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风(皇太后三)(1 / 1)

被宫婢服侍着系上红缎之时, 沈媛还在心中反思。

果然刻板印象要不得,明明两个多月前的烤红薯讨价还价事件中,已经充分体现出这个皇帝有多么不走寻常路, 怎么她还记不住教训呢!

嗐!不过也不能怪她太大意, 毕竟正常人与这种骚操作一堆的家伙之间, 还是存在壁垒的。

虽然宫婢手下力道恰到好处,既没有留给沈媛偷偷睁眼的余地, 也未曾让她觉得眼部不舒服,但沈媛依旧感觉哪哪儿都不对劲。

尤其是她被扶着往前走时, 只觉得心里有些发慌, 极其没有安全感。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宿主, 需要帮你扫描此处空间吗?】

沈媛没有立即答应, 而是敏锐地捕捉到系统嗓音里的迟疑,若有所思。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闻言, 系统顿了一下, 接着一本正经地答复。

【会耗费额外能量,但系统理应为宿主提供优质服务。】

沈媛飞快地提了提唇角,在心底笑着道谢。

‘好啦,你攒能量也不容易,帮我把嗓子牢牢封住,千万别让它发出声音就行。而且,说不准咱们日后会遇到什么事呢, 要再碰上被下毒、被杀之类危及性命的事, 还等着你这能量救急。’

‘今日会有此意外, 无非是狗皇帝不愿暴露身份,出不了什么大事。统子乖, 杀鸡焉用牛刀?你先歇一会儿。’

系统也不知想到了什么,沉默片刻后,闷闷的“嗯”了一声。

而此刻,沈媛也被宫婢动作轻柔地扶到床榻边坐下。宫婢恭敬又不失亲和地嘱咐几句,只说“圣人正在沐浴,片刻后便会过来,才人不必着急”,然后就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独留沈媛一人在此。

听到殿中完全静了下来,沈媛像是刚意识到待会儿会发生什么,顿时心里打起急鼓来。

她上辈子出车祸之前,也就谈了两段大学恋爱,虽说有过男女间的亲密举动,但真刀真枪地来一把,那倒也还没机会,算是这个领域的新人。当然了,如果要是算上一些小说和电影的阅读经验,那她还是有点底气在身上的。

至于沈沅本人,目前为止的侍寝次数不多,满打满算就封才人时的那一回,之后又是中毒、又是被忽略,几个月都见不到狗皇帝一面。而且沈沅是个柔顺的性子,哪怕情到浓时,也几乎不会直视圣颜,这才使得沈媛穿越过来之后一直对李琢的相貌没有概念。

因此,沈媛仅能从这具身体残留的记忆中,翻找出一些原主对侍寝比较负面的感受,好像除了疼,就是疼。

可见,这狗皇帝还是个只顾自己快活,根本顾不得枕边人感受的家伙。

这么一想,沈媛免不得更加心慌,规规矩矩搭在小腹前的双手都忍不住攢紧。

狗皇帝技术这么差,该不会今日还得再疼一回吧!

就在她心里越发没底的时候,耳畔传来细微的脚步声,随之而来的还有内侍、宫婢们恭敬行礼所发出的声音。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不必多想,必然是那狗皇帝回来了。

沈媛不动声色地深呼吸两口,心中略定。

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不行咱就忍忍。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沈媛目不能视,只能摩挲着四周,笨拙地站起身来,一丝不苟地行礼。

李琢显然是很游刃有余的姿态,只低声让沈媛起来,随后也不着急开口多说些话,而是就静静地站在面前,似是在漫不经心地打量。

此时,又有一串极轻的脚步声响起。

沈媛闻见渐浓的葡萄酒香,联想到李琢喜饮葡萄美酒的传闻,顺理成章地猜到是内侍给狗皇帝端酒来了,于是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封建狗皇帝就是事儿多,蒙眼还不够,还得搞些有的没的,是真的不嫌累啊……

这念头刚刚冒出,就听见站在她对面的李琢慢悠悠开口。

“听闻沈才人近日体恤百姓不易,所以在院中辟出一块田地,亲自耕种粮食?”

他的嗓音刻意压沉,不似两月前短暂对话时那般自然,显然在隐藏身份。

听对方如此开门见山地点出来,沈媛不免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装出一副不好意思又十分惊讶的模样,想要比划手脚来表达自己的意思,又想要行礼来告罪,一时有些左支右绌。

瞧见沈媛这般手足无措,李琢勾了勾唇角,轻笑一声,不紧不慢地往下说。

“朕倒是忘了,沈才人暂且不能言语,双目又被红缎覆上,想来不好答复此问。”

“这样吧,朕问什么,你摇头或点头就是了。实在想说什么,用手比划亦可。”说着,他还走近许多,极其自然地牵起沈媛的手,拉着人到床榻边上坐下。

沈媛暗自怒骂“什么忘了,狗皇帝分明就是故意看她笑话”,面上还要乖乖行礼,并且顺从地依照对方的牵引来动作。

坐下之后,对方又慢悠悠饮了几口葡萄酒,这才继续发问。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听到“阿沅”二字从对方口中道出,沈媛没来由地一阵恶寒,表面还得微笑着颔首。

“如此一看,阿沅的喜好倒是与后宫其他妃子的不大一样。”李琢的咬字很轻,声音里带着笑,甚至隐约透出一丝醉意,然而在沈媛瞧不见的地方,他的眼底无比清醒,藏着探究和冷意。

紧接着,他就着耕种一事,随心所欲地问了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

见沈媛渐渐放松下来,李琢冷不丁发问:“那阿沅所用的种子又是从何而来呢?着宫人出去采买而来?”

在开始种田之前,沈媛就已经对李琢日后会问的问题做过预设,将各种答案和情形都细细推演,因而眼下心里没有丝毫慌乱。

她先故意沉默了一会儿,装作有些纠结的模样,最后像是终于下定决心,先点头,又轻轻摇了摇头。

李琢顷刻间明白她的意思,似笑非笑道:“有些是采买而来,有些不是?并非宫人采买的那些种子,又是从何而来呢?”

沈媛摩挲着站起来,用手指比划出“不能随便说”的意思,随后朝着李琢所在之处叉手行礼,眉眼都耷拉下来,瞧上去很怕李琢发怒。

沈媛都已经提早准备好了,耐心地等着对方再往下问。届时,她就想好的路子往下走——

先指出是天上神仙所赠,弄出一副“宁愿被神仙责罚,也不忍再欺瞒圣人”的恋爱脑架势;随后拿出抽到的已经成熟的土豆、红薯,告知对方此为极其重要的粮食,易活且产量大,可解百姓粮食之困;最后表明,自己愿意做皇帝和神仙之间的桥梁,帮李琢求来种子。

想来李琢查了好些日子,必然已经晓得红薯此物在宫内外都不存在。再加上有系统在,她也可以表现大变活物的把戏,不怕对方不往神神道道的事情上头想。

至于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告知君王?

嗐!直说是这位神仙脾气古怪,吩咐她不能这么做便是。

倘若问她,为什么神仙没有帮她治好不能言语的毛病?

哎呀!直接推脱成“这都是仙人的考验”,不就行了?

反正不管对方怎么问,沈媛只管把事情合理化地推到虚无缥缈的神仙身上。左右神仙又不会真的存在,谁也问不到人家本人,摆明了是最佳背锅侠。如此一来,连带着解毒的事,也有了一个说法,不怕再被对方追查。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李琢根本不按套路出牌。

他只是又笑了两声,然后轻飘飘地说:“原来如此。罢了,只是些种子而已,如若这些能让阿沅欢喜,朕也就不必再多追问,省得扰了阿沅的兴致。”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草!算计来算计去,就没算到这狗皇帝竟然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不追究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有妃子存在私下买卖的嫌疑,严重点甚至会威胁到皇帝的安危,您居然直接无动于衷了吗?

沈媛一时哑然,不知如何是好,还没想出个法子,就听对方又开口了。

“良辰美景,阿沅与朕也有好些日子不曾独处,不如早些就寝?”

不等沈媛做出应对,她就感觉到自己被人拉向前方,跌落床榻之中。就这么眨眼间的工夫,她头上用来束发的簪子也被除去大半,一头青丝披散下来。

沈媛还没躺稳,脸上惊讶的神色也未收起,下一瞬就感受到一具温热的身躯覆上来,柔软的嘴唇也被人堵住。

大口的葡萄酒被对方毫不留情地渡进来,醇厚绵长的酒香中,含着葡萄的清甜,回甘时又会泛着一丝丝的酸。

沈媛猝不及防地被灌了一嘴的葡萄酒,因为没有防备,甚至差点有些呛到。

【经检测,为了保护宿主的个人隐私,系统将会在十秒之后开启待机模式。】

系统瞧见要往少儿不宜发展的苗头,留下这句话后,就默默待机了。

“这琼浆很是美味,阿沅不喜欢吗?”李琢退开些许,很是无辜。

沈媛憋着气,一听这话,忽而笑了,吐出一串泡泡。

‘我同情这宫里所有侍寝的嫔妃,太惨了,这种罪谁爱遭谁遭去!’

下一瞬,伴着一声低笑,身上人彻底压下。

李琢借着殿中点着的烛火,瞧见眼前人狼狈又诱人的模样。

直到摘下红菱,从甘露殿回到自己的居所,甚至是泡在木桶里了,沈媛心里还是愤愤不平。尤其是,此时她泡着澡,能清清楚楚瞧见身上各处的咬痕,便更火大。

‘这种不对等的关系,让我恶心又厌烦,就是不爽!’

‘怎么说呢……虽然我在来这里的第一日,就已经得知日后会跟无数人分享一个丈夫,并且理智上也能明白这都是封建社会的糟粕,是现下社会牢不可破的常态现象,小说、电视剧里的一生一世一双人都是做梦,但是真切经过昨夜之后,我还是无法认同。’

闻言,沈媛猜到系统是看出自己情绪不对,才会如此笨拙地安慰她,忍不住笑了。

“上回用了沈美人的吃食,心中念念不忘。今日特意带来一只烤鸡,想与沈美人做个交易。”

‘算啦,事已至此,没必要再叽叽歪歪这些。我想过了,日后遇上公事,我就把他当上司或老板,以职场态度对待。’

毕竟,虽然她现在已经过了需要系统翻译旁人话语的阶段,基本能听懂身边人在说些什么,但是她的雅言还没练熟,发音不地道,没法流畅自然地与人交流。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新晋的沈美人过了许久的快活日子,抛开期间每隔十多日就要去陪狗皇帝玩蒙眼play之外,实在是没有什么烦恼,吃嘛嘛香。

沈媛心里一顿,立马明白过来对方仍然在试探,不禁暗自感叹。

新来的宫婢是个沉稳性子,原本姓白,来宫中之后取了个新名字,叫阿朝。阿朝与琳琅一静一动,短短几日内,便将沈美人的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条。不仅如此,由于阿朝进宫前时常帮家中耶娘分担农活,她来了沈媛身边之后,自然而然地成了沈媛的务农助手,给喜欢咸鱼躺的沈美人减去许多琐碎活儿。

至于现实生活,也有了相应的改善——首先,每日朝食、暮食的规格上升了,早上多一道点心,晚间多出一荤一素;其次,冬日能领的炭、夏日能用藏冰的数目也都增添了两成,其他各种用度也有了不一的提升。

它本以为沈媛至少会吐槽一个时辰,却不曾料到,沈媛只骂了不到一盏茶工夫,就停了下来,开始无限放空。

面对沈媛无差别溅射的怒火,系统默默听着,不敢搭话。

看着眼前从容淡定的李内侍,回想今晚恰到好处睡熟的琳琅,以及近日来展现出极高种田天赋、一直劳心劳力帮她照顾土豆等作物的阿朝……

随后,她便在某个月黑风高……呃,月朗星稀的夜晚,再度撞上穿着内侍衣裳的李琢。

‘抽!’

系统秉持着尊重隐私的原则,屏蔽了视觉,只保留和宿主语言沟通的功能。毕竟,识时务的系统,总是知道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不该说话。

美人倾国倾城,不外如是了。

如果现在就在李琢的跟前摘掉哑巴人设,即便她能想出应对的说法,不至于危及性命,但终归没必要吃这个亏。

沈媛被迫咽下口中的葡萄酒,心底在破口大骂,嫌弃极了。

咬咬咬,就知道咬牙印,烦不烦啊!

等到第二日沈媛醒来时,只觉得浑身酸痛,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

拜托,真的很不卫生好吗!

“这是圣人第三回叫水了吧?”殿外,守夜的内侍忍不住咋舌。

【宿主,你还好吗?】

除了这些之外,她身边还会添一位宫婢。

‘他这叫什么?明明技术那么普通,却那么自信?’

即便心中百般不爽,她面上还得摆出害羞的神色,免得一不小心就触怒这位喜怒不定的帝王。

狗皇帝,你特么属狗的吗?

听到小男孩小心翼翼的声音,沈媛扯了扯嘴角,叹气道:“放心,我还好。”

【宿主今日还未抽卡,要现在抽吗?】

系统那边就不必说了,提高品级就相当于完成阶段小任务。因此,系统十分大方地发出升级礼包,包括但不限于美貌丸、美白丸、养发丸等多种提高颜值的奖励。

‘放心,我是真的没事。就是有些烦躁,有点……’

‘有点嫌脏。’

感受着对方说话时扑在自己嘴唇上的轻微气流,沈媛心里头一横,做作地咬住下唇,以此表现委屈。

……

无须系统提醒,沈媛忽然悟了,在心中默默呼喊——

【宿主,系统随时开放全天陪伴聊天模式,可以挑选数种风格。】

到了傍晚时分,沈媛刚侍弄完院子里的田地,便接到了内侍带来的旨意——将她从正五品的才人,晋成正四品的美人。

想到这儿,沈媛的心中似有无尽郁气,恨恨地拍了一下水面,然后将自己整个人都埋进水里。

系统能捕捉到沈媛心里浓到化不开的委屈,因为太过智能,所以一时有些无措。

……

‘我就是难受,就是不舒服。’

他意味不明地叹道:“原来,阿沅当真是不能开口言语了。呵,真是可惜……”

好在她有先见之明,怕装哑巴装得不彻底,以至于在床榻上不由自主发出声音,所以在来甘露殿之前,提早让系统禁了她的言,否则方才定会在李琢面前露馅。

半宽的红缎缚住双眼,缎子略长,原本飘在脑后的长长尾端,眼下与长发一道被沈媛压在身下,披散在床榻之间,无端显出几分旖旎。

虽然沈媛还没有完全适应使唤奴婢的生活,但是身边能多一个面容姣好的小姐姐,仅仅是摆在那儿看着,心情也能好上几分。

系统捕捉不到具体的心声,惴惴不安地发问。

‘遇上私事嘛,嗐,就把狗皇帝当免费牛郎好了,反正他多少也算长得帅,声音也好听。虽说这人技术实在太差,较真起来必定是倒贴钱的那种,但谁让人家包咱们吃喝拉撒呢?就不计较了,大不了以后引导他走上正途,为大家伙谋福祉。’

狗皇帝!除了你这种人设的霸总,谁会喜欢这样不打招呼就来的情趣啊?

有内鬼,停止交易!

美人本来就好看,而等轻薄的红菱被泌出的泪水打湿,配上半蹙的眉心、脸颊的红晕、半湿的鬓发青丝,还有那小口又急促喘着气的菱唇,便显出另一番风情。

“专心做事,别多舌!”年岁更长些的内侍低声训斥。

李琢自认不是耽于情爱之人,现下却也忍不住,手里力道又重了些许。

‘草!怎么又脸黑,本非酋哭给你看啊!’

想到这里时,沈媛也憋不住气了,猛地从水下冒出来,惊起一地的水花。一沉一浮间,她像是想通了什么,面上重新带上了平日里的轻松惬意。

系统安心些许,但由于检测到沈媛脑海中委屈、烦躁等情绪,它依旧没有完全放松。琢磨半天,它就着大数据搜集出来的信息,试探着开口。

而沈媛被渡酒水时,没有任何防备,所以有些许酒液未被吞咽干净,唇边带着酒渍。她实在是生得一张美貌惑人的脸,肌肤白皙,被晦暗不明的烛火映着,更显几分透亮,仿佛柔嫩到轻轻一捏就会留下红痕。

【宿主,抱歉,或许当时我不该……】

李琢不知在想些什么,缓缓俯下身子。他的双眸如看到猎物的狼王那般死死盯着沈媛被绑的双眼,嘴唇快要与她的贴在一处,只留半指空隙。

系统检测出这是宿主的真实想法,并且确认刚刚的委屈和烦躁已经消减大半后,终于松了一口气,继续当起尽职尽责的陪聊小可爱。

她的思绪顿了一下,好似藏得严实的心房破开个口子,又好似只想无脑倾诉来换得心里安定,于是一股脑道出所思所想。

沈媛维持着原主的柔顺淡定,浅笑着接了旨意,回头就开始掰着手指头,算起自己提升了多少待遇。

……

‘不是我,也会是旁的女孩子,不是吗?’

‘再退一步说,能多活几十年,来古代真正体验一番古人生活,嗯……也算是赚了吧。’

‘狗皇帝技术这么差,白瞎一张帅脸!’

‘而且这事也怪不到你身上,毕竟挑谁来穿越,是你们总部系统捕捉后,再分配给你们的。’

‘烦死了!’

【恭喜宿主,抽中一小包香菜种子!】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