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渔村(十二)(1 / 1)

护士柔软的手落在尤醉的手背上, 温度似乎有些过于低了,让人想起某种被冰冻的鱼类或者是死尸。

尤醉的手不由自主地抽搐了一下,本能地想要将她推开, 只是当看见护士小姐依然温柔的笑容才克制住了自己的这种冲动, 最后从喉咙里面挤压出几个喘息的感谢的字眼。

护士笑眯眯地看着他,就像是安抚一只受惊的美丽动物。

“还有一件事……”

尤醉再次回想起之前在黑夜的时候不停地从自己的隔壁传来的那种敲击墙面的声音, 不由得对生活在自己隔壁的那位病人起了好奇心。

“我左边的隔壁病房里面住的病人叫做什么名字?”

“我可以, 去看一看他吗?”

“哎?”

护士疑惑的转过头来, 过分明媚的眼睛让她的脸虚假的像是一张白色的面具。

“可是你的隔壁根本就没有住人啊?”

……

……

【她不值得您信任。】

在这个下午, 就在尤醉坐在轻暖的阳光之中打着盹的时候,二号在他的耳边开口提醒。

【她的目的, 和那位院长是一样的,都是想要利用某种治疗, 而将您变成某种他们所期待的样子。】

尤醉微微睁了睁眼,眸子里面带着些许懈怠, 与此同时,那种宛如大海一样的苍蓝色却也更加明显起来。

【我当然知道, 宝贝。】

【只是不是现在……】

只是过了短短一天的时间, 那些鳞片就像是被播撒在肥沃的土壤上面的种子一样,疯狂地生长了起来,并且顺着他的下半身蔓延而去。

这些鳞片在最初的时候是透明的, 但是随着时间的发展却显出一种诡异的蓝紫色来, 在阳光下闪烁着漂亮的光芒。

尤醉感觉自己的腿也有些失去了力气, 他全身都懒懒的, 只想蜷缩着身子, 在这样温暖的阳光下好好睡上一觉。

但是却有些过于干燥了……

如果有一个可以供他躺进去的大大的浴缸就更好了。

他垂下纤长的睫毛, 捏了捏自己胸口的那个吊坠。

纯白的蝴蝶还在里面沉睡着, 但是翅膀却已经开始隐约间轻轻地扇动了起来。

这说明对方已经快要清醒过来了,或许就在这几天。

【我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

【需要时间等待纯白醒过来,或者是等待着这个医院中的人对我放下警惕,这样我才能有空闲能够去做更多的事情】

【只是在这之前,不要着急……不能着急……】

但是这对于尤醉来说也并不是问题,毕竟他最擅长的事情就是等待了。

他终于还是在这令人困顿的阳光里面将自己蜷缩起来,沉沉睡去了,那护士推开房门看了他一眼,而后安心地离开了。

在对讲机中,她照旧地汇报着。

“嗯,很乖,吃完药之后就睡着了呢……”

“也许再经过几次治疗,他就能彻底康复了……”

“请放心,院长大人。”

·

·

与此同时,尤醉所在的这座渔村之外,也就是真正的那渔村之中……

“你找到了什么线索吗?”

谢辰捂住自己的肩膀,皱着眉问自己身边的人。

在尤醉从旅馆中突然消失之后,他们却无论怎么样去打开那扇房门都无法找到他……

就像是他突然从他们所在的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

在这段时间内,渔村中的村民行径更加诡异,并且更为可怕的是,从海里面开始出现了很多的全

身都长着无数怪手的“螃蟹”,对着玩家发起攻击。

医生蹲在地上,在他的身边有着一具被剖开肚子的人手螃蟹的尸体,而他的手则是正插在那怪物胃部的位置,正在从里面向着外面掏着什么。

与此同时,那些干枯的人手却还时不时地颤动一下,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咯吱咯吱的声响。

“那些从海里面出来的怪物已经越来越多了,现在甚至在白天靠近海边所在的那范围所在的区域,都也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和我们一起进入的玩家现在已经死了快一半了……但是这个渔村的真相却还是没有一点发现……”

谢辰看着医生的行为,感觉有些反胃。

“你现在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疯子杀人犯,你知道吗?”

“想开点,也许我就是呢。”

医生用力地从一堆不知道是什么的残缺尸块里面取出了一个白色的塑料袋。

那东西一被取出就散发出一股腥臭至极的味道。

医生努力地一点点的将那纠缠的死结打开,从肮脏的塑料袋里面取出了一个小小的,只有指关节大小的录音机。

他和谢辰彼此之间对视了一眼。

“说实话,我不能确定这玩意还能不能好用。”

医生说道,随手打开了那上面的开关。

但是沙拉沙拉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随即夹杂在那声音中传来的,是一个女孩的哭声。那哭声很低微,却越来越清晰,还混合着沉重的喘息声和吞咽的声音。

在场的两人在听见那哭声的一瞬间就全都浑身打了一个冷战。

因为他们从这哭声之中感觉到了一种巨大的绝望,就像是有某种粘稠的漆黑的不可抵挡的东西顺着这小小的录音机传到了他们的身边,让他们也和那少女一样感受到了那种极致的恐惧和绝望。

“不不不不……呜呜……不不……”

那声音却还在继续着。

“姐姐……”

很快又有一个男孩的声音响起来,两个人的声音听起来都不太大,带着那种孩童的变声期所特有的尖锐。

“他们来了,他们来了!他们要将我们带到那家医院去……”

“不不不!我们不能去医院,不能,不能去!”

女孩尖叫了起来。

“离开这里!走开!快点走开!”

“可是我们已经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去了啊,姐姐。”

男孩的声音低微下去。

“我们现在已经……没有办法离开了……”

“不不不不!你可以的!”

女孩说道,她的声音更加尖利了起来,就像是有一只哨子在她的口中被吹响。

“你需要藏起来,藏起来!”

“藏到一个所有的人都找不到的地方!对!快点藏起来!”

“藏到一个没有任何人知道的地方……”

“藏到一个只有你才能到达的地方……”

“藏起来……你需要藏起来……”

“藏……”

录音机里面的内容到了这个时候就戛然而止了,最后那男孩已经没有再说话了,在这段录音最后的十分钟的时间内,几乎全都是那女孩梦呓一样的喃喃话语。

让那个男孩藏起来,藏到一个没有人能够找到的地方……

医生按下了播放键,并且确定了一下在这个小录音机里面,这是唯一的一段录音。

“你觉得这录音机里,讲的是什么东西?”

谢辰双眼迷茫,他已经越来越看不清楚现在的场面了。

主线任务所要求的秘密,他们一点线索都没有。

也有玩家试着

想要去感动这些村民,想要依靠替着他们干活,或者是帮助他们以此来获取他们的好感,从他们的身上去获得那些被他们所隐藏起来的不可告人的“秘密”。

但是这个渔村的所有村民都对着他们这些外来者保持沉默,就像是一个个没有任何感情的提线木偶,只有偶尔扫过的眼神之中才能够看出他们隐藏在木讷下面的隐晦的那种不怀好意。

“你觉得录音机里面的那个男孩最后到底是去了什么地方?”

医生思索着开口。

“呃……一个没有任何人能找到的地方?”

谢辰从这些病态的、零散的只言片语里面很难去找到支撑起他的逻辑的方法。

“对。”

“一个没有任何人能够找到的地方,那……你猜尤醉最后去了哪里?”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了一瞬,陷入了一阵诡异的长长的沉默之中。

“那这个被隐藏起来的,没有人能够到达的地方,又要如何……进去呢?”

“这也正是我们想要思考的问题。”

·

·

“砰砰砰……”

尤醉被那种有着韵律的敲击声吵醒。

他睁开眼睛,看见护士就坐在他的身边,趴在桌子上面睡着了。

尤醉的动作顿了一下,看向了门口的方向。

是有人在,敲他的房门吗?

但是那敲门的声音很快就又响了起来,并且听起来是这样的清晰,就像是在尤醉的耳边敲响的一样。

会是谁?

这个声音听起来是这样的熟悉,是之前那总是在深夜里敲击墙壁的他的邻居吗?

尤醉从病床上面扶着栏杆站起来,纤瘦的小腿因为很久没有下地而感到一股酥麻一样的无力和酸疼感,他甚至要努力地控制着自己才能不发出痛苦的闷哼的声音。

蓝白色的病号服滑落,遮挡住了他的小腿,他慢慢地走到了自己房间的门口,尝试着从猫眼里面向着外面看去。

阳光透过窗帘落在他的脸上,将他苍白纤细的脖颈暴露在阳光下,细碎的鳞片在他的脖颈上面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但是最后,尤醉所能看见的也只有空荡荡的走廊。

那人……是已经走了吗?

他骤然间看见在走廊上面有着一点点的水渍,那水渍扭曲着,正慢慢地向着周围蠕动,就像是某种会活动的生物一样。

□□的脚尖轻轻点上地面,他走到走廊上。

伸出手指,轻轻地点了点水渍在鼻尖轻嗅,一种浓重的海腥味从鼻尖传来。

“哗啦啦……”

密集的,不停甩动着的摩擦声音从走廊的深处传来,尤醉只犹豫了一瞬,很快就顺着那声音向着走廊的深处走去。

想要去感动这些村民,想要依靠替着他们干活,或者是帮助他们以此来获取他们的好感,从他们的身上去获得那些被他们所隐藏起来的不可告人的“秘密”。

但是这个渔村的所有村民都对着他们这些外来者保持沉默,就像是一个个没有任何感情的提线木偶,只有偶尔扫过的眼神之中才能够看出他们隐藏在木讷下面的隐晦的那种不怀好意。

“你觉得录音机里面的那个男孩最后到底是去了什么地方?”

医生思索着开口。

“呃……一个没有任何人能找到的地方?”

谢辰从这些病态的、零散的只言片语里面很难去找到支撑起他的逻辑的方法。

“对。”

“一个没有任何人能够找到的地方,那……你猜尤醉最后去了哪里?”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了一瞬,陷入了一阵诡异的长长的沉默之中。

“那这个被隐藏起来的,没有人能够到达的地方,又要如何……进去呢?”

“这也正是我们想要思考的问题。”

·

·

“砰砰砰……”

尤醉被那种有着韵律的敲击声吵醒。

他睁开眼睛,看见护士就坐在他的身边,趴在桌子上面睡着了。

尤醉的动作顿了一下,看向了门口的方向。

是有人在,敲他的房门吗?

但是那敲门的声音很快就又响了起来,并且听起来是这样的清晰,就像是在尤醉的耳边敲响的一样。

会是谁?

这个声音听起来是这样的熟悉,是之前那总是在深夜里敲击墙壁的他的邻居吗?

尤醉从病床上面扶着栏杆站起来,纤瘦的小腿因为很久没有下地而感到一股酥麻一样的无力和酸疼感,他甚至要努力地控制着自己才能不发出痛苦的闷哼的声音。

蓝白色的病号服滑落,遮挡住了他的小腿,他慢慢地走到了自己房间的门口,尝试着从猫眼里面向着外面看去。

阳光透过窗帘落在他的脸上,将他苍白纤细的脖颈暴露在阳光下,细碎的鳞片在他的脖颈上面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但是最后,尤醉所能看见的也只有空荡荡的走廊。

那人……是已经走了吗?

他骤然间看见在走廊上面有着一点点的水渍,那水渍扭曲着,正慢慢地向着周围蠕动,就像是某种会活动的生物一样。

□□的脚尖轻轻点上地面,他走到走廊上。

伸出手指,轻轻地点了点水渍在鼻尖轻嗅,一种浓重的海腥味从鼻尖传来。

“哗啦啦……”

密集的,不停甩动着的摩擦声音从走廊的深处传来,尤醉只犹豫了一瞬,很快就顺着那声音向着走廊的深处走去。

想要去感动这些村民,想要依靠替着他们干活,或者是帮助他们以此来获取他们的好感,从他们的身上去获得那些被他们所隐藏起来的不可告人的“秘密”。

但是这个渔村的所有村民都对着他们这些外来者保持沉默,就像是一个个没有任何感情的提线木偶,只有偶尔扫过的眼神之中才能够看出他们隐藏在木讷下面的隐晦的那种不怀好意。

“你觉得录音机里面的那个男孩最后到底是去了什么地方?”

医生思索着开口。

“呃……一个没有任何人能找到的地方?”

谢辰从这些病态的、零散的只言片语里面很难去找到支撑起他的逻辑的方法。

“对。”

“一个没有任何人能够找到的地方,那……你猜尤醉最后去了哪里?”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了一瞬,陷入了一阵诡异的长长的沉默之中。

“那这个被隐藏起来的,没有人能够到达的地方,又要如何……进去呢?”

“这也正是我们想要思考的问题。”

·

·

“砰砰砰……”

尤醉被那种有着韵律的敲击声吵醒。

他睁开眼睛,看见护士就坐在他的身边,趴在桌子上面睡着了。

尤醉的动作顿了一下,看向了门口的方向。

是有人在,敲他的房门吗?

但是那敲门的声音很快就又响了起来,并且听起来是这样的清晰,就像是在尤醉的耳边敲响的一样。

会是谁?

这个声音听起来是这样的熟悉,是之前那总是在深夜里敲击墙壁的他的邻居吗?

尤醉从病床上面扶着栏杆站起来,纤瘦的小腿因为很久没有下地而感到一股酥麻一样的无力和酸疼感,他甚至要努力地控制着自己才能不发出痛苦的闷哼的声音。

蓝白色的病号服滑落,遮挡住了他的小腿,他慢慢地走到了自己房间的门口,尝试着从猫眼里面向着外面看去。

阳光透过窗帘落在他的脸上,将他苍白纤细的脖颈暴露在阳光下,细碎的鳞片在他的脖颈上面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但是最后,尤醉所能看见的也只有空荡荡的走廊。

那人……是已经走了吗?

他骤然间看见在走廊上面有着一点点的水渍,那水渍扭曲着,正慢慢地向着周围蠕动,就像是某种会活动的生物一样。

□□的脚尖轻轻点上地面,他走到走廊上。

伸出手指,轻轻地点了点水渍在鼻尖轻嗅,一种浓重的海腥味从鼻尖传来。

“哗啦啦……”

密集的,不停甩动着的摩擦声音从走廊的深处传来,尤醉只犹豫了一瞬,很快就顺着那声音向着走廊的深处走去。

想要去感动这些村民,想要依靠替着他们干活,或者是帮助他们以此来获取他们的好感,从他们的身上去获得那些被他们所隐藏起来的不可告人的“秘密”。

但是这个渔村的所有村民都对着他们这些外来者保持沉默,就像是一个个没有任何感情的提线木偶,只有偶尔扫过的眼神之中才能够看出他们隐藏在木讷下面的隐晦的那种不怀好意。

“你觉得录音机里面的那个男孩最后到底是去了什么地方?”

医生思索着开口。

“呃……一个没有任何人能找到的地方?”

谢辰从这些病态的、零散的只言片语里面很难去找到支撑起他的逻辑的方法。

“对。”

“一个没有任何人能够找到的地方,那……你猜尤醉最后去了哪里?”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了一瞬,陷入了一阵诡异的长长的沉默之中。

“那这个被隐藏起来的,没有人能够到达的地方,又要如何……进去呢?”

“这也正是我们想要思考的问题。”

·

·

“砰砰砰……”

尤醉被那种有着韵律的敲击声吵醒。

他睁开眼睛,看见护士就坐在他的身边,趴在桌子上面睡着了。

尤醉的动作顿了一下,看向了门口的方向。

是有人在,敲他的房门吗?

但是那敲门的声音很快就又响了起来,并且听起来是这样的清晰,就像是在尤醉的耳边敲响的一样。

会是谁?

这个声音听起来是这样的熟悉,是之前那总是在深夜里敲击墙壁的他的邻居吗?

尤醉从病床上面扶着栏杆站起来,纤瘦的小腿因为很久没有下地而感到一股酥麻一样的无力和酸疼感,他甚至要努力地控制着自己才能不发出痛苦的闷哼的声音。

蓝白色的病号服滑落,遮挡住了他的小腿,他慢慢地走到了自己房间的门口,尝试着从猫眼里面向着外面看去。

阳光透过窗帘落在他的脸上,将他苍白纤细的脖颈暴露在阳光下,细碎的鳞片在他的脖颈上面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但是最后,尤醉所能看见的也只有空荡荡的走廊。

那人……是已经走了吗?

他骤然间看见在走廊上面有着一点点的水渍,那水渍扭曲着,正慢慢地向着周围蠕动,就像是某种会活动的生物一样。

□□的脚尖轻轻点上地面,他走到走廊上。

伸出手指,轻轻地点了点水渍在鼻尖轻嗅,一种浓重的海腥味从鼻尖传来。

“哗啦啦……”

密集的,不停甩动着的摩擦声音从走廊的深处传来,尤醉只犹豫了一瞬,很快就顺着那声音向着走廊的深处走去。

想要去感动这些村民,想要依靠替着他们干活,或者是帮助他们以此来获取他们的好感,从他们的身上去获得那些被他们所隐藏起来的不可告人的“秘密”。

但是这个渔村的所有村民都对着他们这些外来者保持沉默,就像是一个个没有任何感情的提线木偶,只有偶尔扫过的眼神之中才能够看出他们隐藏在木讷下面的隐晦的那种不怀好意。

“你觉得录音机里面的那个男孩最后到底是去了什么地方?”

医生思索着开口。

“呃……一个没有任何人能找到的地方?”

谢辰从这些病态的、零散的只言片语里面很难去找到支撑起他的逻辑的方法。

“对。”

“一个没有任何人能够找到的地方,那……你猜尤醉最后去了哪里?”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了一瞬,陷入了一阵诡异的长长的沉默之中。

“那这个被隐藏起来的,没有人能够到达的地方,又要如何……进去呢?”

“这也正是我们想要思考的问题。”

·

·

“砰砰砰……”

尤醉被那种有着韵律的敲击声吵醒。

他睁开眼睛,看见护士就坐在他的身边,趴在桌子上面睡着了。

尤醉的动作顿了一下,看向了门口的方向。

是有人在,敲他的房门吗?

但是那敲门的声音很快就又响了起来,并且听起来是这样的清晰,就像是在尤醉的耳边敲响的一样。

会是谁?

这个声音听起来是这样的熟悉,是之前那总是在深夜里敲击墙壁的他的邻居吗?

尤醉从病床上面扶着栏杆站起来,纤瘦的小腿因为很久没有下地而感到一股酥麻一样的无力和酸疼感,他甚至要努力地控制着自己才能不发出痛苦的闷哼的声音。

蓝白色的病号服滑落,遮挡住了他的小腿,他慢慢地走到了自己房间的门口,尝试着从猫眼里面向着外面看去。

阳光透过窗帘落在他的脸上,将他苍白纤细的脖颈暴露在阳光下,细碎的鳞片在他的脖颈上面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但是最后,尤醉所能看见的也只有空荡荡的走廊。

那人……是已经走了吗?

他骤然间看见在走廊上面有着一点点的水渍,那水渍扭曲着,正慢慢地向着周围蠕动,就像是某种会活动的生物一样。

□□的脚尖轻轻点上地面,他走到走廊上。

伸出手指,轻轻地点了点水渍在鼻尖轻嗅,一种浓重的海腥味从鼻尖传来。

“哗啦啦……”

密集的,不停甩动着的摩擦声音从走廊的深处传来,尤醉只犹豫了一瞬,很快就顺着那声音向着走廊的深处走去。

想要去感动这些村民,想要依靠替着他们干活,或者是帮助他们以此来获取他们的好感,从他们的身上去获得那些被他们所隐藏起来的不可告人的“秘密”。

但是这个渔村的所有村民都对着他们这些外来者保持沉默,就像是一个个没有任何感情的提线木偶,只有偶尔扫过的眼神之中才能够看出他们隐藏在木讷下面的隐晦的那种不怀好意。

“你觉得录音机里面的那个男孩最后到底是去了什么地方?”

医生思索着开口。

“呃……一个没有任何人能找到的地方?”

谢辰从这些病态的、零散的只言片语里面很难去找到支撑起他的逻辑的方法。

“对。”

“一个没有任何人能够找到的地方,那……你猜尤醉最后去了哪里?”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了一瞬,陷入了一阵诡异的长长的沉默之中。

“那这个被隐藏起来的,没有人能够到达的地方,又要如何……进去呢?”

“这也正是我们想要思考的问题。”

·

·

“砰砰砰……”

尤醉被那种有着韵律的敲击声吵醒。

他睁开眼睛,看见护士就坐在他的身边,趴在桌子上面睡着了。

尤醉的动作顿了一下,看向了门口的方向。

是有人在,敲他的房门吗?

但是那敲门的声音很快就又响了起来,并且听起来是这样的清晰,就像是在尤醉的耳边敲响的一样。

会是谁?

这个声音听起来是这样的熟悉,是之前那总是在深夜里敲击墙壁的他的邻居吗?

尤醉从病床上面扶着栏杆站起来,纤瘦的小腿因为很久没有下地而感到一股酥麻一样的无力和酸疼感,他甚至要努力地控制着自己才能不发出痛苦的闷哼的声音。

蓝白色的病号服滑落,遮挡住了他的小腿,他慢慢地走到了自己房间的门口,尝试着从猫眼里面向着外面看去。

阳光透过窗帘落在他的脸上,将他苍白纤细的脖颈暴露在阳光下,细碎的鳞片在他的脖颈上面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但是最后,尤醉所能看见的也只有空荡荡的走廊。

那人……是已经走了吗?

他骤然间看见在走廊上面有着一点点的水渍,那水渍扭曲着,正慢慢地向着周围蠕动,就像是某种会活动的生物一样。

□□的脚尖轻轻点上地面,他走到走廊上。

伸出手指,轻轻地点了点水渍在鼻尖轻嗅,一种浓重的海腥味从鼻尖传来。

“哗啦啦……”

密集的,不停甩动着的摩擦声音从走廊的深处传来,尤醉只犹豫了一瞬,很快就顺着那声音向着走廊的深处走去。

想要去感动这些村民,想要依靠替着他们干活,或者是帮助他们以此来获取他们的好感,从他们的身上去获得那些被他们所隐藏起来的不可告人的“秘密”。

但是这个渔村的所有村民都对着他们这些外来者保持沉默,就像是一个个没有任何感情的提线木偶,只有偶尔扫过的眼神之中才能够看出他们隐藏在木讷下面的隐晦的那种不怀好意。

“你觉得录音机里面的那个男孩最后到底是去了什么地方?”

医生思索着开口。

“呃……一个没有任何人能找到的地方?”

谢辰从这些病态的、零散的只言片语里面很难去找到支撑起他的逻辑的方法。

“对。”

“一个没有任何人能够找到的地方,那……你猜尤醉最后去了哪里?”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了一瞬,陷入了一阵诡异的长长的沉默之中。

“那这个被隐藏起来的,没有人能够到达的地方,又要如何……进去呢?”

“这也正是我们想要思考的问题。”

·

·

“砰砰砰……”

尤醉被那种有着韵律的敲击声吵醒。

他睁开眼睛,看见护士就坐在他的身边,趴在桌子上面睡着了。

尤醉的动作顿了一下,看向了门口的方向。

是有人在,敲他的房门吗?

但是那敲门的声音很快就又响了起来,并且听起来是这样的清晰,就像是在尤醉的耳边敲响的一样。

会是谁?

这个声音听起来是这样的熟悉,是之前那总是在深夜里敲击墙壁的他的邻居吗?

尤醉从病床上面扶着栏杆站起来,纤瘦的小腿因为很久没有下地而感到一股酥麻一样的无力和酸疼感,他甚至要努力地控制着自己才能不发出痛苦的闷哼的声音。

蓝白色的病号服滑落,遮挡住了他的小腿,他慢慢地走到了自己房间的门口,尝试着从猫眼里面向着外面看去。

阳光透过窗帘落在他的脸上,将他苍白纤细的脖颈暴露在阳光下,细碎的鳞片在他的脖颈上面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但是最后,尤醉所能看见的也只有空荡荡的走廊。

那人……是已经走了吗?

他骤然间看见在走廊上面有着一点点的水渍,那水渍扭曲着,正慢慢地向着周围蠕动,就像是某种会活动的生物一样。

□□的脚尖轻轻点上地面,他走到走廊上。

伸出手指,轻轻地点了点水渍在鼻尖轻嗅,一种浓重的海腥味从鼻尖传来。

“哗啦啦……”

密集的,不停甩动着的摩擦声音从走廊的深处传来,尤醉只犹豫了一瞬,很快就顺着那声音向着走廊的深处走去。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