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6章 第 1196 章(1 / 1)

萧家一大家子生怕建安联军打萧军时祸及他们, 因此赶往萧家最西边的一个远离人迹的小山庄避祸,只每日派一两个人出门打探消息。

得知萧军不仅没被联军灭掉,反而去抄了建安皇朝的老巢, 覆灭了建安皇朝, 萧大老爷一大家子全都瞠目结舌。

等知道萧将军以六万兵力大破联军三十六万大军,最终歼灭几万大军, 接收降兵十四万,萧家人更是惊得说不出话来。

等反应过来, 萧二老爷激动得几步窜到萧大老爷跟前, 揪住萧大老爷的衣袖一边摇一边叫道:“大兄,二娘子将来贵不可言啊!她是你养大的, 你和大嫂对她有养育之恩, 这是她无论如何都抵赖不了的。”

萧大老爷想起被萧遥讥讽和被军营的守卫驱赶的样子, 迟疑着说道:“这, 那不孝女不会认我们的,何必去自取其辱?”

萧二老爷气得想抽萧大老爷,但他不能,只得苦口婆心地劝:

“我的好大兄, 我们萧家没落如斯,还要什么面子?再者,你和大嫂养了二娘子那许多年,这是做得了假的么?她敢不认你, 便是不孝, 她不孝, 天下人都容不下她。她若想在萧将军后宫中身居高位, 便得认您和大嫂, 维护好名声。”

萧大夫人有些迟疑:“她当真能有那么大的造化, 在后宫中有一席之地么?她那性子脾气那般差劲……”

萧二夫人忙道:“哎哟,我的嫂子哟,阿遥性子虽然不好,可是她生得好啊。先前去荥阳参加赏花宴的,哪个不说她有倾国倾城貌?”她说到这里,想起世人虽说萧遥有倾城貌,但也批评她不够孝顺,忙不再提这一遭,转而说起其他,

“再者,当初萧将军既肯为了个女奴为阿遥撑腰,便说明极看重阿遥的。这么一来,将来进宫封妃,阿遥做不成皇后,做个宠妃,那绝对是没问题的。”

萧大娘子也点头附和:“阿娘,婶娘说得是。阿遥性子脾气虽不好,可她生得好啊,而且也很会哄人啊。你想,她不仅能哄得萧将军听她的,便是苏将军对她亦言听计从。我们家已没落,若再无助力,这辈子会越发落魄,若能认回阿遥……”

这一席话说出来,萧大老爷和萧大夫人俱都意动不已。

虽然他们不愿意承认,但萧家落魄,却是显而易见的,像这次避祸,因财帛不足,吃食上多方削减,有时一日也闻不着荤腥之味,这是过去从未有过的。

再数府上财帛,更叫人绝望,除却女眷常用的钗环,别的几乎没有了,过不数月便要坐吃山空。

虽说他们还有庄子,可是如今连年征战,哪里还有收获?

萧家,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境地了。

若和萧遥重归于好……萧大老爷夫妇相视一眼,都做了决定。

就算丢脸,还是要跟那不孝女和好,借她一些权势让萧家重新兴旺。

萧大老爷一大家子经过上次的教训,不敢直接去找人,而是先回旧宅,再遣人去打听,他们几个也给亲朋好友写信去问,自己甚至到镇上去打探消息。

各方面的消息收回来,得知手握四十万大军的萧将军几乎稳坐天子之位,萧家人马上命人套车,直奔安阳大营。

郑家二娘子坐船沿江而下,在途中由郑家人接应,一路往北。

来接她的是郑家二郎,他见郑家二娘子安好,长长地吐出一口气:“阿爹知道你不回来,还要去安阳的周家,差点吓坏了,一叠声催促我来接。幸好,你没事。”

郑家二娘子道:“我早说过我不会有事。”说着,目光下意识看向西边。

郑二郎也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脸上露出忧色:“萧贼攻破建安时,不曾放过大小世家,这次又攻打周家,看来是铁了心与我们世家为敌了。我们虽然能写文骂他,可他大军过境,我们不知还剩哪一家。”

到时家族覆灭了,骂萧贼的书文即使传扬天下,也没法恢复一个显赫的世家。

郑家二娘子听了抿了抿唇,轻轻地说道:“萧军也不一定会动世家。我想,他们会掂量掂量的。”

世家有她弄出来的火药,有比火药更厉害的笔,不管是从物理伤害还是文字影响来说,都会让萧军忌惮。

而她,一个让萧军忌惮的、突然冒出来的会制作火药的小娘子,定会让萧将军以及他身边的林都尉愿意结识和对话的。

一旦给她和萧将军或林楠对话的机会,她便有机会说服他们,因为萧将军和林楠中的一人是她的老乡,她会知道什么是人权,什么事个人财产不容侵犯。

林见史知道萧遥腾出手来之后,一定会联合苏守之攻打他的,因此回到栆城之后,马上派出斥候探子,在四周疯狂搜集消息,同时一边练兵一边疯狂抓壮丁——西北和北边一带没多少壮丁可抓了,可为了迅速扩大兵力,他还是派人去抓壮丁。

三日后,林见史便得到消息——苏守之和萧遥联手,率领共计三十万大军准备攻打他。

得知敌军居然是三十万大军,林见史心中一沉,一脚踢翻了茶几:“岂有此理,这是铁了心灭掉我啊!”

军师忙安抚:“将军不必过于忧虑,萧军虽然兵力雄厚,但她三处驻地,不可能带那么多兵攻打我们的,至于苏守之,他亦要留下兵力守驻地,因此两人号称三十万大军,实际上还不知有没有十万呢。”

说到这里捋了捋胡须,继续说道,“与其担心兵力不足,打不过,将军不如多派人在四个方向巡逻。据我所知,苏守之和萧遥都擅长智谋,有可能当面攻击,趁我们不备再派兵绕后,来个前后夹攻。”

林见史连忙点点头:“是极是极,差点误了事。”但还是有些忧虑,看向军师,“军师认为他们当真只有十来万大军么?”

如果只是十多万大军,那么他的兵力是可以抵挡得住的。

军师再次捋了捋胡须:“这是自然。将军只怕还不知,萧贼似乎要对世家动刀子,天下世家都看着他呢。”

林见史双眼一亮:“既如此,我们岂不是可以拉拢世家?”一旦和世家结盟,为了巩固利益,世家绝对会跟他结为姻亲,将家族的小娘子送与他做夫人。

虽然他已经有结发妻子,可是老妻的身份地位哪里比得上世家贵女?

军师点头:“将军可给世家们去信,商议结盟一事。”

林见史回忆了一下见过的世家贵女,发现多数气质高华,一时不知该如何选,但结盟却是多多益善的,因此让军师给十大世家所有家族都写了一封信,言及萧贼的攻打世家的野心,随后提起唇寒齿亡的典故,最后洋洋洒洒说“合纵”。

信寄出去不过两日,萧遥和苏守之的大军便陈兵栆城城门,高声邀战。

林见史和军师都认定萧遥和苏守之兵马不多,因此只是略微紧张,但并不怎么担心,两人相信,萧苏二人打不下栆城的,等世家的联军抵达,他和世家来个里应外合,便能灭掉萧苏联军。

可是两人登上城墙往外一看,见黑压压一大片,全都是萧苏大军。

林见史变了脸色,看向军师:“军师,这哪里止十多万大军?绝对不少于三十万大军!我们该如何是好?”

萧苏二人都骁勇善战,不说用兵如神吧,也相当出色,再有三十万大军,他拿什么去打?

军师打量了城外黑压压的大军一眼,思忖片刻,惨然说道:“将军,想要打赢是没什么法子了,我们只能拖,拖到世家联军赶来,同我们里应外合歼敌。”

林见史心里也是这想法,但是他也担心一点:“若世家不愿与我们结盟又当如何?须知,他们更倾向于同苏守之结盟。”

当日在荥阳郑家,各大世家的郎主,便都亲近苏守之,对苏守之十分欣赏。

军师摇头:“世家不可能同苏守之结盟的,苏守之联合的萧贼,可是要对世家动手之人,世家如何能容?你且等着,不出三日,世家那些一直山中隐士便会作诗写文章骂萧贼。”

林见史听毕,扭头看向黑压压的大军,忽然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来:“面对假仁假义的苏守之,老子拿城中百姓要挟便是。他们不肯退兵,我便杀十个,再不肯退,我又杀十个。我倒要看看,苏守之会不会无动于衷。”

萧遥和苏守之不知道林见史会不会和萧家结盟,但是两人都知道,攻打林见史不能拖,必须得快马加鞭灭掉他,不然将会被林见史卑鄙的百姓大军给挡住,然后拖延至不知何时。

萧遥看向苏守之:“苏将军可有什么法子?”

苏守之皱起眉头:“林见史阴险狡诈,想要攻破他拿百姓做成的防线,有些难。围困为主也不行,林见史会绑了城中百姓来要挟我们退兵的。”

萧遥听了,远远看向栆城上的人影,说道:“我原打算光明正大灭掉他的,既如此,便也用上下三滥的手段得了。”

苏守之听了,奇道:“不知萧将军准备用什么下三滥的手段?”他倒是不怀疑她的手段的,她看着,便不是个墨守成规之人。

萧遥微微一笑:“苏将军不必问,且回去等着。约莫今晚子时,我们再发起进攻。”说完调转马头回去了。

苏守之见了,也跟着调转马头回去休息。

至于大军,只留了前军在前列阵,中军和后军都造饭休息。

林见史和军师远远瞧见敌军两员大将走了,都松了口气。

林见史说道:“既他们不敢攻城,那便永远攻不破这座城!”他是不会给他们任何机会的。

林见史和军师下了城墙,回到城中心,马上下令手下去城中抓壮丁,再将一些老人与妇幼都拿了,准备拿来要挟萧苏联军。

当日无动静。

到了夜里,林见史生怕敌军偷袭,调动了足足三支队伍在城中巡逻守城,至于几个城门处,更是布了三班兵马。

满以为这样安排可以万无一失的林见史搂了个美婢回去安歇。

也不知过了多久,外头忽然响起亲卫又慌又急的大嗓门:“将军,不好了!将军,不好了——”

林见史听到这话心中一突,一翻身坐起来,急问:“发生何事?可是萧苏联军攻进来了?守城门那批废物没守好么?”

亲卫气喘吁吁地跑进来:“萧苏大军……萧苏大军已经攻进城中了。”

“什么?”正在穿衣的林见史手上动作一顿,随后顾不得穿衣了,几步走到亲卫跟前,揪住亲卫的衣领,“萧苏联军怎么可能攻进城中?他们是如何攻进城中的?怎地他们进城了你们都不晓得?是不是又去找那人尽可夫的公主鬼混去了?”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