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渔村(十八)(1 / 1)

纯白的身体在一次次的攻击下已经有着散开的趋势, 但是院长的身上那种涌动着的灰褐色的液体在消耗了这么多的情况下却还是一点都看不出枯竭的样子。

对方现在在医院里面极为强大,而且他是这个世界的原住民,肯定也更加有着优势。

不行……

不能再继续在这里呆下去了。

快点, 快点……

必须想出点什么办法来……

尤醉捂着胸口, 喘息着躲避开砸落下来的凌乱书本, 伸出手去想要将挂在墙壁上面的那诡异的画像扯下,但是那画像却像是被死死地钉在墙壁上面一样, 凭借尤醉的力气根本就没有办法挪动它一丝一毫。

同时, 在他伸出手去想要触碰那画像的时候,那画像之中的被描绘出来的枯手居然也同样向着他伸出, 似乎想要将他拖入那画像之中……

尤醉被那突然伸出的手骇住, 身子猛然向着后面缩去躲开了那只手。

但是那画像上面的血肉却开始扭动起来,就像是里面那些被描绘出的,就像是血肉一样的建筑要缓缓地从画框之中流淌出来一样。

“轰!!”

又是更加激烈的一声碰撞,这次是纯白被甩到了书柜上面, 原本就负重不堪的书柜终于彻底倒塌,尤醉的位置刚好要被书柜压在下面。

纯白转身,及时地将身子挡在他的身前,身后巨大的单薄翅膀舒展开, 白色的光芒滑过,将原本砸下的重物力道消减。

只是这样一来, 他们却都被困在书架和墙壁的小三角缝隙里面, 一时之间无法摆脱。

院长的身子慢慢扭动了一下,他伸出手将自己已经扭曲向着一边的头颅转回到原位。

“为什么想要离开呢?”

他沙哑的声音里面带着些许困惑和不解。

“外面是很危险的, 身为一个病人, 你最应该的不就是呆在医院里面吗?”

纯白的脸上已经几乎要全部都被那种黄褐色的液体所覆盖, 尤醉只能暂时将他收回到吊坠之中。

院长的攻击方式实在是太过于诡异, 继续再这样下去他也不知道纯白还能不能撑住。

“抱歉……”

蝶翼消散,书架少了一个人的支撑,轰然地再次落下了一段距离。

尤醉感觉到自己的手臂上面落上了一道冰凉的触觉,是院长抓住了他的手臂,想要将他从他的藏身之地拉出。

尤醉缩着自己的身子,躲藏在书架的暗影之中,努力地想要甩脱掉院长的控制。

灰尘漫天飞舞,他不由得难受得咳嗽了起来。

“你生病了。”

偏偏此时院长的声音却又温柔了下来,里面蕴藏着些许病态的疯狂。

“快点出来,乖乖听话,来让我治好你。”

“只差一点了,只差一点了……

你会成为我最完美的,最心爱的……”

音调骤然升高,沙哑的声音都带着些许破音的疯狂。

“藏品……”

“不要!”

尤醉扭着头,厌恶地闭上了眼睛。

可是一种绝望却也同时在他的心中升起,他现在还有什么地方可以躲藏呢?

这里本来就危机四伏,而不管是在这家医院里面还是外面,都隐藏着无数想要杀死他的怪物……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似乎真的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去了。

一股冰冷的黏腻感觉从他的另外一只手上传来,就像是有着什么液体流淌到了他的手臂上……

他惶然看去,却看见那副诡异的画像也因为之前的碰撞而落在了他的身边,此时绘制在天空中的那一轮蓝色月亮正在汩汩地

向着外面流淌着苍蓝色的液体。

那蓝色的月亮蠕动着,闪动着,就像是一只温柔地注视着他的眼睛,在为他指引着前路,想要对着他诉说着些什么。

他想起了那个标号是01的病人的眼睛,似乎也是这样子的颜色。

对了,画……

一种奇异的惘然落入了尤醉的眼睛之中,他的视线控制不住地落在了那副画的上面。

如果实在是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去了,那为什么……

为什么……不藏进画里面呢?

而此时,院长却也似乎发现了他无法用这种方法将尤醉在这样狭小的空间里面抓住。

所以他附身下去,身子骤然变得细长而弯曲,就像是一条变形的怪异蛇类一样缓缓地将头颅伸入到了尤醉所在的那个细小的缝隙之中。

他那张宛如塑胶制成的怪脸眼看就要缓缓地接近尤醉,就像是一只钻入兔子洞之中捕食的毒蛇,要张开有着血腥獠牙的巨口,将藏在其中的草食动物一口吞下。

但是就在他势在必得地要享受他的美味的时候,他的身前却一空。

“你能带我……离开这里吗?”

尤醉看着那画像之中的湛蓝的月亮,控制不住地湿了眼眶,低声地哀求道。

“求你了……”

虽然他也并不知道自己此时正在向着何人哀求。

与此同时,一股猛然的吸力从画框之中传来。

画像之中那些干枯的黑手向着尤醉伸来,而这一次尤醉却也没有反抗,任由那些手将他的身体拖入到了画像之中。

他的眼前出现了迷雾一样的亮蓝色,就像是在天空之中的那一轮巨大的蓝色月亮向着他落下。

那月亮越来越巨大,颜色也越来越浓重,最后在他的眼睛里面融化成了一片湛蓝色的大海。

手臂骤然一松,原本一直萦绕在鼻尖的那种灰尘和甜腻的香气纠缠在一起的味道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清新的大海的气息。

尤醉身下空了一瞬,他的身体扑落在了一片柔软的草坪上。

天空中,月亮梦幻一样洒下月光,只是在此时那月亮的颜色却是从蓝色而变成了血红色。

渐满的月亮就这样悬在空中,就和尤醉在另外一个世界之中看见的一模一样。

他站起身,控制不住地咳嗽了两声,身上的病号服经历了之前的打斗也早就破损不堪。

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尤醉看向四周,发觉自己的周围是一片整洁的花圃,被草坪所环绕着,更远的地方稀稀落落地有着几棵被修建得形状美好的树木。

他现在所在的位置正是一片空地,周围似乎任何的建筑似乎都在刻意地和这里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他也注意到了两侧的道路上的白色栅栏和熟悉的房屋的风格,他似乎终于从那医院所在的世界里面逃离了。

而现在他所在的,却是他当初刚刚进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来到的那个“真实”的渔村之中。

而那家将他囚禁了这么久的医院,还有里面的院长和护士,似乎也终于被留存在了那另外的一个世界里面……

尤醉这才松了一口气,他坐在了地上休息了一下。

只是现在看来在现实之中也正是深夜,他也不知道此时要如何去联系那些和他一起进入到这个世界里面的其他玩家。

握住胸口垂落下的吊坠,里面的蝴蝶翅膀轻轻颤动一下,纯白在之前和院长的战斗之中耗费了很多的体力,显然是不能再继续出现作为他的助力。

“好好休息。”

尤醉轻轻用唇在上面贴了一下。

只是就在这时,在尤醉的耳边却响起了一种窸窸窣窣的拖拉声音,这声音密集且凌乱,里

面夹杂着些许的硬物碰撞的噪音。

尤醉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想到了这些声音的来源……

他转身向着街道上面看去,接着他悚然地发现,从海岸线的方向,正在涌来一片漆黑的阴影。

正是那些从海底涌上的怪异人手螃蟹,它们的大小足足有正常的螃蟹的几十倍大,正在向着岸上涌来,在整洁的渔村的街道上面走过,留下一道道令人恐怖的巨大暗影。

显然,不管是在正常的世界中还是在另外一个世界里面,都有着这种人手螃蟹的存在。

并且每当夜晚的时候,它们就全都会出现在街道上面觅食,而此时仍然呆在外面就会成为它们的猎物。

街道上面空荡荡的空无一人,尤醉从一间间房门之前跑过,但是这里的渔民却已经将自己家的房门关得严严实实,就算是外面有人敲门也绝对不会应答。

“快来!!”

就在尤醉在街道上面想要找地方躲避那些从海底里面上来的人手螃蟹的时候,他却听见从街道的一幢建筑的二楼传来了一声呼喊声。

他抬头,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

正是之前在他和旅店之中分离的同伴医生,他此时正焦急地对着尤醉挥着手,并且对着他伸出手比划了一个方向。

尤醉顺着他指得方向跑去,顺着一架位于外面的楼梯来到了二楼,直到房门被关上的时候,两人这才放松下来。

“你没事吧。”

医生转头看了尤醉一眼,很快就注意到他身上的不正常的地方。

身上穿着的病号服就算了,而且在领口和腿部的地方还出现了那种古怪的鳞片。

“你……你怎么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

不过谢辰很快就又再次想起之前尤醉失踪之前的场景,被突然从房间里面伸出来的手拽入,而后就无影无踪……

他原本都没有抱着对方还活着的希望了,没有想到此时还能再看见对方。

“不过算了,你现在能活着就已经不错了。”

他推开房间的大门,带着尤醉走到了大厅之中。

“不知道你失踪的这段时间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你先过来吧……”

他的声音也逐渐沉了下来。

“在你离开之后,我们这里也出现了一点的小问题……

总之,现在我们在这个副本世界里面还活着的人全都在这里了。”

面夹杂着些许的硬物碰撞的噪音。

尤醉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想到了这些声音的来源……

他转身向着街道上面看去,接着他悚然地发现,从海岸线的方向,正在涌来一片漆黑的阴影。

正是那些从海底涌上的怪异人手螃蟹,它们的大小足足有正常的螃蟹的几十倍大,正在向着岸上涌来,在整洁的渔村的街道上面走过,留下一道道令人恐怖的巨大暗影。

显然,不管是在正常的世界中还是在另外一个世界里面,都有着这种人手螃蟹的存在。

并且每当夜晚的时候,它们就全都会出现在街道上面觅食,而此时仍然呆在外面就会成为它们的猎物。

街道上面空荡荡的空无一人,尤醉从一间间房门之前跑过,但是这里的渔民却已经将自己家的房门关得严严实实,就算是外面有人敲门也绝对不会应答。

“快来!!”

就在尤醉在街道上面想要找地方躲避那些从海底里面上来的人手螃蟹的时候,他却听见从街道的一幢建筑的二楼传来了一声呼喊声。

他抬头,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

正是之前在他和旅店之中分离的同伴医生,他此时正焦急地对着尤醉挥着手,并且对着他伸出手比划了一个方向。

尤醉顺着他指得方向跑去,顺着一架位于外面的楼梯来到了二楼,直到房门被关上的时候,两人这才放松下来。

“你没事吧。”

医生转头看了尤醉一眼,很快就注意到他身上的不正常的地方。

身上穿着的病号服就算了,而且在领口和腿部的地方还出现了那种古怪的鳞片。

“你……你怎么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

不过谢辰很快就又再次想起之前尤醉失踪之前的场景,被突然从房间里面伸出来的手拽入,而后就无影无踪……

他原本都没有抱着对方还活着的希望了,没有想到此时还能再看见对方。

“不过算了,你现在能活着就已经不错了。”

他推开房间的大门,带着尤醉走到了大厅之中。

“不知道你失踪的这段时间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你先过来吧……”

他的声音也逐渐沉了下来。

“在你离开之后,我们这里也出现了一点的小问题……

总之,现在我们在这个副本世界里面还活着的人全都在这里了。”

面夹杂着些许的硬物碰撞的噪音。

尤醉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想到了这些声音的来源……

他转身向着街道上面看去,接着他悚然地发现,从海岸线的方向,正在涌来一片漆黑的阴影。

正是那些从海底涌上的怪异人手螃蟹,它们的大小足足有正常的螃蟹的几十倍大,正在向着岸上涌来,在整洁的渔村的街道上面走过,留下一道道令人恐怖的巨大暗影。

显然,不管是在正常的世界中还是在另外一个世界里面,都有着这种人手螃蟹的存在。

并且每当夜晚的时候,它们就全都会出现在街道上面觅食,而此时仍然呆在外面就会成为它们的猎物。

街道上面空荡荡的空无一人,尤醉从一间间房门之前跑过,但是这里的渔民却已经将自己家的房门关得严严实实,就算是外面有人敲门也绝对不会应答。

“快来!!”

就在尤醉在街道上面想要找地方躲避那些从海底里面上来的人手螃蟹的时候,他却听见从街道的一幢建筑的二楼传来了一声呼喊声。

他抬头,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

正是之前在他和旅店之中分离的同伴医生,他此时正焦急地对着尤醉挥着手,并且对着他伸出手比划了一个方向。

尤醉顺着他指得方向跑去,顺着一架位于外面的楼梯来到了二楼,直到房门被关上的时候,两人这才放松下来。

“你没事吧。”

医生转头看了尤醉一眼,很快就注意到他身上的不正常的地方。

身上穿着的病号服就算了,而且在领口和腿部的地方还出现了那种古怪的鳞片。

“你……你怎么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

不过谢辰很快就又再次想起之前尤醉失踪之前的场景,被突然从房间里面伸出来的手拽入,而后就无影无踪……

他原本都没有抱着对方还活着的希望了,没有想到此时还能再看见对方。

“不过算了,你现在能活着就已经不错了。”

他推开房间的大门,带着尤醉走到了大厅之中。

“不知道你失踪的这段时间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你先过来吧……”

他的声音也逐渐沉了下来。

“在你离开之后,我们这里也出现了一点的小问题……

总之,现在我们在这个副本世界里面还活着的人全都在这里了。”

面夹杂着些许的硬物碰撞的噪音。

尤醉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想到了这些声音的来源……

他转身向着街道上面看去,接着他悚然地发现,从海岸线的方向,正在涌来一片漆黑的阴影。

正是那些从海底涌上的怪异人手螃蟹,它们的大小足足有正常的螃蟹的几十倍大,正在向着岸上涌来,在整洁的渔村的街道上面走过,留下一道道令人恐怖的巨大暗影。

显然,不管是在正常的世界中还是在另外一个世界里面,都有着这种人手螃蟹的存在。

并且每当夜晚的时候,它们就全都会出现在街道上面觅食,而此时仍然呆在外面就会成为它们的猎物。

街道上面空荡荡的空无一人,尤醉从一间间房门之前跑过,但是这里的渔民却已经将自己家的房门关得严严实实,就算是外面有人敲门也绝对不会应答。

“快来!!”

就在尤醉在街道上面想要找地方躲避那些从海底里面上来的人手螃蟹的时候,他却听见从街道的一幢建筑的二楼传来了一声呼喊声。

他抬头,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

正是之前在他和旅店之中分离的同伴医生,他此时正焦急地对着尤醉挥着手,并且对着他伸出手比划了一个方向。

尤醉顺着他指得方向跑去,顺着一架位于外面的楼梯来到了二楼,直到房门被关上的时候,两人这才放松下来。

“你没事吧。”

医生转头看了尤醉一眼,很快就注意到他身上的不正常的地方。

身上穿着的病号服就算了,而且在领口和腿部的地方还出现了那种古怪的鳞片。

“你……你怎么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

不过谢辰很快就又再次想起之前尤醉失踪之前的场景,被突然从房间里面伸出来的手拽入,而后就无影无踪……

他原本都没有抱着对方还活着的希望了,没有想到此时还能再看见对方。

“不过算了,你现在能活着就已经不错了。”

他推开房间的大门,带着尤醉走到了大厅之中。

“不知道你失踪的这段时间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你先过来吧……”

他的声音也逐渐沉了下来。

“在你离开之后,我们这里也出现了一点的小问题……

总之,现在我们在这个副本世界里面还活着的人全都在这里了。”

面夹杂着些许的硬物碰撞的噪音。

尤醉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想到了这些声音的来源……

他转身向着街道上面看去,接着他悚然地发现,从海岸线的方向,正在涌来一片漆黑的阴影。

正是那些从海底涌上的怪异人手螃蟹,它们的大小足足有正常的螃蟹的几十倍大,正在向着岸上涌来,在整洁的渔村的街道上面走过,留下一道道令人恐怖的巨大暗影。

显然,不管是在正常的世界中还是在另外一个世界里面,都有着这种人手螃蟹的存在。

并且每当夜晚的时候,它们就全都会出现在街道上面觅食,而此时仍然呆在外面就会成为它们的猎物。

街道上面空荡荡的空无一人,尤醉从一间间房门之前跑过,但是这里的渔民却已经将自己家的房门关得严严实实,就算是外面有人敲门也绝对不会应答。

“快来!!”

就在尤醉在街道上面想要找地方躲避那些从海底里面上来的人手螃蟹的时候,他却听见从街道的一幢建筑的二楼传来了一声呼喊声。

他抬头,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

正是之前在他和旅店之中分离的同伴医生,他此时正焦急地对着尤醉挥着手,并且对着他伸出手比划了一个方向。

尤醉顺着他指得方向跑去,顺着一架位于外面的楼梯来到了二楼,直到房门被关上的时候,两人这才放松下来。

“你没事吧。”

医生转头看了尤醉一眼,很快就注意到他身上的不正常的地方。

身上穿着的病号服就算了,而且在领口和腿部的地方还出现了那种古怪的鳞片。

“你……你怎么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

不过谢辰很快就又再次想起之前尤醉失踪之前的场景,被突然从房间里面伸出来的手拽入,而后就无影无踪……

他原本都没有抱着对方还活着的希望了,没有想到此时还能再看见对方。

“不过算了,你现在能活着就已经不错了。”

他推开房间的大门,带着尤醉走到了大厅之中。

“不知道你失踪的这段时间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你先过来吧……”

他的声音也逐渐沉了下来。

“在你离开之后,我们这里也出现了一点的小问题……

总之,现在我们在这个副本世界里面还活着的人全都在这里了。”

面夹杂着些许的硬物碰撞的噪音。

尤醉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想到了这些声音的来源……

他转身向着街道上面看去,接着他悚然地发现,从海岸线的方向,正在涌来一片漆黑的阴影。

正是那些从海底涌上的怪异人手螃蟹,它们的大小足足有正常的螃蟹的几十倍大,正在向着岸上涌来,在整洁的渔村的街道上面走过,留下一道道令人恐怖的巨大暗影。

显然,不管是在正常的世界中还是在另外一个世界里面,都有着这种人手螃蟹的存在。

并且每当夜晚的时候,它们就全都会出现在街道上面觅食,而此时仍然呆在外面就会成为它们的猎物。

街道上面空荡荡的空无一人,尤醉从一间间房门之前跑过,但是这里的渔民却已经将自己家的房门关得严严实实,就算是外面有人敲门也绝对不会应答。

“快来!!”

就在尤醉在街道上面想要找地方躲避那些从海底里面上来的人手螃蟹的时候,他却听见从街道的一幢建筑的二楼传来了一声呼喊声。

他抬头,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

正是之前在他和旅店之中分离的同伴医生,他此时正焦急地对着尤醉挥着手,并且对着他伸出手比划了一个方向。

尤醉顺着他指得方向跑去,顺着一架位于外面的楼梯来到了二楼,直到房门被关上的时候,两人这才放松下来。

“你没事吧。”

医生转头看了尤醉一眼,很快就注意到他身上的不正常的地方。

身上穿着的病号服就算了,而且在领口和腿部的地方还出现了那种古怪的鳞片。

“你……你怎么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

不过谢辰很快就又再次想起之前尤醉失踪之前的场景,被突然从房间里面伸出来的手拽入,而后就无影无踪……

他原本都没有抱着对方还活着的希望了,没有想到此时还能再看见对方。

“不过算了,你现在能活着就已经不错了。”

他推开房间的大门,带着尤醉走到了大厅之中。

“不知道你失踪的这段时间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你先过来吧……”

他的声音也逐渐沉了下来。

“在你离开之后,我们这里也出现了一点的小问题……

总之,现在我们在这个副本世界里面还活着的人全都在这里了。”

面夹杂着些许的硬物碰撞的噪音。

尤醉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想到了这些声音的来源……

他转身向着街道上面看去,接着他悚然地发现,从海岸线的方向,正在涌来一片漆黑的阴影。

正是那些从海底涌上的怪异人手螃蟹,它们的大小足足有正常的螃蟹的几十倍大,正在向着岸上涌来,在整洁的渔村的街道上面走过,留下一道道令人恐怖的巨大暗影。

显然,不管是在正常的世界中还是在另外一个世界里面,都有着这种人手螃蟹的存在。

并且每当夜晚的时候,它们就全都会出现在街道上面觅食,而此时仍然呆在外面就会成为它们的猎物。

街道上面空荡荡的空无一人,尤醉从一间间房门之前跑过,但是这里的渔民却已经将自己家的房门关得严严实实,就算是外面有人敲门也绝对不会应答。

“快来!!”

就在尤醉在街道上面想要找地方躲避那些从海底里面上来的人手螃蟹的时候,他却听见从街道的一幢建筑的二楼传来了一声呼喊声。

他抬头,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

正是之前在他和旅店之中分离的同伴医生,他此时正焦急地对着尤醉挥着手,并且对着他伸出手比划了一个方向。

尤醉顺着他指得方向跑去,顺着一架位于外面的楼梯来到了二楼,直到房门被关上的时候,两人这才放松下来。

“你没事吧。”

医生转头看了尤醉一眼,很快就注意到他身上的不正常的地方。

身上穿着的病号服就算了,而且在领口和腿部的地方还出现了那种古怪的鳞片。

“你……你怎么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

不过谢辰很快就又再次想起之前尤醉失踪之前的场景,被突然从房间里面伸出来的手拽入,而后就无影无踪……

他原本都没有抱着对方还活着的希望了,没有想到此时还能再看见对方。

“不过算了,你现在能活着就已经不错了。”

他推开房间的大门,带着尤醉走到了大厅之中。

“不知道你失踪的这段时间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你先过来吧……”

他的声音也逐渐沉了下来。

“在你离开之后,我们这里也出现了一点的小问题……

总之,现在我们在这个副本世界里面还活着的人全都在这里了。”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