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1 / 1)

当顾朝阳拿着道一剑前往东皇宫,看见东华帝尊的时候, 愣了一下。

东华帝尊的脸上没有再戴着面具, 露出了那张在修界人尽皆知的俊美脸庞, 那张崔兰叶的脸。

“帝君……”

顾朝阳叫了一声,然后低垂下了头, 拿着道一剑的手忍不住握紧, 牙齿咬紧。

看到东华帝尊那一瞬间,他便明白发生了什么, “这对蠢货!”他在心下咬牙骂道, “蠢货师兄妹!”

“道一剑已祭炼成功。”顾朝阳几乎着咬着牙,艰难的说出这句话。

东华帝尊俊美冰冷的脸庞神情淡淡,他乌黑深邃的眼眸看向顾朝阳双手横举着的道一剑, 视线落在剑身上许久。

许久不动,也不言。

“帝君?”

直到顾朝阳小声的出言提醒道。

东华帝尊才垂下眼眸,伸手接过了道一剑, 他修长白皙的手指握着剑身,许久之后, “无事,你下去吧。”

顾朝阳抬眸目光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转身离开。

在顾朝阳离开之后,东华帝尊在那里做了很久,很久,很久……

——

一年之期如约而至。

潮汐海。

魔主罗厉看着东华帝尊和他手中的道一剑,笑了下, “她这点倒是没变。”

“这点,倒是并无在吾意料之外。”

东华帝尊没有戴面具的脸庞上神色冰冷,他乌黑幽深的眼眸望向他,一言不发直接拔出剑,杀了过去。

见他杀气凛然,下手狠戾,魔主罗厉轻笑了声,“你真应该照照镜子,看看你现在这副模样。”

他亦同样拔出青凰剑,应战。

……

……

这一战,凡是观战者皆讳莫如深,即便是有人问,也只避忌不谈。那一日东华帝尊与魔主罗厉决战,究竟打的如何天崩地裂,翻江倒海,摧山碎岛……

后人只能从当时战场遗留下的痕迹去想象,曾是一片无尽海域的潮汐海,在这一战后成了万里的黄沙荒漠。

他们所知的只有这一战的结果,东华帝尊险胜魔主一筹,为修界争取到有利筹码,再后来的人族与妖魔族,道域和魔域的谈判中占据有力的主导地位。

修界和魔域进行了长达一年的会谈,终是定下了道魔两域的盟约,根据盟约所定,东华帝尊与魔主罗厉联手将虚空域外通往修界的入口转移到了魔域入口。

周天大阵早已经无法再维持下去,眼下只不过是靠着抽取诸位大乘尊者的修为和道基来勉强支撑,这并非是长久之计。虚空域外和修界之间的通道,避无可避的将打开。

“这是万年前的因,妖魔族诞生此界,驱逐了其万年,终有一日他们将回归。吾等所能做的是,只是将损害降到最低,利益最大化。”

虚空域外和修界的通道开在魔域,便可保证道域人界的安危。

其二,魔主罗厉和魔帝罗深将禁止妖魔族以人族为食,正魔两域签订千年互不侵犯盟约。

妖魔族驱逐至虚空域外数万年,虚空域外环境险恶并未有人族生存,有的只是凶残可怖的庞大凶兽,在这数万年内妖魔族早就硬生生被逼着改了食谱,不再食人。妖魔族内部也分化为两支,一支以凶兽肉为食锻体修炼,另一支则学着人族吐纳灵气汲取天地间灵气修炼元神。

所以,约束妖魔族不食人,真正需要约束的大概只有那些个从封印里出来的上古妖魔始祖吧。

其三,道域人界将开放几座边境城池与魔域互通贸易往来……

……

……

正魔盟约定下之后,周天大阵内的大乘尊者陆续撤回,东华帝尊取回了周天大阵的阵盘重新祭炼了一番,将其炼制成小型的周天星辰阵,用意镇压九州大地,成为人界新的护界大阵,守卫九州大地。

又十年后。

人界经过数年休养生息,曾经历经大战的萧条和损毁逐渐的恢复过来。

茶楼。

“……却见那东华帝尊,脱下面具,竟与蜀山剑派崔兰叶剑君,生的一模一样!这到底是如何一回事?东华帝尊与崔剑君是何关系?”

“魔主见东华帝尊面上神情冷笑道,你真该看看你如今表情,比妖魔更可怖!”

“……”

“……”

“道一剑乃是上古第一铸剑宗师所铸造,以神秘天外陨铁、深海凶兽骨牙、真龙血……铸造而成,剑成那一刻,宗师道,剑无灵徒有其型,不过凡兵,以天生剑骨剑心、胸藏剑意的绝世剑修为祭,可炼神兵剑灵!”

“这道一剑竟是以人为祭,炼成剑灵,还得是天生剑骨剑心、胸藏剑意的绝世剑修!可惜阮真君,一代绝世剑修,绝代美人,最终为天下大义,为修界人族太平,以身祭剑!”

一袭墨衣的青年站起身,从茶楼离开。

他面无表情,直接出了城,御风瞬离千里之外,不到一个时辰,他便到了东皇宫。

“墨宫坊天工,特来拜见帝君。”

“祖师请稍等片刻,容我进去通禀。”

东皇宫内。

清幽竹林,茅草亭。

顾朝阳看着前方面无表情神色冷淡,眉眼冰霜的东华帝尊,看着他那张与崔兰叶一模一样的脸庞,心下却是感慨复杂万分,“……虽说阮真君已不在,但这道一剑是其遗物,于情于理该归还蜀山剑派。”

“这,帝君您一直扣着不还,不太好吧?”顾朝阳低声劝道,“如今,天下修士对阮真君追崇敬仰,折服其为天下苍生舍生取义的大义和仁慈……”

东华帝尊闻言眉眼不动一下,只冷冷道:“你回去吧。”

“……”顾朝阳。

你扣留人家女修的遗物,是想做什么!?

知道现在天下修士是怎么说您的吗?

就是因为您这样啊!

好半响之后,顾朝阳才叹了口气,无奈道:“帝君,阮真君已经逝去。”

坐在前方东华帝尊,眼皮微动了下,很快的又恢复平静。

顾朝阳面色神色犹豫了几分,最终从袖中取出一物,“……这原本是阮真君嘱咐我交给崔道友。”

说罢,他将手中那根桃花簪子放到了桌上,转身离开了。

待顾朝阳离开之后,东皇帝尊抬起眼眸,目光盯着桌上静静放着的那根桃花簪子,娇艳美丽的桃花热烈的仿若将人眼灼伤。

灼灼桃花,夭夭其华。

东华帝尊枯坐在那里许久,目光一动不动盯着桌上那根桃花簪子,许久之后,他伸出手,拿起它,握紧了手。

尖锐的簪头扎进了皮肉里,却浑然未觉。

直到——

“帝君。”

一声叫声,将东华帝尊惊醒,“何事?”他声音冷道。

“墨宫坊天工祖师前来拜见。”

“请他进来。”

片刻之后,天工祖师缓缓前来竹林,他看着前方茅草亭内端坐着的神情冰冷眉目如覆冰霜的东华帝尊,视线落在他那张脸庞上,开口便道:“你是东华帝尊,还是崔兰叶?”

东华帝尊抬起眼眸目光盯着他,半响之后,缓缓说道:“崔兰叶是我。”

天工祖师听后,目光盯着他。

许久之后,他才一挥手,从袖中取出一物,准确的说是一具人,一个与阮明颜长得一模一样的青年,双目无神的站立在那里。

“这是我曾受明颜所托,替她所造的一具化身,在这具化身内留存了明颜的一道魂灵。”天工祖师说道,“既你是崔兰叶,那便将她交由你。”

说罢,他便转身离开。

“……”

“……”

东华帝尊目光愣愣的看着那具傀儡人,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庞,看着,看着忽地就伸手捂住了眼睛,“明颜……”

一滴雨滴落在了亭内石板上。

——

这一天。

蜀山剑派来了一个特殊的人,那是一个青烟雾气笼罩的清晨,昨夜刚下过雨,山间草木露水寒气重,一个蓝衣道袍的青年缓缓的走上了山,他踩着光滑古朴的青石台阶,拾步而上。

驻守山门的蜀山剑派弟子,看见来人,愣了一下,叫道:“崔师叔。”

话一出口,他很快的反应了过来,崔师兄已经不在了,“帝君!”他连忙叫道,“不知帝君来访……”

“赵师侄。”崔兰叶目光温和的看着他,唇角笑意浅淡,“我师尊回来了吗?”

“……”

赵青目光看着他犹豫半响,最终一咬牙,说道:“曲首座在剑峰。”

“多谢赵师侄。”崔兰叶说道,然后顺势走入山门内,步入了蜀山剑派。

“……”

赵青目光盯着他的背影许久,直至没入山门不见踪影,“来得是何人?是崔师叔,还是……”

一路上行来,崔兰叶遇到了不少蜀山剑派弟子,每个人见到他都宛若一副见到鬼的样子,“崔、崔崔师叔,啊不,帝君!”

“刘师侄。”

“王师侄。”

“周师侄。”

……

……

崔兰叶面带笑容,对路遇的每一个蜀山剑派弟子都点头打招呼道,直把对方惊得呆愣在地。

“啊啊啊,这到底是谁?是崔师叔,还是帝君?”

“……莫不是真的是师叔回来了?”

剑峰。

穿过熟悉的庭院,庭院内的花已开,娇艳嫣红,崔兰叶站在了静室外,他垂下眼眸,尊声叫道:“师尊。”

“进来。”

室内传来曲星河淡淡的声音。

崔兰叶推门,走了进去。

静室内。

一袭道袍的曲星河端坐在上,目光平和的看着走进来的崔兰叶,面容神色淡然,平静问道:“回来了?”

“嗯,弟子回来了。”崔兰叶说道。

“回来就好。”曲星河看着他,说道:“你师妹呢?”

“师妹,还需要段时日。”崔兰叶声音平静说道,“我会将她带回来,不会再将她弄丢了。”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