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正文完结(1 / 1)

“你师妹平日里与人为善,交友甚广, 才有此深厚福源。”曲星河听完崔兰叶的述说之后, 感慨说道, “墨宫坊天工的造物自有不凡处。”

天工祖师为阮明颜所打造的那具化身,是严格按照修士的身外化身的规格去造的, 力求将他打造为阮明颜的第二具身体, 也只有这样才能保存下阮明颜的一道魂灵,没有因为本尊的消逝而泯灭。

即便如此, 为了保存温养这道仅剩下的魂灵, 天工祖师也煞费苦心。

“天工祖师将你师妹的魂灵温养的很好。”曲星河看了下崔兰叶手中那道阮明颜的魂灵,说道:“但要使其重新受肉苏醒,这个程度远远不够。”

“用万年养魂木温养个百年, 也许可行。”曲星河沉吟了片刻说道。

崔兰叶听后,立即说道:“我去寻。”

“谈何容易。”曲星河摇了摇头,道:“温养神魂的宝物本就稀罕, 万年的养魂木只在传闻中。”

他看着崔兰叶的神色,叹了口气, 继续道:“宗门倒是有收藏一截三千年的养魂木,我去掌门那求来。”

崔兰叶听后, 说道:“弟子同去。”

……

……

掌门大殿。

蜀山剑派掌门听完曲星河、崔兰叶的来意之后,二话不说道:“明颜师侄为修界安危舍生忘死,天下修士不敢忘其恩义,区区一块养魂木,与明颜师侄相比不值一提!”

当即, 他派人前去打开宗门宝库取出那截珍藏的三千年养魂木,将其交给曲星河、崔兰叶师徒两,“多谢掌门成全!”曲星河接过道谢说道。

蜀山剑派掌门目光犹豫的看了他一眼,视线在触及身旁眼眸幽深黑沉透不出一丝光亮的崔兰叶时,原本想说的话咽了回去,只是叹气道:“若是有需要宗门的地方,尽管开口,明颜师侄的事情便是蜀山剑派的事情!”

“我替明颜多谢掌门了。”曲星河闻言道。

等到曲星河、崔兰叶师徒两离开后,蜀山剑派掌门脸上的忧色才不再掩饰,愁眉不展,唉声叹气。

身后的弟子见状,顿时不解道:“明颜师妹能有一线生机,师尊为何愁眉不展?”

“哪有这般简单。”蜀山剑派掌门叹气说道,“明颜师侄以身祭剑,一身灵肉不存,只留下了这一道魂灵。”

“其他估且不说,单就元神重新受肉苏醒,便需要庞大的生机,所需之物无一不是传闻中的稀罕神物,能得其中一件便是天大机缘,千载难逢,更别提要将其全部收集满。”

弟子闻言好奇问道,“都需要哪些神物?”

“凤凰血,真龙鳞,麒麟角,鲲鹏羽,天雷珠,阴灵珠,鲛人珠,先天青莲子,菩提果,人参果……”

蜀山剑派掌门每说一个,弟子的脸就白一分,最后直接苍白了脸色喃喃说道:“……这不可能做到,怎么可能全部收集全!”

“唉!”蜀山剑派掌门也长长叹了口气,对弟子道:“你拿我的令牌去宗门宝库,取出那枚尘封的人参果,拿去给你曲师伯吧。”

弟子闻言立马震惊道,“宗门今日藏有人参果!?我竟毫无所知!”

“你不知道的多了呢,宗门的底蕴深藏不露。”蜀山剑派掌门看着他说道,“日后为师都会一一教给你,切记,这都是宗门一代代人积攒下来的,是宗门的底蕴和根基所在。取之于人,终将用之于人,不可吝啬,亦不可贪。”

“弟子谨记!”

蜀山剑派掌门目光看着他,眼前却浮现了另一个青年的身影,那个他曾给予厚望却疏于教导德不配位的大弟子。

“唉!”

剑峰。

崔兰叶将阮明颜的魂灵寄养在养魂木上,然后将养魂木托付给曲星河,说道:“弟子打算外出寻找师妹苏醒所需之物,哪怕是踏遍九州大地,寻遍归墟九幽,弟子也要将所有之物齐集。”

“这或许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但是……”崔兰叶目光温柔的看了一眼手中的那截养魂木,他的目光似穿过沧海与桑田,“弟子有一生的时光。”

“在此之前,请师尊替弟子照顾好师妹。”崔兰叶抬眸看向曲星河,说道。

曲星河目光看着他,半响之后,说道:“我和你师妹在家里等你回来,不管何时,不要忘记归家的路,不要忘记等着你的人。”

“弟子谨记师尊教诲。”崔兰叶拜别曲星河,他目光深深地看了一眼曲星河手中的养魂木一眼,乌黑深邃的眼眸中神色坚毅,他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开。

……

……

人世间的路有多长,有多远,崔兰叶已经拥有了用一生去丈量的觉悟。

为了所爱之人,踏遍千山万水,深入归墟九幽。极南的冰原,极北的熹光,东方的尽头是所有海洋生灵的坟冢,西方的路通往无上佛国,天南地北,东方西方,何处是净土?

无处是净土。

在崔兰叶离开蜀山剑派的第一百年,他在海上明珠——蜃龙雾城的一间客栈内,打开了曲星河的来信,“……在你离开的第十年,白鹿书院山长送来了万年养魂木,你师妹魂灵得万年养魂木滋养,逐年壮大强固。”

“二十年后,农皇宫周氏兄妹送来一颗先天青莲所培育出来的新生莲子。”

“又十五年后,法华门齐玉修士送天雷珠。”

“同年,大周女帝遣使者送来凤凰血。”

……

……

“一年前,云霄宫宫主亲至宗门,亲手将一片青龙逆鳞交给为师。”

崔兰叶垂下眼眸,将信叠好收起,一颗明亮的鲛人珠静静地躺在名贵的檀木盒中,在烛光下散发着淡淡的明亮光辉。

在这百年内,崔兰叶在极南冰原得雪麒麟角,在归墟得鲲鹏羽,九幽得阴灵珠,西方佛陀舍利塔得菩提果,终在蜃龙雾城得鲛人珠。

“凤凰血,真龙鳞,麒麟角,鲲鹏羽,天雷珠,阴灵珠,鲛人珠,先天青莲子,菩提果,人参果……”崔兰叶缓缓低声道,“师妹,等我回来。”

——

蜀山剑派。

“崔师叔!你回来啦。”

驻守山门的蜀山剑派弟子看着前方缓缓走来的一袭蓝衣的崔兰叶,瞪大了眼睛,语气惊喜叫道。

这百年来,蜀山剑派为阮明颜的归来四处搜寻各类神物,甚至发出悬赏,不惜一切代价换取神物。阮明颜尚存一缕魂灵在世,便不再是秘密,整个修界也都知晓蜀山剑派在为阮明颜的元神受肉苏醒归来而奔走。

更是知道,蜀山剑派的崔兰叶真君为寻神物,踏寻九州大地。

阮明颜和崔兰叶这对师兄妹的传奇故事,早在正魔大战结束后便已传遍天下,整个修界的人都为他们的绝美师兄妹情谊给感动,感其情深,哀其不幸,叹造化弄人。

当崔兰叶再次出现在修界,阮明颜魂灵尚存的消息传出后,整个修界都沸腾了,直呼“天道有情,留存一线生机!”,更是在得知蜀山剑派和崔兰叶为阮明颜的归来苏醒四处奔波寻找神物后,掀起了探寻神物的热潮。

整个修界都在寻找那些传说中的神物。

蜀山剑派,云霄宫,白鹿书院,天玄宗,药王谷,农皇宫,法华门……

苏徽之,山长,天工祖师,玉云烟,花萝衣,宋无忧,宋无缺,赵瑟,卢易安,秦止,周素素,周昊,白月沉,齐玉……

所有人都在替阮明颜奔走。

蜀山剑派掌门曾无数次感慨,“明颜师侄,为人友善,付出许多,到底没有白付,所为福缘深厚不过是因果回报。”

“种善因,得善果。”

……

……

整个修界都知道,崔兰叶在为阮明颜的苏醒归来而在外奔波寻找神物,如果崔兰叶回来是否意味着……

“我这就去禀告掌门!”驻守山门的蜀山剑派弟子激动的直跳起来说道,兴奋的转身跑去禀告了。

崔兰叶没有阻止他,径直朝着剑峰走去。

剑峰。

“师尊。”

一身风尘仆仆的崔兰叶站在静室外,低头叫道。

“进来。”

室内传来曲星河淡淡的声音。

崔兰叶推门而入,“回来了?”室内坐在上方的曲星河抬眸目光看向他,面容平静语气淡淡道。

“嗯,弟子回来了。”

崔兰叶目光望着他,眼底闪着淡淡的水光,低哑的声音压抑着某种情绪,克制隐忍道。

曲星河看着他,许久,许久……

“你师妹如今元神稳固,只是为师让她继续沉睡,以免她醒来惊扰,她也该放下休息。”他缓缓开口,对着崔兰叶说道,“如今你既归来,是时候唤醒你师妹。”

“……嗯。”

许久之后传来一声哽咽声,崔兰叶声音沙哑,哑声不成样,道:“弟子让你们久等了。”

“我回来了,师妹。”

——

就像是做了一场漫长的悠远的梦。

梦境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天是白的,地是白的,梦也是白的,空白的一片。

可怕,可怕,好可怕。

醒来,醒来,想要醒来。

却始终无法醒来……

被困在了纯白空无一物的永恒不变的梦境里,一天,一年,十年,百年,千年,万年……

忘记,什么都忘记了。

没有,什么都没有。

孤独,孤独,孤独。

安静,安静,安静。

死寂,死寂,死寂。

……

……

一切不复存在,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

唯有永恒的死寂安静。

直到有一天,一道光从天而降,那是……

她抬起眼眸向着头顶看去,纯白的天被撕裂,金色的光大片大片的涌入。

金色的光洒落在她的眼睛,她的鼻子,她的嘴巴,她的脸上……

就仿佛是一个温暖的吻。

轻柔又温暖的吻。

她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花香,萦绕在鼻尖。

……

……

躺在盛开的莲花池中的少女,睁开了眼眸。

露出了一双乌黑的像是迷失的星辰般的眼眸,在眼底深处有着金光在弥漫,光的尽头,倒映出一个朦胧的人影。

那个人……

那个人是谁呢?

“明颜!”

崔兰叶看着莲花池中,睁开了眼睛表情迷茫望着他的少女,眼眶瞬间便红了,湿润雾气弥漫。

看着莲花池中的少女,他干涸的胸腔瞬间被填满,那热烈的鼓胀的情绪满的溢满了出来,死寂的心脏“咚!咚!咚!咚!”鼓动,剧烈的跳动不停。

再无顾忌,舍弃一切。

崔兰叶大步走上前,闯入莲花池中。蹚着池水,他来到她的面前,朝着她张开双臂,“师妹……”声音颤抖哽咽,他紧紧地拥抱着她,抱着她。

于满池绽放的莲花中。

被紧紧抱着的少女想起来了,这个人是,“师兄。”

“砰——”

的一声,有什么碎了。

纯白永恒的梦境,彻底碎裂。

迷失的少女,被找到了。

回到了人世间。

“我回来了,师兄。”

阮明颜伸出手,回抱住他,“好久不见。”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