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番外二(1 / 1)

    七月廿三, 永宁侯府世子,崇光军统领徐山岚请旨远赴绥离与其父徐天吉共抗北魏蛮夷。

    戚寸心立在人来人往的长街之上,仰头望见那牌匾上的“玉贤楼”三字, 一时不免有颇多感触。

    正是午时, 楼内客人很多, 楼上楼下都是一样的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上了楼, 子意掀开帘子,戚寸心走进去,正见徐家兄弟在桌前坐得端正,徐山霁的神色有点沉重, 没平日里那么多的话,而徐山岚也是呆坐着一言不发,直到戚寸心走进去,他才如梦初醒般, 站起身行礼,“夫人。”

    徐山霁也忙站起来,先行了礼,又抬头看了一眼戚寸心身后的子茹。

    “去永淮的路上,我们也是一块儿经历过生死的,”戚寸心走到桌前便先端起一杯酒来, 朝徐山岚笑了笑, “今日我是以朋友的身份, 来替徐世子送行。”

    “这玉贤楼也是我们兄弟初识夫人与公子的地方, ”徐山岚说着, 还有几分不大好意思, “那时我与阿霁实在不像样。”

    今日不比当日热闹, 戚寸心让子意与子茹都坐了下来,五人共坐一桌,眼前满是珍馐美味。

    戚寸心只饮了一杯酒便被辣得心肺灼烧,但这酒的滋味又会在舌尖慢慢回甘,满口清香,一时竟令人有些贪恋起这般滋味来,她试探着又抿了一口,才对徐山岚道:“永宁侯并不希望徐世子你上战场。”

    “不,他希望。”

    徐山岚摇了摇头,才吃了一口肉便忙放下筷子道,“以往我与阿霁都是文不成武不就,他在家里对我们两个吹胡子瞪眼的,整日骂我们不学无术,丢老徐家的脸。”

    说着,他又忍不住笑了一下,“但他从来也没真动手打过我们两个,他是最好的父亲,将我和阿霁保护得太好,我们以前也没见过血腥,整日想的都是吃什么玩儿什么,全然没有想过千里之外的边关又有多少血肉铺陈……”

    “他不让我上战场,是怕我死,可他也怕我这个永宁侯府的世子不能在他百年之后担起责任,怕我不知疾苦,怕我败尽家族荣光。”徐山岚说着,仰头饮尽一杯酒,那双眼睛却是像被濯洗过一般,平添几分坚毅,“我得到他身边去,我得向他证明。”

    “那你凭什么不让我也去?”徐山霁的语气有些闷闷的。

    “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总得留个徐家的种吧?”徐山岚捏着酒盏,斜眼看他。

    “哥你能不能少说点屁话?”

    徐山霁根本听不得这话,他一筷子戳起红烧肘子堵住了徐山岚的嘴,徐山岚被动地啃了好几口肘子,抬脚就踢在徐山霁的凳子上。

    若不是子茹手疾眼快抓住徐山霁的手臂,他就要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你能舍得?”

    徐山岚啃着肘子,他先看了一眼子茹,又语气轻飘飘地问徐山霁。

    “哥……”

    徐山霁张了张嘴,“那我也不能让你一个人去啊。”

    “夫人。”

    徐山岚却看向戚寸心,他正正经经地站起身来,朝她俯身行了一礼,“我永宁侯府有意迎娶夫人的婢女子茹为我小弟之妻,万望夫人恩准。”

    此话一出,满桌寂然。

    戚寸心偏头,正对上子茹脸红无措的模样。

    她一紧张就会摸着腰间的银蛇弯钩,戚寸心的目光落在她紧攥弯钩的手上,随后看向徐山岚,道:“他们有意,就是最好。”

    “你什么都替我打算好了,那你自己呢?”徐山霁的手紧握成拳,胸腔里酸涩翻涌,一时有些压不住情绪。

    “我什么?”

    徐山岚拍拍他的肩膀,“家里总要有人守着,我明日就要走了,你不要在此时同我置气。”

    徐山霁虽是他的庶弟,但徐山霁的生母体弱,生他时便因难产而死,所以徐山霁自小便与嫡兄徐山岚一块儿由嫡母养大。

    徐天吉这辈子一妻一妾,妾死了,后来再是妻死,他也没动过再娶的心思。

    玉贤楼的一宴毕,戚寸心便带着子意与子茹坐上马车回了宫,在玉昆门下了马车,回阳宸殿的路上,她问身边的子茹,“你愿意嫁给徐二公子吗?若是愿意,我便与你姐姐挑个良辰吉日。”

    子意也是满脸含笑,“一定给你挑个顶好的日子。”

    “姑娘……”子茹的脸又红了,她摸着银蛇弯钩,眉头微微皱起来,像是有些纠结,“奴婢与姐姐是受庄主所命来保护您的,这对奴婢来说,是最为重要的事,奴婢怎么能离开您呢?”

    “这话不对。”

    戚寸心轻轻摇头,“当初在迦蒙山上,如果不是徐二公子硬要拦着岑乌珺,那婚书送到你手上,事情便没有转圜的余地了,他被打成那样也要夺岑乌珺手里的婚书,足见他对你是真心的。”

    “子茹,你喜欢他,就不能等,也不能让他等,”眼前是一片阔达的天地,巍峨的殿宇都在此间的日光铺散之下显得神秘华美,她被这光线刺得眼睛眨动两下,又说,“我不希望因我而让这里成为你和子意的束缚,我希望你们也可以开开心心地跟心悦之人在一起一辈子。”

    “姑娘。”子茹的眼圈有点红,嘴唇动了动。

    戚寸心满眼是笑意,朝子意招招手,“子意我们快回去,要拿老黄历,我们赶紧挑个好日子吧!”

    她看起来有点兴奋。

    整个下午戚寸心除了完成周靖丰交代的居学之外,便是与子意凑在一块儿挑日子,而谢缈政务近几日愈发繁忙,他归来时,戚寸心靠在床柱上已经熟睡。

    动作极轻地将她手中的书籍抽出放到一旁,谢缈坐在床沿看了她一会儿,直至柳絮在帘外小心翼翼地提醒,他才起身去浴房。

    后来戚寸心在睡梦里嗅到熟悉的冷沁淡香,她迷迷糊糊地翻身到了身边人的怀里,眼睛始终没睁开过。

    翌日清晨,她最先是被毛茸茸的猫尾巴给抽醒,又觉得胸口像是压了块石头似的,她勉强睁开眼睛,便见胖乎乎的黑猫坐在她的身上,黑黑的爪子就要探到她身侧少年的脸上去。

    她一瞬清醒许多,伸手便将猫爪子给抓回来,又揉了几下小黑猫的脑袋。

    今日不必早朝,谢缈得以安枕,此时呼吸声很轻,在她身侧熟睡着,像是分毫没被小黑猫的呼噜声打扰。

    戚寸心摸着猫脑袋,眼睛却在盯着他的睫毛看,又密又长,与他白皙的肤色形成一种清冷的反差。

    不知不觉间,窗外的天色更明亮了,光线透进来,照得他薄薄的眼皮微动,他没一会儿睁开眼,起初还有点茫然,但当他看清身边人的脸,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将她抱得更紧些,脑袋在她颈间蹭了蹭,“娘子,我做梦了。”

    “做什么梦了?”

    戚寸心将小黑猫放了,好奇地问他。

    “在仙翁江的那晚,你丢下我走了。”

    他说。

    仙翁江的那晚?

    戚寸心先是一愣,随即回想起当初自己跟他离开缇阳,渡仙翁江回南黎,却在水上遭遇刺杀的那晚。

    也是那晚,他手提长剑,在风声弥漫的山野静默地跟在她身后。

    “哦。”

    她撇撇嘴,“我不是又玩弄你了吧?”

    少年清泠的笑声离她的耳朵很近,片刻后,她才听见他轻声道:“我将你抓了回来,就关在紫央殿,你哭得厉害,我怎么也哄不好。”

    他的嗓音逐渐变得有些飘忽,“你甚至都不愿看我。”

    那个堆叠了成片银白积雪的梦境里,充斥着她的哽咽声,她被锁在那间殿室里,眼眶是红的,明明那么可怜,却从始至终都不肯屈从于他的束缚。

    她这样的人,连在他的梦里都是那么倔强,他越是强迫,她就越是要和他针锋相对。

    除非她愿意,否则这世上没有任何人可以逼迫她接受她不喜欢的所谓宿命。

    “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戚寸心推开他些,然后去看他的眼睛,而后故意问他,“你是不是真的有那么想过?”

    这一回,他竟诚实地颔首。

    戚寸心一点儿也不意外,又问,“什么时候?”

    他抿起唇,但笑不语。

    瞧见他这样一副模样,戚寸心瞬间恍悟,看来他是不止一次有过这样危险的想法,她伸手揪住他的脸,“那你又为什么没有那么做?”

    闻言,他的眼睫微垂下去。

    “我想象不了你那时的样子,”他眼底压着几分迷惘,眉头也微微皱起来,“我很怕你不开心。”

    她是那么活泼好动,生来就在日光底下,可他却要将她藏起来,藏在幽冷晦暗的殿宇里,锁着她,控制她。

    那么多阴暗的心思曾几何时不止一次地在他心底这样叫嚣。

    梦里所见本是他心内最深的欲望。

    可是此刻,他却对她说,怕她不开心。

    戚寸心将他抱得紧紧的,嘴上却说,“你该庆幸你没有那样做,不然我一定会骂你。”

    他不说,她也知道,他一定是因为自己尝过那样的滋味,就在紫央殿,他被囚于昏暗的殿室,戴着沉重的镣铐,每行一步都会拖着地面的铁索发出森冷的声响……

    晨光暮影的轮转都变得很漫长。

    所以,他才会舍不得。

    “应该不止会骂我。”

    谢缈弯起眼睛,摸了摸她的脑袋。

    值此晨光大好的清早,雾气早在大盛的日光里散了个干净,两人起床后洗漱完毕,便在桌前用早膳。

    “姑娘!”

    子茹匆匆跑上阶,还未进殿便开口唤。

    直至她踏进殿门瞧见坐在戚寸心身侧的谢缈,便当即垂首行礼,“陛下。”

    “徐世子走了?”

    戚寸心端着小碗,问她。

    今晨徐山岚便要离开月童,她特地让子意与子茹出宫送行。

    “走是走了,但是,”子茹气还没喘匀,便接着道,“但是今早裴小姐也去城门口了。”

    “湘湘也去了?”

    戚寸心有些惊诧,她顾不得用饭,汤匙碰撞碗壁发出清晰的声响,“她去给徐世子送行?”

    “是的。”

    子意进殿来,朝帝后二人行了礼,随即接话道:“奴婢亲眼瞧见裴小姐将半块血红的玉珏送给了徐世子。”

    “血红的玉珏?”戚寸心有点摸不着头脑。

    “血玉珍贵,一向是裴家儿女的定亲信物。”谢缈抿了一口茶,语气透着几分漫不经心。

    “奴婢的确也听到了信物二字……”

    子意今晨带着子茹赶至月童城门口时,天色还未亮透,灰蒙蒙的,雾气缭绕一片,马车辘辘的声音戛然而止时,那车上便下来一年轻女子。

    正是裴府大小姐裴湘。

    她未脱下一身素服,仍在为裴寄清守孝,被身边的婢女扶着,素白的裙袂在晨风里摇曳。

    “徐山岚。”

    她开口,抬眼看向马上的青年。

    身披盔甲的青年才一听她的声音,瞧见她在面前站定,他便有些不知所措,踌躇了一会儿才下马来,唤了一声,“裴小姐。”

    “我喜欢风筝,尤其是蜻蜓风筝,七年里,每回我生辰时都会有一只蜻蜓风筝落进我院里,即便我不在月童,风筝也是照落不误,”裴湘垂下眼睛,打量自己手上那只浓墨重彩的蜻蜓风筝,“今年可巧,风筝落了两回,这只便是昨日刚落的。”

    徐山岚听见她的这番话,嘴唇不由紧抿起来。

    她的衣裙白得像雪,可她手上的风筝色彩却亮得晃人眼睛,他不自觉地将手往身后藏了藏,他的掌中还残留着一点彩墨。

    怕色彩易褪,他特地选了最好的彩墨。

    “我听皇后娘娘与你们侯府的二公子说……”

    “没有的事。”

    她话才说一半,他便忽然打断她。

    裴湘沉默片刻,那双眼睛静盯着他,随后才道,“我知道在新络时你替我请过救兵,我也知道这风筝是谁的,我没有多少耐性与世子拐弯抹角。”

    “我裴湘这辈子最后悔的事,便是在祖父在世时,忤逆他太多,孝顺他不够,他看人,比我看得清楚。”

    徐山岚乍听她此言,他一瞬抬头,仿佛隐隐觉察出了什么,却又有些不敢信,“裴小姐……是何意?”

    “这半块玉珏是世子当初退还裴府的。”

    裴湘抬手,原本藏在她衣袖底下的手掌展露出来,露出其中殷红如血的半块玉珏,“若今日世子愿意收下,便是你我重续旧约,若世子不愿收下,那么便当我今日只是来替世子你送行。”

    她一番言语看似隐晦,其实也无比直白,更加坦荡潇洒。

    徐山岚怔怔地看着她手中的半块玉珏,他嘴唇动了动,多年隐忍的心思此刻在胸腔里翻沸,他几乎是下意识地伸出手去,可还没触碰到她手中的玉珏,他又忽而停滞。

    他对上面前这年轻女子的一双眼睛,无论过去多少年,他发现她的这双眼睛在她心头还是一样的难忘。

    “裴小姐,这不是儿戏。”他的嗓音有几分艰涩。

    “若非是深思熟虑,我今日也不会来。世子也应该知道我的过去,若世子介意,也是人之常情,这天下好的女子多的是,世子也能从中觅得良偶。”

    她说着,便要收手,岂知站在她面前的青年瞧见她要收回去,便急匆匆地抓住她的手。

    一霎寂寂,目光相触,他像是被火焰燎了手掌似的,一下缩回去,“是那苏云照有心欺你骗你,你非圣人,又如何能够辨别他的真正心思?”

    他的手指蜷缩起来,“也怪我。”

    “怪我还没与你争取过,便先交还了这信物,错失了你……”

    这一瞬,徐山岚终于鼓起勇气,伸手拽着她手里那枚玉珏的流苏,将玉珏握进自己的手里,可一身的盔甲压得他肩有些沉,他望着她,说,“可我要去绥离了。”

    “我要守孝,也会等你。”

    裴湘定定地回望他。

    “裴湘还有一事请求世子,若世子不答应,此约仍旧不作数。”

    “什么?”徐山岚问道。

    “你我的第一个孩子,要姓裴。”

    裴湘的声音平静。

    “孩,孩子……”徐山岚的脸有些发烫,他不防她才说要重续旧约,接着便说起了孩子,他有点晕晕乎乎的。

    “裴家只有我了,而你是永宁侯府的世子,自然没有入赘我裴家的道理,按理来说,我应该另外物色一个赘婿入我裴家门下,但我如今更愿意相信我祖父的眼光,也……”裴湘抿了抿唇,停顿了一下才继续道:“也对世子这一番的情意心怀触动,所以这唯一折中的办法,便是我们生的第一个孩子无论男女,都要姓裴。”

    浮雾仍未散,这晦暗的天光下,城门前冷冷清清,徐山岚总觉得这像是一场美梦,能够打破它的,也许只有远在边关的号角声。

    “好。”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

    沉重的城门在吱呀声中缓缓打开,一百多名崇光军骑马自城门鱼贯而出,马蹄声声,催人生离。

    徐山岚在雾霭晨光里牵着缰绳回过头,他意气风发,望向静立在不远处的那一道纤瘦素白的身影,朗声道:

    “裴湘,等我从战场上回来,我们就成亲!”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