,沈何夕自己也就放开了,现在的她除了每年拿出一个月的时间去录制时光厨房的节目之外,也开始接受国内媒体的采访,厨艺界对于她和饕餮楼的质疑之声依然存在,可是支持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几年的磨练和家人的支持,成就了沈何夕——现在这个几乎称得上是君临饕餮楼的女王。

现在沈何夕就坐在她的“王座”上,修长漂亮的一双腿外面是黑色的亚麻长裤,脚上是一双样式百搭的中跟单皮鞋,这样美好的两条腿交叉成美丽的形状可是在场无人有心情去欣赏。

“油爆双脆?油我是吃出来了,脆在哪里?”坐在上面的沈何夕漫不经心地把自己手中碟子放在一边,如果不是给这个家伙的师父面子,她连尝一口的心情都欠奉。

听见这句话下面原本志得意满的厨子脸色变得很难看,他对这道菜极有信心,没想到居然受到了这样直白的嘲讽。

“肚头鸡胗就是双脆,两种材料都是脆实易熟的,做的时候要注意火候保证口感,所以叫双脆。”厨子显然是当沈何夕不知道这道菜,“我们那没有你这这么多鲍参翅肚,但是论火候和刀工,这道菜那都是一等一的。”我的本事在省城也是一等一的。

油爆双脆这道菜也是很多鲁菜厨子的出师菜,以刀工精细火候精妙为佳,他之所以做这道菜也是为了显摆自己的刀工和火候。

“我说你是用了油已经是在夸你了。”沈何夕从椅子上站起来,缓缓走下,“现在外面的馆子都流行汤爆法,因为油爆一旦拿捏不好就会太腻,你敢用油这还不错。就是这个脆,你做错了。”

年近三十的厨师从比自己小的女孩儿嘴里得到了一句“不错”又怎么可能甘心,他自己唱了一口自己做的菜,咀嚼了两下不服气地说:“入味又脆实,怎么不脆了?”

“因为脆和硬是有区别的啊,鸡胗的做法那么多,为什么偏偏做这道菜的时候用的是十字花刀,你想过么?”

沈何夕拿起这个厨师放在一边的菜刀比划了两下:“因为十字花刀是在保证食材不散的情况下最能让食材快速加热的处理方法之一,你第一次滑炒双脆的时候为了求形状好看时间过了一点,第二次下玻璃芡的时候又为了让配菜的色泽更好看时间又过了一点,这两点就已经让你这道菜的火候不对了。”

做菜不就是追求色香味俱全么?怎么到了她这里就这一点那一点的不对了?

“说是脆,取的是脆嫩的脆而不是脆硬的脆,为什么最好的油爆双脆里腰花鱿鱼都取代不了鸡胗,就是因为它们的嫩都比鸡胗差了两分。”

这个厨师就是元三同的徒弟,他出师之后那个不消停的元胖子就直接打发他来饕餮楼找沈何夕品菜,也就是看在元光头的面子上,沈何夕跟他废话了半天之后还让他留下尝尝她做的油爆双脆。

无论是前期准备的刀工还是后来下锅翻炒的动作,这个年轻的女人都做得利落到让人眼花缭乱,不到一分钟,一盘油爆双脆就摆在了他的面前,其中时间最长的消耗是等竟然油锅升温。

乍一看这道菜除了没有配菜只是纯粹的红白相间之外和这个厨子之前做的也没什么不同,只是吃到了嘴里之后人们才终于明白何为油爆何为双脆。

油均匀地裹在食材的外面,带着调味后的荤香让人食欲大开,在这层包裹之外,食材被调料去掉了自身的腥气之后只有肉香和口感,肉香味被热油催发到了极致,可是就像是被油封锁在了食材里一样浓郁丰满到让人惊叹,脆嫩的口感让人想到了乘风波浪的爽快,那种用牙齿能解决世界一切问题的快/感在齿间爆发,舌头接触到的食材是让人心动的柔软,即使明知这种柔软只是表象,也像海市蜃楼一样让人惊叹。

咀嚼,成了世上最令人快乐的事情。

将食材让人感到享受的特点发挥到极致,这才是这道菜设计的初衷。

“沈总厨,你留我在这里打工好不好?我不要工钱!不对,你们这里可以考试对吧?我要申请参加考试,我再把这道油爆双脆练五百遍,我肯定能通过你们的考试,沈总厨……”

做完了油爆双脆沈何夕又被人叫走去研发新菜,在她快步离开的背影后面刚刚还认为她是故意找茬的厨子不停地呼唤着她的名字,样子不复刚进来的时候那种不可一世。

乐小川乐呵呵地把胳膊搭在正川平次的肩膀上:“看吧,又一个小师姑的脑残粉。”

沈何夕没理会后面那人的呼唤和自家人的调侃,她现在很忙,忙着管理饕餮楼的几十上百位厨师,忙着研究新的菜式和宴席,忙着打磨自己的厨艺,让自己像她爷爷说的那样走得更远更远。

她还不知道几天之后的那一场古代美食节会彻底惊艳华夏的这个秋天,也让她彻底在华夏打响了名气。

一个属于真正她的时代,即将来临。

作者有话要说:大番外告罄!明天上小番外:墨迹日记

更新都要在晚上了。

关于小夕是哪里的人,统一回答:把整个胶东半岛揉吧揉吧放一起就差不多了,嘿嘿嘿,新派和老派的胶东菜、博山派系他们一家子都做过了呀~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